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第十講 
日期:2015年8月10日
題目:榮耀的復活主:復活生命、差傳革新
經文:約11:1-53、約20:19-23
講員:蔡元雲醫生[周志豪牧師作即時傳譯]
大會速記員:盧浩基弟兄

(一)「我,就是復活」-復活生命 今天開始

「剛才唱哈利路亞的時候,好像看見天堂那樣。我在家中也會播放《Messiah》。《Messiah》給你不單看到過去神所作的,在今天,你經歷這個恩典,並看到明天的榮耀,真的。」

[蔡醫生對大會致謝,然後請所在本地和海外與會的青年人(40歲以下,聖經稱為「少年人」)站立在三一神面前。]

「你看一看,全球華人教會有明天的!對不對?我們一同講:『榮耀三一神,更新他們,使他們成為革新的使者。』可不可以?繼續為他們祈禱。現在請全部站立起來。有一件事請你們做,請聽清楚一點。你向著旁邊那一個,然後來個Give him ten,然後像初期教會那樣-初期教會多數是這樣打招呼的-『主耶穌已復活了!』[會眾行動] 是不是很開心?所以你見初期教會這麼多逼迫,這麼多苦難,這麼多喜樂,這麼多能力,是有原因的。榮耀的復活主!復活了我們的生命,差傳也革新。歷史告訴我們,真的發生了,今天仍然會發生,直到主再來。請坐。」

「感謝主,是保羅講的,他對哥林多教會講:『倘若主耶穌基督沒有復活,倘若我們只是今生有指望,就比眾人更不如。』(林前15:17、19) 如果我們所信的,主耶穌基督不是復活了,今日的世界怎樣會這樣?耶穌復活的時候,他的門徒中有一個自殺了,十個都分散了,剩下一個約翰幫我們掙回一點面子。在哪裡?即使抹大拉的馬利亞看見墳墓是空的,他們也不知道,因為他們不明白耶穌復活是甚麼一回事,然而那是將來的,所以仍然躲在門後面,怕猶太人(約20:19)。同時如剛才我們講,已經傳開了,門徒也說:『你還要往耶路撒冷去?已經很多人準備拿石頭打你。』(約11:8) 多馬也說:『如果你去,我也陪你一同死罷。』(約11:16) 對麼?一個這樣的情況。」

「二千年之後,全世界差不多凡有人的地方都有人慶祝復活節。我每天都喜歡看那些電視[節目],有些台會喜歡留意那天有多少地方慶祝復活節。我猜不到的是,很多根本不是基督教的國家,有些根本對基督教不友善的,都有[慶祝活動]。奇怪。我不明白,是發生甚麼事。三十三歲的耶穌,釘在十字架上,二千年之後,他說的,直到地極,一定。他們知道,耶穌復活。」

「不過很可惜,你看當時的猶太人分了兩批。撒都該人不相信復活,其他的那些法利賽人,他們相信。但是他們的教導,很清楚,深入民心,連馬利亞、馬大這些如此相信耶穌旳人,也是如此相信:復活,只是將來的事,與今天無關。不是。如果你這樣做基督徒,你一定不像樣。為甚麼你不相信復活就在今天呢?你不相信你天天都是復活麼?那你做人是怎樣?只是信了的時候,『等將來。』所以你看見多少基督徒都在等。」

「所以你看見在那裡,有多少的人傷心。『你早些來就好了,就不會死。』(約11:21) 他們覺得死就是結局了,對麼?我們對死有何看法?對生有何看法?對復活的生命有何看法?這段聖經,如果你明白,就會改寫了你。它改寫了你的看法,你做人就不一樣,你就不會這樣做的。你就是並不這樣做:當你信了,你只取了入場券,然後你坐在那裡,等將來。難怪沒有能力,對麼?你這樣的時候怎會有能力呢?你只是一直在旁觀,對麼?你這樣,怎樣做人呢?怎樣做基督徒呢?怎樣[不會]沒有力量呢?是一個很關鍵的問題。」

「所以耶穌在這裡,『他哭了。』(約11:35) 他真的悲哀,但那裡用了一個字,他哀慟,他悲傷,他『悲歎」(約11:33)。當然他覺得死很殘酷,但他更加悲哀的,這些是他的門徒,跟了他這麼久,他自己也講了復活很多次,仍不明白是甚麼,看他是多痛。所以你看到這些的背景,就是這樣。」

「耶穌的門徒其實知道的,不[想]去耶路撒冷。伯大尼很近耶路撒冷,六里路,所以它即使就近耶路撒冷,也很危險,因為風聲已經很緊,人人都知道,都傳開了,全部都知道。但是他有一個老朋友病了,『你所愛的人病了。』(約11:3) 很奇怪,耶穌如往常一樣,他做事要在對的時候,這句話很我很重要的,特別對我這些很心急的人、常常以為做一些好事的人,愈來愈需要學,要等候,要看見,要知道甚麼時候。你同一句話,你早講了不行,遲了也不行,所以真的要時刻看著主,按祂的時候,而且他很奇怪,他說:『你不用怕,這件事是要顯出神的榮耀,顯出祂兒子的榮耀。』(約11:4) 神往往就是這樣,在人覺得最悲傷的時候,生離死別很悲傷,每次患病都悲傷,但是,主耶穌說,顯出神的榮耀。是真的。」

「我今天很早來到,因我有一個老友,他剛剛最近知道有癌症,我就專程去探訪他和他太太。我進走,我看見神的榮耀,你進去的時候是看到的。我將來跟你說,你看人,你看他那雙眼睛就可以了,你看得到的。我看他們兩夫婦,當然丈夫很疲累,正在進行化療,半倚著沙發,眼睛極之平安。太太還在教會正在帶領聖詩,有人告訴我:『他一樣的那麼喜樂。』我看到他,真的很平安、很喜樂。兩個人握著手,不時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多麼的甜密。是裝不出來的。」

「我轉行也是為這件事,我看多少的人,你一告知他有甚麼病的時候,他的雙眼幾乎掉出來。我知道哪些是害怕,哪些時擔憂,哪些是忿怒,哪些是埋怨,你雙眼出賣你,你到了那個時候,你的病你一知道如何,你的眼睛就顯示你的水準如何,你是裝不了的。所以我今天也和他讀一段聖經,讀詩篇十六篇,十六篇是講復活的:「我常將神放在我右邊,所以我心歡喜,靈快樂,肉身安然居住。神必不將我的靈魂撇在陰間,也叫我不見朽壞。因祂給我知道生命的道,在祂右手中有喜樂,有永遠的福樂。」(8-11節) 我在他身上看到,多麼的感恩,一句怨言也沒有。他知道的,有多久不知道,有平安是知道。真的復活,是今天的,所以我真的知道是真的。」

「我常常都說,在這段聖經中,有一節經文,我現在幾乎天天都背誦的:『你若信,就看見我的榮耀』(約11:40) 我經常向神祈禱:『在這個如此黑暗的世界,在這個眾多幽暗的世界,這麼多苦難的世界,我要看見你的榮耀。』否則我怎樣做人呢?對麼?我做青年工作,天天都看到很多故事,可以叫你很傷心的,對麼?但我說:『神啊,給我看得見你的榮耀。』看得見的。所以我今天講這段,很重要的。所以我盼望你留心聽。」

「『時候到了,我應該去了。』(約11:15) 算一算,已經四天。猶太人相信,一個人死了,他的靈魂就在屍體旁邊徘徊三天,第四天靈魂就走了。就是一定沒有了,並且開始發臭。所以他第四天才去,連這些也不是偶然的。所以令很多人-為何他們如此絕望?他們說:『不能救。如果你早一點』-他們常說『早一點』。早一點,第一不用死-其實他們都見過耶穌叫那些人復活,是即時,『但你這次,太遲了!』」

「耶穌接著和他說了很重要的話:『你相不相信,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也必復活。活著信我的,必永遠不死。』(約11:25-26) 大家聽見了,但讀聖經的人,任由耶穌講,『我是負責解經的。我知怎樣解釋。』對麼?你怎可以這樣讀聖經呢?所以我說生命之糧,你不可以這樣的。對麼?不是任由你解釋嘛!神的話不可以任由你解釋的。我今次來也專程來聽Dr Chris Wright講申命記,他用了多長的時間,一生去讀舊約,將舊約與新約串連起來,真的開心。我真的很感恩。他一直看的時候,神就是想你用心,你聽清楚,不要亂解,對麼?你卻自己解釋。而且馬大和馬利亞也是這樣解。『我們從小到大都是這樣學的。我們知道,在末日時他也復活,不過如果你早一點來,他就不死。』(約11:21、24、32) 每個都這樣說時,都是責怪著耶穌。我相信耶穌的門徒也是這樣責怪耶穌:『我們早就告訴你你的老朋友病了,你留在這裡拖拖拉拉,拖到現在。』那些門徒也是這樣的,裡面也是咕嚕咕嚕的,只是他們沒有說出來。我也不知道為甚麼這次彼得不開口,我想他是在咕嚕咕嚕。馬大,如往常一樣,總是先衝出來,說:『我知道了。你知不知道?』不是這樣的。耶穌卻沒有責備她。然後馬利亞來,說同樣的話:『你早一點來,我弟兄就不用死了。』(約11:32) 然後她哭,跟其他人一同哭。耶穌見她這樣哭也這樣說,其他的猶太人也是這樣,他就悲慟起來,就悲嘆起來。『你曾經用膏抹我,你如此貼近我,你坐在我的跟前,你很明白我,竟然也是這樣!你跟其他的都是一樣。』他悲慟,甚至有人繙譯作『忿怒』。當然他對死是忿怒的,但連這班如此貼近也是認識他的人,也是這樣。」

「接著,另一個字:『耶穌哭了』(約11:35),那些人看到,他們說:『這個耶穌何等愛他的朋友。』(約11:36) 對的,我覺得他們看對了,但看不見更深層的事,所以然後他們就出去了,他說:『拉撒路在哪裡?』『他已經埋葬了。』當時的埋葬是在一個洞中,很多都在山洞中。所以當我去看耶穌相傳被葬的地方,也是在一個洞中。然後耶穌也是,有一塊石頭,有一個洞。所以他就跟著去,然後就出現了。『把石頭挪開。』(約11:39) 」

(二)「出來!解開!走!」-除去包袱 回應呼召

「跟著那兩句話,我思想了千萬次,我不斷思想。他站在那裡,為甚麼講這兩句話?接著聖經裡面再一次說,他大聲叫:『拉撒路出來!』(約11:43)。然後聖經的記載很奇怪:那個死人走出來,而且就是包紮著的:手、腳、面都有布。他接著再講一句,不是對拉撒路講,是對周圍的人講的:『解開他,叫他走!』(約11:44) 嘩,這兩句話真是powerful,真是厲害。我已經看到了。將來,我們看啟示錄就知道,有一日,耶穌再來,他真的這樣叫的:『地要交出你的死人,海也交出你的死人。』(啟20:13) 『你出來!』真的出來的,是聖經講的。這裡只不過預演一次。」

「你看的時候,我告訴你一個秘密:你讀聖經,有過去時式(past tense),你把它轉為present tense。我們讀聖經,常常都是past tense,所以永遠不切身的。神不是二千年前向拉撒路說話,祂是今天向你說話。而且還有一件事,你看啟示錄那些[書卷]時,將future tense都變得present tense,你就看見將來。神話:『聖靈會來,祂給你看見將來的事,使你明白聖經。』(約16:13) Present tense。現在時刻的。」

「我讀聖經,很多師傅教我,讀聖經最要緊是看動詞。因為神是動的。『Word』是甚麼?道。我們經常看的全都是名詞、形容詞,於是我們的神是不動的。『Word』,我和你們解釋了很多次,不是我解釋的,所有解經家[都如此解]。『Word』是甚麼?是God-in-action。不單是過去活動,今天、明天,你再讀聖經就不同了。你覺得聖經只是一些字,是幾千年前的,和你有甚麼關係?我常常跟你說,要有六步:要安靜,你真的要靜,你停下來,放下,放下,然後你靜;再朗讀;再默想神的話;再以心靈誠實回應神的話;然後再安靜,儲藏神的話,不出聲,神會動你的;然後,回到世界,活出神的話。Lectio Divina。你做基督徒,如果不是這樣處理神的話,你輕輕瀏覽一下,然後用你自己的方式去解釋,也不給聖靈一個機會,你怎會有生命之糧,你怎會活呢?怎會有活水江河呢?這世界並不care你,但是如果我們今次來了這裡的,說已經作了決志的,超過一萬多人,那些站起來的人,你再次出去,你也靜一靜。每一句話,對你說的,是present tense,你是不是拉撒路?你裡面有沒有一個拉撒路?你說:『沒有,我還沒有死。』」

「人最大的問題是心死,你的靈死。很多基督徒信了主,那個靈是不活的,沒有甚麼江河流的,對麼?也沒有神的話在,一切都是past tense,不是present tense,當為昔日的。主耶穌對拉撒路說話的時候-『你回來!』-耶穌是在跟你說話,對不對?祂叫你出來的時候,你肯不肯出來?當他叫「要拆開,解開!」時,你有沒有東西要解開?如果祂叫你「走啦!」,你很久仍坐著,也那裡睡了很久,我看見很多基督徒是整天躺臥著。」

「我再看看,原來神在歷史當中,經常都是這樣做事的。祂見很多人在睡覺,很多人的靈是死的,很多人躲起來,種種原因,祂也是這樣說:『出來!拆開!走!』我舉一些例子。不要以為那些都是很不濟的基督徒,我選了一些很優秀的給你。先知當中,哪個最轟轟烈烈?以利亞,對麼?搭三座棚,其中一個也要給以利亞。以利亞,轟轟烈烈,他是有行動的,迦密山,殺了多少巴力先知?然後他才發覺,原來沒有全部死去,然後耶洗別找人追殺他。嘩,他多麼不濟,多麼抑鬱。然後,先知抑鬱,羅騰樹下,求死。他求死也很聰明,他不是自殺,他嘰哩咕嚕地說:『你取我的命吧!是你弄到我如此地步的!只剩下我一個人,我還為你大發熱心,我又不似列祖。』(王上19:4) 然後其實神感動他,他其實也是有心的,就上山去找神。你上出就去找吧。我們男人是這樣的,一有問題,就躲進山洞裡,繼續在那裡嘰哩咕嚕....他在那裡躲起來,自怨,覺得自己挫敗;怨恨神,『你又說是揀選我,要殺巴力先知,現在我要被人追殺。』(王上19:10)」

「神怎樣對待他?神在山洞口,裡面的那個不是拉撒路,是以利亞。『以利亞,你出來!你出來!囉唆甚麼呢?你要靜下來嘛!』(王上19:11) 所以你常常聽見我說,要靜下來,神不在風中,不在火中,不在石中,你要靜才可以聽見。聖經那裡說-我們中文聖經譯錯了,說『有微聲』(王上19:12),翻譯的人常常都要幫神一把,無聲怎會聽見呢?求神赦免翻譯那個人-那裡的原文是『無聲』,是silence。但在silence中,以利亞卻聽見。各位,你安靜的時候,你無聲的時候,你才聽到。當你整天都在嘰哩咕嚕,很多事情做,你就不行了。『你出來!你出來!』他安靜下來時,他知道,他聽見,原文神真是愛他,那是一個愛的呼聲。他出來,然後神對他說:『解開!走!』他有多少東西解不開,整天說只剩下自己一人,『有七千人』。『你常常都說沒有接班人,你向前走幾步就有,你瞎了麼?然後你又說,沒有殺那些巴力先知,我不用你去殺,我會立兩個王,還有以利沙,我要他們殺可不可以呢?你最大麼?你自高自大。』(王上19:15-18) 你一自高,就變成自卑,你經常發熱心,結果變成經常埋怨神。你很熱心的那些常常是埋怨神的...當你一個人以為自己很了不起-全部都是神做的嘛!今次因為在山上沒有其他人,神就親自幫他解開。對不對?『是不是出來?出來!解開!走!』他真的下去,真的看到。」

「再舉個例子。我很喜歡這個-耶利米。我選取的都是神叫他們出來的那些,因為我經常講呼召的。我發覺凡呼召人,耶穌或天父都是說:『出來!』祂對耶利米說:『你出來!我要你做列國的先知。』(耶1:5) 他也躲起來。『你開玩笑!』-這句是我加上去。每個人被神呼召,你總有自己的想法,他想得很清楚,他說:『我是年幼的。』(耶1:6) 『我廿多歲,怎做列國先知,我很怯懦的。』對麼?神經常看見我們有種種原因,很多excuses,到他年老時,就說:『我很老啊!』你總可以想到辦法的,對麼?『我現在中年,[擔子]很重啊,要顧上又顧下。』總之你有很多excuses,你就是不出去。『你出來!』他出去。祂說:『我會告訴你講甚麼,我會使你成為堅城鐵柱。』(耶1:9,18) 他就出去。又回到山洞,出來不久,他已經覺得為甚麼自己的道沒有人聽,那些假先知有很多人聽。對麼?你有沒有發覺,『嘩,你又呼召我。』很多時候都好像沒甚麼果效,他說:『我不玩。』耶利米真的經常都[說]不玩,神跟他說:『你講甚麼?』神兩次對他說。第一次,『你去看看隔壁的那個窯匠,那個窯匠多麼愛那個器皿。『啪!』-弄破了。』(耶18:1-6) 神特意讓他看一些破碎的東西,因他所見的都是很破碎的。他經常都是這樣,每次都來吵。[窯匠]他撿起來,再去搓弄,再去造。耶利米看見,他繼續,過了不久,又不玩了:『我疲累啊!沒有果效。』神對他說-這句我很喜歡-『你如今在平地行走,尚且覺累,你知不知道我揀選了你做甚麼呢?與馬賽跑!』(耶12:5) Eugene Peterson 在舊約先知當中最喜愛耶利米,因為他像耶穌,是哭泣的先知、苦難的先知、捨命的先知,[Peterson]他最喜歡的是『run with horses』。」

「各位年青人,我看見很多年青人,很快就疲累;他說:『我很累!』讀書很累,上班很累。我看看他,他不是讀書或上班累,他是上Facebook上得累而已。對。真的。大學生平均凌晨三點去睡覺,來我家查經的,每個都是將殘的燈火全部熄滅,我看見感到多麼悲哀。我終於忍不住,『你昨晚幾點去睡覺?我帶查經不是很沉悶的,但你卻睜不開雙眼,我當然要檢討,但看你的樣子你也要檢討一下吧?』他說:『我要做一些事。我要陪家人,到十一點才有空,WhatsApp要我一個多小時,Youtube也要看看,Facebook那些人我也要應酬一下。弄這弄那就到凌晨三點(平均,做了一個研究)。』你推三推四,你今天這樣在平地行走,在網上行走,尚且說累,我現在要你run with horses。剛才站立的,run with horses!力量從哪裡來?從哪裡來?你活水江河在哪裡來?聖靈,對不對?你的力量從哪裡來?神的話語,在你裡面,成為力量,成為生命。對麼?你又是嘰哩咕嚕,你明不明白,那你怎辦?其實我有很多[例子]可以講的,以賽亞也是這樣,輪到他的時候他又說:『我是嘴唇不潔的,住在嘴唇不潔的人中。』(賽6:5) 有些人因為害怕,有些人因為說自己不乾淨,有些人說自己太年少,有些人說太累,我們基督徒有多少的藉口呢?」

「『你出來!你出來!解開它!』每個要解的都不一樣。你見門徒不一樣的,對麼?彼得常常表現很勇敢,到重要時間又是躲起來,總是躲起來,耶穌也認識他,他躲到一個地步,他連望別人也不敢,最後,有個使女問他:『我聽出你的口音,你是不是和他一樣的?』他也要躲起來,他說:『與我無關。我不認識他。』幸好雞會叫,你明白麼?(路22:54-61) 有時候神不說話,祂找一匹騾幫祂說話,今次找一隻雞說話。『咯咯咯咯!』耶穌就看一看他,不是狠狠地盯著他,祂仍然很愛他,『我告訴了你,你會回轉,堅固你的弟兄。』(路22:32) 祂仍叫他出來。他今次是因為自己的罪疚感,然後到主耶穌復活,他又躲起來,今次躲著去打魚。很多時候我們也是這樣,有時候是恐懼,有很多時候是覺得自己不行,很多時候是你有安舒區,你很安全。耶穌叫你出來,那你怎辦?」

「在我生命中,神有三次呼召我,我也想躲起來。第一次,我信主的時候。我聽到的。約翰一書四章[10節]:神為我死,成為挽回祭,祂說:『你要愛我』,因為祂先愛我(19節)。我聽到的。呼召的時候,我偏偏不站起來,為甚麼呢?我怕,怕家人不知道怎樣,我又不想輸,我和帶我去聚會的那個鬧翻了一整年。我若站起來,豈不是認輸麼?我裡面很多的交戰,就是不肯。你有原因的。總有excuse的,我說你回應神-但都有一個好處,我發覺凡是神呼召的人都是躲起來的,所以當你要躲起來的時候,你就知道神的呼召很近了。你是要出來的,然後神就幫你拆開。那怎樣呢?家人罵你又怎樣呢?『我與你一起嘛!』很多時候,你想像出很多東西,啊,神一call你一定是怎樣。」

「我第二次的calling,那時已經唸完醫學,結了婚,生了孩子,我就想留在加拿大。加拿大的醫學院教授也打電話給我,他說:『Philemon,我們還未有收到你的進修申請。』因為我在那裡掙扎著,我的好朋友在香港,他說:『我們需要你,你不是說過要回來香港、想服侍中國麼?那你為甚麼不回來?』我有掙扎。我在那個時候說:『我想再讀書,這裡也不錯。』我在那裡掙扎,神透過我太太和一個老朋友叫醒我。我的老朋友寫了一封信給我:『為甚麼在這個時間你像一頭鹿那樣顛顛倒倒又不動,你出來啦!』我聽到了。一九七一年,我決定回來。」

「每一次神跟你講一些重要的事,神會call人的,祂會的,不同的方式。祂也call你的。不只一次,當然會call你進入生命,我相信,每個基督徒也有calling的。你做的那份工作,要有calling的,你沒有calling就會有不同做法的。就回來了,想不到,再call一次,每次我與神交手都想躲在山洞。今次這個山洞很安全,我跟蘇恩佩講-她call我做青年工作,搞雜誌-我說:『恩佩,我是醫生。我是學醫的。」我不是想向她炫耀實力,因為我真的懂得做醫生的。她說:『你想一下,先祈禱,才再出來。』神終於藉我太太呼召我。我不想離開這個我覺得頗有把握的東西,穩定的東西。我知道自己做甚麼,而且我知道我爸爸媽媽很喜歡我做這個工作,我也喜歡。」

「很多時候你喜歡的東西都會成為障礙,你猜不到的。很時時候神就是這樣,所以今次再跟你說,『撒拉路你出來!』是甚麼令你不出來呢?你每個都應該出來的。你既然復活,有生命,豈不是應該為主而活麼?神call每一個人,每一個人祂都call的,不同的領域,你也要起來。你站起來時,這一個已經復活了,我有這個生命的,我出來了。出來的時候,神也看你的樣子,還有很多東西纏住,還需很多時間來拆。我們有多少東西要拆呢?你看[主]單單拆彼得拆了多久?拆了一次,還有東西纏住,拆了一次,還有東西纏住。你看看每個人,都有很多東西纏住的,種種原因:你需要一些安全感,你需要抓緊一些東西,你覺得還有很多東西,你很捨不得,很多東西纏住,你又這樣那樣,『我覺得這個世界這麼混亂,別叫我去哪兒』。」

「我們這些人以為神經常在作弄著我們的,凡call你的,都是要你去一些你一定死的地方,所以我那個時候很怕去那些差傳聯會,或者在差傳聯會最怕神叫我去非洲,每逢看見非洲宣教士講道我就垂下頭,他一呼召的時候,我就推一推旁邊那一個說:『適合你呀!』神不是那樣call的,祂call你是適合你的,祂不會亂來的,人以為神在天上『攪珠』...神不是『攪珠』,Calling是甚麼?祂知你是如何,知你是甚麼人,知你的passion,並且祂給你甚麼的恩賜是適合你用的。所以後來很多醫生都找我,說:『你真好,轉了行這麼開心!我也想轉行。』我看一看他,說:『我看你的樣子都不應該轉了。』對麼?不適合你就是不適合你。不能解釋的。但你不要害怕,神是公道的,神是愛你的,祂call你是根據你的passion,你真的有熱誠,祂給你恩賜,祂會支持你的,與你一起去的。對麼?所以你看彼得,到最後他不是很好嗎?活水江河,耶穌和他同在,一直去。到最後,他真的死,而我相信相傳的是真的,他說:『我不配。你幫我倒釘十字架。』」

「我很喜歡潘霍華。在德國,連教會也擁護希特拉的時候,他在。神給他看見,他當時已經很出名,美國一間很著名的神學院請他做教授,他也很喜歡教書,神感動他,對他說:『倘若在這個時間,你國家有難,你不聽從我回去,你將來在德國重建的時候,你沒有份。』他回去。 但是想不到,神差他,結果一九四五年,德國投降前幾個月[*],他在監獄裡聽見那個獄卒走出來:『潘霍華。』他當時在帶領聚會,就站立起來,他知道,他要進入榮耀了。多麼美麗,三十九歲,沒有一句怨言,他到監獄仍然祝福。」

[*註:「月」應改作「星期」,德國投降於五月八日,潘霍華於四月九日被處決。]

「每一個都是不同的,每一個走的路是不同的。神一定在這個時候會揀選你,一定會的,我相信你們在座的每一個,神一定call你。Call的時間,你記住,祂叫你的名字。祂說:「你,出來!」那你就知道為甚麼不出:『神,我就是不出!』但求聖靈感動你。是一個愛的呼喚,是一個愛的邀請,祂是邀請的:『你出來吧!不要留在洞中。』然後祂知道你還有很多東西不行的,祂知道的,你出來時一定是笨手笨腳的,我剛剛出來的時候是多麼笨手笨腳,整天都是笨手笨腳,做錯了很多事。但是,也行的。所以我回頭看,真的,主耶穌基督說:『你出來!我會將權柄給你。』我看到這個權柄是真的。」

「我做青年工作,我看見青年工作的青年人有很多不同的捆綁,種種原因,不敢回應神,我們每一年在福音營都經常有很多不同的年青人。我舉一個例子。人現在看見我在佈道會的呼召[方式]是很奇怪的,我是叫喚名字的:『某某人,你走出來!』我告訴你為甚麼?在一個營會裡面,三日營,我陪足他們那幾天,我和他們交談,和他們一同入組,我認識他們,我知道他們是誰。是主耶穌基督說:『你服侍他,你要認識他。』所以我知道。有一次福音營-我永遠不會忘記那次-我看見一個年青人,他哥哥信了主,就帶了弟弟來,他也介紹給我認識,但我看見他一件事,每逢一唱裡面有『耶穌』的歌,他就低下頭,然後有一次,我們邀請了一些戒毒信主的到那裡講,又唱一首耶穌怎樣釋放[的歌],我剛好坐在那裡,我看後面有人動來動去,就看見他,他的眼睛何等驚慌,在閃動著。到受難節那天,我們下午播放《受難曲》中耶穌釘十字架的片段,忽然這個年青人衝出去,我知道不妙,立刻追趕他,當追上他的時候,『我留意到你,你為甚麼這麼驚慌呢?』他說:『我沒有驚慌。』我看見一件東西,他拿著一條項鍊,我問:『你拿著甚麼?』他說:『與你無關。』我說:『你打開給我看。』是一個用玉雕成的偶像,他後來告訴我,他已契了給它,是他母親幫他契了的。我說:『不行。你看你哥哥,以前也掛著一條的,你看他現在那條,是掛著十字架。你脫下!你出來!』結果他肯,把它放下。我為他禱告,他就哭了,我知道聖靈開始作工。最後,受難節晚上就講佈道會,我講耶穌,然後講復活,然後我呼召。我看著他,就是不出來。我看他眼睛仍然害怕。我當時:『某某人,你出來!』很大聲,他立刻出來。他走出來,我就說:『幫他解開!』還要花很長時間去解。後來我認識了他母親,全屋都是偶像,他帶同他母親來佈道會,我一走近,她立刻閃避,多麼的恐懼!多麼的驚慌!我看到,永遠不會忘記,結果他母親也信了,然後她請了傳道人回去拆偶像。不同了。現在成為我們的義工,每次有福音營都來,不用閃避,因她出來了,解開了很多。」

「是真的。神是呼召我們的,未認識祂的,祂也要他們出來。認識了祂的,『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並非只是給未信的人聽,是給你和我聽的。對麼?有沒有你份兒的?你記得讀聖經,記得神是和你說話,我們經常都是和祂說話,『嘩,我們的神真是偉大啊。』摩西的神,是大衛的神,是拉撒路的神,祂是你的神嘛,祂呼召你嘛,是present tense,是今天的。如果你這樣看聖經,你這樣看道聽道,就不同了,對麼?而且不用推旁邊那個,我以前也是這樣,遇到不喜歡聽的話就推旁邊那個,『適合你聽的。』你有沒你?你常常都祈禱:『請跟他說話吧!』」

(三)「照樣差遣你們」-代表基督 直到地極

「所以主耶穌基督,他復活。生命改變是甚麼?為了差遣你。所以你今日看見我讀了這麼長,也仍要讀二十章。為甚麼二十章?又是害怕,又是躲在洞裡,今次還有門擋住,不是石頭擋住。耶穌基督也進去,『你出來!』然後祂進來時永遠也是這麼溫柔,『願你們平安!』(約20:19),然後伸出手來,祂釘痕的手,『真的是我,我真的為你捨命』-就在那個時候你忽然間明白,你看看祂的手,你聽聽祂的聲音-他們就喜樂了。聖經怎樣說?他們『看見,就喜樂了。』(約20:20) 後來我一放下,一出來,看見,就不同了。所以你常常都是祈禱:『求神給我看見,看見榮耀。』」

「祂接著對他們說:『父怎樣差我,我一定照樣差你們。』(約20:21) 我翻查過,在約翰福音,『差』這個字出現了33次,第一次是講施洗約翰的,神差約翰,為光做見證(約1:6-7),跟著那十多次,都是講耶穌,耶穌常常用這個字,『是父差我,我講的話是祂差我講。』一個人知道哪個差我,你做人就不同的,對麼?你常常為老闆打工,老闆差你,你也會警惕一點,但我不知道你老闆是誰。但你知道是耶穌差你,你就不同了。聖經裡面說,他差你是作甚麼呢?是ambassador(林後5:20),是代表基督的。代表基督做甚麼呢?是使人與神和好(林後5:18),是和平使者。『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林後5:17)-我們經常讀那段聖經,讀到那裡就停下。我們不可以在那裡就停下的,對麼?用不用讀下去?你讀下去吧。我們經常讀到喜歡聽的話就算了:『新了的,我可以上天堂。』你繼續聽下去。保羅說:『不是!基督既然為我死,我為祂活,我是被祂差的。』(林後5:15,20) 」

「『被祂差』是甚麼呢?是成為基督的代表,成為基督的使者。多麼的尊貴!對麼?你到外面去,很重要的是你的身份,你是天父的兒女,是基督的代表,然後使人和睦。這個世界最大的問題就是不和睦,對不對?家人也不和睦,我們的立法會很需要和睦,對麼?全世界都需要和睦,對麼?你看,全部都是國與國、民與民[的衝突],最不幸的是,聖經說,很多時候敵人是家中的人(太10:36);你上班,很多勾心鬥角;人跟大自然也不和睦,所以我多麼悲哀:殺了那隻獅子,還未找到那個牙醫,不只這樣,原來死了很多大象,因為跟著就公布,非洲的大象快將殺盡了,你為了甚麼,不過為了那隻牙,那些犀牛也都死了,就是為了那隻角,對麼?你殺那隻獅子為了甚麼?不過為了逞威風,對麼?人是多麼可怕呢!當你這樣的時候,你直到地極,叫人與神和好,叫這個世界與神和好。你是被揀選被差的。」

「我自己很開心,我最近看見神真的揀選。我剛才特意叫那些年青人站起來,你站起來的時候,我看-所以說有百分之四十-真的有百分之四十。我單單這裡用肉眼看一看,嘩,有多少站起來啊!每個都說香港的年青人不像樣,你肯站起來,你肯出來,被神解開,你就像樣了!你剛剛鑽出來的時候,都不是很像樣的,都是包紮起來的,不要緊,神不嫌棄你,你被包紮著也要站出來,死人那樣的也要爬出來,對不對?反正你也是。很多人覺得不行,『讓我裝扮一下才出來』,拉撒路說:『你等我,我先化妝,我面色不是很好。我化妝然後出來見你吧。』不用!就帶著你的『貓樣』出來,就像死人那樣,行。Just as you are!我跟從主的時候樣子多麼的難看,現在漂亮了很多,是不同了。你愈侍奉神,愈喜樂,愈癲狂,我常常覺得癲狂的人有福了。是保羅說的。他說:『我為主而癲狂。』(林後5:13) 為神癲狂。『我是罪人當中的罪魁,但我今日成為何等樣的人,都是恩典。』(提前1:15,林前15:10) 」

「我看到了。那次五百個人,都稱自己為『Missional Youths』,有使命的。我看到他們,我已講過一些,有人正在做醫生的,快要畢業了,他也決定將來就是到那些貧窮的地方去,他在自己家很安全的,父親也是做牧師的,他決定在海上漂流,直到地極,並且將來很想服侍一些被人欺凌的婦女。那個在香港教書的,不知有多好,他到那些鄉村,沒有人去的地方,做體育老師,他在香港讀書讀得很好,特意去一些偏僻的地方,帶著使命去讀書。我的好朋友,他在香港,他家移民,我從前沒有聽到香港的人移民會去非洲的加納,我真要向他認輸,我也不知道加納在哪裡。原來他父親在那裡有一些生意,他在那裡長大,然後神憐憫他,跟著出去美國讀書,他再回來,回來到做了我的同事,他就跟我說:『我會帶那些年青人去加納。』『嘩,那裡?很危險吧。那些年青人你要保護他們。』他帶了很多去,有些決定留在那裡。『嘩吓?真是不要連累人家的孩子。』多麼開心!你猜不到的。我已經講過柬埔寨的那個,多好!她也嫁給當地人,我最後與這位老朋友見面,她很開心,她最近剛剛來香港,我看見她的兒子,多麼厲害,三種語言:標準廣東話、標準英語,他的柬埔寨話標不標準我就不知道了,他真是百分之一百的柬埔寨人,他從小在那裡長大,多麼喜樂!是不同的。」

「我自己相信,神一定會揀你,你站起來,神差遣你出去,第一站祂差你去哪裡?回家,對麼?家庭需不需要你?最不幸的是,你在家也躲在山洞中,我看見很多基督徒是隱形的,通通都是隱形的。信了主很久,也沒有人察覺到你。上班也是,很多時候,『咦?原來你也是基督徒!』他們是和你同事了幾年了。嘩,你好像是秘密警察在那裡,用不用那麼秘密?你回去,在學校,需不需要你?你解開很多捆綁你的那些東西;職場需不需要你?你家需不需要你?學校需不需要你?職場需不需要你?」

「我還鼓勵你一件事,你回家鄉。我的親人在這裡,我們決定回去尋根,多麼的開心。我母親今晚沒有來,我們那次陪她回去,第一次,她邀請了所有的親戚,嘩,原來姓曾的有那麼多。六張枱。我就想出了一個辦法,我用普通話跟他們講:『各位親戚,你看我母親多麼漂亮,我要告訴你為甚麼她這樣漂亮,我們一同唱一首歌給你們聽,好不好?』我們就一同唱詩:『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唱詩是不行的,但那次超水準,因為全部人一同唱。嘩,他們多麼開心。我就解釋是甚麼,多麼開心,最後一個一個信主。後來有年青人寫信給我,邀請我去昆明,『我們很想在禮拜堂舉行婚禮,不過我們的親戚從來沒有去過』,所以他們很害怕,『你可不可以為我們主持婚禮?』我說我不認識那個禮拜堂的人,他說:『我問過那個禮拜堂的牧師,他說他認識你,他說你讓主持。』我真的去,我到了不單主持,還為我穿上袍,戴上帶,我多麼威風啊!站在那裡主持婚禮。我就講甚麼是婚姻,[他們親友]第一次去禮拜堂,多麼開心。你回家鄉吧。你報恩吧。」

「最後我回寧波,而且我查過,原來我爺爺有返禮拜堂,我打聽他去哪一間禮拜堂,原來已經拆了。我再查到,原來搬到旁邊那條村,那我全家很多代就全部都去,結果我在那裡找到傳道人,我說:『我姓蔡的,你認不認識我爺爺?』『你爺爺是誰?』『蔡宗福。』他說:『不認識。』因沒有記錄。我就說:『那不要緊,我來,很想感恩,因為為我們蔡家感恩。』他就問我是誰,原來他也聽過我的名字。『好的。』『甚麼時候呢?』『很快,很簡單的。』他說:『不如明天吧。』我說:『明天?你也需要通知人家。』『沒關係,我們打一些電話就可以了。』我說:『我說,不要緊,多少人也行。』我們就全部去了。你猜來了多少人?幾百個人!嘩,我真不知道他們是不是用WhatsApp,我想是QQ,WeChat吧,多麼的迅速!只花一天。嘩,我們在那裡就是再唱《神的恩典》,《只有祝福》。這個世界需要你被差出去,就是和平之子。我們到哪裡都是將神的愛、神的平安帶回去,回家鄉探訪一下。好麼?真的。」

(四) 呼召

「所以我自己感覺,今天神對我們說話。所以,復活在今天。復活的主,祂住在你裡面,祂的靈在你裡面,祂的話在你裡面。你站立,活出基督的樣式,你走出去,你就是基督,因祂住在你裡面,你有聖靈,有神的話,你站出來,不是你的力量。神call我們,是仍然祂作工,更新是神的工作,更新也是神的工作。我相信今天,神一定會call你,一定。」

「我第一群call的:我相信很多人去過禮拜堂,也聽過,但沒有復活的。復活的意思是甚麼呢?你真的放下自己,放下很多東西,說,『我願意出來,接受聖靈,接受復活的主的靈,我願意站起來-雖有仍有很多東西纏著。但我站起來,我願意來接受你。願意接受這個復活的主、這個靈,給我生命,讓我有一個新的開始。』如果有這樣的人,無論在現場或其他地方,請你站起來,好麼?你站起來。你過去風聞有祂,你今天親眼看見祂,親自經歷,復活是在今天的。好不好?看到。」

「接著再有calling。你出來。出來的意思是甚麼?不要再躲在洞中,為主而活,無論你有甚麼原因不敢出來,你大大方方出來吧。你在家也是的,你上班也是,你出來吧!為主出來而已!對麼?祂call你,你出來,你說『我不配,我纏著很多東西』,沒有關係的,神會幫你解開的,幫你拆的-心中的結、纏著你的東西、你掛慮的東西、你恐懼的東西。讓神拆吧!對麼?神不會安排你幫祂拆的。所以我希望你說『我願意』,站起來,為主而活,聽祂差遣。神-你放心-看你的樣子也不會差你去非洲的。你未夠水準,對麼?你以為神找那些很低水平的去麼?是合適你的才會去。所以你不要怕那麼多,不要猜那麼多,你總之今天:『你說:復活在我,我願意經歷復活的主。』『父怎樣差我,我也照樣差你。』你站起來。站起來。為主站起來。你說:『主啊,我在這裡,請差遣我:差我回家中,差我回到我旁邊的人那裡。愛我們的鄰舍,在他們中間,活出你的樣式。』你安靜的走。請先靜一靜,然後按著聖靈給你的感動,你可以站起來。出來,解開,走。為主而走。有這樣感動的請站立。感謝主,我們同心禱告。」

「親愛的主,我多謝你。主耶穌,你今天是對我們講話的,不是二千年前講的。藉著聖靈、藉著你的話,你是這一刻跟我們講的,求你給我們安心,我們聽到,我們真知道你的復活的主,你真是改變我們生命的,主,因為你的話的靈,你的話就是生命。我們接受你十字架上的死,更加因為你的復活,所以我們是為你而活。所以我們多謝你,我們今天站在這裡,都願意榮耀你。願你按你的時候,給我們看到清楚,你要差我來到我們身邊的人那裡去、愛我們的鄰舍-永遠是從鄰舍開始的。但可能有一日你差我們到一些福音沒有到過的地方,主啊,求你裝備我們。我們願意在這裡,等候你,願你裝備我們,讓我們真的榮耀你。我們恭敬交託,奉主名求。阿們。」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