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今天經文之前,先分享以弗所書的背景,其實以弗所當時面對的挑戰可能比我們現在更大,我們先看看這個城市的背景。

不少學者,包括福音派學者,都對保羅作為以弗所書是作者有爭論,他們根據這三個理據,就覺得這卷書不可能是保羅寫的。

第一,以弗所書的用詞,跟保羅書信有很多不同的地方。

第二,或是最重要的理由,保羅在以弗所停留了三年,應該認識了很多不同的弟兄姐妹,正如保羅在其他寫給教會的書信裡,裡面有很多問安是問那些具體的弟兄姐妹,但以弗所書竟然沒有!如果保羅跟他們那麼密切的話,為什麼連基本上的跟領袖的打招呼都沒有呢?這大概是最主要的理由。

第三,在重要的抄本裡,以弗所書第一章第一節沒有「以弗所」或是「在以弗所」這幾個字。

關於第一個理由,斯托得(John Stott)這麼回應,我直接引述:「我們憑什麼將保羅那麼富創意的腦袋限制在固定的詞彙、不變的風格中?」斯托得說:「不同的主題自需不同的詞語。」我在美國讀神學的時候,去舊車店來買車,招呼我的經紀是猶太人,曾在報館裡工作。如果這位寫體育的記者,變成賣車的經紀,在兩個不同的時空,他都寫關於他工作的文章,他用的詞彙很不同。保羅所集中的是其他十二卷書裡不同的主題,這裡集中講教會的真理,所以用的詞彙不相同。

另外一方面,很多福音派的學者都認為以弗所書是給土耳其一帶的地方,除了以弗所教會,還有其他的教會。我們支持保羅是以弗所書的作者的第一方面,在開始的時候,保羅說,「作基督耶穌使徒的保羅」(弗一1),「我保羅為你們外邦人作了基督耶穌被囚的……」(弗三1)早期教父的文獻都有指出保羅是作者,這個傳統一直到十九世紀。因為他寫給一帶地方的教會,所以就沒有個別的問安,關於背景我就停在這裡。

如果有人問:「教會是什麼?」你都有一定的資料來回答這個問題。我在中學時讀過一篇文章:一個科學家,一個藝術家,一個是商人,他們走到樹林裡,見到一棵樹。結果他們用不同的角度來看:科學家看這棵樹是什麼樹種和原生地。藝術家看這棵樹怎樣可以畫成一幅美好的圖畫。商人看這棵樹怎樣可以做家具,賣什麼價格。三個人不同的背景,在同一件事有三個角度,三個結論。

你今天怎樣看教會? 我再問,你今天怎樣看教會?這幾年我聽到長年累月在教會的人,他們的評價是負面的遠遠多過正面的:「唉,教會很複雜的!」「信耶穌好的,但不要去教會」為什麼?「因為如果去教會後,我怕他不信耶穌。」是不是很難過呢?「信耶穌很好,但不要去我的教會,問題太多會絆倒他。」所以教會不會增長。

你怎樣看教會?在今晚,你想不想在神的話語裡,重新從神的角度來看教會?

一、教會的本質

我猜你和我剛開始讀這段經文,會看到很豐富的詞彙:主耶穌基督的父、各樣屬靈的福氣、聖潔沒有瑕疵、按照祂旨意、榮耀的恩典、諸般智慧聰明、在基督裏面同歸於一……等等,豐富到一個地步,不知道他說什麼。我嘗試跟大家分享當中的重點。

這段經文,有一句話好像副歌一樣多次出現三次:第六節:「使祂榮耀的恩典得著稱讚,」第十二節,跟上文一起看就是「叫他的榮耀可以得著稱讚。」然後第十四節最後一句,「使他的榮耀得著稱讚。」這同時襯托這三段經文裡主要描述的對象。第三節到第六節講聖父。第七到十二節講到聖子。最後兩節講聖靈。在聖父聖子聖靈三一神的描述裡,在救恩成就的工作裡,都複述了願榮耀得著稱讚。

第三到十四節,原本的文法裡是保羅所有留下來的著作裡最長的一句,也是最奇妙的。核心是形容教會。我們看看內容。

  1. 教會的本質是三一真神的基業

    首先看聖父所成就的工作,他說,我們要頌讚我們的神!保羅說基督賜給我們天上各樣屬靈的福氣,這裡集中的是神賜給我們的教會。但教會是怎麼來的呢?第四節說,神從創立世界以前,在基督裏揀選了我們。第五節簡單說,在創立世界之前,祂已經預定了救恩。結果是讓我們可以沒有瑕疵地成為上帝的兒女,而且因著耶穌基督的緣故,我們能蒙受上帝偉大的愛。

    講到預定論,我不相信今晚可以三言兩語講清楚。有的人相信好像這節經文字面的解釋:上帝預定了人得到救恩。簡單地講,這個是加爾文派(Calvinism)的立場。有的人說不是,而是神預知我們會相信祂,所以為我們預備了救恩。人先相信,然後神給救恩。籠統地說,這個神學觀是亞米紐斯派(Arminianism)我再說,現在我不會深入討論這個非常有爭議性的題目,但這段經文讓我們沒法不提這個問題。我就選擇用一個故事跟大家講。

    很多年前我去台灣一個不到四十人的教會,我下飛機後,接機的弟兄我沒見過他,他見我劈頭問「你怎麼看預定論呢?」我覺得很奇怪,就略略跟他說了。主日崇拜後,我在教會跟大家一起吃飯,旁邊有兩位弟兄,包括接機的,在那裡爭論中,有人說「又開始了,預定論大戰又開始了。」他們一位堅信加爾文主義,另一位接送我的弟兄相信我們得救是因為人自由揀選。

    星期三晚上禱告會結束後,這兩位弟兄就跟我說:「郭牧師,你來評理,到底誰對?十分鐘就好。」我非常明白,十分鐘是不可以解決這個問題,那晚我差不多用了兩個小時的時間。我跟他們看了兩節聖經,耶穌說,「凡父所賜給我的人必到我這裏來;到我這裡來的,我總不丟棄他。」(約六37)凡是父給主耶穌的,必定會到神裡頭來,就是說神所預定的。有沒有人是沒有神預定,但自己走過來的呢?「若不是差我來的父吸引人,就沒有能到我這裏來的;到我這裡來的,在末日我要叫他復活。」(約六44)如果不是父神所吸引的,就不會自己到耶穌面前來,這是一個相當排他的講法。接機的弟兄聽完,停一停,跟他罵了好久的弟兄說,「你為什麼不早告訴我這兩節經文?這兩節說得好清楚,你告訴我,我就會信了。」

    聖經告訴我們,悔改的心都是上帝所賜的。簡單地說,保羅在以弗所書裡說,我們的相信是上帝一早的預定,當然這樣不等於我們沒有自由的相信。來到第六節這個副歌,重點是榮耀得著稱讚,跟其他兩句經文是平行的。上帝設立教會,是期望在當中得著祂當得的榮耀。

  2. 教會是聖子在歷史中所買贖

    我們用兩個角度來看聖子做了什麼,並且帶來什麼效果。第七節,「我們藉這愛子的血得蒙救贖,過犯得以赦免,」聖子在十字架上為我們犧牲,上帝在創造世界之前預備救恩,但這個救恩需要附上沉重的代價。我們的罪需要耶穌基督為我們流出寶血,才能洗淨。保羅在以弗所書講的是指整體的教會,不是說個人的事。最終祂所成就的,當然我們罪的赦免,然後在第十節說:「在基督裡面同歸於一。」大概意思是指萬物最終能同歸於一。

    耶穌基督所買贖的教會,能夠成為上帝的產業。「我們也在他裏面得了基業」(弗一11,和合本)呂振中譯本這麼說,「在基督裏﹑你們也成了業分」或是基業。和合本說我們會領受上帝裡面的一些好東西,但不同譯本說,我們本身教會,你和我就成為耶穌基督的基業。

    舉個例子,對子女來說,富有父親的產業和遺產會由兒女來繼承,但對父親來說,他的兒女本身就是他的產業。你看到嗎?看你從哪個角度講。耶穌所成就的救恩,被買贖的教會,萬物會回到上帝創造的願意。在萬物當中,我們是萬物當中的中心,教會是萬物當中的中心,我們是上帝裡面的產業。然後保羅再說,「願上帝的榮耀得著稱讚」。

  3. 教會是聖靈在歷史終結時的見證

    第三個段落講到聖靈,祂做了什麼,得到什麼成果?聖靈會成為我們得救福音的一個印記:「你們既聽見真理的道,就是那叫你們得救的福音,也信了基督,既然信他,就受了所應許的聖靈為印記。」(弗一13,和合本)三一神在整個救恩裡都有參與,是你和我每個信的人裡,已經受了聖靈。使徒行傳第十九章記載有十二個人說,沒有聽過聖靈降臨,甚至耶穌基督的洗禮也沒聽過,後來保羅為他們施洗,他們就歸信了耶穌。請留意保羅怎樣問他們:「你們信的時候受了聖靈沒有?」對保羅來說,信耶穌跟領受聖靈是同一件事。

    但很奇怪,我試過在教會問弟兄姐妹:「有多少人信耶穌?」多數都舉手,但當我再問:「多少人有聖靈呢?」很多人就猶疑了。聖經多處經文說信耶穌同時領受聖靈,或是反過來說,如果不是聖靈先感動我們,重生我們,我們根本不會信耶穌。人不會主動尋求上帝,人在罪惡過犯裡不會尋求上帝,所以先是聖靈的重生,人才可以跟上帝回應。保羅用很生動的方法說聖靈好像印記這樣印在我們身上。十四節說,這個打了印的印記,就是我們將來得基業的憑據,這裡看到語帶雙關嗎?我們被上帝買贖,是上帝的基業,但上帝把教會和各樣的屬靈福氣賜給我們,是上帝給我們的基業。保羅說,將來這個永恆的基業,我們現在先得到這個基業的憑據。就好像買樓前先下訂金。再一次他說到,願祂的榮耀得著稱讚。

二、 教會的目的

教會是什麼呢?上帝的揀選,耶穌基督的買贖,和聖靈同在的群體。這個是教會的本質。教會的目的是什麼呢?就是三個副歌所說的,就是讓榮耀歸給上帝。我做傳道人差不多四十年了,有很多軟弱失敗的地方,我常常提醒自己,今天我這句話怎麼說呢?這個電郵應不應該發出去呢?我應不應該做這樣的決定呢?最後的那個決定的因素,是不是上帝會得到榮耀?

我想舉一個例子,你看看上帝多奇妙。我只簡單說,培靈會怎麼誕生的,培靈會出版的《基督教明燈:港九培靈研經會九十年史》,你看完後,你會讚歎上帝的作為,你會把榮耀歸給神。

我嘗試口述簡單分享培靈會誕生的原因。大家有沒有聽過一個反基督教的運動叫非基督教同盟?大概在1922年發生的事,當時中國因為受外強侵略的緣故,很多人反帝國主義和一併反對基督教,這個年份是1922-1927年,培靈會在廣州開始第一屆是1927年,在非基督教運動的開始。我說下為什麼,不過過程很曲折。有幾位前輩,包括趙柳塘牧師,黃原素牧師,還有一位教會的代表,李建志先生,以及當時還是神學生的鄭德音牧師。前三位是宣道會的同工,跟西差會有不協調的地方,西差會在香港,他們在廣西梧州有神學院,所以差派這三個人南下經過廣州,我用梁家麟牧師的說法,他們跟西差會談判。其實日光之下沒新鮮事,教會原來一直都有張力和掙扎,一定有政治的風波,當時在國共內戰的時候,就有很多的運動和爭論,有很多神學生主張出去示威,有的說不應該這樣做。

當他們南下途中遇到土匪,一個土匪叫張裕(花名歪嘴裕),看見他們是教會的牧者,以為跟西方有聯繫,很富有。所以就抓了他們向教會勒索港幣兩萬元,這在1926年是相當驚人的數字。教會當然無法給他們,結果這四位年輕人就被拘禁了半年。很感謝主,我明白為什麼神使用培靈會,有一位帶著聖經,他就這半年手腳被木狗綁住的痛苦的環境裡查考聖經,彼此鼓勵。他們最後怎樣得到釋放呢?當這個消息傳開之後,在廣州播道會聚會的一位聽到這件事,原來他認識這個歪嘴裕,他曾經是他的救命恩人,所以他跟歪嘴裕說。結果這兩萬元改到1200元,就放了這四個人。這四位他們說教會內憂外患的時候,教會最需要什麼?培靈會第一屆發起的羅嘯川牧師,在教會越來越勢微,很多政治運動,教會分化,很多人灰心離開,教會受到破壞。在這樣的情況下,羅嘯川牧師說:「我們必須加強信眾對聖經的認識,我們用培靈會讓弟兄姐妹更加愛主、愛教會」被譽為培靈會真正的發起人是黃原素牧師成立培靈會的時候,他說「培靈研經會成立的目的,是讓信徒得到造就復興,回到自己教會,激發熱心事奉。」就這樣開始了第一屆的培靈會,今年是九十二年。

弟兄姐妹,我講這個例子的原因,教會在紛亂的時代,風雨飄搖的時代,但我們今天不要以為我們在香港面對的問題,比1922年面對的情況更糟糕。我們的前輩,教會一樣面對這麼多問題,好多有內部不同的人的意見,原來兩千年的教會歷史都一樣。但教會在內憂外患裡,你最重要抓住是什麼核心?培靈會留下的榜樣:上帝的話,讓弟兄姐妹,不是聽這麼多道,聽道絕對不是最終的目的,是讓他們聽道之後更愛神,愛教會。

三、教會的體現

我們在以弗所書第一章一到二節看到教會的本質是三一神買贖的教會,教會的目的是讓上帝得榮耀。我們現在看第三個重點:教會的體現。不是我們的取向,然後決定教會是什麼,保羅先看教會是什麼,然後再應用在我們當中。

我們再讀一次:「奉神旨意,作基督耶穌使徒的保羅,寫信給在以弗所的聖徒,就是在基督耶穌裏有忠心的人。」(弗一1)有沒有留意到保羅兩次用了同一個詞語?中文和合本是「在」,他寫信的對象,第一個「在」,是在以弗所的聖徒。第二個「在」,是在基督耶穌裏有信心的人。保羅所寫的真理是給以弗所的人,是因為他們在基督耶穌裡有忠心或是有信心的人。在基督耶穌裡,In Christ,差不多是保羅特用的字。甚至有解經家說,以弗所書一到三章,主要是解釋這句話。因為有耶穌基督裡面,然後保羅說,願恩惠(grace)、平安(peace),先有上帝救贖的恩典,然後我們有真正的平安。我常常跟弟兄姐妹說,我們需要從上倒下流露出教會的實體,有恩典,有平安,先從我們上層開始,從我們教牧長執開始,從宗派領袖開始,先有上帝的恩典平安,然後教會弟兄姐妹才體驗什麼是教會。

你用什麼角度來看一個事情,你就得出什麼樣的結論。同一棵樹,商人、藝術家、和科學家,大家有不同角度和不同的結論。你從什麼角度看教會?老實說,你和我都不能脫離我們實在的處境,可能從你的經驗、參與、甚至傷痕來看教會,然後你認為:「你講什麼我不聽」,「我就是這樣看教會」,「教會有很多人事問題」,「教會沒有什麼真正的發展」。你看到保羅所說的教會嗎?可能有人說:「我知道聖經說教會很榮耀,所以我更加不喜歡我現在的教會!其他人把教會搞成這麼差!」我要說,保羅講到教會是聖父的預定,是聖子的代贖,是聖靈的同在,是三一神買贖的教會,是彰顯上帝榮耀的教會。我知道,現在差得太遠了,我無能為力,所以我更加不喜歡現在的教會。

如果你這樣的話,請你聽我說,有沒有看到保羅在字裡行間在說:不單只看教會,並且看教會的本質,還有看教會應該有心腸。這是聖子流血買贖的教會,是表彰上帝豐盛的慈悲,沒有人比三一神更明白教會,祂從永遠看到永遠,祂知道教會軟弱,但仍然成就一個能榮耀的教會,因為祂有慈父心腸。請問你自己有沒有慈父慈悲的心腸?我不知道你有沒有人對教會很憤怒、失望、憎恨,甚至已經離開了教會?認為我愛耶穌,但我不愛教會。這個是聖經裡從來找不到的真理。我呼喚你,回到神的家。我呼喚你,放下你的怒氣,回到上帝的眼光來教會。一切所作的,都願神得榮耀。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