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第三講 
日期:2015年8月3日
題目:榮耀的權柄與身體:酒的更新、皮袋革新
經文:約2:1-25、約13章
講員:蔡元雲醫生[周志豪牧師作即時傳譯]
大會速記員:盧浩基弟兄


(一) 神的榮耀在哪裡?

「這十天晚上都是講榮耀。我有一位認識了很久的弟兄,他寫了一張字條給我說:『在任何事情顯出神的善良就是神的榮耀。』真的。但是聖經說,只有一位是善良的,所有美善都只有一個源頭,人裡面任何的善都是從神而來。不過有人也會問:『那麼非基督徒會不會彰顯到神的榮耀呢?』會不會?你看,不要說非基督徒,任何被造之物、諸天都述說神的榮耀,神的手所作的都彰顯。」

「當然,神特別揀選一些人,成為祂的出口,成為祂的先知,彰顯祂的榮耀。但以理、他那三個朋友,在火窰裡面,神同在,在獅子坑,神同在,神的榮耀。但他服侍過的尼布甲尼撒王有沒有彰顯神的榮耀呢?他作了一個夢,自己也不記得。神感動但以理,但以理的榮耀,人們看得見,那些皇帝說:『在這個人裡面有神的靈』-看到的。榮耀是visible(可見的)。我第一晚說了一句說:『Glory is the outshining of all that God is』-就是神的能力、祂的榮耀、祂的創造、祂的榮美的彰顯是可見的。我看但以理書,最令我驚奇就是這一句;他解了那個夢,就對尼布甲尼撒王說:『你就是那個金頭。我們的神已經將國度、權柄、能力、尊榮賜了給你。』他是未信主的,後來他曾經表達過,他願意敬拜但以理的神。一切權柄,從神來的,而且即使在列國裡面,也有一些地方是可以彰顯神的榮耀,這是神的恩典。不過,同一個金頭,另外一個夢,是怪獸。地上這些的人及榮耀,就是從神來,但仍然有很多獸性,有很多罪性。所以聖經說,這是一場爭戰。」

「我另一個好友也打了一篇很長的回應給我。他說聖經彼得前書如上說:『我們信主的,是被差遣住在外邦人中。』他們未認識主的,最重要是甚麼呢?『品行端正,讓別人甚至攻擊你的都看見你的好行動,便在鑒察的日子將榮耀歸給神。』戰戰兢兢,你怎樣做人,你講甚麼,你的品格是怎樣,你的作為是怎樣,是看得到的,是看到見的,是visible的。所以神將我們從黑暗帶進光明,再差我們進入黑暗給別人看。聖經說,我們像一台戲。所以我們真的戰戰兢兢。」

(二) 禱告

「親愛的天父,我們都知道一切的尊貴和榮耀都是屬於你的,但你選擇將管治這個世界那麼尊貴的職責交給有限制的人。人偏偏很多時候令你失望:本來是榮耀,但夾雜了很多罪,變成很多幽暗;應該是榮耀的,但是變成黑暗,還有那惡者。所以我們活在這個世界,主,我們真的仰望我們天上的父、在父右邊的主耶穌和已經住在我們心中的聖靈。願榮耀都歸給你,願你在我們的身上,做潔淨的工作,做更新的工作,做改變的工作,以致我們活著能夠活出你的榮耀,讓人看到就將榮耀歸給你。所以我們恭敬的來到你面前,求你今天潔淨我們,充滿我們,給我們看見你的榮耀,盛載你的榮耀。禱告奉主耶穌基督的名。」

(三) 引言:分辨神的『時候』

「我今天晚上講的題目是很奇怪的:『榮耀的權柄與身體:酒的更新、皮袋革新』。我想大部份看到這個題目都不知道是你想講甚麼。我讀一段聖經給你聽,這段經文會幫助我解釋約翰福音第二章的。這個是很重要的,[當時]主耶穌基督已經來到,約翰已經宣告祂就是那個神的羔羊,但跟著有一些施洗約翰的門徒來找耶穌,施洗約翰的門徒不只一次來找耶穌,問了很多問題。今次他們問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和我們今天要講的主題很有關,所以想大家和我一起讀。」

[誦讀:馬太福音九章14-17節]

「所以你知道題目是從這裡來的。是講甚麼呢?時候。在約翰福音,『時候』這個字出現了十一次。我們今天看約翰福音第二章是第一次的神蹟。他母親馬利亞對耶穌說:『酒喝完了。』她沒有再說甚麼,其實她想耶穌做點事。難怪的,等這個兒子等了三十年,希望他顯出一點顔色給人看,『人人都說我未婚懷孕,指指點點。』連那些弟弟們也不信。約翰福音說,約瑟和馬利亞生下來的孩子,一個也不信。你不信他,就是不信馬利亞,所以她心裡著急,跟著這個字就重複出現:『時候未到。』」

「那裡說『婦人,你與我何干?』其實在聖經中『婦人』這個字在聖經裡面是一個尊稱的字,不過很多人說,當耶穌基督出來之後,約翰福音兩次記載他與他母親的對話中都用了『婦人』這個字。英文就翻譯得尊貴很多:『My dear lady』。那是尊稱。不過他分得清楚,他出來之後,他與她的關係是有點不同了。[有一次]有人說:『你媽媽在外邊等你」,他說:『誰是我的媽媽?』他這樣稱呼是其原因的。」

「但甚麼叫『時候』呢?時候是神定的-『In His time』。聖經裡面常常說是有『時候』的,所以當施洗約翰那些門徒來問耶穌時,耶穌的回答就講『時候』。不同時候,神彰顯的方式不同,神的臨在是不同,盛載神的彰顯和臨在也不同。」

「施洗約翰問的問題很高水準。他們如何問?『我們和法利賽人』,這證明施洗約翰承認自己屬於舊約的傳統的,主耶穌基督也是這樣看他,說[他是]舊約先知的系列最後一個。所以在那個時間神的彰顯、神的臨在有盛載的一群人在那裡。他們說:『我們和法利賽人不斷禁食,你就吃吃喝喝』。耶穌的確是這樣,走到哪裡,吃到那裡,還大吃大喝。你看這個婚筵,很多人請他吃飯,對麼?那些攻擊他的人最喜歡請他吃飯,大排筵席。撒該又請他喝下午茶,你見他到處都吃。他說:『時候不同。』」

「舊約神與人立約,與亞伯拉罕立約,然後你看以色列人離開神,神再在山上和摩西立約,頒十誡。這十誡-律法-就是昔日神臨在的記號。所以你看到第一章也講:『律法是從摩西來的』。摩西就是神臨在,祂要說話,祂要命令,祂關心你怎樣做人,祂關心你和祂的關係。然後神說:『我臨在。』哪裡盛載祂的臨在?火柱、雲柱。然後在曠野,會幕。很清楚告訴我們聽怎樣造會幕,『因為我住在那裡』。所以以色列在那個時間,是律法,是會幕。之後,你看到利未記有很多不同的儀式:要洗的、要獻祭的、有祭司,和神的關係是有一套規律的,有一些守則的。」

「施洗約翰,改變的時候。『天國近了!』沒有人如此說話的,然後他的方式也變了,穿的衣服也不同了,洗禮的地方不同了,不同的。聖經說他找那些有多水的地方洗的,我親自到約但河看他洗禮的地方。悔改的洗,天國道理,鋪直主的路,所以是在兩約之間一個很不同的身份。所以他說:『約翰的門徒和法利賽人』。法利賽人已經興起了太約二百年,他們代表以色列人要返回神的律法。所以主耶穌基督說:『你們在那個時間這樣地去禁食,對的。悔改,對的。禁食認罪,對的。不過時候來了,新郎來了。』」

「神的時候。祂不同的時候有不同的彰顯以及祂不同的代表。希伯來書一章1節說,從前神藉著眾先知把祂的話語彰顯出來。到末世的時候,是藉著他的兒子,新的一頁。當然我們知道這裡講的新郎是誰,就是將來在天上請客的那一位。所以你預備,神準備闔府統請,不過你和你家都要信主才可以入席,祂就請你全家了。被召的多,選上的,未必每個可以。筵席。他說:『新郎在的時候,要慶祝,陪新郎的那些人也要一同慶祝。』所以他的門徒就很開心,每天吃吃喝喝,對麼?不同的。」

「但他說,接著會改變。這個改變是很重要的。他說:『新郎會離開,你們那個時間就要禁食。』新郎離開是甚麼呢?當然後來我們知道他怎樣離開,約翰福音逐步逐步講他怎樣離開,愈講得清楚,人們愈多散去了。真的全散去了,連他那班門徒也散去了。愈看愈不像樣:他們的彌賽亞不是這樣的。不是的。但他說:『我去是與你們有益』。所以有另外一個時候,他說:『我若不去,聖靈不來。』所以新郎離開之後,接著是誰?是甚麼年代?神有沒有臨在?怎麼樣臨在?在舊約時代,是耶和華親自和摩西說話,有時透過先知,到主耶穌基督來的時候,是神的兒子親自講話。到他走了,神怎麼樣來?驚天動地!聖靈降臨。」

「為甚麼彌賽亞走了之後要禁食呢?我也思想了很久。有的解經者說,到他復活了就不用禁食,可以慶祝。也對,但也是錯的,又對又錯。耶穌復活我們當然慶祝,神的靈一定賜我們喜樂和平安。不過主耶穌基督多講了兩件事,他說:『我走了,我先告訴你們,世界有苦難。』有甚麼苦難?馬太福音二十四章。他很快會再來,他說:『你看這個聖殿,很快一塊[石頭]會不在另一塊上面。』肯定快要發生。他公元三十年時說這話,公元七十年,兵臨城下,整個城被毀了,整個國被滅了,聖殿真的被拆了,全部災難。之後你再看,主耶穌說:『在我沒有來到之先-我先告訴你-不單有這些即時的苦難:國要攻打國,民要攻打民,有地震,有饑荒,有瘟疫,人的愛心冷淡,有假先知,撒但有工作,末期還未到。還未到,但神同時也工作,福音要到地極。』」

「保羅卻知道他講甚麼。保羅寫得好,他說:『你知不知道?有恩典,但在患難中恩典顯得更多。』就是他自己經歷的患難,初期所有的信徒所經歷的患難,所有猶太人經歷患難:亡國的苦難、被欺壓的苦難,被仇視的苦難,被逼迫的苦難。他們親自經過,但保羅說不要緊,即使在患難當中,神的恩典仍然與他同在。『患難生忍耐,忍耐生老練,老練生盼望,盼望不至於羞恥,因聖靈將神的愛澆灌在我們裡面。』仍然是聖靈,聖靈作主,當然祂是榮耀基督,新的年代來到,之後保羅寫了幾句話,是很感動我的。他三次講:『嘆息』、『嘆息』、『嘆息』。『嘆息』不及英文譯得那麼好,英文翻譯得好:『g-r-o-a-n-ing』。這個字真好:『g-r-o-a-n-ing』。『一切受造之物一同嘆息,等候那得贖的日子,即使我們這些已經有兒子名份的也一同g-r-o-a-n-ing』,因為也是等候真正完全得到那個名份。第三個,誰在groaning?『聖靈也用說不出的g-r-o-a-n-ing』。這是個榮耀的年代,新郎已來,新郎又走了。這是個榮耀的年代,聖靈帶著權能來到,祂是神。但是,g-r-o-a-n-ing。所以各位弟兄姊妹,你吃吃喝喝也不要緊,最要緊的是,經常都要g-r-o-a-n-ing。對不對?」

「耶穌臨走的時候,他上到橄欖山,望著錫安山-我到聖地特特地找那個地方,我想看看為何他在那裡那麼傷心。我上到那裡其實不太明白,因為看出去很美,當然聖殿不在,現在那個是Dome of the Rock(回教第二聖廟),但仍是很美。他站在那裡,嘩,耶路撒冷,多美麗!鍚安山,眾山環繞,多美麗!他哭泣說:『噢,耶路撒冷,耶路撒冷,你常殺害先知,我多次招聚你,好像母雞招聚小雞在翅膀底下,只是你不願意。』他說:『我不再來了,直等到你們願意唱和散那的時候。』g-r-o-a-n-ing。」

「還有一個年代。耶穌離開了,聖靈來了,還有一個甚麼年代?新郎回不回來?回不回來?好像沒有把握?他說:『我必快來。』我準備這十堂講的時候,我當然看約翰福音很多遍,我還看約翰一書、二書、三書,我還看啟示錄。嘩,這位年老的約翰,神恩待他,給他看見將來發生甚麼事。他是真的看到了,是神給他看到的,是visible的。他看到,他說:『我看見了,有新天新地,沒有眼淚,不斷的讚美,再沒有黑暗,很光亮。』」

「為甚麼我講這些這麼多呢?耶穌也有說的:『Discern the time』-分辨這個時代。那些人說:『怎樣分辨時代?』他說:『你們這些人,只懂關心天氣。西面有雲吹來,你知道會下雨;南面有風吹來,你知道會熱。』南面是沙漠,另一邊是地中海。他們天天關心天氣,香港人也很關心天氣。所以問題是:『你日常生活的事,你就很著緊,但你知不知道這是甚麼年代?』他們說:『給一些神蹟我們看。』在約翰福音二章他們也是求神蹟,他說:『沒有神蹟,只有約拿的神蹟。』約拿的神蹟是甚麼呢?魚吞了約拿,三日後吐出來-耶穌復活,是復活的神蹟。他說除了那個就沒有了。」

「所以,主耶穌基督來,是揭開了歷史新一頁,然後他也預告接著有甚麼年代。在不同的年代,神彰顯的方式不同,盛載體也不同,也需要更新和革新,非常重要。」

(四) 迦拿的筵席 (1-12節):新的酒

「第二章大家都熟悉的,因為這是耶穌行的第一個神蹟,彰顯神的榮耀,門徒看到就信了。我現在看到這個『信』字也要研究一下是信甚麼,原來每一段他們信的東西是不同的。這裡究竟講甚麼呢?」

「先講講現場吧。在加利利的迦拿,你知道是誰的家鄉?是拿但業的家鄉。他真是很愛拿但業,所以那裡有人請客,請了他也請了他母親和他的親戚。他到了。我們都會說,耶穌祝福家庭,這是真的。他看重婚姻,真的,這是很重要的信息,有一天他親自出席,但是重要不在那裡。」

「他說:『時候未到。』但隔了一會,主耶穌就去做事情。好像他的弟弟們叫他上耶路撒冷,他說:『時候未到』,跟著他就靜靜去了。你覺得他好像很反覆那樣,不是的。他知道哪個時候、怎樣的狀態去,哪個時間是適合彰顯神的榮耀。是神的時候,他說:『我做每件事情都是神吩咐我的。』祂的時候、祂的心意、祂的榮耀,不是他隨意做的。不是媽媽叫就做的...她接著就說話-他母親真的棒-『我的兒子說甚麼,你們完全照樣做就可以了。』所以她很相信這兒子,她很相信,她的信心沒有動搖過。他就做了一件很奇怪的事。他說:『各位,你們把那六個缸裝滿水。』我計算過每一缸-中文就說『兩三桶』-其實每個缸可以盛裝二十加侖水,而且要裝滿直到缸口,然後他說:『你們舀出來』。」

「聖經中很多東西是隱藏著很深的意思的。耶穌的每一個行動,他不是亂來的,有很重要意義的。那個缸代表甚麼?當時的猶太人一直會預備很多的水來潔淨:在進食前,洗洗手,也洗腳。潔淨。是潔淨的水,代表舊約的潔淨。『不要緊,你搬出來。』然後他說:『去舀出來吧!』聖經說,神的話是有能力的,主耶穌後來說,他的話是有靈的,是有能力的。他們一舀,倒出來,嚇死了那個MC...他說:『各位請注意,嘩,很棒啊!』之後他還問新郎:『從來沒有人這樣的:將那些最好的酒到最後才拿出來,應該把最好的放在前面的。』它明明是水,門徒也看到,聖經記載-這是使徒約翰說的-他這樣做,就顯出神的榮耀來,門徒就信了,知道這個師傅是有料子的,有能力的。」

「新舊交替,舊的體制,神的彰顯,神的潔淨,神的臨在。昔日是這樣裝的,在聖殿裡面,甚至在家裡面,在會堂裡面,都一定要潔淨,而且一定都要獻祭。有很多的儀式,要照足要求來做的,不可以不做的。所以這家人請客都做足了。但新的來,新酒就在這裡來,新酒是甚麼?是神的臨在改變了。怎麼樣改變呢?」

「聖經是貫串的,舊約和新約是一氣呵成的,幾卷的福音書都是一氣呵成的,是互相解釋的。然後後來使徒再寫書信時再解釋清楚,你就會更加明白。大家記不記得耶穌被賣的那一夜,他舉起了杯,他講甚麼?這杯酒就是我與你們立約的血。新約和舊約不一樣,舊約是影子,那些水,那些的獻祭,只是代表將來真的新郎會來,新的被殺羔羊會來,真的潔淨會來。會來。新的酒來了,新的來臨來了。新酒,新的年代,新的時候。這是第一個神蹟,是主耶穌基督親自踏出一步,他知道他的權柄是從神而來,祂的身份是從神而來。新酒已經來到。」

「但你看馬太福音說,新酒就新皮袋。『皮袋是甚麼?』他們喜歡用皮袋裝酒,酒是代表神給我們的新恩典,舊的是用缸裝水的,新的會有不同的器皿。他說,不可以新酒裝在舊皮袋,新酒要裝在新皮袋,要乾淨的,不同的,否則兩樣都會壞。」

(五) 聖殿的潔淨 (13-21節):新的皮袋

「接著他就解釋那個皮袋。各位,皮袋是甚麼?神會臨在,你用甚麼去盛載神的臨在?你用甚麼表達神已在我們中間?神創造之後,人離開了神,神從來沒有離開,祂仍然是介入的,祂是愛我們的...主耶穌跟著做了一件很特別的事。[約翰]說,逾越節到了。你發覺約翰福音很喜歡講節期的,他每做一件事都揀選在節期時做的,而他所做的事和那些節期也很有關係的。而且節期將人聚集在一起,他就揀選那些日期做一些事,也彰顯神的榮耀,也有特別意思。」

「有人說,為甚麼約翰福音不把潔淨聖殿放在最後的一星期呢?為甚麼搬到最開頭呢?因為他們覺得應該是潔淨了一次。有些人是這樣解。我現在再看的時候,我相信是潔淨兩次的。為甚麼呢?約翰福音一共講過三次逾越節,而且你看到它是一氣呵成的。『跟著過了幾天就是逾越節。』我不相信約翰故意會最後發生的事情搬到前面來。而且他這個時候進到耶路撒冷去,逾越節當然有很多人去,逾越節是三大節日之一,是記念以色列人出埃及,逃過長子被殺,是神救贖的。所以到逾越時所有的人都去聖殿、去耶路撒冷,所以他去的。」

「就在這個最重要的節日裡面,就進入最重要的地方,神在的地方-聖殿。他這次進去很震驚。如果你比較符類福音那三個福音書記載耶穌潔淨聖殿,和這次記載,是不同。第一個不同,他親自用手織一條鞭子。我看過一個很好的解經家Dr John White 解這一段,他說耶穌並非一時衝動的,他有計劃,很冷靜,織一條鞭子...他拿著這條鞭子,將那些牛羊全部趕出去,他沒有打人...接著不是用鞭子,他把那些桌子翻倒...然後說:『你們不可以把神的殿變成買賣的地方。』另外後來他再說:『不可將我父的殿變成賊窩。』潔淨。沒有人敢動他,沒有人看見過這樣的場面。」

「潔淨,是甚麼呢?這個聖殿,應該是盛載神的臨在的地方。神在哪裡?不潔。就算舊約,有恩典的,神臨在,聖殿是敬拜的地方,神臨在,不過,你已經變了!在做甚麼?最後他很詳細地講述法利賽人在那裡做甚麼,公會的人在那裡做甚麼,大祭司在那裡做甚麼,然後羅馬人在做甚麼。你變了!這個應該盛載神、彰顯神榮耀的地方。不潔,潔淨。器皿是重要的,盛載神的榮耀。」

「那些人見他這麼生氣,問他:『你做甚麼啊?你既然這麼威風,顯個神蹟給我們看吧!』常常都問他要神蹟,常常都要神蹟。『好,我給你。』當然他講得很清楚,不是講約拿,跟後面的不同:『我告訴你,你將聖殿拆毀,我三天就能建立。』那些人說:『你瘋了麼?』大家知道,羅馬人為了討好猶太人,就叫歷史的希律王修殿,表示能夠有宗教自由,有你自己管的自由。所以那些人說:『你瘋了麼?已經建了四十六年,你說三天。』其實四十六年還未建好,我後來翻查一下,要到公元六十四年才修完。所以當時還需要幾十年。他們說:『你講甚麼?』他這一次說得很白:『我講的是甚麼呢?是我的身體。』就是神的殿,是神臨在。」

「各位弟兄姊妹,神是臨在的,祂每一個年代都有不同的方式來彰顯。祂在。對麼?在西乃山多麼厲害啊!那些會幕多麼美麗啊!聖殿建築得多麼好看啊!那些禮儀多麼莊重啊!那些的祭司的袍每一件都是有思考過的,會幕和每一件的佈置全部思考過的。但並不是那些東西,不是外在的那些,是裡面是否乾淨,是否乾淨。先要潔淨,然後不只這樣,無可救藥的,就拆毀它。我想神也很心痛,神容許聖殿被拆,神容許祂的子民亡國。公元前五八六年,巴比倫已經把南國也滅了,從此之後,只是做附庸國,但那還可以。巴比倫、瑪代波斯、希臘,到羅馬,羅馬最出色,版圖最大,管治很厲害,講法治的,每一件東西在當時都很厲害,管理很厲害。神容許祂的選民和國家、所謂聖城全部拆毀。我們的神是審判的神,神也必定會再來,祂沒有離開過,沒有離開過。所以祂說:『我去,但你不要擔心。我會走的,但我走了你要用心,好好的祈禱。』因為主耶穌基督說完了他要再來的時候,那些門徒問:『我們怎辦?』他只說一件事:『要儆醒。Watch and pray。』就是甚麼呢,弟兄姊妹?醒目一些!我們並不清醒。周圍常常發生的事,Who cares?對麼?我只看我帶一頭牛去可以賣到多少錢,在聖殿裡每個攤位是多麼昂貴呢,那些錢是誰收?是誰收?花多少錢才投到一個攤位,多少錢買一頭?特別逾越節最旺季,對麼?Shame!我們今天也是,買買賣賣,很多的事情發生,但是,實際是甚麼?你盛載神的臨在的,那個殿是如何?」

「當然主耶穌基督說:『我就是那個殿。』是新的。日子來臨,而來臨之後如何呢?凡拜祂-天父-的,是藉著他,不再在這座山或那座山,超越時空,主耶穌基督,我昨天用了一個字,今天再用-是『四圍蒲』(到處出現)的:『走遍各城各鄉。』你猜不到他到哪兒去。他去到哪裡,那裡就是神的殿,就有敬拜。每個地方,即使是神正式的殿,他也要把它潔淨。他在會堂裡面,他也是講神的話,不過,他被人趕逐,被趕上山,就在那裡敬拜。在最骯髒的地方,墳墓裡,他也彰顯神的榮耀。每一個地方,神的同在(presence)不再受舊的一套去限制。不單單在那個殿,不只是那些的儀式,不只那些的虛殼,是吹噓的。祂來的時候,是不同的。他去一個地方,他教導、講天國的福音、醫治,完全不同的。所以日子來到。」

「但各位,我們的新郎走了沒有?他走了。他說過:『我去,為你們預備地方。我再去才有Another One of the Same來』。我會有時間講聖靈的,有時候他講活水也是講聖靈,到最後講復活也是講聖靈。整卷書講很多聖靈。以前門徒用五次解釋聖靈。聖靈來了沒有?聖靈在哪裡?在哪裡?是神應許的,凡相信祂的就接待祂,你要潔淨,你給神的血潔淨你,然後乾淨就可以迎接聖靈。你就是神的殿。我們基督徒集合在一起,就變成新的皮袋,是被潔淨的,是新的,已經不是基督的身體,而是你和我的身體。我們中文很好,我們中文叫這個作甚麼呢?皮囊,還說是臭皮囊。其實是在講一個盛載器。盛載甚麼呢?盛載神的同在,神的律法的同在,神的規矩的同在。神親自的臨在,但你要潔淨。」

「然後到新約時代,五旬節之後,殿在哪裡?聖靈在哪裡?那個常常不認耶穌為主的是誰?彼得。這個人反反覆覆,有多少次 這邊說跟隨主為祂死、那邊卻逃跑了,是耶穌才忍耐他...他站起來說:『你們釘在十字架上的耶穌,已經復活了!』弟兄姊妹,新的年代來了,那麼當年還可以在聖殿裡敬拜麼?那些使徒差不多不能進去;會堂,起初還讓他們來,到最後,使徒連會堂也不得進去。猶太人知道這班人很危險,煽動很多人,所以四處封殺他們。那神的殿在哪裡?在街上各處。你看保羅,多好。有時候有河邊,有一群婦女在那裡,神在那裡。他最厲害在哪裡?坐監。那個獄卒也信了主,全家都信了主,那裡成了敬拜的殿。因為他們接受聖靈,都成為神的殿,無論到哪裡都可以。而且他再講一件事,是神的心意,就專門去那些基督未被傳過的地方。已經打破時間,不是被一些很舊的規條限制著,舊的規條是叫人來的,新的structure是叫人去的。隨著聖靈引導,保羅說得很清楚的:聖靈帶他往哪裡,他就往那裡,神的殿就在那裡。每一個都是祂的殿,加起來我們變成不只自己一個新皮袋,變成全部加起來成為一個新皮袋,裝新的酒。」

(六) 香港有神奇妙臨在 教會需要新的皮袋

「香港是很感動我的,也是神的靈在,但神的靈在你猜不到的。當然培靈會令我很感動。我真的猜不到。嘩,我問過其他的點有沒有人去,原來也有很多人去的,這裡固然多人。嘩,七十九個點,神的靈在,肯定在,有兩三個人奉祂的名聚會祂必定在,神真的要對香港說話。」

「但神在哪裡?耶穌說:『我到哪裡,跟我的人也要到那裡。』你猜在哪裡可以找到耶穌呢?你猜不到。沙士那一年,每一個沙士病房,舉手願意進入沙士病房工作的護士和醫生,我查過,百分之七十是基督徒,再舉手進入深切治療室工作的-醫管局不能勉強你的,你有選擇自由-百分之一百。我知道,因為當時我在突破,我們的看更的女兒在沙士期間是做物理治療[相關見證故事從略]。全港最美麗的一百天就是[沙士期間]那一百天,報紙天天刊登經文...很多最後死的都是基督徒,留守到最後的也是這些,多麼美麗。自那次以後,政府容許每間醫院都設立院牧,然後很多教會都進去。神在,是不同的。」

「在不同的地方,神都在,不只是困在四壁之內,不只是守某一些禮儀,就以為那個就在。我很希奇,有人常常帶我去探監,最重犯的那個監倉,最多人信耶穌,真是奇怪。那時候赤柱的七號監倉,最重的全都在那裡,我常常都有去探,有一次我自己進去探監,那些獄卒帶我進去看,嘩,很多走來和我握手。獄卒問:『蔡醫生,為甚麼你有這麼多朋友?』我說:『不只是朋友,全部都是我主內的弟兄。』...嘩,神在,在監倉裡面在,在醫院裡面在,在職場裡面在。很多人現時在工作的地方開查經班...神在不在?那個是不是神的教會?神在不在那裡?聖靈在不在那裡?那個是不是盛載神的。所以你要改變。你真的需要改變。」

「我告訴你,我做青年工作,如果不變呢,早就結業。我每年復活節、受難節三日,總會約一群年青人去福音營。因我們信仰的核心就是十字架,就是復活。所以這麼多年我看見很多年青人進到那裡,三日復活。但形式總是變化著,那個酒-耶穌基督復活、耶穌的死、十字架-一定不變,嘩,但是那個皮袋常常都變,形式又變,唱的歌又變[一次個人在營會的有趣經歷從略]。」

「信息是一樣,但是盛載的可以很不同,我很開心,現在香港很多教會,有新的青年崇拜,有新的歌,我也有親戚作了很多的歌。他們帶我去學校,唱不同的歌,那些歌是他們明白的,他們懂得唱的,有信息的。盛載體不同了。青少年不需要一定要在主日[聚會],現在很多改變了,改在星期六舉行。你不需要綁住他們,而且不一定在禮拜堂的,可以在信徒家中開組。我開查經班最喜歡在家中開,家裡最真。你不一定的。」

「所以,新的時代,耶穌仍然是主角,天父,聖靈。我們活在聖靈的年代,按著聖靈,我們要自己潔淨,接受聖靈,然後用新的方式,新的皮袋,盛載神的新的恩典。所以我盼望香港教會真是更新,更新是我們生命的更新,我們每個信徒生命都要更新,更新一定是潔淨的,不只是水,是血,是立約的血。聖經說:『這個酒是我立約的血』。然後,舊的要拆去,革新,我相信我們現在的工作,無論做老人的工作,做妓女的工作,做囚犯的工作,做病人的工作,都要革新,不可以守舊,總是重用那一套,舊的沒有問題,但你要有生命,要有潔淨,要被神使用。對不對?願不願意?」

「你願意更新,你願意你的教會有革新,以致不是等外面的人來找你,你去找他吧,對不對?你是要改變的,現代的改變不可以再坐在那裡,我相信香港必定會革新,神會來,不需要很多人。如果我們來培靈會這些,你自己先給神更新,然後你也革新,然後你把這個帶回團契,不要統統用舊的一套,以為我們幾十年也是這樣做的。年青人改變,時代改變,他們聽的方式改變,我們盛載神的恩典,傳達祂的恩典都要改變。新酒,要在新皮袋裡面。是主耶穌基督帶來這個新酒,聖靈祂充滿時,當時的人說:『這群人必定是新酒灌滿了。』他們對了,那個新酒就是聖靈。保羅說:『現今世代邪惡』-以弗所書第五章。為甚麼?在撒但存在著的,但怎樣呢?『不要醉酒,要被聖靈充滿。』聖靈就是那個新酒,你要被祂充滿,但要潔淨。你要給神潔淨你,洗淨你。不單是你自己,你的教會、你的團契都要革新,給神一個新皮袋出現。」

「好,如果你願意來這樣做和祈禱的,請站起來,你自己要更新,同時希望將你的團契、你的教會一些的福音事工、一些的事工都革新,求神的恩典。你站立,我們作一個禱告。」

(七) 總結禱告

「新酒,新皮袋,是基督的權柄,是基督的身體,現在神揀選了我們這個身體,成為你的殿。求主潔淨,潔淨這個皮袋,求主憐憫。親愛的天父,我們多謝你,你是榮耀的天父,你將權柄交給主耶穌,所以他來的時候行第一個神蹟,已經彰顯權柄榮耀都是屬於祂,而且祂將水變成酒,是將舊的一些做法變成新的。新酒已經來,新郎已經來,聖靈已經來,所以教會昔日的宗教都變了,所以,主,我們知道你已經成就奇妙的事。二千年來有很多的革新,但我們仍要不斷的更新,不斷的革新,是被你來改變。我們自己要改變,但願我們的家庭也改變,我們的團契都改變,我們的教會都革新,不斷被你來潔淨,不斷被你使用,被你差遣。願榮耀歸給你,我們將感謝頌讚歸給天上的父,歸給成為人、為我們帶來新酒的耶穌基督,感謝住在我們心中、住在我們身體裡面的聖靈。願榮耀歸給你,我們在這裡,請差遣我們。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