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兄姊妹我們應該羨慕善工的,呼籲更多年青人奉獻讀神學,因人生命有限,我們要把生命中最精壯的年日奉獻給神最好我們始終都要面對人類解決不了的問題──死亡。葛牧師與即將奔赴戰場的軍兵說,人生解決不了的問題在詩廿三有答案,他特別指出「死亡」的問題是人類解決不了的,對於將要前往戰場的人來說,特別需要這個答案。歷世歷代的君王、人民都盼望不用死亡,能夠穿越死亡。

詩廿三告訴我們:「當我們的靈魂甦醒後,祂要引領我們走義路,我們雖然經過死蔭的幽谷……」,聖經沒有說我們可以免去死亡,但聖經讓我們不用害怕。「死蔭的幽谷」不是「死亡」本身,它只是死亡的前奏。我們見到臨終的病人時,就會看到他臉上誠惶誠恐,我們不需要懼怕面對死亡,我們用什麼樣的心態去面對呢?這個死蔭幽谷需要怎樣的盼望呢?死亡的前奏要解決的是什麼問題呢?施洗約翰在出生之前,天使就顯現公佈他將會如何——這個孩子要作為開路先鋒,他要行在主的面前,為主預備道路,叫百姓因罪得赦就知道救恩。路一78﹣79,講到施洗約翰將要宣告的福音內容,就是因神憐憫的心腸,「叫清晨的日光從高天臨到我們,要照亮在黑暗中死蔭裏的人,把我們的腳引導到平安的路上」,施洗約翰並不是那光,只有耶穌基督是那真光,照亮黑暗中死亡的人,在死蔭幽谷的人。

在天水圍的一位單親的母親,受到種種打擊得了憂鬱症,多次嘗試自殺。她是一位初信者,對主不是太認識,也不知道怎樣依靠主。在一次很大的打擊下,她突然消聲匿跡,並在電話中托孤,她不斷地用刀割自己的手,這些外在的痛她完全感受不到。一個人在死蔭幽谷中,心靈面臨極大的痛苦時,心靈的痛苦比肉體更大,整個黑暗籠罩她,完全看不到盼望。在極黑暗的時刻,她突然之間看到輕微的光,她聚焦在這一點的光裏,慢慢進入那一點光中,沒想到那一點光越來越擴大,越來越明亮,帶給她的盼望和溫暖,慢慢地她從完全黑暗中醒覺過來,心裏大得平靜安穩。原來人在死蔭幽谷中是可以經歷從耶穌基督而來的真光,我們要常常盼望耶穌基督的安慰,他在黑暗中照亮我們,引導我們走在平安的路上。

我們需要面對死亡的原因——罪,就是罪的問題。我們需要神的同在,雖然我們成為基督徒,但我們還是血肉之軀。不是說我們信了主、洗了禮,就不會再犯罪了,我們更要面對罪和罪疚感的問題。有兩個字與大家分享,「网」是一個古字,是「魚網」之意;另一個「非」字,是代表飛翔的小鳥,這兩個古字合在一起就是一個「罪」字。原來「罪」就如同一張網,網住一只鳥,令鳥受了轄制而失去自由,這完全解釋了我們信仰上罪的核心的問題。現代的「罪」字是「四」+「非」,這是一個很奇妙的字,原來「罪」是包括四樣負面的東西,四樣罪的本質,如果你解決到這四樣罪的本質,就可能不需要耶穌,不需要拯救,如果有其中一樣你解決不了,你都需要耶穌為你解決。

這四個本質,第一個就是「罪性」,即罪的本性,每個人都有罪性,也就是我們常說的原罪。這些罪性是什麼呢?就是「自私、驕傲、貪心、懶惰、嫉妒……」,我們有沒有這些情況?這些罪性是很廣泛的,不是一個很明顯的罪行。「罪性」是與生俱來的,不需要學就已經有了,我們每個人都有罪性。

第二就是「罪過」。賭博就是一種罪過,那「賭博」背後的罪性是什麼呢?就是貪心!「講是非」,這是個罪過,「講是非」背後的罪性是什麼呢?可能是嫉妒或驕傲!抽煙是罪過還是罪性?抽煙背後的罪性是什麼呢?今晚我想與大家坦白,我以前曾經抽煙,抽了四年煙。最大的問題是當我吸煙時,我還在教主日學的,甚至還站上講臺幫牧師翻譯的。當時我的一位師範同學是抽煙的,有一天,他約我在茶餐廳見面,他很自然地認為我當時作為副警,一定懂抽菸,就遞菸給我。其實這是一個錯誤的理論,背後也是魔鬼撒旦的引誘,很明顯,這是一個歪理,但對於很想抽煙的人來說,他的話令我聽得很入耳。知道我懂抽菸,他就教我如何抽煙。我一試,就很有成功感,之後我又抽第二口,吞雲吐霧間讓我覺得飄飄然。這是自我中心的罪性,也是驕傲的罪性。在學習抽菸的適應過程中,抽菸慢慢成了我的習慣。師範學院畢業後,我就去了小學任教,那四年我仍然偷偷地吸煙,煙癮很厲害,整個人如同鳥被網罩住般被轄制,很痛苦,這是罪性。當我入神學院的時候,我就認罪悔改,我看到真光,他引導我在罪的上面能夠恢復平安。我祈求主幫助我戒煙,很奇妙,在禱告之後,就沒有了煙癮,甚至突然變得討厭煙,討厭煙味,討厭尼古丁,討厭自己偷偷摸摸、閃閃爍爍,討厭被惡者在上帝面前控訴,令我們不安,讓我們沒有臉見神,讓我們不能結出美好的果子。在一個禱告之間,靠著聖靈幫助,我就完全不再吸煙,遠離那個罪,討厭那個罪,所以我們不要犯罪,甚至要厭惡罪,因罪性帶來罪過。

第三就是「罪污」,污穢帶來罪痕,寶血能夠潔淨你的罪污,但犯了罪一定有後果。雖然基督赦免了你,但你作錯了事,對後來就會有影響的,但也不要懼怕,因神也會赦免你的。有時我會長時間咳嗽,於是醫生轉介我去胸肺科,讓我去照肺,照完就見醫生,輪到我到診治室,醫生把我的X光片放在燈箱,你說!如同審犯般問我吸煙史,令我很尷尬,還好他沒有問我職業。過了十幾年後,我又咳又需要見醫生,這一次的醫生是一位弟兄,他看到我們X光片時,我立刻主動向他承認自己年輕時的抽煙史。曾經有一段我詢問上帝:「為什麼主耶穌潔淨我的罪,不一起幫我清理我的肺呢?為何還要留下罪痕讓我難堪呢?」弟兄姊妹,縱使上帝寬恕你,罪帶來的後果警惕我們,真的不要再犯罪。

「罪性」、「罪過」、「罪痕」,還有一樣是你我承擔不了的——罪價!罪價成為罪性中最後一環,沒有人能解決到,人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罪的工價乃是死。當我求問上帝為何基督的寶血不洗淨我的肺,一段時間過後,主藉著約二十章解答了我。復活的耶穌對著多馬,讓多馬伸出手,讓他伸手探入耶穌的釘痕和傷痕。耶穌基督帶著復活的身軀,復活的身體是有血有肉的,是可以看得出的有形體身體,復活主的手有沒有釘痕呢?肋旁有沒有槍傷呢?耶穌復活後是帶著釘痕和槍傷的!啟示錄說這羔羊是受過傷的羔羊,是看得出來的傷痕,這些經文記載解決了我罪痕的問題。我這一生有很多罪痕,等回到天家,舊事已過,一切都要變成新的了,我們所有的罪痕都歸在耶穌基督的身上了,他來承擔我們一切,來引導我們走在平安的路上,這就是他的愛,他寧願將我們永遠的罪痕帶在他的身上,這是一個十字架的記號,是永遠救贖的記號。

弟兄姊妹,這四樣的罪性你有沒有其中一樣呢?還是你四樣都有呢?你是否需要在耶穌基督面前認罪呢?你是否為自己的罪求基督的寶血來潔淨你,每天讓聖靈光照,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呢?基督徒要遠離罪,我們需要認罪,要清楚認清四樣罪,我們要在罪過中追溯到罪性是什麼、罪過的本身是什麼、罪過所帶來的後果是什麼,我們要感謝神讓我們超越死亡去歌頌祂。我們可透過詩廿一、詩卅二篇和詩五十一還學習認罪禱告,詩卅二與詩五十一是姐妹篇,這是大衛得罪上帝之後的認罪禱告,他經歷過屬靈的黑夜,但在黑暗中上帝沒有離開他,在最黑暗中上帝都與他同在。

我們感受到與上帝、與基督親密關係,感受到他的愛,以致我們願意遠離罪,不讓祂繼續為我們傷心。上帝幫我們行過死蔭的幽谷,使我們不致遭害,因為祂與我們同在,這個就是救恩。我們承認罪的同時,也要承認上帝的恩典,你跌得有多深,上帝就入到多深來救拔你。你不要覺得你在黑暗中上帝見不到你,詩一三九篇讓我們看到上帝的大愛足以令祂去到黑暗中去擁抱你。我們認罪時,同時也承認上帝的恩典,讓神得著極大的榮耀,承認基督的寶血潔淨你,同時承認上帝的恩典,這樣才能完滿地挽回。

最後分享一個小經歷,在一次大球場的基督徒聚會中,臺上有一位韓國的牧者在講道,最後他呼召我們到臺前認罪,數以千人湧到臺前認罪,我裡面有一個很大的催逼,但當我站起來時,就有聲音出來告誡我:「你是個牧者,你又是一個總幹事,你一起身去認罪,人家會怎麼看你這位牧師?要小心!不要什麼都表態!」 我立即又坐下,但我心裏很不平安,聖靈大大地光照我,我看到自己很多的黑暗面和罪過,當時我唯一可以作的,就是衝下去認罪。每當我想去時,就有聲音阻止,我非常不平安和痛苦,最後我就向神呼喊。聖靈提醒我:「這個世界上沒有一個人可以完美到不需要認罪的,你不認罪唯一的原因就是驕傲!」,我明白了,就即刻起身衝下去,這時已到呼召的尾場,整張認罪跪板上都跪滿了人,沒有我跪的位置,又有聲音對我說:「你回去啦,你這麼驕傲,你沒有機會了,上帝棄絕你啦」。我向神呼喊,求主給我一次機會認罪,不是因外在的尷尬,而是內在的恐懼——怕上帝離棄我。我不停地禱告,不停引頸察看是否有空位,最後我看到遠處有一個小窟窿的位置,我就儀態盡失地跑過去,我非常感恩上帝給我機會認罪。我永遠記得,我的眼淚比我的膝蓋更早落在地上,我俯伏在那裏很久,真心地向神認罪悔改。從那時開始,當我一知道有罪的時候,就快快地認罪,不留空間讓惡者控訴。我要讓上帝在黑暗中與我同在,感受他的愛,讓我更有能力抗拒試探誘惑。

弟兄姊妹,勇敢地在上帝面前認罪,不是羞愧,是讓神得榮耀,是抵擋惡者攻擊。當我要事奉時,我先要認罪,在我講道前,我也先認罪,因為每秒我們都很容易有罪產生的,所以我們需要謙卑在主的面前。讓我們用以下一首來自詩五十一的詩歌來回應,這是一首由香港本地的吳志揚律師所寫的《尋求你的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