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怎樣對付一般的「奮興會」

詩歌:「你若謙卑神必和你常親近」

你若謙卑必得喜樂路徑

祂是不能和驕傲的人同心

謙虛你心和主同行」

像培靈會性質一般的奮興會,中國現在所在都有,至於十年以前是少有的,這堪引為可喜和應該感謝主的事。信徒的靈性,本該喫上好的靈食,可是今日一般的奮興會,不免有些毛病,信徒的知識,多幼稚如嬰孩,只求喫飽,不問精粗,故信徒,得到奮興會之益的,自然很多,而蒙其損者,也復不少。

如何對付一般的奮興會?未答覆這問題,先得問我們培靈研經會,是不是有奮興會的性質?你說她是亦得,因確有多人藉此而靈性奮興起來,然顧名思義我們寓培靈於研經之中,凡所講的,不是側重個人的靈感,乃注重於聖經的啟示,與一般的奮興會側重於個人的靈感靈恩的有別。

依我個人的意思,與其名曰奮興會,不如名曰復興會較妥。因我們人人都需要復興。至於奮興,大有勉強灌注的嫌疑。(俗謂為打奮興針。)然則對付一般的奮興會,以何種態度較妥?

(一)謙虛求益 無論赴何種會集,均當存這態度。至若批評,找罅隙,……於自己固不得益,於別人也有妨礙。

存謙虛的心,赴任何會集都得益處。有一位兄弟對我說:我赴過兩年培靈會,每年都得著一兩個字的教訓,第一年得一「戰」字,第二年得一「家」字,爭戰得勝否?家中的人都奮興否?哦,只此兩句話,一生一世都做不了。不錯,聖靈在每次的聚會裏,都把二三句話送進你的心裏,你能謙虛接受麼?聖靈知道你的欠缺,他會把你所欠缺的賜給你。

最要不得的態度,是來探聽某人講道,如見講道者平日聲望不隆,或見其信仰與己有別,遂生岐視輕慢的心,這樣,必定得不著益處。某人說:雖是仇敵於我亦有教訓,況講道者未必是你的仇敵。我們不是本來聽人的學說,乃是來聽主的道理。主耶穌嘗說:法利賽人所講的,你們要聽,但不要效法他們所行,何況講道者不一定是法利賽人?又吩咐我們不可藐視先知的講道。講道者雖有欠缺,雖有不對的地方,但總有對的,我們謙虛領受其對的,那就獲益不鮮了。除了主耶穌外,誰為完全的模範?保羅彼得等,都有其欠缺之點,況一般的講道者?因此我們總要謙卑,在主前領受一些從主而來的信息。

(二)自有見地 這不是驕傲,也不是和上文的謙虛態度有衝突。乃說自己當有主意,不要做「風吹的蘆葦。」講道者有時講到最高妙的道理時,聽道者便以為自己程度太低,從前所學的屬於幼稚,於是皆捨棄了,甚至灰心喪志。這是沒有見地的緣故。

講道者講至緊張時,多少有情感的成分在內。若不明辨,很易上了撒但的當。須知講道者多從極端立論,勉勵我們向積極方面做去,其中必定有不易做到的地方,聽者不明察,以為己未做到這點,太無用了。從此索性自暴自棄下去,這是不對的。

認罪亦當有見地,否則會結不佳之果。嘗聞南洋某女信徒在會中舉手認姦淫之罪,結果與丈夫弄到不堪收拾……類此之事我們當用智慧免遭不幸!

講道者常會側重一方面的信仰,認為那個信仰是絕對的,我們聽者應自有見地,他所偏的信仰,我們不妨一聽,不過不要完全接受其所偏的講道。在教會歷史中已有不少這樣的事實發現過,在今日這種信仰的偏執,不過是教會歷史的重演罷了。

我們有時不必操之過急,當有步驟,逐漸改善,總要讓聖靈充滿我們的心,使能分辨所聽的道,以定取捨。

(三)不發狂熱 許多人在奮興會中發起狂熱來,熱心本是好的,但狂熱則不好了。熱心能循著規矩而行,這是不發狂熱。比方一個頂壞的青年,得著靈性復興,以後凡事按聖靈而行,愛神愛人,這是有規矩的熱心。發狂熱便不是這樣,因為熱烈過度甚至有到教會去打傳道人的。祈禱的熱情,也要提防來得太狂,免致失了節制,因為節制為聖靈之果。

廣州有一牧師說,每次有本堂信徒赴奮興會,我都為他們恐慌,因他們聽了耶穌再臨之道,往往發起狂熱懼怕來,搗亂靈性的秩序,那牧師雖有言之過甚之譏,然有時確有此現象,令人抱著杞憂。主耶穌並非教人在其再來時當發狂熱,只叫我們當昂首——讚美,挺身——鎮靜。又主耶穌在講論他再來的時候,嘗說:「誰是忠心有見識的僕人,為主人所派,管理家裏的人,按時分糧給他們呢?主人來到,看見他這樣行,那僕人就有福了。」這裏有「按時分糧」和「這樣行」的話,意即叫我們當按著日常的規矩做去,不要逞一時的狂熱,當恒久的忠心。

兄弟在北戴河領會時,有一位主內的姊妹對我講說,有一班人跑到北平去,向人宣言;四月某日將有大火焚燒北平,蓋主在異象中指示他們的。怎麼辦?他們說方言,大家都叫出近似「逃」的聲音,因此以為主是指示他們要逃了。於是大家不約而同的預備逃了。但逃到那裏去?於是大家再祈禱,在祈禱時,也有人說方言叫「綏」「綏」……大家也以為主叫他們要逃去綏遠去。於是人心惶惶,有些不顧親屬有些立刻停止工作逃到綏遠去,不料過了所預言的日期,北平依然如故,不見焚燒,他們怎樣解嘲?他們說,是因上帝聽允了我們的祈禱,所以北平城未焚滅,那班人真正是發狂熱。因此我們得到教訓,我們當按平常盡本分的等候基督再來,不是越常軌,發狂熱的等候基督再來。循著規矩而奮興,按著聖靈發熱心。

(四)不擁護人 信徒不當擁護任何人,只有絕對的擁護主。比方聽了某位奮興家講道,心裏大受感動,便傾心地擁護他,這是不必要的。在家庭中人人擁護父母,這個家庭必定統一,若這個弟弟擁護大哥,那個妹妹擁護大姊,置父母於一旁,這個家庭必呈分裂的景象。只有家主基督是應受我們擁護。

歷代教會歷史都有擁護人的不良景象。致令教會四分五裂,言之實可痛心。即現代教會,仍踏上已往的覆轍。聞說美國羅省有某女士者,其講道頗得一般人佩服,悅納,但另有一部分人,卻不以為然,從中反對,這邊的人越反對,那邊的人越擁護,後至各站一邊,形同對壘,互相攻擊,貽笑於人。擁護人竟落到這個地步,又豈是他們最初所能料到的麼?所以教會歷來的分裂,不能統一,合作,都可說是由擁護個人而得的惡果。

近來,中國教會也有這種景象。某處開一奮興會,請某人講道,有人以為他講的不對,甚至分發傳單阻人前往赴會,然亦有傾心擁護不遺餘力的,終至彼此,爭辯得不到好的結果。又曾有某地信眾,都奉一個領袖之意見言論如鐵版憲法。每每憑他一言以為斷。他們崇拜人,擁護人至於斯極,真不思之甚!

現在一般信徒,很趨向宋博士,擁護他,模仿宋他博士講道時嘗用一小木棺材,以啟發聽者,有某弟兄便照樣模仿,製造一小木棺材,講道時也拿出來,以哄動大家,甚至有模仿宋博士講道時的姿勢,連頭髮都要像他一樣真真弄巧反拙,誠屬可笑。要知宋博士之種種特點和熱烈是天賦的,自然的,別人去模仿,不獨是全無效力且必動眾怒。然由此可見信徒擁護個人的趨勢。當思上帝從不創造兩樣絕對相同的東西,人的臉子,樹的葉子,……從沒有絕對相像的。舊約時代的先知,性情工作沒有一個相同的,施洗約翰雖云有以利亞的心志,能力,但他和以利亞確有許多不同之點,諸位都能明見。新約時代的使徒,也沒有兩個絕對相同的,約翰與雅各不同,彼得與保羅不同,各有其特殊之處。若徒抄襲人家,模仿人家,是可鄙可恥的。若要模仿,只有模仿基督,因基督是完全的模範,聖經嘗說:「基督給你們留下榜樣,叫你們跟隨他的腳蹤行。」

(五)防會後失敗 每每會後常覺比前更冷淡,更疲倦。這是甚麼緣故?其中想有兩種關係,一是生理關係,會後身疲精竭,亟思休息。故普通會集,當力求時間的簡短,時間太長,會後幾乎要病。二是心理關係,聽了那麼多的道,確實有些厭煩,再也聽不進去。此外會後失敗,還有一種極重要的緣因,是魔鬼的攻擊,昔日亞伯拉罕,摩西,大衛,以利亞,……都在大奮興之後,有不小的失敗,故我們不可不提防魔鬼的攻擊。

我們若能持以上那五種態度,去對付一般的奮興會,則雖多多赴會,也有益處,不然,奮興會越多,倒多損害我們了,這豈是設奮興會者的本旨?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