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江耀全牧師

請看《路廿四13—35》,人生道上起伏不定,時寬時窄,並非永遠平坦順利。走人生道路,難易在乎走路的人當時的心境如何。在主耶穌復活日的下午, 有兩位門徒剛從耶路撒冷離開,回到居住的村莊以馬忤斯去,這村位於耶城以西偏北,約有八哩遠。路程不長也不短,由於當時接近黃昏,這兩門徒便得趁太陽下山前趕路回家。《聖經》告訴我們:他們一面走一面談話,就在傾得投契時,耶穌就出現在他們側旁。可能因為夕陽斜照的關係,也許因為耶穌剛復活,帶著榮耀的身體,容貌改變,令這兩位從前跟隨他的門徒竟然認不出他來。然而《聖經》告訴我們,真正的原因是這兩人眼睛迷糊,而耶穌老早知道他們在談論些甚麼,卻故意問他們在談論甚麼?所謂「有諸內,形諸外」,他們回應時都臉帶愁容;事關耶路撒冷過去幾天所發生的事,就是他們的夫子,耶穌被人以「莫須有」的罪名釘死於十架上。當然,他們希奇的是,耶穌死後三天,有人到他墳前竟找不著他的屍首;雖有人聲稱見過復活了的主,但很可惜,他們二人卻還沒有看見過。

兩門徒一直談論的,原來有關基督的受苦和受死;期間內心藏著無比複雜的情緒,愈談愈失望,以致面露愁容;連耶穌走近,他們也不認得是主。弟兄姊妹, 我們許多時都會有同樣錯誤的想法;以為信主、跟從主,主必保守我們,免去煩惱、痛苦、挫折和失敗。如果我們被這些不良緒困擾著,是否證明耶穌基督已離我們而去呢?所以,不少基督徒在煩惱、痛苦和困擾當中,會認為神已離開他們!我們是否像以馬忤斯道上這兩門徒那樣困擾呢?但不要忘記,《聖經》告訴我們,耶穌前去親近他們,與他們同行共話。就是說,無論人生落在甚麼地步,只要懷著一點信心,主必不撇下我們。耶穌明白他們的心境,走近這兩門徒,為的是要幫助他們;讓他們複述往事,好叫他們清楚面對信仰。

人許多時受著內在情緒影響,而內在情緒又往往受環境影響;有時甚至連天氣、周圍人的態度,以及外界事物都會影響我們的心情。其實,受外物影響也屬人 之常情,特別這兩位門徒所遇到的事情實在來得太突然了。在短短數天之內,他們所愛、所跟從的夫子耶穌,被人捉拿,受審,釘死,埋葬;三日後竟連屍體都失了蹤,事情發生得太快了,他們實在難以適應。與所愛的夫子訣別,委實教人傷痛;在他們的談話中顯示了傷心、困惑和深沉的失望;他們的夫子不單止是他們所愛的,還是整個以色列民族的盼望。弟兄姊妹,人生在世,最要緊是有希望,大家都想明天會更好;倘或不然,又是否會希望幻滅?香港教會以中產階層居多,但今天最受經濟衰退影響的是中產人士,大家正面臨著經濟相繼衰退、結構轉型,正是何處才有出路?我們所信的神,祂既掌管宇宙萬物,又滿有慈愛,到底祂在何方?

昔日,門徒的沮喪和失望是可以理解的。但願我們今天來面對困擾我們的問題時,不致因為期望愈高而失望愈大。當日,打從耶穌被拿,受審開始,門徒便四散;就連彼得也要三次不認主。除了怕死之外,還有是對主失望,因為耶穌並沒有如他們想像中的表現;並無坐在耶路撒冷大君京城的寶座上。對於耶穌所受的屈辱和十架的酷刑,實在令人慘不忍睹。弟兄姊妹,今天在我們的人生之中,多少時候還是喜歡信自己,神若不如我們的想望那樣,我們便對神失望!然而,我們塑造出來的對神之期望,往往未必符合神心意。耶穌明白這兩門徒的心情,便想透過對話去説明他們,解開他們內心的鬱結。

神今天隨時隨地要聽你、我傾訴,可是,就連耶利米這位流淚的先知也曾向神發牢騷,指神是一「流幹的河道」《耶十五18》。即謂就算沿河道探索,找著水源也是徒然的,因為連源頭也乾涸了,這叫人何等沮喪哩!香港在回歸祖國的前後,可說歷盡了這般沮喪的滋味,但願大家都來把盼望轉向神吧。耶穌當時就對這兩個門徒說:「無知的人哪,先知所說的一切話,你們的心信得太遲鈍了。基督這樣受害,又進入他的榮耀,豈不是應當的麼?」《路廿四25—26》這兩門徒無知在那裡?他們對耶穌的事只在認知的層面,卻非全然的接受和瞭解。耶穌指他們並非不信,只是信得太遲鈍!最糟糕的,就是半信半疑。

《聖經》中常給我們類似的提醒:「心懷二意的人,在一切所行的路上都沒有定見。」《雅一8》耶穌行了五餅二魚的神跡之後,知道門徒身心靈都疲累之 極,便建議門徒撐船出海退修,而祂自己卻獨自去禱告。半夜裡,耶穌出海去與門徒會合;門徒不知來者何人便大聲喊鬼。耶穌表明身份;彼得立刻示意要在水面上走到主那裡,豈料只走了幾步,便向下沉了《太十四22—32》。這說明彼得最初只朝著主,一心向著耶穌走去的;但其後頭一向下望,見有風浪,身體便沉下去了。弟兄姊妹,今天問題不在有無風浪,乃是在風浪當中單見風浪。在充滿風浪的人生中,我們是否見到風浪,但也看見主?人生何時單見風浪,何時就向下沉;何時單仰望主,何時縱有風浪,也能安然渡過。彼得當時大呼救命,耶穌立即救了他,上船之後,主對彼得說:「你這小信的人哪!為什麼疑惑呢?」《路十四31》 今日,我們是否也如彼得一般小信呢?保羅說:「因為知道我所信的是誰,也深信他能保全我所交付他的,直到那日。」《提後一12》弟兄姊妹,我們需要認識一 己的信心有多大,是否確信這生命之主?在信裡頭是否遲鈍,是否全心全意去信靠?

在往以馬忤斯的路上,耶穌重新再把《摩西五經》以至《先知書》上,一切指著祂自己的話,再次講解給這兩個門徒聽。過去,他們雖熟讀《聖經》,但卻知其言而不明其所以然。在人生中雖有不能即時解決的問題,只要到神面前向祂傾訴,神的話自然會對我們說話。我認識一位元弟兄,他人生中受到不少打擊;每當他遭受挫折時,便第一時間到主面前向主傾訴,然後讀經。他見證說每次不論遭遇何事,只要一打開《聖經》,神都會對他說話,並且是適切的。弟兄姊妹,你相信神的話語嗎?耶穌與這兩門徒邊走邊談,不經不覺,日頭平西了,他們剛好到了以馬忤斯。門徒強留耶穌在村裡歇腳,耶穌便順著他們意思留下來,與他們一起吃飯。 吃飯時,耶穌擘餅;就在擘餅的一剎那,門徒便認出祂來。《聖經》告訴我們:當他們認出祂是夫子時,耶穌忽然便不見了。門徒立即起來便說:「在路上,他和我們說話,給我們講解聖經的時候,我們的心豈不是火熱的麼?」《路廿四32》便立刻連夜趕回耶路撒冷,急不及待要與耶路撒冷的弟兄姊妹分享此事:「主果然復活了!」既與他們同行,又與他們共話;這大喜的消息令他們欣喜莫名,要馬上與所親愛的弟兄們分享。他們朝東而行,正是愈走愈光明;困擾的、沮喪的心情也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因為各人的生命都不再一樣;遇上了復活的主,生命道路就再不一樣了。愛我們的主,就是與人同在、同工和同行的,這是叫人何等興奮的一回事!

今天,你、我在人生道上,起初可能與那兩個往以馬忤斯門徒的光景相似,最終能否像他們一樣由憂轉喜呢?其中關鍵在於能否遇上那復活的主。不曉得大家有否看過一幅有名的圖畫 -- 《足印》,其下有一段文字這樣寫著:「有一個晚上,某信徒作了一夢,見自己與主沿著沙灘漫步,在藍天白雲冉映下,他看見自己人生一幕幕的情景。彷佛每一幕情景都以沙灘為背景,每幕沙地上都留下兩雙足印;他曉得其中一雙是自己的足印,另一雙則是主的足印。當最後一幕展現在他眼前時,很奇怪,沙地上只得一雙足印;勾起他記得那正是他人生最低沉時。他立即向主責問說:『為何在我人生充滿煩惱、困惑,最需要你時,你竟離我而去,沒有與我同行,沙地上只留我一雙足印?』主耶穌笑著回答他說:『我所愛的孩子,我怎忍心撇下你呢!其實,當你人生遇著最大考驗時 ... ... 你見沙地上的一雙足印是我的;是我把你抱起,抱著你走過而留下的一雙足印。』」

弟兄姊妹,神愛我們,就愛我們到底。祂沒有留下一樣寶貴的不賜予我們,祂愛我們到一地步,願意為我們犧牲一切,又焉會撇下我們呢?許多年前,有位我所欣賞的年長姊妹,雖然年過六十,仍然經常參加教會各樣聚會,並協助會牧探訪會友。記得有一回,當我與她一道前往探訪時,途中交談;得知道她深感神恩,特別自年輕時就已明白神的看顧。她在卅多歲時守寡,也要提攜幾個子女,由於學識不多,便要靠粗重工作維生。其實,她人生中也有不少難關,就如有人勸她再婚 ... ... ,當時唯有咬緊牙齦,仰望神。特別在兒女幼稚,不懂事時,更有不少難過的時刻;只有向主傾訴。如今兒女俱各長大,並在教會裡熱心事奉,實在感謝神的眷顧。 這位老姊妹不單在教會裡,就是在鄰居以及親朋戚友都甚得人尊敬。深信皆因她在人生的困境中,學會如何倚靠神;也正如她所言,若沒有了神,真不知有誰可靠, 也不知有誰明白她。我聽了她的遭遇,自己也深受激勵。

今天,我們所信的神不單愛我們,甚至愛到一個地步,犧牲一切,向人表達祂的愛。然而,我們愛神有多少?也許我們現今落在人生一個極其艱難的階段,遭遇從未試過的打擊,但請記得,神明白我們。神是愛,祂與我們一起;我們受打擊,祂也受打擊;我們跌倒,祂也與我們受苦。知否祂要與人同行,同面對人生的風浪;就如《足印》一圖的作者所言:原來在人生最難的時刻裡,主把我們抱入懷裡,繼續前行。我們雖不知明天會如何,但卻知掌管明天的是神,是愛我們的主,便已足夠。弟兄姊妹,縱使世界涼薄寡情,許多遭遇不能單獨面對;但有這位為人死而復活的主與我們同在,又何足懼怕!就讓我們離開這會場之前,心靈再次經歷主大愛。

親愛的恩主,當我們到主面前,實在要承認自己對祢的愛、對祢的信心不足。祢看見每只舉起的手,每顆向著主的心;無論是初信的,久信的,求祢的愛進入 我們的內心。讓每顆剛硬的心都充滿著祢的愛,無論是困擾、愁煩、沮喪與憤怒,都全然消除。祢是我們生命之主,生命之王;感謝祢,因祢與我們同在、同行。禱告交托,奉主耶穌基督名求,阿們。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