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一、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

黄聿侯先生讲
袁方扬记录

经文:太十六13-20;二1-6

“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这句话是我们的信仰根基,初期教会的信仰也是建立在这句话上,使徒行传第八2-4腓利向埃提阿伯太监传道,太监就相信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现今在末世时候,异端兴起,虽然有人自以为能持守纯正,但因为世界逼迫教会,或教会在政府的支持下而工作,就会因此而渐渐变质。我曾经提醒一些青年信徒,闭起眼睛来讲话,并不等于祈祷,甚至是失去与神交通。求主帮助,在这个世代回想当日的信仰,让我们回到初期教会一样,蒙受圣灵的光照,活出当日的光景,快快乐乐的把一切摆上,背起十字架而歌唱。

我们常说耶稣降生,他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但有时候我想应该反过来说:神的儿子降世,神立他为基督,名为耶稣。基督是受膏者的意思,受膏是一种手续,目的是立他为王,因此马太二章引用旧约的话说:“将来有一位君王,要从那里出来,牧养我以色列民。”(弥五2)与以赛亚书九章6节一样的预言:“有一婴孩为我们而生,有一子赐给我们,政权必担在他的肩头上。”耶稣的名,是要将百姓从罪恶里救出来的意思,他将要成为万王之王,万主之主。在当时的犹太人,都盼望有这样一位的救主,因为当时他们所处的环境十分困难,由于违背神的旨意,结果被掳到巴比伦,被分散到世界各地,又被罗马人所统治,非常可怜,故此盼望拯救更加迫切。按百姓的想法,当然盼望有一位能够带领他们复国的,所以按主降生的时候,博士来到耶路撒冷访问,论到犹太人之王诞生,希律和全城的人却不安,因为这位王既然诞生了,对于他的统治是十分严重的打击。我们想到希律召齐祭司长文士问说:基督当生在何处?这句话包含很多意思,不但宗教方面,也关系政治方面,他们害怕犹太人会进行民族的革命。

关于耶路撒冷人之所以不安,我们应当研究路加所记载的报名上册,就是现今所谓人口登记。凡举行人口登记,正因为要应付非常局面。罗马政府严查犹太人的户籍,就可以控制他们。对于以色列人来说,是很大的侮辱,这事之前,曾有一班人因为反对报名上册,有六千名法利赛人被钉十字架上。在宗教上神是不喜欢人数点他的百姓,政治上犹太人也是反对人口登记的;因为这样一来,他们会失去自由,会被征兵役。这一次的人口登记,适藉博士又告诉他们有王出生,那么他们会想到可能就会发生革命,而希律也可能要大规模屠杀了,故此耶路撒冷合城的人都不安──后来事实证明,凡两岁以内的男孩果然被杀了。

“基督”两个字很不容易释明白,这不是个人的名乃是个职份,是神所膏立的。膏立是一种手续,目的乃要他作王;里面包含掌权、担当政权,管理百姓的意思。在旧约先知的预言,往往把耶稣降生与他再来会合在一起来讲;因此耶稣降生的时候,人们就想到既然他是担当政权的,一定是会立刻做王。所以博士的问题是“那生下来作犹太之王的”,希律的问题却是“基督当生在何处?”

我们的主耶稣,是在这个光景下降生的,而我们现今信耶稣,又是在甚么气氛下相信呢?为甚么现今的教会,会缺少能力?我曾经到过印尼,一间礼拜堂有一二千信徒,聚会的时候坐得满满,但屋顶破烂也没有钱修理,然而那里的信徒,他们的住所多半很漂亮,好像哈该书说的:“这殿仍然荒凉,你们自己还住天花板的房屋。”那些基督徒想着到礼拜堂聚会是好的,可是不肯为做基督徒而付出一些代价。我又想到现今做传道人,心中不是不迫切多得一些人归主,然而人心刚硬。不过,历史上从没有说人心是柔软的,只有主的仆人靠着主的力量才能攻克人心,又增加自己的勇气,更加愿意付出力量来领人接受救主。

有些人以为把福音的标准降低,才会使人容易接受,例如说认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信他为我们钉死在十字架上,这样的信仰太难,换过别的方法就会较易接受,但,如果人的信仰错误了,纠正就困难了。有人举办布道会,觉得人很难接受永生的真理,因此改变语气说:人信耶稣实际上是有好处的,如考试不及格是因为罪的拦阻,信主之后罪既除去一定及格的;这样说就使人信主的观念改变了,是为了考试及格而信主,若仍旧不及格,那人便埋怨了。也有人说信主便可保佑身体健康,疾病得医治,生意发达,但这都是没有圣经根据的。我要提醒大家,信主得救重生,肉体也得蒙救赎,是实在的。可是我们并不能以疾病得医治为目的,因为信主之故而受辱,也是有可能的,像路加十九章记载的撒该一样。可惜现今的教会,并不是那样,怪不得传福音没有力量了。

主耶稣的降生,是为完成神的旨意,是要应验旧约的预言。安得烈曾告诉彼得说:“我们遇见弥赛亚了。”(约一41)可见当时的百姓是多么热切盼望主的降生。不但如此,反对基督的希律也很注意他的降生,因为魔鬼也知道圣经的预言必应验,故此它做更厉害的工作,它要利用希律杀害主耶稣。主在世三十多年的过程中,魔鬼屡次利用犹太人的手伤害主;但一直不能成功,主被钉十字架,乃是主的时候到了,甘心舍命的。

我们所相信的耶稣基督,他必再来,在教会中我们有没有让他显露呢?或许我们会想,主耶稣出现便好了,但要知道他一出现,仇敌必然起来攻击。他降生的时候,希律就迫害他:如果我们真要让他显露,也必须为他付出代价,抵挡不合真理的。我们生活在自由的环境里,似乎看不见教会的逼迫,但从各方面看:哲学,新神学,物质的生活岂非要把基督徒的信仰改变么?因此我们在这样的压力之下,并非强于犹太人在罗马人的手下。因为我们是与空中掌权恶魔争战,若不得胜,便要败于他权下。但我们所相信的是担当政权,统管万有的主耶稣,在今天我们便要把权柄归给他,让他在我们的家庭、教会、个人中掌管权柄,承认他永永远远作我们的主,我们的王。我们为这个信仰肯付出代价,肯认真对付,肯完全摆上,相信主必施恩,在我们身上显露,满有属灵力量为他作见证!


二、人说人子是谁

黄聿侯先生讲
袁方扬记录

经文:太十六13-20

主在世上的时候,犹太人问施洗约翰他是否就是基督,他诚恳的回答不是;而他却介绍耶稣出来,见证他是神的羔羊,背负世人罪孽的。当时犹太人都渴望基督显现,因为他们头脑中,基督是神设立要他作他们的王的;所以希律知道基督降生而大感不安,因为照预言说那生下来的基督,在以色列中要作王掌权。犹太人切望基督出现,因此曾有多人设法寻找他,甚至有人假冒他。在犹太历史中曾有多次的暴乱,都是因有自称为弥赛亚的出现。而施洗约翰很清楚自己不过是基督的先锋,那位藉童贞女所生,名为耶稣的,才是基督。所以他告诉他的门徒,他们便跟随了他,其中有安得烈,约翰等。

安得烈与主同住了一天,便发现施约翰介绍的那位真是基督,放是找着他的哥哥彼得,告诉他说我们遇见弥赛亚了(弥赛亚譒出来就是基督)不久,腓力找着拿但业,告诉他耶稣就是律法上所写和先知所记的那一位。拿但业最初不相信,后来耶稣对他说腓力还没有招呼你,你在无花果树底上我就看见你了,主耶稣一讲就讲中了拿但业的心,因此他就承认耶稣是神的儿子,是以色列的王。

最初跟随主的人,对他都有很清楚的认识,因为当日的耶稣,日被人轻视的,在政治上也有很大危险;若承认他是基督,就被视为革命份子,受到罗马政府的监视,随时有被拘捕的可能。希律王为要杀害耶稣,就连伯利恒两岁以下的男童也杀死了。据历史载,犹太人曾有两次大规模的革命行动,一次有六千人被杀,另一次死了一千多人。当耶稣十二岁时候,曾有因为革命活动,而把所有木匠捉拿的事;照我猜想,耶稣家庭可能是制过十字架的。因为他讲的十字架不会是现今我们所欣赏、陈设,精美的那一种,而是随时都把人钉上去的恐怖刑具。早期的门徒,都明白若跟随耶稣便有这样的遭遇。

在宗教上,耶稣自称是神的儿子,但按犹太教义说,他这样自称是亵渎神的。神只有一位,怎可能有儿子?因此他屡次被人用石头打。现今宗教自由,我们可以信也可以不信;但当日的犹太人一生下来便是犹太教徒,若承认耶稣是神的儿子,便是违反了祖宗遗传的信仰,要被人用石头打死。所以当日的人相信主耶稣,是要付重大代价的,一信了他,下一分钟便要准备被钉十字架,被赶逐出会堂,被石头打死,整个家庭被孤立……。然而他们的信仰非常坚定,所以见证有力量,可是现今我们的相信,却为了要得主的好处,若得不着好处便发怨言,甚至主有好处给我们,不过延迟一点我们也不满!他若没有属世的好处给我们,便似乎要罢读经,罢祈祷,罢奉献,罢聚会,与他对立。但当日的信徒,却把自己的生命拿出来,任由人孤立,杀害!因为他们不注重外表的得着,不在乎主的祝福,却在乎主自己。所信所传者,就是神的儿子耶稣基督。

我们的主是丰富的,天地万物都属于他,他当然能够给我们某些物质上的好处,然而,赚得全世界,赔上了自己的生命,有甚么益处?我们所需要的应该不是主的祝福而是主自己,因为有了他便有一切了。

马太十六章载耶稣到该撒利亚腓立比境内,他问门徒说:人说我人子是谁。他们中间,有人答:有人说是施洗的约翰,有人说是以利亚,又有人说是耶利米或是先知里的一位;除了彼得,却没有人说他是基督。这样看来,门徒所得来的消息,比较一般犹太人所渴慕思想的基督都不如;因为博士报告犹太人的王降生,他们会引用经典证明耶稣是基督。对于施洗约翰的印象,我们想到分封王希律听见耶稣所作的事,以为他就是约翰复活。以利亚行神迹,耶稣也行神迹,耶利米忠心于工作,但见不到效果,耶稣也似乎是一样──其实效果是在后来。摩西五经中早就说将来有先知兴起像他,因此从摩西以后,犹太人日夕都盼望那先知的兴起。

耶稣自降生至那时候已三十多年,不但与他降生的时候那种气氛不同,就算两年前门徒跟随主认耶稣是基督的光景也不同,那时候安得烈告诉彼得我们遇见弥赛亚了;约翰介绍门徒说这是神的羔羊,背负世人的罪孽的;拿但业说你是神的儿子是以色列的王。现在他们渐渐糢糊,只讲听自外人的话。只有彼得异于他们,他很突出的说:你是基督神的儿子。外人所讲的怎样?只要我们保持冷静,是不会受影响的!可惜我们往往对教会灰心,只讲外人之怎样批评,自己却无话可说,这是今天教会的致命伤,信仰到达这地步可以说坏到极。外人的批评是无可避免的,只怕他们不批评,我们便是与他们同化。但他们讲他们的,我们应有基本的态度,是不能动摇的。约书亚临终前,向以色列人郑重表示:他们可以选择所要事奉的神,至于我和我的家,我们是必定事奉耶和华。(书廿四15)他的态度坚决,不但没有被百姓所拖垮,反之百姓回来跟着他。外面的舆论,正是我们信仰的考验,我们应持定自己的意见,不要被外人的话所影响。

口快心直的彼得说:“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耶稣便对他说:“西门巴约拿,你是有福的;因为这不是属血肉的指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主指示他,他才会承认,断不是他观察而来。主的内心当时非常难过,因为外面的人对他估价低,以为他是施洗的约翰,以利亚,耶利米或是先知里的一位。但跟随他的人在两年多以前就已经清楚,安得烈对彼得说:我们遇见弥赛亚了,腓力也曾对拿但业说:摩西在律法上所写的和众先知所记的那一位,我们遇见了。现今竟越来越糢糊!因此他必须问,要他们清楚表示。我们的信仰是从圣灵来的,旧约时候靠信心接受预言,圣灵在人的心中作主,需要绝对顺服。当日记下预言的人并没有凭他们的经验,与忠实的把所领受的写下来,昔日的预言,后来都成为事实。现今我们比较当日有更多历史资料,起码耶稣那时候还未被钉未复活。所以彼得他们的信仰糢糊,主也谅解他们,没有责备;如今我们却有完整的圣经和圣灵的引导,比起前人实在有福多了。

信仰是圣灵的工作,与教条不同;教条在不信的人也可以照样读,因为它本身没有能力。但信仰是有生命的,有能力的,它指导人的生活。我们对于主的信仰,不能在模棱两可之间,不是用甚么方法去研究;乃是藉他的话来提供信仰,藉我们生活来顺服见证。当日主对门徒所讲的话,不一定立刻产生效果,好像彼得虽然有过承认他是永生神的儿子的话,也似乎没有效果,直到后来主耶稣复活升天,门徒被圣灵充满,他们便开始传耶稣是被立为主为基督,也对犹太人辨明他是基督,万膝都要跪拜,万口都要称颂。他们越传越坚固。现今我们又经历了千多年的历史证实,圣灵不断在人心中作主,因此我们的信仰是更加牢固,不管世人对他怎样看法,我们却是按圣经所启示圣灵所引导,在生活中见证他的恩典;满足主的心,也满足我们内心的渴望。


三、教会建造在磐石上

黄聿侯先生讲
袁方扬记录

经文:太十六13-20

“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权柄不能胜过他。”关于磐石的解释,天主教说磐石就是彼得,这解释错误很大。也有人解作耶稣自己,而按圣经上下文看,其正确意义,应该是形容教会要建造在稳固的基础上面。这解释关系我们的信仰很重要,现在分述如下:

天主教说希腊文磐石与彼得都同是一个字。因此18节说你是彼得,以后接着说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便认为教会要建造在彼得身上,彼得就是教皇。但我们研究希腊文,彼得的名字,前面是有冠词的,属于阳性字;磐石是没有冠词的,属于阴性字,所以这样解释是错误的。

天主教又说因为彼得认耶稣是永生神的儿子,主便给他三样赏赐:

(1)教会建造在他的身上,他在那里,教会就在那里。

(2)把天国钥匙给他,要开便开,要关便关。

(3)有捆绑或释放的权柄,甚至后来的神父也有赦罪的权柄。

这是天主教的错误教义,认为人是靠行为得救,然而圣经告诉我们没有人能够靠行为得救的,若承认信仰也可以成为行为的一部份,接受救主也算为做了好事,这种说法是不通的。

基实,彼得在此承认耶稣是神的儿子,他不是第一个,因为早在两年前,最少已经有两三个人承认了,约翰一章35至51那一经文得清楚记载。若推想圣经以外的,博士朝见圣婴的时候,希律和耶路撒冷合城的人都不安,便显见那时已经有许多人认耶稣是永生神儿子的了。也许犹太人当时渴慕的基督是属世化的,寄予政治期望的;由于他不是力争复国,甚至躲避人拥戴他为王。因此人们才对他渐渐失望,连他的先施洗约翰被下在监的时候,也对他动摇,所以我们的信仰必须经得起考验。

在彼得之前承认耶稣是基督的有施洗约翰,他介绍耶稣给门徒认识。因为在当时环境,大家对弥赛亚的观念是要掌握地上政权的,若提及这称谓,必须用一种代名词,以免直接刺激罗马统治者。约翰称他为神的羔羊,自己也答覆人所询问,声明他不是要来的基督,却是另外一位。安得烈对彼得说我们遇见弥赛亚了,括号注明翻出来就是基督,这是后来约翰写福音书的附注;而弥赛亚是旧约预言,说出来不会引起罗马统治者当局太大反感。腓力对拿但业说是律法上所写和众先知所记的那一位。拿但业说拉比,你是神的儿子,以主耶稣为基督,就更为明显了。所以天主教以为彼得认信有奖,那未免太天真了。

若说彼得就是教皇就更不通,我们根据历史,罗马教会成立之前,彼得来没有去过那里,教会向来都是以主耶稣为元首的,各人是肢体。只要信主得救重生,不管生在那里都同为教会一肢体,甚至有没有名字记在地上教会名册也不紧要,有真的重生生命便成为教会的一份子。而天主教则重视教会的组织,认为有教皇才有教会,所以把彼得抬举作教皇。把他们自己奉献给教会,乃是为教会组织而生活,并不是为了事奉主而奉献。同时,这样说法,在因信称义的救恩是不合的,靠行为得救就不是靠圣灵更新了。

如今一般性的讲法,以为磐石是指耶稣自己,这样的解释,可能是因为根据圣经串珠或者经文汇编而来。但串珠圣经和经文汇编对圣经的解释并不绝对可靠,例如林前十章4节的灵磐石,是指当日摩西在旷野击打的磐石,不可能说那石便是基督。况且这里十六章讲的磐石并不是比喻,乃是形容上文我的教会,要建造在像磐石一般的稳固基础,与此类似的如马太七房子建造在磐石上,不过那里是明明的比喻。所以我们从上下文观察,乃是形容教会的建造。

彼得承认耶稣是基督,也是我们信仰的基础。初期教会传道工作,就以这个信念来做标准,腓利对埃提阿伯太监讲道,太监愿意受洗的时候,也承认说:我信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徒八37)保罗写信给以弗所教会说被建造在使和先知的根基上,从来使徒们和普通书信都没有一句说过彼得是教皇的。总之彼得承认耶稣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耶稣称许他,说要他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意思是这个信仰如同磐石的稳固,永不摇动。无论过去、现在,将来,都是要有这样的信仰,他是神的儿子,是神所立的王,他担当政权,掌握一切,并不是一位普通的革命领袖。我们尽管来自不同的教会,有不同的背景,但有同一的信仰,主耶稣不仅是拿撒勒人,神设立的救主,更是神的儿子;他道成肉身住在世间,后来被钉死、复活、升天,还要再来。这一个信仰是绝对的,正如门徒所宣告:“除他以外,别无拯救”(徒四12)“只有一位神,在神和人中间,只有一位中保,乃是降世为人的基督耶稣”(提前二4)

我们所信仰只有一位神,神人中间只有一位中保耶稣基督。而世人的信仰是分为有神和无神两大范围,并不是按种族或按地理,因为任何国度都有信与不信两种人的。世上绝少人信无神,即使他们口头强调无神而内心是很畏惧神的。在信神的人中间,有信泛神的,甚么东西,甚么地方都有神。有信独一神的,例如犹太教、回教、希腊正教、天主教、基督教。但在所信独一神里面也有分别,是有救恩与没有救恩,回教是不谈救恩的,天主教对救恩很模糊;但我们相信有救恩,这救恩是从主耶稣而来,他是神所设立的救主,在十字架上为我们成就了救赎。我们在主面前认罪悔改,他赦罪之恩便临到,获得得救的生命;因此我们不但接受这救恩,并要把这救恩传出去,使许多的人都像我们一样蒙受主的恩典。倘若我们只是参加教会聚会而没有认罪悔改,便得不着救恩了,与主耶稣仍是无份无关。所以基督徒的信仰要如同磐石,绝不受时间、人物,思想所动摇的。而在不动摇的信仰根基上面,便更有力量为主作见证,在世上为盐为光荣耀主了。


四、生活在教会中的信仰

黄聿侯先生讲
袁方扬记录

经文:太十六13-27;廿六47-54;26-30;罗六3-11

我们的信仰不是口头讲讲的说话,也不是写为信经的文字,或是神学论文,乃是活在教会中的生活。在我们信仰里面,有两件事似乎被认为是宗教仪式的:一件是受洗(受浸),一件是擘饼(圣餐)但在我们信仰生活里,这两件事是很重要的,英文称之为两个无声的传道人。信仰是要藉着生活表明,也藉着生活来传达,信仰生活的高峰乃是爱和死。基督是神的儿子,他在死的时候就表明了。教会传扬主的道,不但需要有声的传道人,并需要无声的传道人。有声的传道,只是向听众讲,听的人不一定会共鸣;而无声的传道,却会使人有很深印象,受很大感动。不晓得我们看见有人接受水礼,是否欢喜到泪也滴下;倘若见到别人信主,在神、人面前见证归主也不受感动的,恐怕他的灵性也有问题!因为在他心目中,教会多一个人也无所谓,少一个人也无所谓。或者他对于教会救灵的工作,根本没有甚么负担;事实上,有人归主并非传道牧师的事,乃是关系整个教会的事。我们同为肢体,应该有说不出的喜乐。求主帮助,让我们看见人若接受水礼,就是撒但的失败,那人已经脱离的辖制,与主同死同葬同复活了。所以路加十五章告诉我们:一个罪人悔改,在神的使者面前,也是这样为他欢喜;倘若我们看见人归主而不喜乐,不受感动,怎能使教会见证有力量?

现今教会有许多有声的传道,信徒识得许多道理,彼此也有交通,可是没有行动表示。这样,与初期的教会相差很远,初期教会是有行动而没有声响的,不像近今的教会有许多议案,议决了却不去实行。教会是需要有行动的无声传道,圣灵在教会所作的工就是这样。许多时候教会少人或没有人接受水礼,所以没有喜乐,而这责任乃是在我们自己,因为没有人去传道-无声的传道,是我们自己败坏自己。神在我们身上寄予很大的盼望,让我们擘饼纪念主也是一个很重要的教训。我们不要把它视为宗教仪式之一,若然,不会渴慕主,只有一种神祕感而没有享受交通的乐趣;即使参加擘饼的聚会,也觉得是重担,对他自己没有一点益处。甚至破坏了整个属灵肢体的交通,这样,灵性便成了严重病态了。

当我们思想洗礼或者说是浸礼时,是要思想施洗约翰所传的洗礼是甚么,主耶稣所受的洗是甚么,我们所受的洗又是甚么?约翰所传的是悔改的洗礼。保罗传道的时候,有一个人名叫阿波罗,他很有智慧、有口才,然而只晓得约翰的洗礼;所以亚居拉夫妇请他到家中来,与他交通劝勉,多少时候教会出现异端,是因为没有注意到传道人所讲是否对,或者知道他不对也没有帮助他纠正,这是非常遗憾的事。约翰传的是悔改的洗,从保罗吩咐他们再受洗的事看来,便知道这洗礼是不完全的,我们不是以洗礼来表示悔改赦罪,乃是根据罗马书六章所指出的,要与主同死,同埋葬,同复活。人必须在重生得救之后才予以施洗的。所以洗礼与完备的救恩无关,受了洗礼并不一定得救,得救了并不是马上就施洗;我们之受洗,是在人在神面前作见证,也向撒但宣告不再为自己活,而是与主同活,今后成为新造的人,一举一动有新生的样式。

耶稣的受洗,是尽诸般的义。当时施洗约翰出来传道施洗,知道他就是永生神的羔羊,所以主请求受洗的时候,约翰曾拦阻他。但主说暂且许我,因为我理当这样尽诸般的义。当他受洗从水里上来,天上有声音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经上有三次记载天上有声音见证他(路九,约十二),后两次是与他受死有关的。因此他受洗表示他要经过死,埋葬,复活,他的死是惊天动地的,而为主殉道的人也同样震动天地。希伯来书十一章记载那些忠心于主见证的人,如同云彩一般的围着。若有人争主而死,相信同样天上和地下都知道。亚伯虽然死了,却因信仍旧说话。这是无声的传道,无声的行动,我们不必要求鸣锣响钹来宣传,若有真实行动为爱主而表现,这就是得大的力量了。我们要决心与主同死同埋葬同复活,不是一天的决定;乃是要日日都如此过生活,在我们心中的声音要与天上的声音起共鸣,面对死亡也如司提反,保罗一样的歌唱。

擘饼是神与人所立最末后的约。圣经载神曾与人立了许多的约,但人是软弱失败的;不能向神守完全的约,并且守也是暂时的,而神是昨日、今日,直到永远都不改变的。因此,以多变的人与不变的神很难保守约的坚立。主耶稣来世上,神立他作基督,这是最后一次的约,假如人仍不归信他,就只有自取沉沦了。所以希伯来书一章提到:神在古时藉着众先知,多次,多方的晓谕列祖,就在这末世藉着他儿子晓论我们。主与我们立的新约,是用他自己的血!他说:这是我立约的血,为多人流出来,使罪得赦的。他吩咐人如此行,为的是纪念他。又说:从今以后,我不再喝这葡萄汁,直到我在我父的国里,同你们喝新那日子。这一个特别的约,在他是绝对没有失信的,因此当我们擘饼纪念他的时候,应该想到,他是用自己的血把我们的救赎过来的;同时也想到自己悔改得赦免便大大的喜乐;好像犹太人想起出及,虽然在几百年后也仍旧充满了喜乐一样。这个约是那么坚定不改变,我们这些不堪不配的人若要自己负责是不可能保守的,但感谢主!他保守我们,使我们失败了又起来。所以我们纪念他是多么喜乐!纪念主要有彼此相思的深厚感情,没有一件东西比我们与主相亲为更密切。主从天上降到世上来,虽然他的爱,他的死不是许多人能够明白,但他为爱我们而付出生命,不管我们反应如何,这就是爱。主知道一切,也眷顾我们无微不至。在我们祈求以先,他已经知道,为何有时他像没有听祷告似的,其实,他所答应我们,给予我们的,都是照着他最好的旨意;若是我们不了解他,就反而增加我们心中的痛苦了。当我们想起某人离了世界,为他追思,可能会掉下眼泪,因为那人活在你的心中;若与那死者无关的人,即使死者死得再悲惨,他也不会有伤感的。那么,我们纪念主擘饼,是觉得他与我们无关?抑是觉得他活在我们心中?若是觉得他活在我们心中的话,怎可这样冷淡?主耶稣的身体是为我们舍的,血是为我们流的,因此我们学习他,为这信仰作见证,传这得救的福音,要影响现今的世代,也要影响及于将来的世代!


五、得胜阴间的权柄

黄聿侯先生讲
袁方扬记录

经文:太十六13-20

基督已得胜阴间权柄的,我们是他的门徒,也需要得胜阴间的权柄。

主对彼得说:“我还告诉你,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权柄,不能胜过他。”小字的“权柄”原文作门,意思是阴间的门不能胜过他。所以下面讲:“我要把天国的钥匙给你,凡你在地上所捆绑的,在天上也要捆绑;凡你在地上所释放的,在天上也要释放。”

在这里提到三件事:眼所不能见的“权柄”。它的力量超过人所能形容,权力有多大,乃要看赐权柄的是甚么人。一个家长,他的权柄就是那个家;一个校长,他的权柄就是那所学校。我们的主,他是万王之王,宇宙间没有一个人比他更伟大,因此他的权柄也最伟大。我们接待他,他就赐我们权柄,作神的儿女。(约一12)在主的权柄以外,另一个是掌握阴间死亡的权柄,那是罪恶的结局,但主已经胜过它了。

“阴间”,是无底坑的门,永不满足的,它日日张大口吞噬,满足它是不可能的,只可能用胜过它的方法。人是有罪性的,情欲骄傲各样败坏,越想满足它,便越感觉空虚,必须要靠主得胜,感谢主,他赐天国钥匙给彼得,也赐给与彼得同样承认信仰的人。

“钥匙”是可以关门也可以开门的。主的救恩是得胜阴间的权柄。保罗在(林前十五)歌唱:“死啊,你得胜的权势在那里?死啊,你的毒凡在那里?死的毒凡就是罪,罪的权势就是律法;感谢神!使我们藉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胜。”主说:“我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就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这是他为我们开了天堂的门,所以我们藉着他的救恩能够出死入生。

若我们单看马太十六章,对于捆绑和释放的问题还不容易明白,再看十八章15至35节,便见到所指是讲饶恕。19节说两个人在地上同心合意祈求,天父必成全,不会是指一般祷告。我在神面前领受的就是一个人得罪了我,我要赦免他,但恐怕他不知道我赦免了;而为了他的好处,免得他心中责备受捆绑,因此当面说过又一同祈祷。正如主教导我们祷告,我赦免了人,天父也赦免我。主的救恩是要我们过彼此相爱生活的,若是我们不肯饶恕,便是不肯相爱,等于救恩目的还未达到。我们的主已经胜过阴间,我们为何不肯饶恕,却把阴间带到地上来?我们活在地上不肯赦免,心中仍然是被罪所捆绑便没有释放。现今教会之所以没有见证力量,也就是因为彼此不肯饶恕不肯赦免。我们既然蒙恩得救,与阴间权柄无关,过在地若天的生活;虽然人的软弱和魔鬼的诡计,不免互相之间有得罪,但彼此饶恕,主的名便得荣耀了。

主耶稣胜过阴间的权柄,所以门徒开始传道便强调他从死里复活,说明神已经立他为基督。不管世人对他的反应怎样,但他们毫不动摇。而我们的主事实上是胜过死亡的,他之从死里复活,便坚固了门徒,一直忠心至死的传道。传说彼得是为主而倒钉十字架的,保罗是罗马公民,不能够把他钉十字架是砍头而殉道的;他在提摩太后书四章唱出凯歌,浇奠的时候到了,是满怀得胜信心。第一个殉道的司提反,人们围着他咬牙切齿,但他却像天使一样的面貌。他没有理会当前的环境,也没有计较曾经与自己同伴的人在那里,只是想到自己与主的关系,他看见神的荣耀,看见耶稣站在神的右边。经上常说主是坐在神右边的,但此处却是说站起来。在司提反心中,不能不感动,自己算甚么,或者钉死,或者打死,都不要紧,能够见主的面与他同在就是最大的满足。

信仰可以分为两方面:例如(来十一1)“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许多时我们会说现在还未有,将来才成就。其实,神叫我们相信之日,就有那事存在,并不是要我们信了才慢慢有。在神来说,那事早已存在,只因为人是属肉体的,所以看不见,这是人和神之间时间,空间发生的困难。我们看有过去,现在,与未来,在神看是没有这些的。我们相信耶稣降生,受死,复活,升天还要再来作王,似乎现在他尚未作王;不过站在基督徒立场说,他已经在我们心中作王了,并且他将来必作万王之王。旧约先知总是把他降生与再来连在一起讲的,他必要再来,不管地上怎样反对,即如当日法利赛人、撒都该人试探主行神迹。虽然他们两帮人本来不合作,现在竟然合作起来,他们联合对付主,主却不理会他们。所以在现今的日子,外面的人怎样联合攻击主,攻击教会攻击我们,我们也不要失望。乃要学主的样式,向主负责忠心到底,主得胜阴间的权柄,我们靠他也得胜阴间权柄的。

我们蒙受了主赦罪之恩,在地上称为基督徒-基督人,生命上是神的一部份,将来要改变形状像主。所以我们要传福音领人到教会,也在弟兄中间过相爱生活,不但有信仰,并且有生活表现;把生命自然的流露,成为活水的江河,帮助周围的人都可以饱足。我们所过是在地若天的生活,对于“死”的问题也不应惧怕,因为我们是随时预备好,早已解决了对弟兄的亏欠问题,也对主的托付尽了责任。怕死只不过是未信的时候所留下的印象,若是死了乃是改变当前的环境过一种新的生活,当我们面对死亡-仇敌,疾病,刀剑,都不逃避;却像保罗,像司提反的一样从心中发出胜利的歌唱。因为我们的信仰是坚固不动摇的,有胜过阴间的权柄,藉着这坚定的信仰,见证主,也帮助那些灰心失望软弱的人!


六、面向十字架的信仰

黄聿侯先生讲
袁方扬记录

经文:太十六13-27;路十四25-35

我们的信仰,是面向十字架的,或者可以说面向死亡的。这样的信仰不是口头说说唱唱,乃是要付出极大代价的;当付出代价以至于死的时候,可能旁人并不明白,但,这是为主而死,即使受鞭打、刀剑、杀戮,或者劳碌了一生;总之是为主而背上十字架。

当主与门徒论信仰之后,接着让门徒清楚知道,他必须上耶路撒冷受许多的苦。因为主深知天父在他身上有目的,不管人们对他了解与否,他仍是面向耶路撒冷走去。门徒恐惧、彼得害怕,其他门徒也一样旁徨。这是门徒在五旬节圣灵降临以前的情形,他们虽然有纯正的信仰,可是还没有圣灵的充满,因此他们站立不住。在五旬节有了圣灵充满之后,情形便大大不同,门徒站起来讲道,三千、五千人悔改;一切情形都改变,凡物公用,擘饼纪念主。从前他们听到主说:“若有人跟从我,就当舍己,北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他们就不知怎样办,好像那个少年财主,心中渴想跟从主,却放不下那么多的财产,结果忧忧愁愁地走了。但圣灵充满之后,他们撇下一切也不感觉为难了。

主耶稣是明白一切的,所以在约翰福音说:“等真理的圣灵来了,他要引导你们明白一切的真理。”感谢主,现今有圣灵在我们身上工作,我们听道、读经便有所得着。因此当我们明白了信仰,便要为这信仰付出代价,尽基督徒的责任。求主帮助,给我们看见昔日的人怎样为信仰付出代价;我们也学习他们一样,为了信仰甘心背起十字架。

当日跟随主的人,必被逐出会堂的。会堂制度在写新约的时候,人人都明白是怎样一回事,正如主耶稣降生,一提到弥迦书五章的预言,大家都了解一样。会堂在某一方面来说,像现今的礼拜堂让大家集中敬拜神,但会堂可以说是宗教、政治、文化一切活动的中心。那位管会堂的并非现今礼拜堂的堂役而是长老,负责人;若被赶逐出会堂,无异与这个社会脱离了关系。是非的判断,产业的交易,甚至儿子所受基本教育的权利,都被剥夺了,不但个人被社会孤立,连整个家庭也同样被孤立。我们看约翰九章主耶稣所医好的那个瞎子,就是受到这样的待遇。从约翰十二章我们又看到在官长中有好些信他的,只因法利赛人的缘故就不承认,恐怕被赶出会堂。写福音的人还注明,这是因他们爱人的荣耀,过于爱神的荣耀。意思很明显,被赶出会堂是极其羞耻的事,在社会上再不易抬头。各位弟兄姊妹,我们听来,似乎与我们没有多大的关系,但曾否想到,如今不少地方,基督教也受到极大逼迫,在社会上被人孤立,口粮也得不到配给,被人指为噬人的老虎,这就是因为他们相信耶稣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

耶稣基督为我们受死受苦,我们为他受些苦,根本算不得甚么;所以在我们的信仰受到考验的时候,务要坚持。我们所信的是救百姓从罪恶里出来的主耶稣,他必须是神的儿子才能从死里复活,不然我们就不能得救,没有重生的生命。当我们有这样坚强信仰的时候,不仅可以成为他的门徒,并且他还赐我们权柄作神的儿女。主耶稣在路加福音对跟随他的人说:“人到我这里来,若不爱我胜过爱自己的父母、妻子、儿女、弟兄、姊妹和自己的生命,就不能作我的门徒;凡不背着自己十字架跟从我的,也不能作我的门徒。”他是愿意万人得救,不愿意有一个人沉沦的。但他自己既然清楚神给他的使命,故此也盼望跟随他的人,也能清清楚楚,他毫不含糊的对大家讲个明白,以至说:你们那一个要盖一座楼,不先坐下算计花费,能盖成不能呢……或是一个王,出去和别个王打仗,岂不先坐下酌量,能用一万兵去敌那领二万兵来攻打他的么……意思是必须考虑清楚,免得后来失败羞辱。

在约翰第六章记载,主耶稣用五饼二鱼使许多人吃饱,便有许多人要跟从他。主见他们的目的不对,便对他们说,昔日他们的祖宗在旷野吃过吗哪,结果还是死了;必须要吃那从天上降下来的粮,才可以不死!这天上来的粮就是他的血他的肉,许多犹太人听了,都觉得为难,就离开了他。他就对十二个门徒说,你们也要去么,西门彼得回答说:“主啊,你有永生之道,我们还归从谁呢?”他们觉得主这样爱他们,表示跟随到底。主耶稣是教会的头,信徒要彼此配合,不是要求人数多就可以,若勉强凑数只有带来教会累赘。若真是肢体,必须一个一个都是有生命的,互相联络的。若没有生命的混在里面,倒不若让他们离开还好。

主在地上选了十二个门徒,时常和他在一起。但这些人跟随了他三年半,一个把他出卖,一个不认他,有两个争坐他的左右。按人说这是极大的失败,耶稣也看得很透澈,所以他在约翰十七章的祷告非常痛苦,然而却是为他们和以后传道的人信他的人来祈求;可见他对我们的盼望是十分大,他是凭着爱心信心而祝福,让不可能的事变变为能。能够为他的荣耀而见证。当年的瞎子为信主的缘故,被逐出会堂。有人不敢公开承认主,也是怕被赶出会堂,可是他那十二个门徒随时有被赶逐的可能也不畏惧,是非常难得的。当日的耶稣是还未复活升天的,不过是拿撒勒人,在人看来似乎没有成就;而彼得等,大概不是一个普通的渔夫,(我曾到过迦百农,他们现在正发掘彼得的房子,发现那房子与会堂有同样大的面积。)他与兄弟肯放下家庭,冒政治、宗教、社会各方面的危险,却去跟随一位不为人所敬重的耶稣。当时的人不明白,而彼得他们竟紧紧跟随,这就是主所祷告的:“凡你所赐给我的人,都到我这里来;到我这里来的,我总不丢弃他。”

在人的思想认识中,常会与灵性有矛盾的,但我们要在矛盾中越加挣扎倚靠主。向自己是死的,向神是活的。我们的主已经复活升天,且要再来作王。他对于我们,和我们的家庭、教会都有说不尽的恩典。若是我们不肯背起十字架来跟从他,就不但比当年的门徒不如,连那瞎子也比不上了。但愿主给我们更大信心,让我们爱他胜过一切,随时随地都可以为他的缘故而死。


七、背负十字架的能力

黄聿侯先生讲
袁方扬记录

经文:太十六13-27,廿六27-54

提起十字架,我们往往讲不出圣经上所提的那十字架,因为我们读和听不大准确,领受也有差别。我前几天曾与各位提及变质的问题,一个人慢慢变了质,往往是不自觉的,即是对十字架的观念也如是。论到信仰的变质,一方面是外面的压力,一方面是内部的腐化。由于外面的压力太大,教会不敢传讲福音,而内部腐化是因为社会太讨好教会,不但没有干涉;反而用政治力量帮助教会,这样的变质,就会令我们变了还不觉得;可以说别人害了我们,而我们还会谢谢他。也许他们不是立心破坏,只不过所做的不合神的旨意,便易走入了魔鬼的圈套,以致无可救药。今日西方教会,多半就落在这光景里,就个人而言,别人批评固然要忍受检讨,别人称赞也不应过份欢喜;因为自己没有那样好处,而别人恭维你,使你得着不应得的称赞,心中应感受到才是。基督徒是应该诚诚实实的,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主耶稣的话,永远都是对的,无论责备、管教,我们都应该绝对信服。不但如此,别人对教会的态度无论是好是坏,对教会都应该有正确的认识。保罗帮助哥林多教会,却被假先知攻击;以致引起许多人对他误会。但保罗说:“我被你们论断,或被别人论断,我都以为极小的事;连我也是不论断自己,我虽不觉得自己有错,却也不能因此得以称义,但判断我的乃是主。”这是基督徒的人生观,换言之,必须要认识自己。

现今一般人对十字架的印象,似乎很好,可能是因为两方面而来的。

(一)耶稣钉在十字架上,人对十字架的观念就改观了。十字架本来非常丑恶,人听见了也很恐惧,连提也不愿提;但因为爱我们的主钉在十字架上,那可怕的十字架便变为可爱。第三世纪君士坦丁宣布,以后再不准用十字架钉死囚犯,他不但看主耶稣为可爱,连十字架也可爱了。社会人士因为没有读圣经,对于十字架的本来面目不清楚,还值得原谅,但基督徒就不应该如此了。可爱的主被钉在可咒可诅恐怖的十字架上,他救了我们,我们岂可把十字架看作可耻可怕的呢?

(二)因传福音而影响人们对十字架的观念。福音传到那里,那里就有十字架的记号,无论髹漆的,木做的,金属的,总是以它作为救恩的象征,十字架的原来为刑具的作用已经改变了。所以基督徒对于十字架应有基本的认识,断不能拿别的认识作为我们的信仰。我们与主有生命的关系,乃是藉着圣徒和圣灵的启示而认识他,正如保罗说:“我虽然然藉着外貌认过基督,如今却不再这样认识他了。”十字架不是装饰品,乃是残酷的刑具。在各个不同的代,不同的社会里,都会有不同形式的刑具。犹太人判处死刑不是钉十字架,而是用石头打死的。圣经有许多这样的例证,亚干是被石头打死的,司提反也是死于石头之下。用石头打死有两个意思,第一,这样做表示经过公议,不是报私仇;约翰八章记载人们要用石头打死那淫妇的事可为证。第二,是给众人作警告,一个人被打之后,便成为一大堆石头,让看见这堆石头的人知所警愓。

为甚么主耶稣要被钉在十字架上?申命记廿一章的末后一段说明:“被挂的人是在神面前受咒诅的。”犹太人的敌人知道犹太人的观念,所以设十字架来对付他们。以斯帖记所载的哈曼,曾设计了一个五丈高的木架,要把末底改挂在上面,但他自己却被挂上去了。罗马的统治者,他们要藉十字架来对付称为基督徒的人,或罪大恶极的强盗,及与罗马为敌的。犹太人处理自己内部的事,绝不会把同胞钉上十字架的;照样,罗马人,对付自己的公民也不施用十字架刑具的。传说保罗只是被斩头死,却不是像彼得一样的被挂,所以罗马人看钉为字架是非常严重的刑罚。主前一○三、四年之间,犹太人起来革命,一次便有六千人被钉十字架的记录;主前六年也有过八百人被钉,纪后六年大约在主十二岁时候,拿撒勒平原也有二千犹太人被钉的历史。所以在主耶稣的思想里,他对十字架有很深的印象,他不但说自己要被钉十字架,并且说跟从他的人也要钉十字架。所以在当时跟随他的人,对于十字架的认识,不会把它视为如今装饰品一样的。当门徒承认他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之后,他就指示门徒要上耶路撒冷受苦被杀;连跟从他的,也要决定生死的问题。因为罗马政府要以政治力量对付他们,撒都该人也附从罗马政府。而法利赛人也因为主耶稣自称为神的儿子,把他看为亵渎神的。所以犹太人绝不会同情耶稣和他的门徒,他们正如羊进入狼群一样。

多少时,我们会怪责彼得,以为他刚承认耶稣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但听说耶稣要被钉十字架就拦阻耶稣,劝他说:“主啊!千万不可。”我相信若是我们生在那时代,也会像彼得一样的说话。耶稣当然知道彼得的心情,按常情他是会安慰他的,但他对彼得说:“撒但退我后边去吧!你是绊我脚的,因为你不体贴神的意思,只体贴人的意思。”听他说这样的话,会比甚么都难过,那么我们是否体贴神的意思,能否放下一切跟从他呢?法利赛人反对耶稣,当然有他们的看法,他们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打算。罗马的巡抚恐怕生乱,当然不态容忍耶稣。但那些上来过节的人前几天才高呼和散那归于大卫的子孙,现今却又大喊钉他十字架,真是令人费解了!这种情形,历史上也常见的,因为人心就是那样反覆无常。

神的儿子,本不应被咒诅,他被钉在十字架上,是以无罪的,代替有罪的,担当了世人的罪。保罗曾说:“在罪人中我是个罪魁,然而我蒙了怜悯。”保罗本来是反对主的,但在大马色路上,被主光照后,明白了主的爱,便一生奉献为福音而尽忠至死。我们对于十字架的观感如何?是否对它模糊而使教会蒙受羞辱?抑像彼得,回头坚固众弟兄?许多人承认主有大恩,却没有把主的恩典流露。我们不必否定物质,社会地位,学问,事业等本身价值;但对于这些和主耶稣相比较,能否像保罗一样,看万事如粪土,以得着耶稣基督为至宝。若然在地上生活就有喜欢。十字架的道理,是日日否定自己,十字架诚然是可怕的,但现今变为可爱的。这不是由于我们自己,也不是从教育或遗传而来,乃是主成就了救恩;一个可怕的人与可爱的主合在一起,便变为好的了。离了主,我们甚么都不能作。保罗的工作,当然是主所呼召,但司提反的殉道,看见复活的主坐在神的右边,会带给保罗很深刻的印象。司提反被石头打死的时候,似乎见不到效果;可是这效果,乃是深而远的,以后的保罗天天肯冒死,就足以证明了。我们读希伯来书讲及信心的伟人,如同云彩围绕,们的见证,吸引着我们奔走前面的道路。为此我们跟随主为主而死,不一定要像主钉十字架,像先贤被斩头、打死,若是一生敬虔事奉,到老安然去世,也是为主。像路加二章那两位敬虔的老人西面、西拿,见了救主便欢乐的甘愿安然离世。彼得为拿撒勒的耶稣,肯把生命摆上,司提反、保罗看见复活的主,愿意为主牺牲,我们今日比他们所知所经历的还要多,岂不是更受当激励,负起十字架跟从他么!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