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第三講

趙世光

讀經──啟二1-7

啟二-三章載有七封書信是主寫與七個教會的。在當時實在有這七個教會。不過這也是預言,即預言日後教會將有那樣趨勢和狀況。故對於今日教會與信徒,實有極大的警告和教訓,講牠對我們靈性,不無稗益。故這兩章書,作牠是教會歷史看亦可,作牠是教會預言看亦無不可。

然而限于時間,不能作詳細的推敲,亦只是提出其中幾個要點研究一下罷了。

(一)以弗所教會 乃使徒成立的教會,她本很忠心,主亦知道他的行為,勞碌,忍耐,也知道她不能容忍惡人。然而有一件可惜的事,就是離棄了起初的愛心。(二4)甚麼或可離棄,但愛心是萬萬不能離棄的,有如甚麼事情或可不解決,惟得救的問題是萬萬不能不解決的一般。

離棄了起初的愛心,即雖能勞碌,忍耐,刻苦也不算得什麼。我們讀林前十三章則知離棄了愛心,什麼都沒有益。故信徒起初的愛心,是切要保守到底的。何為起初的愛心?我們看使徒行傳的教會,其情形怎樣好?所謂「同舟共濟」,「有無相通」的精神,他們都有。因此他們之中很活潑,快樂,佈道快樂,祈禱快樂,喫飯快樂,擘餅快樂,……不止見有人信主而快樂,甚至見己為主受鞭打逼迫也快樂無似。

不止教會全體要有此起初之愛,即個人亦宜有。我在一九二五年得了救,深覺主的靈與主的愛充滿我心,當時的情況,略述七事,以概其餘。

1.凡物獻主,主愛激勵我,很願甘心無條件的把一切奉獻於主。

2.凡事榮主,無論大小事情,都求榮主,自己沒有問題,心裏時常滿足。

3.愛慕上帝的話,每日非讀聖經不可,巴不得能有多時間讀聖經。讀經時,如覿主聽主的訓誨。聖經那時於我是一部活的書,一日不讀牠,如失了一件什麼寶物然,精神便有些恍惚了。

4.愛慕跪在天父面前,久而不厭,有時跪在父前,不說一句話,也心滿意足。世界無論什麼,不能使我滿足,只有與父交談,是不勝的愉快,古人說:「在神的院宇住一日,勝似在別處住千日」,真是極有經驗之談。我當時實有這樣的情況,總不覺禱告的時間過長,反覺時間太短,往往忘記過了禱告的時候。

5.無論什麼人都能愛他,愛主的人固愛敬他,即不愛主的人,也愛憐他。若能救些人,雖赴湯蹈火,也所願意。常見街上路上行人,未曾得救暗中為他們流淚。

6.不傳福音覺有禍,作證耶穌,不以為恥,每天都要找機會為主作證。也試用各種方法,勸勉人,督責人,助人到得救地步。

7.甘心背十字架,不覺喫苦難過,越吃苦心裏越奮發。自己在吃苦時常聯想到主負十字架之苦,心裏我還望在世上能多機會為主吃苦,負十字架而從主。

若我們之中,有人覺把起初的愛心離棄了,當趕快悔改,不然,主必將你如同燈臺從原處挪去。

許多牧師傳道人講道毫無能力,常因事忙不暇看聖經,故到了講道時,乃東拉西扯,講講新聞,講講故事。祈禱是還債只有循例奉行而已。又常體貼肉體,沒工夫靜坐主前,無怪他們要把起初的愛心離棄了。

如何恢復起初的愛心?除了當悔改外,還當先用省察的工夫,即主所謂「應當回想你是從那裏墜落的,並要悔改,行起初所行的事。」(二5)可惜以弗所教會因為未曾悔改,後來固然被主挪去了本位,願我們不要像他們,當乘機省察與悔改,那裏墜落的,快從那裏起來!

(二)示每拿教會 二10說她是一個愛苦的教會,主常應許她若能盡忠至死,就賜給她一頂生命的冠冕。聖經常論到四種冠冕,要得這些冠冕,必須有當備的資格:

1.生命的冠冕。得之有二法:

(甲)忠心至死,不必一定要為耶穌死,只求忠心至死,便可得著。

(乙)忍受試煉,雅一12:「忍受試探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經過試驗以後,必得生命的冠冕,就是主應許給那些愛他的人的。」受試探並不是犯罪,魔鬼能試探人,但不能勉我們犯罪。魔鬼的權勢是有限制的,他不能越過上帝所限定的範圍,其範圍必不過於我們力量所能擔當的。比方上帝准魔鬼施於我們八分的試探,神同時也必賜給我們九分的恩典,足能得勝牠而有餘,故此信徒不當接受魔鬼的試探而犯罪。

試煉是出於上帝,試探是出於魔鬼,這個我們要分別清楚。然有時也相連而至,何以言之?蓋有時上帝亦藉魔鬼的試探而試煉我們。我們受試煉,也為一種特別權利。真有長進的信徒,必多受試煉並且常勝過各種試探。

2.十字架與荊棘冠冕 均於我們靈性有益,惟受時肉體與精神,必感覺難堪的痛苦。然有一個不變的原則:肉體受苦,靈性得勝,肉體安逸,靈性受損。

故在受試煉與試探時,能彀忍受與得勝,則必能得平安與喜樂。同時亦能增進經歷多得這些經歷,則可洞悉魔鬼的詭計,進可以取,退可以守,使其計不得逞。有兩種軍隊;一種為喫飯而當兵,一種為主義而當兵,為喫飯而當兵的,聞見打仗的風聲,則戰慄懼怕;為主義而當兵的,則寧為主義而犧牲,不怕打仗,為基督的精兵,欲求多得經驗,非多與試煉與試探而打仗不可。且主亦嘗應許我們必得生命的冠冕:

3.公義的冠冕 提後四8說:「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就是按著公義審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賜給我的;不但賜給我,也賜給凡愛慕他顯現的人。」「那日」是指主再來之日,什麼人可得?如保羅在7節所說:「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但還有一個法子可得,即8節所說愛慕主的顯現,似乎後的比前的容易得多,然未曾預備好的人,能愛慕主的顯現麼?

4.榮耀的冠冕 彼前五4:「到了牧長顯現的時候,你們必得那永不衰殘的榮耀冠冕。」凡職司牧羊的人,當甘心樂意牧養和照管上帝的群羊。到了牧長顯現時,他要審判這等人的工作。將必有一部分人大受虧損。因為有等人的工作,有如金,銀,寶石;有等人的工作,有如草木禾楷,工作雖多,但只給人看,不是為主而作,多有何益?保羅曾很肯定地說:「各人的工程必然顯露,因為那日子要將牠表明出來,有火發現,這火要試驗各人的工程怎樣。人在那根基上所建造的工程,若存得住,他就要得賞賜;人的工程若被燒了,他就要受虧損。」(林前三13-15)

(三)別迦摩教會 二13:「我知道你的居所,就是有撒但座位之處。當我忠心的見證人安提帕在你們中間,撒但所住的地方被殺之時,你還堅守我的名,沒有棄絕我的道。」教會內有撒但的坐位,即耶穌預言將來有人要坐在最大的位置上,如天主教的教皇然,他發一令,全世界差不多都要聽從他。人本算不得什麼,今人竟僭了上帝而執掌大權,這就是撒但的座位。

15節論及尼哥拉黨,這個尼哥拉是誰?使徒行傳六章記載教會當時選出七個執事,其中有個名尼哥拉的,想必是他。他本是傳道的人,像士提反之為執事之一然,不過他後來竟爭地位,而成了另一黨派。以弗所教會在當時也有那黨人的攙入,(啟二6)幸她能早為察覺。但主如何對待那黨人?主說:「這黨人是我所恨惡的」,起先的時候,彼此都是兄弟,在主裏成為一體,可是到了別迦摩教會時代,那黨人漸漸自高起,最後竟另成一種教訓了。(15節)我想教皇的制度,就是從這樣慢慢演進而致的。

(四)推雅推拉教會 我們讀二18-28,便見當時推雅推拉教會的狀況,那時候,教會的腐敗,實在到了極點。依預言,馬丁路德還未改教,而異端起起了。有什麼異端:例如受洗是得救的憑據;人得稱義,非靠主血與信心,乃靠行為與工作;拜馬利亞,彼得等像,違背了第一,第二,誡的規定,怪不得在啟示錄第十六章稱他們為淫亂的婦人。他們實在犯了屬靈的姦淫了。

這一切的事,均從魔鬼而來,魔鬼巴不得伸他腳到教會裏去,若容讓他們,便有極大的危險。近來最流行且最時髦的,就是對像行禮,我以為什麼像都可掛,但對像行禮,是不應該的,可惜許多基督徒都犯了此罪。比方這裏有耶穌的像,我們可對之行禮麼?不,跪拜固不可,即行三鞠躬,也非所宜,因為行此便犯了第二誡的罪。無論向什麼人的像行禮,都不應該,因為無論向甚麼人的像行禮,並不拜那個人,簡直是拜魔鬼,因為無論什麼像的背景,都是魔鬼,好像溥儀的背景是某國人然。不但是拜魔鬼,並且不犯了屬靈的姦淫,照上帝聖潔的眼光看來,實在如此。

故頭可斷,身可囚,我必不向任何人的像行禮。若中國的同胞,不在這件事上悔改,中國能在這一件罪上使上帝發怒!

不信的人是不曉得這件事的重要性的,惟基督徒則不當不曉得。我們寧可受「涼血動物」的稱呼,不肯幹違背上帝誡命的事情。人縱不諒解,也非所計。須知我們不是不贊成什麼偉人名人,或不尊敬什麼偉人名人所遺留的像,所要反對的是拜像的背景,我們在此事上特別要揭破魔鬼的假面具來。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