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兄姊妹平安!我滿心感戴,有人說「出來行,遲早要還」。過去我也聽過很多次的港九研經培靈會,吳勇長老,滕近輝牧師等都在此分享過,怎麼也沒有想到我這樣的機會來這裏分享。

我很想能藉此機會分享「主再來」的信息。我在1979年蒙召,至今已經四十年,蒙召的原因就是我深信耶穌基督會再來。兒時我住在九龍城,附近有播道會恩泉堂,內有一個福音書室,成為我的屬靈書室 ,在那裏閱讀了不少屬靈書藉。但只要一有「主再來」的書出版,我就必去購買。當時買了二十幾本「主再來」的書籍,我越看越怕,感覺耶穌基督今晚就會再來。我教了四年書,雖然教書很喜樂,但我更心急出來傳福音。現在四十年過去了,耶穌仍未回來,耶穌一定會再來,如果祂今晚再來,我還欠很多福音的債,有很生命品格要建立,生命果子未有結出,所以我希望耶穌可以晚一點再來。

自樓牧師邀請我的那天,我就不斷禱告,我巴不得能聽到聖靈告訴我說「我必再來」,但卻一直沒有收到這類信息,反而是詩廿三不斷出現──祂使我的靈魂甦醒。「靈魂」是在我們心裏的哪一部分?是否在我們的心呢? 在大腦,在思維裏!哲學家說「我思故我在」,我們存在是因我們有思維。蚯蚓有三百多條腦細胞,但人有一千億的腦細胞,所以我們可以靠思想來溝通。對未信的朋友,我們用思維來溝通,但信徒與信徒之間、信徒與主之間,不能單靠思維溝通,思想是不能去到神那裡的,因為人的思維很渺小。有人說:「人一思考,神就發笑」,原來在很高智慧的神面前,人是很卑微的。

如果上帝不啟示祂自己,沒有一個人可以認識上帝。1969年7月人類登月,但到今天我們都未走出太陽系。我們如何認識神呢?我們的思想實在太有限了。上帝在創造了人以後,向人吹了一口氣,人就成了有靈的活人。我們不單是萬物之靈,我們也有能力藉我們的靈魂與神溝通。所以港九研經培靈會,就是讓我們的靈健壯、通達,培靈會最大的責任就是讓聖靈在我們中間行事,讓我們的靈魂與偉大的聖靈有一個契通。

詩廿三可能是歷世歷代最多人引述的一段經文。我們百聽不厭,這是因神的靈在動工。90年代初期,葛培理牧師曾在戰艦上向美國軍兵分享的一篇道,這些軍兵來港度假,度假之後他們就赴戰場,對他們來說他們正面對極大生命不安,葛牧師就是在這樣的情景下與他們分享詩篇廿三篇,因應這群軍兵要回到戰場的心靈需要,用這詩篇來安慰他們。這次培靈會十個晚上我們都分享這一篇詩篇。詩廿三是我們的主題經文,但每晚亦會引用其他的經文來輔助,詩廿三是經緯的「經」,其他經文是「緯」

「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們要認識這位大牧者。以教會來講,耶和華就是「我們的」牧者,但今日我們來培靈會,我們不是來聽給「群體」的信息,而是聽給「你」——「個別」的信息,因上帝對你的揀選是很「個別」的。因耶穌已經叫幔子從上而下裂開,我們可以直接進入至聖所。不論求什麽,我們都是要奉耶穌基督的名求,上帝就會必聽見你的禱告,但上帝是否立即答應你,上帝有祂的主權。

耶和華如何成為「我」的牧者?我如何與上帝建立關係呢?上帝透過以西結先知向我們解釋。結三十四6「我的羊在諸山間、在各高岡上流離,在全地上分散,無人去尋,無人去找。」這句話表明上帝傾盡祂的情懷來向我們說話。這不僅是一種宣告,同時祂也是用極度破碎的心來講,作為牧者當看到群羊分散,難過的心是無法形容的。這些人如羊四散,他很焦急,無人去找,無人去尋,今天我們與上帝確立牧養的關係,祂是我們的大牧者,我們要承認我們是祂的羊。在今日的世代,牧者與羊的距離很遠。如果你寄望你的牧者牧養你的話,你必得不著飽足,不是牧者不忠心,是因為牧者很有限。我們要個人與真正的大牧者建立深入的關係,這位大牧者時時刻刻都準備好來牧養你,不要讓人成為你與神中間的橋樑。

結三十四11﹣16節這一段經文是上帝向你說的,雖然神是透過以西結先知向以色列人宣講,但上帝今日也藉此經文向我們說話,當我們的靈一打開,聖靈就會幫助我們。我們的大牧者有沒有呼喚你呢?我們是不是落在這樣的處境中呢?可能很多基督徒或傳道人都落在四散的光景中。

今天崇真會聯合詩班唱「客家」話的詩歌,我第一次牧會也是在客家人的教會,1982年,當我從神學院畢業,懷著雄心壯志到這個完全陌生的教會,周圍很多人都講客家話,所以我也要很快學習客家話。需要留意的是:當你雄心壯志時,可能也是迷失的時候,我迷失在牧養的情景裏面。中華基督教會在青衣等地方創辦多間學校,我要擔任三間幼兒學校的校長兼校監,非常忙碌。教會還擁有墳場,我每天都需要跑墳場辦理事務,每天墳場的事務令我心裏很沉重,我曾經在教會閣樓上埋怨上帝——「你不是說要讓死人去埋葬死人嗎?現在為何要讓我作這些事,這麼忙碌讓我無法傳福音」!我在工作中迷失,上帝沒有回答我,任由我發脾氣,直到我完全崩潰下來的時候,我才聽到了神的聲音:「吳某人,二十四小時我都給你傳福音,你能不能傳到福音呢?」我思想了一下:這是上帝的工作,我怎麼努力也作不到。聖靈又提醒我思想「教會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墳墓」?「為什麼教會能擁有自己的墳場」?原來在晚清時,若有人信主就會有很多逼迫,不但會被家族趕出來,就連生活中的一些基本權益都沒有份,甚至死無葬身之地——不能葬在荃灣區的墳場。

想到這些,我在主面前悔改,主責備我,我迷失在工作中,我迷失在與神的關係,我在自己的王國中迷失了,在牧師的職分中迷失……信仰是一個承傳,信仰是2000年來不停地流轉的,最後我明白如果你不尊重前輩,你就沒有資格為他們執尸骨,因此,我用非常尊敬和感恩的心來服侍,我從他們身上看見耶穌也牧養他們,他們比我們更堅強,他們遇到的逼迫比我們更大,他們的見證比我們更好。所以耶穌在我們困難、流離失所時呼喚我們的名字,我們有沒有與主建立個別的關係呢?上帝不停等待、不停呼喚你,祂按照你的名字呼喚你。

作為一個牧者我不認識自己所有羊的名字,但我們的上帝卻百分百認識我們!申命記說,上帝愛我們,如同眾山圍繞著我們,又如同保護眼中的瞳人(申卅二10b-11)。神看你如眼中的瞳人,瞳孔裏的那個人,你就是祂眼中的瞳人,你是祂唯一的那位。很多時候,我們好像淹沒在人群中,但不要忘記,你是祂的唯一,神願意為你擺上一切!神拯救一切失散的,有病的,祂必醫治,尋找。

要明白神是怎樣愛你,要建立與神個人化的關係。聖經不單是對群體講的,當你讀它的時候,這些話語就是對你直接向你說的,聖靈藉此向你說話。因為神的應許是真實的,耶利米哀歌三19-20說:「耶和華啊,求你記念我如茵蔯和苦膽的困苦窘迫。我心想念這些,就在裏面憂悶」,但耶利米說,「我想起這事,心裏就有指望」(21節),因為神有諸般的慈愛,這慈愛是為你度身訂做的,不是廣泛性的慈愛,是專門為你訂做的,每一位都不同,神的憐憫是不斷絕的。千萬不要覺得自己流離失所,懷疑神是否還愛你。,祂的憐憫是不斷絕的!每天都是新的,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我們不要讓罪轄制我們,主親近那些謙卑悔改的人,不論你有多少傷痕,上帝依然能夠藉耶穌的寶血救拔你,即或是在荊棘叢中,神仍有機會救拔你,祂找尋失喪的羊。

當耶穌基督在十架上,呼喊說「我的神,我的神,為什麼離棄我」,上帝為什麼在他最需要祂的時候離棄他,是因那一刻你的罪歸在了他身上,歸在他身上的罪是與你有關的。希伯來書說他所受的試探比你我都多,但他沒有罪;聖經又說,上帝把我們眾人的罪都歸在他身上。因此聖潔的上帝要掩面不看背負世人罪債的耶穌,他在十架上一直流血,一直地破碎,就是為了你和我,這就是你的牧者!這牧者是這樣愛你,所以今天我們要確認他是我們的牧者,他不單為全世界人犧牲,更是為你犧牲。

你需要邀請耶穌基督成為你個人的牧者,把你的需要告訴他,當你邀請他成為你的牧者時,耶穌必在荊棘叢中拯救你。

禱告

全能的天父,我們感謝讚美你,你是我們個人的牧者,也是全世界的牧者。倘若我們未嘗過得被牧養的經歷,我們又如何將得嘗救恩的滋味與他人分享,天地之悠悠,我們看到基督的情愛綿綿,求天父藉聖靈來激動我們,我們雖然在荊棘的深處,但也不要懼怕。弟兄姊妹,你的荊棘是什麽呢?有什麽纏繞你令你跟上帝的關係疏離?你要記得,耶穌基督必能將你從荊棘里救拔出來!不論有多大的雷雨風暴,你要容許耶穌擁抱你,雖然祂擁抱你的雙手佈滿血跡,這些都是為了你。祂愛你不是幾年,幾十年,而是在創世以前,上帝已藉耶穌揀選你,祂愛你比地球的日子更長,你要回應祂的愛與恩典,不單接受祂是你的救主,也是你的牧者,祂非常渴望等候你回歸,你現在就告訴祂:「我願意」!你讓他來幫你挪開你的荊棘,你自己沒有力量,你請主耶穌把你的荊棘挪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