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以马忤路上的两个门徒

王载

经文 路加廿四章十三至卅五节

今天所讲的题目,是以马忤路上的两个门徒。这两个门徒一个名叫革流巴,一个是不知名的。他们都从耶路撒冷到以马忤,后由以巴忤回到耶路撒冷。他们早上的光景,和晚上的光景大大不同。因为在早上则脸上带着愁容,垂头丧气;惟晚上的脸则充满了喜乐,真是‘眉飞色舞’啊!他们在一日之中,心有这么大的改变,是为什么呢?关于他们的心改变的经过,这是值得我们研究的事,因为这事对于我们有甚大的训益;所以今天所要研究的,就是这两个门徒的心改变的经过。兹将他们的心改变的经过及其原因分论如下:

(一)忧愁的心

圣经纪着他们两人向以马忤去的时候,主与他们同行;但他们因眼睛迷糊,就不认识主,反以主是在耶路撒冷作客的人;那知同行的就是从墓坟里复活起来的主。他们既不知有主同在,所以他们心里不能不忧愁!今后此两门徒的心及经验,就可以看出各信徒的心及经验;这经验的第一步就是心里忧愁。在路加廿四章至十七节纪着,‘耶稣对他们说,你们走路彼此谈论的是什么事呢?他们就站住,脸上带着愁容。’在这里可想见他们当日不单脸上带着愁容,而且所谈论也是灰心丧气的话。试想这两门徒为何不识复活的主呢?又为何不信主的复活呢?唉!我想多少神的儿女,都是这样!多少主的工人,都是讲灰心丧气的话!所以这样的工人,彼此所谈论的,就是甲讲甲苦,乙讲乙愁。可惜这样的人,不知仰望那位复活荣耀的主!要知我们的信心,就是在复活荣耀的主处,惟惜许多信徒还不知!

我还记得海军里有一禁例,就是凡在海军里的人,都不能谈及在海军所得的苦,及离家所生的愁。为何不许谈及这些愁苦呢?这就是为恐怕发生恶影响,叫听闻的同事手软心灰。然可惜在教会中有了许多只晓得论及一已灰心的事,及一已难处的人,却少有晓得仰望主而胜过一切苦难的信徒!记得约伯当受试炼的时候,他的妻子就对他说,‘你仍然持守你的纯正么?你弃掉上帝死了罢!’那时约伯有一见证的话说,‘唉,难道我们从上帝手里得福,不也受祸么。’由此话想来,可知约伯知神是生活的神。今我们若知主是活的,就必能胜过一切苦难和环境。马丁路得当受难时,他说,‘我知主是活的!’他既有这样的知,故能站立得稳。所以我们当深信主已复活,且胜过死亡,和魔鬼。这位复活的主,就是教会的大盼望。

说到复活的道,则为其他宗教所无。今我们所信的主,是复活的主。故我们与人辩论时,口头也许会失败;但我们的心则总不会失败,这因深知所信的复是主活的主。在路加廿四章一节载着说,‘七日的头一日,黎明的时候,那些妇女带着所预备的香料,来到坟墓前。’试想这里所说的妇人,为什么带着香料到坟墓前呢?岂不是为着膏主的尸体么?那知坟墓是空的,她们实在不知主已经复活了。主既已复活,那些膏尸体的香料还有什么用处呢?

你想,死的耶稣,就要用香料来膏他;可是他复活了,他就反把喜乐,和圣灵来膏我们,且为我们作了多事。你看,死的主,和活的主是有何等大的分别啊!

这两个门徒心里忧愁,就因为他们以为主是死的。何等可惜,那位复活的主在他们的傍边,他们还不知道!今望各位的心目大开,得见那生活的主坐在神的右边。不知今早在这里有那人是脸上带着愁容,心里负着重担,口里谈灰心的话的人。愿这样的人,知主是生活的主。你若知主是生活的,且仰望他,那末,你的忧愁就立刻要消散了。这好比方北方的雪,是扫不尽的;惟是太阳一出,雪就完全的消化为水了。

(二)迟钝的心

在路加二十四章二十五节纪着,‘耶稣对他们说,无知的人哪,先知所说一切的话,你们的心,信得太迟钝了!’这‘无知的人哪’的话,是主责备这两个门徒的话。因为他们对主说,‘我们中间有几个妇女使我们惊奇,她们清早到了坟墓那里;不见他的身体,就回来告诉我们说,看见了天使显现,说他活了。又有我们的几个人,往坟墓那里去,所遇见的,正如妇女们所说的,只是没有看见他。’啊,你看他们听见了人的见证,还是不相信!当主在未被钉十架前,常说,‘人子要被害,但第三日要复活’的话,可惜他们对这些话忘记了!他们虽然听闻主的话,但他们仍是忧愁;虽然有先知的话,但他们仍是忧愁。他们信得太迟钝了,故不免受主责备。

敢问各位的光景,是否也是如此?你们听见了许多圣经,但是你们对于圣经是全信呢,还是信一半呢?今说主是生活的,你信否?我们都知惟有那生活的主,才能吸引万人归他;亦惟有生活的主,才值得信他;所以教会必须把那位生活的主告诉人。

从前一个传道人,当他讲道的时候,就每每叫听道的人睡觉;因此他的心就非常忧愁。一次会见了一位做戏的人,他就问说,‘为甚么你能够叫那些要睡觉的人也不睡觉;惟我只讲三十分钟,就使那些不要睡觉的人也睡觉起来?’那人答他说,‘这就因为我把那些死的讲到生,假的做到真;惟你却与我相,反把生的讲到死,把真的讲到假。’

啊,各位,盼望你我把活的告诉人,惟不要把活的主讲到死!更盼望你我不要信心迟钝,像这两个门徒一样,致受主的责备。

各位,‘主快再来’的话,你信否?我想教会若得多人相信这应许,就不会到了这个冷淡的光景!这因为信主快再来的,就必快快到世人面前而为主作证了。所以教会没有生气,原因就在信徒对于主的话信得太迟钝。如这两个门徒,得了报告还是不信,故对于那最好的信息也不接受了!想世人大都是这样的,故对于好信息则不信,惟那坏的就快快接受。因此他们对于主的死就信,惟对于主的复活就不信了!不独今时的人是如此,就是古时的人也是如此,这真是一可浩叹的事!如雅各一闻他的儿子约瑟被恶兽吃了的假信息,就信以为真,查也不查一下。惟后来告诉他说,‘约瑟还在,并且作埃及全地的宰相的真话,反不相信。所以你我告诉人说,‘人是神所创造的’就不相信;若说,‘人是从猿猴演进的’就连连称是。又你我告诉人说,‘人是有灵的’就不相信;若说,‘人死如狗,一死就完结了’就以为有理,有理;若说,‘信耶稣的人得天堂’就说是迷信,迷信。真可惜,人们对于真理则难于接受,惟魔鬼的谎言则快快容纳。这里所说的两个门徒,也是这样的人,故对于主的复活就信得迟钝。今望各位都得一坚固的信心向着复活的荣耀主。

(三)火热的心

在路加二十四章三十二节纪着这个门徒彼此说,‘在路上,他和我们说话,给我们讲解圣经的时候,我们的心岂不是火热么?’我们试想,为什么他们一得主讲解圣经,就心里火热起来呢?原来因他们一明了圣经,主的言语就存在他们心里,故心里火热起来。今我们在这里讲解圣经,目的就想各人心里火热。我知世上无一物能够使人心里火热,只有把不信的心转为相信的心,且接受主的言语。故耶利米说‘主言如火。’今我们要心里火热,就只有将主言安放在心里。

但愿各位都具火热的心服事主。圣经说:‘殷勤不可懒惰;要心里火热,常常服事主。’既是这样,我们岂不当省察自己的心,是火热的还是不冷不热的么?若省察得我们是不冷不热,那就要知主怎样的对付我们。请听主说:‘你既如温水,也不冷也不热,所以我必从我口中把你吐出去。’可惜今日教会中许多这样不生不死,不冷不热的人!这样的人,就是教会最危险的分子,因为许多试探要临他处。这好比一个茶壶,若是贮着温水,那就招引了许多苍蝇围着;惟若贮的是滚水,壶身就非常的热,无一能立足其上。他怕甚么呢?岂不是怕热么。各位,你的心若火热的服事主,就定然没有空暇来怨恨他人,或是批评他人了。你若以主事为念,而被圣灵充满,那魔鬼就不能在你的心里有立足之地了。

总之,火热的心,是由相信主言来的。各位,你若不信圣经,不信主是生活的,就比众人更可怜!保罗说:‘基督若没有复活,你们的信便是徒然;你们仍在罪里。就是在基督里睡了的人也减亡了!我们若靠基督,只在今生有指望,就算比众人更可怜!’

然而我们既知我们的信,是由听来;听由经来;所以我们要天天查经。若不查经,只靠此培灵会,是没有用的;这因为会期终了,奋兴也终了。又有些人在会期内则多多读经,惟会期止了则跟着停止;此是危险的事,所以我们要当心。在宝贝的经中,有一节宝贝的经节,就是使徒行传十七章十一节。这节经说:‘这地方的人,贤于帖撒罗尼迦的人,甘心领受这道,天天考查圣经,要晓得这道,是与不是。’请问,这里说在那时查考呢?岂不是‘天天’么?各位,你若天天查考,就必深觉易而有味。反之,久久才读一读,就必感觉无味而且难了。今愿望各位都日日读经,祷告,好使你们心里火热的服事主。

(四)满溢的心

我们就圣经所纪的看来,就知他们得主讲解圣经后,就因明白主已复活,而心里火热起来。幸他们不在火热就止了步,且更进到满溢的地步。当时他们与主坐席的时候,主就拿起饼来,祝谢了,擘开,递给他们。他们的眼睛明亮了,就认出主来。这认识主,是最宝贝的事,故我们也要认识主。查他们在早上来以马忤,本是行了许多里路,但因见了主,虽是疲乏,及在晚上,也就立身来再行二十五里路回到耶路撒冷。那时他们不独忘了疲倦,且喜乐而行。你看,他们的心是如何的改变啊!

然他们回到耶路撒冷,不是为别的,只是为将主已复活的消息告诉别人;故他们一遇见十一个使徒,和他们的同人,第一句就是‘主果然复活’的作证话,及后又将所经历的事述说一遍。在此可见他们的心既满溢;就不能隐藏,不能不说这最好的信息。望各位都有这满溢的心,将主的事告诉别人,叫别人与己一同得福。

说到这里,有一事为我们所当知的,就是他们怎能得这满溢的心?原来就在乎主向他显现。既是这样,你我要得满溢的心,也须谦卑主前,好使主有机会向己显现。

总上所讲的四个心,就是信徒的经验。请各自察看自己的心是如何的光景?求主使各位都有最后那二个心,亚门!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