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三位膏主的女人

贾玉铭

路七36-39,44-50,可十四3-9,雅一12

昨晚讲得胜的问题。我们先要对己有得胜的生活,然后对主才有浓厚的爱情。故凡在生活上失败的人,其对主的爱情,是必冷淡的。今晚想讲三位膏主的女人,看看她们对于主的爱情如何。

这三段圣经,是言三个女人把香膏抹主。香膏在主方面是表喜乐,(来一9)在我们方面是表爱情。她们把香膏浇在耶稣的身上,是表明她们把爱情浇在耶稣的心上。

她们同主坐席时把香膏抹主,坐席亦是表喜乐,她们这种行为,真是满足主的心,增加主的快乐不少。

以弗所一章末节,最后的‘充满’两字,亦可译作‘满足’,甚么最令耶稣满足呢?就是教会。故信徒以耶稣的爱为满足,耶稣亦以信徒的爱为满足。不过信徒对于爱主方面,各有不同,有些人很浓厚,有些人很冷淡;有些人很真挚,有些人却带有几分虚伪;有些人很纯洁,亦有些人挟着许多杂质。例如:当日耶稣的五百余兄弟中,有百二十人比较爱主,常和主在一起聚集;而百二十人中,亦有七十人,却更爱主,曾受主差遣去传道,医病,逐鬼,而七十人之中,其爱主的程度,亦各有不同,中有十二人,更特别地爱主,得主简擢而立为使徒,朝夕相随,出入与偕;但在此十二人之中,其爱主的深浅,亦有区别,中有三人是最爱主者,即彼得,约翰,雅各是也。而此三人中,犹以约翰爱主最深,而得主的爱亦最厚,在约翰福音中称为耶稣所爱的门徒者,就是他了。(约廿一20)

投石于水,离中心越远,外圈越大,则同时波动亦越微。这个可比方我们信徒,离主越远,则爱心越淡,而感力亦必越微小。故信徒灵程的高下,爱心实是一个很准确的寒暑表。

则才所讲的三个爱主的女人,可表教会里三等信徒。

(一)悔罪的妇人(路七36-39,44-50)

这个妇人,十分爱主,故她虽犯了许多的罪,亦得到主的赦免。当其未得罪赦之先,何等痛苦?万目睽睽之下,顾不得一切,站在耶稣背后,挨着他的脚哭,致眼泪湿了耶稣的脚。这泪就是她忧伤痛悔的结晶。相信她之泪一倾泻,她之罪亦随之而倾泻了。诸位!你们也有此经验么?此妇人很谦卑,她的泪滴湿了主之脚后,就用自己的头发擦干,又用嘴连连亲主的脚,把香膏抹上。妇人的头发,是荣耀的记号,(林前十一15)是最宝贵的东西,她乃甘心用以擦耶稣之脚。又她为何不把香膏抹耶稣的头,倒来抹耶稣的脚呢?因为她觉得不配。啊!她那种谦卑到底的行为,真令人佩服!

她不但得赦罪的平安,更得闻主用慈爱的声音对她说:‘你的信救了你,平平安安的回去吧’!这句满有恩惠和安慰的话,真是好听;她的耳朵,得闻这声音,真是有福!我以为每个信徒,都要听过这句话,不然,他便顶可怜。诸君!你曾听过这话么?

耶稣对西门说:‘我告诉你,她许多的罪都赦免了,因为她的爱多;但那赦免少的,他的爱就少。’不错,历代教会里凡作工最大的人,差不多都是犯罪最多的人。如保罗所以能够无论甚么,概不能使他隔绝基督之爱,就是因为他曾逼迫过基督,罪人之中,他自认是个罪魁。彼得所以能够爱主更深,鞠躬尽瘁,馁养主之羊,虽给别人用带把他束上,带到不愿意去的地方,他亦无怨怼,也就是因为他曾三次不认主。但不是说我能多爱主,便可多犯罪,乃是说凡爱主越多的人,必觉己罪越大。有某传道者,人皆称赞他是上帝忠心的仆人,但他在将逝世时,很痛恨己罪,责备自己过去事主之不热诚,不尽力。……又张亦镜先生,人皆称他为福音真理的辩护者,他现在亦深自引咎,觉他从前所作的工,不是完全为主。他尝语人:已往是传我所知,今后当传我所信。故罪之多少,在乎我们的自觉多少,若真能自觉罪恶贯盈,则爱主之情,必满溢而出矣。

这妇人来见主时,是哭丧脸的,到她去时,却笑逐颜开,满脸堆着喜乐了。为甚么?因她已得罪赦的平安呢!诸君!你们有此经验否?深信教会里有许多曾为主作过大工的传道牧师,及深识主道的信徒,倒未曾得此经验,不然,他的香膏,为何总不肯抹在主的脚前呢!

(二)知己的女友(可十四3-9)

刚才那个妇人之爱主,其动机在乎罪的自觉及罪的赦免,然而马利亚之爱主,究有何背景?我以为刚才那个妇人对主的爱,是主仆的爱;马利亚对主的爱,是密友的爱,知己的爱,为其如此,虽拿三十多两银子,以买那至贵的真哪哒香膏,浇在耶稣的头上,亦无所顾惜。

她很感激耶稣,他也为其弟而感激耶稣,当其弟拉撒路病危时,她只打发人去见耶稣说:主啊!你所爱的人病了!(约十一3)她并不多讲话,只此一句便够了。她真知主的心,-主难道能坐视其所爱的人卧病,而不为之援救吗?故最高的祈祷,就是只把你的事,告诉主知,不必替主设法,任凭主如何施行便可。

但她告诉主后,主却不即前来,至延迟几天才到,好像故意宕延者然,其实主有深意在其中,盖欲藉此使人看见上帝的荣耀,及叫人们信他是从上帝那里差来的。可见我们祈祷,不即见应验,不要灰心,当知主自有他的预备的。

其后,耶稣来了,拉撒路复活了,她果见上帝的大荣耀了。在这惊喜交集之中,有甚么方法可以表示她深深的感激?有甚么礼物可以酬答主大大的恩典?正思维间,忽联想到耶稣从前曾对她说及他所将遇着的事,于是乘耶稣在坐席的时候,就拿至贵的真哪哒香膏来,打破玉瓶,尽浇在耶稣的头上脚上,不为自己留下一点一滴。我想信她不特打破玉瓶,连心瓶亦必打破,倾倒她的爱情,浇在耶稣的心上。

她不比以前妇人,只把香膏抹在耶稣的脚上,她居然不客气地抹在耶稣的头上,因为她是耶稣的知己,与主有特别感情之故。

她诚爱主,亦诚知主,人所不经意的事,她能顾念,人所不深信的话,她不怀疑,故她能在耶稣未钉十架之先,预为耶稣料理身后安葬之事。许多人失了良机,她却能把它抓实。

她这种举动,不但令耶稣一人能领受其香气,即全座同席者,亦可挹其芬芳。更不止当时的人,即天下后世的人,亦将得永远传为佳话。从此可知我们为主而作的事虽小,而于空间和时间的影响,每可大至不可限量。

耶稣对于她所作,除表示十分满意外,更谓她在他身上作了一件美事。亲爱的兄姊们!你曾在耶稣身上作过甚么美事?你以往所作的事,在耶稣看来,以为美不美?我们所做的,若是美事,虽遭人的反对,误会,也不要紧,主必能与你我表同情的。

主耶稣不但说她所作的是一件美事,更说她所作的是尽她所能。不错,她以一个荏弱无力的女子,能自解私囊,用三十两银,买一瓶香膏,的确是尽其所能了。诸位,主曾吩咐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来爱主上帝。因为惟能尽者,然后能爱,到底你曾尽其所能以爱主否?我们有时为教会捐了多少钱,到底算得甚么,不过如桌下的零碎而已!

主耶稣对门徒说:‘我实在告诉你们,普天之下,无论在甚么地方传福音,也要述说这女人所作的以为记念’。耶稣不止即席赞美她,更在全世界上为她设立永远的纪念碑,我们今晚述说这件事情,无异于诵读她的纪念碑文。

别人不知道耶稣的死,即亲近如彼得,约翰,雅各,亦不知道,惟她能知道,她诚耶稣的知己,亦诚耶稣的爱友,但还有一位比较马利亚为更爱主的,与主的交情,为更甜蜜的,是谁呢?就是基督的妻子。

(三)基督的妻子(歌一12)

法利赛人家里的妇人,为一悔改的罪人,对于主表示的爱情,可以说是主仆之爱,西门家里的女人,-马利亚-为一知己的朋友,对于主表示的爱情,可以说是友谊之爱,或感恩之爱;但这里所说的王,是指谁?是指基督,这里所说的我,是指谁?是指新妇,换言之,即指教会里每个信徒。所以这个新妇对于王的爱情,可以说就是夫妇之爱了。

法利赛家里的妇人,其香膏是倒在基督的脚上;马利亚的香膏,是倒在基督的头上,至于这个新妇的香膏,是倒在哪里?圣经未有记载,然深信必定是倒在基督的心上。

雅歌这部书,十分奥妙,而灵训亦最深,可惜许多人没有资格来读它,当它是一部很平常的诗歌;更有人误会是一个牧童对于其妻底爱情的描写,亦有人以为是所罗门王对于恋爱法老女儿底经过的记载,其实都是大谬不然。本书不过是作者借喻一对新夫妇的爱,来发明信徒对于基督的爱罢了。故读此书时,最好看此良人就是基督,此新妇就是我自己,这样,必更彻底信徒对于基督的关系,和更激发我们对于基督的爱情了。

按雅歌全书要义,有三节书可以表显出来:

(1)良人属我我属良人(二8)此一语乃书内最紧要,最有味,最有价值,至为奥秘,足以畅乐我们心灵的话。

(甲)良人属我 耶稣既属于我,尚有何事何物,可于耶稣以外,加添我一分福乐,或减少我一分福乐呢?

1.耶稣自身属我。他既为我的良人,他的自身,自然是属我的,且我所需要的,就是耶稣自身。

2.耶稣所有属我。耶稣既属于我,他所有的,自然也一并归我。此事可以新郎与新妇之相属表明。因新郎所有的,皆是新妇所有的,一贫女嫁富翁,自必与富翁同享富贵了。

3.耶稣的应许属我。圣经记载耶稣有种种的应许与恩典,耶稣既属于我,则一切应许,自必属我了。

4.耶稣的行为属我。耶稣的降生,受死,复活,升天,及其第二次之再来,莫非为我属我。

(乙)我属良人 新妇既属新郎,信徒也当然属基督。

1.我何故属基督。考圣经其故有三:一因我原为基督所造。二因我又为基督所赎。三因我亦为基督所娶。

2.我以何属基督。一则以身体属基督。二则以心灵属基督。三则以爱情属基督。四则以凡我所有物属基督。

3.我如何属基督。此亦可以新妇对于良人表明之:一则惟属基督。二则全属基督。三则永属基督。

(2)我属良人良人属我(六3)上段言‘良人属我,我属良人’;本段言‘我属良人,良人属我’,说法颠倒了,同时思也不同了。

(甲)爱有先后之别 上段重在‘良人属我’,先说耶稣是我的,是将自己放在头里;本段则重在‘我属良人’,先说我是耶稣的,是将耶稣放在头里。可见上段所言,是信徒灵交之第一过程,注意我要从主得甚么;本段所言,是信徒灵交之第二过程,是进步的灵交,注意我要如何使主有所得。

(乙)爱有轻重之别 先言良人属我,是以我为重,似乎有几分自私;先说我属良人,显然以主为重。我是属主的,自然以爱主为首要,而且我如果属主,则主自然属我,所以灵交进步的信徒,首重在我属耶稣。

(3)我属良人他恋慕我(七10)此乃得胜之爱,亦是最深之爱,比较以前是更进一步了。

(甲)我已为耶稣的爱所胜 我属良人,我的自己,已永远隐没于耶稣之内再不见我自己;故只言我属良人,不再言良人属我。我的一切福气,快乐,荣耀,全在于我属耶稣;他必眷顾我,垂爱我,我的事,就是他的事。我的所有力量,工夫,才干只求为耶稣所用;以事主荣主,为我无上的荣耀,无量的幸福。

(乙)耶稣亦为我之爱所胜 本处虽未言良人属我,却有此良人属我义意更深之一言,即‘他恋慕我’是也。我以整个的心恋慕耶稣,耶稣亦以整个的心恋慕我。例如:‘我妹子,我新妇,你夺了我的心’;‘王的心,因你下垂发绺系住了,我所爱的阿,你何其美,何其可悦,使人欢畅’。……希奇得很,耶稣竟然在于我,有满足与喜乐,没有我,他不满足,他恋慕我,其中真有说不尽的奇妙。

第三段经文,可表三等信徒:一等是把自己放在前面,想从主里得甚么;一等是把耶稣放在前面,使主在我身上得甚么;一等是完全没有自己,所有者。只耶稣而已。请问诸君,你属于哪一等呢?

新妇对于其良人的爱,是真挚的,贞洁的,专一的,且没有改变的,我们对于基督的爱,也当如此。

印度有位著名的传道者,即孙达耳先生,有人称他为现代的保罗。他有一朋友,曾为主舍命。原因印度是不准人信耶稣的,若有违抗,必杀无赦。那朋友立心信主时,曾有许多亲友来规劝他,他置之弗恤;其后,父母来苦劝他,他亦不听;最后,其未婚妻来流泪劝他,对他说:你当想到我个人的困难,你即不为自己计,独不为父母计吗?纵不为父母计,难道亦不为我计吗?(盖印度国规倒,寡妇不能再嫁,未婚着亦然)。但他答她道:虽然,你爱我之心,我所深知,你之困难,我亦洞悉,不过我已把整个的爱,已爱上了我们的主-耶稣,再不能分我的爱去爱别人呢!

从前我看过一部信徒殉难记,其中记载一位爱基尼士姑娘,少年时,很爱主,长大后,异常美丽,因而有多人向她求爱,她总是婉言谢曰:我已爱上一个爱人了,我的爱人,就是基督:请你别要想我,我永不再爱别人了。……其后,政府因反教捕她下狱,叫她放弃她的信仰,不然,必置她于死,她很从容不迫的答说:可惜我没有一千条命,若有,我亦愿意为耶稣舍去。

诸君,主耶稣牺牲一切,为要换得我们的爱,到底我们对主,有没有爱呢?若有,是主仆的,或朋友的爱,或夫妇的爱呢?惟有夫妇的爱,最能令耶稣满足,主若见我们有这样的爱来爱他,他必以为已往的牺牲,不为于徒然,且将认为值得了!

想念主爱(灵交诗歌第七十四首)

(一)我昼夜常思念你的爱耶稣不能测长阔与高深

如瀑布从高处浇下来耶稣使我心快乐颂主恩

你因爱肯降世成肉体耶稣舍弃你荣光大宝座

竟生在律法下为人子耶稣甘心受贫寒无枕所

副歌

我的爱都浇奠你脚前耶稣因你比万有满我意

你到底有尽美有尽善耶稣我心欢喜住你怀里

(二)你的爱如筵席气味香耶稣让我蒙恩人来饱尝

多亏你在十架免死亡耶稣甘愿被咒诅挂架上

救赎我出死亡脱罪孽耶稣你宝血洗我白如雪

又差遣保惠师训诲我耶稣行事得蒙主常喜悦

(三)我昼夜常羡慕你的家耶稣在天为圣徒备安宅

黄金街碧玉城乐无涯耶稣不再有痛苦流眼泪

得常在你恩惠慈爱中耶稣诸天所有福难较量

你的爱至永远不变更耶稣荣耀围绕我成光浪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