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文 何西阿六章一至六节

今我们来赴这培灵会,我知你们各人的心如同我的心一样,就是想在这会中得圣灵重新充满我们的心,好使我们能作主的真代表。正有一位兄弟祷告,求神使他能作主的真代表,他这样祷告的话甚感我心。我们今来赴这会,不是代表他人,乃是代表自己。今来这会,是为己来,不是为他人来。然而,立这样的心,可算是私心么?不,不过是先求奋兴自己然后使己能够去奋兴他人。

今年培灵会第三会会训,就是何西阿六章三节。在这节圣经里显明有三件是以色列人当日所需要的,兹把他分述如下:

(一)是光

以色列人第一所需要的是晨光,是这必来的晨光。在这里也许有人说,来赴这会不知到能不能得着这样的福,恐怕主不会向我显现,我不会向主得着这么大的福。这样么?各位,你若是这么说,敢问你来赴这会,是仰望人呢?还是仰望主呢?请你不要疑虑罢!因这节圣经明说,主必确现如晨光,这确现在昔是这样的,在今也是这样的。当日以色列人为甚么不得着光呢?不是因光不确现,这是因他们退后与背光啊!故何西阿时代,就是以色列人的黑暗时代。由这想来,昔日以色列人得不着光因这样,今日我们得不着光也因这样。是以我们要小心,不要像以色列人这样的退后背主啊!

(二)是雨

以色列人第二所需要的是甘雨。试问香港这数月来所缺乏的是甚么呢?你们必回答说是大雨。这以色列所欠的既是雨,故结果就使他们的心灵干涸。敢问你们在这数月来心里有没有雨?你们的心若同样的欠雨,结果就必同以色列人一样的干涸!我曾向一位牧师问及他的灵况怎样?他回答说,‘没有进步,也没有退后,稳稳阵阵的。’阿!各位,这样的‘稳阵’你可愿意得着吗?我不信这不进不退也得稳阵的话,因为我信不进的就必退后,这可拿单车来作例证。各位,我们的心灵若不是润泽的,这就必干涸;决不会不润泽的还会不干涸的。敢问你的心灵是润泽的呢,还是干涸的呢?你若是像一株欠水的树,就定然不会结果!

(三)是生命

以色列人不只欠‘光’,欠‘雨’,更还欠‘生’命。我昨年在港见一位数十年的老传道,他对我说,‘我教会无不信主的人,所有的都是高举圣经的;虽是如此,但惜总无生气!’各位,以色列人当时也是崇拜神,(何六之六)但惜只有外貌的崇拜,惟实际则不识神。我知教会中外貌的信徒则多,而具有属灵生命的信徒则少!

各位,以色列人想得着‘光’,‘雨’,和‘生命’,就该到那处呢?你们定然会答说,到神处。故他们既背光而向黑暗,若要再得神恩,就应该回归神处。可惜以色列人要‘光’,要‘雨’,却不肯归神,不肯归‘光’,‘雨’,与‘生命’源头的神!

何西阿五章十三节说:‘以法莲见自己有病,犹大见自己有伤,他们就打发人往亚述去见耶雷布王,他却不能医治你们,不能治好你们的伤。’这里看来,可见以色列人弃能医治他们的神,而求不能医治他们的亚述王,他们的愚昧是何等的深!这真要使后世的人为他们深致慨叹!兄弟们:我们有时也有灵病,然而要走去那处求医呢?求埃及还是求神呢?从前有一位传道人,心灵忧伤,这因他犯了不与人和的罪。一日有一位牧者问他,‘你的容色与前不同,为甚么呢?’那传道回问他,‘我该要甚么才能得回我所失的呢?’可惜该牧者答他说,‘你当去多多作工,’不知道作工也不能疗其病,这正同求亚述一样,在这世上,实无别的法子能疗治我们的心病,只有一法,这就是‘来。’来作甚么?就是‘来归。’来归那处?试问到亚述处是归么?到伊及处是归么?不是!惟回到神处那才是归处呢!因为只有神才能医治我们。所以何西阿六章一节大声的宣告说:‘来罢,我们归向耶和华;他撕裂我们,也必医治;他打伤我们,也必缠裹。’

各位,我们要注意路加十五章所载的浪子,当他离父家时,行走的路途是湾曲的,辽远的;到后来他醒悟起来的时候,他就说,‘我要起来,到我父亲那里去,’那时他回家的路途是直捷的。请问,当浪子离家后,他的父亲有没有迁家呢?没有。在这看来,就知我们的神不会迁家,迁家这事,只有浪子才会!然而父为甚么不迁家呢?我们可简捷的回答说,因为等待浪子回家。他不但不迁家来等待,且更日夜倚门倚闾的企望啊!

又我们读路得记,就见路得和着家姑拿俄米等,初住在伯利恒那里,后因遭遇饥荒,就往摩押地那里寄居。请问,摩押地是不是神的家?不是。后来拿俄米在摩押地,听闻耶和华眷顾他自己的百姓,赐粮食过他们。他就和两个儿妇起行,离开所住的摩押地,而回犹大地去。在这里看来,可见拿俄米是有何等的智慧。因为他一知道了错就回归,只是一心的回归,不再走别的路途。想今日教会中都有很多的人离了神,虽不是尽离,但都成为浪子,在父家外漂流!因是这样,故圣经说‘来!’现在我们若还不听从,而再走别路,那就有祸了!但起而归的,那就必得回他所当得的福!

主在以赛亚一章十八节说:‘你们来,我们彼此辩论。’今早刘心慈先生说,‘这会不是议事会,’这言是真的;但从别方面看来,这也是一议事会,是神与人的议事会。故今请你们不要理会别人的事,当要与神理清你自己的罪。这样,你们不当说,‘神呀,我有很多事还未理妥,我不暇来辩。’须知神不是叫你来辩论他人的罪,叫你来是辩论自己的罪。然而我们要知,我们的罪,虽比朱砂更红些,但主也能白他如雪。今我们虽愿中国教会在这五年内得加倍的人数,但我们若不与神理清我们的罪,神就因我们的罪而不奋兴他的教会。试看撒母耳七章一至二节的记载,就是说神的约柜,在基列耶琳山中,有二十年之久,到了那时,以色列全家,才倾向耶和华。当这时候,以色列人,只是哀求,哀求,求神怜己,但他自己总不怜自己,只是怜罪恶,而不除罪恶;像这样的求主可怜,求到永远都没用的!当时撒母耳见他们这样,就对以色列全家说,‘你们若是一心归向耶和华,就要把外邦的神,和亚斯他录,从你们中间除掉。’各位,你们若满屋满心有偶像,那就不要想向主得甚么福。在郁林那处有两位姊妹,同入教会,经有十多年,有一位甚得主祝福,满心喜乐;有一位则常说主不听他祷告,又不向着他祝福。有一日,我妻往探她,见她屋内有一香炉,她知这香炉被我妻看见了,就面都红起来。各位,你心内有甚么物件阻碍你归神呢?有没有呢?知不知呢?若是有的,那就愿你不独知而且要除去。在何西阿五章四节里说:‘他们所行的使他们不能归向上帝,因有淫心在他们里面,他们也不认识耶和华。’在这里所说的淫心,就是指以色列人,离弃上帝,而归向偶像。这淫就是属灵的淫。因为这样,撒母耳就嘱咐他们先把偶像除去,若是不除,那就定然不得神的祝福。

各位,你知自己的病么?犹大知以法莲也知。但你知否为甚么失败?为甚么离开神?若知,那就要快的除去偶像,而一心归向神如浪子一样的立心回家。今望各位都除去属灵的淫心而来归神。在何西阿五章十五节看来,就知神是怎样的忍耐等待他的儿女自觉。

各位,今你有甚么事或甚么物阻挡你得那‘光’,‘雨’,与‘生命’?要知,神不独不阻挡你,更一路等待你,如伯利恒等待拿俄米,浪子的父等待浪子。我知神必等待你,不过你若到这会,不立志除去偶像,又不清罪,你就不要想在这会会集里得福。

末了,惟愿望你立志离暗就光,而得灵雨满心!

  耶路撒冷啊,

  你当洗去心中的恶,

  使你可以得救;

  恶念存在你心里,

  要到几时呢?

──耶利米四章十四节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