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羅祖澄牧師

卅年前首次事奉,從五位小朋友手上接過五粒糖,迄今仍推動我不斷努力;這幾天培靈講道會,也陸續收到謝咭、筆和雞精等;也成了後繼的動力。又散會時有位老姊妹送我幾枚康寧丸,答允為我禱告。可見事奉神不但喜樂,還有現成賞賜,豈不令人感動!

其實,神把諸般恩賜給予我們,在我們生命中有何旨意,不難明白。今天經文,說到一群衝不出斗室的人竟是大有來頭的 --- 他們正是耶穌親選的門徒。他們與主曾日夕相處,三年之久,主旁聽道,同行共餐,羨煞旁人!他們兩兩奉派出去傳揚福音、醫病、趕鬼,也深知這是他們生命中首要的使命。

復活主的手和肋旁: 平安的印證

但就在首個復活節晚上,他們受困鎖的日子,矛盾衝突最深的一刻來了。翌晨抹大拉的馬利亞來到墳墓,要膏耶穌的身體,豈料將近墓前赫然看見墓門打開, 不見屍首,於是回去告訴門徒。門徒約翰一馬當先,衝往墳墓,遺體不翼而飛,心裡滿了疑惑。馬利亞留守空墳,耶穌於是向她顯現,並吩咐她告訴門徒自己復活了。

馬利亞照主吩咐跑去報告門徒,惜門徒依然害怕,斗室內充滿驚慌。門徒從主三年,耶穌遇難他們便四散。揚言生死相隨的彼得,三次不認主,其他的門徒也噤若寒蟬,…試想,房間內豈不充滿迷惘與疑惑。

就在數天前,他們目睹耶穌騎驢進城,高呼和散拿的情景歷歷在目。風光之狀一時無兩,可惜不消幾天,情勢逆轉,今時門徒怕得要死,回看今天,我們與門徒豈不類似,雖然聞道久矣,卻仍把自己關在斗室中。

主差派我們愛這世間的人,要起來宣揚福音;但我們卻軟弱跌倒,為罪惡所勝,禱告無力,曾受創傷,難以恕人,復被罪擔壓傷;怎能起來宣揚和平赦罪的福音呢?曾幾何時,你積極事奉,但卻經歷失戀、失業;家人得了絕症,猝病而死;不禁會問:上帝啊,你在何方?神是愛,為我預備最好的,這信念有錯嗎?傳揚福音,讓主恩光高照,是信徒的責任,但現實際遇令我們對神疑慮;迷惘、內咎、失落就是我們的寫照。

昔日門徒彷徨慘淡,耶穌便穿牆入室,向他們顯現(約二十20)說:願你們平安,說了這話就把手和肋旁給門徒看。這就是平安最具體的印證,教門徒感到內咎、慚愧;那釘身十架的主,活活的站在眾人面前。祂是神,是神的兒子,叫背棄主,不認主的門徒知道主是愛,在祂滿有寬恕和接納,就是莫大赦罪的平安。對門徒來說,更是一口強心針,因為只有神才有衝破死亡的權柄和能力。

今天,我們對己的際遇,對主的吩咐,也許有所狐疑,但是當我們看見了復活之主,疑惑也都一掃而空;就像門徒見主就喜樂了。生命的困鎖衝破了,大得釋放。死而復活之主站在面前,無限的寬恕包容,彰顯復活的權柄與能力。今天,不少信徒仍在那重門深鎖的斗室裡,被罪咎驚恐所環繞,忘記了神的性情、應許、責備和指引,盡在聖經中表露無遺。耶穌被刺的雙手和肋旁,顯示祂的權能又真又活,不論信主多久,在生命歷程中,也不難見過主被刺的雙手和肋旁。

我也照樣差遣你們

過去主引領找到工作,離開困境,醫治疾病…一切並非巧合,全是神的愛和幫助,豈不令人看見主被刺的雙手和肋旁,見證祂的真實麽?然而今天也許際遇變差了,初信的經歷逐漸淡忘了,不如意事偏又湧上心頭…。在某一個時空裡,你我確曾知道祂又真又活。

當儆醒,時刻重溫主那被刺的雙手和肋旁,好能衝破生命種種困鎖。願神的靈也賜我們喜樂,知道跟隨的對象是千真萬確的神。主見門徒喜樂,重新振作,便差遣他們出去說:「願你們平安!父怎樣差遣了我、我也照樣差遣你們。」(約廿21)耶穌要門徒離開斗室,往祂要差遣的地方去,正如父昔日差遣耶穌離開天上的華美一樣。出去的行動也許給人帶來點點不安,因為要效法主離開安樂窩,去到罪人當中。但我們靈命復興後首要記得的,就是莫再眷戀舒適。就像耶穌登山變像後,彼得眷戀那個環境,要在那裡蓋三座棚,然而這卻不合主心意。

廿二年前,我有機會到荷蘭阿姆斯特丹的華人教會中,為餐館工人做培訓工作。為遷就工人的下班時間,培訓工作集中於晚上十一時舉行,培訓結束前,教會在地庫舉行佈道會。我對這個落腳點自始至終感到很不自然;由於教會地處唐人街,又接近紅燈區,後街是「白粉街」,同街一幢樓更是撒但教會的所在!適其時,有位華籍姊妹Sandra,她自費從加拿大到當地,為開展關顧流浪漢的工作。她身材瘦小,膽量很大,竟獨自跑到河的對岸派單張去,令我慚愧。後來我也硬着頭皮出去加入街頭派單張,令我看到何謂道成肉身,怎樣把福音帶進有需要的人群中。

各位弟兄姊妹,父怎樣差遣了我,也照樣差遣你們。父遣子生於世上,活於世上;要我們不被安舒環境困鎖,乃要與世人認同。祂生在馬棚,躺在馬槽,受婦人的乳水餵養, 長於一般家庭,經歷困倦、憂傷、難過和病痛……。祂百分之百是神,卻也百分之百是人;祂創造宇宙萬物,卻甘被時空困鎖,走在人類歷史中。祂也受過種種試探,人的唾罵、嗤笑和虐打;為要感受人間疾苦,與服事的群體認同。

九三年我首次率短宣隊,到馬來西亞沙巴的熱帶雨林向土人傳福音。坐數小時的四驅車,到達河邊竟發現橋塌了;土人牧師便着我們祈禱,好使四驅車能飛越小河。翻山越嶺到達土人居住的村落,在混濁河面上,有人划獨木舟,有人洗衣,洗米……。洗澡則全靠天台兩個盛雨水的大鐵桶;弟兄到了晚上十時,便攜着手電筒到天台沐浴去…。當地炎熱,我們住高腳屋,下面養豬和雞,晚間不敢隨便起床上廁所…。耶穌說:父怎樣差遣我,我也照樣差遣你們。天父差遣耶穌生在世上, 活在世上,死在世上。神愛世人,將祂獨生子賜給他們,當我們還作罪人時,主便捨身十架,神的愛便在此向我們顯明了。

沒有勞苦的愛是空談

愛人要付代價與勞苦,是之謂犧牲精神;神差派耶穌生在世上,活在世上,愛我們到一地步,甚至犧牲性命,就是這個道理。一粒麥子若不落在地裡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便結出許多子粒來。當我們願意放棄,願意犧牲,付出勞苦時,才結出生命的果子來。甚麼時候放棄,甚麼時候付出,甚麼時候得着。昨夜, 高文牧師提到多年前厄瓜多爾五位殉道的宣教士,其中一位Jim Elliot的遺孀,恰巧是我就讀波士頓神學院的客籍講師,從她口中,我聽到很多第一身的經歷。

五位青年殉道者的故事

一九五三年,三對年青夫婦剛從神學院畢業,滿腔熱誠地要向南美熱帶雨林的奧加族人傳教。經過兩年的資料搜集,終於一九五五年聯同另兩名宣教士,啟程往南美宣教。適逢聖誕節將至,為表示友好,弟兄們使用飛機先向族人居住的長茅屋遍撒小禮物。

翌年一月先頭部隊降落於淺灘上,同月八日,無線電通話器一直都接不上。

太太們都心知不妙,幾日後,五位年青宣教士的屍體被人發現。此事轟動了基督教,五六年的時代雜誌更以頭版刊載。差會深恐廣泛報導以後,不再有父母肯讓子女去當宣教士!

但事實剛好相反,各地安慰的書信如雪片飛來,有心人表明不會退縮,更願前仆後繼,五粒麥子死了,卻結出許多的子粒來,幾位遺孀知道丈夫殉道之後,大 部分都回美國去。獨剩下Elizabeth Elliot,她抱着六個月大的女兒,要留下來完成丈夫的遺志;她隻身抱着嬰孩跑進奧家族的森林,花了三年時間,整個奧加族都歸了主。至一九六六年,國際福音會議在西柏林舉行,四、五千名教會牧者、領袖齊集當地,突然某天晚上,一個手執長矛、穿戴奧加族人服飾的土人現身於禮台上。當眾承認十年前有份參與刺殺Jim Elliot等人,今天卻成了奧加族首位牧師。一粒麥子若不落在地裡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便結出許多的子粒來,這話是真的。

今早,耶穌基督來到你面前,祂對你說:願你平安。祂要你起來效法祂,生在世上,活在世上,甚至為主的使命在世犧牲。你願否回應神的呼召?離開安舒, 聽憑主差遣。我們唱「活着為耶穌」,請走到台前。凡願意全然奉獻,等候主的差派、裝備,一生獻為主用,作牧師、傳道、宣教士的,請到祭壇前,將自己獻為活祭,是聖潔的,是神所悅納的。」

禱告:「愛我們的主,相信若不是你的呼召,我們絕不會作出如此回應,站在主前這群可愛的弟兄姊妹,在聖靈感動和帶領之下,願將自己重新毫無保留的獻上。他們不曉得未來的角色如何,但知一生都在主手中,願奉獻給神使用。今早,祢的話幫助他們,釋放他們,叫他們脫離困鎖,歡然上路;教他們效法主,生在世上,活在世上,甚至死在世上。願神親自拖帶每位站在祢面前的,使之體驗主是又真又活,並常陪伴我等同走天路。謹將頌讚、感恩全歸予神。奉主名祈禱,阿們!」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