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鮑維均牧師

《馬太福音》第五章起始,述說耶穌第一篇講章 ── 登山寶訓。研讀登山寶訓,常誤會那是福音的精華。其實《馬太福音》真正的高潮在耶穌釘在十架。

若將登山寶訓從文本抽離,常會誤解,以為論基督徒的愛心,作個有愛心的好人就夠,不需要再講耶穌、十字架、復活。事實上,耶穌的名才是《太五 5-7》的中心。從來,「八福」教導做好人,然而好人就得救了嗎?讓我們留意「八福」的高潮──《太五11》,那是篇幅最長,又是直接跟會眾講論的,內容 不僅是抽象、廣泛的福氣,而是為耶穌受逼迫,仍有福氣。登山寶訓尾段發出同樣的挑戰,《太七21》及《太七24-27》迫我們作決定 ── 如何跟從耶穌?故此登山寶訓不是教我們作好人,而是教我們以耶穌為中心。

明天的飲食,今天賜給我們

登山寶訓的中心是主禱文。哪兩個是主禱文的關鍵字眼?經文裡每個字都是重要的,但哪兩個字眼具關鍵性呢?有人提出「神的國」、「天父」、「旨意」、「試探」,這些字固然重要,但都不是答案。《太六11》裡「日用」二字才是最關鍵的。主禱文在聖經中出現了兩次,分別在《馬太福音》及《路加福音》。主前 七世紀至主後一世紀,所有希臘文獻都也找不到「日用」二字,也許「日用」二字由耶穌所創。第三世紀的教父俄利根,也提及這字未見於其它文獻。希臘文專家不確定它的意思,就嘗試把它拆開,發現那是指我們明天的飲食,今天賜給我們。什麼是「明天的飲食」?可作以下兩種解釋:求神今天賜我們明天所吃的麵包,或是說求神今天賜我們末日的糧食。

我試從「飲食」角度言,「飲食」指麵包(bread)。聖經所講的麵包是指什麼?要藉上文下理來作理解。《太六5》開頭,耶穌教我們禱告,《太六 8》就是主禱文的上文,「你們不可效法他們;因為你們沒有祈求以先,你們所需用的,你們的父早已知道了。」(太六8)外邦人為日用的麵包禱告,但耶穌教導我們別學效外邦人的禱告。日用所需的,天父早已知道,我們應當為神的國度禱告。在福音書裡,講論麵包最為透徹的經文,都是論及靈糧。

靈糧的重點 ── 神的國度

再看《路加福音》,講及麵包的比喻,(路十一5)說若有人求麵包,人總會照他所需用的給他,何況我們在天上的父。麵包就是靈糧,每天賜我們麵包,即是說每天賜我們屬靈的筵席。什麼是屬靈的筵席?路加用耶穌的比喻來作解釋,他用餅來解釋聖靈是上帝所賜,靈糧的重點乃是神的國度。《路加福音》第十四章繼續討論麵包,「同席的有一人聽見這話,就對耶穌說:『在神國裡吃飯的有福了!』」(路十四15)在神國吃麵包的有福!「麵包」不是指明天早餐所吃的那片麵包,而是神所賜的靈糧。神啊!今天我們仰望祢再來,容許我今天就享有天堂的滋味,今天就供給我靈糧,讓我今天能感到與祢同在。

舊約不少地方講論「麵包」,《出埃及記》第十六章說「這食物,以色列家叫嗎哪…滋味如同攙蜜的薄餅。」(出十六31)嗎哪是可吃的,早期的以色列人 已明白神所賜的,不僅是肉體的食物。《摩西五經》已用了嗎哪來比喻屬靈筵席。再往下看,《詩篇》第一零四篇仍圍繞著嗎哪、麵包這些主題,「這都仰望你按時給他食物。你給他們,他們便拾起來;你張手,他們飽得美食。你掩面,他們便驚惶;你收回他們的氣,他們就死亡,歸於塵土。你發出你的靈,他們便受造;你使地面更換為新。(詩一零四27-30)經文開頭似是講論「麵包」,然而神的供應不限於麵包,遠古時代,神供應百姓麵包;在末世時,神繼續供應,但不限於食物。神的靈澆灌大地,叫地面更換為新。

《約翰福音》第六章講「麵包」,「…那從天上來的糧不是摩西賜給你們的,乃是我父將天上來的真糧賜給你們。因為神的糧就是那從天上降下來、賜生命給世界的。」(約六32-33)「我就是生命的糧。你們的祖宗在曠野吃過嗎哪,還是死了。這是從天上降下來的糧,叫人吃了就不死。我是從天上降下來生命的糧;人若吃這糧,就必永遠活著。我所要賜的糧就是我的肉,為世人之生命所賜的。」(約六48-51)耶穌說不要像外邦人那樣禱告,總要仰望神的國度,求神賜我們糧食。再看《太六31-33》:「所以,不要憂慮說:吃什麼?喝什麼?穿什麼?這都是外邦人所求的,你們需用的這一切東西,你們的天父是知道的。你們要先求他的國和他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

耶穌提醒當把焦點放在神的國度裡。不論《馬太福音》、《路加福音》或《約翰福音》、舊約《申命記》、《詩篇》等,都曾論及神賜人糧食。我們看主禱文 時,以為主禱文上半段為上帝,下半段為自己,「你的國」說是神的國,「日用飲食」說成自己的麵包。但細心研讀,經文中「那惡者」、「試探」等都是論及神國的事,唯一一節經文能解作世界的事,就是那麵包問題。人們竟藉這句話,把主禱文分拆為兩部份 ── 上部仰望上帝,下部看顧自己肉身的需要,難怪在祈禱會花一點時間讚美神,剩餘大部份時間為自己日用所需禱告。這豈不像外邦人禱告?這樣禱告,不獨忘記了希臘文的解說,還曲解了麵包的意思。

末世的糧食

望向末世,讓我得著末世的糧食。主禱文充滿了這樣的張力,活在今天,往窗外仰望;活在地上,向天上仰望。在我們禱告中,明白個人的處境,仰望神國禱告。「我們在天上的父」,身處地上,向著天上的阿爸父禱告,我們雖是神的兒女,但直至末世才完全。八福也是這樣說。「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稱為神的兒子。」(太五9)活在今天,向上瞻望,在禱告裡,仍舊可說「我們在天上的父」,在禱告裡,把天上地下的距離拉近了,「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在這句之前,還有一句話:「願人都尊你的名為聖」。在禱告裡,為何為神的名禱告?跟我有什麼關係?以西結書三十六章說:「所以,你要對以色列家說,主耶和華如此說:以色列家啊,我行這事不是為你們,乃是為我的聖名,就是在你們到的列國中所褻瀆的。」(22-23節)神的名已被神的子民污穢了,在末後的日子,神的靈改變祂的子民,祂的名要顯為聖!

將來神的名當然會顯為聖,今天神讓我們參與祂的名顯為聖的步驟,神啊,容許我們今天就把末世的光景顯明出來,參與顯祢名為聖的工作。「我們在天上的父,願人都尊你的名為聖」,天上地下的距離,現在將來的距離都拉近了,在禱告中,神的國得以彰顯,「願你的國降臨;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在地上,神的旨意不大暢行,我們往上望時,為今天的處境禱告,神啊!讓我們不致成為祢旨意的攔阻,把天上地下的距離拉近,以神的國為中心。「我們日用的飲食,今日賜給我們。」我們末世的靈糧,今天就賜給我們。

每節經文都有這樣的對比,天上的父跟地上的我們,未來神的名為聖跟今天神的名受褻瀆,天上旨意暢行無阻跟祂旨意在地受阻。每節都發生這樣的張力,這種張力於《太六11》仍舊沒有結束。

讓我們今天的生活可感受到未來的靈糧,叫聖靈充滿我們,能夠望向神國度的餵養。明天所吃的乃為著神的國度,但不僅限於物質供應,不是僅為日用所需禱告,更為我們如何參與神國度來祈求,「免我們的債,如同我們免了人的債。」在末世裡,在審判台前,神會免去我們的債,仰望將來的赦免,今天就當活出十架的恩典。

「不叫我們遇見試探;救我們脫離兇惡。」這是主禱文的高潮,神啊,深知祢是勝利的主,但今天容讓我們脫離試探,仰望將來祢的得勝。今天容許我脫離撒旦的攻擊,脫離惡者。讓我在今天得享勝利的滋味。

神的國是一切的中心

每句主禱文,連上下文都叫我們望向神國,不是說上半部為神國禱告,下半部為自己。我們的禱告跟外邦人不一樣,我們以神為中心,若別人患感冒,當為他代求,但不是說禱告後讓他明天安然遊埠,而是期望他以生命的恩典作見證,病好後多去事奉神。我們仍要為每個細節來禱告,但將每個細節都朝向神的國度去,這不是肉體屬靈的二元分隔,一切都朝向屬靈的國度,以祂的國為中心。

幾年前有機會在聚會中分享,那時忙於教學。星期四下課後就講道聚會,到星期天離開。星期一上班時我感到疲累,禱告說神啊!我很累,求祢告訴我前幾天的分享可會對人有所幫助。回到學校,收到一位姊妹的電郵,她說丈夫在那年的年頭離開世界,他離世前,跟她說了一句話。那時她大惑不解,直至她聽我講論禱告後才恍然大悟。

那次聚會我分享內子患癌的見證,那是十一年前的往事。九三年我在土耳其進行考古學工作,抽空到拔魔島隔壁的島嶼休息,但心裡滿了懼怕,知道太太患病,立即搖電話到波士頓,問她可有絕症,她說沒有。

我從希臘回去,證實她染上癌症,並已擴散。我念了三個神學學位,自以為夠用,豈料神問我還剩下什麼呢?那時已奉獻十二年,以為信仰是從遺傳而來,從不需要面對面見上帝….我感到一無所有。太太在醫院時,我不敢面對家中空無一人,就在餐廳念書至夜半三時才回去。壓力很大,自己也昏倒了幾次進醫院,夫妻分別在不同醫院的急症室…為什麼我們落到如此光景?

那時我主領退修會,主題是禱告。我想到《約伯記》,神跟撒旦比武,神的尊嚴在約伯身上,上帝能否得勝,就端視約伯的回應,看他是否對神忠心。約伯的地位何等尊貴!那半年叫我多有生命省思,思想什麼是最為重要。太太病了,無數人為她禁食祈禱,跟神討價還價。我禱告至絕望,跟太太說,何不嘗試另一種禱告法,我們向神發出忠心的禱告,我不曉得靈界發生了什麼事情,如果靈界正發生戰爭,上帝的勝利與否,就視乎我們採取怎麼樣的回應。當我們改變了禱告的方法時,每天變得有意義,不再是等死,而是看看撒旦的權勢有多大,看看神的榮耀是否比撒旦的更大。

靈界爭戰 ── 至死忠心,神得榮耀

九四年年頭,一天晚上,太太不能燒飯,我對她說現在是生產的痛苦,她快要見到上帝了。第二天,她就離開世界,離世前醫生許我跟她說話,我問她心中可有平安,本來我心煩亂,但當她點頭示意時,我曉得靈界若然真的發生戰爭,上帝已取得勝利!

回想起來,太太比我們更幸福,她至死忠心。誰得了勝利?我們為了誰而禱告?我不是說不要為得醫治禱告,但醫治的終極乃是神的國度,是神得榮耀,不是自己得好處。回頭再講那位寡婦,她終於明白那句話,她丈夫說: 千萬要小心,小心跟撒旦爭戰。不要放棄,也不要放手,忠心為神爭戰。

主禱文的中心不是為自己祈求,而是挑戰撒旦的國度,那是以神國為中心的禱告。每次跪下禱告時,就向撒旦發出挑戰。今天神的國度在哪裡?每天當我們忠心禱告時,天上又多勝一仗,別以為禱告是小事,我們對神忠心,神的國就勝利。願意我們以神為中心去禱告,使祂國度的降臨,成為我們最終極的關懷。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