講員: 陳濟民牧師

近年,企業界裏流行一個名詞叫做「遠景」,有「遠景」的就能夠繼續生存,否則便被淘汰。業界所說的「遠景」其實是《聖經》中所說的「異象」,在今天現實的社會中,我們可能不再多談「異象」了。然而,《聖經》告訴我們:異象乃決定我們在世的生活取向。許多時候,基督徒不知道神的旨意,其實,基本原因在於我們沒有異象,沒有異象就不曉得神的旨意。《約》所載的耶穌是個以神旨意為中心的人,所以基督徒必須以神和耶穌基督為生活的中心。《約》為我們介紹耶穌基督如何以神為中心,又如何活在神的異象中,熟悉《約》的人可能發現其中有些特別的現象。《約》所載的耶穌十分講究時候,也記錄了蠻多猶太人的節期,其中有個重要節期特別在幾個很關鍵性的要點中出現(約二13),在(十二)打後,又不斷看到猶太人的逾越節。神安排祂兒子到世上來,除了定下祂人生的方向外,所行的每件事都有祂的時間,又藉着祂的事蹟來提醒我們祂來世的目的,換言之,耶穌基督的命運老早就確定了。

使徒約翰在序言裏(一1-18),藉施洗約翰向世人介紹耶穌是神的羔羊;耶穌雖是神的兒子,但祂在世所扮演的卻是神的羔羊。門徒跟從耶穌之後還沒有真正認識祂,直至看到神的使者在人子身上上去下來,才曉得祂來是要成為神、人溝通的管道,叫神的榮耀藉此彰顯。然後,在迦拿婚筵上,我們再看到神的榮耀,於是,猶太人馬上向耶穌發出挑戰,要求耶穌向他們再證明祂自己是誰。耶穌回答他們說:「你們拆毀這殿,我三日內要再建立起來。」(二19)猶太人不明所以,門徒也不明白耶穌的答話,而耶穌說這話乃是指着祂的身體說的。門徒明白耶穌這句話是在祂復活以後,聖靈動工叫他們想起來的。有張聖誕咭的畫面很有意思,主題是個搖籃,背景卻是個十字架與墳墓,主題字句寫着:「祂來受死(He came to die)!」耶穌基督清楚知道這是祂人生的方向,也是神要祂走的道路。所以《約》與其他《福音書》有很不同的地方,打從開首就把耶穌基督和祂的十字架擺在讀者面前。耶穌基督得榮耀的道路是十字架的道路,是祂人生的方向活畫在我們眼前,毫不抽象。耶穌在世工作的時候,教人怎樣真正體現神與人同在及敬拜神的方法(四23),祂又教人怎樣得生命(五25)。有了方向,就有優先次序,耶穌在世既然有方向,行事就有所為、有所不為,也知道甚麼時候該作甚麼事!

馬利亞要耶穌解決缺酒的問題,耶穌很簡潔地應曰:「婦人,……我的時候還沒有到。」(二4)相信「婦人」一詞是作為任何一個母親都難以接受的稱呼,為甚麼兒子與我的距離變得這麼大呢?然而,耶穌的答話很清楚的告訴馬利亞說,在事奉神的層面上,她絕非耶穌的主人,也不能像一般母親那樣管這、管那。馬利亞所要學的是讓耶穌去做決定,而事實上,她很快就學乖了,於是跟僕人說:「祂告訴你們甚麼,你們就作甚麼。」(二5)走耶穌十字架的道路,就得超越人間的關係和控制;耶穌基督的生命非傳統的家庭倫理可以決定的,祂最終要聽神的決定。在此,我願勉勵弟兄姊妹:不要被家庭的阻力去攔阻你事奉神,我本身有很多朋友要走上事奉的道路,都受到很大的壓力。我也親眼目睹年青人到神學院唸書,甚至有家人跑去抓人的,這情形發生在好幾個不同的地方。由於家母是基督徒,所以我自己走上事奉道路則比較輕鬆點長老、執事的子女要走事奉的道路可能比任何人更難。然而,說真的,兒女事奉神的生命,為人父母真的管不着,馬利亞尚且不 能管耶穌,何況你我呢?同樣,為人子女也要知道,事奉神的道路非父母可以管得着。耶穌基督在其他的《福音書》很清楚的告訴我們:「若不愛我勝過愛自己的父母、妻子、兒女、弟兄、姊妹,和自己的性命,就不能作我的門徒。」(路十四26)事奉最終的對象乃父神自己。

猶太人另一節期-住棚節快到了,耶穌的弟兄就對祂說:「您離開這裏上猶太(耶路撒冷)去吧,叫您的門徒也看見您所行的事。」(約七3)耶穌的弟兄說這話,原因是他們以為耶穌來世是為了要宣揚名聲,可是耶穌卻回答說:「我的時候還沒有到!」(七6)意謂祂生活並非依這些法則而定。然而,耶穌最終還是上了耶路撒冷,向世人宣告活水的信息。

耶穌基督有所為、有所不為,因祂清楚知道自己的人生道路。祂向撒瑪利亞婦人談道的事蹟載於(四),按熟悉《聖經》地理的人都曉得,耶穌從南面的猶太上北面的加利利去,其實不必一定要經過撒瑪利亞。況且,撒瑪利亞人與猶大人本是老死不相往來,虔誠的猶太人倘要路經撒瑪利亞也會繞道而行的。所以,當耶穌開口向婦人談道的時候,連撒瑪利亞婦人也驚奇起來。門徒這時把東西買了回來,看見耶穌還在跟一個女人談道,就催促耶穌進食,耶穌說:「我有食物吃,是你們不知道的。……我的食物就是遵行差我來者的旨意,作成祂的工。」(約四32-34)這就是祂選擇途經撒瑪利亞,並與一個有罪的撒瑪利亞婦人談道的緣故,耶穌就是如此重視要遵行神的旨意。祂並要向世人宣告:「時候將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靈和誠實拜他。」(四23)

(五)記載耶穌在安息日治病,按猶太人規矩是不行的,但耶穌卻明知不可為而為之,並說:「我父作事直到如今,我也作事。」(五17)耶穌在世最後一個逾越節晚上,祂說:「時候到了!」(十七1)不是指祂死的時候,而是說祂要離世重返天家的時候。那時祂要帶着榮耀回父家去,但必先要走上十字架的道路;而從現實來說,耶穌在那時是個站在彼拉多面前的囚犯,生死存亡都繫在彼拉多一句話之上。然而,在他們兩人的對話中,我們會發現不是彼拉多在審問祂,反而是耶穌在挑戰彼拉多。彼拉多一再向耶穌問話,祂都毫無懼色,只是默然不語,單說了一句:「若不是從上頭賜給你的,你就亳無權柄辦我。」(十九11)反觀彼拉多似乎很有權力,可以決定耶穌的生死,他也曉得這是猶太人的一場鬧劇,所以幾次想釋放耶穌。其實,彼拉多微有良知,對神也有點兒畏懼,但可惜最終把耶穌交付刑場,這顯然是敵不過群眾的壓力-若不處決耶穌就非該撒的朋友(十九12),有叛國之嫌。彼拉多着實也明白是非對錯,但可惜他的人生由群眾決定,而非由神決定。耶穌清楚知道自己的生命非受世人決定,所以必須向神負責,走在神的道路上,因而曉得祂人生應如何抉擇;既勇敢而能有所堅持。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