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蕭壽華牧師

神主動提出要以色列人行割禮,要與他們更新彼此立約的關係。約書亞雖然身為領袖,但要讓人民看見在前帥領的不是人,耶和華才是軍中的元帥;要帥領我們人生的每一步,也讓我們不斷更新與祂的關係。

數年前在三藩市,聽到一對夫婦分享初到貴境的見證,移民之初生活艱難,及後飯店開張,生意不俗,夫婦卻對教會聚會疏懶了;往後連靈修、讀經祈禱也提不起勁來,成了掛名基督徒。接下來飯店擴充,生活更忙得透不過氣來。一晚當他倆睡夢正酣,有人通知店舖火燒起來,於是衝回現場看過究竟,不料舖頭已成灰燼。兩口子看着許多代價,許多勞苦,一夕間化為烏有,傷心欲絕,埋怨起神來。後來,冷靜下來,思前想後,才曉得感恩。感謝神,奪去他們兩家舖,卻將屬靈生命重新賜下,叫他們重回神裡面,恢復靈修聚會,重建與神的關係。感謝神,挪去捆綁他們的東西,把屬靈的恩惠復賜予他們。但願我們毌需經過神嚴厲的管教,才曉得回轉。

嚴厲的管教

神從未忘懷,要用諸般方法把遠離祂的子民領回。可能,在你我的人生歷程中,向神的心會被眾多的事情,諸如感情、工作、經濟等問題轉移。假如,有某信徒聽到耶穌到某村裡講道,大概也喜歡到現場一瞻祂的風采,聽祂的道。縱或擠不進人群裡去,但耶穌上了彼得的漁船並泊在岸邊講道;不如乘着自己的漁船,朝着耶穌的方向靠攏駛去,還可能取得很好的景觀哩!那料,信徒在聽道入神之際,忽聽得遠方漁船通報說,那邊游魚很多。為免錯失魚穫,信徒於是拿出網來,一邊撒網,一邊聽道,豈不一舉兩得嗎?在這左右逢迎的情況下,有時不免進退失據;在求魚心切的前題下,便將漁船愈駛愈遠,拋離了主耶穌。

在你們認識的兄姊中,人生路上可能受着某些吸引,不知不覺便遠離了神。多少時候,我們靜下來,也許會自覺做了逃兵,是神家裡反叛的一族,那再敢奢求神的祝福哩!這時候,請緊記聖經的話,神的愛永不改變,祂的愛並未因你改變而變改,主的恩福仍要臨到你(何十一1-4,8-9)。不錯,神有公義的審判, 然而,祂的本質就是愛,祂愛裡充滿寬恕,甚願領我們歸回。整部聖經常重複一個主題:神不斷引領子民回轉歸祂。許多人信主一段時間便離開神,小弟也曾在幾次佈道會中,呼召遠離神的兄姊回轉歸向祂,結果發現回轉的人比決志信主者還多哩!以色列人在曠野漂流四十年,歷盡險阻才抵達迦南邊旁的迦底斯巴尼亞(從何烈 山到迦底斯巴尼亞只有十一天路程,他們卻迂迴四十年),皆因他們沒有聽從耶和華的話(書五6)。

然而神沒有忘記祂的子民,要為他們展開新一頁,主動與他們立約,與他們更新關係。有位新受浸的弟兄告訴我,他其實早在廿多年前已信主;可惜,信主初期便離棄了神;在外流浪,還結識了未信的女子。婚後,繼續疏遠教會,夫婦間常有爭執,離婚收場。其後遇到不少挫折,健康出問題,工作不順利,最後決心回轉,受浸加入教會。在分享中,他很後悔自己為何不早早回到主身邊,致在俗世流離浪蕩了廿多年。

不錯,在人生漫漫長途中,縱使曾經跌倒,受點管教,但上帝依然想要建立我們,叫我們回到祂身邊。正如彌迦先知所言:「至於我,我要仰望耶和華,要等候那救我的神;我的神必應允我。我的仇敵啊,不要向我誇耀。我雖跌倒,卻要起來;我雖坐在黑暗裡,耶和華卻作我的光。我要忍受耶和華的惱怒;因我得罪了祂,直等祂為我辨屈,為我伸冤。祂必領我到光明中;我必得見祂的公義。」(彌七7-9)神必不撇下我,不忘記我,就如慈父挽回浪子一般,關係必重建起來。

以諾團契出版一冊小書,書名「與神同行的警察」,羅列了若干警界兄姊的經歷及信主經過。這些警察故事披露了警務人員的軟弱,卻一一被神挽回過來。其中一位曾警長年少信主,十七歲加入警界;身軀魁梧,反應矯捷,頭腦靈活,迅即被起用為飛虎隊,更得過神槍手的美譽。不久晉升為督察,正是如日方中,前途光 明。際此,與神的關係也開始疏遠。想不到,就在一次演習中,竟從三十呎高空直墮地面,全身多處骨折;第六節椎骨神經折斷了,右手完全癱瘓。身為神槍手的他,右手無力,何等打擊!及後,更微中風;旁人勸他引退,專心療傷;他於是回轉到神面前,苦苦求神開恩。住院期間,他有充足時間讀經親近神,神便讓他逐步康復,再次投身警界,成為高級督察。他在見證中很感謝神,受傷把他從名利中救出來,免沉迷於花花世界。

關係的重建

無數聖徒經歷這像「曠野的人生」,有機會重現光芒,是神讓我們暫歷苦楚。詩篇說得好:「因為,祂的怒氣不過是轉眼之間;祂的恩典乃是一生之久。一宿雖然有哭泣,早晨便必歡呼。」(詩卅5)

神引領遠離祂的子民重回身邊,耶和華吩咐約書亞說:「你製造火石刀,第二次給以色列人行割禮。」(書五2)割禮是神要確認祂子民的身分。數年前我靈性低沉,與神的關係好像遙不可及般,迫切求神垂顧,翻開聖經,打開申命記,看到神對子民說:豈不知我從遠處將你懷抱,如鷹背負你們到此地。我看到經文,心中感動,流下淚來。懷抱有很親密看顧之意,無論情緒高低,神照樣的看顧引領。於是,我把握着神的話語,知道無論身處何境況,神依然懷抱我,祂的愛也永不改變。昔日約書亞領受神吩咐,給以色列人行割禮,今日我們所受的不是人手的割禮,而是聖靈在心中,叫我們脫離肉體情慾的割禮(羅二29)。聖靈在生命裡與我們永遠同在,賜我們力量,得勝情慾罪惡;信主之人心中有聖靈,印證我們是屬乎神的。

幾年前我在車站候車,排在我前頭的是個背着孩子的婦人,孩子活潑可愛,四周張望,無物可玩,便玩弄母親的頭髮;但母親始終默然忍耐,毫不計較。我領略到神藉聖靈與我們同在,同樣不計較我們的軟弱,即管叫聖靈擔憂,祂也總不撇下我們。聖經描寫的上帝,就是如此堅定去愛屬祂的人;我們即使反叛不服,只要復認與主的關係,神就與我們重新立約,更新我們與神之間那「心中的割禮」,盡把羞辱除去,讓我們再次立於榮光中。儘管你過去失敗跌倒,只要重新肯定是屬神的,就毌須在罪惡中糾纏,可以離黑暗,入光明,因為神要與我們行更新的割禮。
我中學就讀名校,引以為榮,也積極參與學校活動。自從擔起了團契領導的職務,從前膽怯的我變得開朗,在辯論比賽中得獎,成了校方重視的好學生。於是,少年人那股傲氣便出來了,滿以為會考會取得不錯成績;但想不到放榜之日,甚至不夠資格返回原校升讀中六,真的整個人都崩潰了。後來在母校附近尋得私校升讀中六,每當碰到舊校同學,異常慚愧,總是支吾以對。所以,在預科期間,生命有過很大的重整,幸而深知一切遭遇都有神的許可,那兩年也可說得了最好的磨練。

有人說:貽羞之子始識謙遜(It takes a lot of humiliation to give you a little bit of humility)。人要多受挫折才學會謙卑,稍為明白自己的有限。預科的兩年,雖向家人一再保證,但家人怪罪於我對信仰的執着沉迷。我心倍感難過,因自己弱叫神蒙羞。唸畢首年預科,投考中大落第了,家人便勸說我唸完中七出來工作。

那時候我升讀大學的心志迫切,不斷仰望祈求。出乎意料的,投考港大的成績,好得令人難以置信,毋須面試便入讀港大。回顧這廿年前,全是神恩,神要把我放在獨特的環境裡磨練,再讓我如願以償。多年以後,我毌須介懷當年所受的羞辱,唯一愧咎的,是神為要使我學會謙卑而蒙受過羞辱。今天我學會剛強,茁壯成長,全是主的厚恩。

神告訴約書亞安排百姓行割禮,這主動的吩咐顯示神深長的愛,表示神不再記念過去在曠野的四十年,祂的子民如何違背命令。割禮象徵神與祂子民之間的彼此相屬,神的百姓雖曾受過羞辱,神要把他們挽回過來。百姓行畢割禮,便在吉甲守逾越節,快到達耶利哥的時候,約書亞見到軍中的元帥(書五13-15)。約書亞雖知以色列已蒙神接納,神要把耶利哥城交付他們,可謂勝券在握。但兩軍交鋒,作為領袖的,應如何領導百姓作戰才好呢?然而,這軍中元帥明言,他來是作領導的,很明顯的,焦點不應放在約書亞個人身上了。

今天,我們思想前面的路,當如何追求長進,如何成長才合神心意呢?神說焦點不要放在自己身上,祂賜你元帥,祂就是那軍中之帥,要領你走得勝之路。保羅說過:我們既然靠着聖靈入門(加三1-3),意謂我們不應憑一己掙扎成長。有時候,我聽見人禱告說,神阿,我如今報讀神學,但狀態不佳,求祢幫幫我忙罷!這樣禱告豈不等如替自己找助理,覓書僮嗎?在人生成長過程中,主角是你,配角是神, 孰輕孰重?在神學院裡服事,有位神學生和我分享,他讀神學原因是被裁員。但他急忙補充,其實,他數年前已蒙呼召,但因為前途,竟求神暫緩召命,容他再工作多幾年罷!他成家立室有了孩子,便又對神說,容孩子長大一點再算罷!豈料一拖十多年,在最預料不到之時,被公司裁員,才省悟過來,決意把自己奉獻予神。

順命的抉擇

人生不在你掌握中,緊記要認定前頭領路的主。一位律師弟兄,九七之前開立律師行,其門如市。由於工作忙碌,經常劇烈頭痛,體質日差,靈性愈下,九七之後生意轉淡,難以經營,遂決定結業。最後一天返回公司清理時,精神頹喪,意志消沉。公司結束後他與基督徒合夥律師行,上班時頭痛不藥而癒,自此每次上班都歡喜感恩。  

宣道會創辦人孫信博士強調「非我為主」,墓碑也寫上「Not I , but Christ.」以勉後人。人生中不應以「我」主導,要認定基督,認定神為元首,若非神所悅的切勿為之。讓神帥領的大前題是等候神的吩咐(書五14),約書亞獲勝,是因他認定神的說話,並以僕人的心態,俯伏等候神。在人生道上,有時候好像被人牽着走,但若是出於神旨,那又何干?曾有韓國姊妹,是資深神學家,她不願當教授,而受神引導到前蘇聯境界,在偏遠鄉鎮宣教。她的抉擇不是指向成功,而是指向順命。元帥並非以策略示約書亞,只叫他把腳上的鞋脫下,因他所站之地乃為聖地。這地是不是靠爭奪得來的,是神所賜的,日後所享有的成長和復興,都是屬乎神的。

兩年前我考慮兼任神學院事奉,得到神很深刻的引導。我到神學院服事,在教會的日子必然減少,心中問神,那教會該怎麼辦?神很清楚的指示我要放手,北角宣道會並非屬於蕭壽華的;我於是求神看守教會,毅然投身神學院事奉。兩年兼任院長,無限祝福,神特別恩待教會,會友差不多增長了三倍,教會一年建了兩所分堂,情況從未出現過(通常兩年增一分堂);而教會人數竟增一倍,榮耀歸神。我想起彼得下網打魚,整夜勞力也無收穫。跟着聽主說把網撒向另一邊,結果打到滿滿的魚。彼得然後跑到主前,說:離我去吧,我是個罪人!我看見教會增長,也有彼得的同感,我是個罪人!自以為自己能帶領教會;其實離開一點點,反而更增長。這情況我不明白,但帶出重要信息:迦南地屬主,你我的「迦南」,全屬乎神,必須確認地不屬你,乃是神所賜的!

今天,有人可能在「曠野」漂流四、五十年,在悠悠歲月中遠離神,但神在此呼喚你回轉到祂面前。祂的慈愛必然收納你,並與你更新所訂的約----施行這「心中的割禮」,好使你歡然走那進迦南之路。只要朝向這軍中的元帥,帶着信心,全然倚靠,就能享那豐盛的生命。我們需要靠主恩典,熱誠事主,剛強壯膽。你今天作何選擇呢?謹此呼籲把你的生命歸向神,承認神是元帥,求祂引領;指示你當行的道。

「天父,我們再次同心到祢跟前,祢是滿有恩惠的上帝,一切天上地下屬靈的福氣,都要賜給屬祢的子民。主阿,我們何等卑微,但卻承受着各樣屬靈的福氣。屬天的父阿,祢以無條件的愛來愛我們;在微小的事上看顧我們,連我們一根頭髮祢都數過。我們如今到祢面前,為著祢的大愛,心中充滿敬畏與感恩。深知各人都有軟弱,但祢並未因此撇棄我們,並以大恩將我們挽回,建立我們的生命;更在世界各地建立祢的教會,為要顯明祢慈愛帶著恩典和能力。我們如今到祢面前, 為大會禱告;求祢每一堂都施恩惠,又為著祢聖名的緣故,賜下聖靈在人心工作。眾人聽見聖靈的微聲,就得安慰、提醒與激勵,曉得將心歸祢。父阿,若然我等心靈轉向別處,請將心意奪回,叫我等獨尊祢是天地主宰。奉主耶穌基督聖名求,阿們!」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