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第七个揭幕──他是阿拉法,俄梅戛

启廿一6“他又对我说,都成了。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初,我是终。我要将生命泉的水白白赐给那口渴的人喝。”启廿二:13“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夏,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我是初,我是终。”

圣经从开始到末了,都是讲及主耶稣,他是初,也是终。

(一)耶稣是救恩的阿拉法,俄梅戛

圣经是一本合乎理性的书,从始到末了都有次序的。创世记说到世人犯罪,全世界都表明人是堕落的,本性是坏的。本书第二十一及二十二章,我们可见一个理想的境界,因为耶稣来了,他说了三个字:“都成了”。他完全了救赎,世界便恢复原状。起初,神咒诅地,地便生出荆棘,后来神咒诅人,若不守法,就要被咒诅。但这里只有福气。得救的人都身穿白衣服,被神洁净了。从前在乐园中有生命树,但主现在说他是生命,凡到他那里的,都有永生。他也有生命的水泉,因为地被咒诅,故有沙漠,这是罪的结果。人虽曾被赶出乐园,但现在可进入神的国,新耶路撒冷的门为我们而开。由此可见耶稣是救恩的阿拉法和俄梅戛。

(二)主是历史的阿拉法,俄梅戛

启二十二:16“我耶稣差遣我的使者,为众教会将这些事向你们证明。我是大卫的根,又是他的后裔。我是明亮的晨星。”

这节圣经是关系历史。美国有二位历史家,最近写完几本世界历史,写了四十年。最后一本有结论,但我并不满意。它的结论太悲观,因他们从历史觉得死了便完了,终于世界会变成一个死的世界。我有这本圣经,知道神在历史中有一个结论,他是有计划的。

他是大卫的根,说明他是大卫的神。他在世界上选了一小民族,便是以色列民;又寻找大卫,来完成他的美意。诗篇二十二篇,大卫已预言到我们的救主要再来,描写到主死在十架上。神和大卫立约,将来有一个后裔永远做王。耶稣是大卫的后裔,他亦是大卫的主,有一天,要坐在神的右边,这要应验先知的话。

主若不来,历史便没有结论,世界属主,一切的盼望亦属于他,将来他要来。主是晨星,晨星令人快乐,而且非常明亮。一切的权柄亦在耶稣的手中。世界上有很多人都想起来掌握权柄。拿破仑曾试过,结果失败,在海岛中,他说:他所有只是暂时的,因为是靠自己的力量,但主耶稣所有的,却是永远,因为是靠着爱。

(三)耶稣是圣经的阿拉法,俄梅戛

启十九:10“……因为预言中的灵意,乃是为耶稣作见证。”启廿二:6-10“天使又对我说,这些话是真实可信的,主就是众先知被感之灵的神,差遣他的使者,将那必要快成的事指示他仆人。看哪,我必快来,凡遵守这书上预言的有福了。这些事是我约翰所听见所看见的。我既听见看见了,就在指示我的天使脚前俯伏要拜他。他对我说,千万不可。我与你,和你的弟兄众先知,并那些守这书上言语的人,同是作仆人的。你要敬拜神。他又对我说,不可封了这书上的预言,因为日期近了。”

看了这段经文,可知耶稣是圣经的钥匙。我在日本曾做教会的司库,只有一根锁匙。有一天坐人力车时失去了。后来出高价寻找,那车夫便拿来还我。因为那条锁匙给了他也没有用,但于我却是要紧的。

没有钥匙,看圣经便没有意思。若认识主,圣经就给你打开了。圣经是为耶稣作见证,他是圣经的阿拉法及俄梅戛,故我们必须看完全本圣经才有意义。以前马克吐温有一本书写一半便没有继续,令人看了,发生很多问题。世界上一切的故事都没有完结,但圣经就不同,因主是初,亦是终。将来我们到那里理想的新世界中,耶和华便住在人间,那里没有流泪和死亡。我们现在便要等待和羡慕那一天。有一天,我们便要看见一个非常完满的结束。

在第二十及二十一节,全都讲及主耶稣,有三件事:(1)最后的应许,(2)最后的祷告,(3)最后的祝福。

很多人都喜欢争说最后的话,但这里是耶稣说最后的话。主在耶路撒冷的假日中,利未人拿水,记念摩西击打磐石,向神献祭。主耶稣站起来说:“人若渴了,可到这里来喝,信我的人,就如圣经上所说,从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来”。天地都可废去,但神的话不能废去,一直存到永远。他既说再来,就必再来。我们若等到他来才预备,便来不及,因为他来时有如闪电。我们必须预备好,盼望那荣耀的日子来临。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