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大卫犯罪之灵训

程文熙

经文 撒母耳记下十一章

当我初读撒母耳记上研究大卫的生平时,使我非常的快慰;及后读到撒母耳记下十一章时,顿使我非常的心愁。这因为他在十一章前是个光辉的人;惟在十一章则是个黑暗的人。当我初读此章时,我就忖想,神为甚么把大卫这段污史记在这里呢?我以为若不记下岂不是更好么?后来我静心在主前思维,才恍然神的美意;原来神不掩饰他仆人的罪,一方是保存他的真实;一方是为给他后来的儿女一个大的灵训。

今我未讲大卫如何犯罪前,先略考察大卫是怎样的人。大卫是怎样的人呢?我们只要翻开撒母耳记,就求得答话了,在撒母耳记载着,扫罗怎样多方的逼害大卫;但大卫总不为己复仇,只是靠主开路,使己得脱仇敌的手;由此可见大卫是个靠主而得胜仇敌的人。及后扫罗死了,在常人则必引以为快,但在大卫则不独不引以为快,且为他伤痛而作哀歌;由此可见大卫的量度是何等大的!及到他为犹大王时,他本该为全国的王,但他却不动兵与伊施波设争;由此可见大卫不愿恃武力而强求。又在约押之暗杀押尼珥一事上,他重责约押;由此可见大卫有君子之心。又在伊施波设被杀一事上,在常人则必得意,惟他则否;由此可见大卫不以己利为念,对于敌人,不存幸灾乐祸的心。又在台约柜进大卫城时,他就穿着布的以弗得,在耶和华面前极力跳舞;由此可见他对神的爱心。又在他立意为耶和华建殿一事,更可见他爱神的心。又在他无论往那里去,耶和华都使他得胜一事,可见他是得神祝福的人。在他以仁慈待仇敌的后裔米非波设一事,就可见他不独不念旧恶,且爱及仇敌。总上看来可见大卫一路都显出他有爱神爱人的心。又在箴言四章十八节说:‘义人的路,好像黎明的光,越照越明,直到日午。’这节经真是可以拿来表出大卫进步的情况。然有最可惜的。就是大卫一到撒母耳记下十一章,便一步跌落一步!或以为大卫做了二十余年的虔敬人,多作诗歌,多与神交;以为这跌倒的大卫也许是另一大卫。岂知步步跌落的大卫,即是以前步步升高的大卫。我们一读撒母耳记下十一章,就知他步步跌落的程序是这样的!

一是与其忠臣的妻拔士巴行淫;

二是欺骗其忠臣乌利亚;

三是杀戮其忠臣乌利亚。

各位,在大卫犯罪一事上,有何灵训呢?我们在这灵训上又有何儆醒呢?有。就是教训我们自己以为站得稳的,须要谨慎,免得跌倒。要知,大卫尚且跌倒,何况你我呢!所以当你站得稳的时候,就要加倍儆醒,因为这就是最危险的时候。想大卫初穿着雪白无垢的衣裳,岂知后竟染有一点污了!你想沾污了神所赐的白衣,那是何等的可惜呢?或以为圣洁的大卫,竟如此跌倒,真是难明。其实大卫犯罪之原因,是不难明的。兹分论如下:

(一)因不居本份之所

在撒母耳记上十一章看来,就知大卫如何差派约押率领臣仆和以色列众人出战;惟是大卫则仍居耶路撒冷。这里所说‘仍居’二字,为我们所当注意的。因为大卫若尽他的本份而出战,那就没有这十一章所纪的罪了。惟他既不居本份之地,而在宫里睡觉,贪图身体上的安逸,故他不免于试诱。想他若在战场,则没有什么危险,这因为在神的意旨中;惟他以为平安的王宫,其实就是危险之所,这因为不在神的意旨中。

(二)因不照常儆醒祈祷

大卫本是一生儆醒祈祷的人;他的祈祷生活,堪为我们的模范。他真是凡事祈祷,不断祈祷的人!各位,大卫那日,就是在撒母耳记下十一章二节所记‘一日将暮’之日,若像以前一样,早,午,晚都儆醒祈祷,你以为他会犯罪么?这定然不会。真可惜他一到了灵程的最高位,就渐渐的不儆醒了;正因他的不儆醒,就给了间与魔鬼。在撒母耳记下十一章二节说:‘大卫从床上起来,在王宫的平顶上游行。’或问屋顶是否是易犯罪的地方?但我以为屋顶不一定是犯罪的地方,试问彼得曾在屋顶作什么?岂不是祈祷么?由此想来,大卫与彼得在相同的地方,作何不相同的事呢?岂不是一则从膝起来,一则从床起来么?岂不是一在屋顶祈祷,一在屋顶游行么?在那时,彼得之目仰天而祈祷则见天开;试问大卫之目向下观望,见了什么开?岂不是地狱开么?在那时,彼得在屋顶起了就去传道而救人;试问大卫在屋顶起了去作什么?岂不是去犯罪么?啊!大卫在‘日之将暮’献晚祭之时,当祈祷也不祈祷,无怪他在不祈祷不儆醒中跌倒了!所以我们自以为站立得稳的人,更当祈祷儆醒呀!

各位。大卫之白衣己玷污了,你的白衣又如何呢?是否也因不祈祷,不儆醒而也玷污了?啊,你我一刻间不靠神,就在那一刻间跌倒,这无论谁人,都是一样的。所以‘我们不要睡觉像别人一样,总要儆醒谨守。’可惜许多人在灵修上是个像别人一样睡觉的人!这样的人,可以说是灵魂打盹的人。各位,你有没有睡觉?你睡觉在那里?试问参孙在那里睡觉呢?他岂不是睡在大利拉的膝上么?他的气力岂不是就在大利拉的膝上失去么?啊!多少人的灵力,都在睡中失去了!各位,你能否与主比较?主在客西马尼园那夜,尚且要儆醒祈祷,何况你我呢!试想主那夜若像别人一样的睡觉,全世界的人还有何望?主实知那夜的重要,故不得不儆醒祈祷。惟彼得等在那夜竟睡着了,所以他们的失败不能免。

未了,愿你我都知,‘我们不是属黑夜的,也不是属幽暗的;所以我们不要睡觉,像别人一样,总要儆醒谨守!’

少年人用甚么洁净他的行为呢?

是要遵行你的话。

我一心寻求了你,

求你不要叫我偏离你的命令!

我将你的话藏在心里,

免得我得罪你。

诗篇一百十九篇九至十一节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