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神人的研究第二讲

程文熙

昨日讲神人在初如何得胜,及在后又如何失败,现在还有些意思要补足昨日所讲的。上帝无论要我们做甚么工作,魔鬼必从中多方阻挠,冀图破坏,但我们若能坚立不摇,防守严密,则魔鬼见无懈可击,必将退避三舍。

那神人在众人前,还能知道警醒,惜其在独坐时,则忽下去,竟致失败,今日亦有许多主的工人,其失败多不是在热闹的大庭广众之中,而是在寂寞的闲居独坐之际,因为在大庭广众中,十目所视,十手所指,我们不得不加以特别的注意;但在闲君独坐的时候,以为没有旁人看见,可以随便放纵些,那知这就是我们失败的所在。古人说:‘君子慎独’我以为神人更当慎独。

或者以为因身体困倦,暂时坐下,很是小事,虽然,但因为它能令我们有更进一步的危险,故虽小我们亦不可忽略,这是我们所当知道的。

其次,魔鬼又时常利用我们最亲爱和关系最大的人,为诱惑我们的导火线,例如他不直接去诱惑亚当,却间接利用夏娃去施诱惑,亚当因为爱夏娃之故,不得不顺从她而致犯罪。可见魔鬼十分精巧,他知道若假手外人或仇敌来诱惑你,你必不致于上他的当,但他若利用你所引为最亲爱或最信任的人,作他的工具,你必易于失足。故他一见利用耶罗波女的计策失败后,即改变方针而利用神人的同事──老先知,来诱神人,这真是警惕我们不少!

我们处恶劣的环境,能站立得稳,固不是件容易的事,但离开原有的地位,而独自坐下,其前途更必加倍困难。

彼前五8,9说:‘务要谨守儆醒,因为你们的仇敌魔鬼,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噬的人,你们要用坚固的信心抵挡他,因为知道你们在世上的众弟兄,也是经历这样的苦难’。不过魔鬼有时也会扮作光明的天使,光明的天使,则与吼叫的狮子不同,他不是限于吞噬你,置你于死地,他是要令你骄傲,矜夸,自恃,……然后慢慢地败坏你的工作。我不怕耶罗波安,最怕的是那老先知,盖耶罗波安有如吼叫的狮子,我们很易于防范;惟老先知有如光明的天使,我们很难于应付。不过有一件我们可以安心的,即魔鬼虽遍地游行,而上帝的眼目,也遍览全地,随在可以看顾我们,‘你们要将一切的忧虑卸给上帝,因为他顾念你们’。(彼前五7)又魔鬼虽然能用各样的试惑来试我们,但圣经亦谓‘那赐诸般恩典的上帝,曾在基督里召你们,得享他永远的荣耀,等你们暂受苦难之后,必要亲自成全你们,坚固你们,赐力量给你们’(彼前五10)

现在我要再说到神人了,那神人中了魔诱之后,即大受上帝的责备,此时他虽不像在橡树下的疲困饥渴;且可以恢复健康,饱足回去,然到底他心里得不着平安,从肉体方面看来,似乎较优于昔,但从其心灵方面看来,必增加许多痛苦,没有从前的平安。列位,在此两者之中,我们如何取舍呢?那神人不但在心灵里感受痛苦,接着其身体亦遭受死亡。我想人人都有一死,不过有迟早之分罢了。然神人的死,不是死在主的旨意之中,他却因违背主旨,犯罪而死,且死后尸骸暴露,为野兽所践踏,真是死得遗臭千古!轻于鸿毛!

我最初读经,读到这件事情,心里有些怀疑上帝施于神人的刑罚未免过重。及今思之,则知上帝确是公义之主,当日的怀疑,是我轻看神人之罪的结果。在表面上看来,似乎耶罗波安之罪大于神人,何以上帝只刑罚其手僵直,后来亦使他复原,惟此神人则蒙丧身之祸?然而神人为上帝之仆,且曾奉上帝命而谴责耶罗波安,况上帝亦亲自嘱咐他不可在伯特利吃饭喝水,也不可从去的原路回去,无奈他竟等上帝的话于弁髦,果尔违背不听,若上帝不从严惩治,何以警惕后来?不特此也,那神人的背景亦与耶罗波安不同,他为宗教的领袖,若犯罪,则他人将特别注意,而上帝的名亦必更受羞辱。比方黑纸上有一黑点,人将不易看见;若白纸上有一黑点,则人一望便知,故神人受罚,比耶罗波安为重,就是职此之故。

摩西之不得入迦南,岂因其犯了杀人或奸淫和其他了不得的罪么?不,不过偶尔犯很小恼怒之罪吧了,但因他为领袖之故,上帝即不稍加姑宽,罚他不得进入迦南。故我们身为教会领袖的人,当格外小心,因为我们若犯罪,其受罚必比平信徒更为重且大。

圣经谓上帝要在我们当中得荣耀,请问我们如何能令上帝得荣耀呢?就是要行为圣洁,为世之光,为地之盐,作基督真正的代表,叫他人看见我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我们在天上的父。

神人的地位,与耶罗波安不同,故虽犯小罪,其羞辱主名实比耶罗波安犯大罪之羞辱主名更甚。所以我们皆当以此神人为鉴戒!黾勉向前,与恶魔作殊死战;勿懈怠坐下,致蹈神人覆辙!使主的工得以完成!现在救恩尚未普遍,庄稼尚未收割,正是吾们努力作工的时候啊!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