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僕之僕!

我記得第一次讀到這個比喻的時候我很驚訝:『一定打錯字了』主人竟然會親自束腰,侍候他的工人?路加福音12:37:『阿門,我告訴你們』,帶出莊重的宣告。『我實在告訴你們,主人必親自束腰來侍候他』主人招待工人吃飯,進前來侍候他們?主人會服侍奴僕?我們一起看看上下文。

耶穌定意去耶路撒冷這個聖城。雖然門徒不明白,耶穌說:『人子必須受許多苦,被長老、祭司長,和經學家棄絕、殺害,第三日復活。』(路加福音9:22)祂會重複說這個話:人子必須受許多苦,被棄絕。但說門徒不明白,其實,你和我也不明白的。耶穌向著祂的命運進發,來完成祂的使命。路加福音9:51-19:28被稱為旅途敘事,記載耶穌在這段旅途的教導和所做的。所以背景是耶穌在旅途中,祂也邀請門徒和我們一起同行,旅途上祂會告訴我們聽跟隨祂是什麽意思。

在路加福音12章,耶穌警告門徒和我們在路上會遇到的危機,要我們警醒。在12:1,耶穌提醒門徒和我們要提防法利賽人虛偽和假冒為善:兩面人,在別人面前假扮。祂也警告小心我們的恐懼,這是生命裡很巨大的力量,許多決定都受到恐懼影響。所以耶穌警告我們,怕就要怕對的人,怕就要怕正確的對象。

『我的朋友,我告訴你們,那殺身體以後不能再作甚麼的,不要怕他們。我要指示你們當怕的是誰:當怕那殺身體以後,有權把人投入地獄裡的;我告訴你們,應當怕他。』儘管讓人困擾,但我們要留心要向誰為我們的生命負責。巴布亞新幾內亞(Papua New Guinea)的一位族長信了耶穌,他說:『我們懼怕(敬畏)神,當我們懼怕神的時候,就能殺掉其他懼怕』(We fear God, and the fear of God kills our fear of everything else)當我們有可能在難堪的情景下要為祂活出見證,但祂鼓勵我們:到了時候,聖靈必把當說的話教導你們。(路加福音12:12),這是不是對我們是一個很好的提醒?

我們繼續看下去時,耶穌教導我們愚昧的財主的比喻,提醒財富對我們誘惑的力量,會讓我們把盼望放在無關痛癢的事情上:我們的財寶在哪裡,我們的心也在哪裡。這句不是我們所期待的次序,我們以為財寶會跟著我們的心。不是的,我們的心會跟隨我們的財寶。所以我們要把正確的當作財寶。

在這個旅程裡,耶穌警告我們生命力最大的障礙:焦慮。『所以我告訴你們,不要為生命憂慮吃甚麼,也不要為身體憂慮穿甚麼。』(路12:22)接著耶穌說飛鳥和花朵無憂無慮地生活,因為牠們的生命是在天父的照顧之下。『你們不要求吃甚麼,喝甚麼,也不要憂慮』這是耶穌說的:『你們只管求他的國,』如果我們追求神和祂的國,祂會照顧妥當我們一切的掛慮。『你們這小群,不要怕,因為你們的父樂意把國賜給你們。』

然後就來到今天的比喻,祂希望我們在我們的情景裡閱讀。準備什麼?準備祂的再來,祂說祂會完成這個耶路撒冷的旅程,被那些應該接受祂的人拒絕,祂會活活被釘死,三天後復活,四十天後登上寶座,有天祂會再來。在12:40他說:『因為在想不到的時候,人子就來了。』蕭壽華牧師在午堂講道會裡會告訴我們,其實耶穌常常警告我們要準備好。耶穌教導我們很多比喻,叫我們準備好,祂提到再來的時候,說了四個要我們準備好的比喻。

在馬太福音24-25章有忠心僕人的比喻、十個童女的比喻、才幹的比喻、以及綿羊和山羊的比喻。路加福音12:35:我們要怎樣準備?『腰當束起來,燈也該點著』燈也該點著,在路加福音裡經常出現的主題,我們怎樣常作準備?就是常在真光(耶穌基督)裡。透過我們每天活在祂的光當中,讓我們我們準備祂隨時回來。讓他光照我們心裡和周圍的黑暗,讓他驅走這些黑暗,讓我們的燈常常燃點。在第一世紀這樣做不容易,因為需要很用心思規劃和專注才能經常點燃燈。

耶穌接著提到的比喻是,我們的穿著要準備好,字面意思是要腰當束起來,什麼意思呢?在第一世紀,男女都穿長到腳上的長袍,但要拉起長袍,以腰帶和繩子來束上,才能參與體力勞動,這就是束腰的意思。這是來自以色列人要脫離埃及的奴役時,以色列人被吩咐要束腰。第一世紀家庭的奴僕很明白束腰的意思,因為他們每天都需要束腰生活。早上就拉起長袍,束腰然後準備進行主人的吩咐。耶穌就是呼召我們以這個方式和態度生活:我們要常做準備服侍耶穌,尤其是等候我們的主人回來時。我們不知道主人哪一天幾點鐘回來,所以我們每天的生活裡,腰當束起來,燈也該點著。一個很清楚的命令。一個家裡的僕人,他的一生都是環繞著主人的命令和吩咐而生活,家裡的僕人只有一個優先:讓主人歡喜,常準備服侍主人,隨時等候和完成主人的吩咐。

耶穌就是如此吩咐我們像家裡的僕人一樣等候準備祂再來。正如在這個比喻裡說:像等候自己的主人從婚筵回來一樣,好叫你們在主人回來敲門時,立刻給他開門。我們花點時間在這裡。第一世紀的生活常環繞在主僕關係,耶穌也是以這個生活關係講比喻。這個主人明顯是個有錢人,有主人、女主人和孩子、管家、管工、全職僱工、散工、最後僕人和奴僕,有明顯的階級。僕人是在階梯裡的底層,奴僕是最底層。我們要預備好人子的回來,我們的腰當束起來,燈也該點著,活著好像家裡的奴僕生活。我們的主人最小的心願也是我們的使命。

當你被呼召這樣生活,你有什麼感受呢?用這樣的心態和身份來生活,成為最低最低的奴僕,過得像是一個家庭裡的奴僕?。我們可能口不說,但心裡覺得有失身份。或是我們會說『不要這麼認真看待,我是主耶穌親愛的孩子。我知道我要服侍,我明白,但要我成為最卑賤最卑賤地生活?』

我們接著要看比喻裡耶穌讓人最驚訝的東西,我們要準備好束腰,準備侍候我們的主人。耶穌說,主人看見他們這樣,這些僕人就有福了。很多人會不仔細看路加福音 12:37節,看似很簡單但有很重要的神學意義的一節,有很重要的社會學的意義,有很重要的關係上的意義,有極大的身份上的重要的意義:『我實在告訴你們,主人必親自束腰,招待他們吃飯,進前來侍候他們。』什麼?!這一定是寫錯了吧!非也,路加寫的正確。這個『實在』意思是『阿門』,當耶穌說『阿門,我告訴你們』,祂要宣告一個讓人驚訝的宣告,我們最好留心聽,不然我們就錯過了。『阿門,我告訴你們,主人必親自束腰,』這個主人是誰?耶穌!人子!祂會束腰,自己成為最卑賤最卑賤的奴僕身份,邀請奴僕來坐在自己的餐桌上,然後親自侍候他們。這位在階梯上最高層的祂,將會侍候最底層的那些人。根據但以理第七章,只有人子才配得坐在階梯的最高層,但祂卻把自己放在階梯上最下面!最高的,侍候最低的。最重要的,那個在最上面的,竟然變成最下面的!祂成為奴僕中的奴僕!好大驚訝!一位阿拉伯學者這樣評論這個比喻,請記住在中東文化裡,家裡的主人會服侍客人,就像亞伯拉罕服侍三位客人,但儘管如此,他也是讓自己僕人來招呼客人,但這個阿拉伯學者說:『在中東,甚至世界任何地方,都沒有一個地方文化是主人服侍奴僕』

『腰當束起來,燈也該點著』當人子來的時候,竟然是祂侍候你,祂會束腰,然後服侍你!現在你有什麼感受呢?再仔細地看看路加福音12:36:『像等候自己的主人從婚筵回來一樣』,留意『等候、回來』,僕人在等候,主人回來。『等候』(waiting)更好的翻譯是『期待』(expecting)。僕人在期待主人回來,『等候』是被動的,『期待』就是主動的狀態。『回來』(return)更好的翻譯是『離開』(withdraw),主人並不只是從婚宴回來,而是刻意地在婚宴還沒結束時就抽身離開。多年來,路加福音12:37在敘利亞和阿拉伯的翻譯裡這樣寫:『好像他們期待主人從婚宴上離開』我們好像僕人一樣,期待主人從有宴席上抽身回來。

為什麼主人要從婚姻宴席上中途提早離開然後回來?因為他關心家裡的奴僕。他在婚宴上跟家人朋友開心吃喝的時候,想到自己的僕人和奴隸,因為關心他們,他中途離開和回家。大家都很驚訝,他除掉晚宴的衣著,拿帶子束腰,叫僕人們來到餐桌前,帶著極大的喜樂來侍候他們。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常做準備:當耶穌基督,人子回來的時候,祂會給我們偉大的驚喜。我們要束腰,我們要準備侍候祂,但當我們什麼都沒做之前,祂來到我們當中來侍候我們!簡直拍案驚奇!這個不就是祂在世上所作的嗎?祂一生不就是取了奴僕的形象,做這些服侍嗎?為什麼?這是對於作門徒,跟隨祂來說是一個很關鍵的問題。為什麼耶穌要取奴僕裡最低下的位置?祂清晰表達天國的逆轉的道理。

馬可福音10章裡門徒爭論誰大。耶穌說:『你們知道各國都有被尊為元首的統治他們,也有官長管轄他們。但你們中間卻不要這樣;誰想在你們中間為大的,就要作你們的僕役,誰想在你們中間為首的,就要作大家的奴僕。』是一個上下掉轉的國度。在人間,拿著權利的就是偉大的;在新的人類當中,服侍的就是偉大的。誰想在你們中間為大的,就要作你們的僕役。耶穌不是叫我們『不要爭著做最大的』祂知道我們都想做最大的,是不是?祂知道我們都想做大的,所以祂告訴我們:『你想做最大的?那做眾人的傭人』

還有馬可福音10:45:『因為人子來,不是要受人服事,而是要服事人,並且要捨命,作許多人的贖價。』因為人子來,即使是(even)人子,不是要受人服事,而是要服事人...從來沒有人把『人子』和『服侍』連在一起。根據但以理先知,『人子』能一手獲得全世界,就是萬膝都要向祂跪拜的那一位,祂應該接受所有人的服侍。甚至,人子來,不是要受人服事,人子來而是要服事人,並且要捨命,作許多人的贖價。

當耶穌在『和散那、和散那』歡呼聲裡進到耶路撒冷的這幾天後,祂跟門徒一起晚飯。他們在餐桌前坐著,等候屋子裡的僕人來服侍他們。耶穌重複幾天前跟他們說的話,在路加福音22章:『你們卻不要這樣;你們中間,在真正天國的君王面前,在新造的人類裡,作首領的,應當像服事人的。』然後另外一個讓人驚訝的話:『究竟是坐席的大,還是服侍的大?坐席的大吧?但我在你們中間,是服侍你們的』你們知道發生什麼事,約翰福音13章,耶穌從晚宴起身,除了衣服,拿手巾束腰,然後祂跪下為門徒洗腳。這麼多年來,當我讀這段記載的時候,我問耶穌『你·究·竟·在·做·什·麼·啊?』這是非常失禮,不符合體統,袮忘了袮是誰嗎??然後耶穌看著我,其實,祂仰望我,因為祂在我下面:『不,我沒忘了我是誰,我很清楚我是誰:我是主。但是是你誤會了什麼叫『主』,這個就是做主的意思, 做主,就是做僕人』我的天!

這個震撼掌管了保羅的心和意念:『你們應當有這樣的意念,這也是基督耶穌的意念。(“你們當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跟耶穌一樣思考:『他本來有 神的形象,』這麼多年來英譯本是『雖然』(although),現在很多變成『因為』(because)。他跟神同等。所以保羅這樣歌頌:『他本來有 神的形象,卻不堅持自己與 神平等的地位,反而倒空自己,取了奴僕的形象』耶穌當他想到與神同等的時候,當祂想到祂自己是神,代表祂要倒空自己,變得跟奴僕一樣。你有聽過這樣的神嗎?從來沒有一個神話這樣描述一位神明,誰能想像到這樣的神?!保羅說:『正因為耶穌是這樣,神把他升為至高,並且賜給他超過萬名之上的名』在希羅世界裡,『主』的意思是『掌管萬有』,在猶太文化裡,『主』就是耶和華。耶穌被賜『主』這個名字是超乎萬名之上的。現在我們要留意:耶穌不是因為祂被高舉在寶座上,所以被稱為『主』;耶穌被稱為『主』,正正因為祂離開寶座,成為奴僕在我們中間生活;正正因為用奴僕形象生活,讓我們啟示什麼是『主』:束腰,準備好,然後驚訝:『我實在告訴你們,主人必親自束腰,招待奴僕並侍候他們。』

你看到對我們有什麼意義?當耶穌呼召我們要準備祂在回來,要我們準備好成為奴僕,祂不是叫我們沒有尊嚴地生活,我們是按照神的形象被造的,我們要反映上帝的本質和屬性。當我們完全反映神的本質和屬性的時候,我們就活出被創造的本質了。在耶穌裡,我們明白什麼叫做『成為神』:僕人!成為僕人。只有一位上帝,只有做奴僕的上帝。只有一位主,就是做奴僕的主。只有一位君王,就是做奴僕的君王。沒有別的帝王,只有做奴僕的帝王。當我們活著像祂的時候,我們就活出我們自己的本質了。呼召我們成為奴僕,不是要我們沒有尊嚴地生活,這就是我們的尊嚴!成為奴僕不是叫我們變得不是人,而正正是作為人所以才這樣!我們要學像神,我們要活出被造的目的,就是好像神自己一樣,我們束腰,拿著自己的手巾,用恩典來服侍主耶穌和其他人!我們準備人子的回來,只要我們好像人子一樣充滿榮耀地服侍別人,在餐桌上服侍,在洗腳的服侍上。今早我祈禱的時候,我看到一幅圖畫,這個城市有千萬人出來,他們腰都束上手巾,千千萬萬的人束腰。

在今天的經文裡,我們明白為什麼聖餐是我們敬拜的中:主餐的桌子,是主的,祂是這個餐桌的主人,在這個餐桌上祂侍候我們,在餐桌上祂給我們最大的禮物:祂自己。『這是我的身體,為你們捨的,你們捨的』祂把祂的生命給了我們,好讓我們能活下去。『我實在告訴你們,主人必親自束腰』這個不是寫錯字,這是讓我們得到自由的真理。不論你能去多高,主耶穌都比你更高;不論你跌得多低,主耶穌都比你更低。

讓我們一起禱告。

眾僕之僕!
Watch the video

我記得第一次讀到這個比喻的時候我很驚訝:『一定打錯字了』主人竟然會親自束腰,侍候他的工人?路加福音12:37:『阿門,我告訴你們』,帶出莊重的宣告。『我實在告訴你們,主人必親自束腰來侍候他』主人招待工人吃飯,進前來侍候他們?主人會服侍奴僕?我們一起看看上下文。

耶穌定意去耶路撒冷這個聖城。雖然門徒不明白,耶穌說:『人子必須受許多苦,被長老、祭司長,和經學家棄絕、殺害,第三日復活。』(路加福音9:22)祂會重複說這個話:人子必須受許多苦,被棄絕。但說門徒不明白,其實,你和我也不明白的。耶穌向著祂的命運進發,來完成祂的使命。路加福音9:51-19:28被稱為旅途敘事,記載耶穌在這段旅途的教導和所做的。所以背景是耶穌在旅途中,祂也邀請門徒和我們一起同行,旅途上祂會告訴我們聽跟隨祂是什麽意思。

在路加福音12章,耶穌警告門徒和我們在路上會遇到的危機,要我們警醒。在12:1,耶穌提醒門徒和我們要提防法利賽人虛偽和假冒為善:兩面人,在別人面前假扮。祂也警告小心我們的恐懼,這是生命裡很巨大的力量,許多決定都受到恐懼影響。所以耶穌警告我們,怕就要怕對的人,怕就要怕正確的對象。

『我的朋友,我告訴你們,那殺身體以後不能再作甚麼的,不要怕他們。我要指示你們當怕的是誰:當怕那殺身體以後,有權把人投入地獄裡的;我告訴你們,應當怕他。』儘管讓人困擾,但我們要留心要向誰為我們的生命負責。巴布亞新幾內亞(Papua New Guinea)的一位族長信了耶穌,他說:『我們懼怕(敬畏)神,當我們懼怕神的時候,就能殺掉其他懼怕』(We fear God, and the fear of God kills our fear of everything else)當我們有可能在難堪的情景下要為祂活出見證,但祂鼓勵我們:到了時候,聖靈必把當說的話教導你們。(路加福音12:12),這是不是對我們是一個很好的提醒?

我們繼續看下去時,耶穌教導我們愚昧的財主的比喻,提醒財富對我們誘惑的力量,會讓我們把盼望放在無關痛癢的事情上:我們的財寶在哪裡,我們的心也在哪裡。這句不是我們所期待的次序,我們以為財寶會跟著我們的心。不是的,我們的心會跟隨我們的財寶。所以我們要把正確的當作財寶。

在這個旅程裡,耶穌警告我們生命力最大的障礙:焦慮。『所以我告訴你們,不要為生命憂慮吃甚麼,也不要為身體憂慮穿甚麼。』(路12:22)接著耶穌說飛鳥和花朵無憂無慮地生活,因為牠們的生命是在天父的照顧之下。『你們不要求吃甚麼,喝甚麼,也不要憂慮』這是耶穌說的:『你們只管求他的國,』如果我們追求神和祂的國,祂會照顧妥當我們一切的掛慮。『你們這小群,不要怕,因為你們的父樂意把國賜給你們。』

然後就來到今天的比喻,祂希望我們在我們的情景裡閱讀。準備什麼?準備祂的再來,祂說祂會完成這個耶路撒冷的旅程,被那些應該接受祂的人拒絕,祂會活活被釘死,三天後復活,四十天後登上寶座,有天祂會再來。在12:40他說:『因為在想不到的時候,人子就來了。』蕭壽華牧師在午堂講道會裡會告訴我們,其實耶穌常常警告我們要準備好。耶穌教導我們很多比喻,叫我們準備好,祂提到再來的時候,說了四個要我們準備好的比喻。

在馬太福音24-25章有忠心僕人的比喻、十個童女的比喻、才幹的比喻、以及綿羊和山羊的比喻。路加福音12:35:我們要怎樣準備?『腰當束起來,燈也該點著』燈也該點著,在路加福音裡經常出現的主題,我們怎樣常作準備?就是常在真光(耶穌基督)裡。透過我們每天活在祂的光當中,讓我們我們準備祂隨時回來。讓他光照我們心裡和周圍的黑暗,讓他驅走這些黑暗,讓我們的燈常常燃點。在第一世紀這樣做不容易,因為需要很用心思規劃和專注才能經常點燃燈。

耶穌接著提到的比喻是,我們的穿著要準備好,字面意思是要腰當束起來,什麼意思呢?在第一世紀,男女都穿長到腳上的長袍,但要拉起長袍,以腰帶和繩子來束上,才能參與體力勞動,這就是束腰的意思。這是來自以色列人要脫離埃及的奴役時,以色列人被吩咐要束腰。第一世紀家庭的奴僕很明白束腰的意思,因為他們每天都需要束腰生活。早上就拉起長袍,束腰然後準備進行主人的吩咐。耶穌就是呼召我們以這個方式和態度生活:我們要常做準備服侍耶穌,尤其是等候我們的主人回來時。我們不知道主人哪一天幾點鐘回來,所以我們每天的生活裡,腰當束起來,燈也該點著。一個很清楚的命令。一個家裡的僕人,他的一生都是環繞著主人的命令和吩咐而生活,家裡的僕人只有一個優先:讓主人歡喜,常準備服侍主人,隨時等候和完成主人的吩咐。

耶穌就是如此吩咐我們像家裡的僕人一樣等候準備祂再來。正如在這個比喻裡說:像等候自己的主人從婚筵回來一樣,好叫你們在主人回來敲門時,立刻給他開門。我們花點時間在這裡。第一世紀的生活常環繞在主僕關係,耶穌也是以這個生活關係講比喻。這個主人明顯是個有錢人,有主人、女主人和孩子、管家、管工、全職僱工、散工、最後僕人和奴僕,有明顯的階級。僕人是在階梯裡的底層,奴僕是最底層。我們要預備好人子的回來,我們的腰當束起來,燈也該點著,活著好像家裡的奴僕生活。我們的主人最小的心願也是我們的使命。

當你被呼召這樣生活,你有什麼感受呢?用這樣的心態和身份來生活,成為最低最低的奴僕,過得像是一個家庭裡的奴僕?。我們可能口不說,但心裡覺得有失身份。或是我們會說『不要這麼認真看待,我是主耶穌親愛的孩子。我知道我要服侍,我明白,但要我成為最卑賤最卑賤地生活?』

我們接著要看比喻裡耶穌讓人最驚訝的東西,我們要準備好束腰,準備侍候我們的主人。耶穌說,主人看見他們這樣,這些僕人就有福了。很多人會不仔細看路加福音 12:37節,看似很簡單但有很重要的神學意義的一節,有很重要的社會學的意義,有很重要的關係上的意義,有極大的身份上的重要的意義:『我實在告訴你們,主人必親自束腰,招待他們吃飯,進前來侍候他們。』什麼?!這一定是寫錯了吧!非也,路加寫的正確。這個『實在』意思是『阿門』,當耶穌說『阿門,我告訴你們』,祂要宣告一個讓人驚訝的宣告,我們最好留心聽,不然我們就錯過了。『阿門,我告訴你們,主人必親自束腰,』這個主人是誰?耶穌!人子!祂會束腰,自己成為最卑賤最卑賤的奴僕身份,邀請奴僕來坐在自己的餐桌上,然後親自侍候他們。這位在階梯上最高層的祂,將會侍候最底層的那些人。根據但以理第七章,只有人子才配得坐在階梯的最高層,但祂卻把自己放在階梯上最下面!最高的,侍候最低的。最重要的,那個在最上面的,竟然變成最下面的!祂成為奴僕中的奴僕!好大驚訝!一位阿拉伯學者這樣評論這個比喻,請記住在中東文化裡,家裡的主人會服侍客人,就像亞伯拉罕服侍三位客人,但儘管如此,他也是讓自己僕人來招呼客人,但這個阿拉伯學者說:『在中東,甚至世界任何地方,都沒有一個地方文化是主人服侍奴僕』

『腰當束起來,燈也該點著』當人子來的時候,竟然是祂侍候你,祂會束腰,然後服侍你!現在你有什麼感受呢?再仔細地看看路加福音12:36:『像等候自己的主人從婚筵回來一樣』,留意『等候、回來』,僕人在等候,主人回來。『等候』(waiting)更好的翻譯是『期待』(expecting)。僕人在期待主人回來,『等候』是被動的,『期待』就是主動的狀態。『回來』(return)更好的翻譯是『離開』(withdraw),主人並不只是從婚宴回來,而是刻意地在婚宴還沒結束時就抽身離開。多年來,路加福音12:37在敘利亞和阿拉伯的翻譯裡這樣寫:『好像他們期待主人從婚宴上離開』我們好像僕人一樣,期待主人從有宴席上抽身回來。

為什麼主人要從婚姻宴席上中途提早離開然後回來?因為他關心家裡的奴僕。他在婚宴上跟家人朋友開心吃喝的時候,想到自己的僕人和奴隸,因為關心他們,他中途離開和回家。大家都很驚訝,他除掉晚宴的衣著,拿帶子束腰,叫僕人們來到餐桌前,帶著極大的喜樂來侍候他們。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常做準備:當耶穌基督,人子回來的時候,祂會給我們偉大的驚喜。我們要束腰,我們要準備侍候祂,但當我們什麼都沒做之前,祂來到我們當中來侍候我們!簡直拍案驚奇!這個不就是祂在世上所作的嗎?祂一生不就是取了奴僕的形象,做這些服侍嗎?為什麼?這是對於作門徒,跟隨祂來說是一個很關鍵的問題。為什麼耶穌要取奴僕裡最低下的位置?祂清晰表達天國的逆轉的道理。

馬可福音10章裡門徒爭論誰大。耶穌說:『你們知道各國都有被尊為元首的統治他們,也有官長管轄他們。但你們中間卻不要這樣;誰想在你們中間為大的,就要作你們的僕役,誰想在你們中間為首的,就要作大家的奴僕。』是一個上下掉轉的國度。在人間,拿著權利的就是偉大的;在新的人類當中,服侍的就是偉大的。誰想在你們中間為大的,就要作你們的僕役。耶穌不是叫我們『不要爭著做最大的』祂知道我們都想做最大的,是不是?祂知道我們都想做大的,所以祂告訴我們:『你想做最大的?那做眾人的傭人』

還有馬可福音10:45:『因為人子來,不是要受人服事,而是要服事人,並且要捨命,作許多人的贖價。』因為人子來,即使是(even)人子,不是要受人服事,而是要服事人...從來沒有人把『人子』和『服侍』連在一起。根據但以理先知,『人子』能一手獲得全世界,就是萬膝都要向祂跪拜的那一位,祂應該接受所有人的服侍。甚至,人子來,不是要受人服事,人子來而是要服事人,並且要捨命,作許多人的贖價。

當耶穌在『和散那、和散那』歡呼聲裡進到耶路撒冷的這幾天後,祂跟門徒一起晚飯。他們在餐桌前坐著,等候屋子裡的僕人來服侍他們。耶穌重複幾天前跟他們說的話,在路加福音22章:『你們卻不要這樣;你們中間,在真正天國的君王面前,在新造的人類裡,作首領的,應當像服事人的。』然後另外一個讓人驚訝的話:『究竟是坐席的大,還是服侍的大?坐席的大吧?但我在你們中間,是服侍你們的』你們知道發生什麼事,約翰福音13章,耶穌從晚宴起身,除了衣服,拿手巾束腰,然後祂跪下為門徒洗腳。這麼多年來,當我讀這段記載的時候,我問耶穌『你·究·竟·在·做·什·麼·啊?』這是非常失禮,不符合體統,袮忘了袮是誰嗎??然後耶穌看著我,其實,祂仰望我,因為祂在我下面:『不,我沒忘了我是誰,我很清楚我是誰:我是主。但是是你誤會了什麼叫『主』,這個就是做主的意思, 做主,就是做僕人』我的天!

這個震撼掌管了保羅的心和意念:『你們應當有這樣的意念,這也是基督耶穌的意念。(“你們當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跟耶穌一樣思考:『他本來有 神的形象,』這麼多年來英譯本是『雖然』(although),現在很多變成『因為』(because)。他跟神同等。所以保羅這樣歌頌:『他本來有 神的形象,卻不堅持自己與 神平等的地位,反而倒空自己,取了奴僕的形象』耶穌當他想到與神同等的時候,當祂想到祂自己是神,代表祂要倒空自己,變得跟奴僕一樣。你有聽過這樣的神嗎?從來沒有一個神話這樣描述一位神明,誰能想像到這樣的神?!保羅說:『正因為耶穌是這樣,神把他升為至高,並且賜給他超過萬名之上的名』在希羅世界裡,『主』的意思是『掌管萬有』,在猶太文化裡,『主』就是耶和華。耶穌被賜『主』這個名字是超乎萬名之上的。現在我們要留意:耶穌不是因為祂被高舉在寶座上,所以被稱為『主』;耶穌被稱為『主』,正正因為祂離開寶座,成為奴僕在我們中間生活;正正因為用奴僕形象生活,讓我們啟示什麼是『主』:束腰,準備好,然後驚訝:『我實在告訴你們,主人必親自束腰,招待奴僕並侍候他們。』

你看到對我們有什麼意義?當耶穌呼召我們要準備祂在回來,要我們準備好成為奴僕,祂不是叫我們沒有尊嚴地生活,我們是按照神的形象被造的,我們要反映上帝的本質和屬性。當我們完全反映神的本質和屬性的時候,我們就活出被創造的本質了。在耶穌裡,我們明白什麼叫做『成為神』:僕人!成為僕人。只有一位上帝,只有做奴僕的上帝。只有一位主,就是做奴僕的主。只有一位君王,就是做奴僕的君王。沒有別的帝王,只有做奴僕的帝王。當我們活著像祂的時候,我們就活出我們自己的本質了。呼召我們成為奴僕,不是要我們沒有尊嚴地生活,這就是我們的尊嚴!成為奴僕不是叫我們變得不是人,而正正是作為人所以才這樣!我們要學像神,我們要活出被造的目的,就是好像神自己一樣,我們束腰,拿著自己的手巾,用恩典來服侍主耶穌和其他人!我們準備人子的回來,只要我們好像人子一樣充滿榮耀地服侍別人,在餐桌上服侍,在洗腳的服侍上。今早我祈禱的時候,我看到一幅圖畫,這個城市有千萬人出來,他們腰都束上手巾,千千萬萬的人束腰。

在今天的經文裡,我們明白為什麼聖餐是我們敬拜的中:主餐的桌子,是主的,祂是這個餐桌的主人,在這個餐桌上祂侍候我們,在餐桌上祂給我們最大的禮物:祂自己。『這是我的身體,為你們捨的,你們捨的』祂把祂的生命給了我們,好讓我們能活下去。『我實在告訴你們,主人必親自束腰』這個不是寫錯字,這是讓我們得到自由的真理。不論你能去多高,主耶穌都比你更高;不論你跌得多低,主耶穌都比你更低。

讓我們一起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