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员: 戴绍曾牧师

愿主的恩典在我们中间,据我所知道有的弟兄姊妹是从香港来的,也有的是从新界来的,感谢主!给我们有这样的自由的机会,聚在一起查考圣经。

这次我所讲的主题是初期教会的型态。我们看到在使徒时代的教会,主耶稣所占有的地位;也看到圣灵在教会中的工作,特别看到了具体的表现,在司提反和巴拿巴的身上;这两位主的仆人大大影响了保罗。在使徒行传中,当我们读到“被圣灵充满”此句话时,我们的感想如何呢?可能我们立刻想到这是一种的表现;可是路加不断让我们看见,这些被圣灵充满的人,在日常生活中,彰显了主的荣耀。前晚我们看见巴拿巴奉献的心,是一种完全的奉献;但,亚拿尼亚和撒非喇,他们的奉献,是保留的奉献,是不诚实的奉献,是博取人的荣耀的奉献。巴拿巴的奉献却是爱的奉献,是信心,专心,同心,谦卑的奉献。昨晚我们看见巴拿巴衷心饶恕一个弟兄,这是一件不容易做到的事。主的爱感动他的心,他不但饶恕了弟兄,并且使别人和好;进而把保罗带入教会。使保罗能与教会的弟兄姊妹,有美好的交通,享受教会里面的爱,也帮助保罗在当时,当地,为主作见证。巴拿巴作为桥梁,他饶恕别人,使人和好,作主的桥梁。教会实在很需要,基督徒作为桥梁。

过去的两晚,我们看到巴拿巴生活上的表现;今天晚上,我们要看他在事奉上的表现。他如何在事奉主的道路上,表现他是个被圣灵充满的弟兄。首先我们要注意此事的背景,这件事和司提反的死很有密切关系。

(十一19-21)这段经文,我为它命名“无名英雄。”路加没有写明这些基督徒的名字,他们确是伟大的弟兄!关于这班无名英雄,有五件事值得我们特别注意:

(一)他们是信徒

当然我们也可以称他们为门徒;因为在使徒行传中,所有信主的,都称为门徒。但是我发现其中并没有一个人是使徒,也没有一个人是耶路撒冷教会的领袖。他们都是平信徒。腓利到撒玛利亚为主作见证,他是个执事;彼得到哥尼流的家为主作见证,他是神所重用的使徒。现在我们看见这些平信徒,照着刚才所题两位工人的原则,把福音传给外邦人,完全像(徒一8)所载,福音“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玛利亚,遍传直到地极。”在我们的世代已到了地极的阶段。我们在这重要的阶段里,所发现的竟然是一班信徒带路,这是何等大的突破!他们向外邦希利尼人传福音,他们并不因居于信徒身份轻视自己,以为无分于福音的工作;他们边走边传,到腓尼基,到安提阿;无论往哪里去,他们都为主作见证。现今在教会里,很多基督徒常有一种错误的观念;以为只有牧师传道人才是负起传福音责任的人。其实主的福音不是单靠少数全时间事奉的传道人,可以传到地极的。有许多地方是传道人无法到的,好像你办公的地方,你的工厂,学校;许多可以到的地方,传道人却不能到;主耶稣安排你在那处做光,做盐,你就要在那里为主作见证。

(二)他们是受苦受逼迫的信徒

因着司提反殉道,他们被迫四散。表面看来,他们好像无家可归的人,不幸和不如意的事,虽然不断地临到他们,他们并没有怀疑到神的存在。假如稍有一些痛苦的事临到我们,魔鬼又乘机来试探我们;我们对神的信心,就很容易起了怀疑了。请问你经得起这的考验吗?当时那些信徒,没有怀疑神的存在,更没有怀疑神的爱;不但没有发怨言,却到处为主传福音。这是何等宝贵的见证!人要跟从主,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可惜许多人在教会中,所要的只是精神的寄托;当他们得不着而困难又来到时,立刻就摇动了。这些无名英雄却不然,相反地,逼迫成为一股推动的力量,使他们顺服主的旨意,为主而活,为主作见证。

(三)他们不受传统的限制

一般犹太人信了耶稣,为主作见证,只向自己的同胞传福音;但他们却不然。他们开始向别人传福音,无论是自己的同胞,是犹太人;只要有一个人蒙恩,他们就高兴。主的福音临到外邦人,无福是哪一个人蒙福,他们也高兴。当他们向外邦人传福音时,他们不题弥赛亚;因恐听者不易明白,他们传扬耶稣是主,众人一听瞭然;神给他们智慧,让他们知道如何向新的对象传福音。

(四)他们不受环境的影响

他们到了安提阿,这是一个重要商埠,福音传到这里,是极重要的;安提阿是当时罗马帝国的第三大城,(第一是罗马,第二是北非的亚历大。)那城是中西文化交流地,也是重要的商埠。那里有许多传统的宗教,像以弗所居民一样,拜亚底米女神;是个败坏、淫乱、腐化的都市。罗马有位诗人写诗讽刺安提阿:“安提阿的垃圾,飘流在海上,一直飘到罗马。”当那些基督徒进到安提阿,他们非但不受该地的影响,反而影响了那地,改造了腐败的社会。感谢主!这是主给我们的挑战!这班基督徒作光明之子,安提阿有各种宗教信仰,他们不因此低头,他们绝不说:“条条大道通罗马。”他们立刻摆出见证,他们的见证是——耶稣是主,”正像彼得所说:“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徒四12)可惜今天许多基督徒,在这方面没有明确的立场,以为所有的宗教,不过是大同小异,都是劝人为善;不敢放胆宣扬耶稣基督的名。当时,这班无名英雄,大发热心为主作见证,在那污秽淫乱的城市,传讲耶稣基督圣洁的福音。我们在香港也有同样的使命;可能在多方面,今日的香港好像昔日的安提阿。我们实在需要效法这些无名英雄的榜样。

(五)主与他们同在

感谢主!他们虽然受逼迫,甚至无家可归,沦落到了一个风化败坏的地方。但主与他们同在,正如耶稣所说:“天上地下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我就必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哦!亲爱的弟兄姊妹!难怪这班无名英雄有能力为主作见证。这里更清楚地说:“主的手在他身上。”主的手是甚么?就是在福音的工作上有积极的表现,“许多人都归服主了。”我最喜欢这句话,归服主,就是人悔改,生命改变,有新的生命,生活绝对的改变了方向。已往是为己而活,如今却为主而活。他们在安提阿地方,立下教会的根基,为耶稣作见证。求主帮助我们!让我们看见安提阿成为第一个海外传福音的中心,是因一班信徒的见证而设立。这实在带给我们,香港的弟兄姊妹很大的鼓励。求主帮助我们了解自己的责任,从今以后,你不再以为传福音是牧师的责任;在你的四周围,你有责任传讲基督的福音。

巴拿巴的工作(十一22-24)我们应注意三件事:

(一)巴拿巴的顺服

耶路撒冷的弟兄姊妹,得知福音已经广传的好消息,也知道在安提阿有很多人信了主;教会就打发巴拿巴北上。这件事显出他们心里的矛盾,本来他们听到撒玛利亚有复兴的火,就立刻打彼得和约翰去,为何现在没有打发使徒去呢,圣经没有明说,是否他们对于新的工作,有所不放心?可是至少他们选上巴拿巴确是明智之举;因巴拿巴自小生长在居比路,该地和安提阿距离很近;且巴拿巴又是个有智慧被圣灵充满的弟兄。我曾经题过巴拿巴把变卖田地的钱,带到使徒脚前;这是表现他的谦卑,就在此时,他被派北上;他不作考虑,毅然遵命。哦!多少时候我们在教会中,不肯像巴拿巴一样地顺服;对于教会所安排的工作,无意去做,却诸多藉口,更不肯谦卑接受,或说:“等圣灵感动吧!”自己不愿意去做,反而推诿责任。

(二)巴拿巴的看见

他看见神所赐的恩就欢喜,这是巴拿巴到安提阿观察之后的感受;在福音的工作上这是个极重要的关键。我非常欢喜这句话,你呢?你有没有看见神的恩;你若看见了神的恩,你将如何描述呢?

巴拿巴所看见的有三:

第一,他看见一些信徒为主作见证,“逼迫”不能拦阻他们的见证,新的环境,也不能拦阻他们为主作见证。

第二,他看见因着这些信徒作见证,有许多外邦人信了耶稣;希利尼人信了耶稣,这是新的突破。

第三,他看见犹太人和希利尼人在一起,同心兴旺福音;这是空前的突破。巴拿巴看见了神的恩,就欢喜;虽是那些无名英雄作工的果效,但巴拿巴心胸宽大,看见主赐福别人的工作就欢喜。多少时候,我们的心胸窄小,只要主赐福自己和自己的家,自己的教会;不然,就红了眼。巴拿巴是利未人,他看见一些信徒,一些没有上过神学的人,蒙主使用,他一样地欢喜。

(三)巴拿巴完全照着神的恩赐作劝勉的工

真是名符其实!他名巴拿巴意则劝慰子;他勉励信徒要恒久靠主,立定志向;因他知道有许多波折,许多困难会临到基督徒,他晓得犹太人和外邦人不易融合,不彼此相爱;所以鼓励他们继续以爱心相处,热心为主作见证。

巴拿巴被圣灵充满,正是他刚从耶路撒冷北上;如果是我,刚从神学院毕业被派到安提阿,恐怕我的作风和巴拿巴完全不同;可能我会对他们说:“已往的工作都是一班平信徒做的,现在我来了,我是受过神学教育的牧师,以后的工作从头做起。”巴拿巴虽然知道原有的基础肤浅不稳;但他在这个基础上,已经看见了主的恩典,所以他愿意在主的恩典上继续发展,在原有的小小基础上,建主安提阿教会。他并没有把教会建立在自己的身上,这是巴拿巴的见证,因此,许多人归服了主。教会的基础,非在传道人身上,非在执事身上,非在长老身上;不管你是被圣灵充满,恩赐多大;但是教会的根基是耶稣基督;人,事,物都要过去,惟主的教会仍然存在。巴会巴以智慧将教会建立在磐石上,因此教会增长。

巴拿巴和同工 凡事要进行都不能一手包办,不论你是牧师,传道,长老,在教会事工上负重任的;如果你认为可一手包办所担任的工作,那就太可怜了!一个事奉主的人,很需要同工,巴拿巴是个圣灵充满,是主重用的仆人,也不例外;无论哪一方面的事工,我们需要更多的同工。巴拿巴感觉他需要同工,他先有这样的感动。“选择”实在很重要,巴拿巴十分重视“选择”。在(十一26)有两个动词“找”和“带”,第一,巴拿巴需要找同工;第二,他需要带同工。换言之,首先他需要发掘人才,进一步他需要培养人才。为了重视这个问题,他不是写信,也不是差遣别人去做,而是亲自到大数去。

今天中国教会,面对海外差传工作,应当学习巴拿巴对于人选问题的重视。

巴拿巴往大数去找保罗,“找”这个动词,表示是费了很多的工夫才寻到保罗。保罗在(腓三8)说:“我也将万事当作有损的,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我为他已经丢弃万事,看作粪土,为要得着基督。”解经家告诉我们,当时保罗回家,他的父母因为他变成了一个基督徒,非常不满,公然与他脱离了父子关系。巴拿巴找到了保罗,就带他到安提阿去。在第九章题过巴拿巴接待保罗,现在带他和自己在一起。带一个人实在很不容易,尤其像保罗,他曾受过高等教育,个性很强,又是一个有多方恩赐的人;巴拿巴能够带他真是不简单!

一九七○年,台北举行福音会议,为我所安排的题目是“中国教会与西差会的关系”。我认为这是一个难题,因为其中有很多的“文章”,很多的困难,和很多失败的地方;为此我费了个多月的时间,去拜访很多年老的传道人和西国教士。使我毕生难忘的,就是有一天我到长老会拜访周牧师,他在高雄任职多年。我问他:“你工作多年觉得西差会最大的失败何在?请别客气,开门见山的讲吧!”他说:“西差会最大的失败,就是在中国教会,没有找出良好的人选,加以培养。”我继续问他:“是否他们不善于物色人选和培养人才?”答:“最大的问题,就是他们害怕培养了恩赐多的人才,将来要代替他们的工作。”我无言对之,惟低头求主怜悯。宣教士在中国作甚么?是建立自己的地盘吗?只顾自己的工作吗?他曾否想到有一天他不在这里?哦!主内的中国弟兄姊妹!这问题非但出现在外国教士身上,不但西教士犯有此种错误;中国牧师也未尝不然,看见教会中有恩赐,有抱负,有学问,有心事奉主的青年就害怕,不敢提拔,藉词“恐年轻得志自高自大,”其实怕的是代替自己的地位。教会中每个部门的负责人,几乎都有此现象;为了巩固本身的地位,不敢培养人才,不肯发掘人才,不肯鼓励爱主的人事奉主。若从此以往,实是教会的大损失,教会的悲剧!但巴拿巴却把最难带领的一个青年发掘出来,带到福音的工场上。加尔文说:“这是巴拿巴的单纯,”我很欢喜这句话,所谓“单纯”则不顾自己,完全为主,活着专心为耶稣。

有一天,施洗约翰的门徒给他一生最大的考验。说:“拉比!从前同你在约但河外,你所见证的那位,现在施洗,众人都往他那里去了。”约翰却毫不保留地回答:“我曾说:我不是基督。是奉差遣在他面前的,你们自己可以给我作见证。”求主给我们有这样的看见:不是我,乃是主;是主的荣耀,是主的教会。施洗约翰说:“他必兴旺,必衰微。”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