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87spc87屆奮興會講員 - 蔡元雲醫生 突破創辦人
主題:「榮耀三一神:祂更新、革新」

 

 


第一講 
日期:2015年8月1日
題目:榮耀神子降世:時代更新、萬有革新
經文:約 1:1-34、約 8、9章
講員:蔡元雲醫生[周志豪牧師作即時傳譯]
大會速記員:盧浩基弟兄


(一) 引言:神仍差遣

「剛才有一首歌很觸動我-《真光普照 / Shine Jesus Shine》,今天的世界很幽暗,需要光,需要榮耀的光。我當年唱是在一九九零的Urbana[青年宣教會議],那裡有一萬個學生,現在有超過二萬多人,神每隔數年就在當中仍然揀選很多不同國籍、不同種族的人,把他們差到地極,成為祂的見證。我相信今天在香港,神一定會揀選那些年青的、不同年齡的,都被祂差遣成為祂光的見證。」

「我四十多年來都是做青年工作的,所以我想請那些年青人舉手-你覺得自己年青就可以了...剛才樓牧師說,原來我們這些廣播站人數加起來可能達一萬人。我們真的需要神的火降臨。我們先有個禱告。」

(二) 禱告:世界需要榮耀的主來改變

「親愛的天父,我們真知道你是榮耀的主。天父你的榮耀遮蓋全地,你又偏偏將你的兒子差到人間,照亮這個世界。並在十字架上,然後復活來榮耀你。主耶穌基督已經升天,但祂又將聖靈賜給我們。三一的神就是榮耀的神,祂今天仍在,在每一個角落,最幽暗的角落,仍然要彰顯你的榮耀。主啊,我們今天在這裡,求你的聖靈觸動我們的心,願你的話語打開,進入我們心靈的深處,我們的生命因你而更新,我們的教會因你而革新,香港這個城市也需要革新,世界也需要主你將它改變。主啊,我們恭敬在這裡。主啊請說,僕人敬聽。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

(三) 約翰福音在四福音中是獨特的

「我今天先談談十晚的總題,然而再談今天的分題...總題是『榮耀三一神:祂更新、革新』...為甚麼揀這個題目?四卷福音書,神揀選了四個人來從不同的角度講榮耀的基督。馬太說祂是亞伯拉罕和大衛的子孫,他主要是跟猶太人說,他說這就是猶太人的君王,所以他說天國,祂是王。講到馬可,是沒有耶穌家譜的,他一開始就講上帝的兒子,是福音的起頭,他主要是講耶穌在地上做作甚麼,祂是僕人,祂行的事改變這個世界,祂來是要服侍人,主要講祂是僕人;但我們知道『僕人王』是一樣的,Servant King就是我們的主。談到路加,路加很特別,祂的家譜呢?他這樣說:『從人的角度是約瑟的兒子』,然後一直推溯上去,談到大衛,談到亞伯拉罕,還沒有停下,直到亞當;他是說耶穌是人子,他是特別對外邦人說的:祂是全世界的救主,無論你是甚麼的人-猶太人,任憑你是誰,我們都有同一個創造者,都是神創造的。」

「但到約翰福音,很特別,祂的家譜很震撼:『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大初:『in the beginning』。大家都知道約翰福音第一章和創世記第一章是呼應的。開始是一樣:『in the beginning』。起初、太初、beginning。這個世界所有被造之物有beginning。很多年前Dr Francis Schaeffer來香港時講過一篇道,是我很深刻記得的,他說『Before the Beginning』,我們眼見這個天地萬物是有beginning。Stephen Hawking他寫過一本書叫《[A Brief] History of Time》,他說時間是有起點,有終點的。但約翰介紹的時間,是before the beginning -太初。Before the beginning。已經有道。」

(四)「道」就是行動的神

「『道』這個字很難翻譯。英文的翻譯比中文差,我們中文的翻譯比它好。英文翻譯是:『In the beginning was the Word.』『Word』這個字給我們的感覺就是:字、語言。那都是對的。因為你看見起初神創造天地,祂說『有』就有,祂的話不是徒然返回的;但是我們用中文翻譯得好一點,是『道』。『道』不單是『Word』,不單是字,是有智慧的,有創造力的,有生命的。所以英文現時有些翻譯不用『Word』,就重新採用『Logos』。但我相信對這個字最好的詮釋者應該是F.F. Bruce,他用了一句說話來形容這個字。他說:『道(Logos)是甚麼呢?就是God in action, especially in creation, revelation and deliverance。』道就是神,不單只是話這麼簡單,不單只是神的智慧這麼簡單,祂就是神,祂是行動的神。」

「起初,我們知道神創造,是三一神一起創造的:天父講;『話』-the Word was God-就是基督。基督進去創造,所以約翰福音那裡說:『道就是神』-祂就是神,是三而一的。而且聖經創世記也說,聖靈運行在水面上。所以是三一的神。但為甚麼我特別強調這件事呢?」

(五) 世界愈來愈趨向相信有神

「我很相信『唯獨基督』的。基督是唯一的路。因為全世界仍以為條條大道都可以通往上面的-虛假的!主耶穌說:『除我以外,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我就是道路、真理和生命。』『我是。』約翰福音講『我是』有七次-加上約翰福音第四章也是表達『我是』總共八次。現在全世界都在尋找。二十世紀,人自己覺得了不起,覺得甚麼都能解答:進化論,然後就相信人的科技智慧解釋了世界一切事物,甚至一起神學家也說神已死。經過二十世紀,經過兩次世界大戰,經過人不斷地墮落,二十一世紀改變了:開始覺得人的思想、科技不能解釋這個世界。」

「今日世界有七十三億人,但你知道當中相信有神的有多少?今天,剛剛有了一個統計,七十三億人,百分之九十相信有神,當然有不同種類的神。全世界各個種族都拜神,最多拜的是拜太陽,因覺得它最有能力,很多拜太陽。但今次再看一看,全世界都正在尋找。現在有科學家想從冥王星拍照回來,但他們不知道,冥王星是很靠近的,整個宇宙有多少個銀河系(galaxies),人是多麼渺小,所以現在全部都相信:In the beginning- before the beginning-是有神的,而且那百分之九十是相信有神的。我拿那些數字算一算,原來當中一半是相信同一位神。你猜一猜是誰?回教信哪一位神?亞伯拉罕的神。天主教信甚麼?我們同一本的聖經。基督教信甚麼?東正教信甚麼?你逐一加起來時,忽然間發覺,原來世界上覺得有神的,一半的都是同一個亞伯拉罕的神。因為其他的宗教都會編造一位神出來,只有這個亞伯拉罕的神是自我啟示的。當然接著他們都對『耶穌是誰?』有不同的看法,猶太教當然是信同一位神,到今天仍然不知道哪一位是基督,但正在改變,他們已經很多人找到了。」

(六) 約翰福音的神蹟:天父榮耀的記號

「但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一切萬物都藉著祂所造的,所以『榮耀三一神』。我為甚麼選『榮耀』呢?『榮耀』這個字眼我們人人都曉得,其實卻不懂它是講甚麼的。我們讀聖經,打開聖經每個字都懂,再問一問你,其實你卻不很清楚它在講甚麼的。你看看你旁那一位有沒有榮耀。看看吧,有沒有呢?...你要記著約翰福音有一句講得很好的。拉撒路復活之後,主耶穌基督對門徒說:『你若信,就看見上帝的榮耀。』為甚麼看不到呢?」

「整卷約翰福音,『榮耀』這個字眼出現十八次,都講天父創造的榮耀、上帝的榮耀。但它說神的兒子降世,將神的榮光、榮耀彰顯出來。耶穌出來行神蹟,約翰寫了一句:『我們門徒親眼看見他行了很多神蹟,不過只是選了其中一部分,就是很多都沒有記下來。』但那些神蹟是甚麼呢?聖經用兩個字來講『神蹟』:『sign/記號』、『wonder/奇事』;

但約翰喜歡的那個字是『sign』,是『記號』。記號是甚麼呢?不只是發生一些很奇怪的事,而是代表神的榮耀。背後要傳達的信息是甚麼呢?我在接下來的九天晚上將會一個一個『sign』來講。每一個被稱為神蹟的背後都是講甚麼?你看見甚麼?當然耶穌基督藉著祂所行的事彰顯榮耀。」

(七) 基督要差我們作世界的光進入黑暗的世界

「但很奇怪,他決定揀選一群門徒。在約翰福音『差』字出現了三十三次,祂說:『父怎樣差我,我照樣差你。』你要坐穩,不是單單差遣那十二個。你和我有沒有份兒?有沒有份兒?如果你覺得有份兒的話明晚再來,我是會不斷講說這個『差』字的。照樣差我,進入這個黑暗的世界,出黑暗入光明,再進回這個黑暗的世界。這個世界是恨你的,如果不恨你,你就要照鏡子,可能你太像其他未信主的人。但祂說:『我正是要把你們差出去,成為世界的光,成為榮耀。』保羅在以弗所書那裡講得很清楚,他說在末後的時候,神的榮耀要透過基督彰顯,透過祂的教會彰顯,透過屬基督的人彰顯,因為神今天活在那裡,在那裡。」

(八) 基督同時要差與祂一樣的聖靈進到我們裡面

「耶穌基督升上去,我很喜歡司提反把石頭打死的時候,天開了,他看到,我相信他真的看到,他看到復活的主,主耶穌基督是身體復活的。聖經很清楚記載,司提反他看到。但主耶穌基督在約翰福音很清楚的說:『我去是與你有益,我去,然後神必定會差Another One of the Same,祂會差另一個來,是與我一模一樣的。』 是聖靈。在約翰福音『聖靈』出現了二十七次,其中最感動我的有五次。是耶穌介紹聖靈是誰,我們常常以為聖靈來,是求祂賜甚麼呢?求祂賜能力,求祂賜恩賜,高級一點的就賜下果子給我們。不是這麼簡單,祂每刻都與我們一起。耶穌所介紹的,就是每一刻住在你裡面,時時伴著你的,你和祂的關係是甚麼?不單是一個能力,不是功能性的。祂是神住在我們裡面。」

(九) 基督願意我們像他那樣貼近天父

「而且耶穌基督在整卷約翰福音-我很用心尋找,因我發現有一個字經常出現的,我終於忍不住,結果從頭到尾逐個地去數它出現的次數,『父啊』,八十二次-主耶穌每次開口,都講『父』,他說『是父差我』,他說「我說每一件事都是父叫我做的。我的食物也是做祂的工。』一直的說,每一次,都的貼近的。」

「各位,我是做青年工作的...如果我們要用一個字來形容將要來的這一代,那就是『Fatherless Generation』。其實我們這一代的孩子,和地上的爸爸離開很遠的。在香港我們人人都知道,爸爸多麼拼命工作,多麼長時間,做到將殘的燈火全部熄滅,連要看他的背景也看不到,甚麼時候可以有關係?所以我很怕講聖經那句:『父愛你,好像你爸爸愛你。』我講完之後,每個年青人都垂下頭。他們說:『天父,請你省一點吧。』當我信了主以後,我跟我父親對抗了三十年,因我們活在兩個世界...」

「是三一神帶領我們信主的,靠著基督,貼近天父,很重要的。我們需要父親,我們到處在地上找父親,但我們屬靈的父親告訴我們,要花這一生貼近天父。如果我們這一代懂得貼近天父-你不懂欣賞你的爸爸,我貼近了天父後,我知道我爸爸其實很愛我,所以我仍然貼近他,三十年之後,他信了主,忽然經脈打通了。所以『榮耀三一神』。我希望你真的看見,當你一直的看,你會發現怎麼我的爸爸是如此的親切;原來耶穌的天父也是我的爸爸。祂教我們這裡的禱告:『Our Father,我們的父』。」

(十) 人沒有使世界改變得愈來愈好

「所以約翰福音真的很powerful,在這個幽暗的世界裡面,神就要彰顯祂的光,然後祂要改變這個世界。祂怎樣改變呢?我用了兩個字。全世界都用『改變』這個字眼,我本來也很喜歡奧巴馬,因為他競選的時候用一個字-『Change』。但經過他就任了這麼多年之後我發覺,唯一的改變就是他的頭髮變白了。」

「Change。曾經有人說,全世界都應該像美國經濟、自由、民主。終於,寫政治最有色的那位Francis Fukuyama,他寫了一個『服』字。他說:「為什麼呢?我以為民主會改變這個世界,拯救全世界。全世界最民主的地方現在全部都政治朽爛(political decay)。」每天吵架,共和黨、民主黨,沒有甚麼通得過,現在就算是移民法也要用行政手段才可以通過。你看見美國這樣,你再看看香港的立法會,也有一點安慰。不斷爭吵,全世界是這樣爭吵,歐洲也爭吵,希臘要堅持立場,結果也要和歐洲妥協,歐洲也不把她趕出去。歐洲,以為是一個共同體,極度分裂,互自為政,全世界都是這樣。那究竟要怎樣呢?神決定要改變。」

(十一) 神改變世界的第一種向度:「更新」

「聖經裡面有兩個字,有一個很重要的字,就是『改變』(Transformation)。 Transformation這個字在新約裡面其實是『蛻變』那個字,是一個過程。剛才我們唱的一首詩歌,是我很喜歡的-《活祭》。羅馬書十二章1至2節:「當將身體獻上當作活祭」,我們也應當將這個祭放在祭壇上,祭壇的火不可熄滅,要一天天獻祭,活的祭,神悅納的。然後會發生甚麼呢?Transformation。信耶穌並非只是上天堂,很多人以為信耶穌就是要保證天堂有位置-我也相信有位置,耶穌說:『我為你們預備地方』-但不是這樣的,乃要心意更新而變化-renewal of the mind:你整個人的心思、你的價值、你怎樣做人,全部改變!」

「我做青年工作,我其實很痛心的。信主的人很多,年青人信主的百分之十八,留在教會的有多少?百分之四點幾。去了哪兒?到了大學少了一群,進到職場又少了一群。究竟發生甚麼事?信耶穌,不只是舉手決志。我是很喜歡講佈道會的,為甚麼呢?因為別人流淚撒種,我則歡呼收割。對嗎?所有信耶穌的,我就為他們祈禱,因你請我來收割而已,我很開心。但是收割了之後,你還需要繼續澆灌他、需要栽培他們,[帶來]Renewal of the mind-心意更新嘛。」

「所以我講更新,整卷約翰福音就講,人如何更新。『信』這個字在約翰福音出現了三十三次,但『信』是不斷增長,不是停留的。所以耶穌一看就曉得,有些人看見神蹟就信,有些人遇到有東西吃就信-耶穌並不交託他們的。這個『信』是一個過程,是成長的,生命不斷會改變的。所以你再看約翰福音,你仔細看的時候,[就看到]祂怎樣給我們生命不斷的更新。另外在哥林多後書三章17節,也有transformation。那裡講到好,它說,如果你看到神的榮光,你就會慢慢的改變。變成甚麼呢?變成好像主耶穌基督的模樣,而且是榮上加榮(glory upon glory)。你想不想改變?各位年青人,想不想俊美一點?這個人人都想。乃是神的工作,那裡說,乃是神的靈的工作。所以為甚麼是『榮耀三一神』呢?三而一。而祂要在你身上更新你,在你身上彰顯祂的榮耀。」

(十二) 神改變世界的第二種向度:「革新」

「第二個字,我所選的這個字是很危險的,我要很小心的說。我選了這個字-『革新』(Reform)。Reform這個字聖經是沒有的-所以我要小心說-但我最後還是選了它。知不知道差不多五百年前,教會出現一個革新(Reformation)。知不知道是誰引發呢?馬丁路德。他當時也是教廷中其中一個教士,他生活在一個黑暗的中世紀年代,社會幽暗,很絕望。更糟糕的是,連教廷也是這樣的,權力金錢都腐化。而且忽然間,不再珍惜神的話,就算在崇拜的時間也只有負責的用拉丁文讀神的話,坐在下面的根本不知道他在講甚麼。馬丁路德,我相信神感動他,在教堂的門口,[貼上]那九十五條。Reformation。」

「『Reformation』-聖經裡面共沒有這個字,但有這個意思。為甚麼呢?以下我要說的這段話,我要很小心的說,我相信我不會亂解經的。約翰福音,它說『所有萬物都是藉著祂造的』,『生命在祂裡面,這個生命就是人的光』,跟著說『光來到黑暗裡,黑暗不接受光』。我一看,跟創世記第一章一樣。這裡我要小心講,因為有些人對這段經文有少許不同的解釋。」

「創世記一章1節:『起初,神創造天地。』接著第2節:『地是空虛混沌,淵面黑暗。』神是光,在祂裡面毫無黑暗。神不會造一個世界,是淵面黑暗的,空虛混沌的。然後我看約翰福音-光與黑暗。我看約翰一書-光與黑暗。跟著不斷爭戰,特別是約翰一書。約翰一書是他年紀大一點的時候寫的。在主耶穌基督在世的時候,我相信約翰是很年青的,否則是不是常常依傍著主,貼近耶穌,在最後的晚餐也是貼著耶穌。不單這樣,他叫他母親[向主]申請[他們]上天堂,叫他們兩兄弟各人坐在一旁。這位約翰,你知道他的外號叫甚麼?Son of Thunder(雷之子)。有人不接待他們,然後他就跟耶穌說:『這個村莊不接待我們,可不可求你不要原諒它?放火燒掉那個村莊吧!』嘩,這個人挺厲害喎!但是他改變了,一直從第一章到第十九章,他改變了。他是唯一一個有勇氣站在十字架下的,是主所愛的門徒。而且我相信他一直在耶穌基督身旁做筆記,記錄了很多,但耶穌覺得那時他還未夠水準寫約翰福音,他寫的時間應該大概是公元七十年左右,是四十年之後。神使他成為最長壽的門徒,應該大概在公元九十五年的時候,當時一個羅馬皇帝把他遞解到拔摩島上,他看到將來的事。」

「是約翰福音說:『我今天對你們所講的,你們擔當不了。有一天聖靈來,會把將來的事告訴你們。』神給他看到,他看到神和撒但的爭戰是before the beginning。為何說是before the beginning呢?創世記第一章,第二章,美不美麗?第三章,誰出現了?那條蛇。牠是誰?所以起初的世界,撒但在,牠在。究竟創世記一章2節的『黑暗』是不是指撒但?我不敢說。因為對這一節很多人有不同看法。但我相信有一句話是真的,主耶穌基督差七十個門徒出去,他們回來。他們說:『我們把鬼趕了。』耶穌怎樣回答他們呢?他說:『我親眼看到-past tense-撒但墮落,好像閃電一樣。』撒但本來也是天使,牠是墮使的天使,是叛變的天使,牠還帶領一群天使叛變。牠是叛變的。所以我相信在神創造天地的時候,是重新再作的,再來一遍。然後呢?祂說有光-記得有光的時候有沒有太陽?有沒有?沒有的。祂還沒有把光放在天空-祂說有光,就有光。光和黑暗分開。聖經裡面,從創世記到福音書,一直到啟示錄,光與黑暗是爭戰著的,是屬靈的爭戰。」

「所以要革新。為甚麼革新?耶穌來並非單單拯救一些靈魂,祂要這些人的生命更新,再將他們差回世界裡去-革新。為甚麼革新?我做青年工作這麼久,我每年都很喜歡去福音營。多少年青人信主,後來發覺他們信了主但讀書不佳的,於是我們便找了一群會考零分的,研究他們為甚麼會零分...根本他們已經放棄了,否則你也會填寫一些字去取回一點分數的...這根本也不是他們的問題。整個家庭制度出問題,沒有關心他們的;學校的制度出問題,是制度上出問題;他的朋友的文化有問題。根本最後我覺得做青年工作,是不可以單單把他們抓出來,帶了他們信耶穌,然後說:『感謝主,你能上天堂!那你慢慢等吧。』於是青年人覺得愈來愈沒有興趣,他們說:『難怪老人家是適合的,他們靠近那一邊嘛,我們還有很多時間。』信耶穌不只是上天堂,你生命要改變。最後我們決定,我們每年找約二十人,然後跟他們兩三年,看見他們真的有改變,生活有改變,讀書有改變。但最終我記得政府的那些人,他們說:『蔡醫生,你們真的也做得不錯,幫助了二十個。你知不知道每年會考有多少個零分考生?二萬個。』嘩!這是甚麼制度呢?是香港的年青人較為笨麼?I don't believe it!一定是有問題!是整個家庭有問題,教導有問題,文化有問題,要革新嘛!對不對?用不用革新?怎樣革新?」

(十三) 創世記一章啟示的「革新」

「耶穌會做這種革新,是用創世記開始的時候做根據的:『起初神創造天地。』每一天祂都說是好的,但祂有三句說很重要。到第五天,天地萬物、太陽全都做完了。然後海裡的魚、空中的飛鳥、地上的走獸、地上所有的植物都做好了,神第一次說:『神就賜福給祂所造的』-這些是有生命的-祂說:『要滋生眾多,遍滿全地。』神創造是出於祂的愛,祝福是一個愛的行動,神愛所有祂所創造的,包括這些一切的萬物,包括一切會動的,都要祝福牠們。我今天看電視,很傷心:一個美國的獵人,到了非洲,用了五萬元美金,找人幫他騙來一頭獅子王,用箭射牠,追蹤牠數十個小時,然後射殺牠,砍了牠的頭。這是甚麼?!現在這個世界變了甚麼?神愛這個世界,包括一切這些大自然裡面的。我們要不要愛?要不要祝福?大自然需不需要革新?需不需要?」[香港觀鳥會一位最出色的年青會員的例子,從略]

「神是祝福的。然後第六天,祂怎樣祝福?神按著自己的形像造人,造男、造女;骨中的骨,肉中的肉;生養眾多,遍滿全地。神祝福家庭。二十一世紀其中一個最大的問題是甚麼?甚麼是男人?甚麼是女人?甚麼是家庭?用不用革新?全世界都要改變!按神的形像造的、有家的!家不成家,家庭裡面沒有了那種關係。本是親密的、生養的、祝福的。需不需要家庭革新?香港並沒有問題青少年-他們沒有問題的-只有問題家庭。家庭要革新,神要讓它被革新。而且不只這樣,祂說:『我將我一切所造的-天、地、所有空中的鳥、海裡的魚、一切的動物、一切的植物-都交托給你管理。』管理大地,是文化。管治,需不需要改?今日的世界為何管成這個樣子?很多城市為何要管成這個樣子?很多國家為何要管成這個樣子?為何許多種族被人忽視?你想神關不關心呢?關不關心?跟我們信徒有沒有關係?有沒有關係?需不需要革新?再講那些年青人,神揀選你,你真的自己要被祂更新,然後被差去革新。」

「第三次祝福,最重要的祝福,第七日,神與人立約:『你要安息,你進入我的安息。』安息是一個關係,希伯來書說的:『應當憑信進入神為你預備的安息。』是一個親密的關係,永遠的關係。需要安息,有些人不明白甚麼叫安息日。神作工到如今,神安息。今天全世界的人,多麼的勞碌呢!他們不知道甚麼叫真正的安息。都要革新。信仰、宗教都要革新。」

(十四) 從家開始的「革新」

「所以我們回到約翰福音,其實整卷都是講三一神。神的兒子降生來到這個世界,祂就是要給我們生命,持續地更新,並非信了耶穌,就坐在那裡等上天堂。而且各位要記住,你們是被差的,是基督的代表,聖靈會陪著你出去的,然後革新,可能從家開始。」

「我很感謝主,我和我太太兩個家庭本來都不是信主的,是頗為複雜的,不講太多...我這邊的家人很愛我,我太太那邊的也很愛她,但是因為大家的生命不一樣,所以很困難。人最難的-在約翰福音第一章有一個字-就是『見證』,你最重要的見證是甚麼呢?你的家!對不對?就像施洗約翰,他作見證,有可『見』的才有可『證』的:『我看見了-我看見了聖靈在耶穌身上。我聽到了天父說:這是我的愛子。』他看到了。他說:『我不是基督,但我是見證。我不是那個光,我為光作見證。』你看約翰福音時,你其中一件事,你若真的要作見證,從家庭開始。」

「這兩年我其實挺辛苦的,因為我太太兩年前離開了,我很痛苦。在她安息禮拜上,她很多親戚,我們家有很多人來,蔡家四代,三十多個,差不多全部都信主。多麼的感動,這麼多人信主...革新是reform。你form了個家庭,但有神在,祂會幫你再reform,是不同的。我知道很多基督教學校都是一樣,有神的道,有神的真理,整間學校是reform了的,不是單單教人找工作。Reformation。因為神在,祂是不一樣的,我們教書就不一樣的,做醫生就不一樣,家庭不一樣,做官也不一樣。我們這個世界需不需要reform?需不需要?香港需不需要?我今天晚上不會說盡,但我會講的,家庭要革新,教會也要革新,門徒訓練要革新,政制要革新,文化要革新。第一,我們求神先更新我們。然後,『神啊,你差我們。聖靈,你伴著我們,以致我們進入這個世界,無論在哪一個地方,無論在哪個制度之下,都願意看到你的榮耀,都要看到你的革新。』」

(十五) 耶穌是光,卻不被黑暗接受

「所以約翰福音真的很好,它說:『光進到黑暗中,黑暗不接受光。』是何等的痛!在黑暗裡的人怕光,所以他不會來就光,就只有光去找他。你看主耶穌基督,最黑暗的地方他也去,所以當時代的人經常指指點點,他們說:『他成群作伴的人都是不三不四的,所到之處也是不三不四的。他收的那十二個都是很搞笑的。有的是革命黨,有一個最後還把他出賣了,有的是沒有學問的,有一個幫政府工作是收稅的。嘩,收一班這樣的人,而且進進出出都是四處吃吃喝喝的,又不知道那個幫你洗腳的那個是誰,你知道哪個是甚麼女人?』耶穌來,就是光進到黑暗裡。」

(十六) 神的榮耀是可認識的,但要用信心看

「但是跟著講那一句會令你很傷心:『祂在世界裡面,但世界不認識祂。』世界是祂造的,你連創造你的也不認識,你瞎了麼?羅馬書這樣說的:『藉著神所造之物』,瞎子也看得見吧,怎會是大石爆出來的?怎樣Bang出來呢?你瘋了麼?對麼?人人都這麼美,真的是猴子變出來的麼?你明白麼?全部都沒有甚麼根據。因為我最後是唸動物學的,再看看達爾文的《The Origin of Species / 物種的起源》,他最後說:『我這本書,我坦白告訴你,我不知物種的起源,但沒有創造者。我不知道一個物種怎樣變成第二個物種,但我看見它們很相似而已。我不知道為甚麼這個世界從沒有變成有,我知道這個世界是怎樣從無生物變成有生物』對麼?人人都『知少少,扮代表』。最糟的是我們又不看就相信了。對麼?瞎了麼?羅馬書那裡說:『你瞎了麼?你不看神所造的一切,你就不將神當作當來榮耀祂。』是『榮耀』!所以我給你句話,你要記住:『你若信,你就看見神的榮耀。』明天,我挑戰你,早點起床看日出,你看不看到神的榮耀?看不到都悔改。對麼?這幾天晚上我對著窗戶,準備我的講章,『嘩,月亮多麼圖!難得在香港看見這麼清楚的月亮。』你看到月亮的時候你是否看到神的榮耀?看不看見?看不見就再悔改。天天悔改。你瞎了麼?你看你旁邊那一位,有沒有榮耀呢?有沒有?現在看到了吧?聖經裡面講的那個『看見』,要清心才可以的,你要認罪才可以看見,你有信心才可以看見。單是用那雙眼睛,用你的成見,你是看不到的!」

(十七) 基督進到人間,卻被自己人棄絕

「所以跟著那句話說,令我更加傷心:『祂到自己的地方,自己的人不接待祂。』我相信這個解經是對的。全世界都是祂造的,自己的地方是哪裡?猶太人。因為在約翰福音中經常都出現『猶太人』這個字。很奇怪,偏偏猶太人不相信,他們有自己一套。有一次過節,他的弟弟們-同母異父的-對他說:『你上去張揚一下吧。』耶穌可以去,但時候還沒有到。約翰解釋,『因為他們不相信耶穌。』多麼痛苦!...他回到自己的家鄉,家鄉的人怎樣待他?準備把他推下山崖。對麼?他到了自己的地方,自己的人不接待祂。到最後,耶穌釘十字架。彼拉多審判他,他說:『是你自己的人把你交在我手中的。』自己的人!猶太人!多麼的痛苦!」

「耶穌基督降生,百分一百是人,但是上帝與他同在,所以他的能力是從神而來的。他百分百成為人,『道成了肉身』,那真是肉身,是血肉之軀。『他不以自己與神同等為強奪的,但是住在人的中間。』Eugene Peterson譯得好,他有一句是甚麼呢?『He moved into our neighbourhood。』主耶穌甘心成為我們的鄰居,『充充滿滿有恩典,有真理』,彰顯神的榮耀。」

(十八) 基督是萬有的主,要使萬有都革新

「各位弟兄姊妹,這個約翰福音,值得你不斷看不斷看,你一直地看。所以今天第一晚的主題就是講神的兒子降世,祂降世帶給我們生命真正的改變、時代改變,萬有也是改變。我們的主是我們個人的主,是教會的主。使徒保羅寫得好,『祂是萬有的主。』然後我想是神特別令保羅寫下這一句:『有一個奧秘』-奧秘就是只有當神揭示你才知道。保羅寫以弗所書第一章,他說:『神將這個奧秘給我們看,到日子滿足的時候』-遲些我會講解約翰福音常常時候未到-『天上地上一切所有被造的都有基督裡面同歸於一。』」

「你想上天堂,天地有沒有改變?有天,有沒有地?我很擔心,只有天沒有地。個個都說上天當就是在永恆裡唱詩...是有天又有地的,有城的,有工作做的,有東西吃的,耶穌基督已經示範了...有燒魚吃的、有工作做的、有歌唱的,有敬拜的...我們會說,反正這個世界都會被焚,你知道哪些燒毀,哪些不燒毀呢?聖經說,金銀寶石不燒,草木禾稭才燒。對麼?所以神將來會更新。最終的革新是當主耶穌基督再來,在耶穌升上天和祂再來之間,誰與我們一起?聖靈。誰與我們一起?是弟兄姊妹,有教會。」

(十九) 末後的大使命:在黑暗中發光

「末後的日子,是黑暗的日子,天災人禍、戰亂、疫症、假基督、撒但猖狂,但主耶穌基督說:『我已經勝了世界,直到世界的末了。』這個時候的世界也是福音直到地極的世界。然後,我們知道,主耶穌基督是駕著雲彩再來,為要榮耀到永遠。但祂今天選擇在你和我身上、在教會身上彰顯祂的榮耀,將光帶到黑暗,在香港黑暗的時間,你更加要為主發光。你愈覺得沒有希望的時間-各位年青人常常說沒有工作,沒有這個的,我介紹一份工作給你,柬埔寨請很多人教書,你去不去?去不去?早點報名,快要請滿。你看,我們眼光多狹窄,常常看眼前,常常看自己,常常看黑色的那些事物。這個世界的幽暗的,但不能勝過光,不能勝過。榮耀直到永遠。願神得到榮耀,願榮耀歸給神,好不好?」

「我要先講完這個總題,之後會講那些分題,以後每晚會講一個更新,一個革新。當然,更新是生命,但是怎樣更新、革新,每晚有一件事要革新,都是從聖經講的,給我們有盼望,因為我們很多時候看見很多問題,不要只看問題,神在,神的榮耀、神的愛會改變這個世界,從一點點開始,有一點點的火,不要熄滅,凝聚很多火,就變成猛火。讓聖靈的火,神愛的火繼續在香港燃燒。好不好?我們同心禱告。」

(二十) 結束禱告

「親愛的主,我們感謝主。你真是榮耀的主,天地萬物都述說你的榮耀,諸天述說你的榮耀,你一切所造的都是美好,都是按你的榮耀所創造。但是大地仍然有幽暗,我們都知道這場屬靈的爭戰是正在進行,還未結束,但我真知道,靠著主耶穌,我們一定誇勝;而且不是我們自己去面對,我們有弟兄姊妹,有主裡面的肢體,有聖靈與我們同行,所以我們多謝你給我們看到在約翰福音裡面我們見到的榮耀,但願主你繼續對我們說話,使我們看見你的榮耀。願尊貴、榮耀、頌讚都歸我們的主,從今天直到永永遠遠。阿們。」

 


第二講 
日期:2015年8月2日
題目:榮耀的生命師父:生命更新、門訓革新
經文:約1:35-51、約21章
講員:蔡元雲醫生[周志豪牧師作即時傳譯]
大會速記員:盧浩基弟兄


(一) 前言:生命和榮耀、時代的轉變

• 聖經中的「生命」又稱「永生」。「永生」這個字在約翰福音出現了36次,並非指是永遠的生命或將來的生命,乃是「the quality and power of the believer's life」。

• 跟隨基督不是「等上天堂」,乃是每一天更加像祂,每一天更加貼近祂,這就是生命。

• 面對殺傷力龐大的病毒、地震等種種災禍,全世界的人現在都覺得生命很脆弱。

• 最近有一本書震撼全世界的教育界,作者是在哈佛任教了三十二年的Prof. Harry Lewis,書名為《Excellence Without a Soul / 沒有靈魂的卓越》,已翻成了多種語言。他講述他所觀察的哈佛-全球頂尖的一個學府-為何弄到這個地步。為何我們所教育出來的科技、法律、醫學等精英,竟是沒有靈魂、做人不知所為何事、只知道金錢、只知道成功?甚麼叫生命教育?香港中文大學的沈祖堯教授曾邀請Prof. Lewis來港,蔡醫生特意去聽他演聽,還舉手問他:「那你有甚麼答案?」他的回答是:「我還未想得出來。」美國科技的卓越,不容輕看,它改變全世界,美國仍然控制全世界的金融,但全世界的金融是何等醜陋,有多少的困難。

• 在約翰福音,「榮耀」顯於耶穌基督被舉起之時。沒有十字架,就沒有聖經中的生命。耶穌被舉起又復活,就帶來生命。聖經說,生命在創造天地和一切生物又成為人的基督裡面,若我們離開了祂,自己以為明白生命,其實我們仍不知道甚麼是生命。

• 榮耀的三一神。我們常常唱詩,活著就是要榮耀祂。榮耀從哪裡來?不是人唱歌了得就是榮耀,所有榮耀都是從三一神來的。諸天述說祂的榮耀,祂的創造彰顯祂的榮耀;祂又揀選了一群人,和他們說話,然後這些人以祂的話顯出祂的榮耀,而大部份為祂說話的最後都被殺害,他們稱為先知。最後榮耀的神降世,全世界都不認識祂,猶太人這些自己人也拒絕祂;他們看見祂所作的、所帶給人生命的改變,以及祂被舉起,理應認識祂的榮耀。基督來的目的是榮耀天父,有聖靈來作見證榮耀祂。所以我們跟隨主,就是跟隨基督,也要貼近天父,也要尊敬住在我們心中的聖靈。

• 全本約翰福音很清楚,它記載一些事,要叫你知道耶穌是基督。全世界的人一生最重要需要答的問題是這個:「耶穌是誰?你說耶穌是說?」全世界很多人都做了選擇,你始終有一天也是作一個選擇:「他是誰?」祂是神的兒子,信祂的人就有生命。

• 更新是指生命的改變,是一個過程,而且有時代的轉變-施洗約翰從一開始就清楚地說:「我不是那光,我是為光做見證。」然後祂講時代的轉變:「律法是從摩西來的,但恩典和真理是從耶穌基督來的。」摩西的律法也有恩典和真理,只是舊約的事物是新約事物的預表和影兒。舊約也有洗,乃是指著要來的耶穌基督的那個洗;舊約有獻祭,而且常常獻羔羊,其實耶穌基督就是那個被殺的羔羊。舊約裡面是有恩典的,亞伯拉罕是因著恩典成為萬國的祝福,「信」就是恩典,所以希伯來書提及很多這些舊約的人,他們雖在律法下,卻因著信進入恩典。耶穌基督來也是要成就律法,不是要毀去律法,所以舊約和新約是銜接的,舊約新約是一貫的,不過耶穌基督來,活出那個真正恩典和真理。時代轉變,耶穌來,改變全世界,祂升到天上,世界再變,聖靈來,一個新的年代就要來,有一天耶穌會再來,全世界都改變,萬有都革新,不要以為神賜耶穌來只是拯救幾個失喪靈魂,神關心一切受造之物。

• 蔡醫生差不多每一天、每一刻都背誦約翰福音這句話:「你若信,就看見神的榮耀。」人的眼睛是瞎了的,所以他祈禱:「求你開我眼睛。」在約翰福音常常有一個字出現-「看見」;在世界如此黑暗的時間,謊話如此多的時間,甚麼是真理?甚麼是光?甚麼是值得的?甚麼是生命?你要「看見」。

(二) 生命師父:傳遞生命的屬靈父親

• 主耶穌曾說不要隨便稱人為拉比、夫子、師尊。真正的生命師父,只有一個,就是生命的主,就是基督。祂又說不要隨便被人稱為父,因為父只有一個,就是天上的父。然而另一方面,保羅曾說:「師傅雖有一萬,為父的卻是不多。」「師傅」是指傳遞一些知識、一些技巧、一些律法而沒有傳遞生命的人。所以聖經中「父」這個字是指著傳遞生命說的。

• 保羅知道自己快要離世,就寫了一封很感人的信給提摩太,當中說:「我兒-我福音所生的孩子-你要剛強,你要在眾人看到你的地方,你要認真聽我的教訓,領受以後,再傳給那些能夠教導其他人的人。」生命影響生命。保羅在羅馬帝國到處傳道,不是單單講一些很抽象的神學,祂是傳遞生命的。提摩太是他福音所生的孩子,是一個關係。他不是稱自己為父,但他知道那是他福音所生的兒子。

• 今天為甚麼我們很多時候傳不下去呢?蔡醫生從事青年工作,不斷自我檢討:「究竟我做青年工作是在做甚麼呢?」他跟他的青年工作者說,他們不是要作entertainers娛樂他們,乃是要愛他們,將生命傳給他們;不是用口講的,而是生命傳遞出來的。

• 保羅那裡所講的是「四代同堂」的。我們常常說要分齡牧養,這是對的,但同時教會必須是「四代同堂」的。一代將生命傳給下一代,而身為父母的,更要作兒女的生命師傅,給予家教。蔡醫生從事青年工作,發現很多年青人是欠缺家教的,而根據教會更新運動的一項研究,發現本地教會有一個很嚴重問題,就是教會信了主的第二代很多離開教會。一個原因可能是,兒女一直看著作父母的你,不是你跟他們講甚麼,所以無論想不想傳,你的生命總會傳給他們的,問題是甚麼生命、甚麼價值而已。你怎樣跟隨主,你會不知不覺地傳下去的。

• 生命師傅就是一些在你生命中留下一些生命種子,以致你因他與你同行而能夠成長,是跨代的,但偶然間有些人是你的同輩,他們也可以成為你的生命師傅。帶領蔡醫生信主的也是同輩,他也有比他大兩歲的生命師傅,這也不是年齡問題。蔡醫生要會眾思想一個問題:「在你生命裡面,你有沒有遇到一些生命師傅,是影響你信主,並且陪你信主之後同行呢?不是那個榮耀的生命師傅-那只有一個,而是與你同行並影響你生命的那一個。」

(三) 回到根源作門徒,背著十架跟耶穌

• 蔡醫生的其中一件恩師Rev. John Stott在活到很年老的時候,送贈給蔡一本相信是他最後寫的書,名叫《Radical Discipleship》。「Radical」這個字就是指「回到根源、回到最基本」。最根源跟隨基督是甚麼?所以,門徒是甚麼?那段經文大家相當熟悉:「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

• Eugene Peterson對這段經文的現代英語翻譯如下:If anyone intends to come with me, you have to let me lead. You're not in the driver's seat; I am. Don't run from suffering; embrace it. Come with me and I'll show you how. Self-help is no help at all. Self-sacrifice is the way, the way to finding yourself, your true self. What kind of deal is it to get everything you think you want from the world and lose your life, your own soul? What can you trade your life for? [太十六24-26]

• 「you have to let me lead」-主權的問題;「You're not in the driver's seat; I am.」-你的生命由誰駕駛?誰決定你的車子到哪裡去?是不是耶穌?

• 苦難(suffering)是甚麼?十字架。十字架就是苦難的記號,是勝過苦難、勝過死亡的記號。耶穌的十字架只有他可以背,但是你也要背起十字架-你的十字架。耶穌說:「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中國人學會run away from suffering,我們在香港上一代的中國人全部都是逃難的。

• 這個世界教我們要靠自己,贏取這個世界,可以成功。「Self-sacrifice is the way to finding yourself, your true self。」Self-sacrifice就是捨棄你的生命。捨棄你的生命,你就找到生命。你的生命,就是你活得真,好像基督要你那樣的活。你離開了神,很多時候你是活得不真的。你不知道自己是誰,你不知道創造你的是誰,你不知道救贖你的是誰。

• 我們信耶穌,得永生,是生命的改變,是跟隨祂,是背起十字架,來跟隨耶穌。

(四) 門徒訓練:不是一個傳遞知識的課程而已

• 教會更新運動向本地百分之九十的華人堂會以及六十間英語堂會進行研究,問他們最需要是甚麼?其中一個:門徒訓練。

• 主耶穌是復活的主,他復活後說:「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所以你們要去,往普天下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為他們施洗,凡我所教導你們的,都要教導他們遵守。」主耶穌基督說了很多次:「你說愛我,一個最重要的測驗:遵守我的命令。」你跟隨主,你決過志,你返拜禮堂,是不是門徒?是不是好像聖經裡面所說的?很多教會都說:「我們有[門徒]。」原來很多教會提供的門徒訓練課程,門徒訓練成為課程是非常危險的。香港的年青人很懂考試,懂得給完美標準答案,其實只是背誦,卻是騙人的。一百分只是在頭腦裡。全世界的教育都是應試教育,意思是把你吞下去的很有系統地吐出來-「systematic regurgitation」,考試過後全然忘記。

• 所以今天我們要看主耶穌怎樣作門徒訓練,因只有一個真正的生命師傅。有很多書都有談這件事,其中一本經典書籍是《The Master Plan of Evangelism / 佈道大計》,談到主耶穌基督來,揀選了十二個人,使他們成為門徒,當他走的時候,給把任務交託他們。另一本書也很好看,《Training of the Twelve》,四百頁,逐項去看看耶穌怎樣培養門徒。

(五) 門徒訓練始於有人作見證,介紹人跟隨耶穌 (約1:29-36)

• 大部份人都是靠耶穌的見證人的介紹認識祂。耶穌出來,有施洗約翰作見證人,我們也應當作見證人,見證人就是你說:「這就某某了,是祂改變了我生命的」。施洗約翰作見證說:「看啊!」「看啊(Behold)」就是真的用眼睛去看的,但聖經中用「看見」這個字眼時,有時並非用肉眼去看的,需要聖靈開啟心眼才「看見」。

• 施洗約翰說:「看啊!上帝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當他講這句說話時他也不是全然明白的。他後來也有對耶穌的彌賽亞的身份有所懷疑,因他和一個帶著君王權柄的彌賽亞形像不同。

• 約翰福音說得很清楚,真正的見證者是天父,不是人。主耶穌基督說:「人給我作的見證也是重要的,但最重要的見證,是我的父和聖靈。」所以約翰因此看到了,也聽見了,就作見證去。

• 門徒約翰跟了施洗約翰一段時間,他聽過施洗約翰所講的:「天國近了,你們要悔改」,他知道天國快要來,當施洗約翰證據確鑿地見證耶穌,他相就信這位師傅,就跟了耶穌。

(六) 門徒訓練是一種「來看」和「同住」的關係 (約1:37-39)

• 約翰問耶穌:「在哪裡住」,他就回答說:「你們來看。」耶穌的門徒訓練並不會和門徒保持安全距離的,你敢不敢呢?來看?我們常常來聽耶穌,我們和別人講耶穌的也是說:「你聽就好了,但不要看我。看耶穌好了。」人們若在我們身上看不見耶穌,還可以在哪裡看呢?那是騙人。我們常常都在騙人。

• 「住」這個字在約翰福音裡出現了很多次,耶穌是到處去的,他住的地方是你猜不到的。同住不一定是同居,耶穌說人子沒有枕頭的地方;同住乃是一同生活。做門徒訓練就是「Come and see」,一同活。

• 主耶穌如何做門徒訓練呢?祂也有給lecture的,像馬太福音的登山寶訓和眾多天國的故事,像路加福音的眾多動聽的比喻,祂很喜歡故事。祂有教導,一定有神的話。祂說:「我的話就是靈,就是生命。」但他如何訓練呢?他沒有建立一間真耶穌教會,也沒有一間課室。不是說要反對這些,但倘若我們以為叫人來,開一個班給他,然後讓他留在教會裡這個很安全的地方,就叫門徒訓練,我們就要重新思考這是甚麼。他在哪裡教導?三年去哪裡?聖經說:「他走遍各城各鄉,在會堂裡面教導人。」要記住,會堂不是教堂,結果會堂也把祂趕出去。會堂是猶太人的文化中心和學習中心,也有敬拜,他們在殿裡面也有教導。然後祂做甚麼?醫治很多病人,還趕鬼,要接觸不潔痲瘋病人,所收的門徒背景也很有問題,同時也要到處走。那些很奇怪、想不到的事情,是祂與門徒一同面對的,在現場裡面,以生命、以話和他們一起生活。

(七) 蔡醫生接待青少年到家居住的經歷

• 若干年前,當蔡醫生兩位兒子相繼到外面讀書,家中剩下他和太太,他太太很安然,但他則有點失落,好像家中欠了甚麼似的。有一天,他太太說他,反正家中有一個房間是空的,不如收一些少年人到家中居住,蔡醫生也同意了。結果他們便收留了一個連其父親也決定放棄的問題少年人。那少年人入住之後,只過了兩個星期,便把蔡醫生氣得不得了:「年青人從遠處看都是挺可愛的,只是他住在自己家裡時就發覺他不太可愛,發覺自己原來挺恐怖。」他想按家規管束他,要求他外出時交代清楚往何處去和何時回來,而他整天往往都不在家。有一次,他遲遲不回家,原來他找藉口去外面玩耍,他回家外就被蔡醫生痛斥一頓,然而他完全不當是一回事,因他見慣這些場面,他完全沒有把那些話聽進到。

• 蔡醫生決定改變,不再罵他,對他的學業要求降到最低。他最喜歡日本漫畫和日文,這是蔡醫生起初最看不起的,因為覺得影響他的學業,後來他悔改,容許他按照他這個長處發展。後來他住了一年就離開了,他的成續也有進步能夠升班,他和他全家也都信主了,他後來建立了一個設計日本漫畫網站而受聘於一間在日本的公司,他後來在日本結婚和生了兒女,住在大阪。

• 「生命不一樣。各位弟兄姊妹,其實我很害怕的,我很愛年青人,但很多時候希望他們不要太接近,結果我太太改變了我。有八年,每年收一個。但感謝主,他們改變我,因為和他們一同生活時,顯出我自己的不足,顯出我自己的軟弱,要我更加謙卑。我怎樣能夠改變一個人呢?倘若沒有神的愛,沒有神的話,我怎樣改變他們?」

• 門徒訓練是甚麼?就是和他們一同生活,讓他看到耶穌,讓他看到耶穌的憐憫,看到他們雖然軟弱,耶穌仍然憐憫他們。

(八) 耶穌個別認識和牧養每個門徒 (約1:43-51)

• 耶穌不只是開小組,開一個班,他是逐個和門徒談話的,如腓力、多馬、彼得。面對軟弱、善變、自覺不配的彼得,耶穌仍然不離不棄,復活前後,不住地把他挽回,牧養他,貼近他。

• 「為甚麼我不斷講彼得呢?我很多時間都像彼得,很多時間像是很有勇氣,很衝動,但有時候會反覆,會軟弱,乃是主耶穌不離不棄,所以我看到彼得,我就有盼望了。」

• 我們的神是一位愛的主,是一位捨棄生命為我們上十字架不問甚麼的主,但願我們都跟從祂。

• 在拿但業認識耶穌之前,耶穌已完全認識他,他與拿但業首次見面就直接說出他是真以色列人,在他裡面沒有詭詐,因耶穌早已知道這是一個認真追求敬虔的猶太人。耶穌認識祂的羊。他還說當拿但業在無花果樹下,已看見了他。「各位弟兄姊妺,在我們未認識祂的時候,祂已經看見我們。神的恩典在我們未認識祂之前已經有了。祂是愛我們的。」

(九) 生命影響生命的佳美見證人

• 在蔡醫生教會中,有一對夫婦很愛青年人,很用心栽培他們。作太太的天天跟年青人跑步,那些年青人十分喜愛這對夫婦,也和他們一起查經。後來他們其中一個患癌症,那些年青人經常陪伴他們。生命不一樣。蔡醫生再看看他所認識的這班年青人,他們生命很堅固,不只是查經,這對夫婦真是用生命影響他們。

• 蔡醫生教會有一位傳道人是做青年工作,但有十年他做了一件事,決定入學校教書,和他們一同生活,和他們一同玩耍,在他們的苦難中他也跟著他們,足足十年,每一個都有故事的。蔡醫生再看看他跟著的那一班,生命到今天都是實實在在的。

(十) 三個挑戰

• 「你願意跟隨主作一個radical disciple,徹徹底底跟從主、捨己背起十字架、每天跟從主麼?」

• 「你願意尋找生命師傅幫助你、和你同行,讓你生命得到成長麼?」

• 「作父母,你願意以生命影響你的孩子並帶領他們作主耶穌的門徒麼?其他還未作父母的,你願意找一個可以貼近地關心牧養、天天陪伴他讀神的話、使他活出神的話的門徒麼?每一人都可以做一個make disciple 的人,生命影響生命。」

 


第三講 
日期:2015年8月3日
題目:榮耀的權柄與身體:酒的更新、皮袋革新
經文:約2:1-25、約13章
講員:蔡元雲醫生[周志豪牧師作即時傳譯]
大會速記員:盧浩基弟兄


(一) 神的榮耀在哪裡?

「這十天晚上都是講榮耀。我有一位認識了很久的弟兄,他寫了一張字條給我說:『在任何事情顯出神的善良就是神的榮耀。』真的。但是聖經說,只有一位是善良的,所有美善都只有一個源頭,人裡面任何的善都是從神而來。不過有人也會問:『那麼非基督徒會不會彰顯到神的榮耀呢?』會不會?你看,不要說非基督徒,任何被造之物、諸天都述說神的榮耀,神的手所作的都彰顯。」

「當然,神特別揀選一些人,成為祂的出口,成為祂的先知,彰顯祂的榮耀。但以理、他那三個朋友,在火窰裡面,神同在,在獅子坑,神同在,神的榮耀。但他服侍過的尼布甲尼撒王有沒有彰顯神的榮耀呢?他作了一個夢,自己也不記得。神感動但以理,但以理的榮耀,人們看得見,那些皇帝說:『在這個人裡面有神的靈』-看到的。榮耀是visible(可見的)。我第一晚說了一句說:『Glory is the outshining of all that God is』-就是神的能力、祂的榮耀、祂的創造、祂的榮美的彰顯是可見的。我看但以理書,最令我驚奇就是這一句;他解了那個夢,就對尼布甲尼撒王說:『你就是那個金頭。我們的神已經將國度、權柄、能力、尊榮賜了給你。』他是未信主的,後來他曾經表達過,他願意敬拜但以理的神。一切權柄,從神來的,而且即使在列國裡面,也有一些地方是可以彰顯神的榮耀,這是神的恩典。不過,同一個金頭,另外一個夢,是怪獸。地上這些的人及榮耀,就是從神來,但仍然有很多獸性,有很多罪性。所以聖經說,這是一場爭戰。」

「我另一個好友也打了一篇很長的回應給我。他說聖經彼得前書如上說:『我們信主的,是被差遣住在外邦人中。』他們未認識主的,最重要是甚麼呢?『品行端正,讓別人甚至攻擊你的都看見你的好行動,便在鑒察的日子將榮耀歸給神。』戰戰兢兢,你怎樣做人,你講甚麼,你的品格是怎樣,你的作為是怎樣,是看得到的,是看到見的,是visible的。所以神將我們從黑暗帶進光明,再差我們進入黑暗給別人看。聖經說,我們像一台戲。所以我們真的戰戰兢兢。」

(二) 禱告

「親愛的天父,我們都知道一切的尊貴和榮耀都是屬於你的,但你選擇將管治這個世界那麼尊貴的職責交給有限制的人。人偏偏很多時候令你失望:本來是榮耀,但夾雜了很多罪,變成很多幽暗;應該是榮耀的,但是變成黑暗,還有那惡者。所以我們活在這個世界,主,我們真的仰望我們天上的父、在父右邊的主耶穌和已經住在我們心中的聖靈。願榮耀都歸給你,願你在我們的身上,做潔淨的工作,做更新的工作,做改變的工作,以致我們活著能夠活出你的榮耀,讓人看到就將榮耀歸給你。所以我們恭敬的來到你面前,求你今天潔淨我們,充滿我們,給我們看見你的榮耀,盛載你的榮耀。禱告奉主耶穌基督的名。」

(三) 引言:分辨神的『時候』

「我今天晚上講的題目是很奇怪的:『榮耀的權柄與身體:酒的更新、皮袋革新』。我想大部份看到這個題目都不知道是你想講甚麼。我讀一段聖經給你聽,這段經文會幫助我解釋約翰福音第二章的。這個是很重要的,[當時]主耶穌基督已經來到,約翰已經宣告祂就是那個神的羔羊,但跟著有一些施洗約翰的門徒來找耶穌,施洗約翰的門徒不只一次來找耶穌,問了很多問題。今次他們問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和我們今天要講的主題很有關,所以想大家和我一起讀。」

[誦讀:馬太福音九章14-17節]

「所以你知道題目是從這裡來的。是講甚麼呢?時候。在約翰福音,『時候』這個字出現了十一次。我們今天看約翰福音第二章是第一次的神蹟。他母親馬利亞對耶穌說:『酒喝完了。』她沒有再說甚麼,其實她想耶穌做點事。難怪的,等這個兒子等了三十年,希望他顯出一點顔色給人看,『人人都說我未婚懷孕,指指點點。』連那些弟弟們也不信。約翰福音說,約瑟和馬利亞生下來的孩子,一個也不信。你不信他,就是不信馬利亞,所以她心裡著急,跟著這個字就重複出現:『時候未到。』」

「那裡說『婦人,你與我何干?』其實在聖經中『婦人』這個字在聖經裡面是一個尊稱的字,不過很多人說,當耶穌基督出來之後,約翰福音兩次記載他與他母親的對話中都用了『婦人』這個字。英文就翻譯得尊貴很多:『My dear lady』。那是尊稱。不過他分得清楚,他出來之後,他與她的關係是有點不同了。[有一次]有人說:『你媽媽在外邊等你」,他說:『誰是我的媽媽?』他這樣稱呼是其原因的。」

「但甚麼叫『時候』呢?時候是神定的-『In His time』。聖經裡面常常說是有『時候』的,所以當施洗約翰那些門徒來問耶穌時,耶穌的回答就講『時候』。不同時候,神彰顯的方式不同,神的臨在是不同,盛載神的彰顯和臨在也不同。」

「施洗約翰問的問題很高水準。他們如何問?『我們和法利賽人』,這證明施洗約翰承認自己屬於舊約的傳統的,主耶穌基督也是這樣看他,說[他是]舊約先知的系列最後一個。所以在那個時間神的彰顯、神的臨在有盛載的一群人在那裡。他們說:『我們和法利賽人不斷禁食,你就吃吃喝喝』。耶穌的確是這樣,走到哪裡,吃到那裡,還大吃大喝。你看這個婚筵,很多人請他吃飯,對麼?那些攻擊他的人最喜歡請他吃飯,大排筵席。撒該又請他喝下午茶,你見他到處都吃。他說:『時候不同。』」

「舊約神與人立約,與亞伯拉罕立約,然後你看以色列人離開神,神再在山上和摩西立約,頒十誡。這十誡-律法-就是昔日神臨在的記號。所以你看到第一章也講:『律法是從摩西來的』。摩西就是神臨在,祂要說話,祂要命令,祂關心你怎樣做人,祂關心你和祂的關係。然後神說:『我臨在。』哪裡盛載祂的臨在?火柱、雲柱。然後在曠野,會幕。很清楚告訴我們聽怎樣造會幕,『因為我住在那裡』。所以以色列在那個時間,是律法,是會幕。之後,你看到利未記有很多不同的儀式:要洗的、要獻祭的、有祭司,和神的關係是有一套規律的,有一些守則的。」

「施洗約翰,改變的時候。『天國近了!』沒有人如此說話的,然後他的方式也變了,穿的衣服也不同了,洗禮的地方不同了,不同的。聖經說他找那些有多水的地方洗的,我親自到約但河看他洗禮的地方。悔改的洗,天國道理,鋪直主的路,所以是在兩約之間一個很不同的身份。所以他說:『約翰的門徒和法利賽人』。法利賽人已經興起了太約二百年,他們代表以色列人要返回神的律法。所以主耶穌基督說:『你們在那個時間這樣地去禁食,對的。悔改,對的。禁食認罪,對的。不過時候來了,新郎來了。』」

「神的時候。祂不同的時候有不同的彰顯以及祂不同的代表。希伯來書一章1節說,從前神藉著眾先知把祂的話語彰顯出來。到末世的時候,是藉著他的兒子,新的一頁。當然我們知道這裡講的新郎是誰,就是將來在天上請客的那一位。所以你預備,神準備闔府統請,不過你和你家都要信主才可以入席,祂就請你全家了。被召的多,選上的,未必每個可以。筵席。他說:『新郎在的時候,要慶祝,陪新郎的那些人也要一同慶祝。』所以他的門徒就很開心,每天吃吃喝喝,對麼?不同的。」

「但他說,接著會改變。這個改變是很重要的。他說:『新郎會離開,你們那個時間就要禁食。』新郎離開是甚麼呢?當然後來我們知道他怎樣離開,約翰福音逐步逐步講他怎樣離開,愈講得清楚,人們愈多散去了。真的全散去了,連他那班門徒也散去了。愈看愈不像樣:他們的彌賽亞不是這樣的。不是的。但他說:『我去是與你們有益』。所以有另外一個時候,他說:『我若不去,聖靈不來。』所以新郎離開之後,接著是誰?是甚麼年代?神有沒有臨在?怎麼樣臨在?在舊約時代,是耶和華親自和摩西說話,有時透過先知,到主耶穌基督來的時候,是神的兒子親自講話。到他走了,神怎麼樣來?驚天動地!聖靈降臨。」

「為甚麼彌賽亞走了之後要禁食呢?我也思想了很久。有的解經者說,到他復活了就不用禁食,可以慶祝。也對,但也是錯的,又對又錯。耶穌復活我們當然慶祝,神的靈一定賜我們喜樂和平安。不過主耶穌基督多講了兩件事,他說:『我走了,我先告訴你們,世界有苦難。』有甚麼苦難?馬太福音二十四章。他很快會再來,他說:『你看這個聖殿,很快一塊[石頭]會不在另一塊上面。』肯定快要發生。他公元三十年時說這話,公元七十年,兵臨城下,整個城被毀了,整個國被滅了,聖殿真的被拆了,全部災難。之後你再看,主耶穌說:『在我沒有來到之先-我先告訴你-不單有這些即時的苦難:國要攻打國,民要攻打民,有地震,有饑荒,有瘟疫,人的愛心冷淡,有假先知,撒但有工作,末期還未到。還未到,但神同時也工作,福音要到地極。』」

「保羅卻知道他講甚麼。保羅寫得好,他說:『你知不知道?有恩典,但在患難中恩典顯得更多。』就是他自己經歷的患難,初期所有的信徒所經歷的患難,所有猶太人經歷患難:亡國的苦難、被欺壓的苦難,被仇視的苦難,被逼迫的苦難。他們親自經過,但保羅說不要緊,即使在患難當中,神的恩典仍然與他同在。『患難生忍耐,忍耐生老練,老練生盼望,盼望不至於羞恥,因聖靈將神的愛澆灌在我們裡面。』仍然是聖靈,聖靈作主,當然祂是榮耀基督,新的年代來到,之後保羅寫了幾句話,是很感動我的。他三次講:『嘆息』、『嘆息』、『嘆息』。『嘆息』不及英文譯得那麼好,英文翻譯得好:『g-r-o-a-n-ing』。這個字真好:『g-r-o-a-n-ing』。『一切受造之物一同嘆息,等候那得贖的日子,即使我們這些已經有兒子名份的也一同g-r-o-a-n-ing』,因為也是等候真正完全得到那個名份。第三個,誰在groaning?『聖靈也用說不出的g-r-o-a-n-ing』。這是個榮耀的年代,新郎已來,新郎又走了。這是個榮耀的年代,聖靈帶著權能來到,祂是神。但是,g-r-o-a-n-ing。所以各位弟兄姊妹,你吃吃喝喝也不要緊,最要緊的是,經常都要g-r-o-a-n-ing。對不對?」

「耶穌臨走的時候,他上到橄欖山,望著錫安山-我到聖地特特地找那個地方,我想看看為何他在那裡那麼傷心。我上到那裡其實不太明白,因為看出去很美,當然聖殿不在,現在那個是Dome of the Rock(回教第二聖廟),但仍是很美。他站在那裡,嘩,耶路撒冷,多美麗!鍚安山,眾山環繞,多美麗!他哭泣說:『噢,耶路撒冷,耶路撒冷,你常殺害先知,我多次招聚你,好像母雞招聚小雞在翅膀底下,只是你不願意。』他說:『我不再來了,直等到你們願意唱和散那的時候。』g-r-o-a-n-ing。」

「還有一個年代。耶穌離開了,聖靈來了,還有一個甚麼年代?新郎回不回來?回不回來?好像沒有把握?他說:『我必快來。』我準備這十堂講的時候,我當然看約翰福音很多遍,我還看約翰一書、二書、三書,我還看啟示錄。嘩,這位年老的約翰,神恩待他,給他看見將來發生甚麼事。他是真的看到了,是神給他看到的,是visible的。他看到,他說:『我看見了,有新天新地,沒有眼淚,不斷的讚美,再沒有黑暗,很光亮。』」

「為甚麼我講這些這麼多呢?耶穌也有說的:『Discern the time』-分辨這個時代。那些人說:『怎樣分辨時代?』他說:『你們這些人,只懂關心天氣。西面有雲吹來,你知道會下雨;南面有風吹來,你知道會熱。』南面是沙漠,另一邊是地中海。他們天天關心天氣,香港人也很關心天氣。所以問題是:『你日常生活的事,你就很著緊,但你知不知道這是甚麼年代?』他們說:『給一些神蹟我們看。』在約翰福音二章他們也是求神蹟,他說:『沒有神蹟,只有約拿的神蹟。』約拿的神蹟是甚麼呢?魚吞了約拿,三日後吐出來-耶穌復活,是復活的神蹟。他說除了那個就沒有了。」

「所以,主耶穌基督來,是揭開了歷史新一頁,然後他也預告接著有甚麼年代。在不同的年代,神彰顯的方式不同,盛載體也不同,也需要更新和革新,非常重要。」

(四) 迦拿的筵席 (1-12節):新的酒

「第二章大家都熟悉的,因為這是耶穌行的第一個神蹟,彰顯神的榮耀,門徒看到就信了。我現在看到這個『信』字也要研究一下是信甚麼,原來每一段他們信的東西是不同的。這裡究竟講甚麼呢?」

「先講講現場吧。在加利利的迦拿,你知道是誰的家鄉?是拿但業的家鄉。他真是很愛拿但業,所以那裡有人請客,請了他也請了他母親和他的親戚。他到了。我們都會說,耶穌祝福家庭,這是真的。他看重婚姻,真的,這是很重要的信息,有一天他親自出席,但是重要不在那裡。」

「他說:『時候未到。』但隔了一會,主耶穌就去做事情。好像他的弟弟們叫他上耶路撒冷,他說:『時候未到』,跟著他就靜靜去了。你覺得他好像很反覆那樣,不是的。他知道哪個時候、怎樣的狀態去,哪個時間是適合彰顯神的榮耀。是神的時候,他說:『我做每件事情都是神吩咐我的。』祂的時候、祂的心意、祂的榮耀,不是他隨意做的。不是媽媽叫就做的...她接著就說話-他母親真的棒-『我的兒子說甚麼,你們完全照樣做就可以了。』所以她很相信這兒子,她很相信,她的信心沒有動搖過。他就做了一件很奇怪的事。他說:『各位,你們把那六個缸裝滿水。』我計算過每一缸-中文就說『兩三桶』-其實每個缸可以盛裝二十加侖水,而且要裝滿直到缸口,然後他說:『你們舀出來』。」

「聖經中很多東西是隱藏著很深的意思的。耶穌的每一個行動,他不是亂來的,有很重要意義的。那個缸代表甚麼?當時的猶太人一直會預備很多的水來潔淨:在進食前,洗洗手,也洗腳。潔淨。是潔淨的水,代表舊約的潔淨。『不要緊,你搬出來。』然後他說:『去舀出來吧!』聖經說,神的話是有能力的,主耶穌後來說,他的話是有靈的,是有能力的。他們一舀,倒出來,嚇死了那個MC...他說:『各位請注意,嘩,很棒啊!』之後他還問新郎:『從來沒有人這樣的:將那些最好的酒到最後才拿出來,應該把最好的放在前面的。』它明明是水,門徒也看到,聖經記載-這是使徒約翰說的-他這樣做,就顯出神的榮耀來,門徒就信了,知道這個師傅是有料子的,有能力的。」

「新舊交替,舊的體制,神的彰顯,神的潔淨,神的臨在。昔日是這樣裝的,在聖殿裡面,甚至在家裡面,在會堂裡面,都一定要潔淨,而且一定都要獻祭。有很多的儀式,要照足要求來做的,不可以不做的。所以這家人請客都做足了。但新的來,新酒就在這裡來,新酒是甚麼?是神的臨在改變了。怎麼樣改變呢?」

「聖經是貫串的,舊約和新約是一氣呵成的,幾卷的福音書都是一氣呵成的,是互相解釋的。然後後來使徒再寫書信時再解釋清楚,你就會更加明白。大家記不記得耶穌被賣的那一夜,他舉起了杯,他講甚麼?這杯酒就是我與你們立約的血。新約和舊約不一樣,舊約是影子,那些水,那些的獻祭,只是代表將來真的新郎會來,新的被殺羔羊會來,真的潔淨會來。會來。新的酒來了,新的來臨來了。新酒,新的年代,新的時候。這是第一個神蹟,是主耶穌基督親自踏出一步,他知道他的權柄是從神而來,祂的身份是從神而來。新酒已經來到。」

「但你看馬太福音說,新酒就新皮袋。『皮袋是甚麼?』他們喜歡用皮袋裝酒,酒是代表神給我們的新恩典,舊的是用缸裝水的,新的會有不同的器皿。他說,不可以新酒裝在舊皮袋,新酒要裝在新皮袋,要乾淨的,不同的,否則兩樣都會壞。」

(五) 聖殿的潔淨 (13-21節):新的皮袋

「接著他就解釋那個皮袋。各位,皮袋是甚麼?神會臨在,你用甚麼去盛載神的臨在?你用甚麼表達神已在我們中間?神創造之後,人離開了神,神從來沒有離開,祂仍然是介入的,祂是愛我們的...主耶穌跟著做了一件很特別的事。[約翰]說,逾越節到了。你發覺約翰福音很喜歡講節期的,他每做一件事都揀選在節期時做的,而他所做的事和那些節期也很有關係的。而且節期將人聚集在一起,他就揀選那些日期做一些事,也彰顯神的榮耀,也有特別意思。」

「有人說,為甚麼約翰福音不把潔淨聖殿放在最後的一星期呢?為甚麼搬到最開頭呢?因為他們覺得應該是潔淨了一次。有些人是這樣解。我現在再看的時候,我相信是潔淨兩次的。為甚麼呢?約翰福音一共講過三次逾越節,而且你看到它是一氣呵成的。『跟著過了幾天就是逾越節。』我不相信約翰故意會最後發生的事情搬到前面來。而且他這個時候進到耶路撒冷去,逾越節當然有很多人去,逾越節是三大節日之一,是記念以色列人出埃及,逃過長子被殺,是神救贖的。所以到逾越時所有的人都去聖殿、去耶路撒冷,所以他去的。」

「就在這個最重要的節日裡面,就進入最重要的地方,神在的地方-聖殿。他這次進去很震驚。如果你比較符類福音那三個福音書記載耶穌潔淨聖殿,和這次記載,是不同。第一個不同,他親自用手織一條鞭子。我看過一個很好的解經家Dr John White 解這一段,他說耶穌並非一時衝動的,他有計劃,很冷靜,織一條鞭子...他拿著這條鞭子,將那些牛羊全部趕出去,他沒有打人...接著不是用鞭子,他把那些桌子翻倒...然後說:『你們不可以把神的殿變成買賣的地方。』另外後來他再說:『不可將我父的殿變成賊窩。』潔淨。沒有人敢動他,沒有人看見過這樣的場面。」

「潔淨,是甚麼呢?這個聖殿,應該是盛載神的臨在的地方。神在哪裡?不潔。就算舊約,有恩典的,神臨在,聖殿是敬拜的地方,神臨在,不過,你已經變了!在做甚麼?最後他很詳細地講述法利賽人在那裡做甚麼,公會的人在那裡做甚麼,大祭司在那裡做甚麼,然後羅馬人在做甚麼。你變了!這個應該盛載神、彰顯神榮耀的地方。不潔,潔淨。器皿是重要的,盛載神的榮耀。」

「那些人見他這麼生氣,問他:『你做甚麼啊?你既然這麼威風,顯個神蹟給我們看吧!』常常都問他要神蹟,常常都要神蹟。『好,我給你。』當然他講得很清楚,不是講約拿,跟後面的不同:『我告訴你,你將聖殿拆毀,我三天就能建立。』那些人說:『你瘋了麼?』大家知道,羅馬人為了討好猶太人,就叫歷史的希律王修殿,表示能夠有宗教自由,有你自己管的自由。所以那些人說:『你瘋了麼?已經建了四十六年,你說三天。』其實四十六年還未建好,我後來翻查一下,要到公元六十四年才修完。所以當時還需要幾十年。他們說:『你講甚麼?』他這一次說得很白:『我講的是甚麼呢?是我的身體。』就是神的殿,是神臨在。」

「各位弟兄姊妹,神是臨在的,祂每一個年代都有不同的方式來彰顯。祂在。對麼?在西乃山多麼厲害啊!那些會幕多麼美麗啊!聖殿建築得多麼好看啊!那些禮儀多麼莊重啊!那些的祭司的袍每一件都是有思考過的,會幕和每一件的佈置全部思考過的。但並不是那些東西,不是外在的那些,是裡面是否乾淨,是否乾淨。先要潔淨,然後不只這樣,無可救藥的,就拆毀它。我想神也很心痛,神容許聖殿被拆,神容許祂的子民亡國。公元前五八六年,巴比倫已經把南國也滅了,從此之後,只是做附庸國,但那還可以。巴比倫、瑪代波斯、希臘,到羅馬,羅馬最出色,版圖最大,管治很厲害,講法治的,每一件東西在當時都很厲害,管理很厲害。神容許祂的選民和國家、所謂聖城全部拆毀。我們的神是審判的神,神也必定會再來,祂沒有離開過,沒有離開過。所以祂說:『我去,但你不要擔心。我會走的,但我走了你要用心,好好的祈禱。』因為主耶穌基督說完了他要再來的時候,那些門徒問:『我們怎辦?』他只說一件事:『要儆醒。Watch and pray。』就是甚麼呢,弟兄姊妹?醒目一些!我們並不清醒。周圍常常發生的事,Who cares?對麼?我只看我帶一頭牛去可以賣到多少錢,在聖殿裡每個攤位是多麼昂貴呢,那些錢是誰收?是誰收?花多少錢才投到一個攤位,多少錢買一頭?特別逾越節最旺季,對麼?Shame!我們今天也是,買買賣賣,很多的事情發生,但是,實際是甚麼?你盛載神的臨在的,那個殿是如何?」

「當然主耶穌基督說:『我就是那個殿。』是新的。日子來臨,而來臨之後如何呢?凡拜祂-天父-的,是藉著他,不再在這座山或那座山,超越時空,主耶穌基督,我昨天用了一個字,今天再用-是『四圍蒲』(到處出現)的:『走遍各城各鄉。』你猜不到他到哪兒去。他去到哪裡,那裡就是神的殿,就有敬拜。每個地方,即使是神正式的殿,他也要把它潔淨。他在會堂裡面,他也是講神的話,不過,他被人趕逐,被趕上山,就在那裡敬拜。在最骯髒的地方,墳墓裡,他也彰顯神的榮耀。每一個地方,神的同在(presence)不再受舊的一套去限制。不單單在那個殿,不只是那些的儀式,不只那些的虛殼,是吹噓的。祂來的時候,是不同的。他去一個地方,他教導、講天國的福音、醫治,完全不同的。所以日子來到。」

「但各位,我們的新郎走了沒有?他走了。他說過:『我去,為你們預備地方。我再去才有Another One of the Same來』。我會有時間講聖靈的,有時候他講活水也是講聖靈,到最後講復活也是講聖靈。整卷書講很多聖靈。以前門徒用五次解釋聖靈。聖靈來了沒有?聖靈在哪裡?在哪裡?是神應許的,凡相信祂的就接待祂,你要潔淨,你給神的血潔淨你,然後乾淨就可以迎接聖靈。你就是神的殿。我們基督徒集合在一起,就變成新的皮袋,是被潔淨的,是新的,已經不是基督的身體,而是你和我的身體。我們中文很好,我們中文叫這個作甚麼呢?皮囊,還說是臭皮囊。其實是在講一個盛載器。盛載甚麼呢?盛載神的同在,神的律法的同在,神的規矩的同在。神親自的臨在,但你要潔淨。」

「然後到新約時代,五旬節之後,殿在哪裡?聖靈在哪裡?那個常常不認耶穌為主的是誰?彼得。這個人反反覆覆,有多少次 這邊說跟隨主為祂死、那邊卻逃跑了,是耶穌才忍耐他...他站起來說:『你們釘在十字架上的耶穌,已經復活了!』弟兄姊妹,新的年代來了,那麼當年還可以在聖殿裡敬拜麼?那些使徒差不多不能進去;會堂,起初還讓他們來,到最後,使徒連會堂也不得進去。猶太人知道這班人很危險,煽動很多人,所以四處封殺他們。那神的殿在哪裡?在街上各處。你看保羅,多好。有時候有河邊,有一群婦女在那裡,神在那裡。他最厲害在哪裡?坐監。那個獄卒也信了主,全家都信了主,那裡成了敬拜的殿。因為他們接受聖靈,都成為神的殿,無論到哪裡都可以。而且他再講一件事,是神的心意,就專門去那些基督未被傳過的地方。已經打破時間,不是被一些很舊的規條限制著,舊的規條是叫人來的,新的structure是叫人去的。隨著聖靈引導,保羅說得很清楚的:聖靈帶他往哪裡,他就往那裡,神的殿就在那裡。每一個都是祂的殿,加起來我們變成不只自己一個新皮袋,變成全部加起來成為一個新皮袋,裝新的酒。」

(六) 香港有神奇妙臨在 教會需要新的皮袋

「香港是很感動我的,也是神的靈在,但神的靈在你猜不到的。當然培靈會令我很感動。我真的猜不到。嘩,我問過其他的點有沒有人去,原來也有很多人去的,這裡固然多人。嘩,七十九個點,神的靈在,肯定在,有兩三個人奉祂的名聚會祂必定在,神真的要對香港說話。」

「但神在哪裡?耶穌說:『我到哪裡,跟我的人也要到那裡。』你猜在哪裡可以找到耶穌呢?你猜不到。沙士那一年,每一個沙士病房,舉手願意進入沙士病房工作的護士和醫生,我查過,百分之七十是基督徒,再舉手進入深切治療室工作的-醫管局不能勉強你的,你有選擇自由-百分之一百。我知道,因為當時我在突破,我們的看更的女兒在沙士期間是做物理治療[相關見證故事從略]。全港最美麗的一百天就是[沙士期間]那一百天,報紙天天刊登經文...很多最後死的都是基督徒,留守到最後的也是這些,多麼美麗。自那次以後,政府容許每間醫院都設立院牧,然後很多教會都進去。神在,是不同的。」

「在不同的地方,神都在,不只是困在四壁之內,不只是守某一些禮儀,就以為那個就在。我很希奇,有人常常帶我去探監,最重犯的那個監倉,最多人信耶穌,真是奇怪。那時候赤柱的七號監倉,最重的全都在那裡,我常常都有去探,有一次我自己進去探監,那些獄卒帶我進去看,嘩,很多走來和我握手。獄卒問:『蔡醫生,為甚麼你有這麼多朋友?』我說:『不只是朋友,全部都是我主內的弟兄。』...嘩,神在,在監倉裡面在,在醫院裡面在,在職場裡面在。很多人現時在工作的地方開查經班...神在不在?那個是不是神的教會?神在不在那裡?聖靈在不在那裡?那個是不是盛載神的。所以你要改變。你真的需要改變。」

「我告訴你,我做青年工作,如果不變呢,早就結業。我每年復活節、受難節三日,總會約一群年青人去福音營。因我們信仰的核心就是十字架,就是復活。所以這麼多年我看見很多年青人進到那裡,三日復活。但形式總是變化著,那個酒-耶穌基督復活、耶穌的死、十字架-一定不變,嘩,但是那個皮袋常常都變,形式又變,唱的歌又變[一次個人在營會的有趣經歷從略]。」

「信息是一樣,但是盛載的可以很不同,我很開心,現在香港很多教會,有新的青年崇拜,有新的歌,我也有親戚作了很多的歌。他們帶我去學校,唱不同的歌,那些歌是他們明白的,他們懂得唱的,有信息的。盛載體不同了。青少年不需要一定要在主日[聚會],現在很多改變了,改在星期六舉行。你不需要綁住他們,而且不一定在禮拜堂的,可以在信徒家中開組。我開查經班最喜歡在家中開,家裡最真。你不一定的。」

「所以,新的時代,耶穌仍然是主角,天父,聖靈。我們活在聖靈的年代,按著聖靈,我們要自己潔淨,接受聖靈,然後用新的方式,新的皮袋,盛載神的新的恩典。所以我盼望香港教會真是更新,更新是我們生命的更新,我們每個信徒生命都要更新,更新一定是潔淨的,不只是水,是血,是立約的血。聖經說:『這個酒是我立約的血』。然後,舊的要拆去,革新,我相信我們現在的工作,無論做老人的工作,做妓女的工作,做囚犯的工作,做病人的工作,都要革新,不可以守舊,總是重用那一套,舊的沒有問題,但你要有生命,要有潔淨,要被神使用。對不對?願不願意?」

「你願意更新,你願意你的教會有革新,以致不是等外面的人來找你,你去找他吧,對不對?你是要改變的,現代的改變不可以再坐在那裡,我相信香港必定會革新,神會來,不需要很多人。如果我們來培靈會這些,你自己先給神更新,然後你也革新,然後你把這個帶回團契,不要統統用舊的一套,以為我們幾十年也是這樣做的。年青人改變,時代改變,他們聽的方式改變,我們盛載神的恩典,傳達祂的恩典都要改變。新酒,要在新皮袋裡面。是主耶穌基督帶來這個新酒,聖靈祂充滿時,當時的人說:『這群人必定是新酒灌滿了。』他們對了,那個新酒就是聖靈。保羅說:『現今世代邪惡』-以弗所書第五章。為甚麼?在撒但存在著的,但怎樣呢?『不要醉酒,要被聖靈充滿。』聖靈就是那個新酒,你要被祂充滿,但要潔淨。你要給神潔淨你,洗淨你。不單是你自己,你的教會、你的團契都要革新,給神一個新皮袋出現。」

「好,如果你願意來這樣做和祈禱的,請站起來,你自己要更新,同時希望將你的團契、你的教會一些的福音事工、一些的事工都革新,求神的恩典。你站立,我們作一個禱告。」

(七) 總結禱告

「新酒,新皮袋,是基督的權柄,是基督的身體,現在神揀選了我們這個身體,成為你的殿。求主潔淨,潔淨這個皮袋,求主憐憫。親愛的天父,我們多謝你,你是榮耀的天父,你將權柄交給主耶穌,所以他來的時候行第一個神蹟,已經彰顯權柄榮耀都是屬於祂,而且祂將水變成酒,是將舊的一些做法變成新的。新酒已經來,新郎已經來,聖靈已經來,所以教會昔日的宗教都變了,所以,主,我們知道你已經成就奇妙的事。二千年來有很多的革新,但我們仍要不斷的更新,不斷的革新,是被你來改變。我們自己要改變,但願我們的家庭也改變,我們的團契都改變,我們的教會都革新,不斷被你來潔淨,不斷被你使用,被你差遣。願榮耀歸給你,我們將感謝頌讚歸給天上的父,歸給成為人、為我們帶來新酒的耶穌基督,感謝住在我們心中、住在我們身體裡面的聖靈。願榮耀歸給你,我們在這裡,請差遣我們。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第四講 
日期:2015年8月4日
題目:榮耀的永生神:人的重生、宗教革新
經文:約3:1-36、約14章
講員:蔡元雲醫生[周志豪牧師作即時傳譯]
大會速記員:盧浩基弟兄

(一) 這福音要傳到地極

「今天晚上先一同背誦聖經,請不要令我失望。約翰福音三章16節。可不可以?好,我們一同來:『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有人說,這節聖經總結了約翰福音,我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全世界七十三億人,超過百分之九十的人有用自己語文翻譯的聖經,只剩下很少的民族,現在也有人全時間幫他們翻譯聖經,威克里夫聖經翻譯,我很尊敬的,我有很多朋友也在那裡工作。翻譯每一本聖經差不多要二十年,從沒有語文開始創造出來。所以聖經說,這福音要傳到地極,不是說笑的。每一個角落,每一個民族,看他們本身的語文,都會懂得背約翰福音三章16節,所以我真的很感恩。」

(二) 分題字眼釋義:永生神、重生、宗教革新

「今日的分題我要解釋一下。你幫我讀一次:『榮耀的永生神:人的重生、宗教革新』。第一我先解釋『永生神』。『永生神』,一個人一生最重要回答的問題,我希望你在地上回答,不要上到天上才回答。『你說耶穌是誰?耶穌是誰?』現在全世界的人知道和不知道[其他]的,都知道『耶穌』這個名字。彼得回答得厲害,是天父感動他說:『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兒子。』我每晚都會重覆講誰是基督,全世界都等待著一位救世主,當時甚至羅馬的君王也稱自己為Saviour、Messiah。你看[電影公司]總是製作末世電影片,總有救世主的,有沒有?有些叫Avengers。全世界都知道人類來了現在,很需要一位救世主,不能再自救。但究竟為甚麼是永生神呢?」

「全世界的人相信的神,現在大部份都信奉一個-亞伯拉罕的神。亞伯拉罕的神是自有永有的,不是人創作出來的。在所有不同的民族裡面,由於他們恐懼,由於他們看見神的偉大,都造一個神出來,是人作的。聖經裡面說得很清楚,那些都是人手造的,是思想作出來去解釋一些這個世界不能解釋的事。」

「人最基本的問題,這個世界都沒有回答的。我真是一個醫生,你不信可以問旁邊的播道醫院,不過有很多年沒有行醫了。我讀了這麼多年醫科,兩個最重要的問題沒有回答。『生命從哪裡來?』『人死了往哪裡去?』不回答的,也無法回答的。對麼?因為我們醫生是用顯微鏡,震動一下、掃瞄一下你,是回答不了這些問題,但最重要就是這些問題。你不知道從哪裡來,就叫忘本,你至少也得知道你的祖先從哪裡來。忘記、忘本,就一定忘恩。對不對?連人這些最基本的問題你也竟然不問?」

「我讀醫科之前是讀動物學的,我的教授很多都是讀進化論的。他們很誠實,很誠實。我中學的老師不是不誠實,他們將進化論當作事實來教,進化論並不是事實,只是一個理論(hypothesis)而已。所以那些教授很清楚,沒有人知道物種在哪裡來,沒有人知道這世界是怎樣來,沒有人知道怎麼這個世界如此有規律。只是相似。最重要的問題並不回答。」

「所以今天就是講生命。永生神是甚麼呢?祂自有永有,你知道生命是從祂而來,那一晚我已經講過,祂創造萬有,祂不單這樣,祂造人的時候,祂吹一口氣,他就成為一個有靈的活人。有神的形像,有神的美,有神的善,有神的愛,有永遠的生命,因為神祂本身就是永遠到永遠,聖經裡面也說,生命是從祂而來,這生命就是人的光。」

「本來聖經是不用弄得這麼厚的。真是可惜,應該二章就可以了,對不對?那樣讀聖經就簡單得多了,天天就在敬拜,讀來讀去都是在伊甸園。第三章。這個世界有幽暗,有魔鬼,有鬼的,有黑暗的。人就是因為自己眼目的喜悅、喜歡吃、喜歡眼睛明亮、喜歡辨別很多東西,就墮落,從此就死了。死?我們看聖經,他並沒有死了,其實是死了。聖經有兩種的死亡,一種當然是肉體的死亡,這件事我們讀醫科第一天,就告訴我們有這件事,第一年整年都是解剖一個死屍。那個信息就是:人是必死的,所以要救他。」

「聖經說,人犯罪之後,靈已死,死在罪惡過犯中。那個是甚麼呢?你再看不見神,你跟神斷絕了,你靈死了。你是跟神直接溝通的,神的愛在你身上,祂的榮光在你身上,全部都在的,但離開了之後才需要講今天的題目:重生。」

「關於重生,我一會兒就會講那個故事。約翰福音很好看,在於它不是講一些抽象的神學,它全部都是講耶穌來到,成為人,跟不同類型的人對話,有知識份子,有一些婦人,有的病了,有的是高官。當時在以色列最高級的羅馬官,他也跟他對話,所以約翰福音很好看。神成為人,祂有血有肉,樂意跟人對話,在這些對話當中,就點出了很多做人的道理,其中一個就是重生。」

「『重生』這個字很難翻譯。它原文是有兩個意思:第一個意思是『從上頭、從天而生』,第二個意思是『再生一次』。英文的翻譯很多時候是用兩個的翻譯:一個是『born from above』,一個是『born anew』。我們這本[和合本]聖經選擇了『重生』,也是對的。再生一次。重生。但是怎樣再生一次呢?是從上頭生的。所以重生是很要緊的,所以這個題目是很要緊的。如果你明白,就明白;不明白,就不明白。但你若明白,是神的恩典,你一生就不一樣。聖經講永生,是生命的質素,是生命的那種豐富,神是愛,所以你有永生,就有愛。你今天就可以享受永生,當然也直到永永遠遠。神將那個本來永遠的生命所有神的素質再一次交回給我們,所以是很重要的,是關乎萬人的。所以我們剛才說『神愛世人』,是每一個人,神愛世上每一個,不分種族的,不分年齡,不分部族。所以是個非常重要的問題。」

「但是為甚麼我還要加上『宗教革新』呢?你知道當時耶穌成為猶太人,到自己的地方。自己的人。猶太人一直覺得自己的宗教是列國當中最偉大的,它周圍的國家甚麼神都拜...拜偶像,拜巴力。巴力其實很多個神併合而成的,有些是專管食物,有些是專管性行為,所以它的獻祭很多時候是性交。甚麼神都有,是按著自己想要的創造出來的。只有猶太人-『我們的神,自有永有,祂是啟示的』,所以從一開始的時間,創世就哪裡來,人最需要答的問題,在聖經裡面這個神已經回答了。可惜人離開了,所以你看前面那幾章,你愈看愈心痛。真的有挪亞,真的有個方舟,真的有洪水。全世界的地質學發現世界真的曾經被洪水淹沒。到創世記十一章,人自以為了不起,興建了巴別塔,神分散人類,改變他們的語言,於是列國就出現。」

「但神是不想咒詛人的,神從起頭,因祂是愛,祂都想祝福人,所以祂沒有放棄。如果你生了一些孩子,每個孩子卻總是氣死你的,我想你也會很灰心,神也會灰心,結果祂仍再揀選人。亞伯拉罕。『我要叫你成為一個大國,使萬國萬族得到福氣。』所以聖經真是很好看。你不看就真是笨了。當你看的時候,忽然間會眼睛明亮,你會明白很多東西-為甚麼那些猶太人如此威風。你看看,所以神真的揀選了他們,那當然又是墮落的,人性就是這樣:有好處,但都是墮落。我們看士師記,常常看見那些領袖一個不如一個,有權力就有腐化的。然後到大衛。大衛是最敬愛神的,也經常犯罪。」

「所以人類的歷史,你看,真是一個義人也沒有,但以色列人,他們很驕傲的,覺得『我們的智慧,是全世界人都來求道的』-所羅門。『我們興建的殿,是所有其他宗教不能建築得如此美麗的。』『我們的摩西是偉大的,我們的道德是標準的、我們的律法是很高水平的。』所以他們漠視其他人,直到他們被神懲罰,因為他們陷在罪的網羅,直到最後公元七十年亡國,成為附庸國。」

「但神仍沒有離開他們。為甚麼講這些歷史?神不是忽然間做一些事,祂其實從創世時已經愛這個世界的人,但是人總是令祂傷心的。你別以為神沒有感情,耶穌來到地上,他為人哭泣,天父也很傷心,經常差派先知去,叫他們歸回,講到最後也不肯聽,神就乾脆不派先知了。到瑪拉基書這最後一卷之後,四百年,沒有先知。」

「但中間卻出現了今天我們的主角-法利賽人。我覺得我們基督徒對法利賽人都頗有偏見的,因為主耶穌說他們『假冒為善』。告訴大家,這一群人本來是好人。他們看不到先知,人們都不看聖經,所以他們興起,很嚴謹地抄聖經,研究聖經,講解聖經,是一群很受尊重的人。當中還有一些非常高學術水準的人,稱為文士。看啊,他們多麼的工整,在山洞真的很嚴謹的逐句逐句來解經。所以,主耶穌基督來之前二百年,他們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非常重要。然後在耶穌基督的時代,嚴謹的有六千個,但有很多法利賽人都是從商的,加起來是當時以色列人口大約百分之五。但他們很有影響,他們講道德、講律法、講敬拜,講很多做人的規矩,所以很受尊重的。不過一直下去就愈做愈假,愈有權就愈假,愈有權就愈敗壞。所以那個時候的法利賽人很有權,但主耶穌來,也很想跟他們對話。我們的神不只是想一些個別的人得救,對著這個曾經那麼偉大的宗教-猶太教-忽然間變成這樣,祂就要革新。好了,現在就講今天的故事。」

(三) 耶穌與尼哥底母談重生 (約3:1-10)

「今天的故事很特別。法利賽人早就留意耶穌,因為他們一直都看著施洗約翰,他們看見人們一窩蜂地湧到約翰那裡受洗,是真的。我也到過約翰河看,我看了以後很感動,似乎很荒涼-其實它離開城很遠,所以當時的人要老遠地來到約但河找他,並不簡單,但他說:『天國近了,你們要悔改。』所以忽然間,大大有一個革新的聲音-『天國到了』,然後到最後就更加震撼,他說:『這個就是基督了,這個就是上帝的羔羊』。有很多人去,愈來愈多人聽他。然後耶穌出來時,行了很多神蹟,約翰記載,門徒看見他行了這麼多神蹟,但是沒有寫下去。」

「在這裡的情況下,耶穌出來不久,在一個晚上,就有一個法利賽人,乃是個宗教領袖,後來我再查一查,他不單是個法利賽人,更是入了公會的,就是當時由祭司、法利賽人和文士聯合而成的一個最高權力的宗教組織。我不想猜測為甚麼他晚上才來找耶穌,但他肯定知道其他很多法利賽人說三道四,已經感到權力受威脅,但他仍然去,在沒有人看見的時候靜悄悄去。而且他一開始就問了一個重要的問題。他說得很好的,他說:『你是來作師傅的,是從神那裡來的,你行過的神蹟,沒有人能夠做。』所以他來向他請教,這就揭開了今天的故事。」

「他知道所有的以色列人都等候神的國降臨,正如今日仍然這樣。以色列已於一九四八年復國,也在那裡等待彌賽亞,因當時他們已決定耶穌不符合他們彌賽亞的定義。然後他就講了一句驚天動地的說話,是與你有關的,你要坐穩。他說:『若你要看到神的國』-當然是現在和永遠-『你必須重生。』但是你講甚麼啊?其實耶穌知道他是誰,他之後說,他是以色列人當中的師傅。他就給了他一個很高水平的回答:『甚麼叫重生?是從水和靈生。』」

「這不是耶穌作出來的,而那很有水準的法利賽會知道他是從哪裡抄出[這句話]來的。在聖經裡面,有些書卷我們稱為啟示書卷。啟示錄當然是,但以理書是,以西結書也是。那些稱為啟示書卷的是甚麼呢?它們不僅是先知書。啟示書卷是甚麼呢?就是[啟示]將來會發生的事[的書卷]。所以主耶穌基督來之前,舊約聖經的以賽亞書、但以理書、彌迦書、以西結書、詩篇,已經講彌賽亞會來。而以西結書還提到這位救世主再來的時間是怎樣的。」

「神對以西結說:『我必用清水灑在你們身上,你們就潔淨了。我要潔淨你們,使你們脫離一切的污穢,棄掉一切的偶像。我也要賜給你們一個新心,將新靈放在你們裡面,又從你們的肉體中除掉石心,賜給你們肉心。我必將我的靈放在你們裡面,使你們順從我的律例,謹守遵行我的典章。』當然這句話耶穌濃縮起來講給他聽。他說:『人必須重生。我要再講一次,是從水和靈生,否則不能神的國。』尼哥底母就以一個好像很低智的方式回答,但我就想為尼哥底母辯護,因為他很高水平,他不會問一些這麼低智的東西。人們說:『嘩,尼哥底母如此不濟的。』他說:『那如何重生呢?難道鑽進我母親的腹中再生下來麼?』我相信他不這個意思。他是在說:『你怎樣去改呢?再生一次?人很難改變的。你已經經過了這麼多年,那根本是沒有可能的。你怎可以再鑽回去?』他其實是挑戰,這是不可能的。」

「我很同情他,也很欣賞他。他冒著很大危險來找耶穌。耶穌也向他再解釋:『從上面生的,神會賜他靈,而且會賜他水。然後讓他可以進天國。』接著他說:『聖靈來,好像風一樣,你不曉得它如何吹』,我想尼哥底母聽了之後,也好像你們那樣:『你在說甚麼呢?』我發覺在約翰福音,耶穌講話完畢後,人們會說:『你在講話嗎?」而且就算好像每個字都知道,加在一起就不太清楚了,而且包括他的門徒,也是一知半解的。」

「真的,人怎可以變呢?但為甚麼不變呢?因你有固定的生活方式,裡面有正有邪,有善有惡。這不是我講的,是儒家說的。『人之初性本善』,人有善性,然後荀子又說:『人之初性本惡』。兩樣都有,我問你,你覺得自己有良善的,你舉手。你覺得自己有惡的,你舉手。你漸漸長大時自己知道的。我那天晚上告訴他們,我這樣聽話的,小學時也有偷過別人東西,我還多講一點給你們聽吧,我小學四年班,有同輩在街上挑釁我,我就打他,平時那樣聽話和善良,操行是甲級,結果被校長捉到,我做壞事都被人捉到的。...聖經說,你想做的做不到,不想做的你偏偏去做。所以你不用假裝,問問你母親就知道了,你結了婚,當然問你太太,那裡可以躲藏呢?人性就是這樣,是很真實的。」

「那怎麼變呢?我講兩個真實的例子給你們聽,你們就會明白。」

(四) 重生實例:蔡醫生父母的奇妙信主經歷

「我爸爸媽媽很愛我的。我爸爸十四歲行船,很勤力,讀書不多,自學英文、打字。從洗碟開始,做到管事,我很欣賞他。到我考不進香港大學,他將積蓄的錢給我出去留學。我母親也是很厲害的,她讀書比我爸爸多,她本應該繼續升學的,不過十七歲就愛上這個英俊的男孩子。我再看他們結婚的照片,我爸爸挺英俊,我母親簡真是美,她拍的照片好像明星的照片。她十七歲結婚,十八歲就在雲南生了一位英俊的男孩,所以我的『雲』字不是指天上的雲,而是雲南。打完仗就回鄉,我第一幅照片是最幸福的,我爺爺抱著我,我爸爸媽媽站在旁邊,我在中間多麼威風!應該故事就結束了:and they lived happily ever after。童話也是這樣的,王子和公主結婚生了小王子,永遠快快樂樂生活。但一直打仗,就來到香港。」

「來到香港時很窮,但我十分欣賞他們。而且他們計得很準,四年生一個:第二個是弟弟,第三個是妹妹,第四個是弟弟,每個都很出色的。所以我們一家真的好,直至信耶穌有了衝突。所以聖經說的對:很多時候,你家裡的人成為了你的敵人。我信了耶穌,只是申請一件事可以免役:不用拜祖先點香,因為長子是負責要上香的。我跟媽媽說,我信了耶穌,可不可以不上香?她真是好人,我解釋之後,她就交給弟弟上香。但我爸爸就不行了,他說:『不可以,那誰上香給蔡氐歷代宗親?將來我離開了,誰給我上香?』就翻面了。不過,翻了面他還容忍我,所以我一直就信主。當然後來當我改行的時候,就不得了,幾乎被逐出家門。他說:『你是我們蔡家第一個讀大學,第一個做醫生的,現在卻去幹一些無謂的事。將來你的兒子讀大學,不要來找我。』一直在那裡教訓我。沒有辦法,我在他面前不哭,躲起來裡才哭。因為我很愛他,他又愛我。大家就活在兩個世界裡面。」

「我的媽媽好一點。不過很奇怪,我爸爸被我請去一次禮拜堂之後就不去,他說:『你們教會的人常常圍著我談話的,我不喜歡和這麼多人談話的。』...我媽媽就去,我的佈道會她也去,在佈道會中會叫人舉手的,我也走去問我媽媽:『媽媽,我剛才是不是說得很好呢?你信不信主啊?』她時常都這麼回答:『我有分數(自己的想法)。』她很有想法的,因為她很聰明,你不能催迫她的。很希奇,告訴你發生甚麼事。有一次我去澳門講道,也有佈道會、培靈會。我便邀請媽媽一同去,我太太那些一定去,所以她也跟著去,那次[佈道會]也是那個樣子,你是不敢動她的,我也不喜歡被人指斥的。誰不知,坐船回去途中,她對我說:『元雲,我信了耶穌。』我便問她是甚麼一回事。你告訴你,這是聖靈。」

「澳門宣道堂,當年有一個姑婆,人人都認識的。當時我媽媽認識她時,她八十六歲,她工作是教書,十分喜樂,每次我們到澳門她也請我們吃飯,然後和我們傾談,所以她知道我媽媽去她很開心,我經常陪著她。我問她:『你八十六歲,為甚麼這麼健康的呢?你做甚麼的呢?』『我教書。』『你教甚麼?』『教體育。』我真的佩服她。她原來是懂粵劇那些武功,很多香港做粵劇的都跟過她學的。她是很健康,很開心的。她看見我媽媽,就很喜歡她:『啊,你真的好,不如作我妹妹吧。』我媽媽和她十分投契。她就講自己的見證給她聽,講自己為甚麼可以這麼快樂,八十六歲,獨居,但很喜樂,到處人人都愛他,充滿喜樂。姑婆就帶了她信主。」

「從水和靈生是甚麼呢?每個人都像我媽媽那樣『有分數』,有自己一套,『你不要動我』。聖靈來的時候就改變人,聖靈是神的靈,你信是甚麼呢?你謙卑,你打開心,你看到了。忽然間神讓她看到,原來信耶穌到這麼年老都可以生命充滿喜樂的,你不能解釋。她決定了就沒有人能搖動她,然後她說要洗禮,並指定要回到澳門洗...真的是有神的靈在。神的靈來到時改變人,你忽然間看見,靈是叫你的眼睛開,你立即看見神愛你,原來祂可以改變你。」

「後來我家有很多吵鬧...因我父親很早退休,五十二歲。你太早退休,你太太有禍了...他留在家中很苦悶,每天斥罵人,我們弟弟妹妹比他斥罵得不少,我幸運,跑到加拿太讀書...後來我回來時,我也忍無可忍,有一天他罵甚麼呢?『為甚麼這杯水這麼黃?』他罵我媽媽。我立即到水喉處看看,我說:『爹爹,是水務局的問題。』我就告訴我媽媽:『不如你來我家住兩晚吧。』她真的來,帶了四箱行李,從今之後不回去。所以我多了一重罪:窩藏阿媽。」

「後來我覺得我爸爸不會信主的,禮拜堂也不肯去,講又不肯講,心情好的時候和我們吃飯,不好的時候,約好都走了,有一段時間差不多想放棄...你猜發生甚麼事?我做夢也想不到。他改變!怎樣改變呢?我的妹妹就見證到。一九九三年,在紅磡體育館,我要講佈道會,就是講主耶穌基督是家庭重補的福音。重生是甚麼呢?你自己會改變,你家庭也會改變。十字架,叫你罪得赦免,然後你有生命,有永遠的生命,然後你將這個生命帶回家,家庭也要改變。當晚我被邀請講,我講,我說每個家都有難處,愈親的就愈和艱難,因為你看到他的罪性,愈難相處,相見好,同住難。你全看見他是個怎樣的人。所以在家裡,若沒有耶穌,沒有神的愛-神就是愛嘛,祂改變的時間,你就有神的生命,你才懂去愛,你才懂得去赦免,你才懂得去包容,你才懂得去忍耐。我一直的講,講耶穌怎樣為我們死,為我們受苦,然後我就呼召,有何等多的人出來呢!我看到我的妹妹在前面,她的女兒在那裡,她說女兒聽完信主,我說:『這麼好!』,她跟著再說:『爹爹正在走下來。』嚇得我臉也發青,我對很多人說話也不怕,對著他說話-沒有甚麼話說。我真的害怕,因我不知道他怎樣反應。」

「我看著他沿梯級走下來,我跳下去,我走近他,我戰戰兢兢說:『爹爹,你是不是信耶穌?』他看著我,點點頭,聖靈感動他:『我信耶穌。』『你信耶穌?要認罪的。我不是挑戰你,因為信耶穌是甚麼呢?讓神潔淨你嘛!不是來要甚麼好處。』他立即答應。我說:『你上台,我為你祈禱。』他就上台。我第一次擁抱著他,我很怕他,一萬人的聚會。但不是那一刻而已,你信是甚麼?這裡說:信是接待耶穌。是你願意接待神的靈,你願意認罪,你願意被神潔淨,不是水,乃是血來潔淨你。神的靈進來了,你會改變的,我忽然覺得我爸爸真的不同了,你無法解釋,無法解釋。對麼?有神的靈,有永生,生命不同了。」

「我再去看他,我再回家看他,樣子都變了。他叫我進房間和他傾談。我說:『爹爹,不用進房間那麼嚴重吧?」以前進房間是有較大的罪,是嚴重很多的。他在裡面一說話,就流淚,我沒有看見過他哭,他哭著說:『阿元,你每天來我都很內疚,因為我罵了你那麼多次,你依然來。』我猜不到:『爹爹,你知不知道,我很害怕你,我每次來都很害怕?』一個內疚的男人對著一個害怕的男人有甚麼話說呢?...隔了一兩年,我請我爸爸洗禮,他說:『我願意。』我請牧師來向他講解,牧師覺得他真是認真信主,願意為他洗禮,他當時年紀大,不能浸水,他親自來到他住的地方,幫他灑禮。我當天很開心,坐著他旁,牧師拿起水,忽然我爸爸問我:『元雲,我可不可以洗?』我以為他要退卻:『你為甚麼問可不可以洗?』『我這麼多罪。』我多麼感動,我說:『正因為多罪,就要洗啦。』要灑多點水呢!...牧師便很努力向他灑水,他整個頭都弄濕了!很平安。」

「水。不是那些水,是潔淨!潔淨是甚麼?舊約的水是代表新約的血,主耶穌他在十字架上:『父啊,赦免他們!』『若不流血,罪不得赦。』我們信的人有永生,不信的人會受審判。如果神不審判,這個是不是神?講公義的...需要審的,然後要判罪。...每個人神面前,世人都犯了罪,死後有審判。但神免你審判,神賜予水來潔淨你,用祂自己兒子的血洗乾淨你,賜聖靈給你,是神的靈住在你裡面,你不一樣的,不能假裝的...神就是愛,祂改變你,所以人若不重生-重生的意思是甚麼?就是使我們的靈活回來。罪是遮蔽眼睛的,我們說『火遮眼』,你裡面有罪,你有怒火,你有罪的火,是看不見的。而且那裡說,你在黑暗不敢來就光,你做了一些事不想見光,你不敢來就光。聖經裡面說,信是甚麼呢?信是來接待祂,你接待,你要真心,不能假裝的,耶穌知道的。以後他說『我不將自己交給人,因為我知道那個人的心是怎樣的。』有的人信耶穌只是想來吃東西,你信耶穌-為何我向我爸爸也說『要認罪』?你是要悔改的,你要承認自己是怎樣,你不用裝假的。」

「我真的很感恩,我爸爸信主時七十三歲,他以為那一年會死,因為我爺爺七十三歲死。誰不知沒有死,還重生了,就是那一年信主。他活到八十七歲,我家人多麼開心,最後他在醫院,我請求護士帶他到一間醫生用的房間,我們全家四代,他最愛的那些孫室,每個圍著他,牧師也在那裡,和他說感恩的說話,為他祝福。多麼的開心!永生!」

(五) 人的時候在神手中

「我告訴你為甚麼我改行。我在隔鄰的醫院工作了五年(你可以查一下),平時看見他都不錯的,當時播道醫院逢星期五晚上都有一個福音聚會,不是講健康,乃是講永生。我平時叫他家人來聽病情,人人都來。我叫人聽永生沒有人來。但很希奇,任何一個,一旦知道自己有cancer,有絕症,樣子都改變了,忽然間改變了。我記得的,其中一個跪在床上,他說:『蔡醫生,求求你。我六十幾歲,賺了很多錢,我沒有享受過,多給我兩年吧!』你想是我可以給的麼?沒有的,人是很渺小的,你還總是以為自己in control,所以聖經說得好:『時候』。你總是以為自己控制自己的『時候』,你的『時候』是在神手中,祂甚麼時候,你不知道的。所以這裡說:『風隨著自己的意思吹』,聖靈感動你,你知道,你知道的時間是甚麼?聖靈讓你看見,不是只看見自己的罪,你看見耶穌,他告訴你:『從水和靈生』,有永生的,有的。所以我希望你今天真的謙卑在神的面前。」

(六) 神要更新個人,革新宗教

當然主耶穌基督不只是想尼哥底母改變,他很關心整群法利賽人,尼哥底母有改變。當公會決定要捉拿耶穌去審的時候,是尼哥底母站起來,他說:『各位兄弟,我們的律法不准這樣做的。我們的律法如果要拘捕一個人,要先聽他講甚麼,然後才可以拘捕他。』那些法利賽人覺得:『甚麼事?你變了質。』但他究竟信得如何我不敢說,到耶穌死了,他和另外一個跟官說:『我們想埋葬他。』尼哥底母就買了很多香料去膏。耶穌將生命的種子放在他那裡,他有改變。而且到最後,一個很出色的法利賽人,掃羅,復活的主看到他:『掃羅,掃羅,你為何逼迫我?』他知道,他接受神,接受聖靈,改變了成為保羅。保羅將整個猶太教很多方面改變了,他到會堂裡教訓,帶領很多猶太人信主,很多外邦人信主。神來,不單叫我們個人生命更新;宗教,當時的宗教,正統的,亞伯拉罕的神,信摩西律法的,信那些洗的,等候彌賽亞的,樣樣都正宗,也是改革,因已變成一些很虛的東西,條文的東西。」

「所以五百年前,馬丁路德看見當時的社會,當時教會也有難處,他就要改革。改革。我今天晚上只講兩件事。第一,為甚麼當時人人都去禮拜堂卻不讀聖經?只是每個星期去聽那些專職的人員、神職人員用拉丁文來講,其他根本不知道他在講甚麼,自己也不看[聖經]。所以他要改革,你們都要回到神的話。沒有神的話,沒有神的靈,你教會裡面很多聚會是不行的。第二件事他說:信徒皆祭司。聖經裡面說:『你們都是祭司。』『都是祭司』。不要以為是了不起、穿著了聖袍的那些人,所有聖經裡面的祭司其實是見證人,也將神介紹給人。主耶穌基督來,就是要叫我們成為全世界的見證人,預見將人帶到神面前,也代表神,將神的福音傳出去。你跟我都有份的。」

「今日香港教會,我很開心。為甚麼呢?今次這個培靈會,單單幾堂,已經有六萬多人次看到,證明甚麼?有那種甦醒在這裡。我真的發覺,你不能只是單單去聽道,對不對?你自己也要讀聖經,對不對?你自己[單單]來聽道行不行?你自己也要讀的,你也要讓神的話進入到你那裡。你一定要更新。第二件事,我也查過,許多教會發現信徒去禮拜堂都是去坐坐,但星期一至星期六,完全是另外一個人,你不可以的。永遠的生命、永生是甚麼呢?永生是每一日你都活出神的生命,你每一日都親近神,你每一日都讀神的話,而且你在家中也是基督徒,你在職場也是基督徒,不是一個星期只是做兩個小時的敬拜。你明天晚上來聽我來講,敬拜更新。敬拜不只是在禮拜堂的時間敬拜,所以都要更新。」

「所以我求神憐憫我們全香港的教會,神一定會差我們,一定會使用我們,香港這個時間很多幽暗,只有十字架的工作,讓我們起來,都被神使用,不單是我們教會復興、更新,教會要成為光,你也成為光,但願我們這個培靈會,不只是祝福你,你將這些祝福帶回去。可不可以?」

(七) 聖靈重生的邀請

「生命,不在乎你去了多少次禮拜堂,是你有沒有水和靈,有沒有經歷耶穌的血的潔淨,有沒有經歷聖靈進入你的生命。你知道的,你生命會改變。我今天的邀請你,如果你過去沒有經歷過這個重生,是謙卑認罪,接受神的潔淨,接受基督的赦免,你也願意打開你的心,認識聖靈。聖經說:『凡相信祂的、接待祂的,就是信祂名的人』-『信祂名』一定要知道祂是誰,你認識祂麼?你請聖靈、神的靈進到你的心,好麼?如果你願意這麼做,你站起來。」

 


第五講 
日期:2015年8月5日
題目:榮耀的彌賽亞:敬拜更新、文化革新
經文:約4:1-42、約17章
講員:蔡元雲醫生[周志豪牧師作即時傳譯]
大會速記員:盧浩基弟兄

[一同誦讀:約4:24]

(一) 一生最重要: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愛神

「全世界的人都在尋找哪一個是神,即使是說沒有神的那些,他心底裡面知道是有的,他冥冥中不知如何稱呼祂,當他生命結束時,他更加知道。我是做醫生的。每個人一到那刻都會害怕,我說:『你怕甚麼?』『我不知去哪裡。我不知誰在那一邊。』神造人是按祂的形像造的,你心底裡面始終會知道,你會尋找。當然誰是真的?」

[一同誦讀奮題會總題]

「一切的榮耀、一切的權柄都是從祂而來,你的生命可以改變,從不知道誰是神,到知道誰是真,到知道怎樣敬拜祂,是恩典,很重要。更新是裡面發生的,生會是裡面的。我們今天早上Dr Chris Wright,這幾天都是講,一生最重要做的是甚麼?『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愛主你的神,又要愛鄰舍如何自己』。『心』是你的思想,愛是要有思想的,不是盲目的,敬拜是有思想的,愛就是敬拜,敬拜是由愛出發。『性』(soul),靈。人有靈的。Soul。全世界都問這個問題,為何會有卓越而沒有靈魂?靈魂是甚麼?生命是甚麼?全世界都在問。並非只是學知識,找朋友也要找一個soul friend,是心靈相交,心靈接觸,有感受,有經歷,有真情的。『意』。我很想你天天都作這個禱告:『Not my will; Your will be done』。一個人每天腦子裡面會思想很多決定,你吃甚麼吃不是很要緊-也不可以胡亂的吃,現在我們發覺喝水也不可以亂喝-但有些東西比飲食更重要。敬拜、愛都是意志的、選擇的、你決定的、爭戰的、你批判的。所以很多時候我叫你站起來,是你的意志和神的意志,你將你的意志獻上:『Not my will; Thy will be done』,很重要的。因為人人都有自己的will,有的是strong will-很硬的,頸硬也不要緊,最可憐是心硬。最後,『盡力』。有之於內,形之於外。『力』是你的行動,你整個人做甚麼,並非只是裡面的-有之於內,形之於外。生命更新,你要革新,你是光。你去到哪裡,你周圍應當有改變。你是鹽,落在那塊肉上面,那塊肉會改變。你好像麵酵,在一團麵裡,全團都脹起來。是有改變的。你既有生命,就有更新;有更新就要有革新。」

(二) 分題重點淺析

「『榮耀的彌賽亞』。原來這個被政治人物用了,羅馬的君王-後來有人建了神廟拜他們-用的名是『救世主』,是『彌賽亞』。『彌賽亞』當時已經不是一個宗教的字,是政治的字。但誰是真的彌賽亞?這天這段聖經是耶穌第一次自己揭開自己的身份:『我就是。』你猜不到祂是向一個撒馬利亞婦人第一次揭露這個身份。」

「『敬拜更新』。你每天晚上喜歡唱那些詩歌麼?真的很好,帶詩那些人帶很美的詩歌,古舊的美,新的也美,常常配合主題。詩歌是敬拜一個很重要的方式,詩篇一百五十篇都是詩篇。我很多時候去講道,令我很傷心的,因為當人唱完詩,主席就說:『各位,敬拜的時間完結,現在講道。』講道是不是敬拜?聽道是不是敬拜?慢慢想想。甚麼是敬拜?有人說,在新約聖經中最重要講敬拜的,就是約翰福音第四章,最重要的一章。所以,『敬拜更新』。你知道甚麼是敬拜、怎樣敬拜、何時敬拜。」

「最後是『文化革新』。文化是甚麼?為甚麼每次我都要講一些革新?第一次是講萬有革新,今天唱的那詩歌真的好,一切天地受造之物,都要因為神而改變。對麼?很重要的。一切受造之物,是神在創造時所祝福的-He blessed。但文化是甚麼呢?我們華人很著名的歷史家,很著名的文化大師-已經離開世界-錢穆老先生,他把文明和文化分開。他說文明是外顯的,包括你一切生活的方式,所有建築物,你穿的、你做的,是可見的。當然全世界都說有九大文明衝突,大家生活方式不同、思想方式不同、做事方式不同。九大文明衝突...中國是其中一個。很重要的。但文明是表面的,深層是文化。文化是甚麼呢?包括它的價值觀、它的信仰、它的世界觀,在裡面的,是深層的。」

(三) 耶穌定意經過撒馬利亞打破文化差異 (約4:1-9)

「為何我在這一堂講『文化革新』呢?因為今天耶穌很奇怪,來到第四章,猶太人領袖、法利賽人,原來他們在計算著,愈來愈多人去聽施洗約翰,他們已經很擔心,因為施洗約翰說的話很兇的:『你們這些毒蛇的種類!』嘩,是很嚴厲的;我很少聽人講道這麼兇:『你們要悔改啊!天國近了!』所有的法利賽人、那些猶太人都等待著天國來臨,沒有人會這麼大膽說天國近了的。但他們再計算,發現耶穌門徒洗禮的人數超越了施洗約翰,愈來愈擔心,但未起殺心。到遲一些的時候,就決定殺他。所以你看約翰福音第一章那裡說:『他來到自己的地方,自己的人倒不接待他。』耶穌身為猶太人,是百分百猶太人。自己人。所以他決定離開猶太地,回到北面的加利利。很多外邦人都那裡住,不只是猶太人。」

「但聖經說:『必須經過撒馬利亞。』我特意再看地圖,真的要經過,你由南往北,自然是穿過的。猶太人很多時候寧可繞道而行,就是因為文明衝突,文化的不同。所以我後來想,耶穌透過一個撒馬利亞婦人,其實不單她改變,連她整條村的人都要改變,所有文化都要改變。」

「讓我講一點撒馬利亞人的歷史和文化背景給你知道。文化不是一刻間形成的...撒馬利亞非常以自己的文明為驕傲。從哪個時間開始?亞伯拉罕。亞伯拉罕已經到撒馬利亞一個地方-示劍,建過一個壇敬拜。不單如此,約書亞過約但河也到過示劍,也在那裡敬拜。而且他們相信約書亞在基利心山建立了一個敬拜的聖所,他們覺得自己是正統的。不單如此,雅各,後來叫以色列,雅各還留下一口井給他們,這麼悠久的一個井,超過一千年,仍然有很多水。他們把這稱為雅各井,『是我們的,雅各是我們的祖宗』,雅各把那塊地給了他們。相傳約瑟在埃及死的時候,他的骸骨帶回去,相傳是葬在那裡。所以他們多麼驕傲。這麼美麗的地方,這麼美麗的歷史,這麼正統的文化。」

「誰不知,很混雜。為甚麼呢?公元前七二一年,強國亞述攻進去,其實一個佔領的地方就是撒馬利亞,還在那裡居住、通婚,將亞述的文化帶進來。不只這樣,巴比倫攻陷北國、南國,又佔據撒馬利亞,不單如此,接著希臘亞歷山大又在。不知道為甚麼每個都喜歡撒馬利亞,還把那些兵留在那裡,住在那裡,也跟當地的人結婚,將希臘的文化、希臘的信仰、希臘那些神話都帶進來。所以忽然間,他們說自己很正統,血統已經不正,信仰已經不正,文化已經不同,再不是那樣純正。所以猶太人很看不起他們,覺得他們是雜種。他們仍然覺得自己有正統信仰,因為他們相信摩西五經,他們最尊敬的先知就是摩西,所以他們等待著摩西答應有另一個先知好像他那樣的到來,他們等候著那位先知,所以他們崇敬,其他的不信。而且因為他們認為約書亞在基利心山興建過聖所,在尼希利重建耶路撒冷之後,在亞歷山大進去之前,撒馬利亞人在基利心山建了一個聖殿,然後他們說:『這個是正統的,但是你們在耶路撒冷那個不是。』很可惜,猶太人開始妒忌,公元前一六七年,進去把它拆毀了。所以那個仇恨更深。雖然拆毀了,他們仍然說:『基利心山是正統的,我們的信仰是真的。你們猶太人算不得甚麼。』我講這些是甚麼?所以他們存留的文化信仰很混雜,他們覺得很正宗,很歧視女性,女性毫無地位。所以這個撒馬利亞婦人如此淒涼。很恨惡猶太人,從不來往。而且他們有自己的文化、自己的飲食、自己的生活方式。」

「但主耶穌基督來,偏要穿過撒馬利亞,他的門徒很因擾,他們說:『我們猶太人不應來這些地方。』耶穌來到,他很累,很口渴。耶穌是神的兒子,但他放下自己神的特權,成為人的樣式,成為奴僕的樣式,會累的,會渴的,乃是真實的人。他就坐下,門徒就去找食物。但他知道神的時候,他在那裡不是白等的,終於他看到,有一個撒馬利亞的婦人在烈日當空的時候-午正的時候-來打水。耶穌知道的,沒有人這個時候打水的,也知道她會來的。他坐在那裡等她。」

「耶穌怎樣跟一個不同性別、不同信仰、不同族裔-天與地離開多遠,就有那麼遠。怎樣跟著這個人交往呢?我看約翰福音,感到很驚奇,他看見上次那個高級知識份子尼哥底母,大家可以談話,但看見這個,怎樣談話呢?他多麼謙卑,他謙卑順服、溫柔,好像僕人一樣。一個人與人交往,你真不真誠是騙不到人的,特別是這個婦人,來到的時候,遠遠已經看到。她已經知道,平時是沒有人的,為甚麼有個男人在那裡?她一看清楚-猶太男人-她已經提高戒備,思想怎樣避開他。」

「誰不知耶穌近前來:『我很口渴,請你幫我打點水。』破天荒,沒有人這樣做的。猶太男人一定不跟其他這樣的女人交談,還在公共的地方,一定給人批評,而且問她取水。你甚麼也沒有,結果你靠她打水,你靠她喝水的那些器具,然後去喝,嘩,哪有人做這樣的事呢?但很奇怪,撒馬利亞婦人很高水平。你一直往下看就會知道,真的是很高水平。你不要小看這個女人,這個女人是驚天動地的,有多少個人用聖經整章講你的呢?整章四十一節都講她。你看她多高水準。」

「她很直接,她說:『你是個猶太人,猶太男人,為甚麼走來問我要水呢?』但我想她肯這樣問,她看他的樣子、看他的眼睛,她覺得可以跟他交談,對麼?隨便有一個陌生人走來想和你交談,你總會閃開吧。她沒有,她如此問他。」

(四) 耶穌向撒馬利亞婦人逐步揭開自己身份 (約4:10-18)

「很奇怪,耶穌真的誠心和她談,但他再談時,他慢慢將自己的身份逐步揭露出來。他接著說:『如果你知道我是誰』-已經埋下一條伏線,『你知不知道我是誰?』他不只是一個猶太男人或是一個口渴的猶太男人,不是這麼簡單。他說:『你知道我是誰?如果你知道,你就會問她要水喝。我再講一些事給你知道:如果你問我要水,我給你喝的那些水,是活水(living water)。』當然這個婦人知道甚麼是活水,是流動的,不是死水,喝了不渴的。她說:『太好了!』她接著說:『你不要向我說誇大的話。你知不知道這口井,是我們祖先的,叫雅各井,你看經過這麼久還有水的。難道你比我的祖先還要厲害麼?這是雅各的井。』她也是真心的。我發覺這個婦人是很有水準的,很有歷史感。她知道她怎樣辛苦,烈日當空,當然有原因烈日當空才打水。」

「耶穌就對她說:『你不知道,我給你的,真的是喝了永遠不渴的。』不對口。她在講地上的水,耶穌在講天上的水。在約翰福音很喜歡講水。第二章,水,潔淨的水變成酒。然後這裡又講水,然後跟著最後他解釋了甚麼是活水。我後來有一篇道會講這個。他說:『凡信我的喝我這水就有活水』,活水是指聖靈,並不只是講地上的水,是天上來的水,是聖靈,在你生命裡面湧流。當然,大家不對口。但耶穌加了一句,令她既驚奇又尷尬。我們在香港與人交談,要很小心,不會很快就請人帶丈夫來。我們大家交談吃飯都很小心,不會問人家裡的事,那是私隱,我們不會講的,除非大家已經很相熟,才會講的,否則不會,『與你何干?』」

「耶穌真的問:『不如你也邀請你的丈夫來。』誠意的,不是挑釁的。耶穌真的是愛她,『我既然給你活水,我想你最親的人也來。』耶穌是這樣思想的,他不管你為人如何,他知道你的背景,但他真的關心你,他真的想祝福你,不單祝福你,你祝福你家。我們的神就是這樣。愛就是這樣。祂來到我家,我第一個信主,但神不是單單救我一個,我還邀請我全家都來得著。我們這個神真是好,耶穌是真誠的。人們以為他故意刁難她,他真是誠意邀請的。」

「但她還未可以信任這個男人。她說:『我沒有丈夫。』耶穌覺得她回答得很高水準,他說:『你講得對。』再講的那句就要她的命了:『現在和你住的不是你的丈夫,不再你以前已經有五個丈夫。』我們看到這裡的時候,你和我都會有些道德判斷:『這個女人,一定不是好人』。但我再翻查,他們很信摩西五經,如果這個婦人姦淫,他們可以拿石頭打死她。可以打死她,而她未死。所以有很多人就解釋,有幾個解釋,第一,可能有些丈夫死了,但最有可能的:被人休了。無論猶太人、撒馬利亞人,很容易休妻的;他覺得你睡覺時聲音大也可以,弄的菜難吃也可以,總之覺得不合適就可以,不需要解釋。他只要說『她不符合我的要求』就可公開休妻。多麼不公平!當時不只是撒馬利亞人,猶太人也是這樣對待女人。所以這個婦人-我不是為她辯護,當然她也有責任-也是個受害者,不單男人看不起她,到最後連女人也看不起她,為甚麼呢?打水是女人去打的,又是歧視女人的,粗重的事務總是她們作的。所以她避免其他的女人,因為女人會有很多話說的,已經傳開了,她們不用說,她看她們的眼神已經知道,所以避開她們所有人。」

「但他一講到這裡,耶穌不用她解釋,耶穌不是在作一個道德判斷,耶穌真是愛一個人,不管你的背景,他都愛你,無條件的愛你,他仍然是邀請你,這個是令我最感動的,超越一切界線的,信仰的界線、文化的界線,全部都拆掉。」

(四) 耶穌和撒馬利亞婦人談論敬拜問題 (約4:19-24)

「她忽然間醒悟過來,這個女人多麼聰敏。如果當日你看見這個男人,你的反應會不會像她呢?她說:『現在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先知。』嘩,高水準!其實撒馬利亞人等候著先知,等候一個似摩西、在他之後的先知。『這個人這麼溫柔,這麼謙卑,這麼真誠,給我邀請,而且還關心我家人,還說盡我的家底來。一定是。』她說:『我知道的,你是先知。』然後就改話題。」

「有些人說她故意要避開,我卻覺得她的水準是高一點的,不單單是避開,也有避開。為甚麼呢?當人看見一些很重要的人觸及信仰的問題,一碰到自己生命裡面最深處的問題,觸及自己最關心之事的問題,很多時候都先擋開。最好的擋箭牌是甚麼呢?因為她知道先知跟信仰有關,『我是有信仰的,我有我的宗教信仰。』我也發覺當我和別人交談,你談到生命那些事情時,人人都有一些擋箭牌的:『你知不知道我信甚麼的呢?你知不知道?』很奇怪的,一到那裡就擋住:『我有我那一套的。』主耶穌基督,他不介意。而且他真的回答他,不管你甚麼動機,你怎樣問,他都回答她,最重要的。」

「好了。現在就來到今天講道的高峰。要坐穩。下面這一段,如果你明白,你就可以了。因為全世界,拜神,都要有一個山的,都有一個地方的,有一間廟的,有個殿的,有一套東西的,有禮儀的,每個都有一套的。我到不同的地方去,跟人談,都有的,而且有些建得很偉大的。我去旅行的地方,其中一個最奇怪的地方叫Machu Picchu。Machu Picchu在三千多公呎高,現在全世界的人其中一個最想去旅遊的地方就是Machu Picchu。為甚麼幾千年前可以在這麼高的山、這麼偉大的岩石建築了這一座,後來證實是當時代Inca土人拜神的地方,他們已經是一個失落的民族,因為沒有文字。我到達的時候很希奇,他們拜的神有十個名字的,那些名字跟聖經中的很相似。他們拜太陽,因為有能力;拜蛇,因為蛇代表有生命;拜鷹,因為鷹超越時空;它有十個名字。所以全世界的人都不知道哪一位是神,他們就弄一套東西出來,多數都找個山,多數都建一個殿,然後他們覺得安全,證明他們那一套是真的。所以她立刻說:『你知不知道我那一套是正統的?你知不知道我在哪裡拜?基利心山。你們猶太人就說是在耶路撒冷,在錫安山。』對麼?文明衝突。文化衝突。每個人都要回答這個問題:『你知不知道神是那一個?你想拜祂,你上哪座山?你去哪個廟?去哪一間禮拜堂?你告訴我!』你始終也是回答這個問題。」

「劃時代。他說:『時候將到』。你看耶穌經常都說『時候將到』,因為祂講是『時候』是上十字架的時候,得榮耀的時候,所以時候未到。但在約翰福音第四章,他第一次這樣說:『時候到了,現今就是。』Here and now。此刻。『時候到了』,他意思是甚麼呢?你再接著看下去你就知道了。他之後告訴她:『你知不知道我是誰?』改變時代,他說:『從今之後,你敬拜神不在這座山,也不在那座山。嘩,猶太人聽見一定說大逆不道:『你拜神在錫安山,必定在耶路撒冷,一定不是基利心山。只有一個山,只有一個聖山。』嘩,耶穌說這些東西,猶太人如果聽見,一定非常忿怒,撒馬利亞人聽見也忿怒。」

「他解釋。我會讀個英文的版本。因為我發覺其實我們中文翻譯得很好-敬拜神一定要用心靈和誠實拜祂。譯得真的不錯。不過我發覺這個譯本譯得更好,是我很喜歡的Eugene Peterson。Eugene Peterson寫了很多本書,很好看,但他用三十年從聖經原文翻譯成現在的英語。所謂現代英語的意思是,將這些古舊的話放在今天的世界,所以讓人聽了以後容易明白。他沒有違背聖經原意的。你坐穩一些,我讀給你聽,然後再解釋給你們聽:It's who you are and the way you live that count before God. Your worship must engage your spirit in the pursuit of truth. That's the kind of people the Father is out looking for: those who are simply and honestly themselves before him in their worship. God is sheer being itself—Spirit. Those who worship him must do it out of their very being, their spirits, their true selves, in adoration.」

「敬拜是甚麼?神介意的:敬拜是否來到神的面前,和祂對話,表達你的敬拜,表達你的欣賞,表達你的崇敬。他說,神最介意是甚麼呢?你是誰,你是用甚麼的姿態來,這個對神來說是最要緊的。並非只是你唱甚麼,並非是你用哪一套,並非是你燒甚麼。舊約也已經說:『我喜歡的並非只是你獻一些祭。』很美麗?不是。他說,神正在尋找甚麼人呢?真心來的、很單純的,誠實的(honest)、沒有虛假的,你真真正正來到神面前。我們廣東語譯得最好:『你來到神面前千祈唔好扮野。』不要造作。你裝模作樣,你知不知神是甚麼?神是靈,無處不在的,萬有的都是祂造的,超乎萬有之上,你看不見的,你看得見的,並不是神,是人編出來的。不是物質的,是超乎所有物質的。所以敬拜祂是怎樣的呢?當然你是很純正,按著真理來到祂面前-『in the pursuit of truth』,要很誠實。你讀聖經,你真心讀是不同的。聖經是會改變你的。你帶著很多成見,你不單純,你不會來到神的面前。神已經全告訴了你,講得很清楚的,幾千年用不同的方式向人顯示祂是甚麼,做了很多神蹟,講了很多話,整本聖經在這裡。當時撒馬利亞人也有摩西五經,猶太人有的律法書、先知書、智慧書,全部擁有,是幾千年累積下來的,有真理的,這個神是啟示的神,不可以造作的。」

「然後他跟著說神是甚麼,祂本質上是甚麼。靈。我們中國人也知道的-萬物之靈。靈是甚麼?是你看不見的,你看得見的就不是靈了。所以當你來的時候,要怎樣呢?你的靈也要來。靈是甚麼呢?人的靈是死了。人是萬物之靈,但犯罪之後,你的靈已經死了,所以要有活水,活水就是神的靈,神的靈使你的靈活過來,當然我們說敬拜要靠聖靈,對不對?就是靠聖靈來甦醒你的靈。你來到神面前,要用腦,要用你的魂,但最要緊,就是你真的有活水,以致你的靈活過來,活的意思是甚麼呢?看得見神的,你知道祂,不能裝出來的。」

「然後那一句,譯得非常之好:『Your true self』。真我。神最不喜歡就是虛假,你來到神面前要真。我舉個聖靈例子,是耶穌講的。他說:甚麼叫敬拜?甚麼叫禱告?他就講了一個故事。有一個法利賽人,每一句話都正確,他站著那裡祈禱:『神啊,我沒有犯罪,我沒有姦淫,也沒有騙人的錢,我很正直、正義,不像這個稅吏;我還每個星期禁食兩次-我相信他真是有的-不只這樣,我所有賺回來的,我也十一奉獻。』標準,百分之百對。他熟悉那些律法。只是說,很容易。你裡面是怎樣?你真是義?你回禮拜堂,你有回去,你還有禁食,你全做齊-乃是表面的東西。對麼?你奉獻十分之一,並非那些不重要,但那個不是敬拜。然後是旁邊的有一個稅吏,那稅使很簡單。他很簡單,很單純,很誠實,他說:『我的神啊,你憐憫我吧!憐憫的意思是你知道我痛,你知道我心。求你明白我,施恩給我。憐憫我這個罪人。』就這麼多,就是這樣。『Lord Jesus, have mercy upon me.』 就這麼多。我告訴大家,很多詩好聽,因為真實。為甚麼人人都喜歡《Amazing Grace》?因為它真實:你從前是瞎眼的,你從前在罪裡面。所以你來到神面前時,最不該就是造作,你裝模作樣,裝出敬虔的樣子來。但問題你是甚麼樣子?我很喜歡葛培理的佈道會,我喜歡他的呼召,那個呼召歌你有沒有聽過?你太年輕。《Just as I am》就是我這個『貓樣』。Just as I am。你來到神的面前,Just as I am,不用裝甚麼。」

「我信主那天晚上,我也想不到我會這樣祈禱。我不是輕易哭的。那一天晚上,我自己睡覺的時候,跪在雙層床的上層,頂著天花板,我的弟弟在下面他不知道。我閉上眼睛,很奇怪,聖靈將我以前犯過的罪一幕幕揭示出來。我以為我忘記了,原來都在那裡,我媽媽也不知道,有些她知有些她不知,後來有些我告訴了她,有些像被校長捉住了她也不知,有天晚上有個老師捉了我她也不知。我為何要讓她知道呢,對不對?很多時候人是需要面子的,來到神面前就更加要有面子麼?Just as I am。你不需要裝甚麼。憐憫。憐憫是甚麼呢?神最大的憐憫就有十字架,祂知你是罪人,祂知道的,但祂不介意。」

「像主耶穌知不知道這個婦人是甚麼人?他知不知道呢?整條村的人都看不起她,起碼有五個男人放棄了她,那個男人都不敢娶她,只跟她同居。你猜祂知不知道呢?你猜祂愛不愛她呢?神愛人不是因為你樣子好看,並非因為你沒有問題,人離開了神的時候,裡面很多的東西,你知道,天知道。我們中國人最聰明的-天知,對麼?你也知道。我們說神不知,鬼不覺,但中國人相信天知道的,我們中國人的天是有位格的天,孔子講天是有位格的,他敬神如神在;老子,他知道有神的。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他講的道是創造者。道生一,一生二,二生萬物-是創造的。他講的水,其實是聖靈,似聖靈。水在最低,但上善如水。但你不可隨便說。道可道,非常道。不是你一般人以為的那些。名可名,你隨便給它一個名字就不對了。所以我們中國人非常高水平。神也憐憫我們中國人,神一定喜歡,否則祂不會造出這麼多來。」

(五) 耶穌向撒馬利亞婦人承認自己是彌賽亞 (約4:25-26)

「這個婦人,她一直聽。女性是很精明的,她懂得讀人的。我們男人就笨很多的,我太太常常都說:『別這麼容易被人騙』,我的恩師蘇恩佩還說:『元雲,這世界並非人人都是好人。』但這個婦人被人騙了五次,現在這個也可能在騙她。但她一看到這個,這個真是不同,如此地說話的,是個先知了。而且她接著說,很高水準:『我知道,如果彌賽亞來,他就會告訴我一切了。』真是高水明。彌賽亞,一個猶太的男人、先知,忽然間這個猶太男人令她想起彌賽亞,耶穌講了一句很重要的話,你坐穩,是神的兒子親自講的:『正和你說話的那一個,就是他!』換一句講法:『我就是彌賽亞!』」

「我看到這裡,很震撼。嘩,神的兒子來,他連他的門徒也未有親自向他們講過他自己是彌賽亞,因為他一旦說出來,立刻就有殺機,沒有命的。意思就是要叛變。所以他很小心,最後他跟他的門徒說:『不要告訴別人。』他是到最後才跟他們說,才把一切揭露。但他偏偏在這個時候,對著一個撒馬利亞的婦人,在這樣的一個地方,揭露了自己的身份。」

(六) 撒馬利亞婦人徹底改變成為見證人 (約4:27-30, 39-42)

「接著很希奇,聖經沒有記載到這個婦人講了甚麼,但她改變了。為甚麼我知道呢?從接著發生的事情就知道了。為甚麼呢?你不是用口講很多話,神講的話,你相信,你接受了,就好像活水進了去,聖靈臨在,你甦醒了,你看見了,你經歷了,夠了。所以很多時候,敬拜不是多少話。」

「接著那些門徒來。這個婦人多麼聰敏,看見耶穌那班門徒每個都有一張嘴臉,他們的樣子多難看。你說她聰不聰敏?她一看,知道不妙,『這個是好人,那群就不知道是甚麼人。』她急忙走了。約翰記載很好,連她帶出來裝水的罐子也放下,她來就是要打水,但她現在夠了,不可口渴,有活水了!那些罐子不要緊,而且她回去-驚奇的地方就在這裡。你想想,這個女子閃閃縮縮的,沒有人肯見的,回去以後,向所有的街坊-我相信,聖經沒有說,我是猜想的,同居的男子也同來。你猜他有沒有來?...她很想將這個消息告訴所有的人。聖經裡面所用的字是甚麼?見證。見證(witness)這個字在約翰福音不是隨便用的。第一次用,施洗約翰,見證(μαρτυρέω)。見證是甚麼?生命改變,他經歷了一些事,他看見一些事,所以施洗約翰說:『我看到了,我看到聖靈降臨在耶穌身上。這個就是上帝的羔羊。我看到了。』當然,聖經沒有詳細記述她回去後所說的話,我相信她很清楚地說。為甚麼清楚地說?她只有一句:『我所有的事他都講了』『他是先知。』我相信這句她也有講。而且她其實也說了:『這個就是彌賽亞。』」

「嘩,那些人很希奇。為甚麼那些人這麼快就會信呢?我告訴你,你是假裝不到的。一個人信了主,你改變了。告訴你,剛剛信主的人是最powerful的。因為他很真,他經歷了一些事,他見證到一些事。我回到家,我第一個告訴我媽媽,因為覺得我媽媽容易欺負一點,我媽媽也真的是很好,我那天也說過,她不需要我上香,找了我另外的弟弟上香...我很興奮。我讀書的時候,我有幾個死黨,天天踢毽子,常常打籃球,我們這幾個常常夥伴一起攻擊基督徒。那些基督徒常常向我們挑戰,我們就聯合攻擊他們,我們有很多解釋,他們有很多解釋,我們就跟他們拼過。我還記得當時他們給我們看甚麼書:《聖經是神所默示的嗎?》、《科學的見證》。你有書,你想我們沒有書麼?大家去拼過。我信了主,第二天就和這些死黨吃飯,我掙扎,但聖經說我們要見證,但我不懂說,我想到,我垂下頭,吃飯祈禱,誠心祈禱。我一張開眼睛,我的老友說:『蔡元雲,你做甚麼,你傻了麼?』我說:『我信了耶穌。』他們說:『為甚麼?』我不知怎說。不過他們看見,樣子不同了,不同了。所以他們繼續和我傾談,我就說:『我不懂,不如你來聽。』告訴你,幾個人都信了主。你信了主,有活水的,你禁不住的,你就講了,你講的時候,你不懂回答,好像那個撒馬利亞婦人那樣不懂回答,就說『你來看吧』,初期的門徒也是說:『你來看吧。』因為你知道他的哥哥彼得是怎樣兇的,他就對哥哥說:『我不跟你講,你來看吧。』耶穌一看見他就收拾了他,說:『你改名吧,叫磯法吧。』」

(七) 聖經模式的敬拜 (太6:9-13; 弗5:18-21; 帖前5:15-18)

「所以敬拜是甚麼?不是這個山,不是那個山,再不受時間和空間限制。任何時間、任何地方、任何方式、你都要敬拜。你活著就是敬拜,你活著就是榮耀神。」

「主耶穌基督教導我們怎樣敬拜?他說要祈禱。全世界最好的祈禱就是這個,有一個書很好,叫《Fifty-Seven Words that Change the World》,在原文,主禱文有57個字,就是敬拜。『我們天上的父』。你信了耶穌,你知道有父的,你知道的,祂創造你。但不只這樣,『願人都尊你的名為聖』。全世界都會要敬拜祂,真的,到新天新地,萬國萬族,都上到天裡面,不單敬拜天上的神,敬拜還有是甚麼呢?『祂的國降臨』。不單在天,也在地:『祂的旨意行在地上。』你敬拜,就要放下你的旨意,要祂的旨意;放下你的主權,讓祂成為你的主。」

「然後你每次吃飯你就要敬拜,你每一次開車時都要敬拜,一切你所需用,神是每日供應的。因為我去讀神學的時候,不用三個月,就把錢花盡了。我一定不會問媽媽,也不會去找爸爸,因他說過了:『我一筆過給你出去,以後你讀書你自己應付。』我就寫信給媽媽,我家中兩個兒子很年幼,她看見我和太太好像很擔心,我就很坦白跟她說:『我們的錢用完了,我本來要去一個trip,沒有錢買機票,我們會去一個冬令會。』我的大兒子當時很年幼,他說:『Daddy,不是要禱告麼?』我說:『小孩,你懂甚麼呢!』我再想一想,不是的,他好像說對了。小孩子的心清很多。我說:『不如你祈禱吧。』他真的祈禱。真的有。所以我那幾年讀神學,從無到有。你每日所需要,你也要敬拜,不是你自己想辦法的。」

「然後是甚麼呢?敬拜是甚麼呢?關乎你和人的關係。聖經說的:『你如果有仇恨,你不要來敬拜,你先跟他解決。』先解決。所以敬拜是甚麼呢?不是人與神的關係那樣簡單,也是你和周圍的人的關係,你才可以敬拜。那怎樣呢?『免我們的債,如同我們免了人的債』。你赦免!你經歷赦免,然後才可以赦免。所以我和爸爸的關係就是這樣解決了。我常常覺得他對不起我,常常斥罵我,那些我和幾個老友祈禱,我祈禱,一閉上眼睛,我那幾個老友沒有見過我是那個樣子的,哭得不得了,大聲飲泣,那次神開我眼睛:並不是我爸爸得罪我,是我得罪他,是我做一些大逆不道的事,我後來知道,如果我生個兒子,我支持你出去讀書,你回來幹的只是這些不三不四的事,我一定會殺死他。所以後來我懂得謝謝我父親不殺之恩。是我令他傷心。我求神赦免我。很好的,這樣赦免之後,我再回家時沒有那麼害怕,因為我發覺其實我要赦免,他也需要赦免。兩個赦免的人才可以復和。所以敬拜是甚麼呢?是關係嘛,不是說出一些話,就是你和神的關係,你和人的關係。敬拜是不是這樣?對不對?」

「然後最重要是甚麼?每日何等多的引誘。知不知道?『Deliver us from evil.』而且英文這樣翻譯:『Deliver us from the evil one.』『拯救我們脫離兇惡,不知我們遇見試探。』我們每天會遇見何等多的試探。我們的弟兄、男性,特別慘。因為我們男子的眼睛是最軟弱的。但是那些廣告常常攻擊我們男人。嘩,每逢到地鐵,都求神赦免我,我不知道那些廣告是賣甚麼,用不用每個都穿那麼少的衣服呢?我肯定是要攻支我們男人。對麼?眼目的情慾、肉體的情慾、今生的驕傲。多少的陷阱。撒但是在的,但敬拜是甚麼呢?你已經勝過撒但,『你保守我脫離並勝過它。』所以每天,各位年青人,很多年青人每天上網超過八個小時,我也有上過。我那時候也很喜歡看Youtube。我看的就是最多人看最喜愛(favourite)的那些,最多人看的是最無聊的。嘩,而且看下去,要洗眼的,連心也要洗的。何等的多,到處都是。聖經說這個世界是臥在那惡者手下,其實你不要全推給他,你也有份的,對麼?你自己是有份的。敬拜是甚麼?『神啊,你勝過撒但,你救我,脫離這些引誘,勝過那惡者。』最後總結,『國度、權柄是屬於你的,榮耀是屬於你的,永永遠遠,阿們』。是每一刻的,並非只是星期天早上,對麼?當然詩歌很重要,但是並非只是詩歌。」

「這段講敬拜也是很好的:『不要醉酒,酒能使人放蕩,乃要被聖靈充滿。』神的靈不在你裡面,你是不懂敬拜的。那敬拜是怎樣的呢?『用詩章、頌詞、靈歌,彼此對說,口唱心和的讚美主。』本來我讀到這些的時候我就很自卑,因為我每逢唱歌都走音的,後來我發覺不是走音不走音,我最喜歡到『方舟之家』敬拜,多數是智障殘障的,我為何那麼開心?每個都走音的。所以我在那裡可以大聲唱,沒有人介意,卻是多麼真呀!嘩,這班人唱到哭就哭,開心就大聲叫喊,他不管你怎樣,有人用鈴用腳跟著唱,多麼的真!而且是口唱心和。你看我們唱詩的時候-我常常都為唱詩的人禱告,求神赦免我們-唱的那句『神啊我為你捨命,我真的很愛你』,是不是真的呢?以後你唱詩,要小心一點。口唱心和。神看你的心。不單這個,『凡事要藉著我們主耶穌基督常常感謝父神。』感謝。一個人最可憐是不懂謝恩。我信了主之後,認罪之後,我天天為我爸爸媽媽感恩。最近母親節,我親自對我媽媽說:『我多謝你,八十八歲,照顧了這個兒子八十八年。』真的,我太太離開了,我家也不能回去,因為每樣東西都令我很傷心,後來我回到家。我現在是獨居長者,但神與我同在,我媽媽,隔一天就來,帶著她的菲傭,幫我洗地、洗衣服,燙衣服。我的媳婦這幾天晚上,每天請我吃飯。嘩,八十八歲,還要照顧這個兒子,是她致電給我的弟妹,說:『你們照顧一下大哥,他很不行呀。』那個時候我也真是很不行,回家也回不了,常常哭泣...凡事謝恩。即使在傷心的時候,神有恩典,凡事謝恩。」

「然後,『敬畏基督』。 敬畏基督是每一刻的。Fear of the Lord。當你有fear of the Lord,你每做一件事,基督在,神在。然後,『彼此順服』。與人相處也是敬拜,那裡說,在你家中,要愛你的妻子,做父母,要愛你的孩子,也是敬拜。你工作,是服侍神的。無論你老闆怎樣,你一樣是敬拜。敬拜是關乎你整個人,聖經裡面說的,真的。所以這個敬拜是甚麼呢?」

「帖撒羅尼迦前書。有四句,我們常常讀三句,要多讀一句。第一句:『常常追求良善。』我們常常不讀這句的。這句很重要的,只有一個是善的,只有神潔淨了你,你才可以看見這個善的神。善是甚麼呢?是行動,是行公義、好憐憫。敬拜不是口講的,是要與善的神一起。第二句:『常常喜樂。』喜樂是甚麼,是生命的詩,所以你唱詩的時候,你會喜樂的,我其中一首新的詩很喜歡的,是《神大愛》。我怎麼喜歡呢?它說你會跌倒的,說你人生會有患難的,但神在。神在的時候,當時我太太離開,我不斷哭,但卻是平安的,心中仍然是有喜樂的...『不住的禱告。』 不住的禱告可以麼?可以的。你看見人家罵你,你就禱告,你會不同的,你對他也不同了。你缺乏的時候,你要禱告,你有錢的時候就更要禱告,因為錢是會遮蔽眼睛的,令你看不見神的。所以凡事不斷的禱告,每一刻也禱告,禱告就是敬拜。對不對?然後是『凡事謝恩』。各位,敬拜。」

(八) 莊稼已經熟了 文化等著革新 (約4:27, 31-42)

「撒馬利亞婦人,她找到了,但願我們找到。但她回去,她革新。整條村改變,整條村的人不再小看她,因著她,不再歧視她,不再歧視那些猶太人。他們說:『我們找到了。這個就是救世主(Saviour of the world)。』所以主耶穌講得好,他到自己的地方來,自己的人不接待他,但接待他的,他都賜他們權柄,做上帝的兒女。他要向全世界宣佈,這個他們最看不起的撒馬利亞婦人,這班[猶太人]說她是雜種,說她信仰不純正的,但她接待耶穌,她的改變、家庭改變,我相信她的男朋友都改變。在撒馬利亞那裡,文化改變,不再歧視,小小的一個,後來人們正式宣告,在新約的聖經,第一個女宣教士是誰呢?撒馬利亞婦人。對麼?你留意看看,真的。」

「門徒不知道,其實他們已經想問,跟一個不三不四的女人傾談,談甚麼呢?吃了東西沒有?他說:『我吃了。』『你吃了甚麼?』『我的食物就是遵行那差我來者的旨意,時刻做祂的事,我按祂的時候做。』他說:『你舉目向田觀看,莊稼已經熟了,你們常常都說還不行。你又覺得撒馬利亞人不行,這裡又說不行。』他說:『我告訴你,撒種的已經有人撒了,你去,去收那些你沒有勞碌過的。』誰撒了種?主耶穌。他將神的道,神的活水撒出。還有誰撒種?撒馬利亞婦人。然後他們請他去,嘩,那班門徒多麼開心!進去,他也克服自己的歧視,住在那裡。」

「這些的故事在香港發生,在柬埔寨發生。我很喜歡去柬埔寨,你想不到去了這麼多次,因為我老友去了,是醫生。他本來在泰國的邊境當醫生的,但神開他眼睛,打開了一道門,給他在柬埔寨行醫,他進去。嘩,他愛上那些柬埔寨人,不單傳福音,還開了一個聖經學院,教了很多柬埔寨人。柬埔寨人外表很溫柔,內裡很暴躁。他們不懂得解決問題,一有問題就打起來,所以你看見為甚麼有屠殺,殺戮戰場,那些柬埔寨人多麼溫柔,真的變了。不只變了,還吸引了我老友的女兒去參與短宣,變成長宣,嫁了給一個柬埔寨人。我向我老友說:『不好意思,我只叫你的女兒去短宣,怎知會弄成這樣!』他說,『這是與無關的,她很開心,她生了兩個孩子,很黑的。』這個女兒標準柬埔寨話,我帶人去短宣,他們說:『為甚麼你懂廣東話?』她說:『我是香港人。』因為她說標準的柬埔寨話。柬埔寨,因為耶穌,她改變,不單是柬埔寨。聖經說:『舉目向田觀看』。」

「在香港,看見一塊田,叫做錦田。好幾年前,有人在那裡建立教會,才發現有很多Gurkha兵,全部尼泊爾人,很多信了主。所以那間堂會後來搬了去元朗,叫錦光堂,並把那間禮拜堂給了他們。那次我探訪他們,剛好全港的尼泊爾教會共十多間的教袖在那裡,我進到去,多麼感動!一同用尼泊爾語在唱歌,他們認出了我就叫我上台,我說:『我很感動。多謝你們各位。你用你的性命來保衛香港,想不到你們信了主,不單在這裡敬拜,並且差了很多人回尼泊爾成為宣教士。』最近尼泊爾地震,他們教會很多弟兄姊妹到了尼泊爾,在地震當中陪伴災民,仍然見到神的恩典。」

「神在這裡。莊稼已經熟了,我們要敬拜,不理甚麼種族,不理甚麼的情況,不在這個山,不在那個山。是每天用詩歌,用對唱,大家生命分享,彼此順服,榮耀我們的主,改變文化。撒馬利亞婦人,她家庭不再一樣,她的鄉不再一樣,她的鄰居不再一樣,那個城市、那些男人不再一樣,他們知道,找到救世主,生命改變,敬拜改變,活著就是敬拜,活著就是榮耀神。文化改變,我們家庭的文化要改變,我們歧視其他種族的文化要改變,我們教會的文化要改變。我們敬拜不在乎時空限制,無論哪個時候、哪個時刻,真心的,用自己被復活了的靈、真我的來敬拜,不要造作。如果你願意,我邀請你站起來。每一刻,很真的,來到神面前,活出一個敬拜的生命。敬拜改變,不是一個星期一次,不是只用詩歌,你生活每一部分,每一句話,每一個行為,每一個決定,都是敬拜,都是要榮耀祂。行不行?不單如此,革新。你和家人的關係要革新,與同事的關係要革新,與禮拜堂的人的關係也要革新。」


第六講 
日期:2015年8月6日
題目:榮耀的醫者:醫治更新、召命革新
經文:約5:1-31、約14章
講員:蔡元雲醫生[周志豪牧師作即時傳譯]
大會速記員:盧浩基弟兄

(一) 引言:從基督生命看醫治和召命

• 主耶穌是真正的醫生,聖經清楚記載他走遍各城各鄉,除了教導人和傳天國的福音外,還有「醫治各樣的病症」。馬太福音記載,他出來不久,名聲遠播,很多人都來找他,從南面耶路撒冷到全以色列、遠至敘利亞,他們都把病人帶到他那裡,包括各種奇難雜症,但「耶穌都醫好他們」。

• 很希奇,得醫治的病人很多都沒有感激他,包括約翰福音五章的主角、一個患了病三十八年的人。十個長大痲瘋的被醫好(大痲瘋當時是絕症),只有一個回來多謝他,其他九個在哪裡?我們很功利,會說耶穌是白費心機,我們常常做一些事情是另有目的的,耶穌不是這樣看。他服侍貧窮人,餵餓五千人,醫好很多人,他不管甚麼真的愛他們。他改寫了甚麼是醫治,他的醫治不一樣的:他看人不一樣,他真的看見整個人。現代全世界的醫學都在改變,重視全人醫治。

• 「召命」的英文為「vocation」,字根是呼召的「召」(calling),「命」代表使命,是有目的和目標的、也有呼召的,現代很多教會和個人都有採用這個字。相關的經文是約翰福音第五章,當中耶穌常常提及一個字-「作事」或「作工」(「我作事直到如今」「我作事,所以你們也要作事」「我作工,是天父叫我作的工」),其意思有別於今天流行的工作觀,反映在一些廣告中:「打好這份工」、「搵工跳槽」。工作是為了甚麼?我們做事是為了甚麼?耶穌是不同的。如果每個人都知道自己的召命是甚麼,你就不一樣,不會渾渾噩噩。

禱告:「親愛的天父,我們多謝你,你是真的愛每一個人,無論他身體狀況如何,無論他心理狀況如何,無論他靈性如何,無論他與人關係如何,你都關係他,沒有一個是你會忽略的,你是愛每一個的,你希望每一個都完完整整被醫治,是痊癒的。主啊,我們在這裡,你又告訴我們,你不斷作事,你又呼召我們作你的事,為你作事,知道我們做人是為了甚麼,做工作是為了甚麼,是為著你。主啊,我們在地上,我們需要主你給我們一個信仰,是扎實的,很落地的,很貼身的,每一天都經歷到你,經歷到你的榮耀在我們的身上彰顯出來,我們在這裡,主啊,願你的靈帶我們進入你的真理,去和你建立一個更親密的關係。我們禱告奉主耶穌的名求。」

(二) 畢士大池內外,盡見人情冷暖 (約5:1-16)

• 在一個猶太節期(相信不是逾越節,在節期有很多人上耶路撒冷),耶穌就趁節期上去,但他去一個人想不到的地方,他今次選擇地去了一個地方,叫畢士大。這個池很聞名,聖經中在括號內這樣說:人們知道這個池裡面的水間中就會滾動,當時就傳說,滾動的時候有天使攪動水,第一個下到水裡去,就可以好了。聖經和歷史並沒有特別講這個是否真的,但無論如何,人們真的如此相信。約翰特別記載這個池很鄰近羊門。羊門是賣羊的地方,人們在那個門口買羊來吃,也買來獻祭,所以離聖殿不遠。

• 這個故事不是偶然的,其實它讓我們看到人情冷暖:聖殿那班宗教領袖怎樣看這些病人,在池邊的人彼此的關係如何,然後到最後猶太人領袖再追問這個痊癒的人-多麼的無情和令人心酸。

• 耶穌看見一大群有嚴重疾病的人,每個人都在等候,每個人都站住樁,因為他們知道要比賽,第一個下去就有機會痊癒,所以人人都很緊張,耶穌來到,沒有人看他,沒有人理他。Who cares?每個人都在看著水,盡量就近池邊,也沒有人看旁邊那一個,因為各人很著緊水甚麼時候動。這是甚麼地方?

• 耶穌知道這裡有一個三十八年患病的人,這個人不能走動,必然是有人抬他來的。是誰抬他來呢?抬他的人又去了哪裡呢?過了如此長時間,他沒有一次趕得及下到水裡去,那些人已認識這個熟客,不過,Who cares?

• 這裡很就近聖殿,那些宗教領袖必定知道有這個池,有沒有派人來探訪一下呢?有沒有發現這個人,去抬他一次呢?沒有。一個也沒有。在耶路撒冷如此就近聖殿的地方,一個如此講宗教、講敬畏神的地方,為甚麼淪落到這樣?

• 主耶穌近前來,看著他,問他:「你要痊癒麼?」但那個人相信看也不看他一眼,因為後來他根本不知道和他說話的是誰。他不在乎。經過了這麼長的時間,他已不單身體有病,他裡面已經有很多東西,開始有苦毒,覺得四周的人都是冷漠的,就發洩一句說:「每次水動的時候,都沒有人抬我,總是有人先下水。」

• 聖經說,耶穌看人跟我們看的不同:耶穌看見人的時候經常就動了憐憫的心,很奇怪的,他並沒有計較,也沒有甚他特別目的,他問了之後,就說:「拿你的褥子,起來行走。」然後,他真的站起來,拿起褥子就走了。耶穌也消失了。很奇怪,神差祂的兒子來,到自己的地方,他所作的一切都是為了人而作,但人卻多麼冷漠。

• 跟著發生的事情就更加奇怪。他出去了,那些猶太人的領袖,知道這個人很出名的,看見他,不是說:「你做甚麼?為甚麼你會走路的?這麼奇怪?嘩,發生甚麼事呢?恭喜你,你跳進水裡!」卻是說:「你知不知道今天是安息日呢?你拿著那張褥子這樣走路,你幹甚麼?」他們是甚麼樣的人,竟說這樣話?多麼的冷漠!那個人就回答:「其實是與我無關的,是那個醫好我的那個,他叫我這樣做的。」他覺得犯安息日的是耶穌,與他本人無關。他只是站起走路。多麼的冰冷!

• 這是個甚麼的城市?你看不看到?你在城市走路,你看到的是甚麼呢?為甚麼耶穌所看到的跟我們所看到的不同呢?那些宗教領袖,看到甚麼呢?他們在問甚麼呢?他們究竟在做甚麼呢?你明白麼?多麼的殘酷!所以看這個故事,令人很心痛。

• 蔡醫生在外國受醫科訓練後,在一間基督教醫院工作,有一個好的生命師傅,他說:「最重要的是看著他,無論他是怎樣樣,你都要關心他,他是一個人。特別當他病的時候,心情也不好的。」所以他受訓練,被罵也是值得的。蔡醫生常常記住,特別當神差他回港,也在一間基督教醫院工作,常常說:「求神給我用你的眼睛去看他們。」

• 「你不在乎,我卻在乎。」耶穌去尋找他們。你們每一個信主,是神來找你。神差遣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式,祂尋找你,祂特意要把你尋回,而是找你的時候是溫柔的。「你的腳好了麼?」耶穌對那痊癒的人說:「但我提醒你,如果你繼續犯罪,後果可能更嚴重!不單不能走路,還有其他。」耶穌不單是關心他的腳,他是關心他整個人。

• 今次那人看見耶穌-其實當時很多人見過耶穌-所以他今次知道,但他沒有說:「噢,耶穌,原來是你啊!多謝你!」你猜他做甚麼呢?立即告訴猶太人領袖:「我知道是誰了。告訴你一個秘密,我發現了,也是名叫耶穌的那個人!」

(三) 神是關心全人的醫者

• 「你有沒有病?」主耶穌基督知道,天父也早已說過。詩篇一○三篇說:「不可忘記他的一切恩惠!他赦免你的一切罪孽,醫治你的一切疾病,他救贖你的命脫離死亡。」神關心你,祂想醫治你。然而為甚麼有時候不醫治呢?另外,聖經中有不同的恩賜,有醫病的恩賜,蔡醫生說自己只有醫病的技術,沒有醫病的恩賜。恩賜是聖靈隨己意分給各人的,神給各人不同的恩賜,不需要人人都有醫病的恩賜。

• 很多時候蔡醫生在醫院裡面,發現一個情況,成為他最後決定轉行的原因之一。原來他開最多的藥,第一是鎮定劑,第二是安眠藥。有一次我很不服氣,就將兩個星期所看過所有的症逐個翻查,八成都是這些。當時全香港最受歡迎的藥物就是鎮定劑,現在愈來愈受歡迎的、愈來愈多人買的,就是抗抑鬱藥、安眠藥。然而,他自己並不是讀精神科的。之後他為自己認罪,因為他後來開這些藥時變得機械化,心中想:「我看他來了這麼多次,看他樣子應該還要吃很久」,他索性開足兩個月的份量給病人:「你回去慢慢吃,兩個月之後再來見我。」他後來覺得自己很無情:「他要鎮定劑,必定是有事情的。他睡不著,必然是有問題。我是個醫生,為何不關心他那些事呢?那我是甚麼?」現今的醫生愈來愈專門,心臟也分很多科的,有些是專門插導管進去的,有些是專門「通波仔」(冠狀動脈造型手術),十分專門。你來看心臟專科,他只認識你的心臟,其他的大致與他無關。蔡醫生再去思想,覺得很有問題,就是分了多少部門,你看一個病要經過六、七個部門。如果是政府醫院,每個部門也是等兩個月,十分麻煩。

• 蔡醫生見證他已故好友陳修治醫生的患癌經歷如何改變他對醫病的看法,他形容陳歌聲十分悅耳。有一次蔡收到陳的電話,請蔡到醫院探訪他。翌日見面時,陳先憶述曾有一次蔡在他拜禮堂講道,他當時負責傳譯,又透露當天在蔡講道完畢離開後曾跟縱了他幾條街的距離。陳解釋說:「因為你當時講,信耶穌,要把整條命給祂,一生服侍祂,全心全意,真的專心愛祂,服侍祂,活得有意義,我很感動。我已聽了你的見證,我就跟著你,很想截住你。我決定這樣:我信了主很久,但還不可以-我的事業很成功,我的高爾夫打得很好,我的風帆玩得很棒,我很喜歡唱歌,我有很多事情未做完,我在神面前說:『你多給我幾年,我四十五歲,或者五十歲,我就決定那樣。』你知不知道今年我幾歲?四十五。」蔡問陳為何找他,他回答說:「我患了胰臟癌。」蔡聽見胰臟癌就知道情況嚴重。陳其後說:「我接著就要做手術,你知道這個病是怎樣的,我已經決定了,一心一意跟隨主,我決定,我活著就是為祂。我不再等了,我願意這樣做,我也想你為我祈禱。」蔡很感動,他看見陳的眼睛濕透了,就說:「我願意為你祈禱,不過,陳醫生,我告訴你:我也認識另外一個醫生,他也患了癌症,他也禱告,我也為他禱告,神治好了他,癌症全好了。但我告訴你,醫不醫治在神那裡。但你要答應我,你做手術,無論怎樣,你將生命交給主-無條件。」陳看著他說:「我答應你。」陳就帶著眼淚和蔡一起禱告。

• 很多時候你患病的時候會想很多東西的,是你平時不會想的。為甚麼不會想呢?因為你覺得還有很多時間,但到了那個時間,你忽然會搜尋到深處:「我活著是為了甚麼?」而神並沒有說一信主每個人都必被醫治,信耶穌的人也可以患癌症,也會病死了,蔡的太太是患癌症離世的。

• 那一天陳做手術,蔡一早就來到醫院等他。到他被推出來並開始醒來,蔡和陳太站在旁邊,他睜開眼睛看到蔡和太太,他第一句話向太太說:「太太,你答應我一件事,不要向神生氣。」蔡看見陳太面色不好看,醫生告訴了蔡:「不能割。」陳繼續說:「你不要向神生氣。我禱告了,我決定好好的服侍主。」他太太看著他,一直地哭泣。蔡卻看見陳是多麼平安,是假裝不到的,他十分感動。然後他定期探望陳,後來陳對他說:「蔡醫生,你知不知道,我現在要做化療,不過我仍然上班,疲累一點,我半天工作,就算我正在打針,我也照樣上班。不只這樣,我還繼續打高爾夫,我的朋友還說:『嘩,你的球技有進步!更強了!』不只這樣,我繼續跟朋友見面,而且談話深入了很多。」他太太天天緊隨著他,多麼的美。

• 有一天蔡致電給他,邀請他出席蔡在下周的一個福音午餐去唱一首歌並講一個見證,陳說他從未在福音聚會中講過見證,但蔡鼓勵他試試看,他就答應了。在那次聚會中,不單陳歌聲動聽,他講見證也講得十分真實;忽然間他不一樣了,其後他致電給蔡,說他很多朋友都想請他吃飯,他們每個都很希奇,因看到很多人患了癌症,沒有一個像他那樣的能若無其事,很開心。他說他把所有認識的朋友全都叫來,安排一個宴會-他請客,他們付錢-去講一些話,藉此不用重覆再講。當天來了幾百人,蔡當然被邀請出席分享。陳坐在一張高椅上,又唱歌,又講述自己的生命,講到在這段時間不一樣,講自己活得多麼開心。出席的人當中,有的是和他玩風帆的,有的是他的打球的朋友,有的是和他唱歌的,也有很多醫生、很多不同的人出席了,每個都流淚。多麼的美麗!他把最後所唱的歌連同見證一併錄下來。

• 神醫治你,不只你的身體那麼簡單,一個人患了病,很多方面都會牽連到:心理上會改變,與人的關係會改變,很多東面會浮現出來。你會知道甚麼要放在第一位,你不一樣。祂要醫治的,有些比癌症更重要。我們常說:「神啊,最好你醫好我這些病。」當然神可以醫治你,但人不只是身體會患病。二十一世紀,香港人,百分之二十,是有心理和精神病的。最近剛剛出了一個報告指,香港年青人,百分之四十是想過自殺的,蔡醫生當時再做過一個研究,有百分之一不但想過,更試過自殺的,有很多抑鬱的,那是不是病呢?我們不讓人知道,有些病我們很公開讓人知道,但你有沒有朋友告訴你:「你記念我吧,小弟最近抑鬱」?沒有人是這樣說的,沒有人會承認的。

• 主耶穌基督說,每個人都有病的。種種的原因,各樣的病症,不一定跟罪有關,有的,但問題是甚麼呢?主耶穌基督說:「我不是為那些康健的人來,無病的人不需要醫生。」其實每個都有病。「我是為罪人來的,無罪的人不需要來找我。」每個人都有罪,只是你不承認而已。這個世界只有兩種人,一種人有病,一種人有罪,其他人是裝作無病或無罪。

• 醫生只能延續人的生命,神卻在你患病孤單時仍與你一起,祂整個人醫治你,耶穌關心你,每個人都可以私下把病況向耶穌傾訴。現在全世界都做了研究,百分之八十的病是有心因的(psychosomatic),包括癌症-有一種性格是與癌症有關的。蔡醫生最近這兩年本身也多了一個病,他有事看一個醫生,那位醫生知道蔡太過身,他知道蔡的情緒不好,他看一看,就要求為他刺手指驗血糖,蔡起初不覺得有需要,因為他平時血糖水平是正常的,結果驗出血糖水平甚高,令蔡大吃一驚。就是說:牽一發動全身:情緒會影響分泌,再影響免疫系統-現在很多病都是由於免疫系統出了問題,是一線牽一線。人是很脆弱的,不要以為自己很了不起。但耶穌知道,我們的天父知道,祂真的關心你,這比你的病被治好更重要,你是有神與你一起。

• 陳醫生六個月就離開了,實在很美。最後陳向蔡說:「蔡醫生,我做人做了這麼久,從未試過這麼開心。我跟我太太甚麼都可以說,我的好朋友,以為都只是講打球,講吃的事情,現在甚麼都可以談了。」他有很多好朋友最後也信了主。還有他一個的死黨,叫丘世文,是香港著名的才子,他寫了一本關於陳的書-《同行四分一世紀》。這班人多麼有學問,但從來不講最心底的事情。到了某個位置,點到即止。但到了最後,甚麼都講。這位丘才子-蔡後來也認識了他-並沒有信耶穌,直到有一天,他致電給蔡,說自己生了腦腫瘤,腦部的癌症。蔡沒有勉強他,只是陪他,為他祈禱,他就寫了這本書-《同行四分一世紀》。

(四) 安息與召命 (約5:17-47; 太11:28-30)

• 人是有限的,主耶穌基督來,看到這個世界如此冷漠,那裡有一群人,不只是身體有問題,多麼的割離,多麼的孤單。聖殿就在旁邊,卻沒有人探訪他們,但主耶穌基督來,就是要尋找這樣的人,那些宗教領袖就來問他:「你為甚麼不守安息日?」他所給予的回答,卻沒有人想得到,也因為這句話,惹來他殺身之禍。主耶穌說:「我父(上帝)作事直到如今,所以我也作事。」他們說:「你瘋了麼?你不單不守安息日,還叫上帝是你的父?」「My father」。所以主耶穌基督來的時候,他們是多麼可恥,神的兒子來到他們中間,他行醫治,又講真話,他們就怒斥他。多麼可憐,神的兒子,他真的是,他們至少也應該問問他,如何叫這個病了三十八年的人站起來。他們沒有腦袋麼?他們不關懷人的麼?耶穌愛這個人,救了他,他們還要對付耶穌,就在那個時候動了殺機,決定要殺他。人是多麼可憐,他們瞎了眼麼?

• 耶穌解釋說:「我父作事直到如今。」神造天地萬物,用了六日。第七日,創造完了,祂就邀請人進入祂的安息。這個安息有解經家提醒我們,乃是不斷的邀請,祂邀請你每一天都可以進入安息。希伯來書解得很好:安息是與神建立一個很親密的關係。「得力在乎平靜安穩,得救在乎歸回安息。」你用神的時間勞勞碌碌,不懂得在神的愛裡面建立這一個永恆的關係,是永遠的,安息的。安息是持續的。那麼神有沒有下班?如果神下班,你和我都完了。天地萬物運作,是有規則的,這是規則是神訂立的,有定律的。我們稱為物理定律、天文定律,但所有這些定律都是創造主造出來的,神看著整個天地,祂看著的,太陽、星星,一點不混亂的。所以神作工直到如今,所有的都作工。最可憐的是甚麼呢?我們天天在這裡,呼吸空氣覺得是必然的,我們覺得曬太陽是應當有的,覺得萬物的運作這麼有規律是必然的,不是必然的,乃是神供應的。神在看著,每一天都在看著。

• 然後他說:「我作工很簡單:我看到天父要做的,我才做,我不是隨便做的;第二,我知道神的心意:祂給我做我才做。我知道祂是給我能力的,他要給我一個更大的能力,叫死人也可以復活。我講話,他可以有永生。」神的話是真的,有力量的,而且不單是講,他替我們死在十字架上。他繼續說:「神也將審判的事交給我,到末日每個人都會死而復活,人子會有審判。我一直都做工,是按著神所吩咐我的。我作的全都是天父給我的。」如此做人是多麼開心!所以你看主耶穌,你說他辛不辛苦?有時連飯也沒有吃,但他有沒有休息?有的。他間中就帶門徒上山去休息,到曠野去休息;當人們要強迫他作王時,他就走了。神有規律的,工作和休息有規律的。香港大部份人都很疲倦的,香港人的工作時間是全世界最長的,澳洲五天工作都嫌太多,準備改為四天工作。香港的醫生很多很疲倦,每周平均七十至八十小時工作,香港醫護人士普遍是超時工作和過勞的。那些從事投資銀行工作的人工作時間就更長了。香港人大部分都burnout。

• 耶穌關心你。工作和休息,是有規律,所以神定安息日,去離世的蔡太知道蔡醫生星期六和星期日有時都要講道,就對他說:「你也要休息。你每周星期一一定要休息。第一要陪我,陪那些孫(也是神吩咐)。」Marva Dawn也寫了一本書叫《安息》。當耶穌看見他門徒和他周圍的人都很疲累,就說:Are you tired? Are you worn out? Are you burned out on religion? Come to me. Get away with me and you'll recover your life. Come with me. See how I work. I'll show you how to take a real rest. Learn the unforced rhythms of grace. I won't lay anything ill-fitting on you. Then you'll learn how to live freely and lightly. (和合本:「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我心裡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裡就必得享安息。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

• (1) 不單工作疲累,原來宗教也叫人被倦的。法利賽人的條文那麼的多,他們要記得很多的事項,常常有幾十項東西不可做,最後的一項就不可以拿你的褥子走路他們也記得,很忙的。(2) 耶穌心裡柔和謙卑,不煩躁的,一個人burnout就很煩躁,常常炮轟別人。(3) 有節奏的:要工作,也要常在神裡面休息,才可以柔和謙卑。(4) 恩典:我們常說「施比受更為有福」,但單單讀這句是要人的命的。你若不領受恩典,能施甚麼恩典呢?為甚麼你常常施恩得這麼困難?因你很少來到神面前領受恩典。你要領受恩典才能柔和謙卑。(5) 軛的確很重,但它的尺寸是為牛度身訂造的,尺寸十分準確,每隻牛都不同的,農民也和牛同行,因是愛牠。(6) 當我工作到一個地方,失去了一種自由,失去了一種輕省,就要知道是有問題了。一定在幹著很多無謂的事,不是神要我做的事,不是神和我一同做的事,便會疲累。

• 主耶穌邀請我們要安息,但我們也要工作的,所以兩者是在一起的。所以軛(工作的時候)是可以輕省的。這句話蔡醫生跟他的恩師滕近輝牧師談過。有一天他和滕牧師到台灣,是星期日,他跟著滕牧師一整天。第一堂有一千多人,麥克風壞了,他就沒有麥克風講道,很有力。然後午餐,也有一個講座。下午為宣道會有一個專題講座,還有另外一個聚會。到晚上,他們到了台灣的體育館,是華福之夜最後一晚,有一萬人在座,大會講員就是滕牧師。他講亞伯拉罕,十個重點,仍然很有力。蔡醫生整天伴著滕牧師,覺得自己已經疲乏不堪了,他不服氣,就去問滕牧師為甚麼他連續五堂還是那麼有力,相反自己已經很疲累了。滕牧師思想一下,就講了一句,是蔡醫生不明白的:「我講道的時間,就是我休息的時間。」蔡只覺得往往自己講道的時間是別人休息的時間,就問滕牧師他在說甚麼,牧師就叫他回去想一想,但他怎樣也想不通。後來有一次北宣生日請他吃飯,蔡特意坐在他旁邊,向他重題幾年前他的問題和他當時的回答,表示自己仍然不明白,請他解釋一下。滕牧師說:「我講道的時候,是聖靈托著我,是祂在作,我們一起工作。」軛是容易,擔子是輕省的。

• 召命。召命是甚麼呢?神知道你是誰,你的個性是不同,不適合你作的就不適合了。做不適合你的工作令你特別累。為甚麼我們的年青人這樣累呢?蔡醫生問一個年青人為甚麼他那麼辛苦,問他為甚麼轉了科,他本來讀電腦的,為何今年讀商業。那年青人說自己最討厭電腦,只因父親說讀電腦有好前途才選讀了,結果全部成績不合格,現在選讀那科是母親告訴他讀的,說電腦不行,商業管理有出路,然後他並不喜歡,雖然成績還能合格。蔡看到他讀得那麼辛苦,問他如果由他自己選,會選甚麼科。他說是他想讀音樂。蔡問他為甚麼不讀音樂,他說母親說沒有出路。蔡問他知不知道有一個人叫郎朗,另一個叫李雲迪。很奇怪,大部份人做某些工作,並不等候,神不會隨便把一件不合適你的工作加在你身上。

• 蔡醫生本身也喜歡行醫,但有一天在九龍城寨,他與吸毒的人交談,就看見他的恩師蘇恩佩。他不認識她,只是看過她的書。她對他說:「我是蘇恩佩。」他就提及自己看過她很多的書,特別是她的小說,講她的戀愛故事,並且她怎樣為了主,回應祂的呼召,決定放棄回到亞洲,跟她的男朋友分手。他問她:「為甚麼你在這裡?」她說:「我在這裡,我想看看這個城市的年青人正在做甚麼。這個城市有很多年青人,我不明白,為甚麼這麼年青會吸毒,為甚麼在做這些事情。」她後來寫了一篇文章《我能為這個城市做甚麼?》。蔡說:「你明明是病了的,為甚麼會來?」她補充說自己是患了癌症,仍決定回來。她就和他開始隔週一同禱告。

• 「我奉勸大家,禱告是很危險的行動。我們的神學經常說禱告是動神的手,禱告是神動你的腳。」一年之後,蘇恩佩決定為這個城市出一本雜誌和他們談話,她就來找他,說:「元雲,你會不會考慮加入。」他回答:「我是醫生,不懂編雜誌的。」後來她說:「我不是說你能做甚麼,我看到你裡面有一顆很愛年青人的心。你回去禱告吧。」他就和太太並兩個兒子一起禱告。不一樣。神真的感動,所以他行醫三年決定轉半職。他找到了。再過兩年,他知道自己不能又做醫生,又做雜誌,晚間又做輔導,不行。他決定去讀神學、讀心理學,讀輔導,他父親決定和他決裂。但很奇怪,合適就是合適,不合適就是不合適。他發現當他看見年青人,假若他忍受不了他們,他知道自己就應改行,但事實並不是這樣。

• 神找你做事,祂把你正確地安放,你不一樣。那就是召命。神知道你,祂把軛給你,把使命給你,每一個都不同。蔡醫生已故太太本身也有她的召命,就是專門做幼兒工作,和一群人成立了一個親子促進會,幫助那些的母親,多麼的開心。每一個人,你作為母親有呼召的,你沒有呼召結果就打死你的兒子。你有呼召就不同了,你是為主而做,是祂給你的。你上班,如果你知道神呼召你,無論那份工作怎樣沉悶,你為主作的,你服侍人的。

• 蔡醫生在突破最欣賞其中一個的同工,那裡做了三十年,她離開的時候所有的人都為她慶祝,她是做清潔的,每個就叫她作阿媽,她十分愛其他的人。在突破也有一個做看更在門口,很多人都覺得他像個牧師,每個來他都很愛他們,很關心他們,他真的牧養他們的。還有他們的廚師,青年人都喜歡他,他弄菜的時候十分喜樂的,常常和年青人交談,多麼好多麼美麗。不是你做甚麼,乃是神呼召你。你為主作的,你知道是適合你做的,你做每一樣都喜樂的,你會祝福很多的人。

• 蔡醫生今年年底就七十歲,十多年前已經有人在電視上問他:「蔡醫生,你已經五十多歲,仍做青年事務委員會主席?」他心中想:「與你何干?又不是你呼召我。」他問蔡:「你知不知道些年青人吸毒的?」蔡答:「我知道,有兩個在我家中居住。」

• 耶穌說:「我父作工直到如今,你也作事。我所作的事你也要作,而且作更大的事。不過你要祈禱,我必定給你能力,我必定賜聖靈給你,祂會伴你一起。」你只活一生,有一件事必定發生,你一定會患病,你還一定會死。你不要以為自己是必然的,一切都是恩典來的,你活著一口氣,你求神:「你醫治我。即使身體不濟,讓我和你關係更好。與家人的關係更好(那個是也是醫治)。」

(五) 求主賜更深層的醫治、更清晰的召命

• 擔心,可以醫治的,「一無掛慮」,最好的醫治是甚麼?「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常常害怕的醫治:「不要怕,只要信」。聖經當中有很多話是接觸你最深層的,你最裡面的東西、你不想給人知道的,那些比你身體的病更大重要。人最大的病就是離開了神,一個人沒有愛,沒有神的同在,你怎會有力量?

• 你每一晚都要站起來,奉獻給主:「主啊,其實我也知道裡面有很多病,只是我不給別人知道而已,很多心病,我旁邊那個,天天看見他/她我都不想望他/她的;我的兒子,我很早就想幹掉他。」這樣又怎樣開心呢?醫治是甚麼?神有愛有赦免,使你與人和好,十字架滅掉冤仇。最重要是你與神重新結連,你就有愛,你就有生命,而且找到自己的呼召。蔡的母親也有她的召命,就是看著照片每天逐一為孫兒們祝福祈禱。多麼的開心。

• 要每次再將生命獻上:「主啊,我不再裝假了,我裡面其實有很多心病,裡面有很多不開心,求你醫治我。我貼著你,無論如何我都會這樣。其實我工作都不知是為了甚麼,我要尋回,神啊,你呼召我,我再上班,是為你;我在家弄菜,是為你;我教養孩子,是為你。」你就不一樣了。召命,有呼召的,有使命的,每一個基督徒都應該如此,當然有人是被呼召做牧師的,做神學教育的,很重要的。今晚也希望呼召更多的人做醫療,香港有需要他們,也不單是醫生,護士、社工、心理輔導、院牧、物理治療都很重要。香港多麼需要一些真正看見人,看見神的醫療工作者。現在很多人不喜歡讀這些,認為是厭惡性行業,不是的,這個世界沒有厭惡行業,所有都是服侍主的,沒有一樣是低賤的,每一樣都需要。為主而活,可不可以?將生命獻給祂,可不可以?


第七講 
日期:2015年8月7日
題目:榮耀生命的糧:救恩更新、合一革新
經文:約6:1-71、約17、19章
講員:蔡元雲醫生[周志豪牧師作即時傳譯]
大會速記員:盧浩基弟兄

(一) 約翰福音第六章:許多人跟隨耶穌另有目的
• 約翰用十分長的篇幅記載五餅二魚這件事,再用十分長的篇幅解釋,可見是十分重要。

• 很多人跟耶穌(五千個,未計婦孺),要強迫他作王,五千多人是可以組成一隊叛變的兵。當時很多人想復興以色列國。

• 約翰用「神蹟」(sign)這個字,乃是記號,最重要不是發生甚麼,乃是那件事所代表的東西。最後很多人都不是為那個sign來,乃是為食物而來。耶穌很詳細解釋為何有這個神蹟,他自己是誰。講完之後,人們反應是難以吞下。

• 神的話很重要,但不容易聽的,更不容易明,不容易活出來。

禱告:「親愛的主,我們仰望你,一切的榮耀都是從你而來。但你選擇在你的子民身上、在你兒女身上、在你的教會當中,彰顯你的榮耀。我們很不配,但我們在這裡,我們知道我們要來就你,因為你是生命的糧,我們願意明白、原意領受這個生命的糧,以致我們的生命不一樣,以致我們真的因為你經歷甚麼是救恩,因為你經歷甚麼是合一。願榮耀歸給你,我們感恩,奉主耶穌基督的名。」

(二) 很多人跟隨耶穌 (6:1-10)
• 畢士大池耶穌行醫治神蹟事件,震撼了很多人,宗教領袖也從那時起決定要找把柄殺耶穌。本章一開始記載「有許多人因為看見他在病人身上所行的神蹟,就跟隨他。」(2節) 人們跟隨他的目的,耶穌是知道的,種種原因,很混雜的。從一開始直到他面向耶路撒冷,耶穌都有眾多跟隨的人,不過愈來愈少,到最後一個星期,全部都散去。

• 那時「逾越節近了」(4節),這是第二次講逾越節。第一次講拆聖殿、建聖殿,是論到他的復活,但這次開始講另外一個主題:他的死。第三次逾越節就更清楚,講到好牧人為羊捨命。每一次逾越節,所記的都是配合逾越節的意義,關於以色列人得救,是講神的血救他們,是關乎救贖的。但耶穌這次的自我啟示(「我是」),令很多人難以吞下。他說:「我就是生命的糧,到我這裡來的,必定不餓;信我的,永遠不渴。」(35節) 很難明白。耶穌知道不容易明白,就做了一些記號(signs)來講述一些事物。約翰記載的每個神蹟都是要指示耶穌誰,很重要的,每個都要認真思想。

• 五千人,還有婦孺。令人希奇的是,耶穌看那些人是很不同的,他當然看穿這一群人,不過他看見他們時,他只看到一件事:他們應該很餓的。他感受那些人的感受。耶穌也很愛他的門徒,每次都找機會讓他們門徒有所反省。聖經用「試驗」這字(6節)。今次他選了兩個人:腓力、安得烈。這兩個都是貼近耶穌的忠心門徒。耶穌要試驗他們,就說:「這群人已經餓了,怎麼辦呢?」(5節)。他們回答的方式很正常,也跟你我的水平差不多:二十兩銀子不夠買食物,小男孩獻上的五魚二節不算甚麼。

• 我們跟隨主,常常看見是不足,總是想用自己的方法,甚麼也是計算自己,算一算。我們跟隨主,逐漸只懂得計算。瞎眼的麼?我們的主是誰?聖經說得很清楚:「耶穌知道他要做甚麼」,他要做甚麼是猜不到的。所以我們跟隨主,你是無法猜到他如何的。我們常常都計算一下自己的東西,然後「量入為出」,如此跟隨主而做人,我們是跟著一位怎樣的主呢?所以這個小孩子如此出名,傳流了二千年。

(三) 基督是萬有的主:兩個神蹟 (6:11-21)
• 這段經文出現一個很重要的字眼-「祝謝」(11節)。耶穌舉起五餅二魚就祝謝。然後當他離開後,有很多人跟著他,就是那群吃了耶穌所祝謝了的餅的人。約翰知道這個字很重要,因為它是耶穌在最後的晚餐中再次使用的:他舉起杯,舉起餅,祝謝了,就分給他們。所以約翰很高水準,也是聖靈感動他。

• 我們的主是怎樣的主?他真是萬有的主,一切都有他掌握裡面,如果他要做,按著他的心意來做,他做的事,是你猜不到的。二千年前,耶穌透過他信徒所做的事,全世界沒有人猜得到,做夢也猜不到。結果越分越有,而神的供應是豐盛的,吃完之後剩下的都收回到,再數一數,十二個籃子,「十二」是一個記號。耶穌來,雖然自己的人猶太人不接待他,他常常讓他們知道:「我常常都掛念著你們,我做每一件事都思想著你們。十二支派,我就是要給你們看。我來就是要為你們而來的。我做這些都是要做給你們看的,只是你們不明白。」不是偶然的。

• 為甚麼那些人跟著要擁他為王?他們常常等候著一個彌賽亞,這個彌賽亞是好像大衛王那樣有能力的,是重新復興以色列國的。過去已經有過許多次的革命,有幾次也是很厲害的,所以忽然間,不單羅馬人害怕,猶太也害怕,是有原因的。當時並沒有像現今那樣的宣傳機器,沒有電視,沒有報紙,這裡卻有成千上萬的人,官方的必然害怕。很難想像到為甚麼有那麼多的人。那些人一看,「我們正是等待著這樣的一個人」,就強迫他作王,耶穌知道就退下去,並退得很遠。

• 然後耶穌在海上行走。約翰記載這個插曲,是再次回到第一章的主題:他就是萬有的主。所有都是他創造的,權柄在他那裡,雖然未出現新天新地,但權柄在他那裡。

(四)「我是生命的糧」的宣告 (6:22-51上)
• 人群坐船跟著耶穌,到了迦伯農。耶穌就說了一番話(26-27節),表明他看穿人的心,所以你跟隨耶穌要小心一點。你在耶穌面前,別要裝甚麼。你裝模作樣,耶穌是知道的。有幾種人:有人為看神蹟而來的,只要來看看,有人更低水準,是為吃東西而來。但耶穌基督仍然服侍他們。

• 耶穌繼續解釋,卻惹來更大騷動,因為他漸漸進入正題,他跟著講出他的身份。每個神蹟背後都有記號:他是一位怎樣的神?他為甚麼做這件事?他究竟傳甚麼信息?每個神蹟不單是一件給人觀看的奇事,更是傳達神給我們的信息。他說:「我就是生命的糧」(35, 48節)。他說:「你們每個都為能壞的食物勞力」(27節)。那些人一生一世做奴隸,是為了甚麼呢?是「搵食」而已,而且你尋找的東西全部都會變壞的。

• 香港人營營役役,很勤力的,有世界水平。香港人另外很出色的事,就是常常憂慮,很不開心,快樂指數在全球當中的甚低的。快樂不在於你擁有多少,乃是你的心境是怎樣。香港最近的排行位置為120,最尾的是一百四十多。最出奇的一次是,香港的排行位置當時是76,剛剛比伊拉克低一級。你看多麼辛苦,面容難看,要追逐,一定要找一份好工作,攢到錢,不用住劏房,可以置業,再買一間很大的房子,再買一間更大的,甚麼你要的都盡得,那就如何?人很有趣的,你未曾找到時很有目標,你找到了才知道,貨不對辦的。你追追趕趕、勞勞碌碌,為了甚麼呢?他不是叫我們不要工作謀生,乃是平時和終日所想的,所有勞力的,都是為了那些東西。要為了甚麼呢?多麼辛苦!

• 主耶穌看透人,所以他接著才說:「我,就是生命的糧。到我這裡來的-來親近我吧-就不會餓。你信我吧,就不會渴了。」(35節) 這句經文是在哪裡來的呢?「八福」的第四福-是「八福」中的高峰:「飢渴慕義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飽足。」(太5:6) 「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詩23:1) 人是照著神的形像造的,所有物質的東西,不是不需要,神也供應給你,你每日的飲食祂會供應,是重要的。但當它成為了你的人生目標,就十分可悲了,你要追逐甚麼呢?他說:「來就我」,意思是「跟我有關係」,那就不餓。「信我」,就是「接待我,讓我進入你的生命」,就不渴了。

• 所以我們做基督徒,需要救恩更新。我們常常以為信耶穌就是舉一舉手,就得到救恩,對的。主耶穌釘十字架,他旁邊的一個強盜只說了這一句:「你得國降臨的時候記念我吧。」耶穌立刻回答:「今日你就跟我在樂園裡。」那是重要的。你信,你得到永生,那一刻你進入救恩,但若停在那裡,就是可悲。蔡醫生很多時候都想請人講見證,你開見證會時,你發覺大部份人都是沉靜的,因為沒有甚麼見證。然後有人舉手,他們多數是這樣講見證:「三十年前...」說來說去都是三十年前的,怎樣信主,然後就坐了下來,永遠是三十年前的事。蔡醫生看見很多基督徒營養不足,樣子像很飢餓似的。保羅說:「你們不長大麼?嘩,你們還在吃奶」-正在吃奶還算不錯了,很多連奶也沒有吃的-「你們還是嬰孩麼?」你看耶穌來的時候,他一掃瞄,就看出你是營養不良,很久沒有吃過。

• 所以耶穌說:「我是生命的糧。」有沒有人只吃生命的糧一次的呢?信耶穌是甚麼呢?我們把這信仰變得如此的低級。如果我們今天的信仰變成這個樣子,你看耶穌多麼傷心。大部份基督徒很節儉,每個星期只吃一餐的,希望靠打點滴(口語:「吊鹽水」)生活。耶穌說:「我是生命的糧」,他不是「生命的點滴」。我們的教會有多少點點滴滴呢?信徒全靠那一餐。營餐不良很容易看得出來,如果你有生命的糧-它乃是活水-你就有喜樂,有平安,有生命流露出來。

• 那些人說:「你講甚麼?顯一些本領給我們看,再行一個神蹟給我們看吧。」(30節) 到最後,如果你跟隨耶穌只是想看神蹟-神蹟天天都有,你看身邊有多少的人也是神蹟,你瞎了眼麼?神蹟何等的多呢?太陽每天升起也是神蹟,你瞎了眼麼?諸天都述說祂的榮耀,何妨那些人剛吃過五餅二魚,他們難道只是來看東西。我們的信仰變得如此脆弱時,我們如何跟隨耶穌?

• 那些人接著說:「你看我們的祖先,天天都有神蹟,從天下降下嗎哪」(31節)。他們很高水準,但耶穌猜到他們想講甚麼:「你們又是要來吃東西,神蹟最重要有東西吃。」他接著說:「不是摩西給你們的,乃是天上的神給你,是神供應的。不過再告訴你們一件事,吃嗎哪之後,那些全部死了,還死在曠野中。」(32, 49節) 「嗎哪也很重要,也是一個記號,你看不見那個記號,你只是看見那個神蹟。嗎哪是指著天上的糧說的,也是指向基督。你單單記掛著吃,就不明白究竟我講甚麼。」這就是miss the point。我們常常讀聖經都miss the point,時時都看不見最重要的那件事。耶穌就說:「我就是天上來的生命的糧,」(32節下-33節,38節) 那些人立刻說:「甚麼從天上來?我們認識他爸爸,他不過是約瑟的兒子。他的媽媽我們也認識」(42節) 有的還暗地會說:「我知道。是未婚媽媽。怎會是從天上來的呢?」所以那些不信耶穌的,可以找到多少的藉口!可以找到一百個藉口。總之人要不信就有很多藉口。

• 耶穌愈講愈白:「我真的在天上,是天父差我來的,我作他的工」(38節),他們問:「甚麼是做神的工?」(28節),他說:「要信神差來那個,就是作天父的工。」(29節)。人最重要做的事是甚麼呢?神差祂的兒子來,你信他就是開工了,很多人都不開工,你只是坐著,常常說三道四,問這個問那個。耶穌接著說:「我真是的,我是天上來的,你要吃」(50-51節上)

(五)「吃我肉、喝我血」的邀請 (6:51下-71)
• 接著他再說,愈講愈沒有聽眾。耶穌來,開始的時候有很多人,治好了很多病,跟著也有很多人,有東西吃。但他慢慢解釋這些事背後意思之後,愈解得多,愈沒有群眾。原來全世界的人都是在乎物質的東西,他們想要的,就聽不下了。接著所講的,真的很難吞下。他說:「我的肉是可以吃的」(51下)。他還未說還這句,那些人就私下議論:「他講甚麼?」(52節) 他再講下去,更難聽:「我的血也可以喝的。」(53節) 生命的糧。他說:「你吃我的肉,喝我的血,就有永生,就有生命。」(54節) 當時已經有很多人決定離開(66節),很多門徒,說是相信的,心裡卻是紛紛議論著。

• 究竟他講甚麼?甚麼叫「吃他的肉,喝他的血」?舊約聖經也有講,以西結,神向他說話,然後記錄下來。神就對以西結說:「你吃了它。」(結3:1) 神在以西結面前展開書卷,當中記載很多的災難,很多的痛苦,很多的哀傷 (結2:10)。神的話裡面,有多少是值得傷心的事情,神多麼的愛人,在舊約歷代以來,都是令神傷心的事。以西結遵命,他吃了書卷 (結3:2-3)。耶穌後來也有解釋,就是在最後晚餐的時候。他舉起杯來,就祝謝,代表是從天上來,跟著說:「這是我的血,你們喝的時候,記念我。」然後擘開餅:「你們吃,這是我的身體,為你捨命。」耶穌明天要離開了,「你們千萬別忘記我。」一個作基督徒的,你不可忘記十字架、忘記他的死,他真是血肉之軀,真是把命給了你的。

• 當然你吃的時候,領受的時候,是甚麼意思呢?他說:「我對你們所說的話(word),就是靈,就是生命」(63節)。這個「word」,就是約翰福音第一章1節的「道」。「靈」是指聖靈、神的靈。聖經用「word」這個字,不是單單字句,保羅後來也解釋過,「字句是叫人死的,只有靈是叫人活的」(林後3:6)。蔡醫生跟人傳福音時,有些人說自己會考聖經科取得甲級成績,說自己全都認識,甚麼懂得背誦出來。不單這樣,在蔡醫生的年代,很多神學院是新神學派的,取了聖經的博士學位,但不相信神的。他們將耶穌和全部聖經「非神話化」(demythologisation)。聖經說:「神的話不徒然返回。」(賽55:11) 不是那些字。耶穌的話是帶著能力的,不單帶著能力,他就是那個話。他就是道,道成肉身。道,God in action。所以領受神的話語時,你要謙卑,要放下自己,認自己的罪。你接受神的話是憑信接受。你是接受了甚麼?接受了神的靈,接受了神的生命。「你就是生命之道(word),我還跟從誰誰呢?」(68節)。

(六)「吃」主聖言的六個步驟
• 很多人都有讀聖經,但你有沒有真的正如這裡所說,吃他的肉,喝他的血呢?讓他的話好像靈進入你生命的深處呢?蔡醫生引用Eugene Peterson的書《Eat This Book》來講解。Eugene Peterson牧會三十年,用了三十年寫了很多解釋聖經的書,年老的時候寫了五本書,最後寫了自傳。他那五本書很重要,其中的一本就是《Eat This Book》,解釋如何把神的話變成生命,成為靈來更新。生命的糧,是天天的,是每一刻的。它分了六個步驟,乃是歷代以來,跟據聖經,講怎樣領受神的話,怎樣進入神的話,怎樣讓神的話如何靈進入你的生命,怎樣讓神的生命每一天滋潤你的生命,叫「Lectio Divina」。「Lectio」意思是「朗讀」,「Divina」意思是「屬於靈的」。今天我們已經不懂得spiritual reading,不懂得讀聖經時,用神的靈、神的話、神的生命滋潤我們的心。不是他創造出,來,乃是歷代以來、在聖經裡面的。

• 第一步叫「Silencio」,意思就是要靜,要停。香港人的社會,太吵、太快,不安靜。每一晚主席都問蔡醫生,是不是完全誦讀經文,蔡說是,還要每個都讀,朗讀。很多人每天打開聖經靈修,是速讀,因為你每句都懂,懂得背誦,你瀏覽一下,就完結。是騙人的。靜是甚麼呢?「你們要休息,要知道我是神!」(詩46:10) 休息需要安靜,你不停下來,你不靜,神怎樣跟你說話呢?聖靈說的話你怎樣聽得見?Eugene Peterson翻譯得好:「Step out of the traffic! Take a long, loving look at me, your High God, above politics, above everything.」詩篇四十六篇,山崩地裂,城也震動,是指戰爭,是混亂的。所以他求神止息刀兵,不過,不要害怕,雖然山戰抖、海水匉訇,但你要安靜。Step out of the traffic。香港人多麼嘈雜,交通多麼快,你天天不斷在走路,所以要停一停。然後,take a long, loving look。親近神的時候,那是一個愛的關係,就如你拍拖,你也要對著女朋友 take a long, loving look。你若整晚連一眼也不望她,單單關心吃東西,是不行。所以要停下來,找一間安靜的餐廳在燭光當中 take a long, loving look。那是一個與神之間的關係,一個愛的關係。神是愛。你也當安靜一下。所以「Silencio」就是一個預備,預備迎見你的神。你最近有沒有靈修呢?「有。在地鐵。」不可以的。你真的要親近你的神。

• 第二步叫「Lectio」,意思是朗讀神的話。傳統上,常常都會朗讀。有幾個原因:第一你不能夠快,你要用心去讀。蔡醫生現在也是會朗讀的。過往,他和已故妻子每天早上約定起床後,先不弄早餐,先安靜一段時間,音樂也沒有。然後多數是他朗讀,用不同譯本來讀,有時用英文,很多時候都會用普通話拼音聖經讀,所以普通話也有進步。但他不是練普通話,仍是恭敬回到神的面前,是神在說話。在尼希米記,重建城牆,之後他發覺那班以色列人離開神很遠,他很傷心,建了那些城牆,但那班人全部營養不良,他就請以斯拉回來,十四個祭司,站在台上,然後下面的人全部站立-我們現在聽道是墮落了,人人都坐下來-昔日的人聽道,是站立著的,是恭敬的,而那裡說得很清楚,是朗讀,讀完會很清楚講明白神的話。讀完之後,全部都哭泣 (尼8:1-12)。神在,那本聖經已經封塵了,尼希米知道,不是建屋、不是建殿,乃是要回到神那裡,所以要朗讀。

• 第三步叫「Meditatio」,意思是默想。如聖經所說:「主啊請說,僕人敬聽」。是神在說話,乃是情信,是反覆看的,是因著愛。整本聖經是一本情書。默想是很難的。蔡醫生受訓練是用三個步驟讀聖經(Observation/觀察、Interpretation/解釋、Application/應用),一個重要的方式可以按著正意分解神的道,要很認真的看,不可以胡亂解經,每個字都要認真發現是講甚麼的,最後要應用。這的方式是對的,是非常重要的。不過,不足夠。默想就是放下自己,將神的話藏起來,讓聖靈動。今天講生命的糧,明天講活水。主耶穌在約翰福音用了五段來解釋聖靈,明天才詳細說,聖靈是甚麼?是神,是真理的靈。聖靈其中一個重要的作用,乃是帶領你進入真理。真理是誰?基督。祂帶你與神連結。

• 馬利亞懷孕的時候很年青,她最初很害怕,天使後來對她講話,講完之後她信,她的確是憑信接受神;然後她說了一句話:「Let this be done unto me。 讓神的話進到我生命裡,讓神的話在我生命裡成就。」(路1:38) 然後神再和她講話,她還未完全明白,聖經說她將神的話「存在心裡,反復思想」(路2:19)。「反復思想」原文是「反復移動」,誰動?聖靈動。你讀完之後,最好背下來,然後放下,然後等候。解釋很多時候是自己去作,但你默想的時候,是猜不到的。聖靈會動你,忽然間祂會觸摸到你。你看馬利亞,神動她,就有下一步,她就回應。在聖經中記載的祈禱,最感人的其中一個就是馬利亞的祈禱。神的話、神在靈在她裡面,她就祈禱:「我心尊主為大,我靈以神我的救主為樂。」

• 蔡醫夫婦兩人昔日每天這樣做的,很多時候,蔡醫生不只一次一讀到「十字架滅掉冤仇」,就一直想起很多他所得罪的人,默想時往往按捺不住自己的眼淚,不只一次。現在蔡醫生帶領查經,很多時候跟他們一起讀完聖經,就請他們默想,再請他們分享,同一段聖經,很出奇,聖靈動每個人的方式是不同的,每個人看到的是不同的。有一段他們讀一段:「弟兄向你懷怨」(太5:23)。懷怨。神在那時候向他們的眼睛,知道在神裡面可以消怨的,可以放下很多東西,很出奇。

• 第四步叫「Oratio」,就是祈禱。蔡醫生受的訓練是很標準的:讀聖經,神說話;祈禱,輪到我講,我就祈禱,只是我說。直到後來他閱讀很多人寫祈禱的書。Richard Foster寫了一本書講論祈禱。他翻開閱讀,很吃驚,他說祈禱是聆聽(Listen)。當他再看看聖經,發現的確是這樣。聖經中所有的詩篇,是禱告,全部都是聆聽,是神先動、詩人再寫下來的。每一篇詩,詩人是聆聽的,是聽見很多東西。詩人這樣說:「我心為何在我裡面煩躁?」詩人聽見,神讓他看見他很煩躁。跟著他聽到:「你向我仰面。」詩篇為何這麼好看,因每篇詩都是聆聽來,然後那些祈禱,那些敬拜,是神動他,他再回應的。

• 蔡醫生和他太太每天讀完聖經之後,大家分開祈禱,蔡發覺這個真的很好:夫婦兩人談話,有時是很難談的,大家有時會避免一些事情不談,但很有趣的是,你向上談話,就真實很多。所以那段聖經,它感動你,不用告訴給對方,是神感動你,你把感動再告訴給神。所以你講神聽,她聽見也向神講。你和神打通了,你和她就通了。聖經說,你行在光中,她也行在光中,就彼此相交。你敬畏基督,她也敬畏基督,就彼此順服。為甚麼這麼多夫妻如此難相處,經常總是兩個一對一談話,那就看哪一個大聲一點,多數是男人大聲一點。蔡醫生做婚前輔導,很多姊妹對他說,她們不想結婚就是因這一句:「妻子,你們要順服你的丈夫」,覺得很難順服。講合一,你要先跟神連結,然後人與人之間就通了。所以,蔡醫生常常對人說:「你了結婚,家庭一定要有個祭壇,天天獻祭,然後最好夫婦兩人一起Lectio Divina。一起每天吃主的肉,喝主的血。」祂的話進入你的生命,祂的血洗淨你,祂的靈進入你裡面,你就不同了。在你教會中,也是這樣,若沒有這些,你怎樣合一?

• 第五步叫「Contemplatio」,意思是甚麼都不做。將神的話藏在心裡,任神做,想也不用想。Just be there。Silencio(安靜),停下來到神面前,是預備神的話和神的靈進入你裡面,然後誦讀神的話,然後默想神的話,然後祈禱神的話,神的話叫你回應。Eugene Peterson說很好: Contemplatio就是內化神的話,如聖經所言:「他要像一棵樹栽在溪水旁」(詩1:1),你要親近祂,水是神的靈,又是水的道。你安靜的時候貼近祂,神的話在那裡,神會隨時隨時動你的,是你猜不到的,總之你是晝夜思想神的話(詩1:2)。很多時候蔡醫生要準備講道,經常想來想出也想不到,很多次,半夜三更,他知道神是動他的,他忽然間起床,他已預先把一些卡紙放在床邊,他就寫下,因為第二天起來後會忘記。蔡醫生只是後悔一件事,他太遲信耶穌,三歲信最好,三歲時記憶力很好,人記憶力最高峰是在三至六歲,九歲到十一歲還不錯,從那時起就下降了。所以教養孩童走當行的路,你有神的話藏在心裡,就畢生受用。聖靈要動你,也要看裡面有沒有神的話。如果你沒有神的話,祂要動你也很困難了。

• 第六步叫「Incarnatio」,意思是活出神的話。主耶穌說:「你愛我,就要遵守我的話。」(約14:15,23)。

• Eat this book。這本書真的是神的話。但只有聖靈能夠將這些字,真的變成神的生命,變成耶穌的肉,變成祂的血,進入你的生命。

(七) 救恩更新,合一革新
• 神最喜歡的,就是我們彼此相愛,合而為一,人們就知道我們是祂的門徒。蔡醫生這幾天真的很開心,在香港,無論你甚麼宗派,無論你甚麼的背景,都在一起。這十天,來的只有一件事:很想領受神的話。你來的時候就是為了這件事,沒有別的目的,你不是查一查他是甚麼宗派,他怎樣看這樣事,你洗禮要幾歲,聖餐要多少個杯,多少個餅,你懂不懂說方言,全部nonsense。那些東西多麼petty!上天堂,神不會介意你幾歲受洗,也不會介意你守聖餐用一個杯或多個杯,一個餅還是很多個餅,多麼不重要!你說,這個人講的方言不是真的,上天堂才知道哪個真,我們也有很多東西是不真的。不要讓那些產生分裂。全香港教會去年二十多萬人次[出席培靈會],一個目的,來親近主,讓神的話成為祂的血,祂的生命,進入我們裡面。不過不要每一年只吃十餐豐富的,然後等候下一年。求主憐憫我們,祂的肉是可以吃的,祂的血是可以喝的,祂的生命是為我們而捨的。祂的話,如果你謙卑,相信,那真是神的靈,祂會改變你,你接受祂。

[蔡講述一對年老夫婦(丈夫患癌)的得救經歷。從略]
• 「我挑戰你,和你丈夫或太太,以及兒女,日日都吃,每日吃一餐,再藏在裡面,我擔保你家裡沒有那麼多殺氣,常常無理取鬧,很多意見-我太太也有很多意見的,我也有很多意見。傾談的時候,大家意見個性不同,你怎樣和睦?你返教會就更多意見,每個樣子都不同的,教會是最混雜的,三教九流的,每個都是性格巨星。你看你教會有多少性格巨星?那樣怎麼可以合一呢?求神憐憫我們,求神赦免我們,給我們自己首先革新,讓神的靈給我們滿足、飽足,每個營養良好就會善良一點,有神的話、神的生命是不同的。你沒有的時間,怎樣和睦呢?無法和睦的。所以求神赦免我們。」

• 「我不關心你甚麼宗派,最重要,耶穌是生命的糧,祂可以給你生命,祂可以改變你。救恩不是一次得救,是天天貼近主,你的生命不斷的增長,你會不一樣的。」


第八講 
日期:2015年8月8日
題目:榮耀的活水:聖靈更新、建制革新
經文:約7:1-52、約16、18章
講員:蔡元雲醫生[周志豪牧師作即時傳譯]
大會速記員:盧浩基弟兄

(一) 約翰福音的聖靈觀:內在生命的湧流

[蔡醫生先請會眾和旁邊的彼此祝福:「願聖靈充滿你,讓你的腹中流出活水江河。」]

「很奇怪,耶穌用很形像化的話來講:『有人渴的,到我這裡來,我就叫你腹中流出活水江河。』渴是甚麼?耶穌用這些全都是用來形容生命的狀態:很枯乾、完全無力、不知道在做甚麼,情緒低落、意義失落,但是有活水湧流的。今天我會跟你們講,耶穌講這些活水,流的是甚麼,是活的,但很多時候我們聽見聖經那些不是很容易明白的。」

「但主耶穌,他很有層次的來講,他向撒馬利亞婦人已經講過:『我給你水喝,永遠不渴。』那麼沒有詳細講,但你看到撒馬利亞婦人,本身是無力的,避開所有的人,她回去,真的是湧流的整條村都改變了。是甚麼呢?為甚麼這麼神秘呢?然後來到這裡,一個很大的節日,耶穌再一次講活水湧流,在你腹中湧流,在你生命深處。腹是你感情所在的地方,是整個人最深處領受的地方。那究竟是講甚麼呢?這段也講得不多。」

「所以我再翻看,整卷約翰福音,從第一章,已經講聖靈,是施洗約翰講的,他說:『我看見聖靈降臨在他身上,我知道這個是。』然後跟著經常講水,講了很多次水,很多次都是講聖靈的。在約翰福音,最令我感動的,主耶穌基督說:『我走了,卻是與你有益,因為聖靈會來,天父差聖靈來。』而且祂知道那些人不明白,不知道聖靈是誰,所以在舊約中有出現,由創世的時候已經出現,神的靈已經在,是三一神一同創造。但當時的人,包括猶太人,不知道他在說甚麼,所以他用五段經文,很清楚的解釋。這五段很重要的,因為我很喜歡看使徒行傳,使徒行傳是聖靈行傳,讓我們知道教會在五旬節之後,在幾十年之間,聖靈正在做甚麼-驚天動地。那一班本來很無力、生命是枯乾的,忽然間,耶路撒冷被翻轉過來,羅馬帝國主要的城市都翻轉了。究竟發生甚麼事?如果你單單很使徒行傳,你只是知道能力很厲害,很多恩賜。對的。那個是外顯的。但裡面聖靈怎樣做呢?你也要知道的。」

「聖靈乃是神,信耶穌不單是求能力。你看保羅趕鬼,當地的法術師說:『我要你的能力,你可不可以給我,不可以我給你錢。』他只是看見這些表面的現象,還想見一些轟天動地的事情。也有一些人做基督徒,求恩賜,新約其中一間最有恩賜的教會-哥林多教會-最混亂,最分黨。所以保羅,並非只是恩賜,你生命是怎樣,你即使有恩賜,能講很多方言,能說很多的事,但並非是那一個。如果你認識聖靈這麼表面:『我要祂能力,我要祂恩賜』,是很功能化的 (functional)。我們的信仰,如果只是變成了功能,我們明不明白是甚麼呢?聖靈是誰?祂在你心中,為甚麼要形容為活水的江河?所以這段很重要。」

「我們說跟隨基督,對。基督是核心,但基督他道成肉身,只是三十三年他就走了,然後甚麼時候回來,不知道。從他走了,升天,到他再回來,誰是住在我們心中?聖靈。我們最陌生的聖靈,看不見。耶穌好一些,有血有肉,很多故事,聖靈是甚麼呢?我們是害怕的。祂是陌生的。我今日戰戰兢兢,因為昨天講生命的糧,講完之後,人們說很難聽。今天我講,不是很難聽,是很難講。」

(二) 宗教革新:聖殿裡教導、撒下革新種子 (7:1-52)

「講一下背景。其實挺淒涼的。主耶穌基督道成肉身來到世界,世界是他所造的,不認識他。到自己的地方來,自己的人不接待他。所以你看見約翰福音很特別的,有幾個字常常出現-『怕猶太人』。其實怕猶太人的那些人本身也是猶太人,它是在講甚麼呢?這一章就揭曉了。為甚麼怕呢?那裡所說的不是一般猶太人,乃是一班決定派人去殺耶穌的猶太人-祭司、祭司長、法利賽人。門徒在耶穌復活時關上門,也是怕猶太人。我翻查一下,整卷書從頭到尾都是『怕猶太人』。為甚麼要怕?這段聖經開始的時候,就已經說,耶穌得到消息,已經決定殺他(1節)。而他知道-我這兩晚也講到-引起殺機的,就是醫好那個患了三十八年病的癱子。沒有人欣賞,你瞎的麼?沒有講他三十八年是這樣的那件事,只是講安息日。這一段他和那些人爭論也是為這件事。全世界的人總會找到一些東西,來不接受耶穌的,是總會找到一些東西的。其他的,這麼明顯,你瞎了麼?所以你看耶穌多麼傷心。他因這個緣故,他常常知道,他按神的時間表做事。他未出現,因為時間未到。所以他有一段很長的時間不進耶路撒冷,只在加利利。我計算過,有十二個月,只在加利利-除了節日。」

「使徒約翰很仔細去些這些。他說:『我不去』(8節)。但是到了住棚節(2節)。耶穌真的好,他所講的那些,是跟據節令講的。住棚節是甚麼?舊約猶太人有三大節期。其中一個,在約翰福音講了三次的-逾越節。在猶太人的歷史上就是出埃及得拯救,那天以色列人都到聖城。另一個五旬節。是甚麼呢?在逾越節之後第五十日,那個時間仍是感恩,因為他們用那個日子作為神在西乃山頒布律法的周年紀念。所以,很重要的,律法、出埃及,是以色列人信仰的根基。信棚節是甚麼意思呢?每年大概十月,是豐收的時候,八天,搭建帳棚的,在城外來的,是支搭帳棚居住的,住在耶路撒冷的人也搭棚,我查考過,他們在自己的花園住,或在屋頂上住,總之是一件很大的事。所有的人將他們豐收的那些-無論是葡萄、無論是橄欖、無論是麥子-總是拿最好的那些慶祝,一個很大的節日,充滿歡樂的節日,所有的人都會去。一共八天。」

「住棚節有兩個很重要的記號,一個是光,那八天,整個聖殿照得很明亮的。所以耶穌跟著說:『我是世上的光。』(8:12),這些人並不知道,只看到表面的事,耶穌就來:『你知不知道這些光代表甚麼呢?』另外在住棚節,每一天都有一個很重要的儀式:在清早,獻祭之前,有些人-包括祭司-帶著一個金色的盛水器具,可能不只是金色,而是真的黃金做的。他們到西羅亞池,裝滿水,然後恭恭敬敬地在獻祭之前到祭壇那邊,有一個很大的漏斗,倒進去,然後再流進去。他們相信這個是代表神供應雨水,所以是講水的。但他們講的水是豐收的水,是雨水的水,是這樣的水流出去的,明年繼續豐收。所以很重要的,每一天朝早都流的,但很奇怪,相傳最重要的那日-第八日-就不倒水了。耶穌就在那天講,很特別。那天為甚麼是『最大之日』呢?(37節) 那天有一個很大的敬拜,所有要拿出來的莊稼全部放在那裡,那一天全部人聚集在一起,一起唱詩、敬拜、獻祭,用所以的東西慶祝,所以那一天是最重要的一天。耶穌就在那天說。」

「但未講那段之先,講一點背景。耶穌真慘,不單耶穌自己知道有人殺他,差不多全城都知道,有些人就在討論,討論甚麼呢?有人說他是好人,有人說他是壞人,但沒有人敢公開講,為甚麼?他們知道有些猶太人想殺他(11-13節, 25節),連講都不敢。但人們已經在不斷討論,絕大部份人看見過他行神蹟,聽過他所講的,看過他醫病,有些甚麼被他治好的,總之很震撼(31節),但最令他傷心的,是他的弟弟們。我也有弟妹,我的弟妹對我十分好的。他的弟弟們說:『阿哥,我知道你很聰明的,過大節的時候到了,有很多的人,做點事情吧。』他們一定聽過馬利亞講他的事,他們看來看去他也不像,其實他們也知道耶穌做過甚麼事,他們知不知道呢?全城都知道。他們有沒有叫過他行神蹟呢?你瞎眼麼?所以他們說:『你去吧。」約翰很好,他說:『因為他的弟兄不信他』(5節) 當然耶穌真的愛他們,復活的時候特意向他弟弟顯現,他的弟弟中最出名的是雅各(林前15:7)。耶穌復活後,你可以找到記載他顯現的次數有十二次,其中一次就是找他的弟弟雅各。改變了。但你想一想,身為哥哥,身為神的兒子,是為自己的人猶太人、為全世界人而來,竟然弄到如此地步。但很奇妙,同時他看見,凡接待他的,就是信他的人,就得到權柄,成為他的兒女(1:12)。那些是甚麼人呢?撒馬利亞婦人、瞎眼的、痲瘋的。實在很奇怪,你要我解釋,無法解釋。」

「弟弟叫他去的時候,耶穌常常說這句話:「我不去,時候未到。」(8節) 真的好。耶穌示範了一件事,很多事情不對或錯,是時候是否到了。特別像我這麼急躁的人,經常要學習的,要等候。明知這句應該要講,不是這個時間講,我也碰過不少的壁...所以聖經裡面說得很好:In His time,He brings all things beautiful。所以我們跟從主時,你真的要靜。我昨天晚上不是跟你們說過,你要安靜一點。耶穌知道天父的心,知道祂的時候。你也一樣,你也要知道祂的時候。很重要的。然後很奇怪,隔了一會,他自己去,是暗地裡去(10節)。耶穌好像很反覆的,但他並非反覆,他知道他的時候,也是暗地裡去的。」

「但當他進去之後,你猜不到他做甚麼。他到殿裡(14, 28節),然後聖經說,今次他講話,用兩個字形容-大聲(28節),所以我大聲說話有聖經基礎。不單這樣,在最重要那日,不是大聲,他甚至是高聲的說(37節)。我在講甚麼呢?大家不要誤會,你會聖殿,就以為回禮拜堂,錯的。聖殿是甚麼地方?是一個公共空間。最近很多神學院都提到公共空間的神學,神說話,不是單單跟自己人講的,祂是向世界講話的,向公共空間講話的。他被人審的時候也是,當大祭司問他:『你講過甚麼?』『你全聽見的。我全部都是公開說的,在殿裡講,在會堂裡面講,人人都知道,你去問一問吧。你也聽過的。』(18:19-21) 公共空間,公共的。神說我們像一台戲,給世人看的。我們基督徒不是躲起來的。公共空間。所以今天我們的題目也提到建制革新。建制是甚麼?是一些我們活在這個制度裡面[面對的事]。聖殿是甚麼?是羅馬君王要討好猶太人來給他們修築的,所以希律王是個傀儡,但他們要這台戲做得好看,所以給他一個很好看的平台,顯示他的權力,不單如此,他們要討好那些宗教領袖,因為猶太是一個很強宗教[氣氛]的國家,所以給他們很大權力,就是那班猶太人。有很多叫公會的,公會裡面有甚麼人?有祭司、大祭司、撒馬利亞人、撒都該人-全都很有權力的,有錢有勢力的。聖殿就是他們的大本營。」

「但這不單是政治建制的中心,宗教建制的中心,還有是甚麼呢?買賣的中心。花很多錢才能投得一個攤位。嘩,多麼的發財!你在老遠賣東西有人買麼?我們做地產的就知道地點(location)[的重要性]。很貴的。那些錢到了哪裡?那些羊是怎樣賣的呢?為甚麼耶穌要兩次潔淨聖殿?對嗎?是一個公共空間。所以他站著公開說-聖經今次沒有說他前面說甚麼,但明顯很多人聽,然後那些人再討論時,他說-『你知不知誰差我來的呢?你知不知我是從哪裡來的呢?』(28節) 聖經記載很多人相信他(31節):『沒有人像他這樣說話的』(46節)。不只這樣,最後那些猶太人決定派人捉拿他,就派差役去(32節),差役是甚麼人呢?專門捉拿人的人,有裝備的。所以當時他在聖殿說話時,甚麼人都有。是一個公共空間。你說,我不曉得主耶穌說這些話成就了甚麼。我等一會告訴你。」

(三) 聖靈更新:聖靈像活水、更新信徒生命 (7:37-40,14:16-20,15:26,16:7-16)

「到了最後一天,最重要的那一天,第八天。第八天耶穌就去,就高聲地說。我真的相信當天沒有倒水的那個儀式的。正因為沒有,而那天全部人都來齊了,甚麼耶穌要高聲呢?很擁擠。他站著,我相信人人都知道他是誰。他就講這句話,就是今天的主題。他說:『你們渴了,就到我這裡來,我就叫你不會渴。』(37節) 這句話在舊約中不斷出現,『你們飢渴非因無餅,也非因無水。』猶太人若有讀聖經,會知道他在說甚麼。不過那些未來到,Who cares?『我們來倒水,只是希望可以多點雨水,最重要是明年我可以豐收。』當中一些很重要的事,你埋葬了,你仍只是把它物質化。撒馬利亞婦人是這樣思想,當天在場的人也是這樣思想。」

「耶穌說:『你到我這裡來。』『到我這裡來』是甚麼意思?我昨天已經向你們說過,你親近祂,這個信仰是個關係,不是來看東西。所以你看耶穌說:『你到我這裡來。』是關係,是邀請,你要貼住他。他說:『我賜給你們活水。』然後他今天揭曉了,第一次揭曉。在舊約裡面,不是沒有講聖靈,聖靈常常都有講到,我講尼哥底母那一段,已經講了以西結:『我一定會賜給你活水,是潔淨你的;給你一個新的心,我會賜靈給你。』(結36:25-27) 是神的靈。有講的,已經說了。那些人不關心,他們是選擇性[領受]的。」

「主耶穌這裡說:『然後你的生命不一樣:活水江河。』你做人像這樣多麼開心。祂給你生命,裡面東西有湧流的。這樣做人多麼開心。但是究竟講甚麼呢?我今天晚上難講的就是這一段。耶穌在最後一個星期,他真的進城,時候到了,榮耀的時候到了,他知道最後一個星期就是時候了。果然,他再進聖殿,差不多那個星期天天都開火,我今天不講了,天天他們都攻擊他,多麼的辛苦!問了他很多問題,又不敢捉拿他,因為即使他在聖殿那些人也不敢捉拿他,因為群眾很歡迎他,歡迎他進來時唱『和散那、和散那。』如果他們那時捉拿他,害怕會搞出大事,所以他們用很陰險的方式來捉他。到最後,他藏起來,只向那十二個說話。那幾章是很好看的。」

「我抽了五段出來,為甚麼呢?他一直講,洗了腳,施完聖餐,還是決定出去,愛他們到底。到第十四章,他說:『你們心裡不要憂愁』(14:1),最初他們並不憂愁,還在爭誰為大,到最後的時間他們每個都害怕。到第十四章,他說:『你們不要害怕。我去為你們預備地方,我必會再回來』(14:2-3),那些門徒就問:『那你去哪裡呢?』(14:5) 他說:『我去的地方你們不能到的』(13:33, 35),門徒看著他,不知道他在講甚麼?...他們不明白,真的不知道。不單這樣,他再說,他們就更加不明白。他說:『我走了,我所做的事,你們也要做,並且要做比這更大的事。』(14:12) 門徒說:『你走,我們還有甚麼可以做呢?老闆要走,我們應該也解散了吧?』他們不知道他說甚麼。『是的,真的要做。我的事你們要做。不要緊,你們禱告,奉我的名必蒙垂聽』(14:13-14) 門徒仍不知他說甚麼。」

「他就開始說。第一,他說:『我去,我求父,祂就必定差另外一位(Another One)』(14:16)-原文的意思,是『Another One of the same』,是一樣的,不過是不同的位格。祂的名就正式揭曉了。我們中文譯作『保惠師』,其實翻譯出來,原文παράκλητος的意思是:同住、同行、朋友、陪伴你的、支持你的、輔導你的、日夜陪你。是臨在的。他們仍然不知道。『是的,你知道我走,我必定不留下你們做孤兒』(14:18)。他介紹聖靈是真理的靈,是聖靈,他們仍然不知。但這句他們比較知道:原來祂在,就是天父在...聖靈是三一神的靈...聖靈在這裡,天父在哪裡?當然在天。但是聖靈,祂在哪裡?我們讀詩篇就知道:『我的心不狂傲,我的眼不高大;重大和測不透的事,我也不敢行。我的心平穩安靜,好像斷過奶的孩子在他母親的懷中」(詩131:1-2)。在你心的最深處,誰在哪裡?那個母親是誰?就是神。神是有父性也有母性的,對不對?耶穌是男性也有母性,對不對?他哭得很厲害,說:「我多次願意聚集你的兒女,好像母雞把小雞聚集在翅膀底下」(太23:37)。我沒有看過一個男人形容自己如同母雞。他是指很溫柔,如母親願意為自己的孩子把性命擺上。神好像父親和母親那樣。所以在哪裡呢?在裡面的。」

「他接著說:『我愛你們,天父愛我,所以我在天父裡面,天父也在我裡面,我在你們裡面,所以我仍然與你們同在。』(14:20) 他在講甚麼呢?...主耶穌基督升了天,聖靈住在哪裡?我有一次講聖殿。敬拜,不在這山,不在那山,不在錫安山那個聖殿,也不在基利心山,撒馬利亞人那個聖所-已經拆了,不在那裡。他說:『我在,我就是彌賽亞,我就是神的殿。』聖靈住在哪裡?在祂那裡。天父在哪裡?就在祂那裡。對麼?是三而一的。所以他介紹得真好-παράκλητος:與你同住的,是聖靈。父、子、聖靈的第三位。是誰的靈?天父。還有是誰的靈?父在祂裡面,祂在父裡面。主耶穌基督說:『我去,將來你聽我的命差你出去,我就與你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28:19-20) 耶穌在哪裡?我的孫也懂得唱:『感謝感謝耶穌,感謝感謝耶穌,感謝感謝耶穌在我心。』在你心!我昨天講甚麼呢?你吃他的肉,喝他的血。他的話是甚麼?是神。他的話就是靈,是生命。他住在你裡面。約翰寫約翰一書時,他知道外面世界被撒但[控制],他說:『但是你們不要怕,那住在你們裡面的比那掌管這個世界的大』(約壹4:4) 在裡面。弟兄姊妹,你知不知道?為甚麼是安靜呢?聖靈在裡面,祂陪著你,天父在天看著你,祂也在裡面陪著你。耶穌說陪你,他真的陪你。」

「人都是很有趣的。在一些特別的時刻你就更會知道。我已經講過,我太太離開我的時候,我不能回家,是我的軟弱,是情緒上的軟弱。我現在回去,很開心。為甚麼?耶穌說:『你們要分散,留下我獨自一人,不是我獨自一人,因為父與我同在。』(16:32) 我現在每次回去,我是獨居老人,常常都是獨自一人。你別笑我。你絕大部份時間也是獨自一人的,我做醫生就知道,你病的時候,你住醫院,即使有人陪,你也是自己來痛。而且你走最後的一程時,我告訴你,最後的一程,你單獨面對的。我貼近我太太,我天天陪她,她說:『你不可以。你也要睡覺的。』所以是她趕我走的。她趕我走之後,我的兒子就輪流陪她,但到最後,絕大部份時間-我知道的-她獨自一人。對麼?到她最後呼吸的時候,她獨自一人。我自己也是獨自一人。人生裡面,最大的痛苦,就是孤單。但孤單是甚麼呢?你不知道神在,對麼?有兩個英文字很好的,一個叫做loneliness,孤獨, 一個叫做solitude,獨處。獨處和孤單是不同的,solitude這個字是你單獨,但是神在,聖靈在,你在。我現在每天自己一個人的時間佔大多數。我這十日,我告訴你我在哪裡:每天早上游泳,周圍很多人,其實你獨自一人。下午我很多時間,我去哪裡呢?我告訴你,我在我家附近找到一塊很好的草地,我就躺下來,嘩,多好!青草地,溪水旁,不是孤獨,神同在。嘩,多開心!是真的,是無法裝出來的。『我不留下你們為孤兒』,所以你們不用同情我。獨居老人可以獨居得很開心的...但我告訴你,你要學習這件事,你真的要學習。是真的。所以他這裡說的非常重要:παράκλητος。陪著你的、每一刻的、每一天的、每一時的,不是一個星期一次的。」

「接著他再講。他其實知道門徒聽也不明白,他說:『你們不要害怕。』他很多次都說不用害怕,『始終時候到你會明白,真理的聖靈要來』(約16:13)。要記住聖經裡面主耶穌基督怎樣介紹祂,很多次都用到這個-是『真理的靈』。『真理的靈』不違背聖經的真理,也是主耶穌基督,祂就是真理,所以這個靈是耶穌的靈,是真理的靈。他說:『祂到時來-你們現在很多東西都不明白,你解釋也不能,你愈解釋就愈不明白-到時候,真理的靈會幫你明白』,而且『祂會幫你想起那些』(14:26)。很奇怪,是約翰福音如此寫,他說:『你們到了那個時候,你之前所聽的,就算你讀聖經時你裝在裡面的也不是完全知道,是一知半解,到了適當的時候,你忽然間就會明白。」

「舉個例子,最多話講的門徒是誰?到現在你也知道了,是我很喜愛的那個,就是很聰明的那個。嘩,到最後,他不敢講話,打算去打魚,耶穌仍在找他,『你愛我嗎?你牧養我的羊。』...接著那四十天,聖經說了很多,耶穌和他們查經,他們也聽,聽完之後,升天之前,你猜他們問他甚麼問題?查了一段時間,仍問一個這樣低水平的問題:『耶穌,你復興以色列國是否在今天呢?』『我不是講復興以色列國,我是講天國啊。』你明白麼?就是講解了也不明白。最後耶穌說:『算吧,你去等一下吧,等聖靈來,之後你就會,你就會得著能力。』他們就真的都順服,都等。所以基督徒最重要是甚麼呢?等候。你不明白不要怕,不要緊的,時候要到,你就會明白。」

「真的來到了。五旬節。五旬節驚天動地,不是單單記念摩西在西乃山頒下律法書。那一天,因為是特別的一天,我相信是有影、有像、有聲的。這些不是每次都發生,在這個特殊的時刻,神要留下一個很清楚的記號,我相信那天發生的事是看得見的,那些門徒所講的人們是聽到的:看見甚麼?聖靈降臨,舌頭好像火一樣降臨,轟天動地。然後那些人聽到了。五旬節,你也知道,是個大節,所以很多人都去過節。聖經記載在很遠地方很多人都來,忽然間,不同種族、不同方言的人。『為甚麼這班人竟然會講我們的家鄉話?是甚麼呢?一定是喝了新酒。』然後誰站起來講話呢?整班使徒都站起來。主要的發言人是誰?知不知道是誰?彼得。」

「嘩,我很留心看他那篇講章。嘩,真的高水平。嘩,他忽然間都記起來,有條有理。約珥書。『聖靈降臨是這樣的:少年人要發異夢;老年人要見異象。這個就是聖靈降臨,現在正在發生。』他也查過詩篇很多次,今次再查水準不同。大衛,第十六篇,那裡講甚麼?『你必不將我的靈魂撇在陰間』。我想他讀過很多次,他現在知道了,是講耶穌復活。他再講,很多段都是舊約,我相信一件事,彼得沒有時間準備講章,你猜他會不會呢?『五旬節來,我想耶穌也會請我講一篇道吧。不如我花心機準備。』...沒有準備的。聖靈答應了,到那個時間,你看使徒行傳發生的事情,大部份都沒有計劃的。大部份不是按照計劃。不是那些使徒開一個大會,『教會就決定一個策略,一年之內翻轉耶路撒冷,期間,彼得你一定要坐一坐牢,不過不要緊的,然後...』沒有計劃的。聖靈像風隨著自己的意思吹。我不是不相信計劃,我相信計劃,但你忽然間甚麼都計劃。現今的教會真的要悔改,全部都計劃好了。我的同事說:『神已沒有位置站立了。針也插不進了。』祂來的時候,聖經講的他忽然想起,『嘩,原來聖靈是真的,我不明白的那些經文現在明白了,我想不起的都想起了。』這是事實,是真的。我們做基督徒,作基督的見證,是不能計劃的。當然我希望你預先寫好自己的見證,不過你說來說去都是三十年前,說來說都是殘舊的。真的求神赦免。」

「耶穌知道,『我差遣你作見證,你一定會懼怕,因你周圍的人不明白。』而且為何我們這樣害怕講見證呢?因為明知講了他也不明白,而且講的很難聽[進去]:『吃我的肉,喝我的血。釘十字架。』保羅說的:『我傳基督釘十字架,但很多人一聽見就作嘔。』(林前1:23)『嘩,這樣的教,你自己信吧!』...所以其實我們很害怕講見證,最怕回家講見證,為甚麼怕回家講見證?因為你就是沒有甚麼見證。見證是用你的生命來述說耶穌是誰,所以你為甚麼在家不敢講?你怎樣講?耶穌知道,第三段就是講這件事了。第三段,潔淨,然後講見證。第一段,與你同在;第二段,真理的靈,神會教導你,你會想起,但要想起,你要讀聖經才能想起...所以求求你,用心eat this book。潔淨是甚麼?祂不介意,其實一直祂都在說:『世界恨惡你,不明白你,但不要緊,聖靈來,祂就是見證。』(15:18-19; 26)祂就是改變你的,祂就是見證基督的。聖靈來,祂指向基督的,祂榮耀基督的,榮耀天父的。你講見證,其實就是祂的見證,聖靈怎樣改變你,復活主怎樣改變你。」

「甚麼叫做見證(witness)?『Witness』這個字很重要的,因為主耶穌說:『你從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馬利亞,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證。』(徒1:8) 『我要從這裡耶路撒冷到各處派我的單張,對不對?』可以,我們就是因為沒有甚麼見證,所以很好,袋著一批單張。我不反對單張的,但問題是,單張是甚麼?人們看看,講甚麼的呢?是那個那個,那與你有何干呢?他們與你有甚麼關係?[人]看得見你的。『不要看我,你看看這個見證人吧。』那麼你介紹耶穌,耶穌在哪裡,我要看耶穌,如果不在你身上看見,要在哪裡看見呢?不要騙人,你就是耶穌的見證人,對不對?你經歷祂的嘛,如果你沒有的時候怎樣講呢?你不能說三十年前的,對不對?你經常都要有[經歷],不是說笑的。所以他就講『見證』,『見證』這個字其實是一個法律上的字-Witness。『Witness』的意思是甚麼呢?有人質詢你,你站著,你講,用你的人格,用你的經歷,證明你講的是真的。幫這個人辯護。都是真確的。」

「我們做見證,而耶穌是我們要見證的,那你怎樣說呢?是怎樣呢?我舉個例子。使徒保羅,他經常都被人圍著,經常圍著他,經常都問他很多問題。最嚴重的一次,一大群人包圍著他,幾乎要殺他,他就說:『我是羅馬公民』,那個百夫長不敢捉拿他,說:『我是用很多錢才買到這個羅馬公民[身份],我不是生出來就是羅馬公民。』不敢捉拿他,然後也要審他。審的期間,繼續一直審了很多次,並不很公平,他說:『不可以,最後我要上訴,不斷的上訴,上訴該撒。』聖經說,基督徒是一台戲,作見證時是給人看的,必定有人向你發問的,令你啞口無言。那你怎樣講呢?」

「我再翻看,我特意查看保羅怎樣講見證。他說:『我並沒有高言大智的。』(林前2:1) 當然他也講很多神學的事情,但一旦到了那些地方,他做見證的時候,他怎樣說?他說:『我以前是怎樣怎樣-羅馬公民、法利賽人。』你見證第一件事,你本來的『貓樣』是怎樣?聖靈是甚麼呢?復活的主是甚麼呢?就是在你生命裡所做的改變。見證是神在你生命裡做了甚麼?你沒有經歷過祂,你講怎樣呢?你不能複製別人的。他接著說:『我知道。在往大馬色的路上,我倒下,真的,復活的主,祂遇到我,祂改變了我。』審判他的人都知道他,知道他的影響,知道他以前如何,乃是他們本身的領袖,猶太人全知道,最後到亞基帕王審他,說:『你不要以為你學問高就癲狂,連講話也癲狂。』(徒26:24) 我告訴你,如果聖靈充滿你,如果你真的講見證,外面的人一定說你是瘋的;如果很久沒有人話你是瘋的,你應當檢查一下你的系統,你一定太正常了,太正常的意思,你跟他沒有分別,他也跟你一樣,你也跟他一樣。『你不要繼續講下去。你就想我會信耶穌嗎?』『是的,我就是見證耶穌在我身上,是聖靈感動我的。我不單想你信耶穌,我想所有的人都像你那樣信耶穌。』」

「見證。各位弟兄姊妹,我真的求神的靈天天改變你,活水是意思是甚麼呢?你裡面很多死水,也要把水更換一下。真的。聖經說,你也是不斷悔改,天天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然後求聖靈-大衛,他寫詩篇五十一篇,就是跟拔示巴[犯姦淫後寫的],他那裡說:『神啊,求你為我做清潔的心,重新給我一個有正直的靈,不要將你的靈收回。」他講甚麼呢?還有話可以講麼?對麼?已經公告天下,全世界其實都知道,沒有人敢講而已。只有身邊那個冒死去諌他,大衛知道,聖靈在這裡,活水江河,他看見了。『聖靈,你不要走,求你給我一個正直的靈、潔淨的心。弟兄姊妹,你天天潔淨,你天天悔改,你天天同釘十字架,就天天都有見證了。你說來說去都是三十年前的,證明你那次之後,你並沒有怎樣改變過,你是一池死水。聖靈是活的,祂會給你知道,你要洗,不斷的洗,耶穌說:『我要洗淨你。然後你才能與我有份,與聖靈有份。』不要知聖靈擔憂。祂在你裡面的,想給你活水,想你經歷祂,以致你講見證時,是聖靈在你心裡。」

「最近我看見一個在赤柱坐完監出來的人,已經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我不詳細講。其實我很擔心,這些人開始時在監獄中的靈性是很好的,多數出來之後就死了,我就一直禱告,他沒有死。真的沒有,他繼續悔改,繼續踏實,天天貼近主,沒有放棄。最近我見他,再次見他媽媽,看見他繼父,真的有改變,他不是講他二十多年前在監獄中怎樣信主,而是講出來之後,多少的更新,仍然有活水江河。有改變的。各位,我們被神差遣出去,你求神改變你。我也是,神的靈洗淨我,更新我,我才有勇氣再與我爸爸見面,不是的話我怎樣見他呢?若我懷恨於心,我一看見他,他就耍弄我,我就仇視他,就是他用言語殺我,我會用眼殺他,彼此廝殺,那你怎樣見證呢?所以我不斷哭泣,不只一次,我說:『神啊,你赦免我!你洗乾淨我!你以你的靈改變我!下次見他的時候讓我真的愛他!你先赦免我!』你才有可以講的。你明不明白?見證。那樣的時候你怎樣見證呢?這是聖靈的工作,聖靈乃是神。你要和祂有關係,天天有關係,不能臨急抱佛腳地與聖靈交往。

(四) 政制更新:主耶穌受審,挑戰政制革新 (16:1-22; 18:19-19:16)。

「第四。第四個很難講,我要多謝兩個弟兄,早上一個弟兄接送我來,晚上一位弟兄接送我回去。一個是做生意的,一個做監獄工作的。我坐車時,因為要講道我就不多話說,單單聽他們說。所講的全部是黑暗的事。『嘩,做生意,多奸險,很多都是賊。』『嘩,這個世界,很黑暗的。』我沒有做生意,但看見他的樣子,甚為抑鬱,因為他看得多。晚上接送我的那個就更厲害,看見的都是死犯重犯,全部是黑暗的。他說他不是害怕黑社會,乃是他覺得這個社會太黑暗了。嘩,他每天晚上就是跟我談這些故事,多麼的黑暗。Unfair。這個世界不公道的,那些奸惡的就發達,那些好人就似乎沒有甚麼好下場。不公道。有個猶太教的拉比寫了一本書,全球暢銷,《Why Bad Things Happen to Good People?》,為甚麼有這麼多好人有這麼多壞事發生,倒過來說也是:Why so many good things happen to bad people?嘩,那些壞人多麼的風光!好的那些,常常給人打殘的。對麼?究竟是甚麼一回事?這個世界有沒有公義的呢?很多人現在不信耶穌,『為甚麼這個世界有苦難?』你瞎了麼?其中一個跟我說:ISIS,喜歡殺就殺麼?那個走進戲院亂槍射殺多人的,這個世界瘋的麼?是甚麼一回事?很多人不信耶穌,覺得這個世界沒有justice,沒有公義。」

「好,我告訴你。聖靈是誰?第四解釋,祂是主控官,檢察長。誰是最後做審判的?耶穌。他來的時候,耶穌說:『神將審判的事交給我。』不過約翰福音說,祂今次來,不是要定人的罪,是叫人得永生,但祂再次來的時候,他乃是judge,到最後,白色寶座,全部都要審。這裡在講甚麼?他說:『你們不要害怕,我去與你有益,我去的時候,聖靈就來,祂來的時候做甚麼?叫世人,世上所有的人,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16:7-8) 那裡在講甚麼?『罪,因為世人他們不信;義,因為耶穌已經到了天父那裡;第三,受審判,因為這世界的王已經受了審判』(16:9-11)。這裡在講甚麼?不公平。我們中國人都信這件事:『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若然不報,時辰未到。』我們中國人是信這件事的。我小時候很害怕去虎豹別墅,我媽媽帶我去,我最怕下那些樓梯,嘩,很多層的。中國人也相信,始終會報的,有一天,Fair的,他們不知道是甚麼,聖經這樣說,始終有一天[是有公義的]。」

「這個世界最大的罪是甚麼呢?不相信。對麼?祂創造你,祂為你死,不信。是自我中心,以為你自己甚麼都可以知道,倘若不是有聖靈在,倘若不是,沒有復活,沒有將來,我們就比眾人更可憐的。這個世界是公義的,聖靈是公義的聖靈;第二,最殘忍的審判在哪裡呢?最不公義的審判是甚麼呢?是哪一個?歷史裡面,最不公義的審判,是甚麼?神的兒子來到,世界的人,自己的人,勾結羅馬政府,政府的官員,宗教的領袖,加起來釘死祂...我準備的時候,把四卷福音書都看完,看耶穌怎樣被捉、被審,絕對黑暗。對麼?」

「你這麼高明,為何不公開捉拿耶穌?用不用在那樣的晚上,找自己的人,在客西馬尼園,帶整隊的兵來,用不用呢?他們晚上來,還那麼的黑暗,找祂的學生,親他一嘴,『就是這一個』。對麼?多麼的不公道!聖經講的,耶穌在那裡說:『我就是。』(約18:5) 他一說完,那些兵就向後倒下,只是彼得有準備,拿一把刀出來,把耳朵砍下來,耶穌說:『收刀,不可動刀兵』(約18:11),醫好他。聖經記載那個被醫好耳朵的,他再一次看見耶穌,他認得祂。多麼是不公道!」

「然後就捉他到哪裡呢?真是想不到。該亞法是的大祭司,就帶祂到岳父那裡讓他戲弄一下。嘩,講的話多麼難聽!玩了一會,就罷了。然後交回給該亞法大祭司,大祭司有準備的,馬太福音寫得好,路加福音也寫得好,他找了一大群假見證人,總之要找個辦法使他入罪,聽完那些假見證,入不了罪,大祭司出手,問他一個問題:『你答我一個問題,你是不是永生神的兒子?你是不是基督?』(太26:63) 耶穌一直都不回答,因為那些問題很低智。這個很高水準。我看見耶穌被審的時間,高水準的祂才回答,這個高水平。祂說:『你說的是。』(太26:64) 就是想找這個,褻瀆,可以判死罪。不過羅馬人不准許那些猶太人行死刑。所以他們知道,這個是該死的,不過他們後來開會商量,『雖然可以,但我們殺不了他。』想到辦法,『我們的老友可以幫我們。』他們的老友是誰?彼拉多。然後他們想出一個方法,『這個就是猶太人的王。他想推翻該撒,他是叛變黨的領袖,所以告訴你』-就決定交給他-『給你領功,判他死刑。』(路23:2) 多麼的黑暗! 」

「彼拉多,你想他怎樣呢?他也是很精明的,他知道祂來自加利利,他本來跟管加利利那個分封的希律王是對頭,剛好希律來耶路撒冷,彼拉多真的精明,就送耶穌給他先戲弄一番,彼多拉把祂送了給希律,希律多麼開心,因為他管加利利,最出名的人就是祂。他說:『你行一個神蹟給我看吧。你回答我。』耶穌見他很低水準,一句話也不說。(路23:7-9) 他就戲弄一番,然後給祂一件袍來穿,再把祂送回彼拉多那裡。多麼的黑暗!多麼的不公平!」

「彼拉多是當時羅馬巡撫,是審判官,是全以色列最高的官員。羅馬有一句話很重要的:Let justice be done-羅馬其中一件出名的東西是法治-even though the heavens fall。天塌下來,也要執行公義。羅馬是以法治為驕傲的。交給他,發生甚麼事?其實這個並非沒有水準的,他知道是那一班猶太人因為妒忌而對付祂,所以他早就想放祂。接著他就來,說:『你是猶太人的王?』(約18:33) 多麼的厲害:主耶穌反過來審彼拉多:『是誰告訴你我是猶太人王?是你自己說還是別人?』(約18:34)。他就洩漏機密:『是你那一班領袖告訴我的。你究竟是不是?』祂說:『你既然說是,我是王,我是為此而生,不過我的國不屬於這個地上。否則的話,我若動兵,你怎樣捉拿我呢?』祂接著說了一句:『是父差我來的,我是為真理而活的。我來是要見證真理的。』(約18:35-37) 他就說了一句似乎很高水準的話-其實是沒有水準:『真理是甚麼?』如果他是坐著謙卑發問,他就會知道前面這個人就是真理。他講完之後就走出去。他走出去的時候,其實是想放人。『各位,看這個,猶太人的王,我查不出他有甚麼罪來。』(約18:38) 那些人說不可以,『你一定要處死他。』『不可以。』最後他為了討好他們-你有沒有看《Passion》那套電影?-多麼殘酷!嘩,鞭打祂,我不講了。」

「打得祂遍體鱗傷,使祂披上紫袍,『看,你們的王。今天是逾越節,我可以釋放這一個給你們。』他們說不可以,最後他們說出真心話:『你知不知道,彼拉多,他說自己是上帝的兒子!』(約19:7),他立刻懼怕,因為他太太已經發夢,已經告訴他:『你不要為難這個人,他乃是個義人。我發夢的時候,因這個人受很多的苦。你真是不要管他。』(太27:19) 他其實很害怕,又害怕神,又害怕太太。於是他決定要放祂。於是再回來,他很害怕,說:『你到底是誰?』祂不說話。他說:『我有權放你,我有權殺你。』(約19:8-10) 耶穌講了一句話很高水平:『你的權柄從哪裡來?是天上給你權柄你才可以判案。』(約19:11) 所有地上的君王,全是神的權柄那裡來的。他就更害怕,他就出去,他出去的時候,今次決定由群眾一人一票普選。『你們群眾精明一點吧,我給你們兩個人去選擇。Multiple Choice。只是其中一個。那個巴拉巴,你們都知道他是甚麼人吧,做盡惡事。給你一個,選擇耶穌。』他想這群眾會明白的。但聖經記載,大祭司賣通了群眾,但最重要是甚麼呢?他們說:『你這樣做,就表示你不忠於該撒。』(約19:12),他就是因著這句話,同時群眾也大聲[呼喊]『釋放巴拉巴!釋放巴拉巴!』,結果他就將耶穌處死。究竟這是甚麼?我也告訴你們,到最後,彼拉多結果被羅馬革職。撒馬利亞真的有暴亂,他攻進入殺了很多人,撒馬利亞就公告該撒,揭發這個人,結果調走他。相傳他最終自殺而死。多麼可憐!有沒有公義?只有一個公義的,可以回到神那裡。只有神是義的。所以他這樣是受審判的。」

「只有一個是義的。這個世界有公義,有公道。然後,到最後他說:『世界的王也受了審判。』(約16:11) 世界的王是誰呢?約翰講得很清楚,就是撒但,世界都臥在他那裡。主耶穌基督,祂在十字架上,以死亡勝過死亡,祂以自己的生命,現今的復活,已經一次過勝過撒但。所以主耶穌基督說:『我去。世上有苦難,這個世界都臥在那惡者裡面,世界恨你,但你不要害怕,我已經勝過他,已經審判他。到我再來的時候,他會完全消滅。』各位弟兄姊妹,倘若沒有聖靈,倘若沒有祂給我們揭示這個世界,似乎真理顛倒,沒有公義-有公義的!我們的神是個公義的神,聖靈是讓你知道。如果不是有聖靈在這裡-很多基督徒都是這樣的,覺得不公道,被人稍為問一下,就已經動搖。你要祈禱,聖靈緊貼你。」

「最後,耶穌再說:『你不會害怕,真理的靈來,我現在對你講的很少,因為你擔當不了。但聖靈會來,祂繼續會講。祂所講的一切都是受於天父,受於我,而且祂所講的必定榮耀基督,榮耀天父。所以你們不要擔心,將來祂會讓你知道真理』-而且那裡不是說『明白真理』,中文翻譯得不是最好,細字好,是『進入真理』。真理是誰?耶穌。因為聖靈祂感動你,所以你跟耶穌有了關係-是有關係,記得我們的信仰乃是關係-『而且聖靈會把將來的事告訴你們。』(約16:12-15) 我們經常解錯這段經文。常常以為『將來的事』是甚麼呢?『我明天要考大學,主耶穌,哪一間?』Who cares?不是那些東西。聖經每談到將來的事,是神做的事情。...你看看聖經講將來的事,不是一些很瑣碎的事,我們把信仰變得私人化,那你跟其他隨便占卜的人有何分別呢?聖靈不是這樣的。聖靈是甚麼呢?祂指示你將來的事,你要知將來的事,最重要看哪本書?啟示錄。神將年老的約翰-他知道時候到了,他可以了-祂開他的眼睛,看見人類的歷史,不單是公元三十年到七十年,以色列如何亡國,然後世界直到末世,所有的那些災難,到時發生甚麼事,最後,撒但、大淫婦。當你翻看的時候,我們要知將來的事也需要真理的靈祂指示你。這個世界如此混亂,你看不看到將來的事?看不看到?聖經裡面有說的:將來主耶穌基督一定回來,一定會有很多天災、人禍、國要攻打國,民要攻打民。但是至最後,福音也會傳到地極。」

(五) 結語和禱告:聖靈更新,建制革新

「各位弟兄姊妹,聖靈是很重要的,你貼近祂,你每一天安靜,衪陪著你的。天父透過聖靈陪著你,基督陪著你,是貼近你,是關懷你。我們的信仰是一個關係,聖靈不是一團東西,不是一股力量,不是一些-嘩,你有些甚麼,明天不知道怎樣,就求求祂,我沒有能力就求求祂,沒有恩賜就求求祂。那些祂會給你,是聖靈隨己意分給各人,祂會給你的。在那個時間祂會給你的。」

「弟兄姊妹,香港需不需要改變?需不需要?你有沒有份?你在公共空間有沒有份?需不需要講見證?在你的行業裡面有沒有黑暗?有沒有?聖經說,你是光明之子,不要做暗昩的事,你到了那裡,有光,你站著,聖靈給你有光。你有光的。所以我自己說,香港,我很愛香港。你不要怕,天天在那裡吵架。你是誰?你是基督的使者,讓人在你身上看見基督的光。你是誰?你是聖靈的殿,聖靈會給你做見證的,祂天天改變你。」

「所以我的主題是甚麼?『更新』。你有多久沒有更新過?你有多久沒有認過罪?有多久沒有被神[得著]?有多久?你要正直的靈、聖靈。然後你更新之後,用不用革新?你家庭要不要革新?你學校用不用革新?你教會用不用革新?香港用不用革新?用不用。我不講政治。不是政治的事。詩篇第二篇:『地上的君王都商討:這個神在哪裡?』聖經說:『我已經立我的王在錫安山-神的兒子。』所有地上的君王和審判官,都是向神交代。到最後,都要交代。聖靈是檢控者,主耶穌基督的最後的審判者。各位,我很希望香港-這十天,我相信會超過二十萬人次在這裡,但願我們不只來聽,其實你認罪,你求神潔淨,給你重新有正直的靈,是聖靈取代你那個彎曲的,是主耶穌的血洗乾淨你,以致你真的潔淨,聖靈在你裡面,你順服祂,使這些光,使這些的改變,被其他人看到。是聖靈的工作,就將榮耀歸給天父。可不可以?需不需要?用不用更新一下?需不需要天天更新?需不需要?需不需要聖靈?知不知道聖靈是誰?別再[以為]是一股能力,乃是神,是神自己。祂在哪裡?在你裡面,腹中活水江河。」

「如果你願意,請你安靜來接受聖靈,流出活水江河。你站立,你自己祈禱,你只能夠自己祈禱,聖靈會提醒你,哪些地方要更新,哪些地方要流,哪些地方已經是死水,求神潔淨,求聖靈在你裡面,活水江河,天天湧流。你自己祈禱,你對主說。」

「讓神的靈進入你裡面,洗乾淨你,祂的血潔淨你,以致你重新有正直的靈,聖靈在你裡面,天天更新你,每一刻更新你,你講的見證是每一刻的。每一刻都更新。你要倚靠祂,以致你再出去的時候,能夠讓這個世界看見基督在你裡面,看見聖靈在你裡面,就歸榮耀給天父,只是榮耀天父,榮耀基督。聖靈祂也存在,也是要榮耀基督。榮耀天父,不是榮耀你和我。我們一同低頭祈禱。」

「親愛的主,我們其實很不配,但你的應許是真的。不單昔日的使徒被聖靈更新,在短短幾十年之內,耶路撒冷不一樣,猶太全地不一樣,撒馬利亞不一樣,羅馬帝國也不一樣。短短幾百年之內,羅馬帝國都革新。主,我們恭敬的仰望你,主,我們知道這個世界是不斷地爭戰,我們如果不是倚靠聖靈,我們無法走這條路,無法打這場仗,是屬靈是爭戰。我們除你以外,還倚靠誰呢?只有基督是我們的拯救。除了天父之外,還有誰可以蔭庇我們呢?但我們要服侍你,為你作事,除了聖靈之外,我們怎有能力去做呢?求你給我們天天貼近你,安靜當中讓聖靈不斷地更新。讓我們腹中的水是不斷地湧流,因你在,你是活的神,你是活的,讓我們貼著你,但願我們在今天,不單在禮拜堂裡面,我們回到家中也不斷地親近你,親近我們的主,親近我們的天父,願這位聖靈在我們心中作主,給我們真的不斷地更新。我們親近你,我們敬拜你,三一的神,願一切榮耀都歸給你,我們恭敬仰望、交託、感恩,是奉主耶穌基督的名。」


第九講 
日期:2015年8月9日
題目:榮耀的好牧人:為羊捨命、牧養革新
經文:約10:1-42、約12、21章
講員:蔡元雲醫生[周志豪牧師作即時傳譯]
大會速記員:盧浩基弟兄

(一) 牧養的重要性和聖經基礎

[蔡醫生請以下以類別人士舉手歡迎他們:(1) 父母;(2) 教會或教構青少年牧養工作者;(3) 教會或學校團契青少年導師或團契職員。]

• 全世界出現一個現象:教會下一代不知道去了哪裡。(例1) 歐洲的教堂平日很多人,星期日沒有人,只是旅遊點;(例2) 加拿太以往有許多年青人,近年減少了,不論是華人還是加拿大人;(例3) 美國有調查指70%的人稱自己是基督徒,很多都不去禮拜堂,特別是年青人。(例4) 在香港,年青人慢慢地從教會消失,有數據基礎支持。

• 蔡醫生請會眾一起誦讀這節經文:「我是好牧人,好牧人為羊捨命。」(約10:11)

• 蔡醫生今堂特別邀請父母出席,聖經讓我們看到,父母是最重要牧養下一代的。箴言中,「家」、「父親」、「母親」是牧養,有神的話的。當我們在家中失去了這個,就沒有下一代。今次教新的調查顯示,教會信徒的第二代,很多流失,都不去的,當中有種種原因。

• 聖經中「牧羊人」這個字,並非只是用來指專職牧養的人。在舊約,當然最重要的一句是:「耶和華是我們牧者」(詩23:1)。神親自牧養我們,所有我們這些為主做牧養的,都是帶他們來到這個牧者的面前,讓祂親自牧養人,因為你不能靠教會或牧養你的人日日貼住你。我們每一天都需要牧養,耶和華就是我們的牧者,那篇詩篇人人都懂得。大衛-你不要以為他只是做君王,聖經裡面說:「我揀選了大衛」,他不只作王,更是作以色列家的牧者 (詩78:70-71)。他的牧者,所以你看他的詩,是牧養的詩。

• 昔日很多在以色列人社會中要領導的,不單是祭司,其他這些也是稱為牧者。所以你看見以西結書講很多牧者,他們都是當時社會上的領袖,但他們沒有盡責,沒有好好包紮那些受傷的,沒有給那些羊保護、安慰和牧養(結34:1-8)。所以神很傷心,神就決定親自去尋找那些失喪的羊,包紮那些受傷的,醫治那些有病的、餵養那些需要吃草的,卻是剪除那些肥壯的 (結34:9-16)。

• 在新約中,當然耶穌就是好牧人。他最初呼召彼得時,對他說:「你要得人如得魚一樣。」(太4:19) 很重要的。門徒其中一件事,就是出去找人和得人。但到主耶穌基督升天之前,他再在湖邊叫彼得時,對他說:「你愛我麼?你愛我麼?你愛我麼?」到最後,講三句話:「餵養我的小羊」(青少年工作?)、「餵養我的羊」、「牧養我的羊」(約21:15-17)。不是單單得人。我們在香港也得了很多年青人,不同的研究顯示,至少18% 的青年人曾經決志,這些決志不是勉強的。那些人在哪裡呢?在教會當中只有5%,不算多。究竟是甚麼原因呢?牧養。

• 佊得在他年老的時候,他寫了一封信,他也這樣形容自己:「我這作長老的勸你們:要牧養你們的羊」,並且不單牧養,還要「作群羊的榜樣」(彼前5:1-3)。他年紀大了,你忽然發覺他改變了,不一樣了。而且當他寫最後一封書時,知道自己即將要離開,仍然在牧養,整封書信都是做牧養的。

• 所以在神心中,這個題目實在太重要。但主耶穌基督今天講的時候,門徒還是不明白(約10:6),而那時已經接近最後一次他過的逾越節。逾越節是榮耀的日子,整卷約翰福音不斷講「榮耀」,最高的榮耀是甚麼?十字架。很清楚的。祂接著就進城,那是最後的一星期,而且入城後過了一點時間祂就「隱藏」起來(約12:36)。約翰福音從十三章至十七章只是對著那些十二個來牧養的,單單那幾章可以講十天晚上。

(二) 牧人認識他的羊、是羊的門、是羊的供應者 (約10:1-9, 14)

• 耶穌所說的比喻都是以農業社會為背景的,我們現代人不容易理解,包括撒種的比喻、葡萄樹的比喻、麥子和稗子的比喻,以及這個好牧人的比喻。

• 本章有七次出現「認得...聲音」(4節,5節)或「認識」(14節[2x],15節[2x],27節)。耶穌說:「我的羊聽我的聲音,我也認識他們。」(27節)「我認識我的羊,我的羊也認識我,像我父認識我一樣」(14-15節)。一直重覆重覆講這話:認得聲音,認得羊。

• 在紐西蘭,羊比人多,人口幾百萬,羊的數目有幾千萬。蔡醫生有許多好友在紐西蘭住,有他請求下,他一個紐西蘭朋友介紹他認識一個牧場主人。他的確發現羊圈是從一個門口進入的。另外,他不能擅自進入羊圈,只能在牧場主人陪同下方可進入,由於牧場主人不能常常帶他進去,他有許多時間只能在羊圈外看羊。他看見很多的羊,但沒有一隻羊理會他,即使他特意帶一些草來向牠們揮動,希望吸引牠們過來,雖然牠們是看見他的,仍是不理會他。

• 有一天主人的兒子進去,他只是十一歲。他拿著裝了水桶和飼料進去,蔡獲准跟著他進去。主人的兒子真的逐一叫出羊的名字,原來每一隻羊都有名字的,牠們就過來,每隻羊頸項上有一個名牌,名字各有不同。蔡心生一計,就立刻把那些名字抄下,然後走到較遠的位置,呼喚羊的名字,牠們卻不理會蔡,原文牠們是認得聲音的,甚麼連氣味也認得。所以蔡感到有點自卑。至於那個孩子,他走到哪裡,羊就跟到那裡。蔡也學那個孩子,帶著裝了水桶和飼料進去,牠們仍不理會他。

• 「認識」是甚麼?是關係,不是隨意叫個名字,關係需要很長時間建立的。蔡醫生相信如果他可以在那個牧場住三個月,他每天進去叫喚牠們,又餵養牠們,或許牠們會理會他。關係要很多長時間建立的。整卷約翰福音中主耶穌基督見不同的人,祂牧養的人甚麼人都有-高官、撒馬利亞婦人、跛的、瞎眼的。但祂跟每一個人談話的方式都不同,談的主題不同,回應不同,並且祂是聆聽他們的。起初可能是有距離的,但一直談下去時,忽然間愈來愈近,他們也更多認識主。這是很不容易的。

• 蔡醫生再提到第二堂信息中那八年「收仔」的經歷。當時蔡太很勇敢,決定開放他們的家短期收留一些問題青少年。那八年教曉他很多東西,每一個都不一樣。最令蔡傷心的是,是一個來了三個月卻從不望他一眼的年青人、不叫他一聲的男孩子。有一次早餐時,蔡終忍不住,請他叫自己一聲。他看看蔡,問:「叫你甚麼?」蔡曉得那孩子明明是知道他的名字,只好說:「過去到我家住過的多數叫我『Uncle』。」他說:「我沒有uncle的。」然後蔡又說:「有些年青朋友叫我『蔡醫』。」他說:「『蔡醫』?我跟你並不相熟。」於是蔡懇求他說:「你就隨便給我一個稱呼吧。」他看著蔡,很勉強地說:「Dr. Choi。」 其實蔡是知道他背景的:他的出世紙上沒有父親的名字,跟著母親,到入幼稚園時,母親走了,一位幼稚園女老師決定收留他,但到他讀中學時,情況愈來愈差,她不能處理他,因他反叛的個性完全顯出來了,於是她打聽,結果知道蔡的家有空位,請懇求蔡收留他,蔡就收了他。「每個人有背景,種種原因,他不是討厭我-我相信他不是討厭我,但在他生命裡面從來沒有一個親密的關係,從來沒有的。」

• 蔡醫生覺得很不容易,但蔡太很好,她沒有蔡那麼介意那個男孩子不招呼,照樣服侍他,照樣照顧他,十分關心他。蔡承認自己較為急躁,到最後那個男孩子是先開始向蔡太招呼的。「我很多東西都是我太太幫我補習的。她貼住他,她知道他喜歡吃甚麼,她知道他喜歡看甚麼,每樣她都知道,她也知道他的背景,也因為這個緣故,她多走一里路,願意認識他,願意聽他。我呢?不斷學習。」

• 牧養,認識他的聲音,認識他,很重要的。「這個我自己有個感覺,包括父母在內。為甚麼這麼難認識呢?我們現在下一代,是活在另一個星球,乃是星球人。我們跟他們活在兩個星球,大家交談,他們說了很多東西你也不知道他們在談甚麼,你講了很多話他們也不知道你在談甚麼。」最近有一天蔡醫生跟他的孫兒一起坐車的時候,他們不斷說話,卻是他完全不能明白的,他的孫兒就告訴他:「爺爺,這是minion講的話。」他們真的學了電影《迷你兵團》中那些小生物(稱為minion)很多的話,蔡就為了認識他們的緣故多看這個卡通片,就是連他們的母親也對蔡表達佩服:「惟有你才肯陪他們,連這一套也去看。」曾經一次他和他大孫一起看《喜羊羊與灰太狼》,令他的媳婦十分尊敬。「即是你要進入他的世界,而不是經常責罵他們,你要知道他,不是說凡他講的都一定對。他經常打機,那我也要陪他打,原來很好玩的...關係是在很真實的生活裡面[發生的]。」這不代表不可責備他和阻止他做不良的事,但必須要他有東西可談。為甚麼作兒女的經常說父母不明白他們?「他們很悶的,不好玩。」父母跟年青人,最要緊是好玩,要貼住他們。

• 美國在一篇文章《The Myths of Quality Time》正式承認一件事。因為我們現在很忙碌,人人都講「Quality Time」,他們做了研究,發現它並不見效。「Quality Time」是指我們時間不多,於是跟他有一些「優質的時間」。蔡醫生自己也試驗過,因他也讀過心理學,所以他也跟兒子試一試,對向他說:「我想跟你有一點『quality time』。」兒子聽見「quality time」,以為必定是要被教訓一頓。不行。後來蔡醫生決定花時間和兒子踢足球,但其實他的球技不佳,兒子們寧願他做球證或旁證。後來他雖不再和他們踢足球,卻仍然去看他們,希望認識他們的朋友。因為他們靠近甚麼朋友,就像那些人。有一天,他和兒子們交談,被告知他們有三個界別的朋友:體育界(一同運動)、文化界(一同讀書)、娛樂界(一同玩樂)。但到最終不單父母要牧養孩子,也要讓信徒朋友也牧養他們,讓教會牧養他們。所以有一件不能妥協的事,就是他們必須和父母返禮拜,必須讀聖經。蔡醫生在他們年幼時就常常和兒子們講聖經故事,他們最喜歡聽挪亞方舟的故事,當中會做很作動作的,也製作了一個方舟模型。

• 「各位,請你和他溝通的時候,用他的言語,並且用很多時間,你要伴他,牧養是不能省[時]的,而且只有一扇門,所以在家中我是嚴的。神的家只有一扇門,一定是道路、真理。你無論如何,一定要讀聖經,每個星期一定要在家中敬拜,星期日,就算是要考試,都要去[禮拜堂]。然後到了中學,一定要參加團契...我看見很多做父母偏偏不替他們揀選去禮拜堂,考試的時間是那些父母叫兒女不要回去的...你是甚麼樣的父母呀?對麼?他在家中看你嘛!你在教會裡面有敬拜,你家有沒有敬拜?」

• 蔡醫生喜歡跟兒子讀箴言,有一天他看著兒子讀其中一段,他還沒有讀完,兒子就哭得趴在地上:「我兒,要將你的心歸我;你的眼目也要喜悅我的道路。」(箴23:36)"My son, give me your heart."你若不把你的心給他,他幹嗎要把他的心給你。「你的眼目」-下一代,他正在看著你,你講有用麼?「喜悅」-他見你的樣子這麼衰殘,喜悅甚麼?他是看你怎樣做人的,不要聽你講甚麼。「我的道路」-我怎樣做人,他會看的。

• 牧養是他「出入得草吃」(約10:9)。「草」是指生命的糧,草是羊生命的糧,牠不吃草就沒有命了。要把生命的糧給年青人,讓他體會在「青草地,溪水旁」享受,要和他一起去享受。作牧人要保護羊,但也要放牠。

• 蔡醫生後來也發現每群羊當中是有領頭羊的,其他的羊會認出這些羊。羊也喜悅一群的,我們稱為「羊群心態」,牠們是一群群地走,當然羊認路很差的。所以牧羊人訓練那些領頭羊,然後由領頭羊帶領其他。牧養不是一個,是彼此牧養,而且是有領頭羊。

• 耶穌說:「凡在我以先來的都是賊。」(8節) 這些賊就是那些宗教領袖,不是從正門進去的,是用權力進去的。他們霸佔了很多土地,霸佔了聖殿和所有會堂,你進去的時候,看到的是很多錢,很多權。到最後,大祭司和法利賽人商量:「嘩!已經有很多人到了施法約翰那裡!現在又有人到祂那裡!我們不行了。如果這樣繼續下去,我們的土地和我們的人都會全部失去。」(約11:47-48) 他們關心甚麼?耶穌醫好那個人,他們一句感激都沒有,耶穌這麼多人跟隨他,施洗約翰這麼多人跟隨他,他們只是擔心人們跟隨這兩個,就會影響自己的勢力,影響自己的土地,影響自己的利益,一個人也不關心。是甚麼一回事?當有危險來到,就知道誰是牧羊人,誰是打工,誰是賊。

(三) 為羊牧命的好牧人 在地裡死了的麥子 (約10:10-13, 15, 約12:23-24)

• 那些人仍是不明白。祂就講得很白:「我來,是要叫羊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10節)。羊其實很可愛的、很美、很馴服的。祂就是為了他們來。然後祂說:「我是好牧人;好牧人為羊捨命。」甚麼是捨命?主耶穌基督,祂真的捨命,所以在住棚節和修殿節都過了之後,跟著那一段已經講逾越節近了(約11:55)。耶穌說,祂得榮耀的時間到了(約12:23),祂就不斷講「榮耀」。祂說:「時候到了,是你要榮耀我的時候了。」他有一年時間在加利利,完全不進耶路撒冷,但接近時候時,祂就帶著一班人,面向耶路撒冷,然後到最後,時候到了,還差幾天是逾越節,祂就進去。祂知道,那是甚麼地方,是賊的地方,已經很多有在商量怎樣殺他。不過很希奇,很多人歡迎祂,只是希奇一件事,他們說:「彌賽亞來,榮耀的王來,應當騎著白馬的。」祂就騎一隻驢駒。後來,使徒約翰和其他的人知道,原來在舊約聖經中是有講到這件事的。一位榮耀的王,祂最當初的時候,是騎著小驢駒來的,但最後審判的時候,這一個審判者是騎白馬進來的。同一個王,一個是被殺的羔羊,這個是要死的,另一個是來審判的,聖經清楚地說了。「和散那!和散那!」那些猶太人是多麼害怕。當時群體裡面,大部份人相信祂可能是彌賽亞,大部份相祂也是先知,可能就是那個先知。所以猶太的高官多麼害怕,但他進去,在逾越節之前,祂就講了這句話,這句話對於牧養很有幫助的,其實講祂要死:「一粒麥子若不落在地裡死了,仍舊是一粒,落在地裡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約12:24) 很明顯在講他自己,但祂也講到你和我。他後面也有再解釋:「人子要被高舉,得榮耀,然後就成就。」(約12:32-33)

• 主耶穌經常講比喻,當中一個常聽見的比喻,就是馬太福音撒種的比喻(太13:3-23)。那裡在講甚麼?之後祂解釋,種子就是神的道。我們撒的時候是有種子(神的道)的。但道是甚麼?誰是道?是道成肉身,住在你我中間。那個很重要的,非常之重要的。不只是讀一些經文,乃是有生命的。蔡醫生最初看這段經文,他覺得自己也要去撒種,他做青年工作,做撒了很多種子的,這也是很重要的,他們無論是電台節目,無論是書刊,一定有神的話,每一期都有的。一定要有神的話,不可以妥協的。然後蔡醫生發覺我們看這段經文是看錯了一些東西。我們需不需要理會那些石頭?需不需要那些荊棘在那裡?那塊田是甚麼?代表一個人心裡面的狀態,你的心的土地。如果你的心的土地好,就會有三十倍、六十倍、一百倍的收成,是與土地有關的,但我們不理會土地。

• 為何做牧養工作這麼困難?你不知道他裡面有多少石頭?那些石頭從哪裡來的,你知不知道?一直成長過程中有很多石頭的。那些荊棘從哪裡來?外面很多東西,擠壓著他,有很多的憂慮,聖經也有講。然後那隻鳥是甚麼?是撒但。在旁道的,牠吞吃了。所以後來蔡醫生發覺,不是單單隨意撒種,還要看看他的心田怎樣,他的狀況如何。每一個都不一樣的。為何牧養難做?為何做父母難做?蔡醫生初為人父時,第一個兒子生下來很容易應付,任他對待不反抗,是很純的,當時他做實習醫生,很忙碌,但他也要餵兒子吃奶。他太太經常教導他說:「元雲、元雲,你餵他時要看著他。」他就看看兒子,整個臉都是奶,因他一面餵奶,一面看書。到他第二個兒子出生,常常都哭,他不知道小兒子在哭甚麼,因為大兒子是不常哭的,原來是媽媽的奶不夠,但小兒子不懂講。都是相同父母所生,卻是不同的。後來他的媳婦生了一對孖生子,樣子一模一樣,性格卻南轅北轍。他們一同去考一間幼稚園,最後一個被取錄,一個被拒絕,致電詢問,對方說其中一個表現怎樣很好,有笑容,又肯談話,就立刻取錄他,然後說另一個表現很冷漠,不望他們,又不回答,只是單單坐著。蔡就告訴對方說:「是你們走寶,這個是十分聰明的,他不回答你因為你問的問題水準太低。」最後他們決定兩個孩子都不讀那間幼稚園。

• 你要知道他的個性,是甚麼東西壓著他,你才能夠跟他有關係。然後怎樣才算是捨命呢?你不單是撒種,不單是澆灌,主耶穌說:「你成為那一粒種子。你就是那一粒種子。」種子是甚麼?你可以進到他的心田那裡。你做牧者,你做父母,你要進到他的心那裡,就是你真的把你的生命給他,你真的關心他,你願意進入他的心-無論他的心如何,作青少年工作,你要知道他的心境如何,而且你知道何時怎樣進到他那裡去,而每一個是不同的。

• 其中一個曾在蔡醫生家暫住的年青人的是個患了可以致死之厭食症的女孩,她患了抑鬱,因她與家人關係出現了問題。你勉強她進食並沒有用,最初蔡醫生特意和她一同吃早餐,她竟把一塊多士切成四十粒逐粒進食,表現得很不樂意進食的樣子,有一次蔡要求她每天喝半杯奶,她就動怒起來,望也不望他,於是兩人無法交談。蔡深感自己無法明白她,便禱告:「神啊,求你讓我可以明白她,我才可以進到她心裡,我進不去。」他曾講過很多很正確的東西也沒有辦法。終於他認識了她父母,有一次蔡醫生夫婦邀請他們到自己家中,那時她已經寄居了好一段時間,可以對蔡醫生夫婦多了點信任,然後忽然間,那個平時低聲說話的女孩子大聲呼喝她父母說:「爹地媽咪,你知不知道,我很討厭你們。自從我十一歲,你們就不理我,只顧弟弟,只顧姊妹。」面對她突然爆發,蔡和她父母都感到害怕,她父母問:「為何你這樣說?」她回答:「你知不知道,你們全部都不理我,全部時間都給了他們。」她父親跟著就地耐心解釋:「對不起啊,那個時間你的弟弟剛剛出生,你第二個妹妹她又病得很厲害,你一向是我們家中最乖的那一個,所以我們的時間都給了妹妹,給了弟弟。對不起啊。」聽見這話她就流淚,她母親也哭。「這對夫婦真是高水準,他們沒有因看見女兒那麼兇就立即怒罵她,他們聽,聽完之後他們道歉。我聽見也很感動。」佷奇怪,過了不久,她開始吃東西了,慢慢地吃,吃得不錯。她在蔡的家中共住了一年,出去之後有一次回來探訪他們夫婦時,告知他們自己的經期重新回來了。過了兩年,她結婚,再過兩年,她生了一個孩子。

• 「牧養我的羊。」你怎樣才可以進到他的心裡面呢?你可以撒種,把一些東西塞進去,但你更要成為那粒種子,你真的用生命演繹出來,然後連生命也給了他。他讓你進去之後會不一樣的。捨命,不是講那麼簡單,是真的願意。所以牧養為甚麼那麼難呢?你一個星期見他一次,每次都是講那個信息,千篇一律,向著四十個集體牧養-有時候這是可以的,像這幾天晚上一萬人一起接受牧養是可以的。但在貼身牧養時,每一個都是不一樣的。主耶穌在約翰福音中對每一個人,每一個門徒都採取不一樣的方式牧養。所以牧養就是生命給出去。成為那粒種子,埋在他的心中。十分重要。

(四) 尋找牧養圈外迷羊的好牧人 (約10:16; 路15:3-7)

• 在蔡醫生教會的小組中,他們彼此牧養,但不單這樣。根據這段經文,最重要的牧養哪一些?圈外的羊。如果有一百隻羊,香港的教會裡面的有四、五隻羊,還在那九十五隻在外面。主耶穌基督大部份時間都在外面,當然他也會在聖殿和會堂裡教訓人,這個也是重要的,但很重要的就是出去。蔡醫生教會的小組常常都做這事。小組中有一個是醫生,他十分忙碌,也去牧養年青人。他是回到自己的醫院裡面,發現有很多年青的醫生,來到他那裡,蔡醫生曾對他說:「這些就是你的羊。你要照顧他們。」他是腎科醫生,在腎科中有長期病患和服藥的,有些要洗腎,他跟一班基督徒醫生設立了一個腎科病人的組織,為他們作歌曲,陪伴他們,分享生命,令蔡醫生感動,因這些全部都是在外面的牧養。

• 另外,蔡醫生的教會決定在一間學校裡面植一間新堂,並且與學校建立一個超越租用地方的關係:學校每年有二百個升中新生,涉及二百個家庭,教會請求與學校一同牧養他們。教會有一個傳道人,他不只在禮拜堂牧養,他請求學校批准他進學校任教聖經,以認識學生,結果每個學生都認識他,因他十年如一日的十分疼愛學生,而蔡醫生也會和他合作接觸學生,有一次邀請學生和他們家長來到突破青年村參與一個歷奇性質的攀石牆活動。當中蔡醫生看見了一位孩子坐在一旁沒有參與,就上前和他談話,他說自己怕高的。但在蔡醫生的耐心陪伴和鼓勵下,他終於作出嘗試,從此成為朋友,跟了他六、七年,為甚麼跟這麼久?他後來忽然間沉迷打機,本來小學曾經獲獎的,上到中學一次一次不合格。蔡嘗試陪他,他卻經常失蹤,不單失蹤,更與家人常常打架。他媽媽有一次因拔去他電腦的電源,被他打傷而報警。蔡醫生感到和他同行真的不容易,他經常失蹤,有一次蔡決定追蹤他,他推說很忙不可以見面,有一次他說在黃大仙約了朋友,蔡就特意前往黃大仙,通知他會坐在商場的一間Starbucks等他。坐了很久,他終於來,從此以後,蔡約他見面的地方都是Starbucks,原來他喜歡喝咖啡,蔡就請他喝,後來是他請蔡喝。過了很久,很多人陪他、關心他,小組關心他,傳道人關心他,很多年,他後來到出加拿大讀書,蔡也親自到加拿大找他,他結果信了主回轉。「我進入了他的心,他也進入了我的心,我現在打的領帶也是他剛剛送給我的!」他打電話給母親,告訴她蔡醫生快要生日,請她記得代他買一條領帶給蔡,還表示知道蔡喜歡藍色領帶。蔡醫生收到這份禮物十分開心,他在兩、三堂奮興會都特意打了這領帶。「牧養你的羊」,將生命交出來尋圈外的羊,很重要。

[一位本地在囚的海外華人在美國監獄奇妙信主見證和在香港得牧養的經歷,從略]

(五) 結論和挑戰

• 「你家中的那個,記得是陪他玩,否則你作為父母不能得著他的心。如果你不知道你的兒子喜歡玩甚麼遊戲,可以來看看我iPad。你明白麼?你要進到他的世界,尊重他,愛他,讓他知道你care。你常常就是抓他,常常就是罵他,罵他多了就沒有感情。而且你常常只是講那幾句:『做完功課沒有?』『何時考試?』我勸母親們,你們不如錄了音吧,因為每天就是重覆地說。所以他說:『阿媽講九句,不及阿爸講一句,因阿媽那九句是重覆的。』請你不要整天都是那一句吧。你先聽聽吧!你要去認識他,你要進到去。你是好牧人,他是你兒子,你為他捨命也可以吧,不要取他的命,你真的要服侍他。」

• 「我們在教會裡面,你真的要和他交個朋友。你講的那些,有神的話是好,但也要有生命進入他的心中,要把你的生命給他才可以。以命換命,對麼?你不把命給他,怎樣牧養呢?而且記住,一同出去,在外面。我們現在要求了很多香港教會的人士服侍外面的貧窮孩子,10歲至16歲,最初政府說沒有人願意做這件事,有的。跟他們三年,逐個的跟,關心他,單單愛他,不問甚麼,然後鼓勵他,也鼓勵他家人。現在訓練了差不多一萬個。很希奇,不同了,他發現原來真的有人關心他的,沒有特別其他原因,也有一些慢慢認識了主。」

• 「各位,香港有盼望的,但是好僕人為羊捨命,你要住在他中間,不單住在他中間,更要進入他裡面,你要認得他的聲音,他想聽到你的聲音,你要認識他,他要認識你,而且他認識你的時候,就知道原來神的靈在我們裡面,原來耶穌是我們的牧者。他慢慢會看見的,你等他自己發現就會有。」

• 「各位,我相信,[這十天之後],你的生命不一樣,因為我們的牧者,祂為你捨命,但我要求你,你也捨命,讓香港教會的牧養,無論年長的,無論中年的,特別是年青人,他們是活在另一個世界裡面,你要進入他們星球,然後不單是跨代,乃是跨星球文化,就是你要進到他的星球...各位弟兄姊妹,香港教會有盼望,有明天的,倘若在這裡我們這幾天近二十萬人次,我們都專心跟隨主,真的認真讀主的話,有聖靈在我們中間,願意為基督捨命,將這條命,不單是給基督,還給被你牧養的人。可不可以,若可以,請站立。」

• 「你說:『主耶穌,你先牧養我,然後你差遣我,牧養我家的那幾個』-很重要的,無論是你丈夫,你的孩子,好麼?牧養是從家開始的。聖經說:『你不牧養你的家,怎能牧養神的教會?』(提前3:5) 然後是教會。我看今天的研究,是不夠導師,導師奇缺,導師是把他的命交出來的,你單單去坐一坐是沒有用的,你要陪他的。我教會裡面兩個導師真的好,陪他們騎單車,跟他們打球,和他們跑步,然後當他病了,他的『孩子』就天天陪他。你給他你的命,他同樣給你他的命,就算不給你命,也至少給你一條領帶。現在年長的很好,我媽媽去三個老人團契,很開心,很多人牧養她,中年以上的也頗為穩定,職業不穩定,剛剛出去[打工],很辛苦,你要進到職場牧養他們,知道他們如何的辛苦,對不對?入大學那些,很辛苦,很多連信仰也沒有了,又不去禮拜當,你進入校園,關心他,好麼?可不可以?還有很多,在監獄裡那些你進不到,但有一些在學校裡面,你是可以的,教會也是這樣,可不可以?我再問你一次,你站起來,一來表示你接受神的牧養,第二,你說:『我在這裡,你差遣我,成為你的牧者。』聖經說,信徒皆祭司,不只是那些牧師去牧養。那些牧師已經很吃力,他們用盡他們的心力,他們需要你和他們一起來牧養。我們一同禱告。」

• 「親愛的主,我們多謝你,你真的很愛我們,所以你自己親自牧養。我今天也看見這位弟兄,即使在監獄中最黑暗的地方,他說他黑暗中最黑暗的地方看見光,原來是耶和華你親自牧養他,你藉著那本聖經牧養他,藉著那些[監獄中的]弟兄你牧養他,你真的愛他。然後今天我們知道,主你為我們捨命,主你既然為我們捨命、為我們復活,我們也願意為你而活,我們活著就是為你,但主你說,我們也是被揀選的族類,是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度,是屬神的子民,我們都有願意和你一起去牧養你所愛的羊[的心],去尋找那些你需要找回來的羊。主啊,我們在這裡,求你差我們出去,從圈內開始,愛他們,關心他們,好像種子那樣進入他們的心,也有你的話進到他們的心。主,你自己工作,沒有人能改變人心,只有基督,除祂之外,沒有人進入這個圈,祂是唯一的門,祂是唯一的。聖靈啊,求你工作;即使在患難當中,你也可以將愛澆灌在我們心中,我們將榮耀歸給你。香港的教會是有明天的,我們香港教會的下一代是必定會被你興起。主,我們仰望你,願榮耀歸於你。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


第十講 
日期:2015年8月10日
題目:榮耀的復活主:復活生命、差傳革新
經文:約11:1-53、約20:19-23
講員:蔡元雲醫生[周志豪牧師作即時傳譯]
大會速記員:盧浩基弟兄

(一)「我,就是復活」-復活生命 今天開始

「剛才唱哈利路亞的時候,好像看見天堂那樣。我在家中也會播放《Messiah》。《Messiah》給你不單看到過去神所作的,在今天,你經歷這個恩典,並看到明天的榮耀,真的。」

[蔡醫生對大會致謝,然後請所在本地和海外與會的青年人(40歲以下,聖經稱為「少年人」)站立在三一神面前。]

「你看一看,全球華人教會有明天的!對不對?我們一同講:『榮耀三一神,更新他們,使他們成為革新的使者。』可不可以?繼續為他們祈禱。現在請全部站立起來。有一件事請你們做,請聽清楚一點。你向著旁邊那一個,然後來個Give him ten,然後像初期教會那樣-初期教會多數是這樣打招呼的-『主耶穌已復活了!』[會眾行動] 是不是很開心?所以你見初期教會這麼多逼迫,這麼多苦難,這麼多喜樂,這麼多能力,是有原因的。榮耀的復活主!復活了我們的生命,差傳也革新。歷史告訴我們,真的發生了,今天仍然會發生,直到主再來。請坐。」

「感謝主,是保羅講的,他對哥林多教會講:『倘若主耶穌基督沒有復活,倘若我們只是今生有指望,就比眾人更不如。』(林前15:17、19) 如果我們所信的,主耶穌基督不是復活了,今日的世界怎樣會這樣?耶穌復活的時候,他的門徒中有一個自殺了,十個都分散了,剩下一個約翰幫我們掙回一點面子。在哪裡?即使抹大拉的馬利亞看見墳墓是空的,他們也不知道,因為他們不明白耶穌復活是甚麼一回事,然而那是將來的,所以仍然躲在門後面,怕猶太人(約20:19)。同時如剛才我們講,已經傳開了,門徒也說:『你還要往耶路撒冷去?已經很多人準備拿石頭打你。』(約11:8) 多馬也說:『如果你去,我也陪你一同死罷。』(約11:16) 對麼?一個這樣的情況。」

「二千年之後,全世界差不多凡有人的地方都有人慶祝復活節。我每天都喜歡看那些電視[節目],有些台會喜歡留意那天有多少地方慶祝復活節。我猜不到的是,很多根本不是基督教的國家,有些根本對基督教不友善的,都有[慶祝活動]。奇怪。我不明白,是發生甚麼事。三十三歲的耶穌,釘在十字架上,二千年之後,他說的,直到地極,一定。他們知道,耶穌復活。」

「不過很可惜,你看當時的猶太人分了兩批。撒都該人不相信復活,其他的那些法利賽人,他們相信。但是他們的教導,很清楚,深入民心,連馬利亞、馬大這些如此相信耶穌旳人,也是如此相信:復活,只是將來的事,與今天無關。不是。如果你這樣做基督徒,你一定不像樣。為甚麼你不相信復活就在今天呢?你不相信你天天都是復活麼?那你做人是怎樣?只是信了的時候,『等將來。』所以你看見多少基督徒都在等。」

「所以你看見在那裡,有多少的人傷心。『你早些來就好了,就不會死。』(約11:21) 他們覺得死就是結局了,對麼?我們對死有何看法?對生有何看法?對復活的生命有何看法?這段聖經,如果你明白,就會改寫了你。它改寫了你的看法,你做人就不一樣,你就不會這樣做的。你就是並不這樣做:當你信了,你只取了入場券,然後你坐在那裡,等將來。難怪沒有能力,對麼?你這樣的時候怎會有能力呢?你只是一直在旁觀,對麼?你這樣,怎樣做人呢?怎樣做基督徒呢?怎樣[不會]沒有力量呢?是一個很關鍵的問題。」

「所以耶穌在這裡,『他哭了。』(約11:35) 他真的悲哀,但那裡用了一個字,他哀慟,他悲傷,他『悲歎」(約11:33)。當然他覺得死很殘酷,但他更加悲哀的,這些是他的門徒,跟了他這麼久,他自己也講了復活很多次,仍不明白是甚麼,看他是多痛。所以你看到這些的背景,就是這樣。」

「耶穌的門徒其實知道的,不[想]去耶路撒冷。伯大尼很近耶路撒冷,六里路,所以它即使就近耶路撒冷,也很危險,因為風聲已經很緊,人人都知道,都傳開了,全部都知道。但是他有一個老朋友病了,『你所愛的人病了。』(約11:3) 很奇怪,耶穌如往常一樣,他做事要在對的時候,這句話很我很重要的,特別對我這些很心急的人、常常以為做一些好事的人,愈來愈需要學,要等候,要看見,要知道甚麼時候。你同一句話,你早講了不行,遲了也不行,所以真的要時刻看著主,按祂的時候,而且他很奇怪,他說:『你不用怕,這件事是要顯出神的榮耀,顯出祂兒子的榮耀。』(約11:4) 神往往就是這樣,在人覺得最悲傷的時候,生離死別很悲傷,每次患病都悲傷,但是,主耶穌說,顯出神的榮耀。是真的。」

「我今天很早來到,因我有一個老友,他剛剛最近知道有癌症,我就專程去探訪他和他太太。我進走,我看見神的榮耀,你進去的時候是看到的。我將來跟你說,你看人,你看他那雙眼睛就可以了,你看得到的。我看他們兩夫婦,當然丈夫很疲累,正在進行化療,半倚著沙發,眼睛極之平安。太太還在教會正在帶領聖詩,有人告訴我:『他一樣的那麼喜樂。』我看到他,真的很平安、很喜樂。兩個人握著手,不時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多麼的甜密。是裝不出來的。」

「我轉行也是為這件事,我看多少的人,你一告知他有甚麼病的時候,他的雙眼幾乎掉出來。我知道哪些是害怕,哪些時擔憂,哪些是忿怒,哪些是埋怨,你雙眼出賣你,你到了那個時候,你的病你一知道如何,你的眼睛就顯示你的水準如何,你是裝不了的。所以我今天也和他讀一段聖經,讀詩篇十六篇,十六篇是講復活的:「我常將神放在我右邊,所以我心歡喜,靈快樂,肉身安然居住。神必不將我的靈魂撇在陰間,也叫我不見朽壞。因祂給我知道生命的道,在祂右手中有喜樂,有永遠的福樂。」(8-11節) 我在他身上看到,多麼的感恩,一句怨言也沒有。他知道的,有多久不知道,有平安是知道。真的復活,是今天的,所以我真的知道是真的。」

「我常常都說,在這段聖經中,有一節經文,我現在幾乎天天都背誦的:『你若信,就看見我的榮耀』(約11:40) 我經常向神祈禱:『在這個如此黑暗的世界,在這個眾多幽暗的世界,這麼多苦難的世界,我要看見你的榮耀。』否則我怎樣做人呢?對麼?我做青年工作,天天都看到很多故事,可以叫你很傷心的,對麼?但我說:『神啊,給我看得見你的榮耀。』看得見的。所以我今天講這段,很重要的。所以我盼望你留心聽。」

「『時候到了,我應該去了。』(約11:15) 算一算,已經四天。猶太人相信,一個人死了,他的靈魂就在屍體旁邊徘徊三天,第四天靈魂就走了。就是一定沒有了,並且開始發臭。所以他第四天才去,連這些也不是偶然的。所以令很多人-為何他們如此絕望?他們說:『不能救。如果你早一點』-他們常說『早一點』。早一點,第一不用死-其實他們都見過耶穌叫那些人復活,是即時,『但你這次,太遲了!』」

「耶穌接著和他說了很重要的話:『你相不相信,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也必復活。活著信我的,必永遠不死。』(約11:25-26) 大家聽見了,但讀聖經的人,任由耶穌講,『我是負責解經的。我知怎樣解釋。』對麼?你怎可以這樣讀聖經呢?所以我說生命之糧,你不可以這樣的。對麼?不是任由你解釋嘛!神的話不可以任由你解釋的。我今次來也專程來聽Dr Chris Wright講申命記,他用了多長的時間,一生去讀舊約,將舊約與新約串連起來,真的開心。我真的很感恩。他一直看的時候,神就是想你用心,你聽清楚,不要亂解,對麼?你卻自己解釋。而且馬大和馬利亞也是這樣解。『我們從小到大都是這樣學的。我們知道,在末日時他也復活,不過如果你早一點來,他就不死。』(約11:21、24、32) 每個都這樣說時,都是責怪著耶穌。我相信耶穌的門徒也是這樣責怪耶穌:『我們早就告訴你你的老朋友病了,你留在這裡拖拖拉拉,拖到現在。』那些門徒也是這樣的,裡面也是咕嚕咕嚕的,只是他們沒有說出來。我也不知道為甚麼這次彼得不開口,我想他是在咕嚕咕嚕。馬大,如往常一樣,總是先衝出來,說:『我知道了。你知不知道?』不是這樣的。耶穌卻沒有責備她。然後馬利亞來,說同樣的話:『你早一點來,我弟兄就不用死了。』(約11:32) 然後她哭,跟其他人一同哭。耶穌見她這樣哭也這樣說,其他的猶太人也是這樣,他就悲慟起來,就悲嘆起來。『你曾經用膏抹我,你如此貼近我,你坐在我的跟前,你很明白我,竟然也是這樣!你跟其他的都是一樣。』他悲慟,甚至有人繙譯作『忿怒』。當然他對死是忿怒的,但連這班如此貼近也是認識他的人,也是這樣。」

「接著,另一個字:『耶穌哭了』(約11:35),那些人看到,他們說:『這個耶穌何等愛他的朋友。』(約11:36) 對的,我覺得他們看對了,但看不見更深層的事,所以然後他們就出去了,他說:『拉撒路在哪裡?』『他已經埋葬了。』當時的埋葬是在一個洞中,很多都在山洞中。所以當我去看耶穌相傳被葬的地方,也是在一個洞中。然後耶穌也是,有一塊石頭,有一個洞。所以他就跟著去,然後就出現了。『把石頭挪開。』(約11:39) 」

(二)「出來!解開!走!」-除去包袱 回應呼召

「跟著那兩句話,我思想了千萬次,我不斷思想。他站在那裡,為甚麼講這兩句話?接著聖經裡面再一次說,他大聲叫:『拉撒路出來!』(約11:43)。然後聖經的記載很奇怪:那個死人走出來,而且就是包紮著的:手、腳、面都有布。他接著再講一句,不是對拉撒路講,是對周圍的人講的:『解開他,叫他走!』(約11:44) 嘩,這兩句話真是powerful,真是厲害。我已經看到了。將來,我們看啟示錄就知道,有一日,耶穌再來,他真的這樣叫的:『地要交出你的死人,海也交出你的死人。』(啟20:13) 『你出來!』真的出來的,是聖經講的。這裡只不過預演一次。」

「你看的時候,我告訴你一個秘密:你讀聖經,有過去時式(past tense),你把它轉為present tense。我們讀聖經,常常都是past tense,所以永遠不切身的。神不是二千年前向拉撒路說話,祂是今天向你說話。而且還有一件事,你看啟示錄那些[書卷]時,將future tense都變得present tense,你就看見將來。神話:『聖靈會來,祂給你看見將來的事,使你明白聖經。』(約16:13) Present tense。現在時刻的。」

「我讀聖經,很多師傅教我,讀聖經最要緊是看動詞。因為神是動的。『Word』是甚麼?道。我們經常看的全都是名詞、形容詞,於是我們的神是不動的。『Word』,我和你們解釋了很多次,不是我解釋的,所有解經家[都如此解]。『Word』是甚麼?是God-in-action。不單是過去活動,今天、明天,你再讀聖經就不同了。你覺得聖經只是一些字,是幾千年前的,和你有甚麼關係?我常常跟你說,要有六步:要安靜,你真的要靜,你停下來,放下,放下,然後你靜;再朗讀;再默想神的話;再以心靈誠實回應神的話;然後再安靜,儲藏神的話,不出聲,神會動你的;然後,回到世界,活出神的話。Lectio Divina。你做基督徒,如果不是這樣處理神的話,你輕輕瀏覽一下,然後用你自己的方式去解釋,也不給聖靈一個機會,你怎會有生命之糧,你怎會活呢?怎會有活水江河呢?這世界並不care你,但是如果我們今次來了這裡的,說已經作了決志的,超過一萬多人,那些站起來的人,你再次出去,你也靜一靜。每一句話,對你說的,是present tense,你是不是拉撒路?你裡面有沒有一個拉撒路?你說:『沒有,我還沒有死。』」

「人最大的問題是心死,你的靈死。很多基督徒信了主,那個靈是不活的,沒有甚麼江河流的,對麼?也沒有神的話在,一切都是past tense,不是present tense,當為昔日的。主耶穌對拉撒路說話的時候-『你回來!』-耶穌是在跟你說話,對不對?祂叫你出來的時候,你肯不肯出來?當他叫「要拆開,解開!」時,你有沒有東西要解開?如果祂叫你「走啦!」,你很久仍坐著,也那裡睡了很久,我看見很多基督徒是整天躺臥著。」

「我再看看,原來神在歷史當中,經常都是這樣做事的。祂見很多人在睡覺,很多人的靈是死的,很多人躲起來,種種原因,祂也是這樣說:『出來!拆開!走!』我舉一些例子。不要以為那些都是很不濟的基督徒,我選了一些很優秀的給你。先知當中,哪個最轟轟烈烈?以利亞,對麼?搭三座棚,其中一個也要給以利亞。以利亞,轟轟烈烈,他是有行動的,迦密山,殺了多少巴力先知?然後他才發覺,原來沒有全部死去,然後耶洗別找人追殺他。嘩,他多麼不濟,多麼抑鬱。然後,先知抑鬱,羅騰樹下,求死。他求死也很聰明,他不是自殺,他嘰哩咕嚕地說:『你取我的命吧!是你弄到我如此地步的!只剩下我一個人,我還為你大發熱心,我又不似列祖。』(王上19:4) 然後其實神感動他,他其實也是有心的,就上山去找神。你上出就去找吧。我們男人是這樣的,一有問題,就躲進山洞裡,繼續在那裡嘰哩咕嚕....他在那裡躲起來,自怨,覺得自己挫敗;怨恨神,『你又說是揀選我,要殺巴力先知,現在我要被人追殺。』(王上19:10)」

「神怎樣對待他?神在山洞口,裡面的那個不是拉撒路,是以利亞。『以利亞,你出來!你出來!囉唆甚麼呢?你要靜下來嘛!』(王上19:11) 所以你常常聽見我說,要靜下來,神不在風中,不在火中,不在石中,你要靜才可以聽見。聖經那裡說-我們中文聖經譯錯了,說『有微聲』(王上19:12),翻譯的人常常都要幫神一把,無聲怎會聽見呢?求神赦免翻譯那個人-那裡的原文是『無聲』,是silence。但在silence中,以利亞卻聽見。各位,你安靜的時候,你無聲的時候,你才聽到。當你整天都在嘰哩咕嚕,很多事情做,你就不行了。『你出來!你出來!』他安靜下來時,他知道,他聽見,原文神真是愛他,那是一個愛的呼聲。他出來,然後神對他說:『解開!走!』他有多少東西解不開,整天說只剩下自己一人,『有七千人』。『你常常都說沒有接班人,你向前走幾步就有,你瞎了麼?然後你又說,沒有殺那些巴力先知,我不用你去殺,我會立兩個王,還有以利沙,我要他們殺可不可以呢?你最大麼?你自高自大。』(王上19:15-18) 你一自高,就變成自卑,你經常發熱心,結果變成經常埋怨神。你很熱心的那些常常是埋怨神的...當你一個人以為自己很了不起-全部都是神做的嘛!今次因為在山上沒有其他人,神就親自幫他解開。對不對?『是不是出來?出來!解開!走!』他真的下去,真的看到。」

「再舉個例子。我很喜歡這個-耶利米。我選取的都是神叫他們出來的那些,因為我經常講呼召的。我發覺凡呼召人,耶穌或天父都是說:『出來!』祂對耶利米說:『你出來!我要你做列國的先知。』(耶1:5) 他也躲起來。『你開玩笑!』-這句是我加上去。每個人被神呼召,你總有自己的想法,他想得很清楚,他說:『我是年幼的。』(耶1:6) 『我廿多歲,怎做列國先知,我很怯懦的。』對麼?神經常看見我們有種種原因,很多excuses,到他年老時,就說:『我很老啊!』你總可以想到辦法的,對麼?『我現在中年,[擔子]很重啊,要顧上又顧下。』總之你有很多excuses,你就是不出去。『你出來!』他出去。祂說:『我會告訴你講甚麼,我會使你成為堅城鐵柱。』(耶1:9,18) 他就出去。又回到山洞,出來不久,他已經覺得為甚麼自己的道沒有人聽,那些假先知有很多人聽。對麼?你有沒有發覺,『嘩,你又呼召我。』很多時候都好像沒甚麼果效,他說:『我不玩。』耶利米真的經常都[說]不玩,神跟他說:『你講甚麼?』神兩次對他說。第一次,『你去看看隔壁的那個窯匠,那個窯匠多麼愛那個器皿。『啪!』-弄破了。』(耶18:1-6) 神特意讓他看一些破碎的東西,因他所見的都是很破碎的。他經常都是這樣,每次都來吵。[窯匠]他撿起來,再去搓弄,再去造。耶利米看見,他繼續,過了不久,又不玩了:『我疲累啊!沒有果效。』神對他說-這句我很喜歡-『你如今在平地行走,尚且覺累,你知不知道我揀選了你做甚麼呢?與馬賽跑!』(耶12:5) Eugene Peterson 在舊約先知當中最喜愛耶利米,因為他像耶穌,是哭泣的先知、苦難的先知、捨命的先知,[Peterson]他最喜歡的是『run with horses』。」

「各位年青人,我看見很多年青人,很快就疲累;他說:『我很累!』讀書很累,上班很累。我看看他,他不是讀書或上班累,他是上Facebook上得累而已。對。真的。大學生平均凌晨三點去睡覺,來我家查經的,每個都是將殘的燈火全部熄滅,我看見感到多麼悲哀。我終於忍不住,『你昨晚幾點去睡覺?我帶查經不是很沉悶的,但你卻睜不開雙眼,我當然要檢討,但看你的樣子你也要檢討一下吧?』他說:『我要做一些事。我要陪家人,到十一點才有空,WhatsApp要我一個多小時,Youtube也要看看,Facebook那些人我也要應酬一下。弄這弄那就到凌晨三點(平均,做了一個研究)。』你推三推四,你今天這樣在平地行走,在網上行走,尚且說累,我現在要你run with horses。剛才站立的,run with horses!力量從哪裡來?從哪裡來?你活水江河在哪裡來?聖靈,對不對?你的力量從哪裡來?神的話語,在你裡面,成為力量,成為生命。對麼?你又是嘰哩咕嚕,你明不明白,那你怎辦?其實我有很多[例子]可以講的,以賽亞也是這樣,輪到他的時候他又說:『我是嘴唇不潔的,住在嘴唇不潔的人中。』(賽6:5) 有些人因為害怕,有些人因為說自己不乾淨,有些人說自己太年少,有些人說太累,我們基督徒有多少的藉口呢?」

「『你出來!你出來!解開它!』每個要解的都不一樣。你見門徒不一樣的,對麼?彼得常常表現很勇敢,到重要時間又是躲起來,總是躲起來,耶穌也認識他,他躲到一個地步,他連望別人也不敢,最後,有個使女問他:『我聽出你的口音,你是不是和他一樣的?』他也要躲起來,他說:『與我無關。我不認識他。』幸好雞會叫,你明白麼?(路22:54-61) 有時候神不說話,祂找一匹騾幫祂說話,今次找一隻雞說話。『咯咯咯咯!』耶穌就看一看他,不是狠狠地盯著他,祂仍然很愛他,『我告訴了你,你會回轉,堅固你的弟兄。』(路22:32) 祂仍叫他出來。他今次是因為自己的罪疚感,然後到主耶穌復活,他又躲起來,今次躲著去打魚。很多時候我們也是這樣,有時候是恐懼,有很多時候是覺得自己不行,很多時候是你有安舒區,你很安全。耶穌叫你出來,那你怎辦?」

「在我生命中,神有三次呼召我,我也想躲起來。第一次,我信主的時候。我聽到的。約翰一書四章[10節]:神為我死,成為挽回祭,祂說:『你要愛我』,因為祂先愛我(19節)。我聽到的。呼召的時候,我偏偏不站起來,為甚麼呢?我怕,怕家人不知道怎樣,我又不想輸,我和帶我去聚會的那個鬧翻了一整年。我若站起來,豈不是認輸麼?我裡面很多的交戰,就是不肯。你有原因的。總有excuse的,我說你回應神-但都有一個好處,我發覺凡是神呼召的人都是躲起來的,所以當你要躲起來的時候,你就知道神的呼召很近了。你是要出來的,然後神就幫你拆開。那怎樣呢?家人罵你又怎樣呢?『我與你一起嘛!』很多時候,你想像出很多東西,啊,神一call你一定是怎樣。」

「我第二次的calling,那時已經唸完醫學,結了婚,生了孩子,我就想留在加拿大。加拿大的醫學院教授也打電話給我,他說:『Philemon,我們還未有收到你的進修申請。』因為我在那裡掙扎著,我的好朋友在香港,他說:『我們需要你,你不是說過要回來香港、想服侍中國麼?那你為甚麼不回來?』我有掙扎。我在那個時候說:『我想再讀書,這裡也不錯。』我在那裡掙扎,神透過我太太和一個老朋友叫醒我。我的老朋友寫了一封信給我:『為甚麼在這個時間你像一頭鹿那樣顛顛倒倒又不動,你出來啦!』我聽到了。一九七一年,我決定回來。」

「每一次神跟你講一些重要的事,神會call人的,祂會的,不同的方式。祂也call你的。不只一次,當然會call你進入生命,我相信,每個基督徒也有calling的。你做的那份工作,要有calling的,你沒有calling就會有不同做法的。就回來了,想不到,再call一次,每次我與神交手都想躲在山洞。今次這個山洞很安全,我跟蘇恩佩講-她call我做青年工作,搞雜誌-我說:『恩佩,我是醫生。我是學醫的。」我不是想向她炫耀實力,因為我真的懂得做醫生的。她說:『你想一下,先祈禱,才再出來。』神終於藉我太太呼召我。我不想離開這個我覺得頗有把握的東西,穩定的東西。我知道自己做甚麼,而且我知道我爸爸媽媽很喜歡我做這個工作,我也喜歡。」

「很多時候你喜歡的東西都會成為障礙,你猜不到的。很時時候神就是這樣,所以今次再跟你說,『撒拉路你出來!』是甚麼令你不出來呢?你每個都應該出來的。你既然復活,有生命,豈不是應該為主而活麼?神call每一個人,每一個人祂都call的,不同的領域,你也要起來。你站起來時,這一個已經復活了,我有這個生命的,我出來了。出來的時候,神也看你的樣子,還有很多東西纏住,還需很多時間來拆。我們有多少東西要拆呢?你看[主]單單拆彼得拆了多久?拆了一次,還有東西纏住,拆了一次,還有東西纏住。你看看每個人,都有很多東西纏住的,種種原因:你需要一些安全感,你需要抓緊一些東西,你覺得還有很多東西,你很捨不得,很多東西纏住,你又這樣那樣,『我覺得這個世界這麼混亂,別叫我去哪兒』。」

「我們這些人以為神經常在作弄著我們的,凡call你的,都是要你去一些你一定死的地方,所以我那個時候很怕去那些差傳聯會,或者在差傳聯會最怕神叫我去非洲,每逢看見非洲宣教士講道我就垂下頭,他一呼召的時候,我就推一推旁邊那一個說:『適合你呀!』神不是那樣call的,祂call你是適合你的,祂不會亂來的,人以為神在天上『攪珠』...神不是『攪珠』,Calling是甚麼?祂知你是如何,知你是甚麼人,知你的passion,並且祂給你甚麼的恩賜是適合你用的。所以後來很多醫生都找我,說:『你真好,轉了行這麼開心!我也想轉行。』我看一看他,說:『我看你的樣子都不應該轉了。』對麼?不適合你就是不適合你。不能解釋的。但你不要害怕,神是公道的,神是愛你的,祂call你是根據你的passion,你真的有熱誠,祂給你恩賜,祂會支持你的,與你一起去的。對麼?所以你看彼得,到最後他不是很好嗎?活水江河,耶穌和他同在,一直去。到最後,他真的死,而我相信相傳的是真的,他說:『我不配。你幫我倒釘十字架。』」

「我很喜歡潘霍華。在德國,連教會也擁護希特拉的時候,他在。神給他看見,他當時已經很出名,美國一間很著名的神學院請他做教授,他也很喜歡教書,神感動他,對他說:『倘若在這個時間,你國家有難,你不聽從我回去,你將來在德國重建的時候,你沒有份。』他回去。 但是想不到,神差他,結果一九四五年,德國投降前幾個月[*],他在監獄裡聽見那個獄卒走出來:『潘霍華。』他當時在帶領聚會,就站立起來,他知道,他要進入榮耀了。多麼美麗,三十九歲,沒有一句怨言,他到監獄仍然祝福。」

[*註:「月」應改作「星期」,德國投降於五月八日,潘霍華於四月九日被處決。]

「每一個都是不同的,每一個走的路是不同的。神一定在這個時候會揀選你,一定會的,我相信你們在座的每一個,神一定call你。Call的時間,你記住,祂叫你的名字。祂說:「你,出來!」那你就知道為甚麼不出:『神,我就是不出!』但求聖靈感動你。是一個愛的呼喚,是一個愛的邀請,祂是邀請的:『你出來吧!不要留在洞中。』然後祂知道你還有很多東西不行的,祂知道的,你出來時一定是笨手笨腳的,我剛剛出來的時候是多麼笨手笨腳,整天都是笨手笨腳,做錯了很多事。但是,也行的。所以我回頭看,真的,主耶穌基督說:『你出來!我會將權柄給你。』我看到這個權柄是真的。」

「我做青年工作,我看見青年工作的青年人有很多不同的捆綁,種種原因,不敢回應神,我們每一年在福音營都經常有很多不同的年青人。我舉一個例子。人現在看見我在佈道會的呼召[方式]是很奇怪的,我是叫喚名字的:『某某人,你走出來!』我告訴你為甚麼?在一個營會裡面,三日營,我陪足他們那幾天,我和他們交談,和他們一同入組,我認識他們,我知道他們是誰。是主耶穌基督說:『你服侍他,你要認識他。』所以我知道。有一次福音營-我永遠不會忘記那次-我看見一個年青人,他哥哥信了主,就帶了弟弟來,他也介紹給我認識,但我看見他一件事,每逢一唱裡面有『耶穌』的歌,他就低下頭,然後有一次,我們邀請了一些戒毒信主的到那裡講,又唱一首耶穌怎樣釋放[的歌],我剛好坐在那裡,我看後面有人動來動去,就看見他,他的眼睛何等驚慌,在閃動著。到受難節那天,我們下午播放《受難曲》中耶穌釘十字架的片段,忽然這個年青人衝出去,我知道不妙,立刻追趕他,當追上他的時候,『我留意到你,你為甚麼這麼驚慌呢?』他說:『我沒有驚慌。』我看見一件東西,他拿著一條項鍊,我問:『你拿著甚麼?』他說:『與你無關。』我說:『你打開給我看。』是一個用玉雕成的偶像,他後來告訴我,他已契了給它,是他母親幫他契了的。我說:『不行。你看你哥哥,以前也掛著一條的,你看他現在那條,是掛著十字架。你脫下!你出來!』結果他肯,把它放下。我為他禱告,他就哭了,我知道聖靈開始作工。最後,受難節晚上就講佈道會,我講耶穌,然後講復活,然後我呼召。我看著他,就是不出來。我看他眼睛仍然害怕。我當時:『某某人,你出來!』很大聲,他立刻出來。他走出來,我就說:『幫他解開!』還要花很長時間去解。後來我認識了他母親,全屋都是偶像,他帶同他母親來佈道會,我一走近,她立刻閃避,多麼的恐懼!多麼的驚慌!我看到,永遠不會忘記,結果他母親也信了,然後她請了傳道人回去拆偶像。不同了。現在成為我們的義工,每次有福音營都來,不用閃避,因她出來了,解開了很多。」

「是真的。神是呼召我們的,未認識祂的,祂也要他們出來。認識了祂的,『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並非只是給未信的人聽,是給你和我聽的。對麼?有沒有你份兒的?你記得讀聖經,記得神是和你說話,我們經常都是和祂說話,『嘩,我們的神真是偉大啊。』摩西的神,是大衛的神,是拉撒路的神,祂是你的神嘛,祂呼召你嘛,是present tense,是今天的。如果你這樣看聖經,你這樣看道聽道,就不同了,對麼?而且不用推旁邊那個,我以前也是這樣,遇到不喜歡聽的話就推旁邊那個,『適合你聽的。』你有沒你?你常常都祈禱:『請跟他說話吧!』」

(三)「照樣差遣你們」-代表基督 直到地極

「所以主耶穌基督,他復活。生命改變是甚麼?為了差遣你。所以你今日看見我讀了這麼長,也仍要讀二十章。為甚麼二十章?又是害怕,又是躲在洞裡,今次還有門擋住,不是石頭擋住。耶穌基督也進去,『你出來!』然後祂進來時永遠也是這麼溫柔,『願你們平安!』(約20:19),然後伸出手來,祂釘痕的手,『真的是我,我真的為你捨命』-就在那個時候你忽然間明白,你看看祂的手,你聽聽祂的聲音-他們就喜樂了。聖經怎樣說?他們『看見,就喜樂了。』(約20:20) 後來我一放下,一出來,看見,就不同了。所以你常常都是祈禱:『求神給我看見,看見榮耀。』」

「祂接著對他們說:『父怎樣差我,我一定照樣差你們。』(約20:21) 我翻查過,在約翰福音,『差』這個字出現了33次,第一次是講施洗約翰的,神差約翰,為光做見證(約1:6-7),跟著那十多次,都是講耶穌,耶穌常常用這個字,『是父差我,我講的話是祂差我講。』一個人知道哪個差我,你做人就不同的,對麼?你常常為老闆打工,老闆差你,你也會警惕一點,但我不知道你老闆是誰。但你知道是耶穌差你,你就不同了。聖經裡面說,他差你是作甚麼呢?是ambassador(林後5:20),是代表基督的。代表基督做甚麼呢?是使人與神和好(林後5:18),是和平使者。『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林後5:17)-我們經常讀那段聖經,讀到那裡就停下。我們不可以在那裡就停下的,對麼?用不用讀下去?你讀下去吧。我們經常讀到喜歡聽的話就算了:『新了的,我可以上天堂。』你繼續聽下去。保羅說:『不是!基督既然為我死,我為祂活,我是被祂差的。』(林後5:15,20) 」

「『被祂差』是甚麼呢?是成為基督的代表,成為基督的使者。多麼的尊貴!對麼?你到外面去,很重要的是你的身份,你是天父的兒女,是基督的代表,然後使人和睦。這個世界最大的問題就是不和睦,對不對?家人也不和睦,我們的立法會很需要和睦,對麼?全世界都需要和睦,對麼?你看,全部都是國與國、民與民[的衝突],最不幸的是,聖經說,很多時候敵人是家中的人(太10:36);你上班,很多勾心鬥角;人跟大自然也不和睦,所以我多麼悲哀:殺了那隻獅子,還未找到那個牙醫,不只這樣,原來死了很多大象,因為跟著就公布,非洲的大象快將殺盡了,你為了甚麼,不過為了那隻牙,那些犀牛也都死了,就是為了那隻角,對麼?你殺那隻獅子為了甚麼?不過為了逞威風,對麼?人是多麼可怕呢!當你這樣的時候,你直到地極,叫人與神和好,叫這個世界與神和好。你是被揀選被差的。」

「我自己很開心,我最近看見神真的揀選。我剛才特意叫那些年青人站起來,你站起來的時候,我看-所以說有百分之四十-真的有百分之四十。我單單這裡用肉眼看一看,嘩,有多少站起來啊!每個都說香港的年青人不像樣,你肯站起來,你肯出來,被神解開,你就像樣了!你剛剛鑽出來的時候,都不是很像樣的,都是包紮起來的,不要緊,神不嫌棄你,你被包紮著也要站出來,死人那樣的也要爬出來,對不對?反正你也是。很多人覺得不行,『讓我裝扮一下才出來』,拉撒路說:『你等我,我先化妝,我面色不是很好。我化妝然後出來見你吧。』不用!就帶著你的『貓樣』出來,就像死人那樣,行。Just as you are!我跟從主的時候樣子多麼的難看,現在漂亮了很多,是不同了。你愈侍奉神,愈喜樂,愈癲狂,我常常覺得癲狂的人有福了。是保羅說的。他說:『我為主而癲狂。』(林後5:13) 為神癲狂。『我是罪人當中的罪魁,但我今日成為何等樣的人,都是恩典。』(提前1:15,林前15:10) 」

「我看到了。那次五百個人,都稱自己為『Missional Youths』,有使命的。我看到他們,我已講過一些,有人正在做醫生的,快要畢業了,他也決定將來就是到那些貧窮的地方去,他在自己家很安全的,父親也是做牧師的,他決定在海上漂流,直到地極,並且將來很想服侍一些被人欺凌的婦女。那個在香港教書的,不知有多好,他到那些鄉村,沒有人去的地方,做體育老師,他在香港讀書讀得很好,特意去一些偏僻的地方,帶著使命去讀書。我的好朋友,他在香港,他家移民,我從前沒有聽到香港的人移民會去非洲的加納,我真要向他認輸,我也不知道加納在哪裡。原來他父親在那裡有一些生意,他在那裡長大,然後神憐憫他,跟著出去美國讀書,他再回來,回來到做了我的同事,他就跟我說:『我會帶那些年青人去加納。』『嘩,那裡?很危險吧。那些年青人你要保護他們。』他帶了很多去,有些決定留在那裡。『嘩吓?真是不要連累人家的孩子。』多麼開心!你猜不到的。我已經講過柬埔寨的那個,多好!她也嫁給當地人,我最後與這位老朋友見面,她很開心,她最近剛剛來香港,我看見她的兒子,多麼厲害,三種語言:標準廣東話、標準英語,他的柬埔寨話標不標準我就不知道了,他真是百分之一百的柬埔寨人,他從小在那裡長大,多麼喜樂!是不同的。」

「我自己相信,神一定會揀你,你站起來,神差遣你出去,第一站祂差你去哪裡?回家,對麼?家庭需不需要你?最不幸的是,你在家也躲在山洞中,我看見很多基督徒是隱形的,通通都是隱形的。信了主很久,也沒有人察覺到你。上班也是,很多時候,『咦?原來你也是基督徒!』他們是和你同事了幾年了。嘩,你好像是秘密警察在那裡,用不用那麼秘密?你回去,在學校,需不需要你?你解開很多捆綁你的那些東西;職場需不需要你?你家需不需要你?學校需不需要你?職場需不需要你?」

「我還鼓勵你一件事,你回家鄉。我的親人在這裡,我們決定回去尋根,多麼的開心。我母親今晚沒有來,我們那次陪她回去,第一次,她邀請了所有的親戚,嘩,原來姓曾的有那麼多。六張枱。我就想出了一個辦法,我用普通話跟他們講:『各位親戚,你看我母親多麼漂亮,我要告訴你為甚麼她這樣漂亮,我們一同唱一首歌給你們聽,好不好?』我們就一同唱詩:『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唱詩是不行的,但那次超水準,因為全部人一同唱。嘩,他們多麼開心。我就解釋是甚麼,多麼開心,最後一個一個信主。後來有年青人寫信給我,邀請我去昆明,『我們很想在禮拜堂舉行婚禮,不過我們的親戚從來沒有去過』,所以他們很害怕,『你可不可以為我們主持婚禮?』我說我不認識那個禮拜堂的人,他說:『我問過那個禮拜堂的牧師,他說他認識你,他說你讓主持。』我真的去,我到了不單主持,還為我穿上袍,戴上帶,我多麼威風啊!站在那裡主持婚禮。我就講甚麼是婚姻,[他們親友]第一次去禮拜堂,多麼開心。你回家鄉吧。你報恩吧。」

「最後我回寧波,而且我查過,原來我爺爺有返禮拜堂,我打聽他去哪一間禮拜堂,原來已經拆了。我再查到,原來搬到旁邊那條村,那我全家很多代就全部都去,結果我在那裡找到傳道人,我說:『我姓蔡的,你認不認識我爺爺?』『你爺爺是誰?』『蔡宗福。』他說:『不認識。』因沒有記錄。我就說:『那不要緊,我來,很想感恩,因為為我們蔡家感恩。』他就問我是誰,原來他也聽過我的名字。『好的。』『甚麼時候呢?』『很快,很簡單的。』他說:『不如明天吧。』我說:『明天?你也需要通知人家。』『沒關係,我們打一些電話就可以了。』我說:『我說,不要緊,多少人也行。』我們就全部去了。你猜來了多少人?幾百個人!嘩,我真不知道他們是不是用WhatsApp,我想是QQ,WeChat吧,多麼的迅速!只花一天。嘩,我們在那裡就是再唱《神的恩典》,《只有祝福》。這個世界需要你被差出去,就是和平之子。我們到哪裡都是將神的愛、神的平安帶回去,回家鄉探訪一下。好麼?真的。」

(四) 呼召

「所以我自己感覺,今天神對我們說話。所以,復活在今天。復活的主,祂住在你裡面,祂的靈在你裡面,祂的話在你裡面。你站立,活出基督的樣式,你走出去,你就是基督,因祂住在你裡面,你有聖靈,有神的話,你站出來,不是你的力量。神call我們,是仍然祂作工,更新是神的工作,更新也是神的工作。我相信今天,神一定會call你,一定。」

「我第一群call的:我相信很多人去過禮拜堂,也聽過,但沒有復活的。復活的意思是甚麼呢?你真的放下自己,放下很多東西,說,『我願意出來,接受聖靈,接受復活的主的靈,我願意站起來-雖有仍有很多東西纏著。但我站起來,我願意來接受你。願意接受這個復活的主、這個靈,給我生命,讓我有一個新的開始。』如果有這樣的人,無論在現場或其他地方,請你站起來,好麼?你站起來。你過去風聞有祂,你今天親眼看見祂,親自經歷,復活是在今天的。好不好?看到。」

「接著再有calling。你出來。出來的意思是甚麼?不要再躲在洞中,為主而活,無論你有甚麼原因不敢出來,你大大方方出來吧。你在家也是的,你上班也是,你出來吧!為主出來而已!對麼?祂call你,你出來,你說『我不配,我纏著很多東西』,沒有關係的,神會幫你解開的,幫你拆的-心中的結、纏著你的東西、你掛慮的東西、你恐懼的東西。讓神拆吧!對麼?神不會安排你幫祂拆的。所以我希望你說『我願意』,站起來,為主而活,聽祂差遣。神-你放心-看你的樣子也不會差你去非洲的。你未夠水準,對麼?你以為神找那些很低水平的去麼?是合適你的才會去。所以你不要怕那麼多,不要猜那麼多,你總之今天:『你說:復活在我,我願意經歷復活的主。』『父怎樣差我,我也照樣差你。』你站起來。站起來。為主站起來。你說:『主啊,我在這裡,請差遣我:差我回家中,差我回到我旁邊的人那裡。愛我們的鄰舍,在他們中間,活出你的樣式。』你安靜的走。請先靜一靜,然後按著聖靈給你的感動,你可以站起來。出來,解開,走。為主而走。有這樣感動的請站立。感謝主,我們同心禱告。」

「親愛的主,我多謝你。主耶穌,你今天是對我們講話的,不是二千年前講的。藉著聖靈、藉著你的話,你是這一刻跟我們講的,求你給我們安心,我們聽到,我們真知道你的復活的主,你真是改變我們生命的,主,因為你的話的靈,你的話就是生命。我們接受你十字架上的死,更加因為你的復活,所以我們是為你而活。所以我們多謝你,我們今天站在這裡,都願意榮耀你。願你按你的時候,給我們看到清楚,你要差我來到我們身邊的人那裡去、愛我們的鄰舍-永遠是從鄰舍開始的。但可能有一日你差我們到一些福音沒有到過的地方,主啊,求你裝備我們。我們願意在這裡,等候你,願你裝備我們,讓我們真的榮耀你。我們恭敬交託,奉主名求。阿們。」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