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神人的研究第五讲

程文熙

今日想讲神人失败的原因何在,有人谓他的失败是由于身体的疲惓,受不起试探,然此不过是近因,但还有其远因在。

也有人以为神人的失败,是由于老先知以同一的地位诱惑他,致他误引为知己,不疑其诈,故上了他的当,我以为此确是其失败原因之一,但不是主要的原因。然则主要的远因如何?就是因他灵眼昏蒙,不辨真伪,闻老先知的欺哄语:‘我也是先知和你一样,有天使奉耶和华的命对我说:你去把他带回你的家,叫他吃饭喝水’,信以为真,便完全堕其计中。神人岂不知遵行主命是最重要的吗?不过这句似是而非的话,一进入他的耳鼓,便摇动他的信心,他开始对主起了怀疑,以为主将收回从前的成命,而更立新命。那知上帝若要更立新命为何不直接启示于神人,却不惮烦而间接启示于老先知?稍一思想,便知其谬。美国某埠有一青年男信徒,他很爱慕一教会女子,思欲与她订婚,他尝写信给她说:我在祈祷中深觉上帝的旨意要我娶你为妻,请你遵从主旨而应允我!那女子覆信给他说:我为此事求问上帝,上帝谓我没有此意,故请你勿生此妄想!诸君:我们有甚么难决的事情,不要求问于他人,当直接求天父的指示。盖新约时代与旧约时代不同,旧约时代,人有甚么事情,往往不能直接求问上帝,必须间接求问先知或祭司,请他们代为祷告耶和华,例如大卫欲求问上帝一事,必须求问撒母耳请他代祷然。但新约则否,新约信徒,人人可为祭司,个个都是先知,故皆有直接求问主之权利。

从前我在圣经学院肆业时,有一学监叫冯牧师者,他为人温和谦厚,学生都很爱戴他。一次在暑假时,有三个教会要请传道人,他们都和冯牧师商量,想请我们学院的学生。冯牧师对我说:我欲请你到某处教会去任传道职,但未知主向你个人的意旨如何,你可自己静默祈祷求问主,看看主有何指示你!但我在这时候,属灵的经验很少,不识得怎样求问主,亦不识甚么叫做主旨,故祈祷完了,再去请冯牧师说:我不知主旨如何,望你指示我吧!不料冯牧师听闻这话,脸上突然呈现怒色,很惊讶地对我说:这是你的事,不是我的事,你自己去求问主吧!我当时觉很难过,心里想,冯牧师素常和蔼可亲,何在此事竟严厉若是?及后思之,觉得此事可为我终身之法则,因此更增加我爱重他的心,我这样说,无非要证明上帝若有甚么新命令,必定直接启示我们,同时我们有甚么难以解决的事情,不当先向人求解决,当先向主求解决。

圣经都是主的言语,我们若离开圣经而行事,必有大的危险,因为在圣经之外,有许多狮子埋伏,要来吞噬我们,故我们行事为人,当以主的言语为标准,如儒者之以孔子之言为标准一般。现在教会有一危机,就是有些人随己意而增删圣经。上帝怎样告诉我们:‘凡我所吩咐的,你们都要谨守遵行,不可加添,也不可删减’。(申十二32)

广西有一寺观,观里有位从北方来的百衲和尚,我一次问他,高姓大名,他合掌很恭谨地答说:阿弥陀佛!我不明其故,再问他近来的状况如何,他亦如前以‘阿弥陀佛’四字答我。我当时很怪他所问非所答,但后来觉得他能始终执住这句话,无论如何,都不能移动他,故虽可怜,亦是可爱!独惜那神人竟不能牢守主的命令而致倾跌,其不及佛教徒远矣!兄姊们!你们对此,有何感想!

最可痛惜的,近日有些所谓新神学家,主张把圣经中一部分他所以为近于‘神迹’‘神话’,不可以信的,悉数删去;或有甚么他所以为不完全的地方,和新的启示,随意加进去,请问:这样合宜不合宜呢?故我们要求无悖于‘不可加添,不可删减’的原则,我们求主用新光照耀我们的眼睛,使我们能看见圣经中新的原理和教训则可,若丢去固有的启示,而将新的启示增加去则不可。盖神人的失败,就是违背了耶和华‘不可在伯特利吃饭喝水,也不可从你去的原路回来’的旧启示,而谬从了老先知‘你去把他带回你的家,叫他吃饭喝水’的新启示。神人不是不知道尊重上帝的命令,不过他以为上帝向他有新的启示吧了。正如今日的真耶稣教会,和六日会等,他何尝是反对圣经的道理,只是他们在圣经的里头,增加许多新启示,倒将原有的启示掩盖了,致多人受其迷惑。

现在我要略论老先知一下,此老先知最初或很热心,甚得主使用,但后来却不肯离开伯特利,与耶罗波安所设立的新宗教,相就妥协,大有‘模棱两可’之意,由此可知他的热心,信心等,均退步落后了。此种退步落后的老先知,是能诱惑人,倾跌人,魔鬼常利用他以引诱陷害神的儿女,主的仆人。若没有此老先知,则此忠心的神人,或不致于跌倒失败。今日教会里此等退步落后的老先知,实在很多,故我们要切实警醒提防,不要进入他的罗网。

这里有三个地位,到底你们站在哪一个地位?

(一)顺服的神人

(二)退步落后的老先知

(三)转回的神人

若我们之中,有人从前是站在(二)(三)的地位的,盼望在此数日的培灵会集中,能回转到(一)的地位去!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