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主爭戰的教會

很多年前播道會請牙買加牧師帶領聚會,我帶他去了大嶼山,給他認識下中國人的迷信和風俗,去了大嶼山寶蓮寺看到他們拜菩薩,這位牧師劈頭一句:「哎呀!他們在敬拜撒但!」坦白說,對我在這個環境長大的中國傳道人,我反應不是很大,但給我深刻印象,是不是我習慣這個環境呢?是不是忽略了整個時代裡,我們進行屬靈爭戰呢?很容易只看到接觸到的,但忽略屬靈幽暗的。

保羅怎麼結束他的整個教導?保羅差不多把以弗所書主要的內容,一方面歸納,另一方面用另一個主題,變成一個結論的有力的信息:教會是爭戰的教會。

這卷書大概分兩大部分:一到三章是神學上講救恩和神的計劃,四到六章是上帝拯救信徒後應該怎樣生活。這段結束的經文整合了上帝救恩計劃和信徒生活,很多前面字眼在結論這部分再重複提。前面提到「在基督身上所運行的大能大力...叫你們心裡的力量剛強起來」(一20,三16)「中了人的詭計和欺騙的法術」(四14)下文說上帝的能力「遠超過一切執政的、掌權的、有能的、主治的,和一切有名的...順服空中掌權者的首領,就是現今在悖逆之子心中運行的邪靈。」(一21,二2)在這三章出現這些重要字眼。看下結論「倚賴他的大能大力作剛強的人...就能抵擋魔鬼的詭計。」(六10,11)最明顯的,我們參與的屬靈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六12)保羅歸納了上文,非常有力地做了個總結,請你現在也翻開聖經,一起閱讀聆聽神的話。

一、屬靈爭戰的對象(六10-13)

全副軍裝的引言還要長過內容,強調:你要認清你的對手。在使徒行傳十九章,猶太祭司長士基瓦的七個兒子在以弗所想要趕鬼,明顯當時鬼在民間流行,但惡鬼竟然回答說:「耶穌我認識,保羅我也知道。你們卻是誰呢?」鬼反而制服擊打他們,讓他們羞愧而退。結果經文記載很多人信主,燒了行邪術的書,和合本說價值共合五萬塊錢,五萬銀幣。所以你可以想像,不論當地人民,或空中掌權者,一定不會放過當時以弗所教會。

保羅用了很長時間講對象是誰。我們可以歸納四個重點:第一,是有位格,有能力和組織。「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六12),他們非常有組織,破壞教會,攻擊神的子民,從西方到東方,從以前到現在,破壞教會。他們是邪惡的,是「天空屬靈氣的惡魔」(六12)保羅提醒我們「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六12)原文有兩個字「有血有肉」。他們的工作被形容為惡魔,想盡辦法,讓他攻擊的人落在罪惡裡。可能直接攻擊,讓我們失去信心,可能是試探誘惑,更多時候是漸漸把我們引入罪惡裡。

不但如此,這裡用第四個形容方法,要小心「抵擋魔鬼的詭計」(六11)。剛才提過「中了人的詭計和欺騙的法術」(四14)我很詫異發現,很多網上見證最多來自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名字卻一點都不像東方閃電,是什麼“上帝國度的福音”等等,網站圖文並茂,非常漂亮,有文字、影音、見證、解經,他們特別喜歡抓住你興趣的題目講一大輪,然後說「其實這個不足夠,你需要知道多點東方閃電的東西」我找見證時,十之八九出來的都是東方閃電的網站。我憂慮可能有弟兄姐妹不會分辨,中了人的詭計。

在第六章,詭計不只是人,也是魔鬼的詭計。保羅的形容深刻:「那等人是假使徒,行事詭詐,裝作基督使徒的模樣。這也不足為怪,因為連撒但也裝作光明的天使。」(林後十一14)可能似是而非,目的是疏於防範,落入圈套,漸漸遠離真道。我非常欽佩的英國聖公會的斯托得牧師(John Stott),很受尊重的學者,對聖經學識,對學術批判,很難有人比得上他。他說:魔鬼今天最大的詭計可能是叫人相信世上沒有魔鬼。他語重心長分析,啟蒙運動、工業革命、進化論,這個社會慢慢從眼見到的科學來瀰漫社會。然後做神學的人,為了讓這個時代的人聽得懂福音,可能出於好動機,幾位神學家把魔鬼撒但的力量,變成我們可以理解的社會形象、政府架構,或人類的組織,然後訓練一群傳道人和信徒出來,慢慢把存在的魔鬼變成了不存在,以為這個古代迷信,不相信魔鬼是真實。

社會現象風氣影響神學教育;而神學教育影響教會的整個屬靈氣氛。請問,斯托得的分析有沒有道理?神學教育是非常重要,基於聖經來講神學教育,是千古不變的方向。神學當然要回應社會的需要,我們不能離地。但我提醒大家,神學是從神的話語來批判這個時代,而不是這個時代領導我們走神學方向。屬靈爭戰是新舊約非常明顯的教導,有能力,有組織,是邪惡,是陰險的。魔鬼想盡方法叫榮耀的教會、教牧和信徒失腳。

二、屬靈爭戰的兵器 (6:14-17)

保羅怎樣回應這強大的對手?所以要站穩了。魔鬼要攻擊教會,攻擊信徒,我們怎樣回應?穿戴神所賜的全副軍裝,這裡形容六種兵器,第一是用真理當作帶子束腰。使徒行傳二十八章記載保羅在租來的房子裡有羅馬兵丁輪班看守他,可能他看著兵丁,聖靈啟示,讓他創意地把這個變成屬靈爭戰的描繪。這六種並且是羅馬兵器穿上軍裝的次序,基本裝束整齊。

第一要把腰帶戴在腰上,從腰到臀部可以約束裝束,不會絆倒,可以配上寶劍。把聖經真理變成基督徒生活的屬靈原則,真理在我們生命裡的應用,就好像腰帶,若沒原則,就容易跌倒。戴上腰帶似乎約束,但這是真自由。很多人以為基督徒有很多約束,不要抽煙,行淫,看色情,打麻將賭錢等等,不信耶穌好自由,但剛剛相反。以抽煙為例,你是不能不抽。「基督徒不能說髒話!」老實說,你以為你的牧師不會說粗話嗎?那幾個音不會發出來嗎?但根據聖經原則,選擇不去說,這才是真正的自由。選擇不作惡,這是真自由。

第二,「用公義當作護心鏡遮胸。」(六14)公義和真理有很多重疊,公義當作護心鏡是來自以賽亞書。順便一提,《天路歷程》作者本仁約翰(John Bunyan)寫的小說《天路歷程》對人靈命非常有幫助。其中有一段提到全副軍裝全都是前面的,所以只能向前打,不能轉身逃跑。雖然這個說法對我們有屬靈提醒,但不少釋經家說,護心鏡不只是在前面,而是前後都有保護的,是我們生命當中重要的器官,這保護的東西就是公義。釋經學者指出,保羅很多時候提到公義都是因信稱義。聖經裡說的公義不是單單公平或平均分配,而是因信稱義的福音,跟上帝恢復正確的關係,這就是公義。白白救恩,得救後我們預備行善,是說這個義是在我們生命裡流露出來的誠信和正直。基督徒一定要做誠實的人,很難想像沒有誠信的人是成長的基督徒。你切實實踐「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在困難裡選擇不說,但不能說謊,更不能說讓人跌倒的話。現在在網絡世界裡真的有很多虛假的信息,我們常常要查證,不要參與這種歪風,我們要成為明光。

第三樣的工具,「又用平安的福音當作預備走路的鞋穿在腳上。」(六15)很容易想起以賽亞書說報福音傳喜信的人,他們的腳蹤何等佳美。羅馬作戰士兵穿鞋要穿長靴,保護腳和免得滑倒。上下文是說要抗擋惡者的攻擊,所以不是勉勵我們傳福音,有這種平安的福音就能站立得穩。今早我跟太太討論我們掛心的弟兄姐妹,怎樣輔導都沒有什麼幫助,除非他有平安的福音。我發現很多人的理想與現實有很多落差,我知道要這麼做,但我沒,甚至不願意做,你一定沒平安。我的意思是,雖然我做不到,我承認做不到,但我甘心想活出信仰,上帝幫助我,這樣的人才有真正的平安。大衛王是很好的例子,當他認罪悔改後,他說「求神給他裡面有重新正直的靈」,你開放你的心靈,在上帝面前承認你的軟弱,這個把真實和理想拉近了,福音而來的真正的平安,我們就不能站立得穩。

第四,「此外,又拿著信德當作籐牌,可以滅盡那惡者一切的火箭。」(六16)盾牌是比較大的方型物件,可以遮住整個人。盾牌用兩塊木貼在一起,再用麻布包著,上面有皮革與鐵片,出去戰爭前,就將盾牌浸在水裡,這樣就不怕射來的火箭。這盾牌是信心。反過來說,魔鬼所攻擊的對象,就是我們對神失去信心。「落在百般試煉中都要以為大喜樂,」這是很困難的吧?雅各解釋:「因知道你們的信心經過試驗。」(雅一1-2)百般的試煉的對象就是我們的信心,魔鬼要用牠的火箭摧毀你的信心。很多弟兄姐妹犯罪後,他們不想或不敢回頭,覺得自己太差,不配回到神身邊。內疚感非常沉重,有沒有這樣的弟兄姊妹?這幾晚有三四位傳道人跟我說,我就是曾經跌倒失敗的傳道人。面對我們的內疚感,最好是求上帝的上帝的赦免,不要一生背負這個罪疚感。

「神啊,有何神像你,赦免罪孽,饒恕你產業之餘民的罪過,不永遠懷怒,喜愛施恩?必再憐憫我們,將我們的罪孽踏在腳下,又將我們的一切罪投於深海。」(彌七18-19)神的赦免是一筆勾銷的。很多年前我探望一對新婚不久夫妻,常常為了瑣碎事而吵架,我鼓勵他們吵架也不要說太傷害的話。我提醒這位太太:「不要把過去事掛在口邊。」她說了一句我幾十年還記得:「不翻舊帳就沒有什麼可吵了」她真坦白。我們常常談別人的舊事,來提升自己的自義,吵架為了贏,就很容易翻舊賬,不過這不是我們三一上帝的作為。若你真的離開上帝,請記得我們的上帝是「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約壹一9)彌迦書說我們的罪被神踏在腳下,投於深海。你真誠悔改,上帝完全接納你,這是得到信心最好的方法。

第五個兵器是戴上頭盔,頭是重要的器官,「得救的盼望當作頭盔戴上。」(帖前五8下)保羅形容我們得救的確據為頭盔,成為被攻擊時的保護。我們是上帝用寶血買贖回來的,而且救恩不會失落的,不是我們有什麼本事,是上帝這樣把救恩臨到我們,我們要在祂的隱蔽地下,當我們對自己有懷疑時,請你重溫你的得救的故事,上帝怎麼拯救你的?你當時怎樣歸向神的?鮑會園說「你不要在黑暗時,懷疑你曾在光明當中所作的決定」。你應該聽黑暗的時候的感覺嗎?還是光明時間上帝給你做的決定?哪一個值得你生命嚮往呢?請你重溫你得救的故事去面對魔鬼的攻擊。

剛剛提的全是防禦性,第六樣的兵器,是唯一主動攻擊的:「拿著聖靈的寶劍,就是神的道。」(六17)你可以看見神的話是何等重要。無論是聖經裡的先知使徒,甚至主耶穌,都在用上帝不變的話擊退撒但。堅固自己信心,不要單憑自己的感覺,不要將我們的信仰建基在別人對我們的肯定,是上帝自己的說話,你要熟讀神的話,藏在心裡。有人說新派的人對聖經的話不是很認同,他們拿著破爛的劍。同樣對不認識神話語的信徒,當遇到困難的時間因為不是很認識神的話,所以那把劍變成了鈍劍。唯有我們熟悉神的話語,其實神的話好像豐富寶藏,取之不盡。但願你跟我認真學習神的話,真正地拿一把利劍來攻擊魔鬼。全副軍裝缺一不可,要全都穿上才能迎敵。

三、屬靈爭戰的動力(六18-23)

保羅論調一轉,「靠著聖靈,隨時多方禱告祈求;」(六18上)我真心想你回答這個問題,這裡的祈禱,是不是全副軍裝裡的其中一件兵器?請你在這裡暫停想一想,是,還是不是?如果你說不是,有兩個困難要面對。原來原文裡六章十四節到二十節,原文是一句話來的,如果禱告跟這六樣兵器不同的話,為什麼放在一起呢?反過來說,說禱告是其中一件兵器也有困難。第一,這似乎是另一個段落,保羅說為我禱告,讓我能放膽傳福音,其他六樣兵器都沒說到保羅跟它們的關係,這裡卻把禱告跟保羅拉上關係,好像是另一段落。

另一個更嚴重的問題,所有全副軍裝都有類比的例子:真理是帶子,公義是護心鏡,平安當作鞋,劍是神的道,頭盔是救恩。若禱告是兵器,那麼禱告是哪一樣裝束?沒提到,所以很難說禱告是第七件兵器。怎麼辦?究竟禱告是不是一件兵器?

我會這樣答:這問題就好像問燃料是不是軍隊武器。狹窄地說,禱告不是武器的其中一種,不過如果沒有燃料燃油,所有最先進的武器只不過變成一堆廢鐵。除非有動力燃料,才能發揮武器的力量。禱告貫穿其他所有武器,沒有祈禱,這六件兵器都不能發揮作用。真正面對屬靈爭戰的是祈禱。教會要禱告是老生常談的事情,哪個信徒不知道禱告的重要性呢?但很可惜,我們知道禱告的重要性,但卻沒有去使用。

接下來有五個「全」來形容禱告的要素。第一是全時間,保羅說隨時;第二是全方位,多方,可能是跪下來,有聲音的,內心的,短句,晚禱,全方位;第三,全靠神,靠著聖靈,這裡有兩個意思,羅馬書第八章說,我們有時軟弱到一個地步不會禱告。各位,有沒有試過軟弱灰心到一個地步不想禱告或乏力?聖經說聖靈會幫助我們禱告,我們求神幫助我們。正面說,靠著聖靈的感動祈禱,不是自己想什麼就說什麼,而是安靜下,問上帝:「袮感動我,講出我應該講的禱告」,出於聖靈的禱告必不落空。

第四,全警醒,保羅提醒我們不要以為屬靈爭戰看不到就不存在。當一個教會不禱告,整個教會的屬靈氣氛一定會出現問題。兩千年的教會歷史裡,沒有一個時期是馬馬虎虎禱告就見到神的做為,禱告會沒人參加,傳道同工也不很喜歡禱告,信徒除了謝飯禱告後其他禱告都沒。你無法期待上帝有很大的作為。反過來說也是真的,任何時代見到上帝很大的作為,山東大復興,美國的復興,清教徒的復興,都在那個時代,很多人厲害地祈禱,在文革的時候,中國裡外的信徒一直向神禱告。結果上帝垂聽禱告,福音的門敞開,起碼半打開,讓後來信主的人超越以前中國所有信主的人數。禱告的教會一定見到上帝的作為。

第五,全信徒, 保羅說為眾聖徒祈求。保羅提到自己需要,他自己也需要人為他禱告。任何事奉主的人都需要用禱告託住。連主耶穌自己,他也請門徒為祂禱告。所有信徒都需要人禱告,弟兄姐妹,我相信我不需要多講,華人教會,香港教會,普遍來是禱告差勁的教會。有好幾次的教會普查裡,出席祈禱會的人數跟崇拜比例,是少過十分之一。就算現在疫情之下,教會在網上崇拜,我發現有的教會網上主日崇拜,崇拜後半小時接著有禱告,我參加過好幾個網上的聚會,崇拜有一百多個人參與,但網上祈禱的人只有三十人。為什麼崇拜聽道後,不肯多留半小時呢?很多弟兄姐妹心底裡,你想參加怎樣類型的教會?很熱心祈禱的教會?還是馬馬虎虎地禱告的教會?大部分都回應,願意參加熱心祈禱的教會,但到你付代價禱告呢?你就不願意。

我想分享一個國家的真實見證,烏干達在非洲中部,被形容為非洲的心臟,七十年代一定聽過一個風雲人物,烏干達的總統阿敏(Idi Amin)被稱為一個瘋狂的總統。他是極端回教徒,非常殘暴地逼迫基督徒,大肆殘殺,把傳道人拉去坐牢,驅逐宣教士出境,教會差不多是文革時期不能聚會。更糟糕的是,他迷信精靈巫術,甚至鼓吹用活人來獻祭。整個國家陷在屬靈惡魔控制下,道德非常敗壞。曾經有段時間,每三個市民有一人有愛滋病,這是沒辦法醫治的病。教會要關門,信徒要躲起來聚會,他們說,如果教會有五個人走在一起是盛況。但這群信徒發起七廿四祈禱,躲在叢林和墳場裡忠心禱告,向上帝悔改認罪,斯望上帝的作為。可能你問,有用嗎?政治這麼腐敗,用政治解決,禱告有什麼用?教會這麼艱難,躲避一下,放棄原則。上帝給我們很大的應許,禱告上帝會聽的!你也知道的,這是你和我的信念,但面對風雨飄搖時代,我們失去了信念,用自己或世界的方法,以為可以解決問題。烏干達告訴我們,有傳道人帶領一群信徒忠心禱告,冒著生命危險一起禱告。

結果二十年後烏干達整個政治局勢改變,今天烏干達九成的人是基督徒。本來阿敏總統把全國變成回教徒,今天烏干達只有百分之六是回教徒,神蹟奇事異能在全國發生,很多人歸主。連不治之症的艾滋病,從34%一直下降到3%-4%。上一任總統就職時,他和他太太是認真的基督徒,在很大的球場裡,帶領百姓,說:「我們在耶穌面前立約,把這個國家放在神的手中,我們做個千年立約,未來一千年我們要繼續成為跟從耶穌基督的人。」我鼓勵你上YouTube搜尋下,他不只是有文字記載,也有錄影,這視頻有上下集,每集半小時,我全部看了兩次,每次都很感動。第二集結束時,主持人問一句:「為什麼發生在烏干達的事情,不能在我們國家發生呢?」為什麼神在烏干達把政治、社會、邪靈的風氣都扭轉過來,為什麼我們經歷不到?這個電影的結論是:「因為我們沒有求,我們沒有邀請三一真神來到我們中間,所以就沒發生。」這句話很震撼。

弟兄姐妹,這篇信息,我只祈求一件事,我們成為禱告的人,我們的教會成為禱告的教會。你滿意教會現在的禱告情況嗎?當你怪責別人時,請你先走一步,你願意參與教會禱告會,網上也好,小組也好,分區聚會也好,教會整體祈禱會也好,請你計劃切實地參加。如果你能聽到這個勸告,在不久將來我們真的看到以弗所書所說的榮耀教會,否則你聽更多的道,不依靠聖靈的大能,我們經歷不到,因為我們沒有禱告的操練。

在經文結束時候還有下文的二十一到二十四節「並願所有誠心愛我們主耶穌基督的人都蒙恩惠!」(六24)環聖譯本這樣翻譯:「願恩典與所有愛我們主耶穌的人同在,永恆不朽」,恩典成為這句話的主詞。你記得第一章怎麼開始的嗎?三一神在創立世界前就準備了救恩,在永恆的開始,用恩典預備救恩,然後保羅在以弗所書最後一句:上帝的恩典永恆不朽。一切都是神的恩典,從永遠到永遠。上帝設計的教會是榮耀的教會,我相信歷史歷代裡有很多人蒙神的悅納,接受神的話,改變自己的生命,藉著他們的禱告成為榮耀的教會。今天放在你手中,你願不願意你自己,你教會,你的家庭,都在榮耀教會的應許上有份?願主賜福大家。

這次培靈會對我有相當壓力,不多贅言,一切都是恩典,上帝讓我這麼短時間裡,盡我所能,經歷上帝很大的恩典。特別我的外孫有這麼嚴重疾病,上帝慈悲的,聽禱告的。我常說大概我們一生裡,雖然我是牧師和神學院院長,我沒試過過去一個月裡有這麼多人為我和我家庭禱告,雖然在困難和壓力之下,但同時享受上帝豐盛恩典,是來自代禱。

我想在結束以弗所書整個十堂講道時,可以怎樣讓大家記得十堂信息?謝謝主的恩典,昨晚我突然有個感動,我把十堂的信息,特別那些主題,嘗試一首打油詩,希望加深大家記憶:

教會源於三一神,何等榮耀是真身
出死入生憑福音,拆牆建橋滅仇恨
榮耀羞辱皆主恩,人仔愛中更堅忍
合而為一齊建造,分別為聖舊變新
棄暗投明離淫行,聖靈居家為主人
全副軍裝穿上身,靈裡禱告贏戰爭
風兩飄搖莫擔心,皆因保羅已明訓
以弗所書傳啟示,榮耀教會終必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