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五、撒狄教会(启三1-6)

杨浚哲牧师

时间过得很快,过去我在这里讲七个教会中,已讲了四个,今天所要讲的是第五个教会,就是撒狄教会。请各位多多为这聚会祈祷,没有来聚会的,请通知他们来。因为这七个教会,与我们今天的教会有很大的关系。

现在看到撒狄教会,撒狄教会是代表教会第五个时代(主后一五一七-一七五○年)。那时的教会情形,起先推雅推喇教会腐败了,神给他们悔改的机会,在这一千多年的时间,推雅推喇教会始终不悔改。神乃从黑暗败坏的教会中,兴起了马丁路德起来改革教会,所以撒狄教会,就是代表这时的教会情形。

“撒狄”二字,原文是“恢复”,“复兴”之意。这是告诉我们,复兴原有的教会,恢复失去的宝贝。如把“因信称义”恢复过来,将隐藏的圣经恢复有机会来读,原来神在一千五百多年的时候,拣选了马丁路德有权力呼召神的儿女,告诉他们,人是藉着信可以称义。那时的人看见罗马教的工作,不能叫人称义,因为人在神面前,无论工作多好,多完美,但在神面前如污秽的衣服,惟有披上神所给的义,才能称义,才可靠。至于圣经方面,在罗马教的时候是隐藏的,教王严禁信徒读圣经。而且那时只有拉丁文,希腊文圣经,普通人不易懂。所以教王、主教、神父随着自己的意思去教训人。神在那时藉着马丁路德呼召神的儿女们,脱离天主教,且把圣经译成德文,使人可以自由阅读。圣经在这种亮光之下,好像黑暗中得着光明,神的儿女们,用不着跟从罗马教在黑暗中摸索。所以历史告诉我们,千千万万人在那时加入更正教大运动,这固然是好现象,但可惜更正教工作不完全,不澈底。因为更正教之后,所有见到的,不过为道热心,与及神奇妙的祝福。后来就渐渐冷淡,那时更正教有很大的势力,因此许多人是为着利用这大势力而已,也就失去了属灵的能力。后来复原教的意思,只不过反对罗马教而已。总括一句话讲,从马丁路德起来改革的时候,教会似乎很好,但后来渐渐退后,成为有名无实的教会了。

一、主耶稣的自称──三章一节的上半节“你要写信给撒狄教会的使者说,那有神的七灵和七星的,说。”主的自称是因着每个教会的情形而定。现在主对撒狄教会说:“那有神的七灵和七星的说。”因撒狄教会与所代表的复原教相同。

1.有神的七灵:基督有神的七灵,圣经告诉我们,圣灵有无限的丰富给主用,正如以赛亚书十一章二节说:“耶和华的灵,必住在他身上,就是使他有智慧和聪明的灵,谋略和能力的灵,知识和敬畏耶和华的灵。”他有神的七灵,使我们可以看见,第一表明主耶稣基督有完全的智慧。在启示录中,常见圣灵称为七灵。称为宝座前的七灵。但有时也称基督为七灵。特别是在启示录五章六节所说:“有羔羊站立,像是被杀过的,有七角七眼,就是神的灵,奉差遣往普天下去的。”那有神的七灵和七星的主,对教会的真相,看得十分清楚,教会没有一件事能隐藏。如撒迦利亚所说:“乃是耶和华的眼睛遍察全地。”神的眼睛遍察全地。撒狄教会代表复原教改革的教会,主把他们释放得自由,使他们明白恩典的福气。但在道理上,行为上,虽然没有了天主教的异端和罪恶。然而撒狄教会所有的不过是虚荣,已失了生命与生活,有神的七灵的主,对于教会的真相,当然看得十分清楚。特别向他们自称为有神的七灵,就是对他们说:我是知道你们今日的光景的。

第二、七灵又是表明基督有完全的能力,因神所赐圣灵无可限量,约翰曾这样的见证出来。在希伯来书也说到:“你的神用喜乐油膏你,胜过膏你的同伴。”无怪乎彼得也作见证说:“神怎样以圣灵和能力,膏拿撒勒人耶稣,这是你知道的,他周流四方行善事,医好凡被魔鬼压制的人,因为神与他同在。”从前神怎样给圣灵与能力膏主耶稣,使他能行神迹奇事。照样今天仍有能力赐给教会,我们如用祈祷抓住他,他必将能力倾下来,在教会中运行。然而复原教不专心倚靠神的能力。虽然从罗马教出来,表面上得了大复兴,其实亦是空洞的,不可倚靠的,因为如果倚靠自己是靠不住的。撒迦利亚说:“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神的灵方能成事。”

2.有神的七星:我们再看到主有神的七星,七星是教会的七个使者,亦是教会的代表。既是这样,主在这里自称有神的七星,不难明白其中的意思。

第一,主有七星是表明基督有完全的统属。“有”字是属乎他之意,代表教会与使者,完全属乎主。七星是属乎主,为主发光的。虽然各人工作不同,但每个人都是属主的,即使有分别,都是属乎一个主。如马丁路德是教会的使者,都是属于主,虽然天主教说他是叛徒,但他是神所预备的一颗明星,照亮黑暗中的教会。那时教王权柄虽大,但敌不住神所重用的一个修道士。你们说奇妙吗?马丁路德不过是一个小修道士,教王虽然势力大,但敌不住一个马丁路德。教会所有的使者,既然完全属乎主,就要彼此同心为主发光。保罗解释不是属保罗的,不是属亚波罗的,不是属矶法的。保罗为甚么这样解释?他说:“我栽种了,亚波罗浇溉了,唯有神叫他生长。可见栽种的算不得甚么,浇灌的也算不得甚么,只在那叫他生长的神。”这是表明栽种浇灌,彼此合一。所以今天的教会,尤其是香港的教会,虽然名称不同,各人所负的责任不同,但要有合一的精神,同心合意兴旺福音,赞美主。

在美国有一个乡村,乡村的麦田太宽,当麦苗长熟的时候,麦苗长很得高。一天,有一个小孩子,跑进麦田里,后来失了踪,因为麦苗很高,孩子进去后就失了踪,他的母亲很惊慌,全村的妇女都起来,帮他找这小孩子,在田里来回找,可是找不着,用了许多时间,大家都没有办法。有一个妇人提议,所有的妇人,大家手牵着手,从这边过到那边,大家同意用这方法。因此就把失踪的小孩子找着了。母亲得回小孩子之后,欢喜到流出了眼泪。她说:如果早些知道这个方法,就不致费了这么大的气力和困难。求主藉着这事,亦勉励今天教会里忠心的使者,彼此联系,团结一致,不存宗派的成见,不分门别类,因大家都是属乎一个主。

第二、主有七星,就是表明基督有完全的管治。圣经告诉我们,我们是基督的身体,基督是我们的元首。保罗说:他用权能来管理教会。使复原教的人,不要以为脱离了罗马教的专制,就擅自专权,完全由人的意思,没有神的意思.各位,我们看看今天教会,不少也是由人的掌权,还常常说是照主的意思行,其实是照自己的意思行。今天人在教会中掌权太厉害了,不让主居首位,因此教会就不兴旺,分门别类,嫉妒纷争,为甚么缘故呢?就是大家不让基督居首位。求主怜悯我们,叫今天教会的负责人,每个弟兄姊妹,知道主有神的七星,表明主有完全的管治。

二、主对他们的责备──第一节下半节至第二节“我知道你的行为,按名你是活的,其实是死的。你要儆醒,坚固那剩下将要衰微的,因我见你的行为,在我神面前,没有一样是完全的。”

1.主责备他们的事情,在这一节半圣经里,使我们可以见到主对他们的责备。主责备撒狄教会甚么事?第一节下半节责备他们的行为,按名是活的,其实是死的。各位,我们看到这几句话,有不明白的地方吗?难道撒狄教会的使者还没有重生得救吗?难道改正教的人还有些没有重生得救的人吗?如果我们谨慎读这节圣经,就知道不是这样,不是他们没有重生得救。主要他们儆醒,能儆醒就是重生得救,没有重生,就不会儆醒。“坚固那剩下将要衰残的。”这句话就是证明他们已经得救。根本上说,主不是说他们无生命,是死的,因为一个信徒,可在重生得生命,而在行为无生命。既然这样,我们蒙恩得救,应该何等谨慎,应该做一个真真正正行事为人与悔改的心相称之人。但他们按名是活的,其实是死的。

A.他们对教友加入太疏忽,不理这人重生得救没有,只管他承认相信,经过某项手续,就洗礼,因此教会充满不得救的人。

B.教会各种叙会,死气沉沉,没有生气。无论唱诗、祈祷、读经、讲道,外面是照例的作,里面却没有一点力量。因此,礼拜堂虽然不小,但是座位却是空的,赴会人数寥若晨星!哦!这样的情形,按名是活的,其实是死的。

C.还有一样,教会的信徒,没有基督的香气。保罗说:“感谢神常帅领我们在基督里夸胜,并藉此传扬基督的香气。因为我们在神面前,无论在得救的人身上,灭亡的人身上,都有基督馨香之气。在这等人,就作了死的香气叫他死,在那等人,就作了活的香气叫他活。”今天教会有这种行为发出基督香气的人太少了,求主怜悯我们。

2.主责备他们的原因,为甚么责备他们按名是活的,其实是死的?有三个原因:

A.不儆醒──因为不儆醒的缘故,所以造成按名是活的,其实是死的。为甚么他们不儆醒,因为他们不注重主再来。我们查考圣经,主常叫信徒儆醒,就是题到主再来,应儆醒,不可与主分离。

B.不坚固──不是不坚固自己,乃是不坚固别人,即那些剩下将要衰微的人,或说将死的人。他们完全不知道自己有坚强的力量,必须肯帮助别人,尤其是帮助软弱的人。

大卫说:“神阿,求你为我造清洁的心,使我里面重新有正直的灵。不要丢弃我,使我离开你的面,不要从我收回你的圣灵,求你使我仍得救恩之乐。赐我乐意的灵扶持我,我就把你的道指教有过犯的人,罪人必归顺你。”保罗写信给加拉太人说:“弟兄们,若有人偶然被过犯所胜,你们属灵的人,就当用温柔的心把他挽回过来。”各位,你有没有这样做?有没有坚固别人的软弱。

C.不完全──“因我见你的行为,在我神面前,没有一样是完全的。”各位,他们为甚么按名是活的,其实是死的?就是因为他们不完全,太不完全了。谁看见他们不完全呢?不是人看见他们,乃是主亲眼见到的。主看人,不同人看人,人看外貌,主是看内心的。用主眼睛看清楚了撒狄教会,知道他们是不完全的。有甚么不完全呢?乃是他们的行为不完全。各位弟兄姊妹,撒狄教会这种情形,我们现在自己问一下自己,我们的行为是不是不完全?我们的主要我们完全。我们就要完全。虽然信主得救,但不要在糊涂里过日子。

从前有一个人常喜欢为主作见证。有一次站在讲台上见证,他引诗篇四十篇二节的话,他说:“感谢神,他从祸坑里,从淤泥中把我拉上来,使我的脚立在磐石上,使我的脚步稳当,他使我口唱新歌,就是赞美我们神的话.”感谢主,他开口又感谢主,闭口又感谢主,他见证完毕坐下。听众中忽然有一个人站起来说:某某先生,请不要坐下,你说你的脚步立在磐石上吗?你看你的脚上所穿的鞋是谁的呢?这鞋是很久以前,你到我的鞋店买鞋,到现在还没有还给我,还说,你的脚步立在磐石上,你还说有力量,你觉得羞耻吗?各位弟兄姊妹,求主叫我们有好行为表彰在人前。

三、主对他们的警告──第三节“所以要回想你是怎样领受,怎样听见的,又要遵守,并要悔改,若不儆醒,我必临到你如同贼一样,我几时临到,你也决不能知道。”这节圣经给我们看见主对他们的警告有三:就是叫他们回想,叫他们悔改,叫他们儆醒。

1.叫他们回想,怎样领受,怎样听见,又要遵守。

2.叫他们悔改,难道信徒还要悔改吗?许多时候对不信的人,要悔改信主。但其实不知有多少人在教会中,也要悔改。传道人要悔改,长老要悔改,执事要悔改,信徒也要悔改。在七个教会中,主常常有话对他们说,叫他们悔改。

3.主又叫他们儆醒。“若不儆醒,我必临到你那里如同贼一样。我几时临到,你也决不能知道。”主在世上的时候,当他讲到再来的时候,常常说忽然临到,忽然再来,如同贼一样,现在因时间关系,不能详细解释。求主叫我们儆醒等候主来,不至羞羞愧愧的去见主。

四、主对他们的勉励──第四节“然而在撒狄,你们还有几名是未曾污秽自己衣服的,他们要穿白衣,与我同行,因为他们是配得过的。”在这节圣经主对他们的勉励有两件事情:

首先勉励他们那未曾污秽自己衣服的。这是他们少数的人,不是大多数的人。还有几名未曾污秽自己衣服的,是甚么意思呢?衣服是表明行为。启示录十九章八节有此表明:“就蒙恩得穿光明洁白的细麻衣,就是圣徒所行的义。”在撒狄教会中,有少数人,他们不污秽自己的衣服,他们不放纵情欲,不沾染世俗,不失节,有圣洁的行为,所以主称赞他们。

在四节下半节又有多一个勉励,就是他们不失去将来的奖赏。“他们要穿白衣与我同行,因为他们是配得过的。”感谢主,他们的奖赏,将来在天上要穿白衣与主同行,而且这得奖赏是配得过的。“配得过”三字很宝贵,是配得过,不是配不过的。

五、主对他们的应许──五节至六节“凡得胜的必这样穿白衣。我也必不从生命册上涂抹他的名。且要在我父面前,和我父众使者面前。”在这末了一段,是说到主对他们的应许,主对撒狄教会有宝贵的应许。得胜的,必这样穿白衣,主不从生命册上涂抹他的名,且要在我父面前,和我父众使者面前,认他的名。在这应许中,给他们的福份是甚么呢?给他们的福份有二:

1.在衣服方面:主要给他们穿白衣,为甚么不穿别的衣裳,而穿白衣呢?因为白色是圣洁。关于白的颜色,我们可以在圣经看到,所有天上的使者所穿的都是白色的。天使所穿的是白衣,摩西,以利亚所穿的也是白衣,将来在大灾难期中,无数得胜的人,在天上所穿的也是白衣。在羔羊面前都是穿白衣的。将来天堂里的人都是穿白衣的。主自己也是穿白衣,我们看马可福音记载主登山变像时,所穿的也是白衣。还有神也穿白衣,但以理书七章九节“上头坐着亘古常在者,他的衣服洁白如雪。”今天没有时间来多查圣经,我们知道所有在天上的,都是穿白衣的。将来我们到天上,找不到其他颜色,找不到今天在坐各位所穿的其他颜色。将来在天上的衣裳,都是白色的。

感谢主,他们不但穿白衣,我们参考第四节“与神同行。”就是与神同作王。主将来怎样,他们也怎样。主在何处,他们也在何处。主坐在宝座上,他们也坐在宝座上。主审判世界,他们也审判世界。主审判天使,他们也审判天使。与主同享荣耀,感谢赞美主。

2.主不从生命册上涂抹他的名字。他们的福份何等大。因为照圣经看来,生命册是最古的书,记载有许多人的名字,自创世以来,就是记在生命册上。根据摩西大卫,在出埃及记、诗篇,他们所说的,就知到摩西、大卫,他们的名字,已经在生命册上了。这生命册,又称为羔羊生命册。可见这生命册,是在主手中,无人能夺去。这生命册,主握在手中,可见主的权柄极大。所以中外古今的圣徒,所有名字,都记载在这生命册上,但有一个大问题,就是主不涂抹他们的名。这岂不是说,不得胜的信徒,主就要从生命册上涂抹他们的名字吗?不是这样说,不是说名字已经记载在生命册上的人,仍要沉沦,今天有人所传的重生重死,他们说重生后,不小心就要重死。这是错误的。我们要知道,名字没有记在生命册上,与名字从生命册上被涂抹不一样。未有得救的人,名字没有记在生命册上,如果已经得救的人,名字就有记在生命册上。得救的人,如果不得胜,名字暂时被涂抹,在千年国度时,失去奖赏。

我现在用一个比方:前七年或八年,有一位弟兄,坐飞机到某一大城去,那大城有几百万人,在那天恰巧有一个大伟人,亦坐飞机到那大城去。那人一到机场,几百万人都出来欢迎他,且有一万多人进到机场来接他。可是那弟兄,同时到那地。却无人知道,一手提着一个皮箱,一手提着雨伞,静静的出了机场。这事情我觉得有一大教训,得胜与不得胜的,将来到主面前,就大有分别,有的大有尊荣,有的仅仅得救,如在火里经过一样,何等可惜。

再看,主不但不从生命册上涂抹他的名,且承认他的名,表明得胜的人,主在天父天使面前,都要承认他们的名字。这是何等宝贵。但要主在天父天使面前承认我们的名,照主所说,是有条件的。“凡在人面前认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认他。凡在人面前不认我,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不认他。”这就是条件,我们应该在人面前承认我主的名,虽然或有艰难,有逼迫,也要承认我主的名。各位,不知你在人面前有没和承认主的名。

有一个人,是在第二世纪教受逼迫的时候,被捉到国王面前被审判,王要他弃绝主的名,他不肯弃绝。王很生气说:如你不肯弃绝你的主,我要把你充军到远方,离开家庭。他听了笑笑,对王说:我不怕,你纵然把我充军到远方,但有一个地方你不能把我充去。王更生气说:有甚么地方,我不能把你充去。他说:你不能把我充到远离基督的地方。因为主常与我同在,主永不撇下我。王又更生气说:我要把你的财产充公。他说:我不怕,因为我的财产在天上,你连摸也摸不着。王气极了,说:你再说,我就把你杀死。他大笑起来,说:我不怕,因为我已经死了。王说:你疯了吗?你明明站在这里说话,为什么说你已经死了呢?他说:是的,我已经死了,我已经与主同死,四十年前,我就已经与主同死了,现在我的生命与主一同藏在神里面。王听了,垂头丧气,无话可说,也没有方法难为他。看看他旁边的同僚说:我没有方法来处置他。把他充军到远方,他不怕。把他的财产充公,他也不怕。杀死他,也不怕。你们有甚么方法来处置他呢?他们彼此相望,都想不出方法。各位我们要至死忠心,承认主的名。愿主施恩。请各位低头祈祷。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