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盧家駇牧師

將心歸主是回應對主委身的呼召。我們的眼目要喜悅主的道路,要響應其中的三種呼召:1.我們人人都要知罪悔改,都要歸向耶穌,出死入生。2.基督徒沒有其它選擇,要為主而活,神呼召我們『將身體獻上,當作活祭』(羅十二1)。3.如果神叫你不要打魚,要來得人,你就要改行全時間事奉。在舊約人獻上祭牲,在新約人把身體獻上作活祭!

三種呼召,兩種形態,郤只有一種選擇。你千萬要留心,別把最嚴峻的選擇輕輕放過!你只可以選擇得救;假如你不這樣選擇,那麼就不可能在天堂見到你了;你只可以選擇為主而活;如果你不願意,其實你是為自己而活,為金錢而活!

奉獻為討神所喜悅
羅十二1節所講的第一層意思是:我們是主用重價買回來的,怎能不奉獻給神?!我曾在四間教會作了些統計,問他們明不明白怎樣為主而活?有沒有真真正正確定為主而活?結果大家都明白要為主而活,但真正願為主而活的僅百分二十──這就是基督徒的光景,相信我們的主一定很難過。

第二層意思是:奉獻應當是聖潔的。我們先要成為聖潔,才能合乎主用。現在我們的價值觀改變了,看事物都相對化了,重視金錢和物質,全世界的華人都向錢看。報載一件法庭的故事:一個婦人三年間,騙了九個同學五百九十萬金錢,判監四年,記者記述這事,著力表達的是母子母女間難分難捨的親情,而不是評論這事大錯特錯,我們的道德觀念出了問題!我們讀聖經,但拒絕聖經對道德的要求!

我們不敢犯姦淫,卻隨便動淫念!我們不敢殺人,但吵架吵得很熟練,我們常常有心靈中的爭戰;我們又愛世界又愛天父。有肉體的情慾,眼目的情慾,今生的驕傲,『人若愛世界,愛父的心就不在他裏面了』。我們要放下愛世界的心,愛天父的心要比愛世界的心多一點兒。

第三層意思是:我們的奉獻應當是神所喜悅的,奉獻不能循例,要真心,不能虛假。在使徒行傳五章中,亞拿尼亞和他的妻子就這樣死了,彼得說他們犯的是欺哄神,欺哄聖靈的罪!有的奉獻是神特別讚賞的;如窮寡婦的兩個小錢,耶穌說:『這寡婦是自己不足,把她一切養生的都投上了』。巴拿巴的奉獻也是討神喜悅的,他將產業變賣,一錢不留,全然奉獻,真是非常難得!沒錯,巴拿巴比起保羅和彼得真是平凡了很多,但神悅納巴拿巴完全的奉獻!

巴拿巴又用愛心去接納一個無間道的人;那時的保羅逼迫基督教很嚴重,但得救信了主,來到他們中間,耶路撒冷的會眾不敢接待他,但巴拿巴冒險推荐保羅,保羅最後才真正得到認同。巴拿巴又親自到大數請保羅來同工,聖靈又差遣二人成為第一隊宣教士,巴拿巴的果子多得數不清。有人說巴拿巴是第二提琴手,他的才華常常被保羅的光芒所掩蓋,但他卻奏出一流的樂章。

完全為主而活

真真正正的事奉,是為主而活的事奉,是委身的事奉,這是一種無條件無保留的委身,對我們的主要稱祂為主!我們是神的子民,神的僕人,沒有自主權,要以神的話語為依歸,要對神完全的、無條件的投降,完全為主而活,這樣才是理所當然的。我有位年齡比自己大的朋友,他事奉主四十多年,以前講道時時講到「耶穌基督的主權」,他說神在人身上有絕對的主權,人不能說「不」,要完全奉獻、完全委身!現在的基督徒心中充滿個人主義,自我中心,心中有個大我、有個老我!委身是立志,這立志是生命的開始。

羅十二:2節講的委身是一生一世的,真正的委身有三個原則:1.不要效法這世界,世界上的人個個向錢看,你可以視錢財如糞土嗎?2.要心意更新而變化3.叫你們察驗何為神的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常常在神前謙卑,常常聽見神的聲音:我兒,要將你的心歸我,那就可察驗何為神的旨意。

英女皇的伯父是愛德華八世,他本來是大有前途的君王,但他戀愛至上,愛上離婚婦人,不要江山要美人,他不做皇帝後帶著太太四處旅遊,到了紐西蘭,那裡的土人在這過氣皇帝面前唱了一首歌:「我寧要耶穌,勝過做君王」,令他很難堪。但「我寧要耶穌,勝過做君王」,這正是我們為主而活的選擇。

羅十二3-8節講不同恩賜的事奉,一般信徒在教會的委身,應按聖靈給自己的恩賜為主而活,為主而活是全職事奉的基礎。各人有不同的恩賜;但保羅說:『要照著神所分給各人信心的大小,看得合乎中道』。如果沒有信心,恩賜有限,千萬別自以為了不起,硬做一些與自己恩賜不符合的事,一定要在教會同其它兄姊配搭事奉。我是非常平凡的人;從事奉的第一天就開始做行政,在佈道會之前會失眠,為遠東廣播公司播音,普通話好的朋友說:「聽盧牧師講普通話是為主受苦」,我寫作也是硬寫出來的,為讓痛苦快快離開我,我寫得很快…然而我的切身體會是恩賜比才能更重要,為主而活的委身,又比恩賜更重要!如果你有許多恩賜而不肯委身,算不得甚麼!如果沒甚麼恩賜,就甘心去做好那些自己該作的事。

9-10節說到充滿愛心的委身。『愛弟兄要彼此親熱』,愛是最妙的道,林前十三章說到愛比方言、知識、講道、信心,神蹟都重要,雖然所有這些都很重要,但沒法與愛相比!在愛中要:『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

求主憐憫,叫我們多多實踐愛。戴德生十二歲時,父親與他分享中國異像:偌大的中國只有六個宣教士。因此他從小立志,長大後要去中國傳福音,但長大後愛上一個年青漂亮的女音樂教師,這女子一聽說戴德生要去中國傳道,就與他講條件:「如果你留在英國當牧師,我願意做師母,但若你一定要去中國,就請自便吧」!當時的戴德生還沒有去過中國,又不懂中文,前面的路完全不知道!而眼前的女子又溫柔又漂亮,怎樣選擇呢?是愛眼前的女子?是愛中國?抑或愛神呢?戴德生選擇了愛神,一個充滿愛心的委身!他愛神,這是他對神愛的回應!

11節上半要我們殷勤不可懶惰。香港人是世界上最勤勞的人----世務纏身,貪愛世界,每天看好幾小時電視,還要玩電子遊戲機,生活多采多姿到連看小說的時間都沒有了,那裡還有時間靈修?在靈性上開始懶惰,向神請假一天,漸漸習以為常,沒時間在家靈修,搭地下鐵時隨便看看應付一下吧,再過些時便無心事奉,用「忙」作推搪,用忙得不可開交作擋箭牌,擋住許多要求,不能殷勤事主。
有一位亨利先生,他要到印度傳福音;但身體很軟弱,他去作身體檢查,醫生告訴他最多能活七年!亨利先生聽說還有七年生命,很高興地立即起程到印度去了,一八零六年四月,他到了印度,努力工作,翻譯聖經,一八一一年,他又到了波斯,在那裏翻譯完了新約,一八一二年十月回國時經過多吉這城市,終於在那裡因病重安息主懷,亨利先生就是這樣拼命殷勤事奉主。我不知你有多大年紀,不知你結了多少果子,但如果不肯殷勤事主,再活多少年也是沒意思的

11節下半節令我感到有些躊躇,那是心裏火熱的委身。試問世上有多少人心裏火熱呢?幾分鍾的熱度可以,幾個月的熱度已算例外,所以心裏永遠火熱一定要委身,常常在神面前委身,委身再委身!一發現自己有何不妥,立即再在神面前委身!委身是個立志、是個過程、是個持續不是虎頭蛇尾,而是一生一世,從信主的那天到安息主懷為止,這才是真正的持續。

一個健康的生命,必須有這樣正確的委身,要保持火熱的委身須常常服事主,要用心來服事主。保羅心中有團永不熄滅的火;他將不傳福音當成欠債,永遠還不完的欠債,他不敢忘記那一開始就有的異像,這就是真的、心裏火熱的保羅!有位愛爾蘭藉的弟兄立志要向同胞傳福音,一天在某一間禮拜堂後院裏禱告,心裏火熱說「神阿,求祢給我愛爾蘭,否則我情願死去」,這位弟兄就是約翰.諾斯,他後來成為愛爾蘭的使徒,神給了他許許多多果子,不是因著他有學問,不是因著他獻身,乃是因著他心裏火熱:非傳福音不可,非救靈魂不可!

委身是全面的事奉,是點、線、面、體的委身;點是兩條線交接處,是個開始,是立志,所有基督徒應百分之百的委身立志,香港教會只有百分二十的立志,不怎麼健康,我們應重新思想立志,一生為主而活。線將兩點連在一起,標誌一個人從信主到見主面之時,一生的委身和奉獻,如果現在閒懶後退的話,求神幫助自己重新立志委身,無論何時重新立志,神一定會接納。面是全面,整個教會,你是教會一分子,不論教會人數多少,自己要成為積極分子,要努力彼此相愛,努力事奉,令教會為主發光!體是立體,我們的信仰應是立體的,我們莫甘於是某某堂的最好信徒,莫甘於是某某堂最好的執事,因為我們的神是胸懷世界的神,神為全世界的人釘身十字架上,祂吩咐我們往普天下去,我們接受的是這樣的一位神!我們擁有的是這樣的信仰!所以我們應不停傳福音,不斷差傳,到我們不認識的地方,學習他們的語言文化,向他們傳福音。我們這是不合邏輯,不合理性的一班笨人,因為愛神的緣故,做神吩咐的事。

向神盼望大事,為神成就大事
立體的委身是要有胸懷世界的信仰,不斷地佈道和差傳。有位威廉克里先生,他唸書不多,但懂很多語言,以補鞋為生,工作之餘,收集了許多航海傳記及外地資料,他發現世界上原來還有許多人未曾聽過耶穌,他決心寫篇文章,研究東方異教徒信耶穌的可能性;他在基督教完全沒有差傳時,第一個開始關注這事,並發現沒有差傳是不對的,是不合乎神心意的,於是他第一個立志往普天下去傳福音。他很年輕就被按立為牧師,有一次講了一篇非常精采的道理:「向神盼望大事,為神成就大事」。一七九三年就興起了差傳運動,他一生在印度四十多年,神透過他興起許多教會,興起許多青年人做宣教士,被稱為現代差傳之父。

我們不一定要做宣教士,但無論如何要委身,無論如何要將身體獻上,當作活祭。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