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神人的研究第四讲

程文熙

本章1-10节共有十一次题到‘神人’的名称,但神人到底名叫甚么,我们不可得而知,此可教训我们作工,不要显扬自己的名字,只求主的名得荣耀而已。其次,我们研究神人两字的名义,亦有好的意思在内,所谓神人是表明此人是神的人,完全属神的,为神的器皿,听神的使用和管理,一切行动言为,均当以神的旨意为依归。若人而没有神,则人算不得甚么;神若没有人,则神也不能单独工作,神人要同工,神人要合作,才能成就大事。

神人首次见于圣经的,是在撒上二27:‘有神人来见以利,对他说:耶和华如此说:你祖父在埃及法老家作奴仆的时候……’,可见神人的职责,是传述上帝的言语于人,上帝叫他说甚么,他便说甚么,从不敢参加自己的意思,若不有上帝的命令,他不敢轻发一言,妄行一步,何知神人不但要无名,更且要无己。不然,便得不着上帝的使用。

到伯特利去,本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既为上帝的差遣,他便不敢推辞,历来奉遣无论到甚么地方去的先知伟人,在前途都有极大的困难的,如摩西之见法老,以利亚之见亚哈,约拿之去尼尼微……是,不过若能遵命靠主而往,终必能排除障碍,得着成功;反之必遭失败,这是历验不爽的。

当那神人去见耶罗波安时,耶罗波安正站在坛旁,要烧香。时间,不迟不早,十分适宜;倘过早或过迟,都要失却机会,故我们被召作主工的人,凡事要乘时做去,不可宕延,以免失时后悔。

我深信神人责备耶罗波安的话,必是耶和华临时教导他说的,他不过像一留声机器,依样吐出罢了。我们亦当如此,耶稣说:‘你们要防备人,因为他们要把你们交给公会,也要在会堂里鞭打你们;并且你们要为我的缘故,被送到诸侯君王面前,对他们和外邦人作见证。你们被交的时候,不要思虑怎样说话,或说甚么话,到那时候,必赐给你们当说的话,因为不是你们自己说的,乃是你们父的灵在你们里头说的。’(太十17-20)

本章9节里有三个不可:‘不可在伯特利吃饭’!‘不可在伯特利喝水’!‘也不可从原路回去’!可见此神人始终都有上帝的命令跟随他,烛照他,计划他的工作,预备他的进行,十分周到,若他能遵循前进,则必一帆风顺,直达彼岸,但他不然,实深惋惜!

上帝以前的命令,是关于神人的工作;以后的命令,是关于神人的本身。本来那三个‘不可’的禁止命令,不是难为神人的,因为上帝知道魔鬼的诱惑多端,他能从四方八面来进攻神人,故上帝特设此三个‘不可’的禁止令,如一道城墙的保护他,谁知他倒放弃这个权利,大开城门,让魔直入,还有甚么可说呢!

此神人的失败,是在饮食上跌倒,前已略为说过。我主耶稣在预备出门传道时,亦曾遭遇这样的试探,然神人的饥渴,至多是一二日吧,比较耶稣四十日不食不喝,算得甚么?我想耶稣此时必定食欲很炽,急欲得食,但他觉得这样的得喝得吃,必不是出于上帝的旨意。他一生立定是要以遵行主旨为职志的,怎可因此须饮食问题,而竟不能操持到底呢?此念一转,他即引经上的话对魔鬼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上帝口里所出的一切话’。诸君!寻求肉体的所需,的确不是我们的责任,我们最好把它交托于主。因为耶稣曾这样教训我们说:‘……所以不要忧虑说,吃甚么,喝甚么,穿甚么;这都是外邦人所求的,你们需用的这一切东西,你们的天父是知道的;你们要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所以不要为明天忧虑!因为明天自有明天的忧虑,一天的难处一天当就彀了。’(太六31-34)

诸君!你以为耶稣离开旷野之后,上帝供给他饮食和一切所需否?我以为上帝必供给他。何以见得?因太四11谓魔鬼离开耶稣之后,有天使来伺候他。我想这一餐真是非常,因为是上帝给他预备的,有上帝为其‘东道主’,有天使为其‘企台’,比之听从魔鬼的话,将石头变做饼,不是有天渊相隔吗?所以主的预备,实远胜于人的预备万万倍,我们只要求主为我们预备,不必我们为自己预备。

神人因贪吃一顿饭,致失了神人的资格;以扫因贪吃一碗红豆羹,致失了长子的名分,夏娃因贪吃一颗果子,致失了人类本来的地位──上帝子的地位;因小失大,古今同慨!今日教会里亦不少这样的人,往往因很小的事情,而掀起极大的风波,离去教会,怨恨上帝,……实属言之痛心!

撒上十8记载撒母耳这样嘱咐扫罗说:你当在我以先,不到吉甲,我也必下到那里献燔祭,和平安祭,你要等候七日,等我到了那里,指示你当行的事!其后在撒上十三8谓扫罗果然照着撒母耳所定的日期,等了七日,还有些时,撒母耳便来了,惜扫罗能忍耐等了七日,竟不能忍耐多等一时,而至僭献燔祭。功败垂成,一失败足成千古恨!无怪撒母耳责备他说:‘你作了胡涂事了!没有遵守耶和华你上帝所吩咐你的命令,若遵守,耶和华必在以色列中坚立你的王位,直到永远。现在你的王位,必不长久,耶和华已经寻找一个合他心意的人,使他作百姓的君,因为你没有遵守耶和华所吩咐你的。’(撒上十三13,14)这里现在两字要特别注意:我们若违背主的话,主的责罚,要即刻临到我们身上,多么可怕啊!

撒上十五1说,耶和华膏扫罗为王,治理以色列国,职份虽然重大,但不过是耶和华的代表而已,最重要者,是要他听从耶和华的话。耶和华如何嘱咐他呢?3节说:‘现在你要去击打亚玛力人,灭尽他们所有的,不可怜惜他们,将男女,孩童,吃奶的,并牛羊,骆驼,和驴尽行杀死’。亚玛力人罪恶贯盈,应受这样的刑罚,上帝托扫罗的手而行其旨意,那么,扫罗当悉遵主命才是。谁知‘他和百姓却怜惜亚甲,也爱惜上好的牛羊,牛犊,羔羔,并一切美物,不肯灭绝,凡下贱瘦弱的,尽都杀了’。今日也有许多这样的信徒,只肯除了显然的大罪,而不肯除去隐然的小罪。如人之喜欢杀死大老鼠,而姑息保存其小老鼠然。

扫罗之遭主丢弃,并不是因其犯了甚么大罪,只是因其不尽遵主命,不肯灭绝亚玛力人吧了。上帝的命令,有如一个车轮,车轮完全,才可以旋转应用;若缺少一方,则要委弃了。故我们若不尽遵主命,亦将等于没用的。有些人对于上帝的命令,蹈了扫罗的覆辙,只遵行一半,或始遵终违,但我们不要如此,总要完全顺服,始终顺服,才得上帝的祝福。

顺服与悖逆,于我们前途有重大的关系,亚当在乐园失败,是因他的悖逆;耶稣在旷野得胜,是因他的顺服,圣经说:‘因一人的悖逆,众人成为罪人;照样,因一人的顺从,众人也成为义了’。

主耶稣说:‘因为我没有凭着自己讲,惟有差我来的父,已经给我命令,叫我说甚么,讲甚么。我也知道他的命令就是永生。故此我所讲的话,正是照着父对我所说的’。(约十二49-50)人有永生,是在乎他能遵行主命,因主的命令就是永生。人若不顺服主命,不但令己失福,亦将令人失福;反之,人能顺服和遵行主命,不但令己得生,亦将令人得生。然则顺服与悖逆,岂不是与己或人的生死祸福有很大的关系吗?

诸君,你是站在甚么地位?站在顺服的地位,抑站在悖逆的地位?你多数妄行己意,或完全顺服主旨呢?

我有一个镖很好,它做我忠心的仆人,知己的良友,它是属我的,我十分爱它,它常常与我同在,顺服我,不诳我,虽有时行快些或行慢些,但这不是故意的。若不幸偶尔落地,我即把它执起,故无论何人,或用甚么代价,都不能将它从我手中换去。唉!镖为死物,因其能顺服于我,忠心于我,我便如此器重它,若我们能绝对顺服主,忠心事奉主,岂不便得主的器重么?

耶稣因为顺服上帝,致取了奴仆的形状,成为人的样式,最后更死于十字架之上,故终能成就了救世的大工,我们虽不能及主,但不可不效法主的顺服,去成就主所要我们做的事情。古语有说:‘顺天者存,逆天者亡’,愿我们不因环境而离弃初时之爱,更不可因环境而改变顺服主之心。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