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信徒欲被圣灵充满应尽的本分

安汝慈

上帝所赐的两件珍贵的赏品──圣子与圣灵──供给真实,深切,有力的灵性生活。上帝的两重礼物是不可分开的。他给基督与我们时,他将基督的一切都给我们,他给圣灵与我们时,他将圣灵的一切都给与我们,他不留一点不给我们的东西。爱不但以其最好的给人,而且将自己完全的给人。当上帝给基督与我们时,他给我们他最丰盛的生命及其完全的工作。当上帝赐圣灵给我们时,他不但以他给我们施洗,居住在我们里面,而且充分地赐能力与我们。上帝不是个好行小惠的施主,他在基督里藉着圣灵给予那可使我们成圣的一切。这就是最完备的恩惠。也就是极顶的神赐。

上帝已将一切供给了我们,但我们须得决定是否愿意被圣灵充满。在上帝与人的交接中,有一个限制:即上帝自己也不能越过;这就是他给人的意志自由权。他设筵在你面前,但他不能强迫你吃。他为你开了到知足,平安,胜利,有能力的丰盛生活之门,但他不能强迫你进去。他在他的银行中,存了一宗在你的灵性上足以致富的款子,但他不能为你写支票。上帝已尽了他的本分,现在你得尽你的本分,丰富和匮乏的大权都操在你的手中。上帝赐人丰盛只受一件事的限制──那就是你给他充满的地域。‘你给上帝多少地域,他给你多少丰盛。你若要被圣灵充满,你必与上帝诚意合作,在成为属灵的事上,你有你的应尽之本分。’

献身──信徒方面被圣灵充满应负的责任

灵性生活主要的原则在于管理问题上。属肉体的生活为旧人管辖着,属肉体的基督徒一半被他自己管理着。若想做一被圣灵充满的基督徒,须将管理权从旧人手中夺回,交给基督耶稣。圣灵所希望于信徒的,以及他指导信徒所做的,是要在这一件事上与他合作,很乐意的拒绝私我的治权,而欢迎耶稣在他的生命中主持一切,认耶稣为他唯一的主人。

罗马人书六章十六节:‘岂不晓得你们献上自己作奴仆,顺从谁,就作谁的奴仆么?我作罪的奴仆,以至于死,或作顺命的奴仆,以至于成义。’

又十九节:‘我因你们肉体的软弱,就照人的常话对你们说,你们从前怎样将肢体献给不洁不法作奴仆,以至于不法。现今也样献给义作奴仆,以至于成圣。’

将命献给上帝是与圣灵同行的第一步。我们从这第一步自动的跳出私意的范围,而跨进上帝的旨意的领域。这一步带我们到上帝所愿意,所预备的中心──上帝的旨意。这一步预备了灵性发展的基础。这一步供给我们一个新的司令部,作我们将来生活的指导机关。我们投诚于基督时,我们将自己诚诚实实的与上帝的旨意连合,以上帝的旨意为我们一生行事的标准。不管是在大事上,如旷野,客西马尼园,苦杯等地方;或是在小事上,如木匠店,家庭的日常生活中,基督老是这样说‘惟愿你的旨意成全。’现我们也要采纳基督这句话。我们投诚于基督时,我们乐意的选择了他的旨意,从那时起不论做何事,在何时,总遵从的旨意,抛弃了己见。

为什么我们要献上我们的生命?

人们献身于主,有两个不同的动机。有的因自己的需要而将他们献给主。欣慕基督,如饥之思食,渴之思饮。他们对于在主里的基业,更深切地盼望着。

以弗所书一章十一节:‘我们也在他里面得了基业,这原是那位随已意行作万事的,照着他旨意所豫定的。’

有人献身是因为基督的恩召。他们觉得孤寂,觉得基督是要他们。他们仰望他,仰望在他里的丰富的基业。

以弗所书一章十八节:‘并且照明你们心中的眼睛,使你们知道他的恩召有何等指望。他在圣徒中得的基业有何等丰盛的荣耀。’

我们需要他以及他召我们,都是我们献身的原因。若是我们不献身,基督与我们的各种关系便都无效了。在没有献给主的生命中,基督不能实行他的旨意。正如他虽为救主,而也不能救我们脱离我们所不愿离弃的罪,他虽为元首,而也不能指挥抗命的肢体,他虽居于主的地位,而也断不能显现他的旨意在不愿知道与不愿遵守他的人中,他是生命,却不能充满那被杂质所充满的人,他是圣洁的,却不能使我们归他,若是我们照着自己和世界而生活,他是主帅,却不能叫我们得胜,若是我们已让敌人得胜,因我们不愿他对于他们有何设施,故他的大能不能在他们里面显出来。他们在未献给上帝的生命里,基督处处都被阻止,莫想有所施展。若要享受或感觉我们在他里面那宝贵的基业,或在我们里面他所赎来的基业,都靠着我们无条件的献身。

我们献身给主,有一个根本的动机。这个动机当发现的时候,是可信而又有效力的。惟愿我与你都能藉着上帝的指示,发现这条直通他的荣耀里的道路,因而使我们与基督的关系上起了重大变化。

当在幼童的时期我做了基督徒,我在赦罪以及与基督同在的感觉中得了真实的快乐。我热烈的仰望我的救主,而且这样生活着,使别人──特别是我的家庭,得知耶稣实在是我的救主。我虽已重生,但仍不知献身的生活,所以旧罪仍然一样的在身内活动最题明的就是性急。这个毛病常常发生,甚至对最接近最亲爱的人说了不客气的话,性急与感伤的结果,常常使我痛哭,像是心碎了一般。我虽时常立誓不发皮气,而且用意志的力量去克制它,但是我终于失败了,我仍生活在失与苦痛中。因觉着生活之虚伪,所有的快乐都离弃我了。我爱上帝,所以我恨自己,因我供给不少叫别人讥笑主的材料。

一日,在由极端的灰心与失败中,我躲在一间僻静的房中,且决志不出房门一步,直等到我的灵性有改变。我祷告上帝说:‘求你指示我何为真实基督徒的生活,并怎样才有这种生活,不然我将离开基督,让教会除我的名。’当时我是十二分的诚恳,上帝之总肯垂顾诚实寻求主的人吧。他与我相见,并回答了我的问题。

他用了两节圣经之光照亮我的灵魂。现在我求他也用这两节圣经来安慰一般灰心丧志的人们。

歌林多前书六章十九节到二十节:‘岂不知你们的身子就是圣灵的殿么?这圣灵是从上帝而来,住在你们里头的。并且你们不是自己的人,因为你们是重价买来的,所以要在你们身子上荣耀上帝。’

上帝用三句永不忘的,而又不能看见的道,阐明献身的生命之要点及其根本动机。

‘岂不知你们的身子就是圣灵的殿么?’不,在未读那节圣经以前,我不知身体与悔改有甚么关系,也不知圣灵已将我的身体作为他的殿。上帝以我的身体为他的住所,圣灵并以它为殿,这事对于我实是一个惊人的启示。想一想:上帝居住在你的身体中,这是什么意思?假使世上的帝王遣人来告诉你说:他将与你同居一日,你将如何收拾你的住所!有多少可爱的东西将要拿出来用!你将如何预备,使所有各物都放在适当的所在,值得这位贵客一顾!但是,啊,我们将身体献给万王之王,万主之主,作为他毕生的住所,是何等不洁与不适啊,我们献给圣灵居住的殿是何等污秽啊!

‘但我已把我的灵魂献给了主,他要我的身体有何用途?’这个问题陡袭我心。当时我不甚明白,但自主要了我的身体,我一天一天的清楚起来。我们岂不可以说:‘他需要一条路,藉此使世界知道他是谁,和他对世人的爱。给道成了肉身,且居在我们中间。人们见着在地上的主,犹如见了天上的父一样。基督现在已在天上,可是我们需要他的存在吗?你也需要他在你的城里,在你的教会里;在你的学校里,在你的办公室里,在你的社交范围中,在你的家庭中吗?那荣耀的基督怎样在地上显现?现在他又将怎样显给世人看?

基督有两个方法使人知道他。一个是藉着他的道理;但是成千累万的人没有圣经,而且即使有圣经,他们也不会念它。第二个方法是藉着他所给予生命的我们。啊,你可明白他怎样要你的身子归他么?今日他需眼,耳,唇,手,足,心,脑,意志,以及人所有的一切内脏外体,藉以把他表现在地上,正如基督在世时,需这一切一样。当基督在世时,不独是他的教训与讲道,使人信服他的生命和他的存在,他自己更能使人归化。所以今日的人们需要看见基督,觉得他的存在,要与他面对面相会。那天,主启示我,他要住在我的身体及我的全人格里,并且他将借我的身体给现世人看。

上帝需要我这一种感觉,是含有非常美善的意思。我也晓得我何以需要他,时时刻刻想把我的生命在他里面发出来,如同葡萄树枝从葡萄树上发出来一样。但记着他需要我,他要我在树枝上结果子!他人要藉着我可以看见基督。这种要求是何等迫切啊,但那时我未献身于主,我真惭愧啊!甚至在许多年后的现在,当我记载这事的时候,犹觉恧然。

我的生命不是我自己的么?将生命的主权交给别人岂不是一件麻烦的事么?我应该放弃一切主权么?这样做去不是很危险的么?这样做去可是合理的么?这样做去是必需的么?啊,自己想做生命的主治者的诡辩呀!

主预知这一切,并且有了准备。‘岂不知你不是自己的么?’这句话如两面快的利刃,刺入人心,而即住在其中。他将各种阻止和我献身与上帝的诡辩打得粉碎。‘岂不知你不是自己的么?’这句话如何引导我们弃绝专想自己的权利一种思想!这句话揭穿一切虚伪,我们常说我属于基督,但主管权却应永远在在我手中,这是多么虚伪的话。‘岂不知我不是自己的么?’这句话如放在树根上的斧子,直劈人心,不是我们让主为我们生命之主,就是以自己为生命的主管者。

一线光明,由主单简的,但是命令式的话进入我心。我觉得上帝要有管理的主权,但我仍不豫备献上我自己。啊,不可思议的抗拒呀!啊,上帝无限的,忍耐的心,不住地想要感化这样顽强的人心!

我不但是顽硬,而且害怕。如其我无条件的将身献与他,他将从我这里取什么东西去呢?他有什么不能向我要呢?此时我的心情,也如那想献身给上帝而又害怕的一个女大学生一样。更清楚点说,我愿让上帝管理我的不好的,不能制驭的部分,而让其余的都归我。

然而上帝待我很好,他用爱的索子将我渐渐拉近他。他想管理我的意志,必先感化我的心。‘岂不知你不是自己的,却是用重价买来的呢?’不是我的,因为是买来的!这里又是一件新奇的事情。我常常想我若将自己献与基督,我将我的主权交给他,我以自身为礼物。但是上帝那天启示我说:我已属于基督,因为我是他买来的。那末基督要我的全身也不是不合法的,谁能否认他所买来的权利呢?

我虽又被说服了,但是仍不愿将自己献与主。‘你不是自己的,因为你是用重价买来的。’啊,那重价!决不是一种朽坏的东西,如同金银一样,却是用无疵的羔羊,基督的宝血所取赎的重价。基督的宝血,就是买我的重价。上帝的儿子之无疵的,无玷污的,无罪的生命死了,救了我的无用的,有罪的自私的生命!那是一条生命换一条生命!

歌林多后书五章第十五节:‘并且他替众人死,是叫那些活着的人不再为自己活,乃为替他死而复活的主活。’

生命换生命

啊,双手在树上展开着,

残暴钉穿了它们!

啊,至圣的基督,你为何要这样?

充满慈祥的声音回答我说:

‘亲爱的孩子,我的手伤了,

为的使你的手用来事奉主,

用来做我所做过的工作。

我为买你的手,舍弃了我的手。’

啊,基督的脚,钉穿而流血的脚啊!

这种苦痛叫你怎能忍受?

它们在你活着时不知跑了多少路,

你死时,它们还要受羞辱么?

救主说:

‘为的你能走慈善的路

去快快乐乐的帮助人;

为你,实是为你,

我的脚在流着鲜血。’

啊,带着荆棘冠冕的基督的头!

它在苦痛中忧愁中往下垂着;

你的天国的荣誉

为何只换地上的讥刺?

‘我的孩子我在荆棘的冠冕下

买了你的智慧与思想,

荣耀的冠冕为你留着,

叫你能把你的心给我。’

啊,基督的心!啊,受伤的创痕!

啊,基督!忧愁的人钉死了!

他是无罪而死的。

主啊,你除此以外还为我做了甚么呢?

‘啊,我的孩子,我的心碎了,

为的你能在天上生活着,喜乐着,

是为你的心,你的生命,

能快快乐乐的献给我。’

我曾说过:‘我应该献给主么’?但是,我跪在主的十字架前的那一日,我在心里说:‘我可以将我所有的一切,永远的给为我舍弃一切的主么?’

什么是献身的根本动机?根本动机是在晓得基督要我的生命和使用它的权利,是十分正当的,合理的,我也要以爱报他的爱。

现在让我们来解释献身的意义。献身是把全体──包括心,身,灵各部分──的主有权,管理和使用权,精密权,仔细的,自告奋勇的移交给因创造与救赎而当有我们全体的基督。我们献身给基督时,我们在我们生命中尊他为一切之王。这不是要想属他的缘故,实在是因我们是属他的,所以我们才献身给他。名义只要一经收买而就可有的,主权却必待交给以后始能发生效力,所以,问题不是‘我属于上帝的么?’乃是‘我把己属于他的都已献给了他么?’

见麦克康于所著输诚的生命,页十七(J.H.Mcconkeys.TheSurrender.EDLif)

在中国北部的一个城里有一女子学校。学校当局因学生加增,而有添辟校舍的必要,邻近有几间民房,是一个中国人的住宅,经过多次的接洽,才把这民房收买,充作新校舍之用。买契写好了,屋价交付了,那学校满望在秋季开学时即可迁入这新房子内授课。但是,他们不能偿愿,为什么呢?因为这家人家尚未搬出去。名义上是买定了,但主权却要在迁让后才能行使。

基督已有了你生命的名义。在两千年前,他已付了买价。以付买价的理由而论,你是他的。但你已腾空屋子,可让他搬进来,占领他在名义上已属于他的屋子吗?

基督有权柄废除你的产业。他是王,他是主,他有令你献身的权力。但是,基督要感化你,用爱不用力。所以,他赐我们许多恩惠,叫我们献身。

罗马人书十二章一节:‘弟兄们,我以上帝的慈悲劝你们,将身体献给上帝,当作活祭是圣洁的,是上帝所喜悦的,你们如此事奉,乃是理所当然的。’

献身是快乐的,自动的,以爱报爱。‘我们爱他,因他先爱我们,’我们是买来的,‘所以’我们很快乐的在属他的身体与灵魂上荣耀他。‘我求你’──我已舍命为你死了,你不愿意在你活着时将生命交给我么?真的献身是将爱完全放弃。新郎呼唤着说:‘起来,吾爱,吾的美人,随着我。’新妇很欢喜的回答说:‘我是我的爱人的,他的心愿老是向着我。’

啊,我的朋友!这该取消了在你献身上所有‘应该’的观念吧?这该答覆了‘这岂不是危险的’一个问句吧?你想献身给主,你果愿意献给他的么:献身就是舍弃,舍弃就不属于你的了。舍弃一件东西,而得更有价值的东西,是的,我们要舍弃这件东西,奉献给需要这东西爱的我们的主。更进一步,献身是舍弃一件东西给那爱我们,甚至为我们而死,而且现在使我们在他里面得许多珍宝的主。我们不能信赖‘为我们而死的这个人么?’

罗马人书八章三十二节:‘上帝既不爱惜自己的儿子为我们众人舍了,岂不把万物和他一同白白的赐给我们么?’

哥林多前书三章二十一节到二十三节:‘所以,无论谁,都不可拿人夸口,因为万有全是你们的。或保罗,或亚波罗,或矶法,或世界,或生,或死,或现今的事,或将来的事,全是你们的。并且你们有属基督的,基督又是属上帝的。’

‘单单输诚是没用的。然而,当我们输诚于那爱我们,而为我们舍身的上帝的儿子,输诚便是灵魂光明的回归生命与能力的座位上。’

献身的生是什么?

我们已经知道献身就是把生命的主权和管理权从自己移交于基督。但是,自己不会减了它的威风,除非用强迫的手段。所以我们必须明白献身的生活到底是什么。

我们先说什么不是献身。这不是遵守什么信条,也不是专做一种什么工夫或服务,这也不是单单除去一种恶习或者不好的行为。有许多人说:‘我怕将我完全献给上帝,因为我知道他一定要我信我所不能信的事,到我所不能到的地方,夺我所好的东西。’这些不过是消极一面的事,其实献身乃是极积的事。上帝要我们,他要我们的全体,要我们的生活像他。

罗马人书六章十三节:‘也不要将你们的肢体献给罪作不义的器具。倒要像从死里复活的人。将自己献给上帝,并将肢体作义的器具献给上帝。’

哥林多后书八章五节:‘并且他们所作的,不但照我们所想望的。更照上帝的旨意,先把自己献给主,又归附了我们。’

彼得前书四章二节:‘你们存这样的心,从今以后,就可以不从人的情欲,只从上帝的旨意,在世度余下的光阴。’

上帝将献身的程度弄得复杂一点,免得我们以‘灵魂’得救与夫‘将心献与主’就算为满意。用‘成圣’这个字而失却真意,是举世最容易犯的一个毛病。我们可以欺哄自己说:‘我们所献的是看不见的,所保持着的是看得见的。’所以,上帝要的是身体以及灵与魂。请再读罗马人书十二章一节。

但是,上帝以为献身不可遗漏一点的。他知道若是有一个肢体未献上,则必全功尽弃。谁读了雅各书而不说许多人不能输诚,只为了一个舌头呢?贪念不是应由那未献上的眼睛负责吗?未献身的足所走的不是罪恶与世俗的道路吗?未献上的耳朵所听见的不常是闲谈与坏话吗?未献上的声音在上帝是怎样的一个损失!上帝详述献身的程度,并以每个肢体的降服都包括在献身内。‘将你们的肢体献给上帝,作为义的工具。’

‘你们自己。’

‘你们的身体。’

‘你们的肢体。’

一切都包括在内,没有什么遗漏,也没有什么免除。上帝洁净了我们全人格;他以我们的全人格为他所有,所用。我们成圣可与上帝的圣洁同等。上帝将我们归于他,所以他说:‘你是我的。’我们归向他如同属他的人一样,并且尊主为圣,在心里称颂他说:‘主啊,我是你的,你要我作什么?’

帖撒罗尼迦前书五章二十三节:‘愿赐平安的上帝,亲自使你们全然成圣,又愿你们的灵魂和身子得蒙保守,在我主耶稣基督降临的时候,完全无可指摘。’

彼得前书三章十五节:‘只要心里尊主基督为圣。’

我们献身的标准是在我们的全身。它也包括在内的一切东西;如心,灵,魂,意志,感情。它也包括外面的一切东西;如家庭,儿女,财产,职业。它又包括一切与人有关系的事情;如友谊,光阴,金钱,享乐,毕生的计划。

它包括我们的过去,现在的将来。不问过去有何罪恶,忧伤,或是自私,只要这一次完全交给基督就完了。但是,有人能够将过去交与基督,惟以现在让基督管理则视为一件难事,他还想为自己留一点余地。别的人因忧伤,能够将过去与现在都交给主,但是他们却不愿把将来也交他保管。他们怎能知道上帝是忠实可信的呢?若是连将来都交给他,他们不是将永远处在他的管理之下吗?

我在某一次的夏令会讲献身之道的时候,我注意到在前排座上的一个女性,面露忧色。我对她说:‘你可以将七月交与上帝,但是怕将九月也交与他,’她当时面上即现笑容,表示我已说穿了她的心事。散会以后,她对我说:‘你所说我不能将九月交给主的话恰打中了我的心,──在这里我很快活,可是在九月里,我将被施手术,而且我在此地只享了一半快乐,我所以忧愁。’

献身包括我们的善与恶。有些人不能相信上帝会接受他们的,因为在他们的生活中有如许的罪恶。但是,‘凡来就我者,我必不弃。’这句话概括犯罪的圣者与罪人。恩惠很清楚的临到我们,从我们生命的开始直到末期。所以,无论我们常常犯旧罪,只要我们愿无条件的将我们献给上帝,他必接受我们,并且基督的宝血洗净一切献身者的罪恶。

有些人不难将罪恶献给上帝,却觉得难以把他们的善献给上帝,因为他们实在觉得不需要。这里有个善于鉴察的人,这人知道他自己的本领,相信他所鉴察的都不会错,结果就成为专权,以致凡与他同工的人都觉得不易和他共事。有一次这事在许多传教士前提出了,后来,某传教士说:‘你们今晨谈的就是我,我善于鉴察,我的确有许多地方令人难堪。现在我明白了,连我的鉴察这一点好处也必须献给上帝。’

这里有一个女人,她颇以有能力自负,一个做买卖的女人曾听她说:‘我为什么要求上帝指示我办法,我也如他一样的知道了办法,若是我肯用我的智力。’这虽然是句不成熟的话,但我们失败岂不是因为我们信了自己的能力么?

或者,这儿有一个姣好的女子,容易吸引许多朋友,她看见丑陋的人献给上帝,为的是求内心的完美。但是她有的是美貌,自可不必步武他们,她现在岂不能令人注意吗?但是,究竟谁被注意呢?是她吗?不,被注意的乃是上帝!我们的善也如恶一样,能阻碍基督在我们身上显现。

献身给上帝是一椿决定的事,不可有丝毫的迟疑。我们不能拿出我们的一部分,在上面写着‘保存’的字样。基督若为我们的主,他必为我们一切之主,我们必须让基督管理我们的一切,从内心到外表,并须完全遵从他的圣意。

有一件事应当提醒,就是献身不可以他事来代替。我们不能用钱献给上帝,也不能以光阴才能和工作献给他,来代替我们自身。我们若乐意将我们献给上帝,则我们所有的一切,如才能,金钱,也随之而归于上帝。有一个人以钟的一枚针带到修理的人那里,要他修理,因为那钟走的时刻不准。修理的人说:‘把钟带给我看,因为时刻不准的原因不在针。’钟的主人说:‘不,若将我钟带来,你也许会将钟折毁,且又要费我一大宗钱。时刻不准是因为针走的不准。’献身的分量是我们生命的分量,所以拒绝献上任何一部分,不管那一部分在我们眼中是多么渺小,总是背叛的行为,且足以阻止圣灵丰盛地居住在我们的生命中。

‘主啊,照着你的旨意,

照着你的旨意,

你是泥工,

我是泥土。

照着你的旨意

制造我,陶铸我,

我只等着,

默的且不动的等着。

如何献身’

或者有些读者要说:‘主啊,我定将我献给你,我已知道为什么我要献身,以及所献的是些什么现在只求你指示我如何献身。’因为上帝的救恩永远存在,所以他总叫我们对于在基督里丰盛的基业更求有经验。基督站在你的生命中那未献的各部之前,叩门,等待。他愿意进来与你在灵性生活中同在。但在叩门与进门之间必须经过一种手续,因为基督永不强入任何地方,他若是进来必先要把门开了。  启示录三章二十节:‘看哪,我站在门外叩门,若有听见我声音就开门的,我要进他那里去,我与他,他与我一同坐席。’

献身是一种精密的行动,不但是诚意表现,也是自决的宣告。它不是口上所说的志愿,乃是志愿的决断的动作。献身是承认基督有主管与使用我们的权利,我们须绝对听他的指挥。由志愿而决定,由决定而成为动作,这是一定的步骤。

斯比尔博士所著的真实生活日志(AMemorialofaTrue,Life)一书,载有胡比福的献身一段事。胡生是富有圣灵的青年,他在他死前的短促几年中,在大学生中做了不少的荣耀主的工作。

‘正如我一样──你的隐藏着的爱

打破了各色各样的阻碍;

现在,我要归你,啊,只归你

上帝之羔羊呀,我前来,前来。’

潘雪维尼亚者,库致城;一八九五,十一,十六。

‘一八九五年十一月十六日,我,胡比福,自动的将我自己以及我所有的一切,完全的,不留余剩的,给献我那未见,却在深爱,深信的主。我是重价买来的,所以我将自己献给那以宝血赎我的主。现在我献给那保护我不遇试探,使我在他的荣耀里不羞愧的主,我将一切都托付他,我让他用我在他以为可用的地方,我印上了圣灵的记号,充满了上帝的平安。惟愿尊贵,荣耀,永永远远的归于他,阿们。

腓立比书四章十九节 胡比福’

你曾这样毅然决然的将你以及你的一切都献给主么?你若未曾做过,你现在曷不将此书放下,而将你自己献给主呢?

献身是一种自告奋勇的行动。我们献身,不是一种义务,乃是我们的需要。这也不是强迫的行动,乃是成圣的行动,主耶稣站在你的生命中未献的部分前面叩门,但他不强要进来。若是他不能与他在里面的那一人相交,进门是毫无意义的。他要进来,为的是爱,但是,除非以爱报爱,进内必将使你心中发生痛苦,得不到快乐。‘香之于玫瑰,色之于日落时的天空,无疵之于雪,犹如告奋勇的精神之献身。’他自动的,快快乐乐的为我们舍了他的命。他也要我们带着笑,唱着歌的开门迎他。

献身是一种最后的行动。我们前面所讨论过的献身是始终不变的,所以献身不须有第一次,出于至诚的献身是永远的。有许多人对于此事忧愁,以致有多次的献身。所以我们必定要明了已往的事,方能看出这行动是如何的坚固。

我们因献身而承认:我们不是自己所有的,我们已将生命的主权交与基督。所以,生命不再是我们的了。第二次的献身是表明我们的移交是不忠实的。

自然,人们不知道初次献身是些什么,要些什么。当你为上帝而活着时,有许多的启示足以表明你有许多地方仍认为己有而随意使用,心里还是老大不愿意舍弃你所享受如此长久的权利。人有了这样启示应该怎样做才对?他应当再献身一次么?不,献身只有一次。你只要这样说:‘主啊,我现在还留着一部分来献给你,它也是在那献身中的。感谢你,因为你指示我还有一部分未献给你。现在我再将它献给你,请你收管罢。’

献身只有一次,不过在献身后应常有献身的精神,使我们藉着祷告得更明白上帝的旨意,献上那未献的东西。有人简单的说:‘献身是程序的转机。’

我来用一个习俗的比喻吧,某男与某女因互信互爱而成了夫妇,他们都不知道结婚后的情形是怎样。妻子不知道她的时候将多用在治家上,而再没闲空去做她以前爱做的事。她却用了很多的时候做了她爱做的事,以致抛弃了家务,于是误会发生了。或者丈夫知道他的妻子及家庭是要用钱的,但他不知她有意外的嗜好,不是治家的正经材料。他遂不顾家庭的赡养,而浪费金钱,于是误会又发生了。他们两人处于这样的情境下,将如何办呢?他们可要重新结婚,以免除误会么?这种思想简直是笑话。他们若是真真相爱,就能彼此原谅,互相帮助。快乐的结婚生活不但要有献身的行动,而且要常有献身的精神。

凡是爱主信主的人便应与主联合。‘你们藉着基督的身体在律法也是死的,使他们得以与那从死里复活的主相结合。’但是当我们与基督合而为一的时候,我们不知这结合所包含的是什么。可是,我们与他同住时,我们就能知道他的心愿,他的意志,他的目标,他的方法,并且我们看见在许多事体上我们是不与他相合的。这自然不需我们再献身,只要不住的将我们的一切献给他就够了。我们将一切献给他,正如他为我们牺牲了一切。

从我们的观点上看来,最高尚的生活的第一步,就是精密的,告奋勇的,最后的献身,这也就是接受圣灵之丰盛的第一步。‘当我们献了罪恶,而信仰主的时候,我们就接受了圣灵;当我们献了自己而信仰时,我们便被圣灵充满。接受圣灵是上帝应许我们悔改与信仰的表示。圣灵的充满是上帝应许我们献身与信仰的表示。在悔改时,圣灵进入我们的心;在献身时,圣灵已入了我们的心把我们完全占领了。被圣灵充满的象征。是顺从上帝,和遵行他的旨意的生活。’

有一次我在美国游历到了一个大学所在的城镇,我在那儿讲道。我住的那家人家,除了一个女郎之外,全都出外去了,这女郎是教书的,所以她也不能终日在家。她很抱歉,因为她走了我将感觉寂寞,但我对伊说,我不会寂寞,因我有如许的工作做。她引我进了为我预备的一间房之后就走了。顷刻门上的铃响了,我想一定我的行李到了。我的房在厨房的楼上,在门外有楼梯可通。那时,正下很大的雨,所以我决计不走前门,想从屋中通过。我起首打一个门,但我打不开,因为下了锁了。有三个门在一排,我于是打第二个门,但是仍不能打开,因为也锁了。我打第三个门,结果如前一样,因为它也是锁了。

我立刻感觉孤单,于是我上楼在一小房内祈祷。因想多感到基督的可爱而热烈的同在,我就跪在床前祈祷,顷刻间,他对我说:‘你不知这正是许多人款待我的方法么?他们要我进入他们的生命,但是他们放我在一个小客房内,希望我等在那儿。但是我渴望着进他们生命的每个房屋,与他们享受各种经验。’

啊,朋友,你将主耶稣放在你的生命的何处?你把他放在屋角边,使他在你的生命中不能得到自由么?他岂不是想进你的会客厅么?他曾把他的被钉过的手放在那门上,但因门已关了而使他不能进去么?他想进到你的办公室,参与你的计划和一同享受利益么?他曾将进去,但因门关了而不能进去么?他的眼察觉你在那里的一切黑暗行为,你就把他挡驾了吗?想帮助你擘画一切,但是不能进去,因门已关了。他满心想充满你,祝福你,可是终被你逼得回到楼上他的卧室里,而心中很是忧闷么?

我又从此大学城市到别一个大学城市。那边的居停是一个独居的寡妇,她的家很小,很简单。我们在厨房中吃饭,但是,她待我多么客气啊!她把所有的东西,都拿出来款待我。第一天她就对我说:‘贝小姐,我的家很小,很简单。但你在此一日,一切便都是你的。你喜欢到什么地方就到什么地方,你喜怎样办,就怎样办,我希望你不要拘礼啊。’流浪的我,如何可使她的家变成我的家而享受那屋中所有的一切呢!

朋友,主耶稣住在你的里面么?你曾否这样对他说过:‘主啊,我献给你的生命是我简单的住所啊!但是,你在此的时候,一切都是你的。你喜欢到何地就到何地,你喜怎样办,就怎样办,请你不要客气。’他正等着这样的请求。你一请他,他就接受,并将享受你的家,如他自己的一样。你愿今日就开门。迎他进来么?

‘我信靠上帝儿子的圣名,
所以我在他里头;
他既藉宝血给我救赎,
藉圣灵给我生命。
并且他在我里头,一切丰盛在他里头。
藉着救赎,胜利,与献身,
我属于他。
我需要时,他属于我。
在主与我中间没有隔膜。
在我的里里外外,
诸般困难,他没有不愿在今日解决的。
主是我的保护者。’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