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大卫之遮盖罪过

程文熙

经文 箴言廿八章十三节

我们在撒母耳记下十一章而知大卫因不儆醒祈祷而陷于罪里。试问他犯了罪后又如何呢?他知不知错?我想他必知错,这因为他有一活泼的良心;例如当他在隐基底洞里割了扫罗外袍的衣襟,他为这些小事也受良心的自责。今他既犯了这么大的罪,又岂有不受责而自知错呢?想他一知错后,就必深愿此事过去;谁知过了无几,拔士巴竟怀了孕,就打发人去告诉大卫说,‘我怀了孕。’大卫那时就立在认罪与盖罪之间。认罪呢,还是盖罪呢?这事叫他不知怎样好,他真是处在两难之间了。他觉得认罪。这事实在为难,因为一认了出来,拔士巴就必受死,就是已的名誉也必受羞辱;故他终于决定不认。啊,他既犯了罪而不承认,这是他的智慧还是愚昧?我们都知道,人因一时不慎而犯了罪,这还可恕;惟既犯罪后而设计遮盖罪恶的是不可恕。所以故意盖罪之罪较犯罪之罪尤大。然人犯罪之后而不认罪,就必隐罪,故可说犯罪之罪与盖罪之罪是双生子。查大卫闻拔士巴怀了孕的讯息,就知自己的罪到了不能遮盖的地位;他于是又设法召乌利亚回家,以图掩饰。当他召乌利亚回来的时候,有许多问安的话,谁知这些都假话;可惜这么真诚的大卫,到此也竟说起假话来!大卫说完了这些假话后,就对乌利亚说,‘你回家去,洗洗脚罢。’谁知乌利亚却睡在宫门外,没有回家去。有人告诉大卫说,乌利亚没有回家去。随后大卫又召了乌利亚来,同他在自己面前吃喝,使他喝醉;以为这就可以使他回家,谁知他仍不回家去。大卫到此,见计不得行,就生了一个更毒辣的计来。这计就是写信与约押,交乌利亚随手带去;信内写着说,‘要派乌利亚前进,到阵势极险之处,你们便退后,使他被杀。’各位试想,大卫为甚么用这样毒辣的手段来谋杀乌利亚呢?岂不是为着盖罪么?由此看来,你以为犯罪之罪较为盖罪而生出之罪那样的罪更弊害呢?谁也知,为盖罪而生之罪,较无意而犯的罪为更弊害了。

及后乌利亚果然死了,大卫就以为他遮盖的功已告成了。于是大卫差人将拔士巴接到宫里,算作是自己的妻子。无几,拔士巴就给大卫生了一个儿子。那时也许大卫必定为那个儿子大大的欢喜;谁知是罪恶,耶和华甚不喜悦,故结果就是‘必不亨通。’在这里有教训你我,不可以为人不知的罪就可放胆去犯,因为凡罪都必是‘罪有攸归’的。你们试看亚干,他取了当灭的物,犯了众人所不知的罪;试问亚干的罪到底如何呢?能否遮盖到底?他的罪岂不是要在众前显露么?我们知亚干犯罪的程序是这样:

一是‘见’;

二是‘贪’;

三是‘取’;

四是‘匿’。

就是大卫犯罪的程序也同此一样。所以他们既犯了罪而不除罪,就必以罪盖罪!试问初人(亚当夏娃)犯了罪又怎样呢?是认罪还是隐罪呢?我们若一读创世记三章,就知他们犯了罪后,一闻耶和华的声音,就藏在园里的树木中,躲避耶和华上帝的面。可惜他们一闻耶和华的声音,却不即到他的面前认罪。这犯了罪而不认罪只求盖罪的事实,真是无论在何地何时都可以见到。就是我们也是一样,一犯了罪,就设法把罪遮盖;由此可见人类都存有隐罪的性。但我们要知,‘上帝是轻慢不得的!’你看基哈西怎样的结局?他岂不是长了大麻疯么?想神若照样的罚人,那就今日的教会中,许多是长大麻疯的人了!感谢神,他不过只罚一二人,以作后人的鉴戒而已。

今愿你们,不要再像大卫一样,踏上那盖罪的路上,使自己不得亨通;你们若是犯了罪,而今就当认罪,除罪。圣经训示我们说:‘我们若认自己的罪,上帝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