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八、“没有异象民就灭亡”

周主培牧师讲
雷丽端姊妹记

经文:启一8-20

“当主日我被圣灵感动……。”(启一10)在今天主日晚上,巴不得主自己的灵感动我们的心,叫我们有个被提的灵到他那里,看见神在我们身上的要求和计划。

当约翰孤单地在拔摩海岛上,那时教会被逼迫,使徒四散。这正是我们现今的境况,我们不知将来的遭遇如何。约翰在孤岛上,好像四顾无望,在这情形下,他看见了异象。

今日教会需要神给我们看见异象。我们常常听而不闻,视而不见。并非神没有异象向我们显现。因为我们的眼目昏迷,所看见的是世界上的一切,正如彼得在风浪中快要沉下。请看今天的光景:恶势力日趋澎涨,人心充满苦闷;甚至基督徒亦觉前途茫茫,我们怨天尤人,凌空下泪!

世界前途究竟如何?有谁知道!在这样光景中,我们真需要神给我们看见异象。所谓异象,就是见别人所未见的。我常对青年弟兄姊妹说:一个人的看见能决定他的拣选,而他的拣选将决定他的一生。如果没有看见就没有决定;没有决定,就没有方向,没有方向,就没有前途。我们需要看见──一个更新的看见。当我们看见树上掉下来一个果子时,我们就把它拾起来吃,这是普通的反应。但牛顿看见树上的果子掉下来,他就发现其中有一种力量;结果,他发明地心吸力的原理。当我们看见水煮开了就冲茶,但瓦特看见水开了,发现其中有蒸气的力量;结果,他发明了蒸气机。

在这动乱不安的时代里,求主给我们看见异象。约翰在拔摩海岛上看见异象,叫他下垂的手举起来;发酸的腿,再有力量奔跑前程。约翰听见天上有声音说“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是昔在今在永在的全能者”。

约翰所看见的异象:──

(一)神仍然坐在宝座上。  诗廿九篇说“洪水泛滥之时,耶和华坐着为王……直到永远。”乌西雅坐在王的宝座上做王五十多年,当他崩的那一年,以赛亚说:“我看见主高高的坐在宝座上。”虽然世界会改变,人会改变,但我们的神永远不改变。从摩西的祷告(诗九十),我们看见人的一生,是何等的短促,但是神从永远一直到永远的。历史两字,英文 History,照字译中文是“他的故事”。神在历史里,神掌管历史。

有时,我们抬头问苍天,为什么神不看顾?为什么神任凭世界到这样的光景?弟兄姊妹!人所看见的不过仅是“一点”,而神所看的乃是“全面。”我有个特别的经验。有次正是雨过天晴之际,我在天空中飞机里,看见整个大圆圈的虹,是我有生以来所未曾见过的。平时我们在地面上所看见的虹,只有半个圈。由此可知,神所看的是全面的,人所看的不过是少部份。我还有个经验。有一天,我在朋友办公室的天台上(很高大厦的顶上)看游行,居高临下,看见全部的游行队伍。平时不上高处,只看见一队过了又一队,没有法子可以看到整个的。我们在这世界所看见的也是如此,一朝又一朝,一代又一代;一个又一个过去了,好像游行一样。我们能看见的,只不过一部份。唯独我们的神,他是阿拉法,他是俄梅戛,从头到底,从首到尾,他一目瞭然。如果我们知道神仍然坐在宝座上,当我们得意时,我们不会骄傲;失意时,我们也不垂头丧气了。

我从1949-1956年在印尼工作,开始时印尼刚独立。因为各政党势力逐渐强大,教会渐受逼迫;困难,日见增加,传福音的工作大受限制。到了一九六五年九月我们感到将有事情要发生,但不知何事。我们只有迫切向神祷告,感谢主!时局才转危为安,,因此给全印尼教会带来一次大复兴。

(二)主耶稣站在教会当中。  圣经说:“有一位好像人子,站在七灯台中间。”虽然当时的教会有很多软弱和失败,但主不离开他的教会。那时教会的环境非常黑暗,撒但要毁灭神的工作;许多基督徒被迫害,四处失败。除了士每拿和非拉铁非以外,以弗所教会,失去起初的爱心。别迦摩教会,有撒但的作为。推雅推喇的教会,有自称为先知的妇人。撒狄的教会,按名是活的,其实是死的。老底嘉教会,不冷不热。

许多弟兄姊妹,特别是青年人;一看见教会冷淡?失败,就想离开自己的教会。曾有个青年,对一位神的仆人说:“我发现我的教会,非常冷淡倒退;我很想参加另外的教会,你能否介绍一个较好的教会?”那位神仆说:“你千万别随意离开你的教会,除非这教会的信仰完全崩溃了。如果你找一个完全的教会,恐怕因为你加入了那教会,而变成不完全了。”在地上我们找不到一个完全的教会,我们不能单单消极的离开教会,我们应为自己的教会祷告。不久以前,美国有一间卫理公会的大学,校方充满问题,教员中争权夺利。有四个青年人跪在神面前流泪祷告,求主复兴他们的大学。一天早祷会,圣灵在他们中间作工,两昼夜聚会没有间断;无人想要离开聚会,复兴的火就燃起来了。不但这所大学得复兴,其他的大学也得到复兴。

教会虽然失败,软弱,没有让主作主作王,主仍然没有离开他的教会。因为主是教会的元首,甚至老底嘉教会,主也没有离弃,主仍站在门外扣门。每一个教会中,都有得胜的人,主要呼召那得胜者。虽然我们没有让主作王,我们失败,亏欠,我们把主关在门外;只看见人作主,人掌权,没有主的地位,但主仍没有放弃他的教会,主仍在教会当中。

(三)约翰看见自己是神的奴仆。  耶稣基督的真理,不是空洞的理论,不是仅外表上的承认;乃叫我们的内心,有亲切的体会。“仆人”按原文英译“奴隶”(slave)。起初我对于奴隶的身份没有特别的感觉。某次,我被赴黑人弟兄姊妹的聚会。黑人善唱,他们的歌声真是感动我心。他们聚会,情形和我们完全不同。我每讲一句,他们必有回音的反应。当我讲到 slave,全会场忽静默无声,我继续地讲;有的人在点头,老年者在流泪。我才明白他们的祖宗做过奴隶,他们知道甚么是奴隶。从那时我真正学到甚么,叫做承认主是我们的主。我们接受主耶稣做我们的主,可是没有真正将他当作主。无神论者说没有神。圣经说,恶人的心说没有神,愚顽人的心说没有神。其实基督徒也可说,是无神论者,因为常常随己意行事,没有尊主为大。我们称为基督的精兵,但我们常常不服从主命令。有一次彼得正祷告时,看见一个异象,有东西从天下来,有声音说:“起来宰了吃。”彼得说:“主阿!”这是不可的,凡俗物和不洁净的物,我从来没吃过。”我觉得奇怪,称他为主,却说“不是的,不…… 不……”所说的都是不,岂不矛盾吗?今天有很多基督徒,称他为主,却不遵行他的旨意。称他是光却不跟随他。称他是道路。却不行在其上。称他是牧人,却不听他的声音,我们实在亏欠主!

最后,我要做个见证:当家父将我奉献给神以后,他一直提醒我说:“你是属于神的,你要为神工作。”但是我不肯,家母也不肯,因为我是独生的儿子,是三房唯一的男丁。家母说:“别的事情都可以做,千万可别做传道;信主可以,爱主可以,但不可做传道。”

当我十二岁那年,我患了伤寒病,死去了三小时,母亲焦急,向神许愿:“若孩子活过来,就让他做传道。”事后,母亲一直对我说:“孩子啊!我们已将你奉献给神了。”到了我年纪渐长,我看见教会的黑幕及一切情形。我说:“我不但不愿做传道,连耶稣我都不愿相信了。主的爱在我身上,主管教我。抗战时期,我患恶性虐疾,又死过去了。那次我清楚知道,离开我睡的床,背起包袱一直孤单地走;那是下雨的晚上,我觉得那条路很难走,走到河边,等候要过摆渡,有个人对我说:“今晚没船,你回去吧!”我就回来,神又把我救回来。母亲对我说:“若有人不爱主,这人可咒可诅,你要服事他。”感谢主!主步步带领我。一九四九年,神差遣我到印尼去传福音。我将这事告诉双亲,父亲当然无问题,母亲却问我印尼在何处?我就向她说明。她说:“孩子啊!你忘记你是我独生的儿子,在我未死以前,你绝不能离开我。我爱主,但是我也爱你!甚至爱你胜过我的性命。我不愿你离开我,愿你留在中国,在你讲道时为你祷告。孩子,你再三考虑罢!”后来,我们一同祷告,过了数日,母亲对我说:孩子啊!现在我学了一个功课,祷告改变了我的心;叫我顺服神,不要照我的意思成就,要让神的旨意成就。你去吧!我的祷告与你同在。你若亲近神,你就等于跟我在一起;你若离开神,也等于离开了我”。

我们常常盼望祷告改变事物,事情顺利,困难没有。想不到祷告以后,黑云依然满布,道路仍然崎岖;但神给我们力量,叫我们有能力胜过患难。基督徒所信的神,不是草草让他改变环境来适合我们;乃是改变我们,来得胜环境。我学习了这个功课,将主当作主,他要我们做甚么呢?是要我们完完全全顺服他!遵他而行。

我和母亲分别了廿多年,我相信有一天能看见她;如果不是在这地上,就是在荣耀里看见她;要谢谢她!因为她教我学会了功课,就是祷告改变我们的心,顺服我们的主;遵主而行,要将主当作主。

亲爱的弟兄姊妹!你是否看见这个异象──神仍然坐在宝座上,耶稣是教会的元首,我们是他的奴隶。我们因爱心做他的奴隶,因为他用重价把我们赎回来,我们在身子上,应当荣耀他。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