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九、社会上的人与教会里的人

吴勇长老

读经:创十九1-14,23-28,路十七28-29,彼后二7-8,三10,犹7

神要剿灭所多玛,因所多玛罪恶甚重,声闻于神,神就下来察看,于是将硫磺与火降下毁灭所多玛和所多玛地上一切。今年初有科学家到所多玛旧址去考察,发现几千年前该地曾被火焚烧,与圣经上所说的完全相符。圣经记载这些事的目的是要叫后人知所警惕,引为鉴戒。

今日读创世记十九章,可以看见两种人:一种是所多玛人,另一种是罗得家里的人。

所多玛人是代表社会上的人;罗得家里的人,是代表教会里的人,所多玛人只是一样,而罗得家里的人,却有四样:就是(一)罗得的女婿;(二)罗得的女儿;(三)罗得的妻子;(四)罗得本人──教会里也有这四样人。

(一)社会上的人

让我们先看社会上的人。神为什么剿灭所多玛人(社会上的人)?创十八已指出因他们罪恶甚重,十三章也说到所多玛人在神面前罪大恶极。他们犯罪的光景,十九章说连老带少都犯罪。本来,犯罪的以壮年人为多,而所多玛不只壮年人犯罪,连老年少年人也都犯罪。这正与今日社会一样。路十七章所说:“又吃又喝,又买又卖”。分明是注重肉体享受。今日人误为除了肉体以外,并无灵魂,他们的盼望是现在,价值是肉体。他们不信神,更不信神的审判。因而以“及时行乐”“任情纵欲”为唯一的人生观。犯罪就日来日多,犯罪者的年龄也越来越宽,以至老少也一同犯罪,败坏到极点。

人既不信神,那么,只可管束外面。外体纵或不犯罪,内心却仍然犯罪。人在这世代中为利相争,因此,人心越来越诡诈,人情越来越淡薄,人与人之间,无亲情,无友情,完全把关系建立在物质上,看重物质、肉体、看轻道德、品德、越来越污秽……到了这个光景,天使就在一个晚上到了所多玛,坐在城门口的罗得看见他们,切切请他们进到他家屋,许多人就把罗得的家围住了,罗得为要消灭他们的暴行,宁愿把两个女儿交出来任凭他们的心愿而行,所多玛的罪恶是淫乱呵。犹大书曾加指责,“一味的行淫,随从逆性的情欲。”今日的时代与所多玛时代又有些什么分别呢!今日情欲横流,色情泛滥、报纸、小说、电影、到处满溢,魔鬼已尽量把色情暴露出来,以致老人不庄重,少年人不贞洁。所多玛就是这样,神就用硫磺与水来烧灭它。今日也会一样,彼得后书三章曾载预言:“但主的日子……有形质的都要被烈火销化,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烧尽了。”这是今日的光景与结局。

(二)教会里的人

再看教会光景怎样?罗得家里有四样人,今日教会里也有这四样人:

(一)罗得的女婿──代表无圣灵的人(犹19)。罗得的女婿因为娶了罗得的女儿所以住在罗得家中。今日很多人正和这女婿一样,仅因娶了教会里信徒女儿的缘故,就混在教会里面。

有一个姊妹曾流泪告诉我,因为她先生不信,每逢聚会常被拦阻,家庭间夫妇相处光景也不好,我问她结婚时已否信主?她说那时她已信了,只是丈夫尚未信主。我说:“信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为什么你那时要和一个尚未信主的人结婚?”她说:“原想婚后带他信主。”

从前有一个想跟未信者结婚的女人去见司布真,司布真叫那女人爬到椅上,然后伸手对那女人说:“你把我拉上去!”司布真身体重,女人力小,无法拉得动,司布真把她轻轻一拉,那女人却跌了下来。拉上去不易,拉下来却容易呵!尽管未婚前,他百依百顺,叫他信他就说信,叫他受洗,他也肯,婚礼定要在礼拜堂举行,他也赞成,样样同意,开下空头支票;结了婚后,起初爱情新鲜,他还肯来聚会,只是慢慢地就现出来原来本相了。今日教会里,就有着不少像罗得女婿一样的人呵。有的因父母在教会的缘故,有的因朋友间感情关系的缘故,有的因上司吩咐,碍于人情面子关系;有的因在利害关系上讨好信主的老板的缘故,总之,都是些因人的关系而进入教会的,他们口上说信而心中实在不信,只是挂名,与主全无关系。这等没有圣灵的人,自必会像罗得女婿一般,神要罗得告诉他们快快离开所多玛,而他们反当作戏言。正如传道人为神传话,而那些无圣灵的人听了,反当为无稽的戏言。各位,神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谁能接触,就得圣灵,谁能接受,就得生命。约翰福音四章记载着主对撒玛利亚妇人说:“妇人,你当信我,时候将到,你们拜父,也不在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神是个灵,所以拜他的,必须用心灵和诚实拜他。”用什么可以通灵呢?唯有用灵才能通灵,神是灵,有了圣灵的人才能与神的灵交通;神是生命,有了神生命的人才能与神相交。罗得告知其婿,其婿当为戏言,原因就在没有圣灵的人不能通灵,没有生命的人就不能与神的生命相交。这是第一种。

(二)罗得的女儿──代表混杂的人,他丈夫未信,而她却嫁给他,以至她本人成为“以致圣洁的种类和这些国民混杂”。(拉九1)混杂就是没有分别之意。本来神的子民,应与外邦人分别,不能混杂,今日的犹太人与约但,聚利亚人,面目分不出,只是言语,风俗习惯不同而已。中国与日本人也然。信与不信的怎样分别呢?有一天,我去看一个姊妹,只知她住在那条小巷内,而不知门牌号数,在那里我问一位太太说:“这里有没有一位林太太?”她用手指着说:“有呵,这家有,那家也有,那家还有。”我说:“是四十岁左右矮矮胖胖的。”她说:“这家的是四十岁左右矮矮胖胖的,那家的也是四十岁左右矮矮胖胖的……”我知道这样是无法找到的,当我正要回头走开时,那位太太却问我:“你是否找一位信耶稣的林太太?我看你也很像一个信耶稣的人。”为什么她看出我是信耶稣的呢?原来人信主就有主的生命,他的言语行为就带着属天的气息。鸟在空中生活,鱼在水里生活,它们生命不同,生活也不同;人有属灵生命,就有属灵生活,否则,就与属世的人混杂不能分别出来了。属灵的人,常常读经、祈祷、聚会、行善,不信主的人,常常打牌、醉酒、犯罪、作恶。容我再说一句:“如说属灵而无属灵生活,就是与属世人的混杂,好比是罗得女儿一样。”

(三)罗得的妻子──当天使拉着罗得,和他妻子,并他两女儿的手,把他们领出城外后,要他们逃命,不要回头看,罗行的妻子后边回头一看,就变成一根盐柱。她是代表被世界缠住累住的人。圣经说她落在后面终于变成了一根盐柱。信了主三年五载,甚至十年八载,理应往前直跑,但许多人还落后,也就是因为心被世界缠住累住的原故。

有几个水手,他们喝得醉醺醺,几个人划着舢板要返回大船,可是划到天亮,大船开行时尚不能到达,船开行前响号呜呜大叫时,方才惊醒了他们,原来那缚住舢板的绳子还没有解开。许多神的儿女也是这样,摇摇摇,培灵会摇他,奋兴会摇他,查经会摇他,摇摇摇,始终摇不动,原来是那被世界缠住累住的绳子未曾解开呀!

罗得的妻子一回头,就变成盐柱,既成了柱,太阳晒也晒不化,我说:“她是不化呵!”盐而不化,就不出味,盐若无味,于人无益。什么叫化?化是舍与给之意,在约翰福音三章十六节及加拉太书二章七节,都是说到因爱才有舍与给。罗得的妻子所以不能舍与给,就因没有爱。无爱的力量,欲舍不出,欲给不能,她的爱早被世界夺去了,“人若爱世界,爱父的心,就不在他里面了。”(约壹15)这是第三种人。

(四)罗得──代表不长进的人,彼得后书二章八节提到他有义心,可是他只有义心,而无义行。因此,他告诉女婿的话,女婿当为戏言,不肯相信。各位,我们告诉人应圣洁,告诉人要信主,告诉人要改变,若是自己不圣洁,不信,不改变,怎能叫人相信呢?所以,有义心必须要有义行。

有一个画家要到远方开画展,临行却忘记带护照,那边的警察就阻止他入境,双方争持许久。警察最后说:“如果你是大名鼎鼎的某画家,请你就当面绘一幅即景农忙图吧!”那画家马上拿起纸笔,不到五分钟便绘就了,他就准许进入,口中的话与手中之行,见证出心中之实。罗得有义心而无义行,就不长进。还可以从下列三事看出:

1.与亚阿拉罕相争──未入迦南时能相处,到了迦南就相争,凡有血气与肉体的成份,贪图虚浮的荣耀,就与人相争,不容让人,这就是不长进的人。什么叫长进?像施洗约翰所说:“他必兴旺,我必衰微。”(约三30)我衰微越多,基督就兴旺越多。

2.与亚伯拉罕为牛羊食草而争──亚拉伯罕是代表属灵长进,因他不争而让罗得拣选,他外面牺牲,里面不牺牲。罗得刚刚反过来,里面牺牲,外面不牺牲,他就不长进。最近有一传道人问我,为什么他传道已十余年,仍无长进,后来我知他曾用不正当手段,取人之款,我劝他即刻偿还,他说那人仍在大陆。我要他将款存入银行,将来见面时本息归还,他却不肯,因如将款存入银行,目前生活就稍许困难。他说待将来回去见面时再还。我就向他提出两个问题:“第一,假如尚未等及返大陆就死了,怎样办呢?第二,现在若不对付,等到将来,不知是否仍有愿意对付的心?”各位,现在知道,现在就作,他现在不肯作,就是因为贪图肉体享受,宁可里面牺牲而不肯外面牺牲,自然就无从长进了。

3.离开长辈──人离开长辈,没有长辈带领,软弱时没有人来扶助,跌倒时没有人来鼓励。各位,不接受长辈的带领,不跟随长辈的脚踪,罗得就不长进了。

罗得家里有着这四种人今日教会里也有着这四种人。社会的情况这样,在教会的情况又是这样,就不独不能影响震动社会,反而被社会影响了教会,这样的教会,是站立不住的。所以,今日教会应省察,我们也要省察,自己是否是上述的四种人之一。求主怜悯,叫我们从这四种人中跑出来,使教会不再受社会影响。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