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第一晚與大家唱完牧人的血滴,很多弟兄姊妹問我要譜,我們需要幾天時間版權的問題,現在已處理好,為了方便大家,如果大家索取就可以立刻給你,可直接到大衛城文化中心索取,有譜有詞。希望藉這首歌記得主為你捨命,打開大衛城文化中心網站就可以找到下載區,如果沒有上網也可直接致電來詢問。

今天是第七個晚上,我聽了七個詩班唱詩,看到國度的合一,大開我們的眼界和耳界,詩班都是選取與我們大會主題相關的詩歌來獻唱,讓我們認識不同傳統的聖詩,每次都有美好的詩歌和領唱。特別剛才天泉堂唱的兩首詩歌都是非常特別,特別之處在於他們完全背詞背譜的。我相信這是他們在神面前苦練回來,上帝的道藉著聖樂種在我們心裏。

今天我們分享「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這是第四節的下半節。當我們靈魂甦醒,我們能夠超越死蔭幽谷,經歷神的同在,祂的同在很多時候是擁抱你愛惜你,但有時也用「杖」和「竿」來責備你、護翼你、帶領你。所以剛才詩班唱《痛苦》是很有意思的,上帝如何藉著痛苦來挽回我們,我們跟隨上帝的人一定會經歷痛苦的。曾有一句話:「一個沒有痛苦的地獄」,「無痛苦」怎麼會是地獄呢?如果你有看德蘭修女的著作你就會知道原來「沒有痛苦就是地獄」,她在印度的後巷,找到麻瘋病人,他們躺臥在後巷中垂死中掙扎,沒有任何力量,甚至無力趕走啃他骨頭的老鼠,因為他們完全感覺不到痛苦,他們的痛覺神經已失效,所以連保護自己的力量都沒有了。

其實「痛苦」可以幫助我們警醒,「痛苦」讓我們遠離危險,因此我們作為主的僕人使女,在服侍過程中無可避免會有痛苦。當然我們的生命是軟弱的,所以上帝也要時刻管教我們,管教的時候是令我痛苦的,那又如何能安慰呢?好像很矛盾的,原來是可以的。我們看《撒迦利亞書》,上帝透過撒迦利亞先知來彰顯上帝牧者的角色,撒迦利亞先知是牧養那些最困苦的、待宰殺的羊。特別在末後的日子中,我們更面對種種困難、危險,人背棄父母、背棄教會、背棄上帝,這個社會讓我們感到艱苦。

上帝差遣祂的牧者撒迦利亞,他有兩根杖:一根叫「榮美」 ,一根叫「聯索」,詩廿三「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通常「杖」是短一些,粗一些,用來趕走豺狼的。「竿」通常是較長的,是用來引導羊行走,當它行差踏錯時就用竿把它鈎回來。因此這兩根「杖與竿」在牧養中是不可缺少的。撒迦利亞就為此起了名,「榮美」的意思是「神的憐憫和恩典」,「聯索」的意思「慈繩愛索」,牽引大家走在一起,將大家聯合一起。這是完整的救恩,上帝將祂的憐恤和慈愛,牽引起來成為一群。

原來這些小羊與我們一樣,都是悖逆神的,因此上帝必須要管教,撒迦利亞裏說:一個月內要除滅三個牧人,這「除滅」就是要革除他們的職分。這「三個牧人」是誰呢?有聖經學者講這三個「牧人」是指:「先知、祭司和君王」。在舊約這三種角色是很明顯的,可以說「祭司和君王」是在建制內,以上帝為核心國家的體制而有的; 而「先知」如同是在野黨,作為批判的角色,也是神隨時隨地差遣他們來提醒祭司和君王。但當時這三個職分的人都完全失職。所以上帝要自己拿回牧者的權柄,不但是除滅牧人,而且要折斷兩枝杖,來表示上帝的決絕。今天這段經文成為我們的警惕。我們需要「杖和竿」,因上帝可以收回,也可以折斷,但上帝用卑微的價值來換取耶穌的生命,讓他成為我們的牧者,讓我們可以全方位的接受這個牧杖的管教。

昨晚我們提到我們有認罪的需要,罪分為四個本質:罪性、罪過、罪污和罪債。我們在神面前坦然的認罪,在承認自己有罪時,也承認上帝有恩典,上帝已預備好要洗淨我們的罪,上帝的杖和竿管教我們之時,當時是覺得不舒服,但重要的是讓我們回到正路,體貼上帝。他的杖他的桿如何安慰我們呢?我們如何相信這位牧者呢?詩五十一、詩卅二,這兩篇為姊妹篇的懺悔詩,幫助我們一步步回到上帝那裏,接受管教。原來認罪不是隨便的,認罪是一個歷程的。認罪的第一步是先要知罪,除了知罪外,第二步就是要悔罪。17節:「上帝所要的祭,就是憂傷的靈,神哪,憂傷痛悔的心你必不輕看」,我們需要痛悔的心。很多人都知罪,但沒有悔罪,當我們悔罪後,不等於我們認罪,還有第三個層次,就是詩卅二,姊妹篇所說的:「我向你呈明我的罪,不隱瞞我的惡」(5節),所以第三層次就是陳述自己的罪,大衛王說:「我要呈明我的罪,不隱瞞我的惡 ,要一步步問,要去追索的,大衛王為何要寫詩五十一及詩卅二,是因他受先知拿單的勸誡,他作了傷天害理的事,以致先知責備他之後,他立刻靈魂甦醒,之前他被罪轄制,他像籠中之鳥,當聖靈啟示他時,他就害怕,他就認罪,他認罪的過程有多久,我們很難估計,上帝責備他最深的,不是讓他最愛的兒子死亡,大衛看得很透徹的,兒子的死亡不是管教得最終極,管教最終極的是神對他的惱怒而離棄他,上帝的擊打不是說讓心愛的兒子離開他,而是上帝自己離開他。但大衛後來的認罪,在詩五十一4,很清清楚楚告訴我們:「我向你犯罪,惟獨得罪了你;在你眼前行了這惡,以致你責備我的時候顯為公義,判斷我的時候顯為清正」。「這惡」是指明的那件惡事,雖然詩五十一沒有講明這罪是指哪件事,是指他如何害人殺人,雖然沒有很詳細說明,但大衛已向上帝交待了。整個過程是一步又一步,這是詭詐的罪,他已經忘記了上帝的恩情。

我們又沒有作和大衛一樣的事,與我們好像沒有什麼關聯。我們雖然是沒有殺人,沒有搶別人的妻子,但問題一步步推回去時,你就會問:你有沒有眼目的情欲呢?對弟兄來說,眼目的情欲通常是愛看女生,婦女的眼目情欲是買了很多不會用、不會穿的東西回來。大衛王犯了這麼多錯誤,第一個錯誤是什麼呢?原來那天他睡到日頭平西,你有沒有睡過頭呢?原來犯罪的源頭只是睡過頭,他沒有像他平常所寫的詩篇那樣:「我的靈啊,我要起來」,他本來起來第一件事本是要敬拜神,我們起來後,不要即刻看手機,甚至不要即刻張開眼,你的心靈先仰望神,帶著敬畏神、尊重神的心,就比較能提醒自己。當我們一路呈明下去時,我們會看到我們原先有哪些罪了,我們需要神的管教。我們需要陳述罪之後,我們要求神洗淨我們的罪,詩五十一,上帝用牛膝草潔淨我們,怎樣塗抹我們的罪,今天我們有耶穌基督的寶血,宣告我們得潔淨,這就是洗罪。洗完罪我們的心靈倒空了,試探誘惑很快又會回來,所以我們要立刻邀請聖靈內住 ,所以詩五十一10:「神啊,求你為我造清潔的心」,這個「造」是一個創造,是重新來過,所以我們要抵擋那惡者。「使我裏面重新有正直的靈。不要丟棄我,使我離開你的面;不要從我收回你的聖靈。求你使我仍得救恩之樂,賜我樂意的靈扶持我」(11﹣12節)。舊約很少提到聖靈的,但這裏三節經文三次提到聖靈,所以我們要抵擋那惡者不能夠靠自己的力量,縱使我們離開罪也要馬上邀請聖靈幫助我們,讓我們堅定不再犯罪。

11節說:「要丟棄我,使我離開你的面;不要從我收回你的聖靈」,我相信11節是詩五十一的核心,就是「上帝的杖和竿」擊打大衛最重的所在,這個地方就是上帝「收回聖靈」,讓大衛無法與神的靈溝通,他無法再向內心世界尋找心靈深處的上帝。我們只怕祂收回聖靈,被他打了我們還要跟隨他,打完之後,安慰就來了,用神的話語來安慰你,用詩歌歌詞來塗抹你,讓我們的心得安慰,我們就可以繼續與他同行,撒迦利亞這位牧者,他牧養的是一幫困苦的羊,不是這麼簡單的,今天我們也是困苦的,老闆有老闆的困苦,打工仔有打工仔的困苦,校長有他的困苦,老師也是困苦,學生也是困苦,我們需要用神的話語來引領我們。

大衛說:「我兒子去的地方,他也會去」,他洞悉自己有一天也會離開世界,他知道他的兒子並不是去到永遠黑暗的裏頭,或許上帝已向他應許:「我已收納你的兒子,你的兒子已在我懷中」, 所以大衛王說:「我兒子去的地方,有一天我也會去」。他肯定知道他兒子去到上帝那裏,也因如此我們知道那未出生的嬰孩或夭折的孩子也在上帝那裏,所以耶穌說在天國裏正是這樣的人,我們作為信徒不要對兒女有絕望的看法,如果他們早逝夭折的話,我們依然要稱謝我們的神,因他到神那裏不要經歷世界的痛苦。我們也看到約伯記十個兒女,一夜之間都沒有了,到最後上帝給他福氣,所有都是雙倍,唯有兒女只給他十個,而不是二十個,因為死掉的那十個並無損失,人死後靈魂是可以往上升,所以約伯前後多十個兒女也是雙倍,所以基督徒對親友離開世界時,就沒有絕望的悲傷。

我們走這條人生的道路需要主的管教,經歷很多危難。我盼望所有的弟兄能夠興起,我們都能夠如同雅歌書所說的,成為一個虔誠的弟兄不要沾染世俗,並且可以照顧孤獨寡婦。猶太人這麼多年來都沒有亡國,雖然他的國度已是亡國,但他們的核心沒有亡,但他們信奉上帝,他們口傳福音,不斷傳遞「出埃及」的歷史,這是一個父親的責任。所以今晚我盼望每一位弟兄 ,這個杖這個竿,這個榮美和聯索,不單在牧師身上,也是在每一位父親身上,我不需要你表態你是父親,青年未婚的弟兄,我亦視你為「明日之父」。

我時常鼓勵弟兄走在一起禱告,我們彼此依傍互相扶持,一起切磋鼓勵。我們要興起父親的禱告,所以七年前,我成立了父親禱告會,鼓勵一群男士多多禱告,讓我們成為家中的守望者,不要輕率地將禱告交給太太,最大祝福的權柄在男士那裏。我們互相提醒,不要行差踏錯,或許你有機會來探訪單親家庭時,你就知道我們是孤掌難嗚的,她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

我在這裏分享「父親禱告會」成立的見證。在七年前父親節前週五的禱告會,因臨近父親節,就設了當天專為父親禱告,我就預備了經文──瑪四5﹣6:「看哪,耶和華大而可畏之日未到以前,我必差遣先知以利亞到你們那裏去。他必使父親的心轉向兒女,兒女的心轉向父親,免得我來咒詛遍地。」這句話之後就靜默了四百年,直到四福音的出現,原來舊約的最後一句是與父親有關的。路加福音第一章就講到施洗約翰就是以利亞,並且他要叫父親的心轉向兒女,叫兒女的心轉向父親 ,要為主預備合用的百姓。原來父親是承接新舊兩約,承傳牧者的職責。我用這些經文來為父親來禱告,結果神提醒我不但要為父親禱告,也要父親來為兒女禱告。我就憑著感動, 在信息分享之後,呼籲父親出來禱告,第一個父親一站出來就作認罪的禱告,第二個出來也是一樣,每個父親出來都是認罪禱告,為作父親屬靈權柄禱告,當他們不停為兒女和自己禱告時,我聽到很多弟兄姊妹感動流淚。我再邀請當中作兒女的起來回應禱告,第一個女孩就走出來,她禱告:「感謝主,今天晚上回來禱告會,半年前,我父親回天家,我很懷念父親的愛,今晚讓我聽到我的父親為我禱告七次」。明明是別人的父親禱告,但在她靈裏禱告時,她就覺得是父親七次為她禱告。我聽到這句話,我心裏就炸開了,原來父親的禱告不單是為自己的,也是福澤別人的。於是所以我們就成立了父親禱告會,藉大衛城平臺呼籲全港父親來禱告。

親愛的父親,你有沒有在兒女面前為他們禱告呢?你來試一試,求主給你膽量,哪怕你講得不流利也好,你可以拿起聖經,用聖經的應許來祝福兒女,聖經有兩萬三千個應許,為你的兒女禱告,相信他們能感覺到甜蜜。一個多多禱告的父親,能為兒女帶來福氣,也能夠關顧患難中的孤獨寡婦。這是上帝得榮耀的時刻,這個杖、這個竿,今天在我們男士的手中。

弟兄們,所有的姊妹都巴不得丈夫靈命興起,巴不得他成為家裏真正的頭,我們同心在主的面前仰望,容許上帝的杖和竿與我們同行,讓上帝的道在我們心中回蕩。我們唱一首《親愛主,牽我手》來牧養我們的心靈 ,無論你多疲累,多艱難,我們都不要回避上帝的杖和竿,將他的杖和竿擁抱懷中,然後延伸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