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人的地位

成寄归

请读创一-二章

我每在一个地方领会,都必请教本地教会对于上帝的称谓,喜用上帝或喜用神,因有些教会喜称上帝,亦有些教会喜称神或真神的。各执一是,甚或因之而起争辩的也有。但无论如何称谓,都不能与希伯来文的意义相合,因为原文是没有他国文字能译得贴合的。上帝名称的奥妙,可想而知。上帝的名称,在希伯来文原有下列三个意义:

(一)上帝,(原文El以勒)意即大能者。

(二)上帝,(原文Elah以拉)意即他是大有能力之神,我们应当敬拜。

(三)上帝,(原文Elohim以罗欣)意即他虽至高至大,亦是信实慈爱,与人立约,说中文的全能的上帝,英文译为AlmightyGod都不合希伯来文的意思。

‘全能的上帝’,原文是ElShaddai以勒沙代,意即大能者,有乳,有胸怀。这就好像婴儿睡在母亲安稳的怀中,口里咂着母亲的奶,更得母亲轻轻的用手拍着,并唱着催睡的歌,叫他睡觉,这时候,孩子完全满足,没有甚么欠缺。我们在上帝的怀里,正是如此一无所缺。‘在全能的上帝’的几个字上不能看出这光景来。

其他上帝的称谓还有很多的意义,在此不能一一尽述。总之圣经中无论‘上帝’‘耶和华’或‘神’,都各有其特别的用意,断不是随便乱用的。创世记第一章是用‘上帝’的名称,这一章是论到上帝如何创造世界万物,及上帝如何先造好了万物后始造人,意思是把万物赐给世人。到第二章四节以后,不称上帝,而称耶和华,耶和华含着救赎的意思。救赎若没有把生命舍去,就不能成功救赎。上帝拯救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时候,特别要他们知道他的字耶和华,并要他们知道他们得了救赎,是依赖预表基督的羔羊宝血。创世记一章,上帝把万物给人,第二章不但上帝把万物给人,而且也是把他自己的生命赐给世人。我们光有创世记第一章是不够的,必有第二章才得完全。若上帝只把万物赐给世人,却没有把他的生命赐给世人,世人只有万物而无生命,如何承受万物?

罗八32:说‘上帝既不爱惜自己的儿子为我们众人舍了,岂不更把万物和他一同白白的赐给我们么?’注意‘他’字,上帝不独给了我们万物,也把自己的生命给了我们。这样看来,我们有了万物,又有上帝自己的生命。上帝所给我们的,不能再比这个更多,我们所得之于上帝的,也不能别有所得。上帝爱人至极至尽,无以复加。顶可惜的世人不知上帝赐给他们多少!然而狡猾的魔鬼是知道的。

魔鬼见世人得的太多,(实在太多,我们无话可以形容估计),就妒忌了,所以想出一种毒策来,以便破坏人在上帝面前那个‘人’的地位,以致有创世记第三章最不幸的一页。因为魔鬼深知上帝只能将万物和他自己的生命赐给他所造的人,人必须目中有神,站在‘人’的地位方可得着。人不可太高,亦不可太低。我们看魔鬼诱惑夏娃的话说:‘因为上帝知道,你们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们便如上帝能知道善恶。’意即欲入到比人高的地位──上帝的地位,与上帝对抗。其次,魔鬼与夏娃说话的时候,自己却变作狡猾的蛇,这又暗示把人的地位降低,与动物同等,只配和动物谈话而已。魔鬼的目的,不是要你自高自傲,目中无与上帝同等,便是要你自轻自贱,专顾肉体与动物同类。一则欲你高于‘人’,一则欲你低于‘人’而失去人的地位,同时人的幸福就丧失无余。魔鬼千方百计,目的不过如此。魔鬼对于老亚当如此,魔鬼对于新亚当亦如此。我们得胜魔鬼亦不能在这个焦点之外。

我常说只有主耶稣真知道身体当作何用,上帝造人是照着他自己的形像造的,人的身体应该作看不见的上帝之表彰,这是身体的独一妙用。然而除了主耶稣以外,人都不知这样用他的身体。堕落的人,目中没有大能的主,也不知道何为敬拜神。若不是耶稣来到世上,人真不知神是甚么?更不知敬拜神是甚么一回事!世人不是站在神的地位来抵挡神;就是站在牲畜的地位,来羞辱神,民十三33说:‘以色列人看自己如蚱蜢一般’;这是他们卑鄙,甘居下贱。在十四4,他们又说‘我们不如立一个首领,回埃及去罢’。此时他们又站在神的地位,与神对抗。世人真是走这两个极端。所以,人若不是得了耶稣的生命,就绝对不知做‘人’。魔鬼正是在人不知做‘人’的弱点上,叫人受致命伤,我们胜过魔鬼不是别的,就是简单的做‘人’。

上帝爱世人,差他的独生的儿子耶稣来到世上,就是叫人看见人的本来面目,当耶稣在旷野受试探的时候,耶稣饿了,耶稣有饿,正足以表明耶稣是站在人的立场上,与魔鬼为敌。但魔鬼最怕的,就是耶稣做‘人’,站在‘人’的地位,所以魔鬼的攻击是要耶稣离开人的立场,而站在神的立场上,吩咐石头变成食物,我们充满智慧的主耶稣,所回答的是:‘经上记着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上帝口里所出的一切话’。请注意这个‘人’字,‘人活着’,不是‘神活着’,亦不是‘畜类活着’,乃是‘人活着’,这其中含着许多奥秘的真理。人若站在‘人’的地位,就当听从上帝的话,知道作‘人’的人,才知‘人’是靠上帝的话而活。我再说:比‘人’高的是神,比人低的是‘畜类’,魔鬼既是要人走极端,不是偏于高,就是偏于低,不要人认识居于其中的‘人’的地位,主耶稣来,正是站在这‘人’的地位,顺从神,敬拜神,而除灭魔鬼一切的作为,使魔鬼的计划归于失败。

除了主耶稣和被主耶稣的生命所充满所管理的人之外,人都是站在神的地位,自己作主,目中无神,亦是站在牲畜的地位,以为自己没有灵魂,饱食终日,醉生梦死,有如牲畜。其实两者正是落在魔鬼的陷阱中,而不自知。

路十七26-29说:在挪亚和罗得的日子,有许多人灭亡了,在圣经中没有记着他们做些坏事,不过只记着他们又吃,又喝,又嫁,又娶,又买,又卖,又耕种,又盖造。现在教会里许多人以为这些吃喝,嫁娶,工作等等都是好事,人可任意为之。殊不知上帝造人,不是为人吃喝,嫁娶,买卖,耕种,而造,乃是照着他荣耀的形像而造。人当负责荣耀上帝。请看罗一21‘他们虽然知道有上帝,却不当作上帝荣耀他’。又三23,‘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上帝的荣耀。’又林前六20‘你们是重价买来的,所以要在你们身子上荣耀上帝。’又十31‘所以你们或吃,或喝,无论作甚么,都要为荣耀上帝而行。’主耶稣抵挡魔鬼的话是:‘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上帝口里所出的一切话。’吃喝,嫁娶,本不是罪;但只知吃喝,嫁娶,等等而目中无神,不以神的旨意为是,不荣耀神,那就是站在神的地位抵挡神,或站在畜类的地位,专顾肉体。所以我敢为‘罪’下一个定义:罪,就是不做‘人’,不做‘人’的人便是罪人。请听上帝吩咐人的话:‘只是分别善恶树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其实亚当的肉体当时并未死,但他已离开了做人的地位,与上帝相隔,这就是圣经上死的意义。魔鬼并不一定要我们去做甚么明显的坏事,只要我们离开了人的地位或做神,或做牲畜,便算得计了。世人因不认识如何做‘人’,故上帝使耶稣来世做‘人’,恢复人的地位。所以耶稣常自称为‘人子’,其意义是很深奥,不可以言语形容。

我常常想到从前不知有多少次是站在神的地位,和牲畜的地位。感谢上帝,我自信了耶稣之后,本着新生命的性情,恨恶这两个极端,无论甚么事临到我的时候,我要靠着他的恩惠能力,不敢擅自作主,必先祷告上帝,等候上帝,来解决,我承认,这就是‘人’的性情。再请看诗八3,4:大卫看见上帝所造的天,并他所陈列的星宿,同时便想到自己的微小,他说:‘人算甚么,你竟顾念他;世人算甚么,你竟眷顾他……’我得救之后,也是本着新生命的性情,眼中看神至大,看自己微小之极,不足称算,如此就知在心灵中敬拜这位至大可畏的上帝。然我若没有主耶稣的生命,则必不能认识上帝的至大和自己的小,而站在‘人’的地位,敬拜神,顺服神。当日以色列人若能认识自己是‘人’,就也必认识上帝是神,同时,亦必能照着上帝的旨意,靠赖他的大能,直进迦南。可惜他们目中无神,又看自己如蚱蜢,故遭失败。所以我们不可居心高傲,也不可居心低贱,只要做‘人’就够了。请问以色列人为何在旷野飘流四十年之久?这无非是他们不知做‘人’的结果。上帝与人的关系,必须要人站在人的地位,顺服他,敬拜他,否则就在所过的日子上,与上帝没有关系。上帝对于这样的人,不能有所付托。所以一个不知做‘人’而顺从神的人,必要旷野飘流,找不得安歇的归宿之地。

现在要请诸位记得一句很简单的话,就是:上帝爱我们称我们为‘人’,正如创五2说:‘在他们被造的日子,上帝赐福给他们,称他们为‘人’我们应当十分认识这‘人’的地位,并在基督耶稣里真的做‘人’。只有人才是上帝的儿子,才可以称上帝为父。世人失去‘人’的地位,也就自然失去儿子名分。上帝差遣耶稣来到世上,就是叫我们得着儿子的名分。加四5,6说:‘你们既为儿子,上帝就差他儿子的灵,进入你们的心,呼叫阿爸父。可见从此以后,你不是奴仆,乃是儿子了;既是儿子,就靠着上帝为后嗣’。

兄姊们!我讲的话,或者有些词不达意之处,但其中的要点是很简单的就是上帝造我们,是称我们为‘人’,我们只要做‘人’,就满足了上帝的心意。

再请记得约三16:‘上帝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这个‘独’字是表明上帝只有一个儿子,这个独生儿子活在谁的心里,谁就是上帝的儿子。在上帝面前并无阶级,种族,男女的分别,中文圣经虽有几处说上帝的儿女,其实在原文中并照着新约的原理说,并无‘女’字。因为上帝只有一个独生儿子,这独生儿子活在女子心里,这女子也是儿子。我们无论‘男’‘女’,在上帝面前,都是儿子,女子也是儿子的地位。

我已经说过:‘全能的上帝’,按希伯来文原文的意思,好像孩子睡在母亲的怀里吃奶,何等满足!我们本该在天父的怀里,享受他们的一切,可惜世人失去人的地位,与神对敌,不做儿子,不在上帝的怀中。请看约一18说:‘只有在父怀里的独生子,将他表明出来’。这里又提到‘独生子’,除了主耶稣以外,就没有人是站在‘人’的地位做儿子,活在天父的怀中。但愿我们这以耶稣为生命的人,真是在他里面做‘人’,作儿子,活在天父的怀中,‘将他表明出来’,这就是上帝造人的本意,魔鬼所要破坏的,也是在此。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