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吳獻章牧師

禱告:「求親愛主的靈充滿我們每一個人,榮耀尊貴本是屬祢的,祢卻願意降生卑微成為嬰孩,求把我們裏面的驕傲挪去,倒空我們的心,預備我們。祢怎樣預備大衛,求祢也怎樣預備我們… 奉耶穌基督的聖名禱告,阿們!」

今天的講題集中於<撒母耳記上>,談上帝的主權。
新約聖經記載,馬槽內的小孩才是真王;如此顛覆正常的資訊,同樣出現於<撒母耳記上>。四百年黑暗的士師時期於茲結束,一個原本不育的婦人──哈拿,後來 變成七個孩子的母親。撒母耳不僅是她的長子,還結束了士師時代,當了祭司,膏立掃羅、大衞為王。每一個姊妹都可被上帝使用,你所生孩子可以影響下一代。

已故英國首相邱吉爾曾這樣說:「主宰國家命運的,並非站在臺上的政治人物,而是推動搖籃的一雙手。」哈拿帶領撒母耳,結束了黑暗的士師時代。<撒母耳記上>出現的首位王者,不外是個尋索驢子下落的普通人;然而,歷史(History)在神手中,歷史就是祂的故事;掃羅之所以被神起用為王,實是神的主權。大衛的父兄都不把他放在眼內,連先知撒母耳都猜不到他是真命天子。放羊的孩子,竟成了一代明君;伯利恒也成了臥虎藏龍之城。今天你所站的位置,可以成為上帝用你的「臥虎藏龍」之地。

以下分從三個角度看大衞冒起的三大特徵:

(一)更深層的隱藏
他隱藏自己,天天在伯利恆牧羊;直到歌利亞出現(撒上十七4-8),他才鋒芒畢露。神在伯利恆田間預備大衞,先在曠野與雄獅搏鬥(撒上十七34-37);繼而用甩石機弦把巨人打垮。

大衛文韜武略,與非利士人作正規戰;與亞瑪力人作游擊戰;與亞蘭人作平原戰;與亞捫人作攻城戰,這就是他日後為王的配備與基礎,都在伯利恒田間建立起來了。工人決定工作,所是決定所為。上帝用八十年預備摩西;呼召先知以利亞到基立溪旁,著烏鴉天天叼食物給他。換了是你,會否擔心烏鴉走錯地方,不會, 因為烏鴉也聽命於神。後來,神又呼召以利亞到西頓去,與假先知爭戰。新約使徒在馬可樓,經歷與神同在而後與神同行(徒一13-14),保羅在大數的經歷, 叫安提阿成了他「臥虎藏龍」之地。

王明道弟兄信主後大發熱心,以為神要他進神學院受造就,豈料神把他帶回家。讓母親和姊妹磨練他,家成了他「臥虎藏龍」之地。神又以精神病院來磨練宋尚節。改教運動之父馬丁路德,當教皇追殺他之時,逃難到了雅特堡山上,三個月時間就把聖經翻譯成德文。這部德文聖經成了今天德文的基礎。他又寫下了聖詩 <堅固保障>,沒有雅特堡就沒有改教,那就是他「臥虎藏龍」之地。

你所在之地是「伯利恆田間」嗎?不要輕看這「臥虎藏龍」之地。關鍵在乎你能否深層的隱藏,學夠了神自然要用你。歌利亞、掃羅……都將一一出現,只怕你扎根不够深。耶穌出來傳道前的三十年,身分是木匠;所以,在這追求速成的世代裏,切勿輕看「馬槽」、「伯利恆田間」,這些都是「臥虎藏龍」之所在。

(二)更徹底的仰望
大衛不只看所當看,更會靠所當靠;深信神助他打死獅子,也必助他打倒歌利亞。歌利亞出現令他「一炮而紅」,年輕人喜歡「即食」、「速成」的後現代文代,嚮往一飛沖天的感覺。且看香港的高樓大厦,蓋得越高根基越要扎得穩,機會不一定來,但總要作好準備,大衛就在最不為人知的時候,扎穩他的根基。

邱吉爾有一回演講完了,記者讚他口才了得,邱吉爾答道:當我有一天跌倒了,台下鼓掌的人會多一倍哩。我們不要單單注目於人,勿側重「民調」,乃要注目於神。你仰望的在乎神抑在乎人?

社會充滿試探。保羅醫好瘸腿的,眾人便要拜他為神(徒十四13-18)。民間宗教有一個最大的特質,就是「肉身成道」;若你失去一個更高的仰望,就 容易高舉自己。然而約翰福音告訴我們「道成肉身」的神學觀點。人的試探乃高擡自己,昔日騎驢進城的耶穌,萬千擁戴,可是一個禮拜以後,羣衆卻要殺衪!我們 的仰望應在神而非在人。

研究大衛一生,你會感到希奇,謙卑成了他的標記。掃羅用女兒為餌,大衛並不引以為傲;被追殺至非利士地,也不自暴自棄。在掃羅追殺他整個過程中,兩次可以殺死掃羅(撒上廿四4-5),但他以上帝的眼光看掃羅;眼光超越環境、仇敵和逼迫,仍敬重他為耶和華的受膏者,不敢害他。這功課是從伯利恆田間學會的,知道上帝才是他的盾牌,預備他更高更切的仰望神。

當舊約的先知奉命傳神道時,同胞諷刺,甚至加害。<耶利米哀歌>充分流露先知如何愛他的民族,但他更愛上帝。<詩歌>和<智慧書>的作者亦然,大衛的<詩篇>常說:我的心哪當仰望神。他所寫的詩都有一個重點,就是仰望; 就算受人批評、攻擊時寫下的咒詛詩,焦點仍是向上,拉著上帝;把心中的悲苦向祂傾訴。所羅門的傳道書說「人一切的勞碌,就是他在日光之下的勞碌,有什麼益處呢?」(傳一3),人在日光之下,結果就是虛空的虛空。<傳道書>一直到了十二章,回到日光之上的上帝神那裏,才見充實。<約伯記>也浮現著仰望的資訊,首二章教人看見天上的光景,第三章進入「日光之下」的掙扎,約伯三友像蜜蜂般刺他;直到卅八章,上帝顯現,又重新回復「日光之上」的光景。

生命要受熬煉,磨難是煉人的場所;困難來了,你的焦點在「日光之上」抑在「日光之下」?耶穌受試探時,最終的回應往往是:經上豈不這樣說麼?保羅受逼迫時,寫了<加拉太書>,<哥林多前後書>,正因為他有天上更徹底的仰望,才能寫出安慰、鼓勵信徒的話來。<啟示錄> 更是如此,約翰讓我們曉得,時人仰望的是羅馬帝國的王;但我們有萬王之王,即使逼迫來臨也要往上看。歷史就是祂的故事,即使困難來到,我們要更深的仰望。 人不可能從「日光之下」看「日光之上」的光景,西方哲學史從文藝復興到啓蒙運動,基本問題就在把「日光之上」的神學降為「日光之下」的哲學、倫理學、人類學、社會學等等,忘了人的焦點在於神。

我們遇到逆境,最好以大衛為鑑,自掃羅追殺伊始,就徹底地仰望神,不要像摩西四十歲時以以暴易暴,用拳頭解決問題。所有困難,其實都是熬煉人仰望神的最佳場所。

(三)更完全的憐恤
大衞殺死巨人之後,舉國愛戴,掃羅妒火中燒(撒上十八16-22)。婦女還唱詠著:「掃羅殺死千千,大衛殺死萬萬。」樹大招風,到了撒母記上十八章,掃羅 的民望下滑,直到卅一章,只有一個劇情,就是追殺大衛;就像莎翁所撰<奧賽羅>的劇情一樣。它一直在提醒你我,縱或有功於王;大衛也需要更多熬煉、更多的 仰望神。其實在私而言,當掃羅受邪靈困擾時,大衛不是曾為他唱詩彈琴,驅走心魔嗎?在公而論,當掃羅外交和軍事上受困時,大衛不是奮勇上陣,替他了斷歌利 亞嗎?

「大衛就離開那裏,逃到亞杜蘭洞。他的弟兄和他父親的全家聽見了,就都下到他那裏。凡受窘迫的、欠債的、心裏苦惱的都聚集到大衛那裏;大衛就作他們的頭目,跟隨他的約有四百人。」(撒上廿二1-2)

為何被人追殺,還要憐恤別人?曾受逼迫的大衛從上帝那裏得安慰,自然懂得安慰人。<撒下>寫這四百人因蒙了憐恤,便跟隨大衛,成了他的勇士;叫大衛好像從「乞丐」搖身一變而為「王子」般。孟子說:「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真是一點也不錯!

當掃羅死後,大衛如何對待他的家屬?他為掃羅和約拿單哀哭並作哀歌,情詞深切(撒下一17-19),把掃羅的田地全分給約拿單之子米非波設(撒下九3-7)。掃羅在追殺大衞過程中,曾將女兒米甲給大衛為妻,後又將米甲嫁予別人。掃羅死後,大衛卻不計前嫌,把米甲迎回。

約瑟為上帝所用,要經過四關,就是色關、難關,榮華富貴關,還有仇恨關-----饒恕舊惡,與兄弟冰釋前嫌。福音傳入中國,靠的就是十字架和愛。一 九○○年,內地會經歷義和團事件,七十三名宣教士被殺。後來英國曾諮詢身在瑞士的戴德生,問他欲清政府如何賠償。戴德生幾經掙扎,終回信說內地會不需任何 賠償。到一九五四年,內地會不少教堂被毀,英政府欲向中國索償,內地會重申不需賠償。一九七九年中美建交,美國欲助文革時被毀的內地會教堂索償,而內地會 則一貫地堅持毋需賠償的原則。

當「掃羅」臨到時,你只有一條出路 ------ 十字架,「父阿,赦免他們。」我們這些華人,身上帶著有仇必報的人間血統,需要十字架作我們「臥虎藏龍」之地。十字架赦罪之愛透過我們進入華人文化中,使 我們更完全的憐恤曾追殺你的「掃羅」。馬槽和十字架都是我們「臥虎藏龍」,為主所用之地。預備為主所用之人,須更徹底的仰望神,更深層的隱藏自己,更完全 的憐恤別人。

請低頭禱告:
「求親愛的主幫助我們 …. 定睛在基督身上,信靠、跟從耶穌,仰望救主。讓祂十字架的愛流傳到華人社會,讓祂赦罪之恩,十架之愛,伯利恆的馬槽成為我們一生的標誌…祢的救贖和恩典改變我們,讓我流露出祢的愛。奉耶穌基督聖名求,阿們!」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