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第八講

趙世光

讀經──啟十九-末章

十九章曾略提那淫婦所受的刑罰後,接著即提及基督新婦所得榮幸以為對比,這是很有警愓的。

如何纔有新婦的資格?當要完全奉獻於主,使主能傾心愛你。詩四十五,是論及其事。看10節主吩咐她說:「女子啊!你要聽,要想,要側耳而聽,不要記念你的民和你的父家。」依此看來,此新婦是從外邦娶來的,這是表明外邦的教會。為基督的新婦,必須思念天上的事,不要思念地上的事,專心一志為主而活,主就羨慕你,因為想得主的愛慕,則必須先愛慕主。

新婦的衣服,詩四十五14:「她要穿錦繡的衣服,被引到王前,隨從他的陪伴童女,也要被帶到你面前。」除了新婦外,童女也得蒙恩。除了新婦和童女之外,還有一班人也配稱有福,那班人是誰?就是被請的客人。啟十九9:「天使吩咐我說:你要寫上,凡被請赴羔羊之婚筵的有福了。又對我說:這是上帝真實的話。」然而客人不及童女的有福,童女也不及新婦的有福。在結婚的禮拜堂內,是很可以看得見的。

啟十九11-16是論到基督再來時的情況。他來是為什麼?是為要審判世界──按著誠信,真實,公義而審判世界。他眼睛如火焰是表其眼光敏銳,頭戴許多冠冕,是表其常常得勝。他第一次來是騎驢,第二次來則騎馬了,馬表戰爭,他來是要和敵基督者戰爭。他不止自己一個人來,天上的眾軍與之同來。第一次來是差不多只有牧羊人知道,惟第二次來可不同了,許多人都可見他。

他身上穿的是什麼衣服?是穿著濺了血的衣服,並不是自己的血,乃是敵人的血。

耶穌用什麼利器對付敵人,只須用他口中的話,便能取勝有餘。15節說:「有利劍從他口中出來,可以擊殺列國。」

敵人的軍隊因打敗仗而死了,其肉為風鳥所啄,17,18節是這樣寫著:「我又看見一位天使站在日頭,向天空所飛的鳥,大聲喊著說:你們聚集來赴上帝的筵席,可以喫君王與將軍的肉,壯士與馬和騎馬者的肉,並一切自主的為奴的,以及大官人民的肉。」

敵基督者與假先知都比魔鬼先下地獄。前曾說過在大災難時,魔鬼會冒充「三位一體」,一是魔鬼,二是敵基督,三是假先知,後兩者是人,不過做了魔鬼的工具,心中充滿魔鬼而已。基督耶穌必先將敵基督和假先知活活地扔在地獄的火中。撒但卻囚在無底坑中一千年之久,直到主耶穌與眾聖徒一同作王一千年之後。(看啟廿1-3)

廿4:「我又看見幾個寶座,也有坐在上面的,並有審判的權柄賜給他們。我又看見那些因為給耶穌作見證,並為上帝之道被斬者的靈魂,和那沒有拜過獸與獸像,也沒有在額上與手上受他印記之人的靈魂,他們都復活了,與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這是指著那些在大災難中受過苦的信徒,他們要和主一同作王一千年。

一千年以後,魔鬼暫時再被釋放,迷惑列邦。在曇花一現的剎那,魔鬼將被扔在硫磺的火湖裏,就是獸和假先知所在的地方,他們必晝夜受痛苦,直到永永遠遠。

其後便是白色大寶座,末日審判之期到了。

廿一章是描寫新天新地。9節主應許約翰什麼?就是應許要將新婦就是羔羊的妻,指給他看。羔羊的妻是怎樣的?10節:「我被聖靈感動,天使就帶我到一座高大的山,將那由上帝那裏從天而降的聖城耶路撒冷指示我。」約翰所見的不是新婦而是新耶路撒冷,新耶路撒冷乃是耶穌為其新婦所預備的地方,即所謂「新房」。新房裏面一切都是新的。廿一章所寫新耶路撒冷的一切真是煥然一新的,新婦所享受的地方,多麼好啊!

然若新耶路撒冷裏沒有羔羊之妻──新婦在那裏,則如何?雖極美備,也無所用之,然而新婦是那些人?廿一27:「凡不潔淨的,並那行可憎與虛謊之事的,總不得進那城;只有名字寫在羔羊生命冊上的纔得進去。」可知新婦非他,就是我們得救並且得勝的基督徒。

只能進去,還不算是頂好,若得住在其中,有分其中的產業,則更好到無比了。

新城的榮美,當然其中的產業都是珍奇,豐富的,那裏的珍奇豐富產業,新婦不消說可以儘量承受享用。但得進去還有二種人,一為子民,一為得勝者──承受產業的兒子,二者並不一樣,子民只可進去,但無承受產業的權利,必須兒子纔可承受。

概括而言,能承受新耶路撒冷城中的產業的,是屬得勝的信徒。能為得勝的信徒,則凡廿一章所描寫的一切,都得有分沾受。故我們當求為新婦,不當只求為童女;當求為兒子,不當求為子民。

其餘末章所寫,不過是補充廿一章描寫新耶路撒冷城的不足罷了,恕不多述!

我在此短促的八天裏,能將啟示錄大要講完,真當十分感謝主恩,並各位的代禱。

請各位此後還是繼續地依賴聖靈的引導,明白其中一切的真理,且要儆醒預備等待快要來迎接我們的新郎,主,和我們的王!因為:──「還有一點點的時候,那要來的就來,並不遲延!」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