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在世最大之感力莫如信徒之圣行

程文熙

经文 创12/10,2 但6/1,1 母前12/1,5

我们若要立任圣职的人,须要立么样的人呢?在提摩太及提多等书告诉我们说,必须‘无可指责,’这‘无可指责,’就是选任圣职人的标准。故提摩太前书一章论监督当如何为人中有十余件,其中只一件论到善于教导;其余都是论到品德。由此可知,立任圣职的人,最要的是品德,故‘无可指责’是标准。然不独任职人该当‘无可指责,’就是信徒也该如此。故腓立比二章十四至十六节有说:‘凡所行的,都不要发怨言,起争论,使你们无可指摘,诚实无伪,在这弯曲悖谬的世代,作上帝无瑕疵的儿女;你们显在这世代中,好像明光照耀,将生命的道表明出来。’从这里看来,请问神把他的众儿女放住这世代中,有甚么目的呢?岂不是要他们照耀这世代么?今神不为他的众儿女另辟一地,却任他们在这弯曲背谬的世代中岂没有意义么?或以为我们若要圣洁,而又想易为圣洁的人,就当如和尚一样的入山惟恐不深。岂知此意与神的意却大大的相反;因神只要他的儿女在弯曲背谬的世代中为圣洁的人,为像莲一样,出淤坭而不染的人。既是如此,我们该当如何呢?或以为我虽是神的儿女,但我既是商人,那就在这弯曲背谬的世代中,是不能不怀一些诡谲的;这些不得已的诡谲,也许得神的原情见谅。各位,你以为怎样呢?你以为神也会见谅他的儿女诡谲么?我以为断断不会!若是会,他就不嘱咐他的儿女,要‘无可指摘,诚实无伪,与及发光了。’然而品德不胜世,而又心怀诡谲的人,又那能发光呢?由此可知,品德是何等重要了!故圣经嘱任圣职的人,必须‘无可指摘。’我们都知惟有品德的人,才有感人之力,而叫弯曲背谬的世代中人受影响。故神的儿女有圣行,才能感人;此正如有明光,才能照耀人。若是没有,那就必辱没及神!

现在可研究亚伯兰在埃及所为的事就可得一例证。今我们未读创世记十章十至二十节前,可先读一至三节;在这几节经内有几句为我们所当注意的,就是‘我必赐福给你’‘你也要叫别人得福,’和‘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你得福。’我们在这几句看来,就知亚伯兰是个何等有福的人,更是个与别人有何等重大关系的人。试思亚伯兰本是一平常的人,但神却选之为一非常重要的人,目的就是要他明光烛世,使万族因他而得福。亚伯兰得了神的应许后,因所在之地遭遇饥荒,就下伊及去,要在那里暂居。请问伊及在万国中否?这自然是在亚伯兰既在伊及,就大有施福的机会了。故他在伊及时,本当‘无可指摘,诚实无伪。’但是亚伯兰到底如何呢?他有没有发光呢?唉,他未到伊及前经已失了诚实!他对妻子撒莱说:我知道你是容貌俊美的妇人,伊及人看见你必说,这是他的妻子,他们就要杀我,却叫你存活。求你说,你是我的妹子,使我因你得平安,我的命也因你存活。及至亚伯兰和撒莱到了伊及,也许那些伊及妇人问撒莱说,‘那与你同来的男子是你的丈夫否?’想那时撒莱会答说,‘不!他是我的哥哥;’也许那些伊及男人会问亚伯兰说,‘那女子是你的妻否?’想亚伯兰必答说,‘不!他是我的妹妹。’自此以后他们住了许久,没有人因撒莱而杀害亚伯兰,果真‘平安无事,’亚伯兰以为这就是说大话的功效。谁知有一天早上,街上鸣锣奏乐,到了亚伯兰的门前就止住了,亚伯兰就诧异起来,摸不着头脑,当诧异间,忽然来了几位伊及王的使者,捧着聘礼进来,那时亚伯兰就知不好的事来了。各位,你以为亚伯兰知不知他所得的是聘礼,所失的就是妻子呢?呵!他所得的虽是许多牛羊,骆驼,公驴,母驴,仆婢,但所失的却是贵过这一切的妻子!试问把这些一切聘礼和撒莱放在天平里,谁轻谁重呢?想那时亚伯兰不高兴祈祷了!那时必有人来恭喜亚伯兰,亚伯兰真是心中有苦口却难言了。当时法老娶了撒莱后,耶和华因亚伯兰妻子撒莱的缘故,降大灾与法老和他全家。各位回想,神岂不是应许亚伯兰叫万族人都因他而得福么?今呢,岂不是法老反因他而得祸么?故法老就召了亚伯兰来,责备他说,‘你这向我作的是什么事呢?为什么没有告诉我她是你的妻子呢?为什么说,她是你的妹子,以致我把她取来要作我的妻子;现在你的妻子在这里,可以带她走罢!’各位,你想神的仆人要受事奉偶像的王责备,他本当责备人,反受人责备,这是何等深厚的羞耻呢!当时亚伯兰的面目不知放在那里!当时法老说完了这些话,就吩咐人将亚伯兰和他妻子,并所有的都送走了。那时法老的欢送词也许是,‘你快走罢,连你所作证的真神,也一同快走罢!’唉!亚伯兰在伊及作证真神,只因行为不好,连真神也因他而蒙羞耻,不为人所接纳。今由亚伯兰这次所作的事看来,可证实人若没有圣行,就不独不能感化他人,且辱没及神。惟有圣行的人,就大不同了,我们且看撒母耳就知了。

在撒母耳前书十二章看来,就可见撒母耳的态度是何等光明!言语是等响亮!他站在民众前宣告说:‘我从幼年直到今日,都在你们前面行。我在这里,你们要在耶和华和他受膏者面前,给我作见证,我夺过谁的牛?抢过谁的驴?欺负过谁?虐待过谁?从谁手里受过贿赂因而眼瞎呢?若有我必偿还!’各位,这些话你能说否?当时民众怎样回答撒母耳呢?岂不是‘你未曾欺负我们,虐待我们,也未曾从谁手里受过什么……吗?’这些答话,在撒母耳听来,真是贵过千万金银!我们若做完工作,会众也如此对我们说,试想我们的心所得的安慰,是何等的大啊!当时撒母耳能对民众说‘你们在我手里没有找着什么,’试问这话,你我能说否?你我的手能给向会众看否?你我的手有没有污?有没有别人的物在手?呵,撒母耳如一不裂的好碗,叩之铿铿然;惟亚伯兰则否,好像一破裂的碗,叩之则只有破裂声。今我们既认识亚伯兰,又认识撒母耳,最后我们可再认识但以理。

但以理是甚么样人呢?他有没有可指摘的处呢?在但以理六章四节回答我们说,‘那时总长和总督,寻找但以理误国的把柄,为要参他,只是找不着他的错误过失,因他忠心办事,毫无错误过失。’我们从‘找不着’三字看来,就可知但以理是‘无可指摘’的人了。想办国事不易的,且又是在弯曲背谬的世代中,则更是不易;惟是但以理因有有强健的灵性和品德,故才能‘无可指摘。’当时图陷但以理的人,既不能在职务上找出把柄,就只有转在奉神事上求把柄。我想许多人在主日则易为一圣洁的人,其余六日则难了!惟但以理日日都是一样,试问我们能否像他?这里有四种碗:

(图略)一是无裂的,叩之则铿铿然;这种碗可代表撒母耳但以理等类‘无可指摘’的人。

二是微裂的,叩之则失却铿然之声;这种可代表亚伯兰这类有可指摘的人。

三是大裂的,叩之则只得大裂声而已;这种可代表满有可指摘的人。

四是破烂的,这种可代表犹大等类的人。

各位,你是那种的碗?你是‘无可指摘’的人还是有可指摘的人?你我要知,有圣洁行为的人,才能表彰生命之道,而使归慕。故中国教会有圣洁行为的信徒,才能使中国教会有希望,更使中国有希望。最后敢问,你有没有圣洁的行为?

我愿男人无忿怒,无争论,

举起圣洁的手,随处祷告!

又愿女人廉耻,自守,以正派衣裳为装饰;

不以编发,黄金,珍珠,和贵价的衣裳为装饰;

只要有善行,这才与自称是敬上帝的女人相宜!

提摩太前二章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