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李思敬博士

「以國權榮,皆爾所有」(因為國度、權柄、榮耀,全是您的),文言文與白話文的翻譯完全一致。至此,主的禱文到了總結,承接上文「不叫我們遇見試探」,把全篇禱詞帶至尾聲。總結的意義非常清楚,但連早期《馬太福音》的手抄本及早期《聖經》英文譯本都沒有此句。到底是何緣故?聖經學者多半認為這句話在早期的確未曾出現,但後期教會唸誦時,很自然地回應說:「因為國度、權柄、榮耀,全是您的,直到永遠!阿們!」以上推測可引《路加福音》作支持,耶穌教門徒祈禱說:「我們在天上的父!」有古卷只作「父阿!」,又「願您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及「救我們脫離兇惡」《路十一2,4》等句,在古卷裡也是沒有的。因此,在《路》裡頭,所有後期加添的句子,都不予登錄。《聖經》所載的十誡也有類似情形,《出廿五》與《申五》記載守安息日的理由是有出入的。《四福音》記載耶穌生平,早期教會出現一本名為《耶穌基督生平合參》的書籍,就是為要協調《四福音》的口徑。按聖靈感動,《新約》正典記載耶穌生平的有《太、 可、路、約》四福音,《舊約》記載大衛生平的正典有《撒母耳記,列王紀及歷代志》。當我們細讀這些經卷時,發現《聖經》的真實與可靠不在於口徑統一。可靠誠實的見證,其口供必定有出入,而各版本之間的記載,源起,今日已無從稽考,相信也不會成為我們釋經的攔阻。

我們只要大膽假設,小心求證,便能得悉「因為國度、權柄、榮耀,全是您的」這句話,源出於《舊約》一個典故;就是大衛預備好建造聖殿的材料,帶領百姓在神面前禱告,讚美神的權柄,榮耀和國度,他禱告說:「耶和華啊,尊大、能力、榮耀、強勝、威嚴都是您的;凡天上地下的都是您的;國度也是您的,並且您為至高,為萬有之首。」《代上廿九11》及後所羅門獻殿的時候,《聖經》記載:「那火降下,耶和華的榮光在殿上的時候,以色列眾人看見,就在鋪石地俯伏叩拜,稱謝耶和華說:耶和華本為善,他的慈愛永遠長存!」《代下七3》而百姓的回應禱告雖然只有一句:「耶和華本為善,祂的慈愛永遠長存。」《詩一三六1》 即已概括了眾人的心聲。

「因為國度、權柄、榮耀,全是您的」一語所強調國度、權柄、榮耀,全是您的,並非多餘。因為我們深信國度、權柄、榮耀都屬乎神,亦只屬乎神。我想借用培靈會的歷史和大家解釋這點。我從培靈會贈送的光碟看到一九二八年在廣州舉行第二屆培靈會的開會詞,吳牧師引用《路九18-36》致詞時說:「當今日培靈會第二屆,我回想既往,觀察現在,有三件感謝主的事。追想去年第一屆,各赴會兄姊不因天氣酷熱不來,始終出席參加,此乃感謝主的第一事。當第一屆散會之後,各主內同工念念不忘第二屆何時舉行,雖在不安寧的環境中,仍能安然開會,這是感謝主的第二事。今日天氣炎熱,各主內同道,各兄姊暑也不避,同來此會, 此乃感謝主的第三事。對於第二屆培靈會籌備的經過,當中的工作,會後的結果,謹借此機會與各位略述。一、會前的籌備,不敢靠人的力量成就神的工作,所以屬 人的工作幾乎等於零。只不過花了數十分鐘的討論,分配工作,聘請講員;不靠人的力量,乃是無依無靠的投靠神。自第一屆散會至今,除多多祈禱外,請求同心兄姊代禱。感謝主,感動了不少祂的兒女擔起為培靈會禱告的責任。中國教會今日所需的是靈性的培養,基督教來華百二十年,所得信徒僅三十餘萬。中華歸主的聲浪 天天入耳,究竟中華歸主要待何時?照以上數字推算,再過一千二百年,還不過三百餘萬,再經一萬二千年,中華還未歸主。為何教會進步得這麼遲滯?是因信徒缺乏靈性培養,沒有靈力引人歸主。今日,教會對於工作討論、組織忙過不休,靈性培養非常缺乏。不然,中國教會決不致如此衰落。結束聚會之後,就人而言,責任固然在講員,同時也在赴會的兄姊。若想培靈會有良好結果,就要實行使徒的榜樣,同心合意恆切禱告;同心禱告就是好結果的原因。耶穌說:「兩個人在地上同心禱告,我們在天上的父必為他們成全。」《太十八19》由此看來,主不貴人多,只貴同心,假若萬人禱告萬個心,就是枉然。兩個人契合一心,奉主名求,父神必為我們成全。希望赴會兄姊契合一心禱告,求神旨意成就在我們身上。」我看罷光碟,宛似重臨廣州昔日培靈會的開會禮,覺得好像天方夜譚般,籌備培靈會只用了數十分鐘就行了嗎?我們真的要向主內前輩們學習,他們是無依無靠的投靠神。吳牧師所言非虛,擲地有聲,所講的確也引起了你、我的共鳴,因此培靈會也著實重視靈性培養的工作。

大家都熟悉近代中國歷史,吳牧師開會禮致詞說到不安寧的環境,所指的是一九一四年第一次世界大戰和平之後,我國山東省竟被割讓予日本。由於中國積弱,被列強瓜分的情況日趨嚴重,學生們義憤填胸,於是一九一九年乃有「五四運動」(新文化運動)的產生。與此同時,又有一反基督教的運動產生,簡稱「非基運動」,其誘因在一九二二年四月基督教同盟在北京清華大學開會,於是基督教報章雜誌大肆報導及宣傳,引起國內教育界的不滿。當然,這場「非基運動」也有其政治背景,不獨牽涉共產主義,同時因怕教育壟斷於基督教手上,所以連政府甚至大學校長也參與其中。一九二五年,上海發生「五三慘案」,源起於當年二月上海 一家日資工廠,工人因為薪酬問題提出伸訴,五月,工人再安排一次示威,派代表和廠方接洽,要求解決問題,可惜談判破裂,竟引致一死數傷的悲劇。上海市政府並沒有逮捕行兇的日本工廠老闆,反將遊行示威的工人下監。五月廿二日工人哀悼受難同胞,不少參與的工人和學生遭到逮捕。學生為抗拒這一切不公義的行動,決定於五月卅日再舉行一次大規模的示威集會,列隊操入公共租界。因為局面不受控制,英國督察Edward Evident下令開槍射擊,結果十多人罹難,數十人受傷,這就是在租界發生的「五三慘案」。一九二七年南京事件,宣教士撤退,一九二八年,培靈會就在廣州舉行,吳牧師口中所言的不安寧,就是指到以上的連串事件。

吳牧師的感嘆是基督教傳入中國至當年信徒不過三十餘萬,就算再過一萬二千年也不過進展至三千萬而已,那又如何趕得上中國的人口增長呢?從一九二八年起,中國社會更形動盪,一九三一年,日本入侵,十年之後,八年抗戰開始。直至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又有國共內戰。一九四九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三反五反,土法煉鋼,抗美援朝。至文化大革命,所有教堂關門,教會領袖上山下鄉,勞改下放。一九五五年,王明道先生被捕;一九五六年,倪柝聲先生被捕。打從一九 二八年至一九七八年這五十年間,中國教會從三十萬人開始經歷苦難;但自從一九七九年改革開放,一九八零年中國基督教協會成立,經統計國內共有四萬八千個教堂和聚會點,一千五百萬名信徒,十八所神學院,五十個信徒義工培訓中心,印行了二千八百萬冊《聖經》。根據世界華人福音事工聯絡中心前總幹事麥希真牧師去年十一月所發表的數字,世界海外的華人教會總數約八千所,台灣三千五百所,香港一千一百二十九所,北美及馬來西亞各一千所。相比之下,我國一九八零年,已登記的教堂和聚會點就經已有四萬八千所,連同沒有登記的在內,其數難以估計,海外華人教會所佔比率實不到一成。若憑信心估計,今日華人教會可能有十萬零八千所,國內有十萬所,海外有八千所。

五十年來,中國教會所經歷的是苦難、戰爭、人禍,極左派的錯誤經已扭轉過來,國度、權柄、榮耀,究屬乎誰?倘國度、權柄、榮耀屬基督教;昔日十字軍東征,殺死無數的回教徒,無怪今日基督教在回教國家難有寸進。倘國度、權柄、榮耀屬撒但,那無怪電視台上講道的,行神蹟奇事的,私生活一塌糊塗。一九二八年,主內同工同心合意禱告,為中華歸主禱告,神就垂聽我們,不過不是用我們所想的方法。神不是叫更多的財政資源湧進中華,一九二七年,宣教士開始撤出,那時還有五百位宣教士考慮留華,一年之後就幾乎絕跡。每當我有機會與國內奉獻作神學教育的同道交通時,問及他們為何會信主,為何會獻身?他們的答案往往是自小受到母親信仰的薰陶,又或受著幾代信徒的傳承;其中一位就在義和團作亂的時候,他先祖目睹宣教士們的殉道。宣教士一家一家的被囚,信徒跟在宣教士馬車後邊,直至停在一處荒地,眼看他們從老到幼逐一被殺。中國教會就建立在這些生命的見證上,今天四萬八千所教會,一千五百萬信徒見證著國度、權柄、榮耀都屬乎神。神的應許就活畫在你、我眼前,我們不是訴說著非洲、拉丁美洲,或是遙遠彼岸的故事。我們講的是自己的國家,自己的土地,自己的同胞,自己的民族。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弟兄姊妹們,感謝神,你、我有幸活於這一代,可以看到吳牧師,這位前輩七十多年前在神面前禱告的結果。今日,福音在神州大地生根,傳道人都是道地的中國同胞,沒有人再可說基督教是洋教,因為國度、權柄、榮耀都屬乎神。

今日中國近三十所重點大學設立基督教研究所,所長不一定是基督徒,學生不一定是基督徒。但其中有不少教授,博士研究生,撰寫論文研究基督教信仰,他們所欠的支援不是金錢而是指導者。現今香港有神學院廿所,正規而頒發學位課程的十三所,講師一百六十七位,具博士資歷者一百零四位(專研聖經科者五十 位)。為何從八十年代至今,許多海外神學畢業學者選擇回歸香港而不選擇東南亞其他華人聚居的地方?神集合這些人才在香港為的是甚麼?你今天活在香港,神拯救你,給你的訓練,賜你的學識和專業又是為了甚麼?正因為國度、權柄、榮耀都屬乎神,所以你要思想以下問題:為何我是中國人?為何祂要救我?為何祂領我到來參加培靈會?就算今天中國有一億信徒,佔全國人口比率仍是偏低。明年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二零零八年舉辦奧運,"Asia Mega Trend" 一書的作者預測公元二零五零年中國半數人,約六億五千萬左右會聚居於城市。香港乃中國廿世紀首個華人為主的文明都市,教會在過去五十年來在一個城市中運作。然而,中國未來五十年將有一半的人口集中於都市居住,不獨對傳道人和聖經學者需求甚殷,就是對傳福音的,神國度裡的你和我也有期盼。

大衛將榮耀頌讚歸與神是百姓奉獻之時,所以不要徒具虛言。弟兄姊妹,我們若從生命裡相信國度、權柄、榮耀都屬乎神。由現在至二零五零年,你、我都要選擇,一粒種子若不落在地裡死了仍舊是一粒。在你有生之年,餘下的年日裡,國度、權柄、榮耀都屬乎誰?身為一個中國基督徒,一個中國傳道人,在未來五十年裡,你的定位如何?為了神和中國,讓我們奉獻自己,把自己的生命、前途與一切雄心壯志,專業學識都擺在神手中;就好像昔日大衛所言,我看見我的民樂意獻上這一切。感謝主,我們不過是客旅,是寄居的,很快就要過去;五十年後,恐怕我們當中沒有一人再坐在這裡。神竟然願意用你用我,如果在你安靜當中,清楚願為神的國度及為祖國獻身的話,我邀請你與我一同站立在十字架前同心禱告。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