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当荣耀上帝

成寄归

请读太七7-11:上帝是我们的天父,他所赐给我们的是饼,不是石头,是可吃的食物。但愿我们不要看上帝的话是语言文字,上帝真是要我们拿他的话当作食物吃下去。

我再要请诸位温习我以前所讲的,以后就更明白本题。上帝在创世记第一章先把万物造成之后才造人,表明上帝所造的都是赐给人──给人管理,给人享用。但上帝若先把万物给人,而不把生命给人,则万物于人有何用处。比方父母生了孩子,只把财产等等赐给他,为他所有,而不乳养他,饥则不与食寒则不与衣不使他成为活人,这徒有承受父母财产之名,而无生命享受财产之实,有何用处!

创世记由二4起,则称耶和华。耶和华的名字已经说过,特别是个救赎名字,表明耶和华上帝将他的命倾倒于人的里面,但人一方面惟一的条件,必须做‘人’。创世记三章便是人受了魔鬼的欺骗,离开‘人’的地位去做神抵挡上帝。创三22说:‘耶和华上帝说,那人已经与我们相似,能知道善恶’。人已经与上帝相似,上帝作主,人也可以自己作主;上帝自由行他的旨意,人也可以自由要做甚么便做甚么,心目中没有上帝,自己就是上帝了,于是上帝只有把人赶出伊甸园,离开他的面,上帝与‘旧人’告一落。以后亚当与上帝有的关系,乃是‘皮子衣服’之‘新人’的关系,此为另一问题,我们要注意的原理,就是人的堕落,失败,灭亡,就是离开‘人’的地位与上帝为敌,亏缺上帝的荣耀。

请看徒十二21-23:‘希律在所定的日子,穿上朝服,坐在位上,对百姓讲论一番,百姓喊着说‘这是神的声音,不是人的声音,希律不归荣耀给上帝,所以主的使者立刻罚他,他被虫所咬气就绝了’,请注意‘希律不归荣耀给上帝’,就因此而死,这里所说致希律于死的原因不是别的,只说他不归荣耀给上帝,虽道希律除了这件坏事就没有做过别的坏事么,我想他的坏事,是不计其数呢!但圣经在此偏不提别一样的坏事,只说他不归荣耀给上帝,就因此而死。圣经就是这样常常引起我们明白圣经原理,叫我们明白不荣耀上帝,就足以叫人灭亡,就足以被上帝废弃不用。圣经真是比一切利剑更快!

电灯泡的用处是要发光,──把电光表显出来,这是他惟一的用处,若失去这个惟一的用处,虽没有其他的坏处,就足以被人废弃不用。上帝造人是照着自己的形像造的,人惟一的用处就是将他表显出来荣耀他,人若失掉这惟一的用处,虽不做其他坏事,亦足以灭亡,被上帝废弃。我说一句,亚当灭亡,世人灭亡,都是这个原理。

别的宗教昧于人对于创造主的亏欠,和人向他敌对的行为。他们所说的话,不过是在人面前当作甚么,或不作甚么,但基督教是说,人既因不荣耀上帝而灭亡,亦必因荣耀上帝而活命。所以基督教的次序是人因罪与上帝隔绝而死,人当接受上帝所赐的耶稣生命,而补满上帝的荣耀。

罗三23说:‘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上帝的荣耀’。这节圣经是把人的两种罪描写出来,‘犯了罪’是消极的,就是不当做的做了;‘亏缺了上帝的荣耀’是积极的,就是应当做的没有做,亦是不能做。我前已说过我们就是不做在何坏事,只不荣耀上帝,已足灭亡,何况既不荣耀上帝,而又犯罪害人,污秽不堪。这个电灯泡若坏了不能发光,它只不发光而已,放在那里尚不害人,但不荣耀上帝的人,既不发光,而又犯罪害人,既积极犯罪,又消极犯罪,欲不灭亡,其可得乎!耶稣来世,就是为我们解决这两种罪的问题。请看林后五21‘上帝使那无罪的替我们成为罪,好叫我们在他里面成为上帝的义’。主耶稣在十字架上,亦就是我们在十字架上,与他同受罪的审判,罪的刑罚。(罗六6)主耶稣在十字架上替我们死,已经为我们解决了罪的问题,但耶稣不光是为我们死,更是为我们从死里复活,使我们得着新生命,积极的荣耀上帝。

一个接受基督耶稣的人,起码就是‘已经死了’。‘一人既替众人死,众人就都死了’。他除在基督里面活着荣耀上帝之外,就不能根据圣经找着丝毫为自己活着的理由。

请看林前六19,20:‘岂不知你们的身子就是圣灵的殿么,这圣灵是从上帝而来,住在你们里头的;并且你们不是自己的人,因为你们是重价买来的,所以要在你们的身子上荣耀上帝。’保罗这里不是说,巴不得你们的身子是圣灵的殿,亦不是奉劝你们的身子要做圣灵的殿,乃是说你们的身子,就是圣灵的殿,是过去的,不是未来的;是已有的,不是希望的。我们不是基督徒则已,如果是基督徒,那就已经是圣灵的殿,你们的身子不是别的,乃是荣耀上帝的惟一器具。

耶稣在约十七1,那里发明一个荣耀上帝的原理。他在那里祈祷说‘父阿,时候到了,愿你荣耀你的儿子,使儿子也荣耀你。’再请看约十三31,也有同样的原理。主耶稣说:‘如今人子得了荣耀,上帝在人子身上也得了荣耀’。这两处的次序就是:先是儿子耶稣得了荣耀,以后才有荣耀归给天父。不然的话,失败的儿子耶稣,只能羞辱天父,那能荣耀天父呢。

主耶稣知道上帝为他预备了的身体,这身体除了遵行天父的旨意,就别无所用。他好像一张洁白的纸,完全放在天父的手中,让天父绘画,画甚么就是甚么。他又像一团软弱的泥土,在天父手中,完全让他或方或圆随己意抟成器皿。白纸没有权柄抵抗画师,故画师能自由绘出种美妙的图画。泥土亦没有力量抵抗窑匠,故窑匠能随己意造成他要造的器皿。上帝造我们肉体是用泥土造的,那时泥土没有抵抗力,故我们的肉体造得非常奇妙。可惜人犯了罪,不能再像泥土那么顺服;不独不能顺服,而且是敌对的。

上帝不但造我们体,更要造我们的灵体,成为奇妙的人。身体犯罪之后,依然有它奇妙构造,但灵体因为抵抗上帝,不在上帝手中,败坏不堪,毫无奇妙可言。我们看见教会中有些庸庸碌碌,毫无奇妙的基督徒,教会里有他不多,无他不少,死了亦与教会毫无影响,这没有别的原故,就是因为不像泥土在上帝手中,让他抟造。主稣在旧约里称为‘奇妙’,主耶稣真是奇妙,他的生活奇妙,这也没有别的原故,就是因为他的生活,完全在父手中,像泥土毫不抵抗的让他抟造而成。耶稣成为荣耀的儿子,就在乎此。耶稣不单在某事上荣耀天父,他乃是成了上帝荣耀的儿子。只有先成了荣耀儿子以后,才能荣耀天父。上帝是自己预备一切的,连他向人要的荣耀,也只能经他的手抟造而成。

主耶稣说:‘我是真葡萄树,我父是栽培的人’。主耶稣所以奇妙,因为有父的栽培。感谢天父,我们是葡萄树的枝子,只要我们愿意,我们就得着同样的栽培。

诸君你是真的愿意荣耀上帝么?若是真的,就必当本着这个下列的原理:我们当相信耶稣已在十字架上担当了我们的罪,我们罪恶的身体已和他一同钉死,我们又与他一同复活,我们已经有了基督的生命,我们的身体当在基督里献给上帝,使他荣耀的手在我们身上抟造,以致他荣耀的旨意,完全能在我们身上成就。那末我们就是上帝荣耀的儿子,荣耀的基督徒;只有得了荣耀的基督徒,才能荣耀上帝。

当日以色列人在旷野飘流,度那庸庸碌碌平常的生活,怎么谈得到荣耀他们的神。他们如果不是先作荣耀的选民,就不能荣耀他们的神,这是一定的原理。照样一个庸庸碌碌度平常生活的基督徒,自然也不能在这个例外。

主耶稣在十字架上死了,若只解决我们的罪,算不得是达到目的。比方我们到街上买甚么东西,买东西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买这件东西是要用的,不用就不买,所以用东西才是我们目的。照样主耶稣死在十字架上流血,既是买我们,那就该让上帝用我们,才是他买我们的目的。

请听,我们是重价买来的,所以要在我们的身子上荣耀上帝。亲爱的兄姊,我们真的愿意荣耀上帝么?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