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溫偉耀博士

14原來基督的愛催逼著我們,因為我們斷定一個人替眾人死了,眾人就都死了。15他替眾人死了,為的是要使活著的人不再為自己活著,卻為那替他們 死而復活的主而活。16所以,從今以後,我們不再按照人的看法認識人;雖然我們曾經按照人的看法認識基督,但現在不再這樣了。17如果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經過去,你看,都變成新的了!18這一切都是出於神,他藉著基督使我們與他自己和好,並且把這和好的職分賜給我們,  19就是神在基督裡使世人與他自己和好.不再追究他們的過犯,並且把和好的道理託付了我們。20因此,我們就是基督的使者,神藉著我們勸告世人。我們代替基督請求你們:跟神和好吧!21神使那無罪的替我們成為有罪的,使我們在他裡面成為神的義。」《林後五14—21》

今天分題為「新造的人 -- 活出轉化了的屬靈生命」,現今香港最重視「轉化」這個課題。就如我們期望在電視新聞中,主持人論談股市扭轉劣勢,又有人論及香港經濟轉型,學者又常談論香港經濟的出路。這是個尋索轉化的時代。今天讓我們思想屬靈轉化的生命,大家聽後,別誤以為將會帶來我們際遇有何突變,或叫香港經濟得以轉化。

有姊妹跟我分享她遇上不少難處,人際間帶來傷害。究其實,無人有能力阻止別人傷害自己。但我們卻可以控制自己的心靈,不讓別人銳利的眼神、苦毒的言語留在心中,繼續折磨自己。我們不能阻止小鳥在我們頭上飛過,但可以不讓牠在頭上築巢。我們無從改變香港的環境,個人的際遇,甚至連最親近的家人,也不能輕言改變,然而我們總可以改變自己內心世界,去面對不能改變的際遇。這是《聖經》所強調的真理。人們同是染病,卻出現截然不同的結果。有人怨天尤人,有人則重新得力,叫人得益處。人們自我形象大多不高,最重要的是出現什麼結果。有人自暴自棄,有人則發奮圖強。外在際遇雖也重要,但卻並非決定一切,就如保羅也遇上四面受敵的慘況,但他卻不被困住,這就視我們可有轉化的生命。讓我們一起思想四種脫胎換骨的轉化去面對人生。前兩種是放下,後兩種是穿上。

一. 不再為自己而活

「原來基督的愛催逼著我們,因為我們斷定一個人替眾人死了,眾人就都死了。他替眾人死了,為的是要使活著的人不再為自己活著,卻為那替他們死而復活的主而活。」《五14—15》

保羅在此論及最重要的力量 -- 基督的愛,基督的愛催逼著(suneixei)我們,中文翻為「催逼」,不及原文之意思強烈,原文是從拘留所演變而成,可譯作驅使、強迫、支配,耶穌的愛驅使我們,叫我們別無選擇,唯有斷定一個既替眾人死,眾人就都死了,並且眾人不再為自己而活,卻是為那替他們死而復活的主而活。何謂「死」?死人被人任意擺佈,不再堅持,不再為自己而活,死了的基督徒任由神擺佈。神替我們死,祂的愛提醒我們,我們再沒有資格去決定自己的人生。在十架上,祂表現了極大極大的犧牲,祂替代了我們,本為無罪,成了有罪。我們原為有罪,卻因著祂的死,白白成了無罪,那就是替換的生命。

「重審耶穌」論及耶穌在十架上死亡的原因,祂心靈深受重壓,以致心臟衰竭,肺部積水,兵丁刺祂肋旁時,有血和水流出。祂不是痛苦而死的,耶穌從來沒有犯罪,因著我們的罪行,成了最大的罪人,醜陋奸詐全湧在耶穌身上。祂心靈受壓,以致不能承擔。祂唯一倚靠的天父,也掩面不看,叫祂高聲喊叫:「我的神! 我的神!為甚麼離棄我?」從今以後,再沒有人有權如耶穌般向神如此說,主已為我們說出,我們沒有資格再說,眾人都已死了,人在神跟前死了,理當被神安排, 不再為自己而活,生命已經轉化了。

死並非指人氣絕身亡,死乃是感覺,在人生路上,總會經驗死亡的感覺。我們跟初戀情人爭吵分手,又或離開喜歡的工作崗位,又或離開家園,叫人感到死亡。唯有經過死亡,才有再生。若然我們勇於嘗試死亡,才會出現再生。我們跟所愛的人鬧翻,大家互不理睬,心裡總想對方先開口認錯,其實自己最是痛苦,最後自己忍無可忍,便拿出最大的勇氣,走到對方跟前,向他道歉。雖有死亡之感,然而突然大為釋放,這便是死與再生的經歷。脫胎換骨的必會經歷死與再生。人不再怕痛,人生路上重大的抉擇,叫自己懼怕,然而人不再為自己而活,不再怕死,敢於走上神所吩咐的道路。每天我們常帶著基督的死,讓基督的生藉我們生命彰顯出來。

二. 不再按人的看法而活

「所以,從今以後,我們不再按照人的看法認識人;雖然我們曾經按照人的看法認識基督,但現在不再這樣了。」《五16》

保羅在未信主前,曾用人的角度來看耶穌,認為祂是猶太教的叛徒,他要逼迫跟隨祂的人。然而經過大馬色路上的經歷,他作了徹底的改變,再不以人的角度來看祂。我信主後,有一次,我參與助道會(團契),時間尚早,我便翻閱《太二十七》,耶穌被捉拿,官兵戲弄祂,我心裡說:「你們為何打祂呢?你們為何戲弄祂呢?」我一邊說,一邊流淚,我已看過這段經文許多遍,再者,經文遣詞用字也不煽情,我反問自己為何會哭。原來我跟從前大為不同,耶穌不再是個歷史人物,也不是一段故事,我跟耶穌建立了新的關係,以致當官兵打祂,或吐唾液在祂面上時,我心裡傷痛。

保羅告訴我們世上任何人的看法也不可取代自己屬靈的看法,不應再用人的眼光去看。基督徒多少是反潮流的,若我們依照別人的看法,追求那些別人以為有價值的事物,那不是脫胎換骨的基督徒。反之,脫胎換骨的基督徒滿有傲氣,能堅持耶穌的觀點角度,即使那不是世人的價值觀。世人藉著購買的意欲叫自己有安全感,然而基督徒夠用便可。我對待女兒也是如此,同學卻可以添置名牌用品,令她滿有壓力。我送她一本書,名叫《Dare to be different》,我勉勵她要藉著自己真正不同之處跟他們比較,若然穿著名牌物品,也不過花了父母的金錢,沒有什麼了不起。應該使用自己的長處和努力 來肯定自己,顯出比他們優勝。感謝主,她接受了我的看法,她在美國念書,曉得自行去申請入住一所嚴禁吸毒飲酒的宿舍,有膽量跟人家不同。世人自有其人生、成功的價值觀,那是他們的觀點,祂吩咐我們如何走人生路,不容世人橫加支配,我們已是死了的人,我們已是破產的人,不再為自己而活,不再按別人的看法而活,乃是為那死而復活的主活。

三. 新的創造

「如果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經過去,你看,都變成新的了!」《林後五17》

「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原文直譯為「新的創造(kainae ktisis)」,保羅言及此,必然想起《創世記》,在那裡,本是暮氣沉沉,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創造即是由無變有(creatio ex nihilo),並非改造,而是將生命作徹底的扭轉,保羅利用《創世記》的意象來說我們在基督裡的生命理應如何,我們在基督裡乃是新創造的生命,從無變有。我們驚訝別人相信耶穌後重大的改變,就有如神從無變有的創造。

我在加拿大認識了一對夫婦,初次見面時,乃是個大雪的晚上,我前往一家酒家進行演講。快要上臺時,警員召喚我,說有人找我,外面停了一輛名貴汽車, 車上坐了一對夫婦,我上了車後,丈夫嚎啕大哭,原來她的妻子經常收聽我主持的電臺節目,他請我勸阻她的妻子,他們聲言自殺,當時我也不知袖裡,唯有答允他們;第二天我和太太一起去探訪他們。第二天我們應約前往,原來他們辦了離婚手續,不論談什麼話題,也可互相爭吵,那天我們談了十四小時,也無法為他們解決問題。我們便轉而帶領他們信耶穌。後來他們先後信了主。有一個星期天,他們踏上教會講臺,跟會眾作分享,本來他們已辦了離婚手續,並想一起自殺,然而丈夫拖著妻子的手,在神與眾人的跟前,向妻子道歉。從前他令她傷痛,只管記掛生意,只把家當作酒店,請求她原諒。妻子握著丈夫的手,在神及眾人的跟前,向丈夫道歉,昔日她也生丈夫的氣,以致當他回家時,她便呼呼喝喝。她也請求他原諒。夫婦倆相擁而哭。此刻,回想初次跟他們見面的場面,腦裡湧現「神跡」一詞。當初他們不曉得什麼是饒恕,只管用刻薄的話來刺痛對方,然而現在他們彼此認錯饒恕,那是新的創造。

就讓我們反思自己的生命,自己可有什麼新的創造,或許從前自己驕傲,現在曉得謙卑;從前懶惰,現在曉得勤奮;從前嫉妒,現在曉得欣賞;從前揮霍,現在曉得節儉;從前貪婪,現在曉得施予。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的創造,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生命與前「不再一樣」!

四. 承受尊貴的新託付  -- 「和好的使者」

18這一切都是出於神,他藉著基督使我們與他自己和好,並且把這和好的職分賜給我們,19就是神在基督裡使世人與他自己和好.不再追究他們的過 犯,並且把和好的道理託付了我們。20因此,我們就是基督的使者,神藉著我們勸告世人。我們代替基督請求你們:跟神和好吧!」《林後五18—20》

1.都是我們不配的  -- 職份、託付、基督的使者

這段經文常出現「和好」一詞,指出神與人的和好,提出神給予我們「職分」,「託付」我們,擔任基督的「使者」。看過這段經文,反問自己,自己何德何能,天地主宰竟然託付我,讓我擔任祂的代表、使者,實感不配!當我們還作罪人時,當我們根本不可愛時,祂已預備用我們。雖然我也不壞,但在神跟前我卻是可憎。從前,我在基督教中學念書,我憎恨基督徒,也反對基督教。我曾和一些同學用粗言來責駡基督教或耶穌,誰罵得最粗鄙,誰就可吃巧克力。然而神卻叫我回轉歸祂,神還用我,真叫我莫名其妙,不是我有任何特別背景、能力,叫我誇耀,一切都是神白白的恩典,祂叫我承擔了尊貴的職分。

2.只有兩個條件

為何祂要用我?在《四、六》,保羅說神呼召要用的使者有兩個條件:

i 呼召的人生

「所以,我們既然蒙了憐憫,得著這職分,就不沮喪,」《四1》,但現代的學者認為跟原文版本不同,原文「不沮喪」(egkakoumen),意思是指不放棄,不違背使命。原來神呼召那些不遺棄使命的人,不作逃兵。自從內地會創辦人戴德生知道他將會一生獻身中國,由那天起,不論走路、睡覺、工作,他的心都向著中國。後來他不幸中毒,但仍一心想著到中國傳道。這就是「呼召的人生(called life)」。倘若人只知應付每天的生活,應付兒女,應付工作,神不會使用這類「應付人生(driven life)」的人。我們只管將自己交托予神,祂自會呼召我們擔當不同的事工。

當我念大學二年級,那時,信主尚未足三年,有一次我聽了道,講員作呼召,他說只要小撮人願意毫無保留地交與神,祂就藉著他們改變世界,他邀請我們來嘗試這個實驗。我就冷靜地站起來,心裡想就讓自己毫無保留地交托神,看看祂可以作成什麼,我就是這樣奉獻予神。即使連自己也不知可以如何為神作工,只管願意將自己交托予祂,祂便用我們。

ii 謹慎自守、不怕脆弱《六3—10》

《林後六》論神的用人要有生命的質素,其中卻不多是世人視為長處的,但唯有有好的生命才能事奉神,神並不著重我們的才幹,在教會中惹來風風雨雨的多是有才幹的人,在《聖經》裡,不能事奉神的失敗者亦複如此,約拿滿有膽量,神吩咐他往尼尼微,他卻逃往他施。掃羅英俊善戰,猶大善於管理錢囊,但他們全不是神所用的。神並不依靠世上的學問,故此我們也沒有權利說自己沒有才幹而不能事奉神。我們身邊總有需要福音的人,他們就是透過我們的所作所為,來決定是否相信耶穌。無人可取代這個已託付我們的職分。

願神憐憫我們,讓我們靈裡轉化,不再為自己而活,不再按人的標準看事物,成為神新的創造,承擔祂新的託付,享受尊貴卻不配得的新身分。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