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爱邻如己’的比喻

赵世光

经文:路加十章廿五至卅七节

这个律法师问耶稣一个问题,就是如何可以承受永生,耶稣回答他说:你照着律法而行,就必得永生。(廿八节)这是根据廿七节而答覆。其实他是问错了。他以为作甚么便可得永生。岂知永生不是工价,乃是恩赐,罗马六章廿三节说:‘因为罪的工价乃是死;惟有上帝的恩赐,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乃是永生。’

因此,我们想得永生,有两个法子:第一,是耶稣所谓:行全律法,可得永生。但世人是否能完全遵行上帝的律法呢?老实说:真能尽心,尽性,尽力,尽意,爱主你的上帝,又能爱邻如己的,除主耶稣外,的确找不到一人。若能找到的话,则耶稣不必来世了。那人便可以为人的救主了。只是圣经说:‘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上帝的荣耀’。纵或做好,也不过如破衣补了新布一般而已。

人心到底是怎么样的?‘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这样圣经的答案,故人心依上帝看来,是一个不好的东西,因此世人亦没有一个完全可靠己守法能得救的,为此,上帝要差遣其独生子来拯救我们,赐永生给我们。故想得永生,真是除信主耶稣外别无他法。盖上帝不能把永生直接赐给我们,只能把永生放在耶稣里赐给我们呢!

廿九节说:‘那人要显明自己有理,就对耶稣说:谁是我的邻舍呢?’我们未研究此问题时,请先默想此人得救否?照我的回答是:‘不知道。’因谁也不能估定他后来有信耶稣否。惟有三件事可以知道的:

(一)廿五节说他‘起来试探耶稣,’圣经谓:不可试探主你的上帝,故凡到耶稣那里来的,都不可存着试探主之心,请问:我们来此听道,是否想试探主,或诚实接受主道呢?吾知试探主的人,是得不着永生的。

(二)廿七节说‘他回答说: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上帝;又要爱邻舍如同自己’。从此,则知其人很熟识律法,很明白圣经,然熟习圣经和律法,能得永生么?不!不!

(三)廿九节说‘那人要显明自己有理,就对耶稣说:谁是我的邻舍呢’?就知此人是骄傲成性的。圣经谓:‘一帝阻挡骄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彼前五章五节上帝不能将永生的恩赐赐给那样的人,除非他肯谦卑。

卅节说:‘有一个人从耶路撒冷下耶利哥去’,查地理,则知耶路撒冷是在山上,耶利哥是在平原,则知此人是由高的地位,堕落到低的地位去;耶路撒冷有圣殿在,是上帝赐福的地方,惟耶利哥是上帝所咒诅的,(参约书亚六章廿六节)则此人又由祝福的地位,堕落到咒诅的地位了。这个人是谁?就是你和我——亚当的后裔——的代表。盖自亚当犯罪后,世界人类,便日渐退化,堕落,直到今日!今之进化论者,谓人类初由猿猴进化而有今日,此实与圣经所载,根本冲突。

此人堕落的结果如何?即落在强盗手中。此强盗在原文不是单数,是多数,乃指魔鬼和他的使者。彼得前书五章八节说:‘魔鬼如同吼叫的狮子,’狮子就是吞人的野兽,魔鬼又何尝不然?此人遇强盗,是此人之不好,与他人无涉。我们离开热闹的耶路撒冷,而跑到僻静的旷野中途,遇着强盗,确是意中的事!况且我们不要上帝,则魔鬼来侵;反之,有上帝同在,则魔鬼退避三舍,这又是不易之定理!强盗向此人做三件事情:

(1)剥去他的衣裳 创世记三章七节说:‘他们二人的眼睛就明亮了,才知道自己是赤身露体;便拿无花果树的叶子,为自己编作裙子。’他俩何以自己赤身露体亦不自知?因未有犯罪,上帝的荣光覆盖他们,如衣裳穿在身上一般。其后因犯罪,而始觉己没有衣裳。衣裳作何解释?上帝造人,本照其形像造的,试问现在世人像上帝么?不,耶稣谓:人的父是魔鬼,约翰八章四十四节不是上帝,可知魔鬼剥夺人类本来的形像,是如剥削其衣裳然。从此,人的行为,在上帝前宛若赤身露体的人,没法掩饰其羞耻,惟有把耶稣所赐的义衣穿上,才可。(参以弗所四章廿四节)

2.把他打个半死 不是全死,也不是全活,而是半死半活,这样的人,实在可怜。请问我们是不是一个半死半活的人呢?以弗所书二章一节说:‘你们死在过犯罪恶之中,……’我们本不是个死人,因为有口能言,有耳能听,有手能动,有足能行,……但是死在过犯罪恶之中,故谓是‘半生半死’的人,是很对的。因我们的身魂是活,而灵是死啊!

假若此人而没有人救他,其结果是全死,可无疑义。照样,我们如没有耶稣来拯救我们,则不但身体要死,到底灵魂亦同归熄灭,永远沉沦,在上帝面前没有盼望!

3.就丢下他走了 这样看来,魔鬼是一些儿没有爱心的。今日魔鬼还用许多方法,唆耸人不信耶稣,他要令全世界人都下地狱里去,与他作伴。他现在或虽不能令你全死,但终于置你于死地,然后甘心。哦!我们快从魔鬼手中挣脱,投靠在主耶稣的手中吧!因为在主手里的人,是不会丧失的。参约翰十章廿八节。

卅一二节说:‘偶然有一个祭司,从这条路下来,看见他就从那边过去了。又有一个利未人,来到这地方,看见他,也照样从那边过去了’。祭司和利未人,能救他么?不!祭司是谁?利未人是谁?不是犹太人所看为地位最高尚的宗教家么?也可说是犹太的圣人,他们日夕讲解上帝律法,诠释圣经,他们偶遇有救人的机会,便掉头不顾而走了。现在世界各国不少很有声望的人,为世人所看重的,如一切宗教家,哲学家,圣人之类,但他们能拯救我们么?更可惜的,虽名为教会中人,还有这种错谬,以为一切宗教家都能救人,或以为耶稣与那些宗教家,没有两样,——教人行善而已!关于这件,我不必多费唇舌,只问此两人——祭司与利未人——能救此人否?若他俩能拯救此人,则一切宗教家,亦能救人;各位‘除了耶稣以外,没有别的救法!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使徒行传四章十二节

此撒玛利亚人是表谁?约翰四章九节说:‘……原来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没有来往。’为何他们没有来往?有人谓:因撒玛利亚人最早年间,与别国人——异邦人——联合结婚,他们的子孙,是犹太人所轻视的,且目之为异邦人。照样,耶稣亦为世人所轻看的,则此撒玛利亚人代表耶稣自己,是很对的了。

此撒玛利亚人如何对待那受伤者?他救了他,并医治其伤处,可见只有耶稣才能拯救我们,医治我们的伤。但他用何法医治此受伤者?用两件东西,即油和酒是也。油表甚么?是表圣灵;酒表甚么?是表宝血。人们的灵性,若为罪恶所中伤,除了圣灵的工作与宝血之外,没有别的东西,能令其痊愈。

圣灵在人身上做甚么工作?约翰十六章八节:‘他——圣灵——既来了,就要叫世人为罪,为义,为审判,自己责备自己。’圣灵来首要的工作,是使人知罪而责己,圣经谓‘我们若说自己没有犯过罪,便是以上帝为说谎的’。但有罪人能尽自觉其罪么?不,人多以为自己好。然人与人比较,或者,这人确比那人好些,可是,上帝要你敞开你的心,和他的完全比较,那时候,你便觉得自己的污秽欠缺,……圣灵便乘机进来光照你心,令你不由得要知罪,悔罪,认罪,进而求耶稣的宝血,洗罪,赦罪了?。如此,则你心之伤痕,得到医治,故油与酒之意义在此,油与酒之功用亦在此。

但此人刚才痊愈,还须修养,故他用油与酒倒在他的伤处,包裹好了之后,卅四节即接着说:‘扶他骑上自己的牲口,带到店里去照应他。’甚么店呢?自然不是商店,而是客店旅店了。许多旅行的人,多是住在旅店里的。旅店表甚么?彼得前书一章十七节说:‘你们既称那不偏待人,按各人行为审判人的主为父,就当存敬畏人的心,度你们在世寄居的日子。’不错,我们在世,是寄居的,惜多人看世界如家乡,是天堂,一生一世,忙碌打算,谋求世利,以为愈多愈好,此等人看世界不是如旅店,其实眼光是错了。世界既如旅店,请问我们到旅店去是怎样态度呢?难道要亲自动手把旅店装饰美观么?或者把许多财物贮藏在旅店么?果如真是这样做,人将看我们为疯人了。故世界不是我们的家乡;我们的家乡是在天堂,耶稣现在是在天上为我们预备地方,不久要来接我们。我们现有的一切,当拿来放在天上,不可为己而活,只当为主而活,这才合主的旨意。

卅五节说:‘第二天拿出二钱银子来,交给店主说:你且照应他,此外所费用的,我回来必还你。’可见此人很细心料理此受伤者,除了用油与酒之外,还要用二钱银子,交给店主。此店主可表上帝的仆人,上帝的仆人,所得的工值是二钱银子,此二钱银子又表甚么?就是祈祷与传道。一个主的仆人,当常用此二者以服事世之受伤者。盖耶稣只把此二者交付我们,我们亦当只务此二者。惜多人并不如此,还有其三者四者。……某处有一传道人,一面传道,一面做生意,这是不可的,因我们既蒙主特召出来,则当专心于此二者,不可更有他求。不然,就是背乎主之恩召,失去了上好的福分,岂非可惜!

卅五节下半句很是宝贝,这话于店主与受伤者都有关系,除店主得回过额的费用外,吾深信他回来的时候必领此受伤者回到自己家中去。哦!耶稣将来必回来接我们回去,他现在未来,暂交我们在他仆人的手中,但早或迟必回来。基督徒有一个极大的盼望,此盼望不是得永生,因永生在我们信的时候已得着了,乃是主回来迎接我们。但另一方面,若此店主不忠心料理此受伤者,则撒玛利亚人回来,必要斥责他的不忠心,又要称他为又恶又懒的仆人,我们为主之仆,受其重托,若不忠心,不将受同一的报应么?到幽暗切齿之地去,后悔就无及了。

末了,再回到此受伤者说一说:若是那撒玛利亚人来救他的时候,他若拒绝,结果便是死亡!若是主耶稣要救你,你若拒绝,也必照样沉沦!再者,那受伤的人,那时他自己不能作甚么,照样,你我有罪的人靠我们自己也不能作甚么!无论以前是怎样的好,都不能救我们。那受伤的人这时候所需用的,不是甚么劝勉,或是教训,唯一的需要是有人能救他!世人现今唯一的需要是救主耶稣来救我们!可惜世人不肯接待他!

亲爱的阅者;你肯接待他吗?他好像在你心门外叩门,你肯把心门打开接待他做你的救主么?呀!时候不早了!现在就是了!快信耶稣罢!

版权声明

大会现场速记只供信徒温习用,全文未经讲者过目,版权属港九培灵硏经会。