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我是最有福的,因為我們有榮幸聆聽全歷史上最聰明的那位說有史以來最偉大的故事。路加福音15章被為福音中的福音,特別在『揮霍兒子的比喻』(The Prodigal Son)的比喻裡。其實比喻應該稱呼為『揮霍兒子們的比喻』(The Prodigal Sons),其實最正確的稱呼應該是『揮霍上帝的比喻』(The Prodigal God)。

有天,我們會真正從心相信耶穌在比喻裡所啟示的福音。這個有史以來最偉大的故事在任何文化環境裡都有救贖功能。但只有我們了解耶穌時代的文化背景,這個比喻真的能帶來救贖的功效,我們從中東文化來理解這個比喻上半段。

耶穌講這個比喻不是跟群眾說的,是跟文士和法利賽人說的,因為他們覺得耶穌的行為很羞辱和離譜。文士是專業神學家,教導和維護上帝的律法和口傳的傳統,他們的職責包括查問耶穌的教導是否正路。法利賽人委身遵守和保留上帝的律法,加上圍繞著十誡所設立的631條其他規矩。雖然雖然我們對他們有負面印象,但請不要那麼快抗拒排斥他們。他們動機是好的:想要聖潔、取悅上帝、幫人聖潔。其實我們都想聖潔,問題在於對他們來說,聖潔就是遵守規矩,錯過了重點。守規矩是無法成為聖潔,聖潔是來自跟聖者的關係。

文士和法利賽人看自己為上帝律法的守護者,保護以色列上帝的名聲,拿撒勒人耶穌讓上帝蒙上污名,污衊上帝的律法和永生的上帝。常常跟耶穌在一起的罪人和稅吏是誰呢?稅吏是幫羅馬政府工作的猶太人,只要他們能定期交上說好的稅額給政府,他們可以隨意製造一些稅來從猶太人當中獲利,剝削自己同胞。這個罪人是法利賽人用的,在福音書裡,耶穌從沒用『罪人』來稱呼任何人,『罪人』是指犯了律法,不潔淨的人,並且被排斥。『罪人』和稅吏發現耶穌與眾不同,想要靠近耶穌,而又離譜又震驚的,耶穌也想靠近他們。路加福音15:2:『耶穌接納罪人』,耶穌歡迎他們。路加用的『接納』:『願意跟他們相交團契』『歡迎他們,當作家人一般親』但對於文士和法利賽人,最羞恥、震驚、離譜的是,耶穌跟罪人和稅吏一起吃飯!

在中東文化,跟一個人吃飯,代表你完全接納這個人。在1985-1989年,我在馬尼拉做牧者,在降臨期到聖誕節這段期間,有一對夫婦來我們教會,女的是羅馬天主教徒,男的是來伊朗穆斯林,太太跟穆斯林丈夫說『來參加四次,之後我就不會煩你了』所以在降臨期時,丈夫終於來了。他越聽就越憤怒,他被我所說的耶穌深深冒犯了。他身高193公分,黑色鬍鬚,一位巨大的男人,透過他太太,他邀請我跟他一起吃飯,我就去了。飯後我們起身,他巨大的手臂擁抱著我,說:『如果你有任何需要,你儘管跟我說』我抬頭問他:『為什麼呢?』『因為現在你是我的兄弟了』『為什麼?』『你跟我吃過飯』

離譜的離譜,震驚的震驚,『這個人竟然歡迎和接納罪人,並且跟他們一起吃飯!』他們是出於厭惡和憤怒的語氣說出這句話。拿撒勒人耶穌在侮辱上帝的律法,以及讓以色列的上帝蒙羞。耶穌以這三個比喻來回應指控,但太可惜了!因為這些比喻的主題不是『失去了什麼/誰』而是『失去了哪個人的什麼』。重點不是在走丟的羊,而是那個牧羊人;不是遺失的錢,而是那個婦人;不在於兩位浪子,而是在於父親。

並且這個是最重要的一點:透過這三個比喻,耶穌在描繪一幅圖畫。成為人的上帝,就是『人看見了我,就是看見了父』,這位上帝怎樣描繪圖畫呢?為什麼這幾個比喻能超越不同的文化和背景來轉變人的心?在牧羊人對羊的感受,以及行動;在婦女對遺失的錢的感受,以及行動;在父親對兩位浪子的感受,以及他對兩位浪子所採取的行動裡,我們發現的天父是誰。掌握這點對我們非常重要:這三個比喻的主題,就是文士和法利賽人非常緊張要守護的那位聖者。結果透過這三個故事,耶穌讓自己的情況更惹上麻煩,他加強了震驚和反感。

路加福音15:11:『耶穌又說:某人有兩個兒子。』兩個兒子。所以如果我們只看一個兒子,我們就錯失這個比喻,其實兩個兒子都遠離了父親,小兒子透過遠走高飛來離開父親,大兒子則是透過留在家裡來遠離父親。

12節,小兒子對父親說的句話很殘忍:『父親,我們就當作你已經死了,你現在就給我你的遺產』Kenneth Bailey博士用大部分人生在中東研究和教導福音,在他的著作《十架與浪子》”The Cross and the Prodigal”,他在中東無數的村莊裡測試過:『在你的村莊會有人做出這樣的要求嗎?』答案永遠是『不是!』他接著問:『如果有人真的這樣要求,會怎樣?』『父親當然會揍他!』為什麼?因為這個要求代表他想要父親死,問這樣的問題,簡直是羞辱自己的父親。我在菲律賓、阿米尼亞問這個問題,得到的答案都是一樣。這個兒子真的自我中心、無理要求、反叛、和不知感恩。『父親,給我』『請把我應得的那份產業給我』

在這裡我們學到罪是什麼。罪不是破壞規矩,儘管破壞規矩也包括在內,罪是破壞關係。在故事的開始,小兒子沒有破壞任何規矩,但他讓父親心碎。下一次我們會看到,大兒子遵守一切規矩,但他讓父親深深心碎。

這個父親怎樣回應這個殘酷的要求?中東人告訴Kenneth Bailey,這個父親應該狠狠打兒子,但耶穌口中的父親,竟然答應了:『父親就把財產分給兩個兒子。』他給了小兒子三分之一,讓小兒子自由離開。在中東文化裡,我們會起碼期望這父親說:『好,但你不再是我的兒子!』但這父親沒這麼說,他選擇承受更大的傷害(suffering),他容許自己承受更大的痛苦。

小兒子收拾財產,變賣財產為現金,好方便他帶著遠走高飛。這個小兒子很快地這樣做。13節:『沒多久』,為什麼這麼急?就如Kenneth Bailey所說的,『當他把財產從賣給一個買家到另一個買家時,社區群體對小兒子的憎恨和厭惡一路加劇。每一次他敲門賣東西的時候,人們對他的憎恨和排斥也在加強,所以為了他自己的安全,他必須要快』

他走了,遠離自己的人民,生活放蕩,揮霍錢財。這是婉轉的說法來表達他生活在酒、色、歌舞之間。他生活放蕩,讓他一切也揮霍用盡(He lives so loosely he loses everything),三分之一的家產,沒了。然後飢荒來了。感謝主,他在這個外地生活不好;感謝主,當祂讓我們憑己意行,我們會一波三折。耶穌說,這個小兒子開始不行了。

為什麼這一刻不回家呢?因為他懼怕回家,其中一個原因,他需要面對村民的威嚇的眼神和不友善的態度。『看你這個狼狽樣子,又窮又餓又淒慘!』他無法想像承受這樣的羞辱。小兒子不想面對村里長老對他的憤怒和敵意,他們可能會揍他,並且為難他。他更加不想回家,因為想到哥哥怎樣輕蔑他:『你這一無是處的人渣!你浪費家產!你沒權利在這裡』如果我四個弟弟有人做這樣人神共憤的事情,我也會說這樣的話。或如果哥哥人比較好一點:『你搞砸了,你要努力賺回家產,你才能回來』我在想,究竟有多少弟弟,因為哥哥的緣故所以不能回到家呢?小兒子還有一個不想回家的原因,他很怕他父親。他能完全明白父親對他的憤怒、輕蔑、和拒絕,父親這樣反應是絕對合理的。所以小兒子寧願留在遠方,他求一位外邦人給他工作。『他去投靠(hired himself)當地的一個居民』,意思是貼著對方,讓我們看到情況是多麼絕望,他逼自己貼著這個外邦人:我什麼都肯做。很有可能這個外邦人不想幫助他,給他一份猶太人不肯做的工作,看他會否離開。『好,你去餵豬』豬是吃垃圾的,但小兒子竟然肯餵豬,也不肯回家。這讓我們看到羞恥的力量是多大。

情況繼續差下去,沒有人給他食物吃。耶穌接著說,『他醒悟過來』,17節:『我父親有那麼多雇工,他們都有充足的糧食,我卻要在這裏餓死嗎?』是什麼讓他醒悟過來呢?菲律賓神學院的一位教授,Dale Bruner說,讓他醒悟過來,是他對父親的記憶和良善:『我父親有那麼多雇工,他們都有充足的糧食』他記起父親慷慨地對待僱工。小兒子自問:『我在做什麼?!我要起來,回家,請父親待我好像僱工一樣,我會面對其他人的敵意和排斥,但至少我不會餓死』

困倦,全身發臭,狼狽不堪,而且身無一文。仔細地閱讀18-19節,這段話分三部分。第一部分:『父親,我得罪了天,也得罪了你』,認罪,他知道他做的是錯誤和羞辱的。第二部分:『我再也不配稱為你的兒子』,確認他罪的後果,他讓父親、家族、鄰舍群體都蒙羞,他破壞了這些關係,沒有了兒子名分。第三部分:『就讓我作你的一個雇工吧。』他嘗試贖罪,慢補償他欠的。在回家的路上,他重複又重複又重複地練習。

我們來到故事的精彩核心。記不記得耶穌祂要為自己的行為提供個合理的解釋,因為文士和法利賽人覺得很離譜和震驚。文士和法利賽人在很小心地聆聽,耶穌說:『父親看見他,』『什麼?!他父親看到他?!』真驚訝!當時的人都期望父親已經忘掉自己的兒子了,但這父親一直渴望自己的兒子,他竟然站在村莊的門口等兒子回來。當這個兒子還在遠處的時候,父親已經看到他了,父親一路在注視和等候自己的孩子。你相信天父今天也同樣看著你嗎?在等待遠方的孩子或孫子回來嗎?你有看到祂在等你回來嗎?

耶穌繼續:『父親就動了憐憫的心』另一個驚訝!當時每個人都會認為父親會辱罵排斥他,這個小兒子搞砸了!從來不聽我的話!一直都想按照自己心意去行!好啊!隨意而行吧!但不,這位這位父親充滿憐憫,深深地被觸動了,他為自己兒子肝腸寸斷。耶穌描繪的上帝的圖畫竟然是一個受苦的父親。

耶穌繼續:『父親就跑過去』另一個驚奇!Sonia Matthews是我印度血統的加拿大朋友說,這個在印度永遠不會發生,同樣也不會發生在中東。因為很羞恥!在公開場所跑,意味著父親要拉起衣袍,會露出內褲的,很難堪的。但父親奔跑去見自己的孩子。耶穌描繪的永活的上帝的圖畫竟然是這樣的!一位奔跑的父親。你看到祂向著你奔跑嗎?向著你的孩子和孫子奔跑嗎?向著你的鄰居奔跑?為什麼奔跑?因為父親渴慕看到自己的兒子,同時也因為,這裡我們回到文化背景。父親很清楚,這個孩子踏入村莊後會面對什麼:被質問、辱罵、羞辱,甚至被長者打。所以父親要搶先跑過去,真羞恥,真憐憫。何等的故事!

耶穌繼續:『摟住他的脖子,親吻他。』不停與他親嘴。耶穌描繪的聖潔上帝的圖畫竟然是這麼離譜和震驚!耶穌認識的父親一路在等待和受苦,而當祂看到孩子,祂跑過去,摟住他的脖子,親吻他,儘管小兒子又臭又髒。還有,留意了,透過公眾場所親吻這個行動,父親在羞辱自己,這個行動意味著父親承受兒子所有的恥辱,父親把兒子一切的羞恥全都轉移到自己身上。現在,不論村民、村長、鄉村父老,他們原本要怎樣對待小兒子,現在他們也要這樣看待父親了。

小兒子繼續他的三部分:『父親,我得罪了天,也得罪了你』父親讓他說完第一部分,這有救贖性的,神讓我們排除這些障礙,天父聽我們認罪的心聲。小兒子繼續:『我再也不配稱為你的兒子』父親讓他說完第二部分,一定要說的,代表我們知道罪帶來的撕裂和破壞是多大,這代表我們知道罪破壞了關係。還有第三部分,『就讓我作你的一個雇工吧。』小兒子深呼吸,準備講第三部,但還沒開口的時候,父親再次當他驚訝,他打斷兒子的說話,這個打斷就是福音。父親不聽,上帝不會聽,我們可以說第三部分,但無關緊要。上帝不會讓我們彌補我們的罪,神不會讓我們嘗試還債。我們能償還嗎!?我們能給什麼?!神不讓我們用我們自己的方式來賺取回家,但我們常常都這麼做,我們忙於行善,我們給自己參與虔誠的宗教儀式,我們沉溺在自己的罪疚感,認為如果我們受苦受多了,神會就會開恩。當小兒子準備講第三部分時候就被父親打算了,因為他除了回家,沒有什麼可以做的了。神要的就是這麼多:回家。醒悟,回轉,回家。

剛剛我說了,兒子第三部分被父親打斷了,而父親說的話也是一個驚訝。大家都以為會說:『去沖涼吧,穿一件像樣的衣服吧』但這個父親不是這樣:『快拿最好的袍子來給他穿上』最好的袍子?那是父親的袍子!好驚訝!這個浪子回家後,竟然是穿著父親最好的袍子來參加村莊的盛大的盛宴!這是何等對聖潔上帝的一幅圖畫!父親為這個揮霍的兒子穿上最好的衣服,聖潔的神用給我們這些污穢的罪人穿上祂的聖潔!

還有另一個驚訝!『快把戒指戴在他手上!』戒指是一個印章的戒指,在重要文件上做刻印的戒指。我的天!這個揮霍三分之一家產的兒子,現在竟然被父親授權來管理家族裡餘下的家產!罪人稅吏在神的國度裡是領袖和管家?!還有另一個驚訝:『把鞋子穿在他腳上』奴隸是赤腳的,兒女有鞋子穿。還有:『快把那頭肥牛犢牽來宰了』當時能給最好最好的招待就是殺了肥牛犢。罪人和稅吏,值得為他們宰殺肥牛犢,在聖潔的神面前成為最尊貴的賓客?! 還有一個驚訝:『快,讓我們吃喝慶祝吧。因為我這個兒子是死而復生,失而復得的。』

耶穌讓我們看到一位欣喜若狂的父親。這位上帝非常樂意跟任何回轉的孩子舉辦豪華的宴會。父親在這個比喻所做的每一件事情,全都是超出人們的期望,每一樣都是震撼離譜,正如耶穌怎樣對待罪人和稅吏一樣,對他們來說同樣地震驚和難以接受。耶穌用更加震驚離譜的宣告來解釋祂的震驚離譜的行為:在祂裡面,那位聖者,歡迎接待罪人,並且跟他們一起坐席。

在耶穌裡,我們聖潔的神緊緊擁抱著罪人。你相信嗎?透過道成肉身,聖潔的神拉起袍子,朝著迷失的兒女奔跑,這位永活的神在十字架上親自承受全世界的罪人一切的羞辱,而且是甘心樂意的。即使那些敬虔的人覺得上帝讓自己名聲蒙羞,最重要的是迷失的兒女能回到家。耶穌以沒有人做過的方式來榮耀上帝的名。這個人接納罪人,還跟他們一起吃飯!弟兄姐妹們,你可以安穩地回家,重點不是你之前做過或沒做過的,重點不是你上次聽到比喻之後做了什麼或沒做什麼,只要回轉,回家吧。

我們一起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