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第五講 無名小卒的英雄──基甸
日期:2014年8月6日(週三)
題目:無名小卒的英雄──基甸
經文:7:1-25 (經文範圍6:1-9:57)
講員:郭文池牧師
傳譯:李慶宏傳道
記錄:田淑珍傳道

四章聖經太多太長,不包括第9章講基甸的兒子亞比米勒的話,第6-8章也超過100節經文,比參孫的經文更多,我們只會提綱挈領地看。

一、「怕」之引言

我們怕很多東西,外在如怕天災,怕失業,怕入不了大學,怕窮;內在如怕沒健康,怕老。很久以前母親清早去巿場買菜回來便對著鏡子拔白頭髮,就是因別人說她是老婆婆。我們也怕肥,怕兒女不聽話,怕嫁不出去,怕娶不到老婆;心理上也怕蜥蝪,怕癱瘓,怕黑,怕沒人肯跟我們在一起。如果有人說他甚麼都不怕,他就是不誠實。

怕與基甸有莫大關係。第6-8章是士師記裡非常突出的,假如把基甸兒子亞比米勒也放進士師中,則基甸剛好在俄陀聶、以笏、底波拉之後,在亞比米勒、耶弗他、參孫之前,即剛好在中間。這是整個以色列民族走下坡的分水嶺,在基甸之後的士師都是差的。而基甸自己人生的分水嶺,好壞皆在於一個字:怕。

二、基甸「怕」的上半部

他怕不明白神的旨意。第6章講他生平,6:1-10中6:1-6道出背景,以色列人的困難是米甸人、亞瑪力人和東方人來攻擊他們,在米甸人手下受苦七年。6:5說敵人像蝗蟲那麼多,還有動物作武器,有駱駝。米甸人是遊牧民族,不長住迦南,在約旦河東,當以色列人收割時,便成群來搶,所以,以色列人往山上走,住在山洞裡。6:7-10跟士師記以色列民呼求上帝便得拯得不同,6:8神派先知去責備他們,多次的呼求,情況只是每況愈下。打麥子不是在露天地方嗎?但6:11基甸竟要在酒醡那裡,就是因為怕,不敢公開。

但6:12神說基甸是大能的勇士,與他同在,6:13基甸卻埋怨說如果神與他同在為何如此。其實,基甸的父親是向巴力獻祭的主力人物(6:25),他怎會不明白?可能他在痛苦中忘了神的恩典,還反問耶和華的奇妙作為在哪,但神很忍耐,沒發怒,6:14神差遣他,6:15是他的回應,看似摩西,但其實他不老實,6:27說他有僕人起碼十個,不太窮吧!但神仍憐憫他,6:16說與他同在。因此,(貧富)背景、能力(多少)不是問題。

6:18於是基甸就叫神不要離開,他要回來獻祭。6:19的一伊法是相當重的,大概20-40磅,故是個大餅,他獻的祭物有湯、有羊羔、有大餅,上帝也悅納了。但6:22基甸又怕起來了,因為他覿見了上帝,這是面對面拜訪的意思。從此,基甸蒙召了。不是他覺得自己如何一無所有,自卑,至微小,關鍵在於誰呼召他。我的感覺是神學院的同學畢業時都很謙卑,說過去三至四年甚麼都不懂,這豈非說我們白教了他們?(一笑)謙卑是重要,但解決問題的答案是誰呼召我,不是我們有多少。

神給基甸第一個任命是幫助他建立信心,神要他拆他父親的祭壇(6:27)。他因怕父家和本城的人,便在夜間行了,真是艱難啊!6:31-32事情的解決是神透過他父親的口行了奇妙的事,他父親親口說若巴力是神,就讓巴力與基甸爭論,基甸也因此稱為耶路巴力。人生中我有兩個難忘的婚禮,一個是我自己的,另一個是一對結婚時也不太年輕的弟兄姊妹。姊妹的爸爸是道觀裡的道士,要姊妹行婚禮前向亡母遺像三躹躬,姊妹寧可不結婚也不從。曾有教會牧師與爸爸坐下談,結果爸爸勃然大怒,把姊妹家裡所有聖經從露台掉出去。我為他們禁食禱告,此事只有神才能解決。結果,神讓亡母在父親夢中出現,責備和規勸父親叫他讓女兒出嫁。神作為何等奇妙。

6:33神呼召基甸,大戰即將展開,6:36-40基甸卻沒有信心,但神沒有發怒,羊毛濕羊毛乾的印證都一一應允了他,讓他有了信心就出發去了。

7:1「哈律」與「害怕」讀法相似,只響音不同,是語帶相關,7:3基甸說誰怕就走,結果人數由32,000銳減至10,000,但神仍嫌人數過多,7:2神說人數過多故不能將敵人打敗,這與世間人多好辦事的邏輯相反。7:5神要基甸挑選警惕的300人出來。300對7:12蝗蟲一樣多又帶著無數駱駝的敵人,8:10提到是135,00人,這樣,7:9-10基甸就準備出發了。

神好慈悲,7:10讓基甸帶僕人同去。人好奇怪,明明神蹟已顯給你看,明明神已直接跟你說話,但人總是要別人說一下,就會聽進去,故神憐憫你,讓別人再說給你聽。基甸位列希伯來書11章信心偉人榜上,能被神使用,是神的恩典,基甸的300人,帶著特別的武器:瓶、火把、號角(士師的武器都很特別,如珊迦的趕牛棒、參孫的驢腮骨),卻不在乎那武器,都能得勝。基甸是大能的勇士,是信心的偉人。

三、基甸「怕」的下半部

7:23以色列從拿弗他利、亞設、瑪拿西支派聚集人來幫忙,但那地最有實力的其實是以法蓮支派。假如基甸故事的上半部是與神有關,下半部則是與人有關;前者是他怕不明白神的旨意,後者是他怕得不到人的尊重。

基甸是瑪拿西支派的,他不敢叫強大的以法蓮支派來幫忙,等得勝以後,敵人都走了,他才敢叫以法蓮,在約旦河東,把守渡口,殺了米甸的兩個首領,他們是類似酋長的頭目。8:1以法蓮是很麻煩的,他們遷怒基甸質問他為何打仗不叫他們。教會中常聽到這種聲音,事情做好了會埋怨為何之前不叫他,事情要辦之先叫他又問為何要叫他。基甸如箴言所說,回答柔和,使怒消退。8:2他說拾取剩下葡萄的,強過收割葡萄的,8:3他何等有智慧、有胸襟,以法蓮就消了氣。

8:4-17提到兩個城巿:疏割、昆努伊勒,都在約旦河東,基甸在這裡進行補給。8:6疏割人首領好像在嘲笑基甸:你已經很棒,還要我們為你補給?8:7基甸的反應是發怒;8:9他的反應因昆努伊勒反應與疏割一樣也是發怒。為何基甸這次忿怒了?第一、以法蓮是大支派,不得罪他。多少時候,大堂會的牧者都是不能得罪的。第二、沒有一個人可以在長期批評中站立得住!由以法蓮到疏割到昆努伊勒,基甸筋疲力盡了!8:14他捉住疏割的一個少年人迫他供出七十七個首領的名字,他懷了很強的報復心。8:17他拆了昆努伊勒的樓,殺了那城裡的人。8:18才向外殺敵,基甸先向內才向外開刀,這是首次士師向自己百姓下手,問題已經非常嚴重。

8:18-19基甸同母弟兄曾死在敵軍酋長手下,以色列人又受敵人七年之苦,這些背景叫基甸缺乏安全感,但如何建立安全感呢?基甸好殘忍,8:20他叫長子益帖下手殺酋長,益帖還是個童子(雅各之子約瑟被形容是童子時是17歲),這是當眾羞辱對方之意,但過份暴力了。基甸忘記了是神叫他得勝,卻在彰顯自己的權威了。

8:23-24基甸表面上不接受作王的任命,但8:27他製造了一個以弗得。以弗得本是祭司的外袍,是尋求神斷明是非的衣服,但現在基甸造了一個用以弗得為名的偶像,成為他自己和他全家的網羅。

他希望以色列繼續在他的管治下,如何得知?8:30他有70個親生兒子,因他有許多的妻妾。妻是與他同住的,妾則住在外面。一個住在示劍的妾給基甸生了兒子亞比米勒,意思是我父親是王,基甸心裡原來好想作王,但不想太突出,因不知是否所有人都支持他。

他怕不獲支持,怕批評,拍不被接納,於是用方法,用偶像,用兒子,結果一敗塗地,種下壞的種子。第9章說亞比米勒殺了所有的兄弟,火燒示劍城。

四、「怕」之結語

怕神你呼召我?怕人不接納我!「怕」可以是動力,也是阻力,分別在於怕的時候是朝向神?還是離開神?第8章開始,再沒聽到神向基甸說話,也再沒獻祭,更沒有尋求是否是上帝的心意。

處理「怕」,用自己的方法,是提昇安全感,希望是人給我。但神的國是不能震動的國,在我們的時代裡,許多事令我們怕,我不行,我有限制,我不懂,但最重要首先是我們願意以神為神。

6:23-24基甸為耶和華築了一座壇,築壇是宣告上帝的主權,承認上帝是上帝。當我們懼怕,要知道耶和華沙龍,這是甚麼?真正的懼怕不是要我們再鞏固自己,不是發揮潛能,不是更多外在把握,而是神給與我們平安,問題才能解決。朝向祂,解決恐懼,才是真正的出路。

(版權屬港九培靈研經會所有,歡迎轉載,但要登出來源及大會網址。)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