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第三讲

成寄归

请读雅一22:‘只是你们要行道,不要单单听道,自己欺哄自己’。这里告诉我们不只要听道,更要行道。我国教会有一很大的难处,就是尚有许多人不明白主耶稣的真道。真道尚没有明白,就不知道如何行道。譬如这次我到香港,先是明白到香港的这条路,以后才是到了香港。

太七13-14说:‘你们要进窄门;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进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上一半论到宽门是说‘进去的人’,下一半论到窄门是说‘找着的人’。可见窄门不只进去的人是少,连找着的人也少。先是找着,后才是进去。若窄门还没有找着,怎能进去呢?例如我昨夜上街,迷失方向,找不着保罗书院的大门何在,故不能进去。我们想进入窄门,也是如此。但如何才能找着?就当研究圣经,明白其中的原理。圣灵能用圣经引导我们进入窄门。

至于跑宽路的人,只要进去不必去找。惟走窄路,就非先去找不可。我知道有许多信徒,不愿寻找窄门的道路,只愿一生一世作个飘流旷野无路可走的人,很是可惜。感谢主,我们有圣经的应许,‘寻找就必寻见’。倘我们中间还有未曾找着的人,请本着主的应许,多多祈祷,必能寻见。

诸君我们在这几天研究罗马书的原理,但愿我们是有一个必要找着的决心,不止是听道而已!

看本书五12所说,就知罪是与人同化的。罪从一人入了世界,正如19节所说:‘因一人的悖逆,众人成为罪人’。……圣经上说罪就是人,人就是罪,罪已经成了种类,罪人生的也是罪人,与羊生的是羊,狗生的是狗同为一个原理。所以‘在亚当里众人都死了’。(林前十五22)因为亚当是死人,生的也是死人;亚当是罪人,生的也是罪人。

圣经讲到罪,有的是多数,有的是单数。例如约翰一书一章所说的罪字,有的是多数,有的是单数。多数的罪字是指人的行为而言,在罗马书所说的罪字多是单数,因其多指整个的罪人而言。换句话说,所谓单数的罪,是指人的原罪;多数是罪,是指罪人犯罪的行为。

主耶稣是上帝的‘种’,只有他才是完全的义人,因为他是上帝的‘种’。约壹三9说:‘凡从上帝生的,就不犯罪,因为上帝的种,(注意原文道字作种)存在他心里;他也不能犯罪,因为他是由上帝所生的’。原文明明是种,中文却译作道。揣度译者的用意,或是因为我们中国人以‘种’字为不雅,而以较为文雅的‘道’字代之,但我们既是研究圣经原理,就不当有这一类的顾忌。

本书五12-21说到两个不同的人,即两个不同的种类,一为上帝的种;一为亚当的种。凡由亚当而生的,就是罪人,死人;凡由上帝而生的,就是义人,活人。上帝的旨意是要消灭这个罪人,所以将耶稣赐给我们,使我们接受耶稣,成为新造的人。因为上帝与我们的旧人已经断绝关系,一切的关系,都从新人起头。

我们穿衣,必先找着衣服的领子,然后就很容易穿上。查考圣经也当先找着圣经的纲领,一切难题就可迎刃而解。当日摩西看见以色列人所拜的牛犊,便发烈怒,把石版摔碎了,后又照着上帝的话再作个新的。上帝并不是叫他把旧的修补修补,拿来再用。照样,上帝亦不是叫我们把旧人改良,乃是要把我们旧人灭绝,另从新人起头,与我们发生新的关系。上帝给我们的新酒,我们必须用新皮袋来装,旧皮袋是不适用的。上帝所赐给我们一切新的恩赐,我们必须有基督的新生命来承受,旧人旧性都与新的无干。‘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何人有了称义的地,也就藉着十字架已经摔碎了旧的,再造了新的。再请看约二19所说的‘拆毁’与‘建立’,即把旧的拆毁,新的建立起来,耶稣这个话,是指着他的身体说的。他的身体被十字架拆毁了,三日复活,新的建立起来。上帝灭绝我们的旧人,或说拆毁我们的旧人,就是藉着我们与主同钉十字架。许多人却误会,以为主耶稣在十字架上,不过是担当我们的一件一件的罪,他自己就是他罪的本身,却可在地上与十字架无干,而过他犯罪的日子,这是大错。我们与主同钉,乃是指我们整个的罪身,与主一同在十字架上被拆毁,使我们在世上不能再过自己的日子,因为我们旧人在上帝面前,天使面前,魔鬼面前,都算实在死了。一切属于旧人所有的,都算完全消灭。我们的罪身,只有两个地方可去,一为十字架,一为地狱。我们的主稣实在替我们成为罪,因此他受了刑罚,审判,死亡……把旧人拆毁了。主耶稣不是只被十字架拆毁了身体,他也是三天复活。即如他说:‘三日内要再建立起来’,‘我们若是与基督同死,就信必与他同活’。

人的看法是一件一件的罪,神的看法是整个的罪人。圣经上常说两个不同而又相反的地位或比喻。即如两个人:一是耶稣;一是亚当。两个泉源:一出苦水;一出甜水。两棵树:一结善果;一结恶果。施洗约翰说,斧子已经放在树根上,凡不结好果子的树,就砍下来。请注意,他不是说放在树枝上,砍去一样一样的恶果,乃是放在树根上,树根一断,则树枝,树叶,及其果子都必随之而倒。不结好果子的树,是指着我们犯罪的罪身,罪身若灭绝,其余行为上一件一件的恶果,自然不成问题。加五24说:‘凡属耶稣基督的人,是已经把肉体,连肉体的邪情私欲,同钉在十字架上了’。这里所说的肉体,是指着我们的罪身,也可说罪树;所说的邪情私欲,是指着我们行为上的罪恶,也可说恶果。前者‘肉体’是单数,后者邪情私欲是多数。如西三9,也有这样的原理。所说的旧人是单数,旧人的行为是多数。常看见人只知恨恶自己的行为,和懊悔某种的过失,同时却不知道恨恶自己的罪身,‘恨恶自己生命’。(约十二25)昧于这些作基督徒的原理,都是舍本逐末,无论如何热心,或牺牲到甚么程度,总不能成为属灵的基督徒,而一举一动有新生的样式。

我们的旧人,既已与主耶稣一同被拆毁,我们的新人就天然的与耶稣一同被建立起来。林后四16说‘所以我们不丧胆,外体虽然毁坏,内心却一天新似一天’。(英文,外体作外面的人;内心作里面的人。)若我们的外体已经被拆毁,我们的内心,就不能不一天新似一天了。

再请看林后五1:‘我们原知道我们这地上的帐棚若拆毁了,必得上帝所造,不是人手所造,在天上永存的房屋。’再看约十二24:‘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旧有的麦子不死,必不能结出新的子粒;旧的帐棚不拆毁,就不能建造新的房屋,这是不能更易的原理。

对于旧人新人的原理,我们必须明白,何为上帝作的,何为人当作的。这个界限不可混乱。请看徒十二7说‘忽然有主的使者站在旁边,屋里有光照耀,天使拍彼得的肋旁,拍醒了他,说,快快起来;那锁炼就从他手上脱落下来。’这里有彼得要作的事,亦有上帝要作的事。上帝要作的,彼得不能作;彼得要作的,上帝一点也不能代他作。例如:彼得起来,跟从天使走……这是彼得要作的事;但天使并不叫彼得自己脱落锁炼,及打开铁门……等等,此乃上帝作的事,丝毫不要彼得去作。这叫我们知道麦子一种在地里,随即就有结出许多子粒的希望,不过上帝并不跑到人的家里,勉强人把麦子种在地里。人若把它收在家里,或种在地里,上帝只能随从人的心意,这是人有权而上帝无权可作的事。人必须愿意把麦子种在地里,上帝才可作他的事,显他创造的权能。即如:日光,雨露,和地里生长的力量,都一齐发生功效,直到被种的麦子结出许多子粒来,然必要人先作了他的事,把麦子种在地里,上帝才可起首动工,作他的事。可惜许多人不肯先作人一方面的事,承认旧人钉死,摔碎,拆毁,及种在地里等等的原理,而用信心实行。人若不作人的事,将麦子种在地里,上帝只好等候麦子,在麦子身上一无可作之事。所以许多信徒不能生气勃勃,不能有上帝在他们身上动工,糊糊涂涂过一生,正是这个原故。

圣经的言语虽多,而其中原理是极简单的。我在广州已经讲过,我们若能明白全部圣经的‘死’,‘生’,‘工’三部分,那就得了圣经的总纲。

本书五12-21所说的两个人:一是‘罪人’,一是‘义者’。如果我们更进一步,明白罪人就是罪人的种类,不在荆棘中摘葡萄,不希望牛变成马。再明白‘义者’基督,就是‘上帝的种’,他‘是上帝的奥秘’所积蓄的一切智慧,知识,都在他里面藏着。我们的生命,在他里面,我们与天父一切关系,都在他里面,此外都是空空洞洞,一无所有,那我们就已经找着了‘窄门’,得以进去。不然,还是摸门不着,不知所之的一人。

亲爱的兄姊,若我们中间尚有未曾找着窄门的人,但愿我们就去寻找。‘寻找的就寻见,’这是主的应许。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