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溫偉耀博士

3我們主耶穌基督的父神是應當稱頌的。他是滿有憐憫的父,賜各樣安慰的神。4我們在一切患難中,神都安慰我們,使我們能用他所賜的安慰,去安慰那些在各樣患難中的人。5我們既然多受基督所受的痛苦,就靠著基督多得安慰。6如果我們遭遇患難,那是要使你們得著安慰,得著拯救;如果我們得到安慰,也是要使你們得到安慰。這安慰使你們能夠忍受我們所受那樣的痛苦。7我們對你們的盼望是堅定的,因為知道你們既然一同受痛苦,也必照樣同得安慰。8弟兄們,我們在亞西亞遭受的患難,我們很想讓你們知道。那時我們受到了過於我們所能忍受的壓力,甚至活下去的希望都沒有了,9而且斷定自己定必死的了;然而,這正是 要我們不倚靠自己,只倚靠那叫死人復活的神。10他救我們脫離了那極大的死亡,而且他還要救我們,我們希望他將來仍要救我們。」《林後一3—10》

在過去的日子,我們一起思想保羅深刻的屬靈經歷,保羅如何面對他人的攻擊、踐踏,如何自處、如何肯定自己,如何看自己合乎中道。今天我們一起思想保羅如何面對人生際遇及事奉。保羅用了不少「苦難」、「患難」字眼。保羅還說自己有一根刺,他祈禱多次,但神並沒有把它挪開,他無法逃避痛苦。

一.苦難的三種原因

論及「苦難」,我先從神學角度來作澄清,當我們身受苦難時,我們不應全都怪責神,從神學角度而言,人們因著下列三個原因要面對的苦難:

1.自然規律的結果:

神創造世界,有自然界規律,亦有人際相處的規律;人若違反規律,便會自食其果,與神無干。

2.教育成長的必需過程:

神因著好意,給予我們苦難,藉以教育我們成長。神容讓我們面對困難,看似沒有幫助我們,就以約拿為例,若他按著神的旨意而行,他未必要受苦,然而他選擇逃走,以致神興起風浪,被大魚所吞。神不想叫他受苦,但唯有藉著此等經歷,才叫他順服。後來約拿到了尼尼微城傳道,他見人悔改,卻感不悅,神令他頭昏腦脹。如果約拿因人悔改而歡喜快樂,他也用不著受苦。苦難源於我們。

一位媽媽跟我說,有一晚十一時多了,他的兒子還在做數學功課,兒子請求媽媽代勞,但她卻不答應。對媽媽而言,那實在輕而易舉之事,但唯有兒子親自算計,他才會學曉。我們跟小兒子一樣,渴望神即時介入我們苦難裡,叫一切迎刃而解,但神卻叫我們親身經歷,令我們得以成長。

3.撒但對屬神的人的攻擊:

就如約伯、保羅,他們並無犯上什麼罪,而是撒但前來攻擊。神的心意本不是叫人受苦,叫人受苦的乃是撒但,它有自由意志,其工作就是攻擊愛神的人,或是身體攻擊,或是心靈攻擊,或是際遇的攻擊。若然我們平安無事,乃源於神的恩典;祂限制撒但對我們的攻擊,撒但並非無所不能,它終不可逾越神的界限。而信徒愛主越多,撒但攻擊越烈,然而神的保護也越多。

二.受苦的積極意義

為何神會容讓撒但攻擊祂的兒女?苦難對信徒有什麼積極的意義呢?
4我們在一切患難中,神都安慰我們,使我們能用他所賜的安慰,去安慰那些在各樣患難中的人。5我們既然多受基督所受的痛苦,就靠著基督多得安慰。6如果我們遭遇患難,那是要使你們得著安慰,得著拯救;如果我們得到安慰,也是要使你們得到安慰。這安慰使你們能夠忍受我們所受那樣的痛苦。」《林後一4—6》

1.去安慰那些在各樣患難的人

「患難」、「安慰」兩詞重複出現,經文指出我們在「一切」患難中,神都安慰我們,使我們能用祂所賜的安慰,去安慰那些在「各樣」患難中的人,我們既然「多」受基督所受的痛苦,就靠著基督「多」得安慰。這樣顯出對比律:我們受著各樣的患難,便得著各樣的安慰,我們既受各樣的安慰,我們便可幫助那些蒙受各樣的患難的人,我們多得患難,便多得安慰,多得安慰,就可去安慰那些身在患難的人。保羅教我們積極地看待苦難,常人多去逃避患難,或是嘗試解決它,保羅卻以慶倖的態度來看患難,幸虧他嘗了苦難,他便可以得著神的安慰,藉此,就可以幫助那些身陷這類患難的人。有如多讀點書,多領取文憑,便可多得工作機會。 這是「量」的意義。

我也常經患難,讀了這段經文,叫我得著提醒。此後,我不再驚怕,反倒覺得能幫助那些身陷苦難的人。《6》也是要使你們得到安慰,這安慰使你們能夠忍受我們所受那樣的痛苦。「能夠忍受」(energoumenaes)原文意指強而有力的力量,能幫助那些本來無法忍受的人。這是「質」的意義。

上月我和太太在加拿大探訪另一家庭,他們遇上車禍,車上三位老人家當場死亡,兩個兒子則安然無恙。而太太全身癱瘓,連大小便也要人照顧,只餘頭部清醒,雖有十五塊碎片插進頭部,但沒有一塊影響她的腦部,她時常埋怨神為何以此為折磨她。無人能開解他們,我們跟他們談我們所面對的痛苦患難,並反問他太太為何神仍容讓她活著,神容讓她活著,叫兒子尚有母親關愛,仍可跟他們溝通,看顧他們成長,不致變成單親家庭。我深知若孩子沒有母親,生活變得艱苦,性格亦有缺陷,遺害深遠,這是我親身的經歷。今天我們再跟他聯絡,她變得積極。未經歷單親家庭的人無法安慰她,唯有如此親身經歷,才可叫我幫助他們。兩三年前, 我和太太面對許多困難,同一個晚上,接連傳來兩個電話,一個說我岳父呼吸困難,已進入醫院深切治療部,一個說在多倫多的小女兒患了血中毒,也進了深切治療部,醫生直言若她仍然如此,他們應否繼續救她的性命。後來我們夫婦倆一起退修,心裡不明白為何苦難接踵而來,我們便向神祈禱,祈求天父給予我們答案,祈禱後我倆都有答案。我覺得自己已明白,我們常以為明天會更好,究其實,苦難有其連帶性,一個苦難增加其它苦難的可能性,如遇上車禍,便可能被雇主解雇,事業失敗,結婚無望,情緒暴躁,人際關係變得惡劣,苦難帶來更多的苦難,明天會更差,這實屬正常情況。太太則有另一答案,她覺得神呼召人各有使命,有人擔當宣教士,有人牧養教會,有人成了神學家,神也呼召人去安慰、支持受苦的人。我有機會在不同地方傳講,神呼召我去安慰各類人,唯有苦難接踵而至,才叫我有新體會去安慰人。感謝主,叫我們多歷苦難,多領取苦難的文憑,從而幫助那些從前不能幫助的人。

去年八月我作了個大膽的行動,我帶著太太及大女兒到牛津大學,再走過從前住過的地方,景物依舊,然而一切都改變了,小女兒因病緣故,已不能再乘坐飛機,她無法重遊此地。她們的母親亦已因病辭世。我和大女倆再走往河邊,當年我們一家吃過晚飯後,必到那裡去,看看鴨子及天鵝。我跟女兒談,現在我們家庭不再完美,多經患難。世上也有不少單親家庭的少年,他們十分痛苦,不曉得如何面對父親或母親,跟後父或後母時,也有不少的掙扎,我對她說她已嘗過個中的滋味,可有想過可以當他們的大姊姊,唯有她才明白他們。我又跟她說一個故事,有個農夫每天背著兩桶水往河邊取水灌溉,左邊的桶十分漂亮,右邊的卻漏水,每次走到田間,那個桶只剩下一半,但農夫每天亦複如此。有一天,漏水的桶終於忍無可忍,問農夫可知它漏水,他說知道,說罷又帶著兩個桶取水,叫桶留意小路的兩邊,它才發現左邊乾旱,右邊卻濕潤,還長滿了翠綠的草地及花朵,漏出來的水灌溉了土地,農夫為此繼續用那漏水的桶。我對女兒說我家就是這個漏水的桶,我家滿有遺憾,藉著我們的生命去灌溉那些從來不被灌溉的生命,說畢我們抱頭痛哭。或許我們覺得自己只是個漏水的桶,讓我們跟保羅一樣,滿有勇敢地對人說自己擁有著別人所沒有的苦痛,多取得一張文憑,看神如何安慰我們,讓我們曉得安慰那些別人無法安慰的人。

2.受「基督所受的痛苦」去貼近基督

此外,保羅用了一個奇怪的字眼,「我們既然多受『基督所受的痛苦』,就靠著基督多得安慰。」《5》本是保羅受的苦,為何視為基督所受的苦?原來他將自己的苦難跟基督所受的苦連起來,他透過所受的痛苦貼近耶穌所受的苦,我們常說活像耶穌,唯有我們曾受祂的痛苦,我們才可貼近主心懷。

一位二十多歲死于癌症的修女(小德蘭Therese of Lisieux,1873-1897),自小已渴望親近主耶穌,十多歲進入修院,她被編排跟一位全院最難相處的修女同住,那修女只管推卸責任,無理取鬧, 又在眾人跟前奚落她,叫她難受。但小修女卻毫不怨恨,反而感謝神,就因遇上這些事情教我明白耶穌的心情,遇上祂當天所嘗的滋味,叫她跟主更貼近。

透過苦難,叫我們貼近耶穌,小女兒嚴重弱智,我曾帶她到遊樂場遊玩,她坐上小火車,有人用英語叫她帶上安全帶,她聽不懂,令她大為緊張,便打了另一小孩,那位母親大怒,我唯有帶她離去。這事叫我明白耶穌吩咐信徒讓小孩子到祂那裡去,那些小孩必不是可愛活潑,而是有缺陷、不可愛的、污穢不堪。唯有藉著此等苦況才可瞭解耶穌的心懷。

四.受苦可以「過於能忍受」嗎?

8弟兄們,我們在亞西亞遭受的患難,我們很想讓你們知道。那時我們受到了過於我們所能忍受的壓力,甚至活下去的希望都沒有了,9而且斷定自己定必 死的了;然而,這正是要我們不倚靠自己,只倚靠那叫死人復活的神。10他救我們脫離了那極大的死亡,而且他還要救我們,我們希望他將來仍要救我們。」《一 8—10》

1.跟《林前十13》衝突嗎?

保羅說他在亞西亞所受的苦難很大,這可能是指在以弗所,銀匠底米丟發動群眾,意欲打死他,他逃脫後,猶太人又想加害他,那時他們受到過於所能忍受的壓力,甚至不想活下去了。然而,「你們所遇見的試探,無非是人所能受的。神是信實的,必不叫你們受試探過於所能受的;在受試探的時候,總要給你們開一條出路,叫你們能忍受得住。」《林前十13》又說保羅說我們所受的試煉無非是人所能受的,神必不叫我們受的試探過於所能受的。按保羅對自己認識,實在非他們所能忍受。然而按神對他的認識,他仍能容忍。

2.你自己以為受不了?抑或神認為你受不了?

七十年代有一齣電視劇,名叫《青春火花》,排球教練態度殘忍,叫排球員東撲西撲,排球員以為自己不能,但教練更認識她的能力,深知她還可以忍受下去。最近我身體欠佳,買了跑步機在家練習,跑了半小時,已覺捱不住,但當仍堅持下去時,原來又可支撐下去。這就是神對自己的認識跟自我認識之別。

3.經歷「叫死人復活的神」

神知道我們可受多少,當我們斷定自己必死時,正是令我們不再依靠自己,而是只依靠那叫死人復活的神。今天我仍在苦難裡過來,我從不會誇自己,神就是 「那位叫死人復活的神」《9》。當我再難以捱下去時,我就對自己說我有寶貝在瓦器裡,既然耶穌能從死裡復活,那麼在祂裡面,有什麼難成的事?我就依靠這話捱下去,直至如今。在往後的人生裡,不知撒但何時再來攻擊我,但神已為我們量度清楚,我們絕不應懷疑神的愛。若再有新的苦難臨到我們身上,就教我們鼓起勇氣,當作多領取一張文憑,取得專業資格,去幫助那些無人能幫助的人。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