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邀請大家一起留意耶穌在這個晚宴上說的比喻,耶穌許多的生活和教導都環繞在餐桌上,包括展示他自己、天父的本質和屬性、神的國的本質。有個美國的傳道人Tony Campolo,他能把耶穌的事蹟寫了一本書《神的國是一場宴席》(The Kingdom of God is a Party)

耶穌不只是在晚宴啟示自己和天父,而是當耶穌在約旦河受洗從河出來後,聽到天父說:『你是我的愛子,我喜悅你』在雲彩包圍的山上,天父對三位門徒說:『這是我的愛子,你們要聽他』也在加略山上,神的榮耀全然展現。當天父的愛子,順服天父的旨意,把自己獻上,作為終極完美的獻祭。也都是在墳墓裡,祂走出來,成為我們的復活和生命。得勝者勝過罪惡和死亡的勢力,成為全新人類的初熟果子。

不過耶穌特別喜歡在餐桌上,向世人啟示他自己,路加比三位福音書作者有更多餐桌的事記載,高潮就是耶穌上十架前的星期四,耶穌轉化逾越節晚餐,成為我們敬拜裡的中心行動:聖餐。接著路加提到以馬忤斯兩位門徒的經歷,他們邀請一位陌生人一起晚飯(他們不知道是耶穌),這位陌生人,拿起餅來,祝謝了,掰開,遞給他們。然後路加說,『他們的眼睛打開了,才認出是耶穌』他們跑回耶路撒冷,喜樂地告訴門徒:『主復活了!』也告訴他們聽,在晚餐撥餅的時候,怎樣認出是耶穌。耶穌在餐桌上啟示自己。

我們今天的經文看到耶穌將他自己,以及對新社會的形象,在餐桌上啟示出來。耶穌很喜歡在餐桌上跟人有交流。雖然當餐桌上他說一些話,扭轉整個餐桌上的社交和互動,讓我們先明白這段經文的背景。這背景很複雜,意思是我們要很小心看,每一個細節都很重要。

路加強調這晚宴主人是法利賽人的首領,代表他是高階級,管理以色列人的,地位崇高,他很看重和在意自己的地位。這個對理解經文很重要。法利賽人非常在意得到和維護崇高地位,很不幸地,大部分法利賽人也是這樣。

路加告訴我們這發生在安息日,我們可以假設晚餐之前是在本地會堂裡進行敬拜。安息日對第一世紀的猶太人是非常重要,這是敬拜和安息的日子,所以也是一個大蒙福的日子。但這也成為一個劃清界限的日子:那些在裡面和外面的人劃清。在第一世紀,守安息日代表你是屬於裡面的人,那些不守的屬於外面的人。『法利賽』有『分開』『與眾不同』的意思。在第一世紀守安息日的其中一種讓你表示你高人一等的方式。

為了確保與別不同,法利賽人就制定出很多規矩和守則,如果全都遵守這些規矩和守則,你就是守了安息日了。有個文獻記載39樣你在安息日不能做的事情,包括不能背負任何東西,特別是床單;不能栽種、挖土、收割、播種、煮食、紡織、解開東西、點火。這就是為什麼今天嚴謹的正統的猶太人在安息日是不開車的,因為開車需要點燃引擎。也有在安息日不能行醫的規矩,對他們來說是工作,安息日不可以工作。

所以耶穌在安息日跟法利賽人一起在晚宴上。在這個晚餐上,耶穌在14:1-6醫治人了,祂在14:7-14教導關於社交關係和屬靈互動,這兩者是互有關係。耶穌的醫治和晚宴的教導是錯綜的關聯,因為兩者都牽涉到水腫。我等一下分享什麼是水腫,但這一刻,路加要我們看到耶穌的醫治和教導都跟水腫有關係,耶穌的醫治是處理醫學上的水腫,耶穌的比喻則是處理社交人際和屬靈層面的水腫。

讓我們來深入理解經文背景。問問題是研讀聖經的一個好方法:為什麼耶穌在這個特定的晚宴?為什麼有水腫的人會出現在這裡?

水腫的人在當時是不潔淨的,他竟然在安息日出現在法利賽人的家裡,這很有問題。這個法利賽人領袖盡他一切所能來確保他是潔淨的。對那個法利賽人來說,這個水腫人不潔淨。所以這個人的出現,就把這個不潔淨帶到家,這個人碰不得,污染了法利賽人的家。

為什麼他會在這裡?誰讓他進來的?讓他來的人,為什麼讓他來?14:2:『正好』,『正好在他面前有一個患水臌病的人』路加說,:『看啊!』在這裡不是一個宣告,而是一個告誡的話。『看啊!』是個命令,在新約裡,當我們看到『看啊』往往就會有驚奇。在聖經裡,『看啊』永遠會帶來驚訝。『看啊,耶穌面前』重點是那個人不應該在那裡!這是好大的驚奇!為什麼他會在那裡?我們晚點再回來這點。

為什麼耶穌會在那裡呢?這段經文在耶路撒冷旅途記述裡。路加在這段告訴我們耶穌在耶路撒冷的旅程上發生的事情,要我們留意耶穌和宗教領袖的摩擦越來越激烈,他們對耶穌的敵意越來越濃:法利賽人、撒都該人、文士、祭司。那麼為什麼耶穌會在一位法利賽人的家裡?

有人認為這位法利賽人只是按照文化的期望做客氣的行為。當我們讀路加福音11章的比喻,有旅客來你的城鎮的時候,你是義務招呼他,就算你對這個旅客沒有特別的好感,你都是被期望有這個義務帶到家裡,讓他們吃飽有力氣繼續上路。去年我帶團去以色列,當中有個阿拉伯籍的基督徒導遊,他起碼有三次告訴我們,如果想要留在伯利恆而不回耶路撒冷,文化上他有義務招呼我們的飲食三天半,但他根本不認識我們!所以這個法利賽人就是按照這個來款待耶穌。

別的看法認為,當天耶穌在會堂有被邀請講道,這位法利賽人的領袖應該代表會堂接待耶穌。如果耶穌宣講後沒有被邀請,那麼邀請耶穌人就沒面子。就算他們不喜歡耶穌的講道,總有人要請他吃飯,而誰最適合邀請耶穌?那個法利賽人領袖。

所以可以知道為什麼耶穌會在餐桌上出現。但留意14:3節:『耶穌就回應』14章一節耶穌留意到法利賽人在監視耶穌,第二節看到那個水腫的人在耶穌的面前。我們可以假設有人向耶穌發出提問,不然耶穌不會回答他們。但是有人問問題嗎?沒有,最少沒有有聲的提問,但他們有發出這個問題。法利賽人怎樣問耶穌?他們把那個水腫的人帶到屋子裡,本身就是一個提問。那個人在那裡,因為那些法利賽人帶他進來。其實這樣做,等於問耶穌:『在安息日,在一個潔淨的法利賽人的家裡,耶穌會怎樣對待這個不潔淨的人?』

你應該看到,這是個陷阱。在安息日,有個不潔淨的人站在耶穌面前,他們用款待客人的文化來掩飾設立的陷阱,看看他會否失足,所以路加就記載:一直窺探監視着他。耶穌怎樣回答?他醫治水腫的人,然後講了一個比喻,一個比喻,關於款待客人的比喻。這兩個答案是一起並行的:耶穌醫治的行動,和耶穌的教導的比喻是錯綜相關的。這個關聯水腫現象。

水腫(dropsy,edema),根據我的理解,有很多不同種類的水腫,身體有不正常的液體的積聚,導致某些部位浮腫,但弔詭的,這個狀況會帶來極度的口渴。身體積聚好多液體,但那個人卻口乾舌燥。耶穌開口來回答法利賽人沒開口的提問:『在安息日治病合宜不合宜?』 他們卻一言不發。路加這個醫生沒有描述祂怎樣醫治,然後就叫他離開這個利用他來作為陷阱的是非之地。

然後耶穌就問:『你們當中誰的兒子或牛在安息日掉在井裏,不立刻把他拉上來呢?』對於這些問題,他們無法回答,因為他們沒有人會等到太陽下山,安息日結束後才拉兒子或牛上來。你有沒有看到耶穌在做什麼?他把法利賽人帶回上帝設立安息日的原意。安息日是關於圓滿(wholeness),安息日是關於:敬拜、休息、圓滿。意思是耶穌並沒有觸犯安息日,冒犯天父良善的律法,當祂醫治時,祂活出安息日,祂帶出上帝對安息日指望的圓滿。祂也給我們啟示,一個最終的安息日是怎樣的。祂給水腫的人和法利賽人初嚐禧年(jubilee),從阻止達到生命的圓滿的捆綁中釋放出來,從水井裡拉我們出來。動詞是“釋放”,從水井裡釋放。耶穌來,是要被捆綁的得到釋放,這就是安息日的神對整個創造的原意。

其實耶穌大可以在日落安息日結束後醫治人,那就不用爭論了。為什麼不等待呢?因為水腫威脅他的健康,並且社會上和屬靈上的水腫在威脅著法利賽人的健康,如果等到日落,祂會錯過讓法利賽人得到永生的醫治的機會。第一世紀,水腫是一修辭說法形容愛錢、貪心的人、和那些渴望認可和地位的人,都是法利賽人的動力。希臘哲學家第歐根尼(Diogenes)把愛錢 比喻為水腫,他說:『正如水腫患者充滿液體,卻異常地口渴;貪財的人雖然有很多錢,卻想要更多錢。這兩者都帶入墮落死亡』

你看到晚宴發生什麼事嗎?新約學者 Joel Green寫:『水腫患者構成一個活生生的比喻,關於與耶穌共進晚餐的社會精英,正如耶穌面前站著一個水腫患者,同樣圍繞耶穌的也同樣患病和有自毀性質的』但耶穌這個比喻其實就是要醫治社交上、屬靈上的水腫患者。很奇妙的情景很離譜。耶穌作為賓客,竟然公開批評主人和其他客人,祂不怕招惹更大的麻煩,但耶穌不怕,如果祂不出聲的話,代價實在太高了。

在第一世紀,吃飯成為顯露自己的社會地位,彼此抬舉的方法,一個單純的款待竟然扭曲成人對地位和尊敬的追求。誰在你晚宴出席,就決定你在群體中的地位。你坐席的位置跟重要人物的距離,一來會抬高你的地位,或是貶低你的地位。就是指,人跌入一個囚住人的深井。因為當人從其他人身上追求認可、讚賞、身份價值,這條路是永無盡頭,當我們自我價值放在別人怎樣看我們的時候,我們的口渴會多嚴重啊!當我們得到一種的地位的時候,並且在這個地位上找到我們的價值和身份,我們就會渴求更多更大的地位,永無止盡,永遠都不夠!

雖然各種的水腫都是這樣,譬如財富,當我從財富找到我自己的價值的時候,我會追求更多財富,我會賺多點,我想要渴求多點,永遠不夠。對學位也是如此,當我從自己學位得到自我價值時,我想要多點,我想讀多點學位,我想要多點,永遠不夠,我想要我名字後面多點學位。講道也是如此,當我從講道得到自我價值,我會追求其他講道機會,我也會拿很多機會,也渴求多點,但永遠都不夠。講道本身沒問題,去聽講座和講道也沒問題,但這個不能成為我自我價值的基礎,否則動機就錯誤了,這也會影響信息。

在晚宴裡,這個法利賽人的水腫扭曲了原本的款待客人的文化,因為他需要保護和增加自己的地位,所以只邀請那些能給回報的人來晚宴,然後他們以後會邀請你參加他們的晚宴,然後你也可以再邀請他們,周而復始,跌入深井。因此你會排斥那些無法回報你的人;排斥你覺得不夠你好,不夠潔淨的人;排斥那些貧窮人,因為他們沒能力請你;排斥那些真正要款待的,因為他們的存在對你沒有益處,因為那個人要保護和增加自己的地位,你需要在晚宴找你追求坐到的位置,結果你在深井裡越來越深。你把你的快樂建立在跟誰一起坐席。耶穌指出,你可以找到最好的椅子,然後主人說:『不好意思,這是別人坐的位置』最好不要思索坐哪裡。最好把自我價值建立在別的地方,而不是那個座位:對耶穌的愛。在耶穌的晚宴裡,沒有所謂的上等座位,全都是最好的,耶穌如果邀請你吃飯,他會坐在每張桌子上,有些人因為渴慕地位而不會邀請你,但耶穌特別會跟那些被拒絕的人一起坐。耶穌來到晚宴裡,從各種的水腫當中釋放我們。

在晚宴,耶穌醫治了一個有病患的人,同時也伸手給那些屬靈病患的人,願意醫治他們,祂拆毀了變質的款客之道,從而帶到神國的款客之道,帶入新的社會結構,在這裡我們被接納,因為祂接納和邀請我們,祂邀請我們。這是我們唯一需要的,需要耶穌的邀請。有人問:『你怎麼出現在晚宴?』你的答案是:『因為君王邀請我』。耶穌說:『會願意邀請耶穌所邀請的人,他們有福了』跟耶穌一起,邀請世界排斥和忽略的人帶入宴席的人,他們有福了。邀請那些沒有能力回饋你的人,他們有福了。意思是他們從水腫中得到釋放和自由,這個水腫是帶來永無止盡,同時無法真正滿足內心的追求。

那麼我們今天要怎樣回應呢?我建議三種方式。

首先,既然耶穌的事奉常常圍繞在餐桌上,不如我們也如此舉行晚餐。請鄰居和身邊的人來一起吃飯,這對我來說是一件大事,因為我是內向,我是受薪的外向者,當我想到晚上邀請鄰舍一起晚飯,我覺得很困難,但我覺得我應該要這樣做,特別是那些我不認識的人,尤其是那些一般情況下沒有人請吃飯的人。讓我們舉辦一場這樣的晚宴,天國式的晚宴,不分尊貴貧賤的位置,同時我們也邀請耶穌,讓祂把驚奇帶到我們中間。

第二,我們要問耶穌:在我裡面,有什麼要我需要醫治,好讓我能真正活在你的王國裡?有什麼我需要被釋放的?我跌入哪個深井,需要你來拉我上來呢?我的水腫是哪一種形式,需要被你醫治呢?

第三,為耶穌邀請你加入祂的晚宴而感恩,多謝耶穌因為祂帶你到餐桌前,祂是主人,沒有分尊卑,你不需要達到某個地位才有資格被邀請,你需要的唯一一個地位,是只有耶穌才能給你的地位。

這是耶穌對我們的賜福:『在神國裡面吃喝的,都是有福的』是的,真正有福。下一次,我們會看到耶穌在另一個晚宴教導最出名的一個比喻。

我們一起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