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我近来‘读经’‘传道’‘祈祷’的经验

王载

读经──诗七十三25-28,一一六7,8,12,13,16,17
我讲这个题目,觉得有些战兢,因为座中有许多兄姊,信主比我更早,传道比我更多,而灵交的程度,比我更高深,因而对于属灵的经验,当必比我更为丰富。那末,我这小小的经验,怎值得说呢?虽然,我求主祝福我,如祝福当日那小孩的五饼二鱼然,能令多人藉此获益,使荣耀归于主名。

信徒有三件要事,为每日所当履行的,即‘读经’‘传道’与‘祈祷’是也。我近来对此三者的经验如何?谨分述之如左:

一.读经的经验

我回溯十三年前,简直没有读经。我对于圣经,大概可分作三个时期:(一)反对时期(二)冷淡时期(三)日日读经时期。我生长在不信主的家庭,从未入过教会学校念书。我第一次得来的圣经,是从父亲那里得来的。我不知道圣经里面有何好处,但见其装钉颇为美观,乃拿来贴旧邮票。后来又把它一页一页的撕去,那部圣经,而今尚在。我从前当它是废物,不知是宝贝,真如瞎眼一样!

我的妻是个基督徒,她有本圣经,常劝我阅读,并苦劝我信耶稣,我是时心里觉得耶稣必是个非常的人,不然,为甚么有那么多人信他?

有人劝我读经不可先读旧约,盖旧约太深,很难知其意义;当先从新约读起,于是我开始便读马太福音,但一读到一2那里说:‘亚伯拉罕生以撒,以撒生雅各,雅各生犹大,……’很觉索然无味,其后勉强读下去,读到五章的时候;见耶稣说:‘清心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见上帝。’于是我知道自己是个罪污的人。后又读至第六章耶稣说:‘你施舍的时候,不要叫左手知道右手所作的。’更知道耶稣与那些假冒为善的人不同,他的教训是非常的;他不止是个好人,且是上帝的儿子,人类的救主。圣经确如一面镜子,能照出人心的真相,使人知道自己曾如何得罪上帝及他人。在后我又从读经所得,知道耶稣来世,是要替人赎罪,作挽回的祭品;将来还要再来,以审判天下万人……等,怪不得保罗说:‘这圣经能使人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了’。(提后三15)

我自从由读经明白了得救之道后,遂受洗归主,在名义上已正式做个基督徒了。不过受洗以后,倒很少机会读经,有时到礼拜堂聚集,因为不熟圣经的缘故,致牧师讲到以利亚,以利沙等,我茫然不辨是人名抑是地名。

记得有一次在南京一信徒家中做家庭礼拜,恰巧是读利未记一二三等章,多是讲到杀牛杀羊等事的,我心里很不欢喜,于是很讨厌读利未记。其次使徒行传,也是我初时所不欢喜读的,因其地名,人名太多,但而今我觉得作主工的人,旧约应多读尼希米。新约应多读使徒行传。

我从前很喜欢看小说及电影戏,每看小说等书,则兴趣横生;每看到圣经,则呵欠欲睡,有如以色列人每回到埃及的黄瓜菜等,对于旷野的吗哪,则淡然乏味一般。讵知小说等虽饶有趣味,却等于埃及的黄瓜;……圣经虽平淡无奇,却等于旷野的吗哪,大有补养生命的功能。

有时,朋友问我近来读经否?我则支吾以对,盖那时候,我的圣经确为灰尘所封蔽了。其后,我遂立志每日要读经,但‘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不由得我’。所以读了几天,便又中辍了,我想在座诸位,也有与我犯同一毛病的,在培灵会中,每天可读经十余章,但以后却逐渐冷淡下去,递减而至于零。实际上,我们读经,不贵多而贵恒,若我们能有恒心,坚持到底,虽日读一二章,亦得益不少。

我为何不喜读经呢?因我素很贪睡,早上很晏起身,故大妨碍于读经时间,在始初立志时,还能勉强早起,不久复为睡魔所胜。后忽读到箴十九15:‘懒惰使人沉睡’。……因此心里大受感动,知道我是个懒惰的人,乃再立志:不读经不吃早饭。其次,徒十七11亦教训我不少,庇哩亚人天天考查圣经,并不是因人勉强他们,乃是他们自己甘心愿意的,故我们读经,也当如吃饭然,不要他人勉强,而且天天要吃,不可一日间断。

我读经有时不明白其中的意义,但我深信此言是出于上帝,乃祈祷以求圣灵的启示,断不因其不知而减少我读经的兴趣,有如‘因噎废食’者然。代下廿20说:‘……信耶和华你们的上帝,就必立稳;信他的先知,就必亨通。’我们若笃信圣经是上帝之言,即现在或有不明,终底必得到豁然贯通的一日。

凡世上得上帝大大使用的人,必是个笃信圣经为上帝之言的人,如德国的路得马丁,英国的施布真,美国的慕迪等是。故信徒第一要着,是信圣经是上帝的话,若能如此相信,则上帝亦将信托你。那么,你的祷告与讲道,必格外有力了。

我又很喜欢读诗篇和箴言,盖诗篇是教训我们祷告,与上帝往来,箴言是教训我们说话,与人往来,能熟读此二书,则于对神对人之道,其庶几矣!故我对这二书,读了又读,至今算之,已读了九十余次了。

从前我每日至少读经十余章,但好像一个重担,读了觉得很辛苦,不读,良心又不安然,于是不得不敷衍从事。现在我改为每日读五章,旧约二章。诗篇箴言一章。新约二章,这样每年便可读完旧约一遍。诗篇箴言二遍。新约三遍。我们不可因圣经太厚,而生其畏缩之心,若能每天继续不断地读下去,必可以读完的,我从头至尾,已读了十七次。我在此数年间,得圣经之帮助,安慰,勉励……更多,觉得它诚是我患难时的良友,孤单时的伴侣。

我记得早年上海发生风潮,许多学生工人,罢课罢工,他们请我去演讲,我不知如何,乃求神指示,后得神赐我经训,是在摩五13:‘通达人见这样的时势,必静默不言。因为时势真恶’。于是我乃决定不去。

上帝常常藉着圣经教训我,和我谈话。我一次在床上病重甚危,中心颇为忧虑,后上帝亦用二节圣经安慰我,即士六23:“耶和华对他说:‘你放心,不要惧怕,你必不至死’”。和诗一一八17:“我必不至死,仍要存活,并要传扬耶和华的作为”。

我相信圣经,是生活之主的言语,我们若要多明白生活的主,必须多多查考圣经。不过有多人在圣经上加上自己的见解,或有时因事而求主指示,乃揭开圣经一指,以为指着的地方,就是上帝所指示他的;如此,则不免有错吧了!闻说从前有一人因事求问主,不料揭开圣经一指,恰巧指着太廿七5:“犹大就把那钱丢在殿里,出去吊死了”。他以为不对,说:主啊!我不是犹大呀!后又再如前一指,事有如此凑巧的,竟指着路十37下半句:“耶稣说:你去照样行罢”!他不禁忧恸起来,你看以圣经为占卜的信徒,何等自寻烦恼啊!

雅一25:‘惟有详细察看那全备使人自由之律法的,并且时常如此,这人既不是听了就忘,乃是实在行出来,就在他所行的事上必然得福。’这里教训我们读经有四要件:

(一)详细,不是草率了事,不求甚解。

(二)察看,不是随便略读,乃要下深刻精密的研究。

(三)时常,要有恒心,不可一曝十寒。

(四)实行,圣经之道,贵于实行,能实行才能得福。

现在有许多人假托圣经而行事,在立论上颇有片面的理由,没有可指摘之处,但若将其彻底研究一下,实际根本上有很大的错误。例如一次有安息日会的教友,劝我要守安息日,我问:施布真慕迪等,有守安息日么?他答:没有,他们是守七日之首日的,我遂对他说:我也不必守安息日了,盖我很愿意效法他两人呢!他就无词以对的退去。数年前我由曼谷往槟榔屿,在火车上遇一安息日会的牧师,亦和他谈起这个题目,我问他说:安息会谓人在现世则当守安息日,将来到天堂,还得守么?他说:为甚么不要,我又问说将来在天上,圣经谓没有昼夜之分,那里可分开七日而守安息日呢!这是他们显而易见的错谬。

在上海有一郇城会,这会最大的主张,谓人要受三次浸礼,即一次圣父,一次圣子,一次圣灵是也,必如此才能与圣经符合。我初亦以为然,以为受浸越多则越好,故几乎为他所诱,后得我妻劝止,乃不果行,及今思之,始知他们是画蛇添足的。

现今闽粤两省,都有所谓真耶稣会,那会以为信徒必要说方言,不说方言,便没有圣灵的充满。故他们常在祈祷中说起方言来。那知有些方言,是由邪灵及人的矫楺制作而成的,比方你若不绝的说:‘嗄哩路阿’‘嗄哩路阿’‘……’久而久之,舌部失其通常的作用,则所发的声音,便不正确起来,而成为人不能领会的类似方言了。好像从前的老学究,他们在读书写作的候,其足常常动摇不已,以后习惯了,即欲不动摇亦不可得。大抵他们所谓方言,正类乎此。

在圣经中常记载异象的事。前在真光杂志见福建海沧福音堂有一段新闻,谓忽然该堂内有种声音发出说:我是某某牧师,(他死了已廿余年)上帝特差遣我来请你们读以赛亚书某章某节,盖耶稣快要再临呢。其后,又叫他们出外观看上的的荣光,多人见了,流泪认罪悔改。有人写信问我对此事的意见,我答他说:你们当小心这事,圣经尝谓魔鬼亦可扮作光明的天使。所以现在有许多类似圣经异象的事,我们若不有属灵的智慧,实难辨其真伪的。关于此事,曾有一位留美医生黄和声博士与石美玉医生到福州来和我研究,黄医生初亦很信,后我多方解释,谓上帝是只要人与神交通,从没有叫生人与死人来往的,看耶稣所设的比喻,亚伯拉罕既不打发已死的拉撒路来和那财主的五兄弟作见证,为何上帝而今倒打发那已死去廿余年的牧师来对生人传道呢?且谓他能答覆一切问题,我曾出过一问题请他答覆,就是根据约壹四1-3的话,问他‘耶稣是否为童女所生’。那答覆却为林前十三13,那节圣经,是说:‘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爱,这三样,其中最大的是爱’。所问非所答,于是知道他不能答覆这个问题,其为非上帝的灵,乃是敌基督的灵,可无疑义。

我信道初年,很想得见异象,往往睡到夜半,惊跳起来。感谢主!他不要我藉着这些认识他,他叫我们认识他,要以圣经为标准。

二.传道的经验

我在讲道时,在想定讲题后,有时有另一讲题来进我的心中,使我战争起来,不知如何抉择,有如以扫雅各在利百加的腹中相争一般。但最后则看那个题目多提及耶稣的救恩为决定的标准,因觉我国还有多人未得救恩之故。在讲道时常希盼多人因此得救,盖此为我传道的目的。从前有一传道人问施布真先生说:我传道已多年,为何总不能令人得救?他答:因你在讲道时,未曾盼望有人得救,这话是不错的。

我们传道当效法保罗的‘定了主意,在你们中间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林前二2)许多人很喜欢节外生枝,于十字架之外,另加上些装饰品,结果倒失了十字架的本色和原意,所谓‘弄巧反拙’是也。例如:有人推测多马在耶稣复活时所以不和众门徒同在,是因为他往酒楼去喝酒。像这种‘莫须有’的解释,是过于圣经所记载的,我从来不敢出此。

我在讲道时,很要紧顾惜光阴,盖在讲者方面,若虚费一分钟,则在千百听者中综起来,则虚费千百分钟了。

我讲道很怕偏重一方面,好像现在有些人欢喜甚么,便常讲甚么。闻说某牧师素喜讲浸礼,所以无论讲甚么题目,都讲浸礼去。有一次人请他讲创世记一章上帝创造天地,他开首又说:地球上面水占四分之三,陆占四分之一,水多于陆三倍,于是又说到浸礼了。

我以为讲道侧重一个题目,是不可以的;但当注重讲耶稣,盖传道的目的,是要高举基督,故无论何时何地,都要讲起基督来。我一次在南洋请求一间华人学校许我对他们的学生讲道,但他们要我讲‘中国’为题,我乃先述说中国疆域如何的广大,人民如何的众多,物产如何的丰盛,及开化如何的早,民族秉质如何的聪明等,他们听了,眉飞色舞,喜形于色,其后我又讲到现在中国政治怎样的腐败,人民生活怎样的痛苦,及共匪,土匪,鸦片……怎样充斥,荒饥,旱潦,内乱……怎样频仍,他们顿然忧愁起来,最后,我便讲到要打倒这些国家的仇敌,只有福音真理,故欲挽救中国的危亡,人心的衰败,舍信耶稣外,别无他法。那时,他们不但不加反对,且多数均以为然。

讲道最大的障碍,就是那个‘我’,比方在讲道时,见有几位在主里灵程很深,阅历较富的人在座,便疑惧起来,恐怕他们要如何批评‘我’。处处都以‘我’为中心。但我们讲道,当想到人们灵魂的宝贵,不可常想到自己方面。

讲道也不可怕人。有一次我在某城讲道,那城里的神道学生,不知怎的对我抱着藐视的态度。我所讲的,大意谓人信耶稣,方可为上帝的儿女,不然,必不能得救。不料他们中有人以为世人皆是上帝子女。遂不满意多起反对。可是我并不害怕,因忆起赛五十7说:‘主耶和华必帮助我,所以我不抱愧;我硬着脸面好像坚石,我也知道我必不致蒙羞’。

又有一次在上海某大学讲道,讲时,有一个学生拿刀向我威吓,谓若再讲,我必杀你!当时秩序稍乱,我乃镇静唱诗,他也无从逞凶。讲毕,有多人护送我出校,第二天,其校管理人亲来向我道歉,并问我如何处置那学生,我答他道:可作罢论,这是我们传道的家常便饭啊!

在讲道后,常遇有人称赞我说:王先生!你讲道很好,为我所从未听过的。这些夸奖的话,很易令人跌倒,但我每听到此话时,就求主令我不要骄傲自满。亦有时,在讲道后,有人写信与我,谓你讲道,有如鸣锣响钹一般,毫无感力。……但我亦不因之而灰心。

多数人讲道,见听众挤拥,便兴高采烈,起劲地讲,若人数寥寥,则心灰意懒,随便敷衍,我初时也是这样,但后来则觉得是错,故现在讲道,无论人数多寡,亦一样的不敢消极。记得有一次到南洋某岛布道,那里的传道人请我开布道大会,并印发许多传单,竭力鼓吹,于是我格外小心预备,谁知时候到了,一个人都没有,除了我和两位牧师之外。其后我就恳切祈祷,求主为我开传道之门,一会儿,果然座为之满。这是上帝想试验我灰心与否,幸我不上魔鬼的当,诚感谢我主的恩典。

昨夜有一兄弟对我说:‘我讲道时,得主祝福,则骄傲;若不得主祝福,则灰心’。……若果如此,主将如何!我们传道惟有以‘神’为中心,不可以‘己’为中心,不可想到自己的好处,不可想到自己的坏处,总当常常思想神。比方若有人常想到自己的肺,则很易成为肺痨;常想到自己的脑,则很易成为脑病。其实我们不必思想自己的。再设个比方来说明:我们人赖以生存的要件,当然是首推空气,但我们呼吸空气,是很自然的,断没有人挂虑到自己在睡觉时万一忘记了呼吸便如何的,盖有生命自然有呼吸,并不用我挂虑的。我们在讲道时,能这样存心,不思想自己,只思想耶稣基督,那么,无论怎样的环境,亦必不致有灰心丧胆了。

本来再想讲论我近来祈祷的经验,但为时间所不许,只好从略吧!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