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第五講 
日期:2015年8月5日
題目:榮耀的彌賽亞:敬拜更新、文化革新
經文:約4:1-42、約17章
講員:蔡元雲醫生[周志豪牧師作即時傳譯]
大會速記員:盧浩基弟兄

[一同誦讀:約4:24]

(一) 一生最重要: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愛神

「全世界的人都在尋找哪一個是神,即使是說沒有神的那些,他心底裡面知道是有的,他冥冥中不知如何稱呼祂,當他生命結束時,他更加知道。我是做醫生的。每個人一到那刻都會害怕,我說:『你怕甚麼?』『我不知去哪裡。我不知誰在那一邊。』神造人是按祂的形像造的,你心底裡面始終會知道,你會尋找。當然誰是真的?」

[一同誦讀奮題會總題]

「一切的榮耀、一切的權柄都是從祂而來,你的生命可以改變,從不知道誰是神,到知道誰是真,到知道怎樣敬拜祂,是恩典,很重要。更新是裡面發生的,生會是裡面的。我們今天早上Dr Chris Wright,這幾天都是講,一生最重要做的是甚麼?『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愛主你的神,又要愛鄰舍如何自己』。『心』是你的思想,愛是要有思想的,不是盲目的,敬拜是有思想的,愛就是敬拜,敬拜是由愛出發。『性』(soul),靈。人有靈的。Soul。全世界都問這個問題,為何會有卓越而沒有靈魂?靈魂是甚麼?生命是甚麼?全世界都在問。並非只是學知識,找朋友也要找一個soul friend,是心靈相交,心靈接觸,有感受,有經歷,有真情的。『意』。我很想你天天都作這個禱告:『Not my will; Your will be done』。一個人每天腦子裡面會思想很多決定,你吃甚麼吃不是很要緊-也不可以胡亂的吃,現在我們發覺喝水也不可以亂喝-但有些東西比飲食更重要。敬拜、愛都是意志的、選擇的、你決定的、爭戰的、你批判的。所以很多時候我叫你站起來,是你的意志和神的意志,你將你的意志獻上:『Not my will; Thy will be done』,很重要的。因為人人都有自己的will,有的是strong will-很硬的,頸硬也不要緊,最可憐是心硬。最後,『盡力』。有之於內,形之於外。『力』是你的行動,你整個人做甚麼,並非只是裡面的-有之於內,形之於外。生命更新,你要革新,你是光。你去到哪裡,你周圍應當有改變。你是鹽,落在那塊肉上面,那塊肉會改變。你好像麵酵,在一團麵裡,全團都脹起來。是有改變的。你既有生命,就有更新;有更新就要有革新。」

(二) 分題重點淺析

「『榮耀的彌賽亞』。原來這個被政治人物用了,羅馬的君王-後來有人建了神廟拜他們-用的名是『救世主』,是『彌賽亞』。『彌賽亞』當時已經不是一個宗教的字,是政治的字。但誰是真的彌賽亞?這天這段聖經是耶穌第一次自己揭開自己的身份:『我就是。』你猜不到祂是向一個撒馬利亞婦人第一次揭露這個身份。」

「『敬拜更新』。你每天晚上喜歡唱那些詩歌麼?真的很好,帶詩那些人帶很美的詩歌,古舊的美,新的也美,常常配合主題。詩歌是敬拜一個很重要的方式,詩篇一百五十篇都是詩篇。我很多時候去講道,令我很傷心的,因為當人唱完詩,主席就說:『各位,敬拜的時間完結,現在講道。』講道是不是敬拜?聽道是不是敬拜?慢慢想想。甚麼是敬拜?有人說,在新約聖經中最重要講敬拜的,就是約翰福音第四章,最重要的一章。所以,『敬拜更新』。你知道甚麼是敬拜、怎樣敬拜、何時敬拜。」

「最後是『文化革新』。文化是甚麼?為甚麼每次我都要講一些革新?第一次是講萬有革新,今天唱的那詩歌真的好,一切天地受造之物,都要因為神而改變。對麼?很重要的。一切受造之物,是神在創造時所祝福的-He blessed。但文化是甚麼呢?我們華人很著名的歷史家,很著名的文化大師-已經離開世界-錢穆老先生,他把文明和文化分開。他說文明是外顯的,包括你一切生活的方式,所有建築物,你穿的、你做的,是可見的。當然全世界都說有九大文明衝突,大家生活方式不同、思想方式不同、做事方式不同。九大文明衝突...中國是其中一個。很重要的。但文明是表面的,深層是文化。文化是甚麼呢?包括它的價值觀、它的信仰、它的世界觀,在裡面的,是深層的。」

(三) 耶穌定意經過撒馬利亞打破文化差異 (約4:1-9)

「為何我在這一堂講『文化革新』呢?因為今天耶穌很奇怪,來到第四章,猶太人領袖、法利賽人,原來他們在計算著,愈來愈多人去聽施洗約翰,他們已經很擔心,因為施洗約翰說的話很兇的:『你們這些毒蛇的種類!』嘩,是很嚴厲的;我很少聽人講道這麼兇:『你們要悔改啊!天國近了!』所有的法利賽人、那些猶太人都等待著天國來臨,沒有人會這麼大膽說天國近了的。但他們再計算,發現耶穌門徒洗禮的人數超越了施洗約翰,愈來愈擔心,但未起殺心。到遲一些的時候,就決定殺他。所以你看約翰福音第一章那裡說:『他來到自己的地方,自己的人倒不接待他。』耶穌身為猶太人,是百分百猶太人。自己人。所以他決定離開猶太地,回到北面的加利利。很多外邦人都那裡住,不只是猶太人。」

「但聖經說:『必須經過撒馬利亞。』我特意再看地圖,真的要經過,你由南往北,自然是穿過的。猶太人很多時候寧可繞道而行,就是因為文明衝突,文化的不同。所以我後來想,耶穌透過一個撒馬利亞婦人,其實不單她改變,連她整條村的人都要改變,所有文化都要改變。」

「讓我講一點撒馬利亞人的歷史和文化背景給你知道。文化不是一刻間形成的...撒馬利亞非常以自己的文明為驕傲。從哪個時間開始?亞伯拉罕。亞伯拉罕已經到撒馬利亞一個地方-示劍,建過一個壇敬拜。不單如此,約書亞過約但河也到過示劍,也在那裡敬拜。而且他們相信約書亞在基利心山建立了一個敬拜的聖所,他們覺得自己是正統的。不單如此,雅各,後來叫以色列,雅各還留下一口井給他們,這麼悠久的一個井,超過一千年,仍然有很多水。他們把這稱為雅各井,『是我們的,雅各是我們的祖宗』,雅各把那塊地給了他們。相傳約瑟在埃及死的時候,他的骸骨帶回去,相傳是葬在那裡。所以他們多麼驕傲。這麼美麗的地方,這麼美麗的歷史,這麼正統的文化。」

「誰不知,很混雜。為甚麼呢?公元前七二一年,強國亞述攻進去,其實一個佔領的地方就是撒馬利亞,還在那裡居住、通婚,將亞述的文化帶進來。不只這樣,巴比倫攻陷北國、南國,又佔據撒馬利亞,不單如此,接著希臘亞歷山大又在。不知道為甚麼每個都喜歡撒馬利亞,還把那些兵留在那裡,住在那裡,也跟當地的人結婚,將希臘的文化、希臘的信仰、希臘那些神話都帶進來。所以忽然間,他們說自己很正統,血統已經不正,信仰已經不正,文化已經不同,再不是那樣純正。所以猶太人很看不起他們,覺得他們是雜種。他們仍然覺得自己有正統信仰,因為他們相信摩西五經,他們最尊敬的先知就是摩西,所以他們等待著摩西答應有另一個先知好像他那樣的到來,他們等候著那位先知,所以他們崇敬,其他的不信。而且因為他們認為約書亞在基利心山興建過聖所,在尼希利重建耶路撒冷之後,在亞歷山大進去之前,撒馬利亞人在基利心山建了一個聖殿,然後他們說:『這個是正統的,但是你們在耶路撒冷那個不是。』很可惜,猶太人開始妒忌,公元前一六七年,進去把它拆毀了。所以那個仇恨更深。雖然拆毀了,他們仍然說:『基利心山是正統的,我們的信仰是真的。你們猶太人算不得甚麼。』我講這些是甚麼?所以他們存留的文化信仰很混雜,他們覺得很正宗,很歧視女性,女性毫無地位。所以這個撒馬利亞婦人如此淒涼。很恨惡猶太人,從不來往。而且他們有自己的文化、自己的飲食、自己的生活方式。」

「但主耶穌基督來,偏要穿過撒馬利亞,他的門徒很因擾,他們說:『我們猶太人不應來這些地方。』耶穌來到,他很累,很口渴。耶穌是神的兒子,但他放下自己神的特權,成為人的樣式,成為奴僕的樣式,會累的,會渴的,乃是真實的人。他就坐下,門徒就去找食物。但他知道神的時候,他在那裡不是白等的,終於他看到,有一個撒馬利亞的婦人在烈日當空的時候-午正的時候-來打水。耶穌知道的,沒有人這個時候打水的,也知道她會來的。他坐在那裡等她。」

「耶穌怎樣跟一個不同性別、不同信仰、不同族裔-天與地離開多遠,就有那麼遠。怎樣跟著這個人交往呢?我看約翰福音,感到很驚奇,他看見上次那個高級知識份子尼哥底母,大家可以談話,但看見這個,怎樣談話呢?他多麼謙卑,他謙卑順服、溫柔,好像僕人一樣。一個人與人交往,你真不真誠是騙不到人的,特別是這個婦人,來到的時候,遠遠已經看到。她已經知道,平時是沒有人的,為甚麼有個男人在那裡?她一看清楚-猶太男人-她已經提高戒備,思想怎樣避開他。」

「誰不知耶穌近前來:『我很口渴,請你幫我打點水。』破天荒,沒有人這樣做的。猶太男人一定不跟其他這樣的女人交談,還在公共的地方,一定給人批評,而且問她取水。你甚麼也沒有,結果你靠她打水,你靠她喝水的那些器具,然後去喝,嘩,哪有人做這樣的事呢?但很奇怪,撒馬利亞婦人很高水平。你一直往下看就會知道,真的是很高水平。你不要小看這個女人,這個女人是驚天動地的,有多少個人用聖經整章講你的呢?整章四十一節都講她。你看她多高水準。」

「她很直接,她說:『你是個猶太人,猶太男人,為甚麼走來問我要水呢?』但我想她肯這樣問,她看他的樣子、看他的眼睛,她覺得可以跟他交談,對麼?隨便有一個陌生人走來想和你交談,你總會閃開吧。她沒有,她如此問他。」

(四) 耶穌向撒馬利亞婦人逐步揭開自己身份 (約4:10-18)

「很奇怪,耶穌真的誠心和她談,但他再談時,他慢慢將自己的身份逐步揭露出來。他接著說:『如果你知道我是誰』-已經埋下一條伏線,『你知不知道我是誰?』他不只是一個猶太男人或是一個口渴的猶太男人,不是這麼簡單。他說:『你知道我是誰?如果你知道,你就會問她要水喝。我再講一些事給你知道:如果你問我要水,我給你喝的那些水,是活水(living water)。』當然這個婦人知道甚麼是活水,是流動的,不是死水,喝了不渴的。她說:『太好了!』她接著說:『你不要向我說誇大的話。你知不知道這口井,是我們祖先的,叫雅各井,你看經過這麼久還有水的。難道你比我的祖先還要厲害麼?這是雅各的井。』她也是真心的。我發覺這個婦人是很有水準的,很有歷史感。她知道她怎樣辛苦,烈日當空,當然有原因烈日當空才打水。」

「耶穌就對她說:『你不知道,我給你的,真的是喝了永遠不渴的。』不對口。她在講地上的水,耶穌在講天上的水。在約翰福音很喜歡講水。第二章,水,潔淨的水變成酒。然後這裡又講水,然後跟著最後他解釋了甚麼是活水。我後來有一篇道會講這個。他說:『凡信我的喝我這水就有活水』,活水是指聖靈,並不只是講地上的水,是天上來的水,是聖靈,在你生命裡面湧流。當然,大家不對口。但耶穌加了一句,令她既驚奇又尷尬。我們在香港與人交談,要很小心,不會很快就請人帶丈夫來。我們大家交談吃飯都很小心,不會問人家裡的事,那是私隱,我們不會講的,除非大家已經很相熟,才會講的,否則不會,『與你何干?』」

「耶穌真的問:『不如你也邀請你的丈夫來。』誠意的,不是挑釁的。耶穌真的是愛她,『我既然給你活水,我想你最親的人也來。』耶穌是這樣思想的,他不管你為人如何,他知道你的背景,但他真的關心你,他真的想祝福你,不單祝福你,你祝福你家。我們的神就是這樣。愛就是這樣。祂來到我家,我第一個信主,但神不是單單救我一個,我還邀請我全家都來得著。我們這個神真是好,耶穌是真誠的。人們以為他故意刁難她,他真是誠意邀請的。」

「但她還未可以信任這個男人。她說:『我沒有丈夫。』耶穌覺得她回答得很高水準,他說:『你講得對。』再講的那句就要她的命了:『現在和你住的不是你的丈夫,不再你以前已經有五個丈夫。』我們看到這裡的時候,你和我都會有些道德判斷:『這個女人,一定不是好人』。但我再翻查,他們很信摩西五經,如果這個婦人姦淫,他們可以拿石頭打死她。可以打死她,而她未死。所以有很多人就解釋,有幾個解釋,第一,可能有些丈夫死了,但最有可能的:被人休了。無論猶太人、撒馬利亞人,很容易休妻的;他覺得你睡覺時聲音大也可以,弄的菜難吃也可以,總之覺得不合適就可以,不需要解釋。他只要說『她不符合我的要求』就可公開休妻。多麼不公平!當時不只是撒馬利亞人,猶太人也是這樣對待女人。所以這個婦人-我不是為她辯護,當然她也有責任-也是個受害者,不單男人看不起她,到最後連女人也看不起她,為甚麼呢?打水是女人去打的,又是歧視女人的,粗重的事務總是她們作的。所以她避免其他的女人,因為女人會有很多話說的,已經傳開了,她們不用說,她看她們的眼神已經知道,所以避開她們所有人。」

「但他一講到這裡,耶穌不用她解釋,耶穌不是在作一個道德判斷,耶穌真是愛一個人,不管你的背景,他都愛你,無條件的愛你,他仍然是邀請你,這個是令我最感動的,超越一切界線的,信仰的界線、文化的界線,全部都拆掉。」

(四) 耶穌和撒馬利亞婦人談論敬拜問題 (約4:19-24)

「她忽然間醒悟過來,這個女人多麼聰敏。如果當日你看見這個男人,你的反應會不會像她呢?她說:『現在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先知。』嘩,高水準!其實撒馬利亞人等候著先知,等候一個似摩西、在他之後的先知。『這個人這麼溫柔,這麼謙卑,這麼真誠,給我邀請,而且還關心我家人,還說盡我的家底來。一定是。』她說:『我知道的,你是先知。』然後就改話題。」

「有些人說她故意要避開,我卻覺得她的水準是高一點的,不單單是避開,也有避開。為甚麼呢?當人看見一些很重要的人觸及信仰的問題,一碰到自己生命裡面最深處的問題,觸及自己最關心之事的問題,很多時候都先擋開。最好的擋箭牌是甚麼呢?因為她知道先知跟信仰有關,『我是有信仰的,我有我的宗教信仰。』我也發覺當我和別人交談,你談到生命那些事情時,人人都有一些擋箭牌的:『你知不知道我信甚麼的呢?你知不知道?』很奇怪的,一到那裡就擋住:『我有我那一套的。』主耶穌基督,他不介意。而且他真的回答他,不管你甚麼動機,你怎樣問,他都回答她,最重要的。」

「好了。現在就來到今天講道的高峰。要坐穩。下面這一段,如果你明白,你就可以了。因為全世界,拜神,都要有一個山的,都有一個地方的,有一間廟的,有個殿的,有一套東西的,有禮儀的,每個都有一套的。我到不同的地方去,跟人談,都有的,而且有些建得很偉大的。我去旅行的地方,其中一個最奇怪的地方叫Machu Picchu。Machu Picchu在三千多公呎高,現在全世界的人其中一個最想去旅遊的地方就是Machu Picchu。為甚麼幾千年前可以在這麼高的山、這麼偉大的岩石建築了這一座,後來證實是當時代Inca土人拜神的地方,他們已經是一個失落的民族,因為沒有文字。我到達的時候很希奇,他們拜的神有十個名字的,那些名字跟聖經中的很相似。他們拜太陽,因為有能力;拜蛇,因為蛇代表有生命;拜鷹,因為鷹超越時空;它有十個名字。所以全世界的人都不知道哪一位是神,他們就弄一套東西出來,多數都找個山,多數都建一個殿,然後他們覺得安全,證明他們那一套是真的。所以她立刻說:『你知不知道我那一套是正統的?你知不知道我在哪裡拜?基利心山。你們猶太人就說是在耶路撒冷,在錫安山。』對麼?文明衝突。文化衝突。每個人都要回答這個問題:『你知不知道神是那一個?你想拜祂,你上哪座山?你去哪個廟?去哪一間禮拜堂?你告訴我!』你始終也是回答這個問題。」

「劃時代。他說:『時候將到』。你看耶穌經常都說『時候將到』,因為祂講是『時候』是上十字架的時候,得榮耀的時候,所以時候未到。但在約翰福音第四章,他第一次這樣說:『時候到了,現今就是。』Here and now。此刻。『時候到了』,他意思是甚麼呢?你再接著看下去你就知道了。他之後告訴她:『你知不知道我是誰?』改變時代,他說:『從今之後,你敬拜神不在這座山,也不在那座山。嘩,猶太人聽見一定說大逆不道:『你拜神在錫安山,必定在耶路撒冷,一定不是基利心山。只有一個山,只有一個聖山。』嘩,耶穌說這些東西,猶太人如果聽見,一定非常忿怒,撒馬利亞人聽見也忿怒。」

「他解釋。我會讀個英文的版本。因為我發覺其實我們中文翻譯得很好-敬拜神一定要用心靈和誠實拜祂。譯得真的不錯。不過我發覺這個譯本譯得更好,是我很喜歡的Eugene Peterson。Eugene Peterson寫了很多本書,很好看,但他用三十年從聖經原文翻譯成現在的英語。所謂現代英語的意思是,將這些古舊的話放在今天的世界,所以讓人聽了以後容易明白。他沒有違背聖經原意的。你坐穩一些,我讀給你聽,然後再解釋給你們聽:It's who you are and the way you live that count before God. Your worship must engage your spirit in the pursuit of truth. That's the kind of people the Father is out looking for: those who are simply and honestly themselves before him in their worship. God is sheer being itself—Spirit. Those who worship him must do it out of their very being, their spirits, their true selves, in adoration.」

「敬拜是甚麼?神介意的:敬拜是否來到神的面前,和祂對話,表達你的敬拜,表達你的欣賞,表達你的崇敬。他說,神最介意是甚麼呢?你是誰,你是用甚麼的姿態來,這個對神來說是最要緊的。並非只是你唱甚麼,並非是你用哪一套,並非是你燒甚麼。舊約也已經說:『我喜歡的並非只是你獻一些祭。』很美麗?不是。他說,神正在尋找甚麼人呢?真心來的、很單純的,誠實的(honest)、沒有虛假的,你真真正正來到神面前。我們廣東語譯得最好:『你來到神面前千祈唔好扮野。』不要造作。你裝模作樣,你知不知神是甚麼?神是靈,無處不在的,萬有的都是祂造的,超乎萬有之上,你看不見的,你看得見的,並不是神,是人編出來的。不是物質的,是超乎所有物質的。所以敬拜祂是怎樣的呢?當然你是很純正,按著真理來到祂面前-『in the pursuit of truth』,要很誠實。你讀聖經,你真心讀是不同的。聖經是會改變你的。你帶著很多成見,你不單純,你不會來到神的面前。神已經全告訴了你,講得很清楚的,幾千年用不同的方式向人顯示祂是甚麼,做了很多神蹟,講了很多話,整本聖經在這裡。當時撒馬利亞人也有摩西五經,猶太人有的律法書、先知書、智慧書,全部擁有,是幾千年累積下來的,有真理的,這個神是啟示的神,不可以造作的。」

「然後他跟著說神是甚麼,祂本質上是甚麼。靈。我們中國人也知道的-萬物之靈。靈是甚麼?是你看不見的,你看得見的就不是靈了。所以當你來的時候,要怎樣呢?你的靈也要來。靈是甚麼呢?人的靈是死了。人是萬物之靈,但犯罪之後,你的靈已經死了,所以要有活水,活水就是神的靈,神的靈使你的靈活過來,當然我們說敬拜要靠聖靈,對不對?就是靠聖靈來甦醒你的靈。你來到神面前,要用腦,要用你的魂,但最要緊,就是你真的有活水,以致你的靈活過來,活的意思是甚麼呢?看得見神的,你知道祂,不能裝出來的。」

「然後那一句,譯得非常之好:『Your true self』。真我。神最不喜歡就是虛假,你來到神面前要真。我舉個聖靈例子,是耶穌講的。他說:甚麼叫敬拜?甚麼叫禱告?他就講了一個故事。有一個法利賽人,每一句話都正確,他站著那裡祈禱:『神啊,我沒有犯罪,我沒有姦淫,也沒有騙人的錢,我很正直、正義,不像這個稅吏;我還每個星期禁食兩次-我相信他真是有的-不只這樣,我所有賺回來的,我也十一奉獻。』標準,百分之百對。他熟悉那些律法。只是說,很容易。你裡面是怎樣?你真是義?你回禮拜堂,你有回去,你還有禁食,你全做齊-乃是表面的東西。對麼?你奉獻十分之一,並非那些不重要,但那個不是敬拜。然後是旁邊的有一個稅吏,那稅使很簡單。他很簡單,很單純,很誠實,他說:『我的神啊,你憐憫我吧!憐憫的意思是你知道我痛,你知道我心。求你明白我,施恩給我。憐憫我這個罪人。』就這麼多,就是這樣。『Lord Jesus, have mercy upon me.』 就這麼多。我告訴大家,很多詩好聽,因為真實。為甚麼人人都喜歡《Amazing Grace》?因為它真實:你從前是瞎眼的,你從前在罪裡面。所以你來到神面前時,最不該就是造作,你裝模作樣,裝出敬虔的樣子來。但問題你是甚麼樣子?我很喜歡葛培理的佈道會,我喜歡他的呼召,那個呼召歌你有沒有聽過?你太年輕。《Just as I am》就是我這個『貓樣』。Just as I am。你來到神的面前,Just as I am,不用裝甚麼。」

「我信主那天晚上,我也想不到我會這樣祈禱。我不是輕易哭的。那一天晚上,我自己睡覺的時候,跪在雙層床的上層,頂著天花板,我的弟弟在下面他不知道。我閉上眼睛,很奇怪,聖靈將我以前犯過的罪一幕幕揭示出來。我以為我忘記了,原來都在那裡,我媽媽也不知道,有些她知有些她不知,後來有些我告訴了她,有些像被校長捉住了她也不知,有天晚上有個老師捉了我她也不知。我為何要讓她知道呢,對不對?很多時候人是需要面子的,來到神面前就更加要有面子麼?Just as I am。你不需要裝甚麼。憐憫。憐憫是甚麼呢?神最大的憐憫就有十字架,祂知你是罪人,祂知道的,但祂不介意。」

「像主耶穌知不知道這個婦人是甚麼人?他知不知道呢?整條村的人都看不起她,起碼有五個男人放棄了她,那個男人都不敢娶她,只跟她同居。你猜祂知不知道呢?你猜祂愛不愛她呢?神愛人不是因為你樣子好看,並非因為你沒有問題,人離開了神的時候,裡面很多的東西,你知道,天知道。我們中國人最聰明的-天知,對麼?你也知道。我們說神不知,鬼不覺,但中國人相信天知道的,我們中國人的天是有位格的天,孔子講天是有位格的,他敬神如神在;老子,他知道有神的。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他講的道是創造者。道生一,一生二,二生萬物-是創造的。他講的水,其實是聖靈,似聖靈。水在最低,但上善如水。但你不可隨便說。道可道,非常道。不是你一般人以為的那些。名可名,你隨便給它一個名字就不對了。所以我們中國人非常高水平。神也憐憫我們中國人,神一定喜歡,否則祂不會造出這麼多來。」

(五) 耶穌向撒馬利亞婦人承認自己是彌賽亞 (約4:25-26)

「這個婦人,她一直聽。女性是很精明的,她懂得讀人的。我們男人就笨很多的,我太太常常都說:『別這麼容易被人騙』,我的恩師蘇恩佩還說:『元雲,這世界並非人人都是好人。』但這個婦人被人騙了五次,現在這個也可能在騙她。但她一看到這個,這個真是不同,如此地說話的,是個先知了。而且她接著說,很高水準:『我知道,如果彌賽亞來,他就會告訴我一切了。』真是高水明。彌賽亞,一個猶太的男人、先知,忽然間這個猶太男人令她想起彌賽亞,耶穌講了一句很重要的話,你坐穩,是神的兒子親自講的:『正和你說話的那一個,就是他!』換一句講法:『我就是彌賽亞!』」

「我看到這裡,很震撼。嘩,神的兒子來,他連他的門徒也未有親自向他們講過他自己是彌賽亞,因為他一旦說出來,立刻就有殺機,沒有命的。意思就是要叛變。所以他很小心,最後他跟他的門徒說:『不要告訴別人。』他是到最後才跟他們說,才把一切揭露。但他偏偏在這個時候,對著一個撒馬利亞的婦人,在這樣的一個地方,揭露了自己的身份。」

(六) 撒馬利亞婦人徹底改變成為見證人 (約4:27-30, 39-42)

「接著很希奇,聖經沒有記載到這個婦人講了甚麼,但她改變了。為甚麼我知道呢?從接著發生的事情就知道了。為甚麼呢?你不是用口講很多話,神講的話,你相信,你接受了,就好像活水進了去,聖靈臨在,你甦醒了,你看見了,你經歷了,夠了。所以很多時候,敬拜不是多少話。」

「接著那些門徒來。這個婦人多麼聰敏,看見耶穌那班門徒每個都有一張嘴臉,他們的樣子多難看。你說她聰不聰敏?她一看,知道不妙,『這個是好人,那群就不知道是甚麼人。』她急忙走了。約翰記載很好,連她帶出來裝水的罐子也放下,她來就是要打水,但她現在夠了,不可口渴,有活水了!那些罐子不要緊,而且她回去-驚奇的地方就在這裡。你想想,這個女子閃閃縮縮的,沒有人肯見的,回去以後,向所有的街坊-我相信,聖經沒有說,我是猜想的,同居的男子也同來。你猜他有沒有來?...她很想將這個消息告訴所有的人。聖經裡面所用的字是甚麼?見證。見證(witness)這個字在約翰福音不是隨便用的。第一次用,施洗約翰,見證(μαρτυρέω)。見證是甚麼?生命改變,他經歷了一些事,他看見一些事,所以施洗約翰說:『我看到了,我看到聖靈降臨在耶穌身上。這個就是上帝的羔羊。我看到了。』當然,聖經沒有詳細記述她回去後所說的話,我相信她很清楚地說。為甚麼清楚地說?她只有一句:『我所有的事他都講了』『他是先知。』我相信這句她也有講。而且她其實也說了:『這個就是彌賽亞。』」

「嘩,那些人很希奇。為甚麼那些人這麼快就會信呢?我告訴你,你是假裝不到的。一個人信了主,你改變了。告訴你,剛剛信主的人是最powerful的。因為他很真,他經歷了一些事,他見證到一些事。我回到家,我第一個告訴我媽媽,因為覺得我媽媽容易欺負一點,我媽媽也真的是很好,我那天也說過,她不需要我上香,找了我另外的弟弟上香...我很興奮。我讀書的時候,我有幾個死黨,天天踢毽子,常常打籃球,我們這幾個常常夥伴一起攻擊基督徒。那些基督徒常常向我們挑戰,我們就聯合攻擊他們,我們有很多解釋,他們有很多解釋,我們就跟他們拼過。我還記得當時他們給我們看甚麼書:《聖經是神所默示的嗎?》、《科學的見證》。你有書,你想我們沒有書麼?大家去拼過。我信了主,第二天就和這些死黨吃飯,我掙扎,但聖經說我們要見證,但我不懂說,我想到,我垂下頭,吃飯祈禱,誠心祈禱。我一張開眼睛,我的老友說:『蔡元雲,你做甚麼,你傻了麼?』我說:『我信了耶穌。』他們說:『為甚麼?』我不知怎說。不過他們看見,樣子不同了,不同了。所以他們繼續和我傾談,我就說:『我不懂,不如你來聽。』告訴你,幾個人都信了主。你信了主,有活水的,你禁不住的,你就講了,你講的時候,你不懂回答,好像那個撒馬利亞婦人那樣不懂回答,就說『你來看吧』,初期的門徒也是說:『你來看吧。』因為你知道他的哥哥彼得是怎樣兇的,他就對哥哥說:『我不跟你講,你來看吧。』耶穌一看見他就收拾了他,說:『你改名吧,叫磯法吧。』」

(七) 聖經模式的敬拜 (太6:9-13; 弗5:18-21; 帖前5:15-18)

「所以敬拜是甚麼?不是這個山,不是那個山,再不受時間和空間限制。任何時間、任何地方、任何方式、你都要敬拜。你活著就是敬拜,你活著就是榮耀神。」

「主耶穌基督教導我們怎樣敬拜?他說要祈禱。全世界最好的祈禱就是這個,有一個書很好,叫《Fifty-Seven Words that Change the World》,在原文,主禱文有57個字,就是敬拜。『我們天上的父』。你信了耶穌,你知道有父的,你知道的,祂創造你。但不只這樣,『願人都尊你的名為聖』。全世界都會要敬拜祂,真的,到新天新地,萬國萬族,都上到天裡面,不單敬拜天上的神,敬拜還有是甚麼呢?『祂的國降臨』。不單在天,也在地:『祂的旨意行在地上。』你敬拜,就要放下你的旨意,要祂的旨意;放下你的主權,讓祂成為你的主。」

「然後你每次吃飯你就要敬拜,你每一次開車時都要敬拜,一切你所需用,神是每日供應的。因為我去讀神學的時候,不用三個月,就把錢花盡了。我一定不會問媽媽,也不會去找爸爸,因他說過了:『我一筆過給你出去,以後你讀書你自己應付。』我就寫信給媽媽,我家中兩個兒子很年幼,她看見我和太太好像很擔心,我就很坦白跟她說:『我們的錢用完了,我本來要去一個trip,沒有錢買機票,我們會去一個冬令會。』我的大兒子當時很年幼,他說:『Daddy,不是要禱告麼?』我說:『小孩,你懂甚麼呢!』我再想一想,不是的,他好像說對了。小孩子的心清很多。我說:『不如你祈禱吧。』他真的祈禱。真的有。所以我那幾年讀神學,從無到有。你每日所需要,你也要敬拜,不是你自己想辦法的。」

「然後是甚麼呢?敬拜是甚麼呢?關乎你和人的關係。聖經說的:『你如果有仇恨,你不要來敬拜,你先跟他解決。』先解決。所以敬拜是甚麼呢?不是人與神的關係那樣簡單,也是你和周圍的人的關係,你才可以敬拜。那怎樣呢?『免我們的債,如同我們免了人的債』。你赦免!你經歷赦免,然後才可以赦免。所以我和爸爸的關係就是這樣解決了。我常常覺得他對不起我,常常斥罵我,那些我和幾個老友祈禱,我祈禱,一閉上眼睛,我那幾個老友沒有見過我是那個樣子的,哭得不得了,大聲飲泣,那次神開我眼睛:並不是我爸爸得罪我,是我得罪他,是我做一些大逆不道的事,我後來知道,如果我生個兒子,我支持你出去讀書,你回來幹的只是這些不三不四的事,我一定會殺死他。所以後來我懂得謝謝我父親不殺之恩。是我令他傷心。我求神赦免我。很好的,這樣赦免之後,我再回家時沒有那麼害怕,因為我發覺其實我要赦免,他也需要赦免。兩個赦免的人才可以復和。所以敬拜是甚麼呢?是關係嘛,不是說出一些話,就是你和神的關係,你和人的關係。敬拜是不是這樣?對不對?」

「然後最重要是甚麼?每日何等多的引誘。知不知道?『Deliver us from evil.』而且英文這樣翻譯:『Deliver us from the evil one.』『拯救我們脫離兇惡,不知我們遇見試探。』我們每天會遇見何等多的試探。我們的弟兄、男性,特別慘。因為我們男子的眼睛是最軟弱的。但是那些廣告常常攻擊我們男人。嘩,每逢到地鐵,都求神赦免我,我不知道那些廣告是賣甚麼,用不用每個都穿那麼少的衣服呢?我肯定是要攻支我們男人。對麼?眼目的情慾、肉體的情慾、今生的驕傲。多少的陷阱。撒但是在的,但敬拜是甚麼呢?你已經勝過撒但,『你保守我脫離並勝過它。』所以每天,各位年青人,很多年青人每天上網超過八個小時,我也有上過。我那時候也很喜歡看Youtube。我看的就是最多人看最喜愛(favourite)的那些,最多人看的是最無聊的。嘩,而且看下去,要洗眼的,連心也要洗的。何等的多,到處都是。聖經說這個世界是臥在那惡者手下,其實你不要全推給他,你也有份的,對麼?你自己是有份的。敬拜是甚麼?『神啊,你勝過撒但,你救我,脫離這些引誘,勝過那惡者。』最後總結,『國度、權柄是屬於你的,榮耀是屬於你的,永永遠遠,阿們』。是每一刻的,並非只是星期天早上,對麼?當然詩歌很重要,但是並非只是詩歌。」

「這段講敬拜也是很好的:『不要醉酒,酒能使人放蕩,乃要被聖靈充滿。』神的靈不在你裡面,你是不懂敬拜的。那敬拜是怎樣的呢?『用詩章、頌詞、靈歌,彼此對說,口唱心和的讚美主。』本來我讀到這些的時候我就很自卑,因為我每逢唱歌都走音的,後來我發覺不是走音不走音,我最喜歡到『方舟之家』敬拜,多數是智障殘障的,我為何那麼開心?每個都走音的。所以我在那裡可以大聲唱,沒有人介意,卻是多麼真呀!嘩,這班人唱到哭就哭,開心就大聲叫喊,他不管你怎樣,有人用鈴用腳跟著唱,多麼的真!而且是口唱心和。你看我們唱詩的時候-我常常都為唱詩的人禱告,求神赦免我們-唱的那句『神啊我為你捨命,我真的很愛你』,是不是真的呢?以後你唱詩,要小心一點。口唱心和。神看你的心。不單這個,『凡事要藉著我們主耶穌基督常常感謝父神。』感謝。一個人最可憐是不懂謝恩。我信了主之後,認罪之後,我天天為我爸爸媽媽感恩。最近母親節,我親自對我媽媽說:『我多謝你,八十八歲,照顧了這個兒子八十八年。』真的,我太太離開了,我家也不能回去,因為每樣東西都令我很傷心,後來我回到家。我現在是獨居長者,但神與我同在,我媽媽,隔一天就來,帶著她的菲傭,幫我洗地、洗衣服,燙衣服。我的媳婦這幾天晚上,每天請我吃飯。嘩,八十八歲,還要照顧這個兒子,是她致電給我的弟妹,說:『你們照顧一下大哥,他很不行呀。』那個時候我也真是很不行,回家也回不了,常常哭泣...凡事謝恩。即使在傷心的時候,神有恩典,凡事謝恩。」

「然後,『敬畏基督』。 敬畏基督是每一刻的。Fear of the Lord。當你有fear of the Lord,你每做一件事,基督在,神在。然後,『彼此順服』。與人相處也是敬拜,那裡說,在你家中,要愛你的妻子,做父母,要愛你的孩子,也是敬拜。你工作,是服侍神的。無論你老闆怎樣,你一樣是敬拜。敬拜是關乎你整個人,聖經裡面說的,真的。所以這個敬拜是甚麼呢?」

「帖撒羅尼迦前書。有四句,我們常常讀三句,要多讀一句。第一句:『常常追求良善。』我們常常不讀這句的。這句很重要的,只有一個是善的,只有神潔淨了你,你才可以看見這個善的神。善是甚麼呢?是行動,是行公義、好憐憫。敬拜不是口講的,是要與善的神一起。第二句:『常常喜樂。』喜樂是甚麼,是生命的詩,所以你唱詩的時候,你會喜樂的,我其中一首新的詩很喜歡的,是《神大愛》。我怎麼喜歡呢?它說你會跌倒的,說你人生會有患難的,但神在。神在的時候,當時我太太離開,我不斷哭,但卻是平安的,心中仍然是有喜樂的...『不住的禱告。』 不住的禱告可以麼?可以的。你看見人家罵你,你就禱告,你會不同的,你對他也不同了。你缺乏的時候,你要禱告,你有錢的時候就更要禱告,因為錢是會遮蔽眼睛的,令你看不見神的。所以凡事不斷的禱告,每一刻也禱告,禱告就是敬拜。對不對?然後是『凡事謝恩』。各位,敬拜。」

(八) 莊稼已經熟了 文化等著革新 (約4:27, 31-42)

「撒馬利亞婦人,她找到了,但願我們找到。但她回去,她革新。整條村改變,整條村的人不再小看她,因著她,不再歧視她,不再歧視那些猶太人。他們說:『我們找到了。這個就是救世主(Saviour of the world)。』所以主耶穌講得好,他到自己的地方來,自己的人不接待他,但接待他的,他都賜他們權柄,做上帝的兒女。他要向全世界宣佈,這個他們最看不起的撒馬利亞婦人,這班[猶太人]說她是雜種,說她信仰不純正的,但她接待耶穌,她的改變、家庭改變,我相信她的男朋友都改變。在撒馬利亞那裡,文化改變,不再歧視,小小的一個,後來人們正式宣告,在新約的聖經,第一個女宣教士是誰呢?撒馬利亞婦人。對麼?你留意看看,真的。」

「門徒不知道,其實他們已經想問,跟一個不三不四的女人傾談,談甚麼呢?吃了東西沒有?他說:『我吃了。』『你吃了甚麼?』『我的食物就是遵行那差我來者的旨意,時刻做祂的事,我按祂的時候做。』他說:『你舉目向田觀看,莊稼已經熟了,你們常常都說還不行。你又覺得撒馬利亞人不行,這裡又說不行。』他說:『我告訴你,撒種的已經有人撒了,你去,去收那些你沒有勞碌過的。』誰撒了種?主耶穌。他將神的道,神的活水撒出。還有誰撒種?撒馬利亞婦人。然後他們請他去,嘩,那班門徒多麼開心!進去,他也克服自己的歧視,住在那裡。」

「這些的故事在香港發生,在柬埔寨發生。我很喜歡去柬埔寨,你想不到去了這麼多次,因為我老友去了,是醫生。他本來在泰國的邊境當醫生的,但神開他眼睛,打開了一道門,給他在柬埔寨行醫,他進去。嘩,他愛上那些柬埔寨人,不單傳福音,還開了一個聖經學院,教了很多柬埔寨人。柬埔寨人外表很溫柔,內裡很暴躁。他們不懂得解決問題,一有問題就打起來,所以你看見為甚麼有屠殺,殺戮戰場,那些柬埔寨人多麼溫柔,真的變了。不只變了,還吸引了我老友的女兒去參與短宣,變成長宣,嫁了給一個柬埔寨人。我向我老友說:『不好意思,我只叫你的女兒去短宣,怎知會弄成這樣!』他說,『這是與無關的,她很開心,她生了兩個孩子,很黑的。』這個女兒標準柬埔寨話,我帶人去短宣,他們說:『為甚麼你懂廣東話?』她說:『我是香港人。』因為她說標準的柬埔寨話。柬埔寨,因為耶穌,她改變,不單是柬埔寨。聖經說:『舉目向田觀看』。」

「在香港,看見一塊田,叫做錦田。好幾年前,有人在那裡建立教會,才發現有很多Gurkha兵,全部尼泊爾人,很多信了主。所以那間堂會後來搬了去元朗,叫錦光堂,並把那間禮拜堂給了他們。那次我探訪他們,剛好全港的尼泊爾教會共十多間的教袖在那裡,我進到去,多麼感動!一同用尼泊爾語在唱歌,他們認出了我就叫我上台,我說:『我很感動。多謝你們各位。你用你的性命來保衛香港,想不到你們信了主,不單在這裡敬拜,並且差了很多人回尼泊爾成為宣教士。』最近尼泊爾地震,他們教會很多弟兄姊妹到了尼泊爾,在地震當中陪伴災民,仍然見到神的恩典。」

「神在這裡。莊稼已經熟了,我們要敬拜,不理甚麼種族,不理甚麼的情況,不在這個山,不在那個山。是每天用詩歌,用對唱,大家生命分享,彼此順服,榮耀我們的主,改變文化。撒馬利亞婦人,她家庭不再一樣,她的鄉不再一樣,她的鄰居不再一樣,那個城市、那些男人不再一樣,他們知道,找到救世主,生命改變,敬拜改變,活著就是敬拜,活著就是榮耀神。文化改變,我們家庭的文化要改變,我們歧視其他種族的文化要改變,我們教會的文化要改變。我們敬拜不在乎時空限制,無論哪個時候、哪個時刻,真心的,用自己被復活了的靈、真我的來敬拜,不要造作。如果你願意,我邀請你站起來。每一刻,很真的,來到神面前,活出一個敬拜的生命。敬拜改變,不是一個星期一次,不是只用詩歌,你生活每一部分,每一句話,每一個行為,每一個決定,都是敬拜,都是要榮耀祂。行不行?不單如此,革新。你和家人的關係要革新,與同事的關係要革新,與禮拜堂的人的關係也要革新。」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