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员: 艾理德牧师

杨浚哲

本讲道集与各位见面时,适逢是港九培灵研经大会,第五十届金禧纪念之期;但愿我们带着万分欢悦的心情,来迎接这盛大的纪念会。

由一九二八年一九七八年,这漫长的岁月中;神的眼,神的心,常看顾赐福与培灵会五十年来播下的种子,经过多少眼泪和祷告的孕育,终于成长了教会由极荒凉极冷淡的景况下,已苏醒过来,而且不断地增长,更新,成熟;培灵会不敢居功,但对港九教会带来的复兴,也尽上了绵力!

我们更要感谢神的,近十年来,各神学院的质素,不断提高,奉献入学的青年,也陆续增加,而且多间神学院,甚至供不应求,有遗憾之感!培灵会在这方面,也有直接或间接的影响。

回忆初期的讲道集,因限于人力,物力,都非常简陋。有两年合刊的,也有数届停了出版的,总题亦欠完整的直至。六零年以后,方渐循完善。

本讲道集是第四十九届的讲道记录。三位讲员的信息,都值得向各位推荐介绍。研经会由艾理德牧师主讲。艾牧师是建道神学院的副院长,原文精湛,详于解经,对约翰壹书有独特的见解,很能帮助我们。讲道会由张子华牧师主讲,张牧师是中国神学院研究院的副院长,他对辅导工作,有特长之处;这次讲解和谐生活,对基督徒个人与神,与人,与家庭的关系,都有深切的交代奋兴会是由戴绍曾牧师主讲,提起戴牧师,我们会联想到他的曾祖父戴德生牧师,中国内地会的创办人。我们很幸福,得见到戴德生牧师的曾孙,而且他能继承曾祖父的心志事奉主。戴绍曾牧师是中华福音神学院的院长。他对使徒行传与今日教会的需要──圣灵的工作,分析得十分透切,诚不可多得的时代信息。戴牧师的中文修养是湛深的,可谓名实相符的中国通,可见他 如何的爱中国教会。深望每位读者都能重温本书的信息,使你灵性增益。

第四十九届大会的人数,可说是空前的,不但正副堂满座,连浸信会的主日学课室,诗班室,会客室,都挤满了人;我们亲眼看见神丰富厚恩,实在不能不发出感谢颂赞,归荣耀给神!

蒙九龙城浸信会多年来接待,同工们的合作和招待,实在万二分的感激不尽!

本讲道集蒙邓作良牧师,朱雷丽端姊妹记录,朱建矶牧师编辑,朱杨丽华姊妹校对,得如期出版,他们忠心劳苦,愿主记念!


第一讲 “当心你的生活”

首先多谢港九培灵研经大会委办会,邀请我担任此次研经会讲员。香港教会具有优良的传统,其中心乃在一班教会领袖身上。我到香港工作,我的工作对象是中国的弟兄,而不是西方的弟兄;如今有机会与大家一同研经交通,实在是本人莫大的权利。这次选读约翰壹书,每早晨从大纲中抽出一段;盼望尽我所能的,为大家讲解得完备,使大家能明白经上教训,并应用在我们的生活上。

引言

(一)历史,宗教相关的问题

甲、当时背景教会成立初期,就有一新宗教运动发生。它有一基本假设——各宗教从不同的途径达到同一目标。这说法和今日许多人主张的也相像。他们所提出的特别教训大致有四点:

(1)物质世界是邪恶的。

(2)人的灵在肉身内被囚束缚,必须将受束缚之灵释放出来。

(3)分别有黑暗世界和光明世界,光明世界是神的居所,而黑暗世界乃是世人所处之地。

(4)从黑暗世界渡到光明世界,必须凭着特别的知识;所以本书中常见“知识”、“光”、“黑暗”、等字眼。

在现今世代也常遇到这些。不久之前我在建道神学院办公室内,秘书告诉我有两位西方人来访,接见后原来是两个摩门教的传教士。开始谈论时,他们郑重地向我介绍,他们具有的所谓特别知识和启示;如果我肯接受就能得着真理云云。许多人着重特别知识,又有不少人主张各种宗教殊途同归;以致当日信徒中间产生混乱。约翰就当时的需要,写本书信,使教会信徒能辨别是非。

乙、基督徒与教会面临的问题 当这新运动与教会接触时,就产生以下的两种难题:

(1)那些人能接纳基督教,而基督教能否接纳他们?我前在加利福尼亚州攻读博士学位,研究宗教哲学,教授为世界有名哲学家之一;我功课中之一项,要选择一哲学家,分析他的思想并加以批判。我也曾在另外之哲学研究部门写过类似的论文,并有很高的成绩。于是就把那些资料交给我的教授。后来他约我到办公室交谈,对我的论文所作研究和批判表示赞赏。但他对我说:“你也应让这哲学家改变你基督徒之信念。”基督徒批评他的思想,但也应接受他的思想;两者调和才能有新认识,许多人对基督徒如此说,约翰当时也有这问题。(2)有许多人说:“教会须改变他的信仰,用现代的言辞来表达。”约翰称这些人为假先知。他们的错误教训有两方面:

(1)否认“道成肉身”,以为神不能有身体。

(2)自以为具有特别知识,犯罪也不算为罪。故此,教会大受影响!教会合一大受破坏,正确教训已经受混乱。使徒约翰关心教会面临种种问题,故写成本书,将正确的教训述明,使信徒得到喜乐。

(二)解释的原则:“相信与实行两者的和谐。”

约翰作出一个假设,是他一切教训中心——信仰与实行必须一致。人若认识神,要从生活行为上表明出来,不可背道而驰。为要更明白这中心原则,我们试从约翰福音和壹书中,归纳合并来看,以四句话来分别说明。

甲、基督教并非宗教,乃是生活方法。许多青年人说:我若能得多些关乎基督教的知识,就能够成为一好信徒;也能与人交谈辩论,将基督教的优越性向人表明。但基督教的真义决非这样,乃从基督接受生命并与人分享。记得许多年前我在加拿大大学里念书,某个早上乘公共汽车回校上课。途中,想向邻座男子分享我的信仰。一方面受到圣灵催迫,另一方面又怕对方提出难答的问题。终于打开话匣,并将话题转到信仰上去。对方突然打断话柄,反问我一问题:“神是否全能?”我答:“当然。”他说:“若然,则神会不会造一块巨石,庞大到自己不能举起的呢?”当时我不识怎样回答,觉得非常沮丧。多年后我才找到问题的症结:我们若把自己的信仰,作成一个思想体系好像别的宗教一样。则这立论一被攻破,整个信仰就站不住脚。因此我重申:基督教是一个生活方法,我们从主接受生命,与神有交通,然后将生命与人分享。

许多人作基督徒时,自己定下许多行事的标准。例如每周崇拜聚会,每日如何读经祈祷。然后循序渐进。但往往过去相当时日,基督徒的生活会从高峰掉到深渊,由于屡起屡蹶,就落在非常沮丧的光景,认为基督徒的理想生活是不能达到的。我们从教会历史上,也可认明过去中世纪时,信徒也曾在这错误观念上度过不少年日。今让我们将这升降梯子侧放,倒能令我们找着正确的生长过程。

其次又有人以为,神掌管着一本其大无朋的书,书上载有各别信徒的名字。然后我们的一言一动,无不载在书卷内。但这也不过对神法则的误解。

让我们来作个比喻:我有三个子女,我的幼女现正开始学行路。我对他说:“行路有两原则,一是要让身体平衡;其次要将一足移到另足之前。这就是行路的方法。”我对她解释清楚,然后放她自己学步。当然她不久倾跌于地,于是我又扶她起来,对她再解释;又复叫她行走,结果不例外地又再跌倒,再三尝试都是一样,然后我又打她一顿,再将规则重头说一番。许多时我们对神的设想也如此,我们的神有许多规则,希望有人将神所有规则教训我们,我们就能作好基督徒。其实,我们教儿童学行,首先是放开她,让她试着行路;又站在她旁边注视着扶她。当她跌下时,我们就扶起她、哄她,并且抹干她的眼泪。这样,不久小女孩就能行,又跑,又跳。神在信他人身上的工作也一样。神不总是在计算我们的失败错误。他爱我们,乐意像慈爱的父亲一样,帮助我们生活得更完满。当我们走错路时,他管教我们。好像孩子跌倒时他又扶起。至终使我们能行,能跑,能跳。使我们知道如何敬拜,认罪,悔改,信靠,顺服,爱神,而生活在基督里。

乙、基督教并非信条,乃是团契交通。约翰福音曾用一特别名词,英文翻为“交通”,“团契”。说明属神之事能以交通分享。参林前十一章25-26节:“……若一个肢体受苦,所有肢体就一同受苦;若一个肢体得荣耀,所有的肢体就得荣耀。”对于这经文我们曾否实行?一位肢体受苦,其他与他一同受苦较易;若一位肢体得荣耀,各人与他一同快乐则较难。应知我们众信徒在基督里是合一的团契,彼此相爱应该表明在信徒之间。数年前,我曾乘渡海轮由九龙往香港,拟赴某处讲道。正沉思讲道内容,忽见坐在前列位有一女士,从座中起立高歌。挥动手臂,状若曾服食迷幻药。坐在她旁边的人纷纷离座他往。我注视她的样貌,恍忽见到她曾在这世上历尽沧桑。我忽然想到是否在世上,有一人肯爱这样的人呢?是否她还有一些地方,值得被人接纳的呢?我便开始为这人祈祷,并且觉得有一个地方她应该去的,就是信徒的团契。在那里她将得到接纳和爱,她不需要隐藏她的罪过,她可以得着无条件的爱。在教会中,有些人将自己的难题深深地掩藏起来,装作若无其事,因为恐怕别人知道后会有不良影响,其实这对教会属灵生活有莫大伤害。过去曾有美国同工,为他女儿有些烦恼事,请我去与他女儿作个人交通及祈祷。事后,我问他为何将这些事告诉我?他说:“我知你知道这一切事,也不会改变你对我的看法。”如果有弟兄能与你分享些内心的秘密时,你知道后是否会改变对他们的看法,抑或继续不变地爱他?

丙、基督教并非伦理,乃作主门徒的回应。

丁,基督教并非定义,乃是宣告。基督教并非着重在许多名词上加以界说。正如中国的儒家学说,论语对“仁”一字,孔子并不下定义而清楚界说。孔子明白到,重要的不在这字本身的意义,乃重在实行出来。哲学上多用定义来说明真理,但基督徒都知真理是什么。基督教不是定义,乃是宣告。从前我学中文,首先学写自己的名。我照着教师所写的来模仿。写艾理德的“德”字时,先写右边,后写左旁。教师纠正我,要从左边到右边。我初觉教师太武断,何以不能两者均可但我知道不是教师的主观,乃是中国文字的通则这也可借之说明基督教,并非了解许多知识,然后与人作学理的辩论;乃是基督所教导的,他的门徒必须实行出来。人若认识神,必须与所行的一致。故此,基督教的本身,就是一项宣告。

今天讲完本书简单之背景,然后往后数天继续查考内文。此书着重信仰与生活的实行。望各位能从本书得到帮助。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