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当为主作见证

王载

赛四十三10-21,四十四8

四十三10主说:你们是我的见证。12节主又说:你们是我的见证。21节说:这百姓是我为自己做的,好述说我的美德。四十四8亦说:并且你们是我的见证。

上帝是何等怜爱世人?他造世人,且供给世人所需,我们来世,都是空手赤拳的,一切都是上帝所赐,若没有日光,空气,……人将不能生存。可惜世人离弃上帝,做上帝的仇敌,甚至把石头,及人,当作上帝,崇拜他,事奉他。但那满有慈悲怜悯的上帝,必须在世上留一见证,使世人藉此亲近他,与他有交通,有和睦,故差遣其独生子来世,为他作见证,将从来没有人看见的上帝表明出来。可是世人复拒绝他,把他钉落十字架,而上帝就藉此成功了救世的妙法,和世人赦罪的渊源。

耶稣升天后,更差遣圣灵来为耶稣作见证。如经上所记:‘但我要从父那里差遣保惠师来,就是从父出来真理的灵,他来了,就要为我作见证’。(约十五26)但圣灵是不可见的,如耶稣所说:‘真理的圣灵,乃世人不能接受的,因为不见他,也不认识他’。故必须信徒为主作有形的见证。主曾这样对门徒说:‘你们也要作见证’与以赛亚所说的,正是相合。

故有人谓信徒就是不信者的圣经,这话是不错的,世人不见上帝,不见基督,也不亲圣灵,他们所见的只是信徒,我们日日和他们接触,所以主说:你们就是我的见证。信徒当为基督作见证,有下列几个缘故:

(一)因是耶稣的嘱咐 主耶稣在太廿八18-20嘱咐门徒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凡我所吩咐你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耶稣在复活后,把传道的责任,托付门徒,故教会在世界上所负的最大的使命,就是把福音推广到全世界去。上帝为何不把此责任托诸天使而托于我们呢?因我们本是罪人,已有赦罪重生的经验,以这样的资格去为主作见证,才能发生效力。

多一3说:‘到了日期,藉着传扬的工夫,把他的道显明了。这传扬的责任,是按着上帝我们救主的命令交托了我’。主道何以能显明,就是藉着宣传,宜传才能令人听见,听见才能使人相信,相信才能使人得救,这是一定的次序。现在世界顶注重宣传的工作,无论政治,商业,学术,……都利用宣传方法。今使人信主,我们救灵工作,怎么反落人后呢!

保罗说:我传传音,原没有可夸的,因为我是不得已的,若不传福音,我便有祸了!我若甘心作这事,就有赏赐,若不甘心,责任却已经付托我了。兄弟们!你传福音,是不是亦具有此态度呢?

当日腓力之能引那太监归主,而救其灵魂,是天使指示他的,为何天使不亲自向太监讲道,而必假手于腓力?这就是上帝要人知道此责任不是交托天使,乃是交托于人的缘故。幸腓力能听从天使的话,起来,向南走,往那从耶路撒冷下迦萨的路上去;复能遵依圣灵的启示,贴近那车走,不然,恐他必失去救人的机会。诸君!许多时圣灵感动我们去救某人,我们不特不立刻跑去,有时连动也不动,行也不行,坐视世人下地狱去,而漠不关心,恐怕主将来要向我们讨他丧命的罪!

(二)因欠福音之债 罗一14-16说:无论是希利尼人,化外人,聪明人,愚拙人,我都欠他们的债,所以情愿尽我们的力量,将福音也传给你们在罗马的人,我不以福音为耻,这福音本是上帝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先是犹太人,后是希利尼人。我们得救是由他人传给我们的,换言之,是白白得来的,那末,我们不亦当白白传给他人么?我们得主之恩甚大,如诗人所谓:‘我拿甚么报答耶和华向我所赐的一切厚恩呢?我要举起救恩的杯,称扬耶和华的名,我要在他众民面前向耶和华还我的愿’。(诗一一六12-14)

我很愿望各位常常想到主的恩和主的爱,你多少次有病,得主医愈,多少次犯罪,得主赦免,多少次堕落,得主搭救,多少次跌倒,得主扶起,……你现在有此地位,不过是主的恩典吧!故我们不可不还福音之债。保罗得主的恩,觉得无可还报,故他立志尽他的力量,到外邦人那里去,以还他福音之债。保罗得主的恩,觉得无可还报,故他立志尽他的力量,到外邦人那里去,以还他福音之债,诸君,你用甚么方式去还此福音债呢?

闻说有一小孩子,看见人们算账,某人欠钱若干,某人欠租多少,觉得有趣味,他便想:谁人欠我的债,致我可向他追讨呢?想了许久,才想出我曾替母亲扫过几次地,洗过几次碗,出街买过几次东西,……她总未曾给我工钱,我要向母亲讨债吧!说了,便开了一张账单呈给母亲,请母亲还他的债。母亲见了,可恼复可笑。于是亦开了一张账单给他,内列你欠我喂奶工钱,医药费,教育费,其余衣服费,膳费及零用费等等,我都不要你还我。我照你所开的账单还你就是了。那孩子看见了即哭着脸走告母亲说:母亲阿!我知罪了,其实不是你欠我的债,是我欠你的债哩!许多人都欲向上帝算账,以为上帝是欠他的债,观此,可恍然悟矣!

(三)因人灵魂的宝贵 罗说:原来我们不是顾念所见的,乃是顾念所不见的,因为所见的是暂时,所不见的是永远的。我们的肉身,是可见的,灵魂是不可见的,故当以灵魂为宝贝。有时与人谈道,见他身上虽穿着破衣,流出臭汗,肢体虽残缺不全,但一想到他亦有宝贵的灵魂,则更奋勉劝他信主。

俄国素反对耶稣教,有一次大家开会,特请一位著名的医学博士来,演讲‘人类有无灵魂’的题目,他说:我作医生以来,曾解剖了许多身体,甚么心,肝,胃,肺,肾……都见过,但总找不到人的灵魂在哪个部分,所以我最后下一句断语:人是没有灵魂的。各位如有意见,请尽量发表!说罢,大家默不作声,其后,有一基督徒站起来问博士说:博士先生!你爱你的夫人么?他不假思索的答道:当然是爱。那末,你爱夫人的爱在身体哪部分?在心肺呢?抑在肝肾之间呢?你能找到你的爱给我看么?若找不到的话,我便断定你是不爱你的夫人的。那医生瞪目不知所对。

各位!爱的力量是最大的,是莫可抵抗的,同时亦是众水不能息灭,大水不能淹没,财宝不能交换的。故爱虽不可见,但不能抹煞爱的存在,灵魂何独不然?

我前次到婆罗洲传道,见那里有一种土人,很奇怪的,他们的耳朵穿了一大孔。下垂很长。可是没有文字,故很不开化。且从未用过肥的洗澡,肮脏得很,对于福音道理,更未听闻,然而因他们有宝贝的灵魂,故我亦跑到那里去为主作见证而拯救他们了。

感谢主!使我们有中华国外布道团的设立,此团是专为预备遣入到南洋去传道的,现在已有十余位献身到那里去了。以前总是外国人来中国传道,从未闻中国人往外国传道的,该团不能不算是替中国传道史上开一新纪元。各位虽未必得主选召往那里传道,但请不要忘记为那里的工作祈祷,求主多打发工人出去,收他的庄稼。

我常常想着:在此商战时期,那些商人,为求他的营业发达,尚不惜用种种方法去鼓吹宣传,凡心斗角,以图取胜,目的无非想得金钱,我们为求他人灵魂的得救,岂不更当倍加努力吗?

我每向人谈道时,多默祷主,求主使我能顾念他不可见的灵魂,并能看见其宝贵。盖觉得人能信主,则永远得生;不然,则永远受死,有时我们用几分钟的工夫,讲几句扼要的真理,便能令一个人从黑暗痛苦的地狱之中,救拔到光明福乐的天堂之境。事关他人之生死,苦乐,祸福,我们怎能淡漠置之,敷衍了之?

我们当知将来必有站在主前算账的一日,我们信主以来,曾引几人归主?到那时有没有人向你说感谢的话?求主的灵,大大感动我们,使我们发起救人灵魂的热心来。

(四)因要与人同得这福音的好处 保罗在林前九23说:凡我所行的,都是为福音的缘故,为要与人同得这福音的好处。世界好处,不过是暂时,惟福音的好处,才是永久的。我们见人沉沦,不能掩面不顾,更不能推诿谓与你没得关系。箴言说:‘人被拉到死地,你要解救;人将被杀,你须拦阻,你若说,这事我未曾知道,那衡量人的心,岂不明白么?保守你命的,岂不知道么?他岂不按各人所行的,报应各人么?’(箴廿四11,12)

前数月我到麻厘海岛布道,那海岛约有百万居民,但从未有人到此传福音,故该岛黑暗异常,野蛮得很,不过现在由中华民国外布道团设立一间福音堂在那里,好像还有一线曙光吧!我在此布道三天,一日乘汽车到山边去,见一妇人被车撞伤,呻吟痛哭,为状至惨,那些土人,竟熟视无睹。我乃上前视之,后想请那些麻厘人帮忙,设法将她送进医院去,但他们都不肯进前,像不干他们的事然。于是我与曾道行先生商量,两人合力扶她上车,唉!麻厘人见同胞之死,袖手而不援救,其致亡国,谁曰不宜?但许多时我们亦坐视他人之灵魂落地狱,却漠不经心,斯真无以自解了。

比方有人溺水,我当尽力设法救他上来,断不能谓不是我推他落水,而袖手旁观不去拯救。故现在教会当为一传道之教会,救灵的教会,使人同得这福音的好处。

(五)因耶稣快要回来 关于这个题目,昨日已经讲过了,不过在这里我要联想到我们当乘时献身于主,若在年富力强时,不肯献身,等到年老力衰,已来不及了。从前有某女士,很想献身于主,但不愿意在此似花似锦年华之时献身,要等发白颜衰,才去实行。一日,她母亲生病,留医某医院,她买了一瓶鲜花,嘱看护士供置母亲病榻前,好给母亲悦目赏心,但那看护士早知其心事,思有以悟之,乃故意把那瓶花放在门外,她问其故,看护士说:我想待它残谢后,才供置你母亲病榻前,且谓我这样做,无非效法你献身于主之所为耳,某女士甚为感动。

在此穑多工少的时候,主正在大声疾呼说:我可以差遣谁呢?谁肯为我去呢?未知谁人肯答主说:我在这里,请差遣我!今日圣经学校有许多,而学生却很少,或已在神校毕业,仍不愿在教会服务,无时不欲乘机改业,这不能不说是教会前途的隐忧,和教会当前的一种不良现象。

现在我们要醒悟过来,不特要负起国内布道的责任,更要负起国外布道的责任,到国外去,将主道快快传开,然后主再临,不致有甚么阻碍。我们这个中华国外布道团的组织,是专靠主的灵的,其背景并不属任何公会,不过有几位热心信徒,得圣灵感动,觉得南洋群岛福音的欠缺及其需要的急逼,故因而发起吧!但起初力量薄弱得很,感谢主:现在却能逐渐发展强健起来了。所以为主作见证,不要谓自己软弱无能或地位微小,当知成就不在我们,乃在乎主。试看那遭人白眼的瞎子,他只作见证说:‘他是个罪人不是,我不知道;有一件事我知道:从前我是瞎眼的,如今能看见了’,这样,就能发生极大的影响。又看那被人藐视的乃缦将军的婢女,她只作见证说:‘巴不得我主人去见撒玛利亚的先知,必能治好他的大麻疯’。后来亦能得到很好的成绩。盼望我们此后都能为主打美好的仗,作美好的见证。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