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第五讲

成寄归

本书八14-39,论到信徒七种美满的福乐,谨分述之如左:

(一)得称上帝的儿子。(14,15节)这里说‘凡被上帝的灵引导的,都是上帝的儿子’。我们是上帝的儿子,一方面有圣灵为证;一方面有我们心中的经验为证。

请记得我们胎生就是罪人,并不是因我们做了甚么坏事才是罪人。耶稣为我们死,就是为罪人死,一切相信耶稣的人,都因与他同死而已经死了。所谓已经死了,是指我们从前罪人的地位已经丧失,不但已经死了,而且埋葬了,若只有死而不埋葬,仍可看见罪人的地位。埋葬是更深一步,我们罪人的地位已经消灭,没有踪迹可寻。所以每一个相信耶稣的人,都是失了一个罪人的地位,得了一个上帝儿子的地位。

我们在上帝面前只有一个地位,不能同时有两个地位。我们信耶稣的人是有上帝儿子的地位,不信耶稣的人是有罪人的地位,这两个地位有霄壤之别,死活之分。可惜许多信徒还不明白地位是甚么意思,以为地位是以他的行为为根据,在甚么时候行为好,便以为自己是站在上帝儿子的地位;甚么时候行为不好,便以为自己是站在罪人的地位。罗马书已经清清楚楚告诉我们,罪人是因信称义,因信作上帝的儿子,不是靠着行为。

加二17,18说:‘我们若求在基督里称义,却仍旧是罪人,难道基督是叫人犯罪的么?断乎不是!我素来所拆毁的,若重新建造,这就证明自己是犯罪的人’。我们罪人已经与主耶稣一同被拆毁,信徒不再是‘罪人’,不再有罪人的地位。我国教会对于这个道理可说太模糊,许多人在祷告的时候,还是这样说:‘天父阿,求你垂听罪人的祷告’。上句是‘天父’,下句是‘罪人’。这不但是与圣经原理不合,就按着字面说,也说不过去。我既称人是父亲,为何不敢说自己是儿子。我既称人是丈夫,为何不敢说自己是妻子。我既称人是哥哥,为何不敢说自己是弟弟。我们既大胆称上帝为天父,为何不大胆称自己为儿子。天父是与儿子相对的,不是与罪人相对的。有人说,我们要称罪人,才表明我们在上帝面前自卑,如果愿意这样自卑,那就不当称上帝为天父;其实并不是自卑,乃是没有明白圣经原理。我们若承认自己是站在罪人的地位,那就无异承认我们是灭亡的人,因为罪人的地位是灭亡的地位,只有得救的人,从罪人的地位迁到儿子的地位,才可以永远住在父亲家里。(参看约八39)感谢爱我们的天父,我们罪人的地位已经被拆毁,被灭绝,现今是在耶稣里面作儿子,呼叫阿爸父,并且有圣灵引导我们过儿子的日子。就是不幸犯罪,也只能说是个不肖的儿子,不是罪人。这样不肖的儿子,只要到父亲面前来承认他的罪,天父必要赦免他的罪,洗净他的一切不义。路加十五章的浪子,虽然大大对不起父亲,他依然是个儿子,不是奴仆。我们若明白这作儿子的圣经原理,我们当有何等的快乐呢!

(二)身体得赎。(23,24节)我经说过得救的三个步骤:第一,就是称义,是已经有的。第二,是耶稣的生命在我们里面作王,驱除罪恶,是现今有的。第三,是耶稣再来的时候,我们身体得赎,或说身体得救,是将来的。三者兼全,是整个的得救。每个信徒都当盼望这整个的得救。

腓三20,21说‘我们都是天上的国民,并且等候救主,就是主耶稣基督从天上降临;他要按着那能叫万有归服自己的大能,将我们这卑贱的身体改变形状,和他自己荣耀的身体相似。’最可惜教会中的人口口声声是灵魂,好像上帝的救恩,不过只能及于灵魂而已,殊不知主耶稣既有永不朽坏的身体,有骨有肉,(参看路廿四39)不是只有灵魂。我们也是在他来的时候,要复活或‘改变形状’,而有永不朽坏的身体,和他自己荣耀的身体相似。这就是身体得赎,也是身体得救。

(三)圣灵替我们祷告。(26节)这里说‘况且我们的软弱,有圣灵帮助,我们本不晓得当怎样祷告,只是圣灵亲自用说不出来的叹息,替我们祷告。……圣灵是照着上帝的旨意替圣徒祈求。’我们不明白上帝的旨意,圣灵是明白的;圣灵在我们里面既替我们祷告,又引导我们照着上帝旨意而行,我们的肉体软弱,如当日使徒一样,‘心灵固然愿意,肉却软弱了,’但圣灵体恤我们,和我们同情,叫我们刚强有力。

我们读圣经的时候,总要顾及上文下文。这里所说的圣灵替我们祷告,是紧接着‘儿子’的道理,和盼望‘身体得赎’说的。所以我们再要连带的明白儿子的道理,和‘身体得赎,’就更明白这里所说的圣灵替我们祈祷。请看约壹三1-3:‘你看父赐给我们是何等的慈爱,使我们得称为上帝的儿女,我们也真是他的儿女;世人所以不认识我们,是因未曾认识他。亲爱的弟兄阿,我们现在是上帝的儿女,将来如何,还未显明,但我们知道,主若显现,我们必要像他,因为必得见他的真体。凡向他有这指望的,就洁净自己,像他洁净一样。’注意这里儿女的‘女’字,只中文圣经才有,其他原文,英文,均无。因为无论男女,凡是重生的基督徒,在上帝面前都是儿子,在主耶稣来的时候,我们要看见他的‘真体,’就是耶稣复活之后的那有骨有肉的身体。他曾对门徒说:‘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当他再来的时候,就是这个身体要叫我们看见,不独主耶稣有这样的身体,我们凡信他的人都是有的。

主耶稣在世上,时时有这身体不见朽坏的盼望,所以他洁净自己,我们既向他有这同一的盼望,就应当洁净自己,像他洁净一样。但我们不知有多少时候,将这个重大的盼望置之度外,因此不晓得洁净自己。圣灵既是负责叫我们成圣,叫我们洁净的圣灵,他住在我们这愿意污秽的人的里面,他是何等担忧吃苦呢!所以他亲自用说不出来的叹息,替我们祈祷。亲爱的兄姊,我们愿意顺着圣灵而行,让他洁净我们自己,像耶稣洁净自己一样么?不然的话,就要叫他担忧吃苦!

(四)得万事互相效力之益。(28节)这里说:‘我们晓得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上帝的人得益处,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遵行上帝旨意的人,真是知道这个福气何等确实。

(五)‘万物和他’白白赐给我们。(32节)这里说:‘上帝既不爱惜自己的儿子,为我们众人舍了,岂不也把万物和他一同的白白赐给我们么?’请注这里所说的‘他’字是指耶稣,意即要耶稣的人同时也就得了万物,不要耶稣的人,不独失了上帝所赐的生命,也是失去上帝所赐的万物。这个原理就是我们必须重生,得救,有了耶稣的生命,才可享受上帝所赐的万物,否则还是死人,一无所得也。

(六)有上帝称我们为义。(33,34节)称义的道理已经详细讲过,现在要请注意,谁能‘控告’我们的原理。我们须知控告是对活人而言。比方在法庭之中的控告,都是控告活着的人,从来没有听见控告死人而发生效力的。我们在地位上是已经死了,不在律法之下,所以魔鬼与律法都不能控告我们,就是魔鬼要控告我们,也是等于控告坟墓,不生效力。纵或我们不幸犯罪,我们犯的罪,是在基督耶稣的死里,而不被定罪。让我们快乐的说:‘谁能控告上帝所拣选的人呢?有上帝称他为义了!谁能定他们的罪呢?有基督耶稣已经死了,而且从死里复活,现今在上帝的右边,也替我们祈求’。

(七)一切的事上已经得胜有余。(35-37节)这里说:‘谁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呢?难道是患难么?是困苦么?是逼迫么?是饥饿么?是赤身露体么?是危险么?是刀剑么?如经上所说:‘我们为你的缘故,终日被杀,人看我们如将宰的羊;然而靠着爱我们的主,在这一切的事上,已经得胜有余了’!请注意‘已经’二字,我们是靠着爱我们的主,不独得胜,而且已经得胜有余了。明白‘已经得胜’,先要明白魔鬼已经失败,这可以分为三段述说:

(一)我们在地位上,与基督一同在十字架上已经得胜魔鬼而有余。

(二)在生活上,我们已经死了,我们的生命与基督一同藏在上帝里面,我们是与基督一同活在上帝怀里,谁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我们在一切的事上已经得胜而有余。

(三)主耶稣再来的时候,实际上我们身体得赎,胜过死亡。这也不是再到那时候得胜的,乃是已经得胜死亡而有余。

本书九-十一的三章书,是插在八章与十二章之间。所以有此‘插章’的原故,因有许多信主的,大概不明白国度的福音和以色列人的地位,往往忽略了他们。我们当知道主耶稣再来作王的时候,是与以色列人有莫大的关系,他来是要作以色列人的王。当日东方博士到耶路撒冷,寻找基督的时候说:‘那生下作犹太人之王的在哪里?’以色列人被弃,不过暂时‘等到外邦人的数目添满了,于是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

教会信徒的地位,与以色列人不同。我们是与耶稣一同作王的,不是耶稣要作我们的王。(注意本书五17)所说:‘在生命中作王,系另一问题’,所以,新约选民在地位上,较之旧约选民高贵之处,不可比拟。

我已经说过罗马书讲到两个福音:一为上帝儿子的福音,一为上帝国度的福音。上帝儿子的福音,简单的说,就是我们因信称义,属于个人的希望;国度的福音,就是主耶稣亲身到地上作王,属于世界的希望。可惜按着整个的以色列民族而论,对于这两个福音,他们都跌倒了,但他们仍有召回复兴之一日。

我们根据圣经的记载,看出三个关于国度的时期:(一)以色列人的时期。(二)外邦人的时期。(三)基督耶稣作王的时期。以色列人的时期是不冷不热的。因他们一方面虽为上帝的选民,一方面却效法异邦人,不断的作恶犯罪。外邦人的时期完全是冷的。上帝把国度的政权暂时交给外邦人,即自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起,至基督耶稣建立国度止。基督耶稣作王的时期完全是热的。这叫我们明白启三15,16的原理,那里说:‘我知道你的行为,你也不冷也不热,我巴不得你或冷或热。你既如温水,也不冷也不热,所以我必从口中把你吐出去!’上帝不能容受不冷不热的以色列人,故暂时撇弃他们;外邦人是冷的,被容于一时。惟有热的──基督耶稣的国,要被上帝坚定直到永远。亲爱的兄姊;我们当认清这个原理,以不冷不热的为鉴戒,而作热的基督徒。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